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cpan0256

Ancient Genomics Reveals Four Prehistoric Migration Waves into Southeast Asi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11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Rice farming began in the region approximately 4500–4000 yBP and was accompanied by a relatively uniform and widespread suite of tools and pottery styles showing connections to southern China [4–6]
-----------------
难道之前的土著真的这么笨? 连种水稻都学不会? 我怀疑之前的农业可能与巴布亚地区一样,是根茎类作物,产量低,比较原始,因此难以形成东亚农业社会那种高度社会组织化的组织,因此最后落败了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11 07:46


发现我的推测是有道理的~

http://kyj.cass.cn/llsd/wszyj/201507/t20150707_2567429.shtml

有关农业起源和文明起源的植物考古学研究
文章作者:赵志军 作者单位:中国社科院考古所   发表时间:2006-01-06  ...
三、有关华南地区原始农业起源的植物考古学研究

华南地区主要是指南岭以南由珠江水系覆盖的广大区域。有关华南地区原始农业起源的讨论,位于广西桂林市的甑皮岩遗址是个焦点。

甑皮岩遗址是一处石灰岩洞穴遗址,洞内文化堆积分为五个时期,年代大约在距今12000-7000年左右。甑皮岩曾被认为是华南地区乃至世界上最早出现稻作农业的考古遗址,有些学者甚至以此为主要依据提出了稻作农业起源于华南地区的观点。但事实上,在上个世纪70年代的发掘过程中并没有在甑皮岩遗址发现任何稻谷遗存。因此,甑皮岩是否存在过原始农业以及存在着什么样的原始农业就成为学术界长期争论不休的一个问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以及其他一些悬而未决的问题,在傅宪国的主持下,2001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四家单位联合对甑皮岩遗址进行了再次发掘,同时开展了系统的浮选。[19]

甑皮岩遗址的浮选结果包含有炭化木、块茎、硬果壳和10余种不同的植物种子等炭化植物遗存,但从中未发现稻谷遗存。为了进一步证实浮选结果,我们又采用了另外一种植物考古学手段——植硅石分析方法,[20] 对甑皮岩的土样进行了检测和分析,结果从中也未发现任何稻属植物的植硅石。由于我们采用的是完全浮选的方法,并结合了植硅石分析手段,都没有在甑皮岩遗址发现稻属植物的遗存,即便考虑到由于埋藏因素所造成的植物遗存的遗失,这一结果也足以说明,甑皮岩人不仅与栽培稻谷的起源无关,而且可能自始至终都没有从事过稻作生产活动,而且我们的分析在晓锦遗址和顶蛳山遗址得到了进一步的证实。

晓锦遗址位于广西资源县境内,是桂北地区一处重要的新石器时代遗址,文化堆积大致可分为三期,一期的年代在距今6500-6000年之间,二期距今6000-4000年间,三期距今4000-3000年之间。[21] 在晓锦遗址的发掘过程中,通过浮选法在二期和三期的文化堆积中出土了数量惊人的炭化稻粒,然而,在一期的堆积中却未发现一例稻谷遗存。这一强烈的反差非常清楚地说明,大约在距今6000年前后,当地的生产经营方式发生过一次根本性的转变,即自晓锦二期始,稻作生产技术开始传入桂北地区。晓锦遗址在甑皮岩遗址之北,二者之间直线距离仅百余公里,假设稻作农业是由长江流游地区传入的,这两个地点受到的影响应该基本同步。

顶蛳山遗址位于广西邕宁县境内,是岭南地区一处保存较好的新石器时代贝丘遗址。该遗址文化堆积分为四期,一期属新石器时代早期遗存,年代在距今一万年左右,二、三期是遗址的主体文化堆积,被命名为顶蛳山文化,年代在距今8000-7000年间,第四期的文化面貌与二、三期遗存明显不同,年代在距今6000年前后。[22] 对顶蛳山遗址开展浮选已被列入今后的工作计划,在此之前我们应用植硅石分析方法对遗址的植物遗存先进行了初步的研究。[23] 结果显示,在遗址的前三期文化堆积中没有发现任何稻属植硅石,但在第四期的文化堆积中却突然出现了数量可观的稻属植硅石。这说明在顶蛳山遗址,稻作农业也是起始于距今6000年前后。

