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燕及其相关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被鉴定为“秽貊”呢? 这个我很感兴趣…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20 17:10
林沄《东胡与山戎的考古探索》,该论文出自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编《环渤海考古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996年知识出版社)。林沄在该论文中论及十二台营子类型时说:“我想,这类遗存加上更东地区的相似遗存,有相当一部分是战国文献中常提到的‘貉(或作貊)’。应该注意《诗经·韩奕》中提到一位‘韩侯’,他在周宣王时入觐,并和周厉王的外甥女结婚。他的都城是燕国的军队帮助修筑的。诗中描写了周王对他的隆重礼遇、丰厚赏赐和亲自册命:‘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全诗文辞和西周金文有很大的一致性,当属信史无疑。这位貊地的霸主,他的都城和部众的遗存,正应该在大小凌河及更东地区去探索。这一地区以东北系铜剑为代表的遗存,上限至少可以到西周晚期或更早,和《诗经》记载的韩侯和貊在时代上是相合的。《墨子》一再提到‘燕、代、胡、貉’,《荀子》、《晏子春秋》、《管子》也都兼举‘胡、貉’。可见在燕国以北不能只考虑有胡而忽略貉的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8:10 | 显示全部楼层
.

     你觉得夏上文化有没有一些游牧的成分?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20 17:14
林沄《东胡与山戎的考古探索》;“以定居的夏家店上层文化为例,该文化的居民是混有北亚人种因素的东亚人种,可推测他们的祖先是和北亚人种有所接触的东亚人种。一个例子是克什克腾旗龙头山的ⅡM1中出一件柳叶形镞,保存的一段木箭杆以劈裂成四个尖的方式夹住镞身。器形上反映这种独特安杆方式的铜矛,即所谓‘塞伊姆分叉式矛’,其原始形式和铸范均发现于西伯利亚的叶尼塞河和额尔齐斯河之间。另一个例子是南山根M102出土的刻纹骨板,其题材与构图都明显与蒙古的岩画有联系。再从该文化的青铜短剑看,被靳枫毅分为C型的‘直刃匕首’,在鄂尔多斯地区已发现的众多短剑中几乎找不出与之相近的例子,却与南西伯利亚塔加尔文化的一种短剑颇为相近。”————克什克腾旗龙头山遗址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夏家店上层文化遗址。该文化的青铜短剑,与鄂尔多斯短剑不同。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0 19:23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沄《东胡与山戎的考古探索》,该论文出自河北省文物研究所编《环渤海考古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996年知识出版社)。林沄在该论文中论及十二台营子类型时说:“我想,这类遗存加上更东地区的相似遗存,有相当一部‘貉’ ...应该注意《诗经·韩奕》中提到一位‘韩侯’,他在周宣王时入觐,并和周厉王的外甥女结婚。他的都城是燕国的军队帮助修筑的。诗中描写了周王对他的隆重礼遇、丰厚赏赐和亲自册命:‘王锡韩侯,其追其貊,奄受北国,因以其伯。’全诗文辞和西周金文有很大的一致性,当属信史无疑。这位貊地的霸主,他的都城和部众的遗存,正应该在大小凌河及更东地区去探索。这一地区以东北系铜剑为代表的遗存,上限至少可以到西周晚期或更早,和《诗经》记载的韩侯和貊在时代上是相合的。《墨子》一再提到‘燕、代、胡、貉’,《荀子》、《晏子春秋》、《管子》也都兼举‘胡、貉’。可见在燕国以北不能只考虑有胡而忽略貉的存在。”
W7167N 发表于 2018-3-20 17:38
.
     这个先秦古人经常提及的‘貉族’,史料论述极简,的确有一点神秘。
    根据动物学知识,貉曾经在华北、内蒙、东北、朝鲜半岛、以及日本非常普遍,至今仍然是日本北部常见的野生动物。上古华夏给外族取名,往往会根据他们的某种比较突出的特点而定,比如狄人,从犬从大(后来篆误写为从火则另当别论),本意应该是指这是一个喜欢养狗(狩猎)甚至以犬为图腾的族系。那‘貉族’会不会也是这种情况,若是,那可以推测‘貉族’应该也是狄人的一种(不过我看狄人内部差异性很大,未必是同一种语言)。

    至于‘貉’‘与貊族是不是一回事或存在什么关系。目前还难以得出可信的结论。


     另外就是这个西周初期的韩侯,我一直也很感兴趣,这个韩族与后来半岛的韩人存在关系吗? 抑或前者把他们的族名带给了半岛土著,毕竟二者共享貊族的因素,还需要进一步探究...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韩嘉谷的观点

