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燕及其相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0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6: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直到魏晋时期,燕山之地还存在“土”族孑遗。《魏书·序纪》云:“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古鲜卑山,因以为号。┅┅黄帝以土德王,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这是土方集团没有与中原文化融合的一支,一直保持着游牧部落的生活习俗,后又南进称霸中原。

在考古学文化上,召公封燕之前,燕山地区占统治地位的是夏家店下层文化。属中原系统的商、周文化遗存,是到商周之际才突然涌现于这个地区的。近年在蔚县庄窠发现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第三阶段堆积,包含有较多二里岗上层类型因素,但在当地缺乏后继遗存,没有形成持续发展的体系。相反,这个地区晚于二里岗上层期的商代遗物,如张家口市出土的鹿首青铜短剑等,仍然属于北方青铜文化系统。北京地区有些被看作商文化的遗存,如上述的刘李店类型,乃是属于包含有较多商文化因素的西周姬燕文化,并不是商文化本身。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7: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这个地区出土了很多具有商文化特征的青铜器,但不能认为是商文化。这是因为:

a:有些铜器群共出有标志是燕山地区土著的典型器物,如出土成套礼器的平谷刘家河,同出的喇叭口耳环,曾见于唐山小官庄、昌平雪山、房山琉璃河、蓟县围坊和张家园,以及敖汉旗大甸子等地。同出的金臂钏,见于卢龙。所有这些遗址或墓葬,都属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和大坨头文化),铜器主人就不可能是商人。

b:有些铜器虽是商器,但在造型、纹饰等许多方面表现出“模仿商器”、但也“不是照抄”的特点,有可能是当地土著自己制造的。翁牛特旗出土的二件铜鼎中,盛满含锡达50%的矿石。昭盟北部已发现有六处古铜矿遗址,其中大井铜矿经碳十四测定为距今2700—2900年。表明燕山地区具有悠久的冶铜历史,商时已开始铸造铜器是完全可能的。

c:有的铜器铭文直接标明是燕山地区氏族集团之物,如喀左北洞出土的“孤竹罍”,据考证即孤竹,无疑是属当地土著产物。

d:由于馈赠或掠夺,铜器的流动性较大,在确定其所属文化性质时,应以相关的遗存作依据。而目前燕山地区发现商代铜器的地点,都和夏家店下层文化(和大坨头文化)关系密切,从未见商文化堆积,所以这些铜器属于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和大坨头文化)。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08:2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明一下,韩嘉谷在此篇论文中所说的夏家店下层文化是包含所谓的燕南类型,也即大坨头类型。后来,韩嘉谷明确把该类型独立出来,称之为大坨头文化,现在韩嘉谷此说渐成学界主流观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8: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夏家店下层文化(和大坨头文化)包括整个夏商时期,无论在空间和时间上,都与土方和古燕具有密不可分的关系。

由于燕山南北夏家店下层文化形成的具体过程不同,甚至渊源也有区别,因此文化面貌存在较大差异。它们之间有基本相似的一面,主要体现在小件铜器、石器和陶器的器形及形制上。但是,无论在住房构造、埋葬礼俗及器物群组成等各个方面,两者都判然有别。房子在燕山北多方形,燕山南却多见椭圆形;随葬品组合,燕山北是鬲、罐,燕山南多鬲、盆、簋(或罐);作为燕山北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代表性器物筒腹鬲、罐形鼎等,在京津一带很少见;而京津一带常见的折肩鬲,在燕山北也少见。因此有同志把燕山南北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区分为不同类型,是完全必要的。