由此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华南地区(至少在广西境内)不仅与稻作农业的起源没有任何关联,而且在当地古代文化进入新石器时代后的很长一段时期内没有从事任何与稻作农业有关的生产活动。大约在距今6000年前后,已经在长江流域建立起的稻作农业生产体系才开始向南传播进入华南地区,随后很快便成为了当地的主要生产经营方式。

那么,在距今6000年以前华南地区的生产经营方式又是如何呢?否定了稻作农业的存在,是否就说明当时的华南地区不存在其他形式的原始农业呢?甑皮岩遗址的浮选结果给我们探讨这一问题提供了一些线索。
在甑皮岩遗址浮选结果中发现了一定数量的炭化块茎植物遗存。块茎是指某些植物特有的变态地下茎。块茎富含淀粉,容易获取,因此很早就成为了人类的一种重要的食物资源。有很多块茎类植物被栽培成农作物,例如,起源于南美洲的马铃薯就是现今世界上最重要的块茎类作物,我国传统的块茎类作物有山药、芋、莲藕、慈姑等。

块茎类植物可以通过种子繁殖,也可以通过块茎繁殖。块茎的表皮有许多小芽,只要外部条件适合,小芽就可以依靠茎内储藏的丰富养料萌发并成长为新植株。由于具有这种特殊的繁殖能力,相对种子类作物而言,块茎类作物的栽培过程和起因应该相对比较简单。例如,古人将采集到的野生块茎带回居住地食用,将吃剩下的残块随意地遗弃在周围,只要残块上还保留有小芽,来年就可以发芽生长。当人们观察了解到这一现象后,就有可能开始有意识地将采集到的野生块茎切成小块种植到地里,加以保护和照料,最后收获。在人类这些行为的不断作用下,野生块茎类植物就逐步进化而成栽培品种。事实上,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已经有学者开始意识到块茎类植物繁殖途径上的特殊性与农业起源的关系,并由此提出,世界上最早的栽培作物不是小麦、大麦、稻谷、玉米这些籽粒类作物,而应该是起源于东南亚的包括块茎类在内的根茎繁殖类作物。[24]

从考古遗址中浮选出的炭化块茎一般都是一些不规则形状的残块,除了个别的保留有部分特征部位外,大多数很难做进一步的植物种属鉴定。但是这类植物遗存靠自然力进入遗址文化堆积中的几率非常小,加之块茎大多可以食用,因此考古遗址出土的炭化块茎残块应该是古代人类的食物遗存。据此,我们虽然无法判断甑皮岩遗址出土的炭化块茎是否是某种栽培品种的遗存,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甑皮岩人的食物结构中自始至终包括有块茎类植物,浮选结果中各期样品都发现有炭化块茎遗存证实了这一点。考虑到块茎类作物的栽培过程相对比较简单,再考虑到数千年间甑皮岩人对当地块茎类植物的认识和了解,某些块茎类作物的栽培过程发生在甑皮岩不是完全不可能的。随便提一句,桂林地区荔浦县所产的荔浦芋是现代栽培芋中最著名的品种,这与芋的起源似乎应该没有什么关联,但却说明了桂林地区的生态环境确实十分适合块茎类作物的生长。
ChinaHistory 发表于 2018-3-9 10:42
发表于 2018-3-11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是K2b的下游支系,跟你K2a没啥关系。

另外我之前已经多次在论坛上跟小白提出过这一点,我今天再重复一次,*号不代表是最原始的始祖类型,而只是还未检测到或还未归类的下游分支。
MNOPS 发表于 2018-3-10 23:14


是始祖类型,有论文的。https://en.wikipedia.org/wiki/Haplogroup_N-M231#Y-DNA_N_subclades

而且N1多态性最高的是中国西南
N1 (CTS11499/L735/M2291)
发表于 2018-3-11 11:1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kyyrie 于 2018-3-11 11:33 编辑
有人猜145楼的表里的I2a2a2a是因为打错字把O打成了I,在键盘上I和O靠在一起。有没有可能因为另一个小组的预印本已经出了所以赶紧把本组的文章打完字上传造成的?
cpan0256 发表于 2018-3-11 07:40


好像I 没有I2a2a2a 最多测到I2a2a2

看了一下还有有的


• • • • •I2a2a2   S9403/SK1254,Y6098
• • • • •I2a2a2~ CTS9515/M744,M7969/S16600, S10540, S10898, S11866, S16642, S18074/SK1253, S18816,S18433, S18891, S19272/SK1255, S20677, S20825, S21024, S21174,S23473/SK1256, S24607, S24866, S26167, SK1252/Y6114, Y6105, Y6106,Y6109, Y6111, Y6115, Y6119, Y6126, Y6130, Y15592
• • • • ••I2a2a2a~ F1696/SK1250, S12377, S23467
• • • • •••I2a2a2a1   L1228

