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燕及其相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15:00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学界已清楚地认识到:即使召公被武王封于北燕的事实真正存在,那也只是名义上的,召公及其元子均不可能去北燕就封立国,北燕建国应在成王平定东夷叛乱和齐、鲁建国之后。”
————陈平

这个帖子当然不仅仅介绍姬燕,更主要的是先燕。
 楼主| 发表于 2018-3-13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著《燕文化》(2006年文物出版社)。

现介绍这本书的第一章“先燕文化研究”。
发表于 2018-3-13 22:57 | 显示全部楼层
49# imvivi001

不只是这几个,还要加上夏后氏,河伯氏,有娀氏,有易氏,有虞氏等,恩怨交织,史前大party,大狂欢,聚会,社交,盛宴,嘉年华。
kongshibei 发表于 2018-3-13 14:24

   老弟这个整个就是一个大杂烩吖,呵呵。
    不过你这样列举这几个部族其实有点乱,比如夏侯氏有虞氏本身就是出自颛顼高阳氏,有易氏是附着于高辛氏的亲族,你如果把源头和支流混在一起肯定乱,呵呵。

     至于河伯族,估计是上古早期的一个牛掰大族,纵横于黄河中下游,可能与共工族有一些渊源关系。后来为什么退出历史舞台,真是一个谜……(可能半岛河氏是其后裔)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1:考古界对“先燕文化”的认定,曾经历过一个从“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南类型”到“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再到“围坊三期文化”的曲折过程。

夏家店下层文化,于20世纪20—30年代,在内蒙古东部的小库伦、河北北部及长城一线陆续有所发现。196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发掘队对赤峰夏家店遗址进行发掘,从其上、下两层堆积中分辨出两种年代不同、性质各异的考古学文化,分别命名为夏家店上层和下层文化。

60年代初至70年代末,在内蒙古东南部、辽宁西部、河北北部、天津、北京等燕山南北地区相继调查发现夏家店文化遗址数百处。其中经科学发掘的,有燕山以北的赤峰药王庙、赤峰蜘蛛山、宁城南山根、北票丰下、敖汉旗白斯朗营子南台地、敖汉旗大甸子和燕山以南的大厂大坨头、蓟县张家园、蓟县围坊、昌平雪山、昌平下苑、丰台榆树庄、房山琉璃河、密云燕落寨等十余处。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08:31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2:1961年,北京大学的考古工作者在北京昌平雪山村发现该处的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存在打破龙山期遗存和与燕北同类遗存相似又有别的现象,从而确定该文化上限不早于龙山,并首次提出该文化的分型问题。昌平雪山等多处燕南地区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的发掘、整理与资料的公布,为该文化类型的划分提供了科学依据。70年代末,李经汉首次撰《试论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分期和类型》一文,将该文化划分为燕北与燕南两个类型。

稍后,邹衡在《西周的分封制在考古上的反映·北部地区》与《关于夏商时期北方地区诸邻境文化的初步探讨》中,又称这两个类型为辽西类型和燕山类型,并认为燕山类型的族属就是历史文献中的燕毫。由于燕南类型在地域上与西周燕国的疆域大致重合,而在时间上又早于西周,因此有些历史、考古学者便认为夏家店下层文化的燕南类型就是先燕考古文化遗存。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3:1979年始,考古工作者在河北蔚县壶流河流域调查发掘了该地区的一些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并发现了该文化叠压在龙山文化之上而又被二里岗上层打破的地层关系。这说明,夏家店下层文化是一个晚于龙山期而又早于二里岗上层期的考古文化。它的绝对年代应在夏代至商前期。经碳十四测定年代的五个数据中,除ZK—176所测已超过一般龙山期文化年代外,其余四个年代均在3685±135至3515±125之间,皆为夏末商初。