不过这种划分仍是极其粗略的,其内部还包含着更复杂的差别。以燕山南麓为例。位于永定河下游的琉璃河墓葬,随葬品中的筒腹鬲和簋,在昌平雪山、唐山小官庄等墓葬中皆不见,只见于永定河上游的蔚县庄窠遗址。滦河下游滦南县东庄店遗址有筒腹鬲和罐形鼎,显示出和辽西地区大甸子类型的联系,较京津地区更为密切。分布在鲍邱河下游的大厂大坨头等遗址,始终未见筒腹鬲等器物,敛口鼓腹鬲一直是其陶鬲的主要形式。沽(白)河流域的昌平雪山遗址,出土比较别致的钵形鼎等器物,为其他地区所不见。说明即使在燕山南麓,夏家店下层文化所包含的也不是单一的氏族集团。《吕氏春秋》云:“当禹之时,天下万国,至于汤而三千余国”。表明在原始氏族制社会解体之初,各地普遍存在许多以氏族为基础的小国,这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产物,燕山地区亦不例外。这些小国皆应寓于考古学文化的千差万别中,上述燕山南麓各地区之间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差异,必是和当时存在的众多小国有关。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9: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出土“其”卜辞和“兀”兵器的昌平白浮墓,极有可能是蓟国遗存。该墓随葬器物基本上可分两类:一类属于周文化系统的青铜礼器、陶器和兵器。另一类是北方青铜文化特有的兵器和工具,其中铃首匕、有銎斧、Ⅱ式铜刀等,和山西保德、石楼等地的同类器物十分接近,青铜短剑、石锤等又和宁城南山根、锦西乌金塘等的同类器物相似,显示出墓主人是接受了周人礼制,但又保持着传统习俗的土著族首领。《史记》记周武王:“封黄帝之后于蓟。”《说文》:“周封黄帝之后于契阝,上谷有契阝县”。段玉裁《说文解字注》谓:“契阝、蓟古今字也,蓟行而契阝废。”昌平地属上谷。今“其”器出于昌平,其、蓟又音近,因此有人以为其即蓟,是可能的。它的祖先黄帝族,是这个地区最古老的氏族之一,其活动中心涿鹿正和昌平迩近。黄帝被奉为土德之帝,“其”在卜辞中则被写作“【上土下其】”,金文写成“【上己下其】”,亦当是土方之族,此墓出土物周器和土著器参半,疑周武王所封黄帝之后即此土著。蓟(其)族在周封以前已经存在,该地区在年代上与之相当的古文化遗存,只有昌平雪山三期遗存一种。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认为商周时称“其”的方国不止一处,白浮墓出土“其示”和“其上下韦驭”的卜辞,同时该墓还出土铸有“兀”的兵器。兀即其,这有战国和西汉帛书为证。而“其”在卜辞中有时被写成“【上土下其】”,此确应是土方之族的表示。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10: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永定河流域亦有一古国,惟灭亡时间较早。《逸周书·史记解》:“昔阪泉氏用兵不已,诛伐不休,并兼不亲,文无所主,智士寒心,徙居至于彳蜀鹿,诸侯衅之,阪泉以亡。”《水经·氵纍水注》:“涿鹿城东一里有阪泉。”知彳蜀鹿即涿鹿。氵纍水在《汉书·地理志》称治水,即今永定河。若将这一古国与当地古文化遗存,以及甲骨文中的“沚口”相对照,可发现彼此间有许多相似之点:

a:阪泉和涿鹿,在传说中都是黄帝族活动的中心,属土帝之乡。彳蜀鹿在《逸周书·王会解》中,被和孤竹、令支等燕山地区的土方之族并列于一起。沚口也系土方之族,故沚也写成“【上土下沚】”。

b:沚口地处土方西部边境,西与【上工下口】方相邻,辞例如,“五日丁酉,允有来口自西,沚口告曰:土方征于我东鄙二邑,【上工下口】方亦侵我西鄙田”。作为土方物质遗存的夏家店下层文化,永定河流域是其西部边地,再往西则是光社文化的分布区。