11:东周时期燕国境内还出现一支文化,以独具特色的触角式青铜短剑和双耳罐、单把杯等为其器物群代表,主要遗址为延庆军都山东周墓,故被称作军都山类型,蓟县西山北头也见到其遗物。这支以触角式短剑和双耳罐、单把杯等组成器物群的文化,最先形成于河套地区,被称作桃红巴拉类型,它的青铜短剑和商代的朱开沟文化有关,而陶器群特征表现出和寺洼文化的渊源关系,其年代和地点相当史书记载中的白狄。因此,燕山地区发现的这类遗存应是春秋战国时期东迁白狄的一支。在燕国境中诸考古学文化中,只有这一支不是土生土长的,属于外来的。

燕国境内这些不同谱系的古文化,代表了众多的方国、氏族部落、它们在周人进入燕山地区后,有的与周人合作,有的则长期采取抵制态度。司马迁说:“燕北迫蛮貉,内措齐晋,崎岖强国之间最为弱小,几灭者数矣”。所说即是以这些文化为代表的“蛮貉”部落。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
     这个先秦古人经常提及的‘貉族’,史料论述极简,的确有一点神秘。
    根据动物学知识,貉曾经在华北、内蒙、东北、朝鲜半岛、以及日本非常普遍,至今仍然是日本北部常见的野生动物。上古华夏给外族取名,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20 19:23
这个帖子是讨论燕及其相关,自然应有戎、狄、胡。关于狄人,杨建华有专文论述,就像韩嘉谷有论文论及延庆军都山为白狄。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春秋>与<左传>中所见的狄》,该论文出自杨建华著《北方先秦考古研究》(2015年科学出版社)。

杨建华的这本书中有16篇论文,既有文献梳理,又有考古论证。兹先介绍关于“狄”的这一篇。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1:狄是春秋时代居住在我国北方的非华夏部族,曾多次与中原各国发生战争。这段历史在《春秋》和《左传》中均有较为详细的记载。在春秋前期,只有“狄”的记载,后来出现了白狄、赤狄、长狄、鄋瞒、潞氏、鲜虞等不同名称的狄。本文拟对这些不同名称的狄进行一下梳理,力图搞清它们的年代、分布、与中原的关系、它们自身内部的关系以及文化习俗。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0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2:《春秋》《左传》前期的狄

《春秋》第一次出现狄是庄公三十二年(公元前662年)“狄伐邢”的记载,但在《左传》文公十一年追述了宋武公时期(公元前766—前748年)狄伐宋,和鲁桓公十一年(公元前696)年狄伐齐的事件。

从庄公32年(公元前662年)至僖公32年(公元前628年),《春秋》《左传》中只称狄,无任何特指。与其发生战争的国家有邢(庄公三十二年)、卫(闵公二年、僖公十八年、二十一年和三十一年)、温(僖公十年)、郑(僖公十四年、二十四年)、晋(僖公八年、十六年)和齐(僖公三十年、文公四年和九年)。在这一阶段,齐国在抗狄中作用比较大。由于它的强大,它曾组织宋、曹共同救邢国,而狄也不敢轻易与齐为敌、在宋、曹、卫、邾共同攻打齐国时,狄还救过齐。到了这一阶段后期,狄开始伐齐。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3:《春秋》《左传》前期的狄

能考证出来的狄与中原各国交战的地点均位于中原各国境内。从其地理位置看,可分为两群:

西边的一群均是与晋作战的地点,位于山西省南部。有采桑(《清一统志》:宁乡县)和狐、厨、受铎、昆都(狐、厨:杜注认为是一地,在临汾,洪亮吉《春秋左传诂》认为是二地,在襄汾的汾水以西。受铎:杨伯峻在《春秋左传注》认为在襄陵旧治附近。昆都: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认为在临汾县南。总之,应在临汾、运城地区的汾水附近)。

其余均属东群,分布在鲁西、豫北和豫中。如与卫作战的荧泽(《中国历史地图集》在河南淇县北)和齐、宋、曹到聂北救邢(聂北:杨伯峻认为在山东博平废治博平镇,而《清一统志》和《读史方舆纪要》均认为在河北清丰县)。狄灭温和诸侯帮卫修城以御狄难的楚丘在《中国历史地图集》上分别在今温县附近和濮阳县南,狄人围卫于菟圃(高岱《春秋地名考补》:河南长垣),以及狄人伐郑取栎(杨伯峻认为在禹县)。