1990年,李伯谦发表《论夏家店下层文化》一文,正式将该文化划分为药王庙(原燕北)、大坨头(原燕南)与壶流河三个类型,并指出它们的渊源未必相同,族属也可能有异。

上述发掘与研究的新成果表明:夏家店下层文化是一个不晚于商初二里岗上层期的考古学文化,它距离西周初燕国分封立国之年过于遥远,并不适合充当先燕文化的角色。先燕文化应到燕山以南晚于夏家店下层文化而又早于周初燕文化的考古文化遗存中去寻找。80年代初至90年代末,先燕文化逐渐被识别和确认下来,它就是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或围坊三期文化与张家园上层文化。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4:1965年,在天津蓟县张家园遗址上层首次发现了一个新的考古文化遗存。1977年,有关专家初次确认该文化的年代可能在商周之际至春秋以前。1982年,一些专家首先对该文化是否仍应归属于夏家店下层文化提出了质疑。1983年,天津的考古专家在蓟县围坊遗址的发掘报告中,首次将围坊上层命名为“围坊三期文化”,并推定其年代为商周之际至东周初。1987年,张忠培等将围坊与张家园上层文化遗存统称之为“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并认为它是商代在海河北系区取代夏家店下层文化的一种新的青铜时代的考古文化。1990年,李伯谦将围坊与张家园上层合称为“张家园上层文化”,并认为二者的基本面貌虽然一致,但时代上可能有早晚之别。1993年,沈勇将围坊三期和张家园上层统称为“围坊三期文化”。1997年,张立东将围坊三期与张家园上层文化,合称为“张家园文化”。

以上所述可视为第一种意见,即将围坊上层或围坊三期与张家园上层合起来作为一种考古学文化,对于该文化的年代与分期,学者们也都作了一定的研究,其中较有价值的是沈勇、李伯谦和张立东三家的见解,而又以李伯谦的表述最具代表性。1994年,李伯谦将“张家园上层类型”分为五段三期。第一段相当于殷墟一、二期,第二段相当于殷墟二期或二、三期之交,两段合为第一期,第三段相当于殷墟三、四期,为第二期,第四段大约在商末周初,第五段为西周早期,两段合为第三期。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8-3-14 10:39 编辑

陈平的观点

5:与第一种意见并存且有较大分别的第二种意见,是将围坊上层或围坊三期与张家园上层区分为两种早晚相次、特征有别的考古文化。持这一意见的代表人物,为天津的考古专家韩嘉谷。1984年,他首次将大坨头类型从夏家店下层文化中分离出来,并与围坊上层类型(即围坊三期)和张家园上层类型一道,视为商周时期京津地区土著文化连续发展的三个阶段。同时,他还最先将“围坊三期文化”视作早于张家园上层并与之连续发展的考古文化类型。1993年,天津历史博物馆考古部在张家园遗址的第三次发掘中发现了张家园上层类型被西周中期墓所打破而同时又叠压在围坊三期文化遗存之上的地层关系。对此,韩嘉谷、纪烈敏又刊文指出,围坊三期与张家园上层确有许多相似之处,但区别也是明显的,二者应为两个不同的考古文化。围坊三期文化的年代居商周之际,张家园上层文化的年代约当西周早期。同时,他们还将张家园上层文化分成了三期。
1986—1990年,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在房山镇江营与塔照遗址发现了属围坊上层与张家园上层的文化遗存。在1999年出版的发掘报告中,将属围坊三期的文化遗存归于商周二期,推定其年代起于二里岗上层期之后不久而迄于殷墟二期;将属张家园上层的文化遗存归于商周三期,推定其年代起于殷墟三期而迄于西周中期。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6:2001年,刘绪、赵福生刊文,不仅赞成将围坊三期与张家园上层分列为两个考古文化看待,而且还将过去被一些专家认定为夏家店下层文化末尾的北京平谷刘家河商墓,改属围坊三期文化遗存。这样,就把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年代下限上推到了早商二里岗期的末晚,同时也把围坊三期文化的年代上限上推到了平谷刘家河商代商墓所在的殷墟一期。

上述两种不同意见的基本发展趋势是:前期(大约从1983年到1993年)以第一种意见占上风;后期(大约从1993年到90年代)则以第二种意见居优势。笔者目前倾向于后一种意见。下面要介绍的只是持第一种意见的学者们所作的归纳与描述。我们只要将其前半部当成围坊三期文化,后半部当成张家园上层文化来理解就可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3-14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7: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遗址,主要分布于燕山南麓与太行山北段东麓的北京、天津和唐山地区。它南过北易水,东临大海,在河北西北的壶流河、桑干河地区也曾有少量发现,其地域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南的大坨头类型大体重合而小有变动。