• • • • •••
I2a2a2a1~ M9771/PF692/V2639, S10631, S17535, S19522, S19682, S20108, S20581, S24785, Y18439, Y18948, Y31668, YP4522, YP4753
• • • • •••
•I2a2a2a1a~ Y34538, Y34539
发表于 2018-3-11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165# skyyrie
现代人当中不可能有始祖类型,你就别胡搅蛮缠了
发表于 2018-3-11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164# imvivi001
再次证明了我和老永的观点,既现代东亚人的主流祖先不可能起源自华南西南东南亚,而是来自长江流域甚至更北的地区。北人南下已经基本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
发表于 2018-3-11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在mlabri人中呈现100%的黄绿色成分怎么在上海汉族中有一定的频率?壮族,苗族,广州汉族却没有这种成分?mlabri是在泰国,老挝山区的民族
3ECA8271-5D95-4DC0-847E-CB5D469352B4.jpeg
发表于 2018-3-11 13:16 | 显示全部楼层
164# imvivi001
再次证明了我和老永的观点,既现代东亚人的主流祖先不可能起源自华南西南东南亚,而是来自长江流域甚至更北的地区。北人南下已经基本可以说是板上钉钉了。
MNOPS 发表于 2018-3-11 12:05

很不好意思,你的精神宗师云大神认为汉族乃至马来起源于他的老家长城沿线的戎狄,而且主要是青铜时期的,你就不要自作多情了,呵呵
发表于 2018-3-11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73# skyyrie




作者把东亚和东南亚人群的分离画在缅甸,多少反映了一些作者本人的倾向,如果是走北线的,他大可以略过这次分离,把东亚人群直接画成北方来的,但重点不在这里,而在这第一幅图,其实类似的图已经很多了,但无一例外的是,和Ami这样东亚族群主体接近的都是Onge、尼格利陀和巴布亚这样南方原住民。从图上看出,最晚和ami主体分离的是Onge和类尼格利陀这一支,Onge和类尼格利陀相互分离更晚些,更早一些分离的是巴布亚,而且与以往一些图不同的是这次分离甚至发生在田园洞人分离以后,所以这是认为东亚主体走北线解释不了的,如果因为北方有田园洞人就认为田园洞人走北线,个人一样认为像Ami这样的东亚族群主体是和Onge、尼格利陀和巴布亚一样走南线的,除非谁认为Ami主体其实就是类尼格利陀,甚至Onge、尼格利陀和巴布亚也都是走北线,否则,这是解释不了的
发表于 2018-3-11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在mlabri人中呈现100%的黄绿色成分怎么在上海汉族中有一定的频率?壮族,苗族,广州汉族却没有这种成分?mlabri是在泰国,老挝山区的民族
lll 发表于 2018-3-11 12:36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的确比较特殊,因为没有看到作者团队的Fst原数据或K值递进图,目前还不好判断。
有可能真的如李教授当年说的,曾经存在一个古今中外都没有听说过的‘宕傣族’,呵呵
发表于 2018-3-11 13:35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文章很多地方信息有价值

1、今天占据最大比例的O1b1a1-M95从达到东南亚的时间大致是4000年前,这时期是中南半岛从旧石器向新石器转变的重要环节,M95和其伴随者之前,应该是更早的狩猎采集人群C和D。后续进 ...
隔壁老王 发表于 2018-3-10 00:57

虽然从现在分布来看,F46确实是一个偏北的支系,但是否真的北到长城沿线,个人还有一些怀疑,如果他们是在4000年左右从长城沿线扩张的,那么应该随后对草原有一定影响,大概在3500-2500之间应该能在草原多少发现一些。像疑似C2南支的样本就有一些,所以如果C2南支下游支系是这个时间段从长城沿线扩张,比如夏家店下层,可能性还是很大的,但目前草原上还没有这个时间段F444古样本,所以个人觉得有可能F46部分支系虽然较北,但可能北不到长城沿线一带,而只在山西河北一带,是青铜的二传手
发表于 2018-3-11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73# skyyrie




作者把东亚和东南亚人群的分离画在缅甸,多少反映了一些作者本人的倾向,如果是走北线的,他大可以略过这次分 ...
Lep1dus 发表于 2018-3-11 13:19