c:沚口在卜辞中是接受商王册封,频繁从事征伐活动的一个方国首领,活跃在武丁时期,这里的夏家店下层文化,由庄窠遗址发掘表明,恰好也是在早商末已被具有浓郁商文化特征的堆积所代替。至于阪泉氏,其用兵不休,征伐不已,灭亡较早,在文献中更有明确记载。因此彳蜀鹿很有可能即是沚口。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11: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滦河下游是孤竹和令支。《孟子·万章》记孤竹君伯夷“居北海之滨”。《汉书·地理志》记辽西郡令支县有孤竹城,《水经注》引《大魏诸州记》记令支县在海阳城北六十里,海阳城在今滦南县东北部。《括地志》云:“孤竹故城在平州卢龙县南十二里,殷时诸侯国也。”地望彼此相近。据《国语》记齐桓公北伐山戎,作“刜令支,斩孤竹而南归”。《史记》作“至于孤竹而还”。孤竹当在令支北。

但在辽西地区也有很多孤竹的传说。《通典》曰:“营州柳城郡,古孤竹国也。”唐杨律墓志:“述职北迁,避地柳城,故今为营州孤竹县人。”《辽史·地理志》称:“兴中府,古孤竹国,汉柳城县也。”柳城故城在今朝阳地区,值得注意的是孤竹铜器也出土于这个地区,看来孤竹国大概拥有从滦河到辽西的较大范围,因此滦南东庄店遗址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堆积,表现出和辽西地区的关系尤为密切。但在滦河下游的遗存中,如何区分孤竹和令支,还需做过细的工作。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12: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鲍邱(潮)河下游和古燕的关系密切。皇甫谧《帝王经界记》:“燕地在燕山之野,故国取名焉。”《山海经》:“北百二十里曰燕山,燕水出焉,东流注于河”。毕沅注引《隋书·地理志》:“无终有燕山,疑即此。”《水经注·鲍邱水》篇云:“庚水,世亦谓之柘水也,南迳燕山下。”庚水即今州河。《括地志》云:“燕山,幽州渔阳县东南六十里。”皆指今蓟县、玉田一带。

这个地区发掘的大厂大坨头、蓟县张家园、围坊、唐山古冶,以及平谷、三河等地的一些遗址,文化面貌皆相接近。位于泃河谷地的平谷刘家河和韩庄,还出土有青铜礼器,三河县出土彩绘陶鬲和折腹盆等,显示出这一带亦有存在一个古国的可能。既然燕山位于此域,则此古国就有可能即是周封召公以前的土著燕国(族)。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6:16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13:商代燕国(族)是土方集团的一部分

燕山地区的这些土著小国,大多和商王朝有着密切联系,因此商王妇中有燕、竹之女,殷墟出土物中有竹国进贡的石磬。属于这些小国的器物群,包括陶器和铜器,都表现出受到商文化的影响。但是在军事活动中,与之对阵的却是整个土方联盟,所以在有关军事活动的卜辞中,土方之名显而各国(族)之名隐。商代燕国(族)在史料中鲜见其名,原因当在此。

郭沫若曾认为:“土方之疆盖在今山西北部或包头附近。”这是根据甲骨文记有关消息传递时间所作的推测。然而有一个不容回避的事实是,在卜辞中,土方位于沚国之东,沚国之西是【上工下口】方。如果土方在山西北部或河套一带,【上工下口】方就将远至陕西北部或甘肃,显然和卜辞关于【上工下口】方的活动范围不合。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6:23 | 显示全部楼层
纪烈敏《燕山南麓青铜文化的类型谱系及其演变》,该论文出自北京市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编《琉璃河遗址与燕文化研究论文集》(2015年科学出版社)。

纪烈敏的该篇论文主要分析了八种青铜文化遗存,即大坨头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围坊三期文化、张家园上层文化、姬燕文化、夏家店上层文化、军都山文化以及“以曲刃青铜短剑为代表的遗存”。
发表于 2018-3-28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
卜辞亦曾提供土方地望:“九日辛卯,允有来嬉自北,口妻口告曰:土方牧我田十人”。口位于商北,字未识,系一株带实的草,旁有一手,状似拔,形近【左鸟右高】,疑是发,读若拨。《史记·五帝本纪》:“北山戎、发、肃慎。”《逸周书·王会解》:“正北方肃慎大塵,┅┅发人鹿。”发,《集韵》“北末切”,和“叶末切”的貊音近。故周人称发为貊。
W7167N 发表于 2018-3-27 17:01