墓葬发现不多,主要分布在北京平谷刘家河与天津围坊等处。平谷刘家河商墓于1977年被村民取土时发现并破坏,其墓穴、葬具的情况均已无法得知。随葬器物共四十余件,包括金、铜、玉、陶四类。金器有臂钏二种、耳环和笄各一件。铜礼器有弦纹鼎、鬲、甗、爵、卣、斝、罍(图一)、瓿(图二)各一件,小方鼎、兽面纹鼎、盘、盉各二件;铜兵器有铁刃铜钺(图三)一件;另有铜当卢、人面形饰等。玉器有斧、柄、璜等。陶器均已被砸毁而不成形,只在填土中发现黑色磨光陶片、夹砂褐色绳纹陶片及夹砂褐色绳纹陶鬲口沿残片等。该墓葬年代属殷墟一期。
发表于 2018-3-15 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63# imvivi001

河伯族可能是Q。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8:北京平谷刘家河商墓,是迄今为止在围坊三期文化墓葬中年代最早和规格最高的。其精美的青铜礼器,特别是象征王权的铁刃铜钺的出土,使人有理由推测墓主应是一位方国之君。围坊遗址发现的两座墓葬中均不见墓圹和葬具。其中M1墓主为仰身直肢,头向东,缺左腿骨和右小腿骨。M2中仅发现一头骨,头向东,面向下,骨已朽。蓟县张家园发现的四墓和卢龙东阚各庄发现的数墓,多为东西向土坑竖穴,木棺,流行俯身葬。铜器墓以鼎、【左皀右殳】为基本组合,不见陶器,另有弓形器、管銎戚、金或铜耳环和臂钏等兵器与饰品随葬。铜器中鼎等礼器的形制、纹饰多同于中原商周同类铜器,而戈、刀、剑、戚、斧、锛等兵器、工具则多具北方风格。耳环与臂钏两端均砸扁再弯曲成圈,作风与夏家店下层文化相同。

陶器,其中以口外饰附加堆纹的大型高领鬲数量最多。它是最能代表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特征的典型陶器。对此,李伯谦认为,这是以口沿带附加堆纹或腹部加饰蛇纹的鬲为代表的朱开沟文化进入壶流河流域,与那里以高领鬲为代表的先商文化融合成口沿饰附加堆纹高颈鬲,再东下夏家店下层文化大坨头类型领区后而形成的新器形。同时,他还以这种鬲的演化为标志,将该文化分为五段三期(图四)。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9:在该文化性质的概括上,由于对其中商文化因素的认识略有不同而存在两种意见:一种意见以李伯谦《张家园上层类型若干问题研究》一文为代表。文中认为,该文化所含晚商文化因素只占很少比例,除铜礼器具有明显商文化特征外,陶器中商文化因素较少,因此很难作出它是夏家店下层文化与商文化融合的产物的结论。该文化很可能主要是当地土著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大坨头类型与外来的朱开沟文化融合的结果。

另一种意见以《镇江营与塔照》报告为代表。报告在论及商周二期(相当于李伯谦分期法中的第一、二期,年代均在商代)文化时认为,该文化是集北方高领堆纹鬲、本地的小口鬲与瓮、商文化的假腹豆为一体的具有特色的文化遗存。这实际上是将商文化与夏家店下层文化、朱开沟文化三种因素一起看成了该文化的三大组成部分。两相比较,我们更倾向于后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10:关于该文化的族属,有的学者认为是山戎,天津一带则是无终戎(天津市历史博物馆考古部《1979—1989年天津文物考古新收获》,《文物考古工作十年(1979-1989)》,文物出版社1981年版);

有的学者认为应与古文献记载中的商代燕族即燕毫族,黄帝之后的蓟族,居北海之滨的孤竹、令支、无终、山戎诸族,商代金文中的【左亻右牧】等族,写作口而可释作屠的屠胡族,甲骨文中的口即文献中的发族,文献中的貊族,金文中的【上己下其】族等有关(韩嘉谷《燕史源流的考古学考察》,《北京文物与考古》第二辑,北京燕山出版社1991年版);