本来是很简单的事,可惜偏偏有一些悟性不高的初学者容易被一些屁股坐歪的民间大神误导,以致于整日神魂颠倒的,也是令人无奈的厶呢

其实有这样的无理取闹的声音也是好的,俗话说流水不腐嘛,我看论坛还是需要一些这样的热闹气氛的,呵呵
发表于 2018-3-11 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73# skyyrie




作者把东亚和东南亚人群的分离画在缅甸,多少反映了一些作者本人的倾向,如果是走北线的,他大可以略过这次分 ...
Lep1dus 发表于 2018-3-11 13:19



😂 是这样啊,我看原文作者也这样认为。  当时北线说也有可能性,主要是看能不能在西北 新疆 中亚 测出来一些K* 或者NO * 或者像西欧一样能不能找到一些K*的骨头比如 类似,UstIshmi Oase 1 这种K2a* 。

就目前来看南方还是靠谱的。 我觉得这个起源问题应该像贝叶斯推断一样,新发现新理论不断更新认知。
发表于 2018-3-11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8-3-11 15:27 编辑

重新看了文章,我在159楼用的是STRUCT(FULL)的图,实际上常用的图更接近STRUCT(S1)。因为STRUCT(FULL)里面琉球人也有很多深蓝色,这和平均图是不符合的。平均图里面琉球人只有少量深蓝色,STRUCT(S1)也是如此。

STRUCT(S1):K=12,苗族是完全的深蓝色。K=13,部分深蓝色转化成浅蓝色。
K=12.png
K=13.png
K=14.png
Asia-Pacific-ML-Tree.JPG
发表于 2018-3-11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3-11 21:10 编辑

176# guwei0001
不同K值下,相同颜色所指的范围是不同的。
STRUCT(S1)项,K=12的蓝色和K=13的蓝色,K=13的蓝色和K=14的蓝色,也不完全是一种成分。
比如K=12的蓝色的涵盖范围更广,后面逐渐变狭窄(并且“实际所指”的范围北移)。
打个比分,假设K值小的时候,蓝色成分涵盖可能是2.5~1.3,
苗族的蓝色里包含了2(50%)和1.6(50%)
南汉的蓝色里包含了2(75%)和1.3(25%)
后来,K值增加了,蓝色成分所指的范围变小了,变成了2.2~1.8之间,苗族蓝色成分里的50%的1.6就成了淡蓝色成分,南汉蓝色成分里的25%的1.3就成了南岛成分。

你说的情况,也出现在那些华南汉族里。
比如K=12甚至K=13时,STRUCT(S1)项他们只有黄色(琉球成分)和蓝色,但K=14出现了绿色(南岛成分)。
只能理解成STRUCT(S1)项里,K值增加后黄色成分和蓝色成分的范围调整了(变北了变狭窄)
——所以,南汉K值增加后,黄色减少,绿色增加,蓝色的看起来不变。
其实,K=14,南汉里并不是(少掉的)黄色变成(多出的)绿色,而是黄色变成蓝色,部分蓝色变成绿色。
蓝色一进一出,北进南出,黄进绿出,看起来就没有变化了。

苗族里蓝色,K值增加后,因为蓝色成分北移了,所以原有蓝色成分里偏南的就转变成淡蓝色。(这淡蓝色在南北尺度上,介于蓝色和绿色之间。)
这种范围所指的变化,在日韩和北汉里也可以观察到:
琉球日本韩国K值增加后,他们的黄色减少蓝色增加。
北汉K值增加后,黄色减少蓝色增加,并且出现了绿色成分。
这本质上都是K值增加后,黄色和蓝色实际所指范围变狭窄了,标准也变“北”。
这个就类似于坐长板凳,坐的人数增加了(类比于K值增加),大家坐的位置就得挪一挪(相应的,每个人占有的位置也会变窄)。
发表于 2018-3-11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8-3-11 16:39 编辑

以田园洞人一文的泰族为参考,本文洋红色的EA比例在7~8成之间。
洋红色.png
发表于 2018-3-11 1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3-11 17:32 编辑