‘口’,系一株带实的草,旁有一手,状似拔。这个字解为‘拔’颇为合理。
古音拔bod/bad,与发pad音近,不过与貊mak发音相差较明显,应该不是一个族。

《史记·五帝本纪》中的“北山戎、发、肃慎”,可能山戎是以貊族为主的,而发/拔族则可能是拓跋鲜卑的主要祖源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抄书时还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这个问题不是学者的问题,而是印刷校对的问题,这里所说的书都是指正版图书。

有时正抄得起劲的时候,突然觉得文意不对,这时只有仔细通读全文,字斟句酌,才发现要么是错字错句所致、要么是错行所致,而学者的意思实际是彼非此————估计学者看到这样的印刷校对要骂街!
 楼主| 发表于 2018-3-28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口’,系一株带实的草,旁有一手,状似拔。这个字解为‘拔’颇为合理。
古音拔bod/bad,与发pad音近,不过与貊mak发音相差较明显,应该不是一个族。

《史记·五帝本纪》中的“北山戎、发、肃慎”,可能山戎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28 16:57
有道理!楼下有多位学者对戎、狄、胡等的相关论述。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07:58 | 显示全部楼层
纪烈敏的观点

1:大坨头文化

由1964年发掘的河北省大厂县大坨头遗址得名。此类遗存遍布整个燕山南麓,以京津地区为中心,向南至保定北部地区,见于报道的遗址已达十余处,主要有蓟县张家园、围坊、宝坻牛道口、昌平雪山、唐山古冶、滦南东庄店、蔚县庄窠、宣化李大人庄、易县下岳各庄、涞水庞家河等。墓葬有昌平雪山、唐山小官庄和香河庆功台等。唐山小官庄墓葬早在1952年即已发现,后来又发掘了唐山大城山遗址,但由于发掘资料和龙山文化遗存相混淆,因此没能作为独立的考古学文化来认识。

1962年昌平雪山遗址的发掘,首次澄清了其文化内涵,但又由于其有较多文化因素和夏家店下层文化相通,因此被看成为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一个地方类型,有“雪山型”、“燕南型”、“海河型”等多种称呼,也有直接称作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一直没有将其作为一支独立的考古学文化看待。韩嘉谷先生在将其文化内涵和夏家店下层文化作全面比较后,认为应把大坨头文化从夏家店下层文化中区分出来,单列为一种考古学文化,以“大坨头文化”命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纪烈敏的观点

2:大坨头文化

把大坨头文化单列为一种考古学文化,这是符合文化内涵实际的,因为就划分考古学文化主要依据的器物群而言,固然在大坨头文化中有一部分器物和夏家店下层文化相通,如青铜制品只见小件铜器,石器中有一定数量的细石器;陶器以夹砂为主,多施绳纹,都有磨光黑衣彩陶和彩绘;共同拥有一部分造型相同的常见器物,如折腹盆、甗、算珠状纺轮等。

但两者的区别是基本的,敛口鼓腹鬲、折肩鬲基本为大坨头文化所独有,筒腹鬲和曲腹罐等只是偶然见到,独具特征的喇叭口状耳环主要见于大坨头文化,横断面作三角形的石刀则仅见于夏家店下层文化。大坨头文化的彩绘陶多直线几何形纹图案,夏家店下层文化多是弧线构成的云纹和兽面纹。大坨头文化的葬俗多东西向,随葬器物为鬲、罐、钵、折腹盆;夏家店下层文化多南北向,随葬器物除鬲、罐、钵外,还有鼎。夏家店下层文化房址一般面积较小,有的用石块和土坯砌墙;大坨头文化多平面作圆形或椭圆形的房址,面积较大。