从以上这些地名可以看出,狄侵伐中原各国可以分为以晋为目标的西区和以其他国家为目标的东区,而河北省恰恰位于两区之间,很少发现或很少有被确认出作战的地点,因此狄很可能居住在此或经过此地南下向东、西两个方向与中原各国作战。他们有可能是住在河北省或以北的一群人;也可能是住在附近的两群人,一支向西,一支向东;还可能这里住的狄与东部各国作战,与晋作战的狄是来自于山西以西的陕西。如果是这样,与晋作战的就是后来的白狄,与东部作战的就是后来的赤狄。杜预认为闵公二年在荧泽灭卫的是赤狄,但不知何据。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5: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4:鄋瞒长狄

有关鄋瞒长狄的记载只在文公十一年。《春秋》:“狄侵齐。冬,十月。甲午。叔孙得臣败于咸。”《左传》对这件事的记述如下:“鄋瞒侵齐,遂伐我。公卜使叔孙得臣追之。吉。侯叔夏御应叔。绵房甥为右,富父终甥驷乘。冬。十月甲午,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对比《春秋》和《左传》可以看出,齐伐的狄是鄋瞒,它的首领是侨如,长狄和鄋瞒应是人种集团与它建立的国家之间的关系。杜注:侨如,鄋瞒国之君。

《公羊传》文公十一年:“狄侵齐。冬。十月甲午,叔孙得臣败狄于咸。狄者何,长狄也。兄弟三人,一者之齐,一者之鲁,一者之晋。其之齐者王子成父杀之,其之鲁者叔孙得臣杀之。则未知其之晋这也,其言败何。”
《谷梁传》文公十一年记载了齐败狄,并说长狄被杀后,“身横九亩,断其首而载之,眉见于轼”。故可知长狄是以其身体很长的特点被命名的一支狄人。

在《左传》这段记载后,又追述了宋武公和齐襄公时鄋瞒伐宋、伐齐的事情,以及后来卫人如何获简如使鄋瞒亡的经过,并插入一段将来发生的晋灭潞氏的事件“晋之灭潞氏,获侨如之弟焚如”,杜注此事发生在宣公十五年。这件事《春秋》记载为“晋师灭赤狄潞氏,以潞子婴儿归”。这恐怕就是《公羊传》和《谷梁传》中所说的长狄“其之晋者也”。由此看来,鄋瞒长狄与赤狄关系甚密,或属于赤狄的一支。这段史料基本排出了鄋瞒与中原各国作战直至最后灭亡的时间顺序。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6: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5:鄋瞒长狄

这段史料基本排出了鄋瞒与中原各国作战直至最后灭亡的时间顺序:

宋武公时期(公元前766年—前748年)鄋瞒伐宋。宋败长狄于长丘,获长侨缘斯。
桓公十一年(齐襄公二年—公元前696年)鄋瞒伐齐。齐王子成父获其弟荣如。
鲁文公十一年(公元前616年)鄋瞒侵齐。鲁叔孙得臣败狄于咸,获长狄侨如。卫人获其季弟简如,鄋瞒亡。
宣公十五年(公元前594年)晋灭潞氏,获侨如之弟焚如。

从这一时间排列中可以发现,长狄的三个首领不可能是兄弟三人,因为在鄋瞒亡的80年前(公元前696年),齐获侨如的弟荣如,兄弟二人相差八十岁,这是不可能的。舒大纲的《春秋少数民族分布研究》认为,“侨如、荣如、焚如和简如应是四个长狄氏族首领的称号。这四个氏族构成了胞族关系,而以兄弟相称。”此言颇有道理。宋和齐败长狄的长丘和咸在今河南封丘县南和山东巨野县南,而且长狄多与齐、鲁、卫交战,因此鄋瞒分布区当在晋冀豫交界处。长丘和咸这两地在《中国历史地图集》中均标在距长治不远的地区。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6:晋与赤狄

“赤狄”一词首见于《春秋》宣公三年“赤狄侵齐”和宣公四年“赤狄侵齐”。关于此事《左传》没有记载。《左传》中是从宣公六年开始出现“赤狄”的:“赤狄伐晋,围怀及邢丘。晋侯欲伐之,中行恒子曰:‘使疾其民,以盈其贯,将其殪也。’”所以其后才有《左传》宣公七年狄“取向阴之禾”和宣公十三年“赤狄伐晋、及清”的事件发生。这些事不见于《春秋》。