有的学者认为,它可能属肃慎、燕毫系统(沈勇《围坊三期文化试论》,《北方文物》1993年第3期);

有的学者认为,甲骨、金文、古文献中的口、晏(燕毫)、大幽、发、孤竹、【上己下其】、口(【上匕下矢】)、不令支、不屠何、山戎、无终、且等国族均可能是该文化的先民,它是一个包括许多具有亲缘关系、习俗相近的方国、部族在内的庞大族系集团的考古文化集合体(李伯谦《张家园上层类型若干问题研究》,《考古学研究(2)》,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版);

还有的学者认为该文化首先应是商代燕毫即金文中口国族文化,此外还应是孤竹等国族的文化(张立东《试论张家园文化,《北京建城3040年暨燕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会议专辑》,北京燕山出版社1994版》)。

-——-——甲骨金文中打不出的字用“口”代替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15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10:关于该文化的族属, ...
有的学者认为应与古文献记载中的商代燕族即燕毫族,黄帝之后的蓟族,居北海之滨的孤竹、令支、无终、山戎诸族,商代金文中的【左亻右牧】等族,写作口而可释作屠的屠胡族,甲骨文中的口即文献中的发族,文献中的貊族,金文中的【上己下其】族等有关(韩嘉谷《燕史源流的考古学考察》,《北京文物与考古》第二辑,北京燕山出版社1991年版);
W7167N 发表于 2018-3-15 10:28


【左亻右牧】族可能是濊貊中的貊族,即史料文献中的墨眙或目夷氏,东迁之后与东部濊族混合形成濊貊族(弥生文化的主流);
写作口而可释作屠的屠胡族,可能就是土方的一支;
甲骨文中的口即文献中的发族,考虑到发的古音bat与拓跋的跋同音,可能是拓跋的先祖之一;

金文中的【上己下其】族,应该是纣王叔父胥余所封的箕国,即历史上著名的箕子国。后来受到姬周燕国的压迫,逐渐迁移到辽东与半岛北部...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3:41 | 显示全部楼层
【左亻右牧】族可能是濊貊中的貊族,即史料文献中的墨眙或目夷氏,东迁之后与东部濊族混合形成濊貊族(弥生文化的主流);
写作口而可释作屠的屠胡族,可能就是土方的一支;
甲骨文中的口即文献中的发族,考虑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15 12:34
抄书时甲骨文金文不知道如何抄出来,真是憾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11:在侧重从文献论述先燕古国的众多学者中,李学勤、吴荣曾、杨升南、葛英会、金岳等人的研究较具代表性。李学勤是最先由辽宁喀左北洞一号坑铜罍铭文释出先燕古国“孤竹”的学者之一。他还在《北京、辽宁出土青铜器与周初的燕》及《试论孤竹》两文中指出,商周金文中的【上己下其】就是文献中微箕的箕,并认为商代【上己下其】侯的封地应在河北沙河县附近。

杨升南在《殷墟甲骨文中的燕和召公封燕》一文中,比较令人信服地证实了甲骨文中的国族“晏”就是商代的燕国。

葛英会在《燕国的部族及部族联合》等两文中提出,金文“【上己下其】侯亚口”等铭文中的“口”就是燕字,是商代燕国的族徽。商代在今北京、天津、河北、辽宁地区存在着一个包括【上己下其】(蓟)、共、孤竹等国族在内的庞大的燕国部族联合体。

金岳在《燕山方国考》等五篇文章中论及的先燕古国,有【上己下其】、蓟、口(燕)、马方、祁方、天鼋、兀、启方、郣方、方方、北方、唐、有易、臿方、逆方、孤竹、令支、无终、山戎、屠何、口(幽)、庸令、子渔、土方等二十余个。尽管其中有些还不是定论,但其用力之勤、网罗之广,还是很难能可贵的。