更重要的是两者的文化渊源不同,大坨头文化脱胎于当地的龙山文化,如代表性器物中的敛口鼓腹鬲,在龙山文化晚期已经出现,椭圆形的大型房址也源自龙山文化的大灰坑;夏家店下层文化是燕山以北的小河沿文化在龙山文化的强烈影响下形成的,尊形器等多流露出小河沿文化的影子,早期堆积中较多保存龙山文化因素,如北票丰下遗址所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纪烈敏的观点

3:大坨头文化

两者分布的基本范围也不一样,大坨头文化主要分布于燕山以南的潮白河、滦河、海河流域下游地区,而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分布范围主要在燕山以北,燕山南麓多数是其遗物渗入大坨头文化,具有典型特征的遗址或墓葬并不多见。既然两者的文化特征、渊源和分布范围有着基本区别,按照划分考古学文化的原则,应把二者予以区分。最近出版的《镇江营与塔照》发掘报告,将该遗址属于大坨头文化的青铜文化第一期,在墓葬习俗、陶器组合造型等诸方面和夏家店下层文化作全面对比后,也认为“其独自的文化特征是显著的,应作为一种单独的文化对待”。这一意见有利于对当地考古学文化和历史课题的深入研究(图一:大坨头文化典型陶器)。

大坨头文化上承龙山文化,其遗存和夏家店下层文化互有重叠,并且还经常包含有较多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因素,所以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碳十四数据,也可作为大坨头文化年代的参考,这些数据有:敖汉旗第454号墓树轮校正为距今3645±135年;第759号墓树轮校正为距今3685±135年;庄窠第30号窖穴树轮校正为距今3515±125年,相当夏代至商代早期。下限约结束于早商文化的二里岗上层期,有两处遗址的地层资料可供证明:一处是蔚县庄窠,第二、三阶段属大坨头文化,第四阶段的出土物,包括鬲、豆、簋、盆和饕餮纹陶片等,具有二里岗上层期的特征;另一处是涞水富位遗址,其第17号窖穴属大坨头文化,晚于此窖穴的地层内,也出土的方唇折沿鬲、假腹豆等属典型二里岗上层期遗物。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纪烈敏的观点

4: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

具有夏家店下层文化基本特征的遗址和墓葬,在燕山南麓主要见到有密云水库中心岛凤凰山、涞水渐村、蔚县一阶段(三关墓地)等几处。密云凤凰山墓葬随葬的8件陶器,除一件是夹砂褐陶外,其余7件全为素面磨光黑陶,陶器组合为筒腹鬲、直口鼓腹鬲、高领假圈足罐、折腹盆、粗柄豆等,“筒腹鬲、折腹盆、假圈足罐,与敖汉旗大甸子夏家店下层文化墓葬同类器物不仅形制接近,而且组合关系也基本相同”。属蔚县一阶段的三关墓地,陶器基本组合是鬲、豆、尊(或盂)、罐。鬲有泥质黑(灰)陶尊形鬲和夹砂褐陶鼓腹鬲两类,尊形鬲即夏家店下层文化特有的筒腹鬲,鼓腹鬲则为大坨头文化常见,发表的彩绘尊式鬲和盂形鬲,则为夏家店下层文化典型形式。涞水渐村见于该遗址二期遗存的H1,出土陶器有鬲、甑、盆、罐、豆、小口瓮等,“筒状鬲是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典型器物,大口盆和罐上的弦断绳纹也常见于夏家店下层文化,所以第二期遗存当属夏家店下层文化”,和第一期属大坨头文化的陶器群明显不同(图二:燕山南麓夏家店下层文化陶器)。

但总的说来,典型的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在燕山南麓发现不多,较多的是一种夏家店下层文化与大坨头文化兼存的混合类型遗址,如在下岳各庄遗址的第一期遗存中,两种文化因素都很突出,很难说这类遗址究竟是大坨头文化还是夏家店下层文化。房山琉璃河发现的一座墓葬,只能从墓葬方向判断其应属大坨头文化。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纪烈敏的观点