经过八年的准备,晋开始灭赤狄。《春秋》宣公十五年“六月癸卯。晋师灭赤狄潞氏,以潞子婴儿归”。《左传》为“六月癸卯,晋荀林父败赤狄。辛亥,灭潞。┅┅七月壬午,晋侯治兵于稷,以略狄土”。《春秋》宣公十六年“春,王正月。晋人灭赤狄甲氏、及留吁”,《左传》为“春,晋士会帅师灭赤狄甲氏、留吁、铎辰。三月,献狄俘”。最后在成王三年又讨赤狄之余?咎如。《春秋》记“晋卻克、卫孙良夫,伐?咎如”。《左传》“晋卻克、卫孙良夫,伐?咎如,讨赤狄之余焉?咎如溃”。这三次晋灭赤狄,均见于《春秋》和《左传》。
 楼主| 发表于 2018-3-21 18:4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7:晋与赤狄

赤狄伐晋的地点有怀和邢丘(杨伯峻分别考证为河南省武陟县西南和河南省温县东二十里)、向阴(江永《春秋地理考实》:济源》)和清(杜注认为清即清原,杨伯峻认为今山西稷山县东南二十余里,即《清一统志》的晋原),这些地点均在河南和山西交界处。这里应是晋国的领土。

晋灭赤狄地点有曲梁(刘昭《后汉书·郡国志》注引上党记,在潞城西四十里,杨伯峻从其说,并认为即现在的潞城县北四十里的石梁)、稷(杜注:河东闻喜县西有稷山)甲氏和留吁(杨伯峻根据《水经注》中记祁县有侯甲山、侯甲水认为甲氏在屯留北百里内外,留吁即晋灭后改为纯留,今屯留南十里)。晋灭狄的地点在《中国历史地图集》上均在长治附近。所以赤狄分布区应在晋东南并可达到河北部分地区。

至此,赤狄的名字不再见于《春秋》和《左传》。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8:晋、秦与白狄

白狄最早见于《左传》僖公三十三年,“狄伐晋,及箕。八月戊子,晋侯败狄于箕,郤缺获白狄子”。关于此事《春秋》只书“晋人败狄于箕”。箕地,杜预认为是太谷,但顾炎武《左传杜注补正》怀疑此时这里还不属于晋的领域。江永认为白狄居住在河西,当渡河伐晋,所以箕应当在黄河附近,可能在蒲县。后者更为可取。

晋在败狄于箕之后把主要的力量用于对付其东边的赤狄,所以对白狄采取了联合的态度。在宣公八年,晋联合白狄共同伐秦。《春秋》有“晋师、白狄伐秦”的记载。《左传》为“白狄及晋平。夏,会晋伐秦。晋人获秦谍,杀诸绛市,六日而苏。”宣公十一年,晋又利用赤狄与众狄的矛盾,联合众狄,孤立和进攻赤狄,众狄中很可能包括白狄。《春秋》有“晋侯会狄于欑函”的记载,《左传》中记载更为详尽:“晋郤成子求成于众狄。众狄疾赤狄之役,遂服于晋。秋,会于欑函。众狄服也。是行也,诸大夫欲召狄,郤成子曰:‘吾闻也,非德莫如勤,非勤何以求人,能勤有继,其从之也。’”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0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9:晋、秦与白狄

当成公三年晋灭了赤狄的残余廧咎如之后,晋对白狄的联合态度也发生了改变。成公十二年晋败狄于交刚,均见于《春秋》和《左传》。这时赤狄已灭,所以这支狄人很可能就是白狄,而且从作战地点看,交刚即现在的隰县(中国历史地图集),也与晋人与白狄作战的“箕”(蒲县)接近。这恐怕是晋与白狄战争的开始。

从《左传》成公十三年“晋侯使吕相绝秦”的一段话中,不仅可以了解到晋秦关系变化的历史,也可以看出白狄在晋秦矛盾中的情景:“白狄及君同州。君之仇雠,而我之婚姻,君来赐命曰:‘吾与汝伐狄’。寡君不敢顾婚姻,畏君之感,而受命于吏。君有二心于狄,曰‘晋将伐汝’。狄应且憎,是用告我。”这说明晋与白狄有联姻,秦常从中挑拨,所以白狄常处在晋秦矛盾中,有时倒向晋,有时倒向秦。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10:晋、秦与白狄

襄公四年《左传》记载晋悼公使魏绛和戎,这说明当时晋国有很强的实力,所以襄公二十八年时白狄也来朝晋(见《左传》昭公元年追述“服齐狄”,杜预注“齐侯、白狄朝晋”)。昭公元年,晋与狄发生一场大战,《春秋》记为“败狄于大卤”。《公羊传》和《谷梁传》均记为大原。《左传》为“败无终及群狄于大原”,群狄很可能包括白狄。大卤和大原应为一地,杜注解释为狄和中原各国对一地的不同称呼。杨伯峻认为在今太原市西南约二十五里。