此外,笔者在《“先燕文化”与“周初燕文化”刍议》一文中认为,先燕古国除燕毫、蓟(【上己下其】)、孤竹之外,可能还应有平谷刘家河商墓所在某方国、固安县境的韩国、容城县境的容城国等。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12:以上诸家研究,涉及以下三个基本问题:一、金文中的“口”是否为商代燕国的国名“燕”,商末在燕山南北是否存在一个包括燕毫、【上己下其】(蓟)、孤竹、共等共同以“口”为族徽的大燕国集团。二、在商末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分布的燕山以南地区,是否有商人的诸侯方国,是否存在与北方土著文化融合的“北土商文化”。三、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的性质应当怎样描述,商文化因素在该文化中的比重应当如何估量。

对于上述三个问题,笔者均已有心得成文,限于本书篇幅,现只能略述其梗概和结论。

关于一,笔者在《燕史记事编年会按》和《“先燕文化”与“周初燕文化”刍议》中已明确表示,金文中的“口”应隶定为【上匕下矢】,它不是商代燕国的国名“燕”。从商末金文来看,【上己下其】、孤竹、共等国族确有互见“口”族徽的情况存在,但燕毫并不包括在内。商末燕山地区有可能存在一个以“口”族为共有族源纽带的包括【上己下其】、孤竹、共等国族在内的、以【上己下其】国为首的国族联合集团,但它绝不是燕国族集团。当时燕国即燕毫只是附庸于【上己下其】的小国,它绝无此等张力。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8-3-15 15:12 编辑

陈平的观点

13:关于二,笔者认为,在商末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分布的燕山以南地区,有商人的诸侯方国,也存在与北方土著文化融合的“北土商文化”。这些商人的诸侯方国,主要是燕毫、【上己下其】与孤竹。“毫”为商人都城专称,燕都称“毫”,则非商人方国莫属。“【上己下其】”诚如李学勤所言,当为殷三仁之一的箕子之“箕”。从北京地区数出“【上己下其】侯亚口”铭文铜器来看,商末其封国都城应位于今北京城区的古蓟城。箕子既为殷之三仁,他理应与微子、比干这另外二仁一样同为殷王室的重要成员,其封国自然也是商人的诸侯方国。

近年,有学者据山东烟台出土的姜姓【上己下其】器,撰《殷周【上己下其】方非箕子辨》一文。文中认为,山东烟台地区很可能曾为商代箕子国族成员的旧封地之一,故遗箕名。入周,周人复以姜姓族人为其地封君而仍箕(【上己下其】)之旧称。但笔者认为,这并不妨碍北京地区商周之【上己下其】仍为箕子之箕。至于孤竹,其君系子姓商契之后目夷氏,《史记·殷本纪》中对此有明文记载。可见,孤竹为商王室族裔封国是毋庸置疑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3-15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平的观点

14:关于三,笔者认为,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商代遗存的性质和内涵,与《镇江营与塔照》报告中的描述相一致,即将其看成为北方朱开沟系文化、本地土著文化和商文化三者融合而成的新型文化。同时,商代燕山以南地区既有商人的诸侯方国燕毫、【上己下其】、孤竹等的存在,那么该地区就一定有商文化的存在。只不过这种商文化因长期同当地土著文化相互融合而与中原商文化异趣罢了。对此,笔者认为,这种商文化可能就是学者专家们所称的张家园(围坊)上层文化。为了与严格意义上的中原商文化相区别,又可将其称之为“北土商文化”。

部分学者所持的商文化不到燕山以南论,似也应重新考虑。据有的考古学者分析,在夏家店下层文化燕北类型中,来自东夷太昊颛顼族的后冈二期文化因素占有很大比重(王立新、齐晓光、夏保国《夏家店下层文化渊源刍论》,《北方文物》1993年第2期)。

有学者认为东夷海岱族的岳石文化因素在夏家店下层文化中也有很多发现(张翠莲《先商文化、岳石文化与夏家店下层文化考辨》,《文物季刊》1997年第2期)。

有学者认为,先商文化在该地区则分布有保北类型,早商也曾有一支商文化沿永定河北上到达壶流河流域(李伯谦《张家园上层类型若干问题研究》,《考古学研究》(2),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6 05:18 , Processed in 0.15807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