5:围坊三期文化

由蓟县围坊第三期遗存得名,属此文化的遗址还有唐山古冶、玉田东孟各庄、卢龙双望、遵化三里河、唐县洪城、迁安小山东庄等。此文化亦拥有一组独具特征的陶器群,基本器类和大坨头文化相似,包括鬲、甗、罐、盆、钵和算珠状纺轮、网坠等。数量最多的仍然是鬲,常见有两种形制:一种作侈口、敛口、肥袋足,基本上是大坨头文化敛口鼓腹鬲的继续,只是造型略有变异;另一种作直领、敛口、袋足,经常在口沿外饰一周压印锯齿状附加堆纹,独具特征,人多称之为“花边鬲”,是围坊三期文化的标志性器物之一(图三:围坊三期文化陶器)。

墓葬亦多保存大坨头文化的传统葬俗。遵化县西三里村的一座墓葬,出土1件花边鬲和4件钵;蓟县弥勒院发现10多座,多数无随葬品,少数随葬陶器为罐和钵,皆属大坨头文化的传统组合。迁安小山东庄有一批墓葬出土器物,是三次从修路和雨水冲刷中收集到的,包括有鼎、簋、戈、斧等铜器,臂钏、耳环等金器,鬲、钵等陶器,年代特征有早晚,显然不属于一座墓葬,其中铜鼎和铜簋年代属西周早期,陶钵形制和蓟县围坊遗址及遵化西山里村出土者同,也属围坊三期文化;耳环做喇叭状,是大坨头文化耳环的传统形式。

出土类似金、铜器的墓葬,还有蓟县张家园、平谷刘家河、卢龙阚各庄、滦县陈山头等。平谷刘家河出土金、铜、玉、陶各类随葬品达40多件,部分青铜器可至早商时期,如两件小方鼎和兽面纹鼎和二里岗上层期的青铜器风格颇为近似,更多的接近殷墟早期,如圆锥足鼎、三羊罍、饕餮纹瓿等,有一件圜底爵已近殷墟中期形制,墓葬的年代不能早于此。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纪烈敏的观点

6:围坊三期文化

平谷刘家河墓的臂钏和耳环形制皆和迁安小山东庄同,墓葬附近发现的居住址,面积达50万平方米,文化堆积只有大坨头文化和围坊三期文化两种遗存,同时还发现有大坨头文化墓葬,不见商文化遗址,因此尽管墓葬出土的大多数青铜礼器具有中原商文化特征,墓主人也当属围坊三期文化。

蓟县张家园发现4座墓葬,排列有序,延续时间不长,有3座墓随葬青铜礼器,其中2号墓鼎属殷墟晚期形制,3号墓具有先周青铜器特征,4号墓的年代也在商周之际,不晚于周初,同出的耳环形制和小山东庄、刘家河的臂钏同,按墓葬年代也应属围坊三期文化。卢龙阚各庄和滦县陈山头出土的青铜礼器也是鼎簋组合,阚各庄还同出一副金臂钏和一件弓形器,陈山头同出的一件弓形器和一件銎内斧,皆属北方系青铜器,年代在商周之际至西周早期,在这些墓葬附近都无典型的商、周文化遗址发现,故都应属围坊三期文化或其后续阶段张家园上层文化的土著族遗存。

围坊三期文化的分布范围和大坨头文化基本重合,只在南面分布较远,唐县洪城遗址已抵达了唐河流域。围坊三期文化在其分布范围内普遍取代大坨头文化,而大坨头文化在蔚县庄窠和涞水富位等遗址皆见具二里岗上层特征的器物,围坊三期文化的年代上限应较此略晚。围坊三期文化至周武王克商后,在周文化强烈影响下变成为一种新的文化形态,即张家园上层文化,围坊三期文化的下限止于商周之际。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6-17 20:46 , Processed in 0.160428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