从晋与白狄的战争和赤狄的战争比较看,晋对白狄的策略不同于赤狄,是采取又拉又打的办法,对赤狄则是彻底歼灭之。这可能是由于晋与白狄保持着婚姻的关系,以便控制白狄,使其作为自己的后方。白狄的分布当在黄河以西的陕西省渭河以北。杨伯峻认为在延安、安塞、延川、延长、宜川、黄龙和清涧地区。晋说白狄与君同州,所以白狄与秦都应在雍州,僖公二十四年《左传》记载,晋文公“从狄君以田渭滨”。从晋与白狄作战的地点看,有“箕”“交刚”和“大原”,“箕”上文已说在蒲县,交刚在隰县,大原在太原附近,都在山西西部,距黄河不远,因此白狄应在晋国的西边。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0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11:白狄与鲜虞

自昭公十二年起,《春秋》《左传》中出现了鲜虞的名字。根据《国语·郑语》鲜虞的名字最早见于周幽王时期。太史伯论当时形势说“当成周者,┅┅北有卫、燕、狄、鲜虞、潞、洛、泉、徐、蒲”。由此看出,《春秋》和《左传》中没有出现各种狄的名字并不说明狄还没有这些分支,而是他们还没有强大到引起中原各国的注意,并与之作战的程度。

从鲜虞名字出现起,晋国就把主要力量都用在征伐它。《春秋》昭公十二年“晋伐鲜虞”,《左传》为“晋荀吴伪会齐师者,假道于鲜虞,遂入昔阳。秋,八月壬午,灭肥,以肥子绵皋归”。《左传》昭公十三年“晋荀吴自著雍以上军侵鲜虞,及中人,驱冲竞,大获而归。”《春秋》昭公十五年“晋荀吴帅师伐鲜虞”。《左传》“晋荀吴帅师伐鲜虞。围鼓。┅┅克鼓而返。”以上文献反映了晋灭肥和鼓的经过。“鲜虞”“肥”和“鼓”这三个名称,《春秋》中只使用“鲜虞”,《左传》则三者都用,而且还有时用“狄”来代替“鲜虞”(定公十四年“小王桃甲帅狄师以袭晋”)。《春秋》中使用了“鲜虞”后就不再用“狄”这个名字了。《国语》中在同一事件的记载中多使用“狄”,如“伐狄、围鼓”和“新穆子伐狄,胜左人、中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12:白狄与鲜虞

上文提到的《国语·郑语》中史伯讲到其北邻时,把晋、鲜虞和潞三者并列,说明这些人群是有差别的。从以上列举的史料可以看出:鲜虞是狄的一支,而肥和鼓又是鲜虞的一部分或它的属国。它们之间既有联系又并非完全相等。杜预在《左传·昭公十二年》的注中说“鲜虞为白狄别种”。

晋征伐鲜虞的地理位置均在晋国东南,与河西的白狄相距甚远。中人在望都一带(杜注:中山望都县西北有中人城)或在河北省唐县西北(《地名大辞典》)。昔阳这一地名,在《左传》昭公十二年灭肥和昭公二十二年灭鼓中都提到它,应为一地。孔疏引刘炫说,认为昔阳是鼓国之都。杨伯峻认为在今河北省晋县。所以昔阳也应在晋县,而且肥也应距此不远。鲜虞分布地区当在河北省石家庄地区至保定地区之间。
发表于 2018-3-22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有意思的资料~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建华的观点

13:白狄与鲜虞

鲜虞既然是白狄的一支,那么居住在晋国西边的白狄什么时候东迁到晋国的东边?关于这一点史料没有记载。上文已说到西周末就有鲜虞的记载,所以东迁可能发生在很早以前。但鲜虞是在赤狄被灭的成公三年以后才出现于《春秋》和《左传》,说明他们是从此之后才强大得使晋不能再等闲视之的。值得注意的是,襄公十八年《春秋》和《左传》都分别记载了白狄朝鲁的事件:“白狄来”和“白狄始来”。应当是鲜虞强大的证据,而不应该是白狄向东迁徙的反映。

在昭公十二年至十五年(公元前530年—前527年),晋灭了鲜虞的属国肥和鼓。此后一直与鲜虞打仗,直到哀公六年(公元前490年)(最后一次记载)。在这段时间,晋与鲜虞的战争主要是定公元年至五年的观虎之役和定公十四年以后的范氏之乱。这两件事在《春秋》和《左传》中均有记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8-24 12:31 , Processed in 0.10456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