QQ图片20180311172603.png QQ图片20180311172630.png
QQ图片20180311172655.png


STRUCT(S1)项里,那些华南汉族里。
比如K=12甚至K=13时,STRUCT(S1)项他们只有黄色(琉球成分)和蓝色,但K=14出现了绿色(南岛成分)。
只能理解成STRUCT(S1)项里,K值增加后黄色成分和蓝色成分的范围调整了(变北了变狭窄)
——所以,南汉K值增加后,黄色减少,绿色增加,蓝色的看起来不变。
其实,K=14,南汉里并不是(少掉的)黄色变成(多出的)绿色,而是黄色变成蓝色,部分蓝色变成绿色。
原先黄色成分里偏南的变成蓝色,原先蓝色成分里偏南的变成了绿色。
蓝色一进一出,北进南出,黄进绿出,看起来就没有变化了。

苗族的情况类似,K值增加后,蓝色的范围变狭,标准北移,于是原有蓝色成分里偏南的成分就分离成淡蓝色成分。(这淡蓝色在南北尺度上,介于K=14的蓝色和绿色之间。)
发表于 2018-3-11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相比ADM算法,传统的STRUCT算法是有局限性的,尤其是在无意中缺少某个关键性的族群的数据比对时更是如此~
发表于 2018-3-11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178# guwei0001 洋红色成分肯定是东亚成分啊,这是毋庸置疑的。
发表于 2018-3-11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3-11 18:31 编辑

其实,STRUCT(S1)项里,从绿色南岛成分的产生来看,大陆上的民族是一致的。
无论闽南客家广府还是壮族,都是K=13到K=14的演变时,由蓝色成分中偏南的部分演变而来。
这和台湾高山族以及菲律宾人群完全不一样。
1.png 2.png

3.png


需要解释的是,K=13到K=14,南汉里并不是(少掉的)黄色变成(多出的)绿色,而是黄色变成蓝色,部分蓝色变成绿色。
原先黄色成分里偏南的变成蓝色,原先蓝色成分里偏南的那部分变成了绿色。
蓝色一进一出,北进南出,黄进绿出,看起来就没有变化(其实是动态的变化了)。

壮族没黄色的干扰,就看得很明显了,就是部分蓝色变成绿色的。
这个演变规律,大陆上的民族是一致的,哪怕延伸到泰国都是这个演变规律(而和高山族以及菲律宾的有明显差别,高山族和菲律宾是K12K13甚至之前就大规模出现的)。
这和我以前分析的完全一致:大陆上的南岛成分和台湾的南岛成分,可以是两个独立的形成过程。

其实,高山族超高频的泰雅成分有可能是在台湾融合形成的。
台湾在政治上属于华南,在地理上就未必了。
纯粹地理上,台湾之于华南,犹如日本之于华北。

比如远古时期,大陆去台湾的某支古人,和菲律宾北上台湾的某支古人,二者发生混合,混合后在孤立和隔绝的情况下形成的泰雅成分。
就像K12b的东亚成分(日本成分,日本人几乎100%),就是多种原始成分在日本列岛融合形成的。
而且大陆上的泰雅成分和台湾的泰雅成分可以是两个独立的形成过程(因为组成因子有些相似,而在某些K值被机器归为一类)
比如,在台湾原住民里,合成泰雅成分的是“古华南成分+特南方的因子(远古来自菲律宾的)”。
那么在大陆上,合成泰雅成分的也就应该是“古华南成分+特南方的因子”。这类“特南方因子”可能华南偏西的方向就会多些(因为和印支半岛相连),所以就表现为华南偏西地区的泰雅成分(或南岛成分,或高山族成分)多些。

这类似于K12b,日本人几乎100%东亚成分(日本成分),而汉族基本是西伯利亚成分+东亚成分(日本成分)+东南亚成分,但日本人100%的东亚成分(日本成分)和汉人平均60%的东亚成分(日本成分),可以是两个独立的形成过程——既不是日本人向大陆输血达60%,也不是大陆上曾经存在100%东亚成分(日本成分)的民族然后迁徙到日本列岛成了和族。
大昊 发表于 2018-2-10 00:03
发表于 2018-3-11 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昊 于 2018-3-11 18:52 编辑

上面说的绿色成分的演变规律的差异,基本可以分为大陆型和海岛型
大陆型:整个东亚大陆(闽南客家广府壮族,一直到泰国)
海岛型:台湾高山族,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

差异在于:
大陆型:STRUCT(S1)项里,K13到K14的演变时,蓝色成分里偏南的部分产生了绿色成分(南岛成分)
海岛型:STRUCT(S1)项里,绿色成分在K12K13时业已大量存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7-23 19:11 , Processed in 0.148910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