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055|回复: 60

关于小米的传播以及受南岛语影响的韩日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2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yan 于 2018-3-25 09:43 编辑

http://www.academia.edu/35172962/_2017_Austronesian_influence_and_Transeurasian_ancestry_in_Japanese_A_case_of_farming_language_dispersal._Language_Dynamics_and_Change_7_2_1-42

Austronesian influence and Transeurasian ancestry in Japanese, Acase of farming/language dispersal, Language Dynamics and Change 7(2017) 210-251

Martine Robbeets  

Abstract:

In this paper, I propose a hypothesis reconciling Austronesian influence and Transeurasian ancestry in the Japanese language, explaining the spread of the Japanic languages through farming dispersal. To this end, I identify the original speech community of the Transeurasian language family as the Neolithic Xinglongwa culture situated in the West Liao River Basin in the sixth millennium bc. I argue that the separation of the Japanic branch from the other Transeurasian languages and its spread to the Japanese Islands can be understood as occurring in connection with the dispersal of millet agri-culture and its subsequent integration with rice agriculture. I further suggest that aprehistorical layer(史前层) of borrowings related to rice agriculture entered Japanic from a sister language of proto-Austronesian, at a time when both language families were still situated in the Shandong-Liaodong interaction sphere(互动领域).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Figure 1  Map of theTranseurasian languages (generated with WALS tool)

跨欧亚语言图,突厥蒙古通古斯韩日五种语言



Figure 2  Classification of theTranseurasian languages according to Robbeets (forthcoming)

Robbeets博士分类泛欧亚语。原始泛欧亚语(原始阿尔泰+韩日)



Figure 3  Map of the Austronesian languages (generated with WALS tool)

南岛语地图。台语,(中-东-西)马来-玻利尼西亚语



Figure 4  The eastward spread of millet agriculture in association with ancestral speech communities

小米农业向东扩散,与祖先语言人群广联

6.5-4.9千年前说蒙古突厥语的红山先民向东扩散小米,6千年前扩散到说韩日语人群,5.5千年前扩散到(途径不确定)韩国南部,5千年前扩散到(途径不确定)说通古斯语人群(Zaisanovka(4800-1500BC),Boisman(4825-2470BC))。



Figure 5  The spread of agriculture and language to Japan

农业和语言扩散到日本。5700BC到辽东半岛,3000-1300BC辽东半岛和山东半岛有交流,1300BC到韩半岛,900BC到九州岛,180BC到日本列岛。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inaHistory 于 2018-4-30 08:05 编辑



作成: 2017年10月15日
-----------------------------------------------------------------
http://www.ranhaer.org/thread-37611-1-1.html
5千年前,东北起源的小米扩散到台湾和福建两地 2018-1-26 10:27

http://www.ranhaer.org/thread-37641-1-1.html
亚洲水稻分别在三个地区独立驯化 2018-1-30 22:53

http://www.ranhaer.org/thread-37662-1-1.html
扎赉诺尔人头骨化石   2018-2-4 08:55

扎赉诺尔是满洲里市所辖的一个县级行政区,位于大兴安岭山脉西坡,呼伦贝尔大草原的西部,呼伦湖(又名达赉湖)北面,东南约800km是小南山遗址。

http://www.ranhaer.org/thread-37695-1-1.html
试探汉藏—阿尔泰语系亲缘关系 2018-2-12 10:04

http://www.ranhaer.org/thread-37719-1-1.html
史前时期,玉器在东亚的传播 2018-2-18 23:00
 楼主| 发表于 2018-3-22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ranhaer.com/thread-37611-1-1.html
5千年前,东北起源的小米扩散到台湾和福建两地

10#  发表于 2018-1-30 22:40  俄罗斯远东滨海边疆区的早期粟和黍 (Review of) Early millets in the Primorye Province of the Russian Far East

李涛, 男, 理学博士, 哲学博士, 马克斯·普朗克人类历史科学研究所(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资深科学家(Senior Scientist), 研究方向为史前东北亚的农业和手工业生产。 *

基金项目:  欧盟“地平线 2020”项目  (European Union’s Horizon 2020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Programme, Millet and Beans, Language and Genes: The Origin and Dispersal of the Transeurasian Family,  项目编号: No 646612;  项目负责人: Martine Robbeets 博士)。 Accepted by Agricultural Archaeology (农业考古) on August 11, 2017.

摘要: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以来,碳十四测年技术和水选法在俄罗斯远东地区史前遗址的发掘研究中得到尤其广泛的应用,远东地区的植物利用(包括栽培和驯化)历史因此被不断地改写。现有研究表明,滨海边疆区可能是远东地区农业活动最早的发生地,以粟黍为主的旱地农业在该地区可以可靠地追溯到距今 4800—4600 年。本文简要回顾了滨海边疆区早期(5000—2500 BP)粟黍的主要发现,并介绍了学术界就远东地区农业发生这一议题的代表性思考。
----------------------------------------------------
例如,Robbeets 根据历史比较语言学(historical  comparative  linguistics )的证据,提出跨欧亚大陆语系(Transeurasian languages)应该包括日语、韩语、通古斯语、蒙古语和突厥语,即认为这五种语族从语言学上发端于一个共同的语言:原始跨欧亚大陆语系(proto-Transeurasian languages)。为了解释跨欧亚大陆语系的不同语族在东北亚(尤其是向俄罗斯远东地区、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扩散,她主张从旱地农业传播的背景去思考,并希望结合考古学和古 DNA 的证据,寻找人群和语系在东北亚的不同时间点和不同地区间(包括中国北方和中国东北、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和俄罗斯远东地区)的扩散证据和动力[23](P24-26,37-39)。此类研究有望为论证人群迁徙、语言和农业传播提供切实的信息和数据,让远东地区农业的来源问题不再局限于假设。
发表于 2018-3-22 1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作者是不是中国地理不太清楚 Dongxiang是不是就是东乡族,在甘肃啊,怎么标注到重庆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3-22 1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空看看,私觉得再往上扩一层,也许可以将乌拉尔-尤卡吉尔语包进来。
发表于 2018-3-22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3# ChinaHistory 你这幅图出自哪里?
 楼主| 发表于 2018-3-23 10:08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dili360.com/cng/article/p5350c3d6a38bb67.htm

红山文化      把中华文明史提前一千年

文章出自:中国国家地理 2008年第11期 作者: 魏宝和

中国是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可是,在红山文化重大考古发现以前,人们知道的,只有夏商周以来近四千年的中华文明史。中华文明的源头在哪里呢?辽宁西部山区红山文化的重大发现,把中华文明史提前了一千多年。



1971年,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他拉村农民张凤祥在离村子不远处的田野中捡到了一件C形玉龙。十多年以后,这件玉龙终于得到考古学家的正式确认:这是一件可以上溯到5000年以前,由当时的红山人精心制作的玉器,是国内首次发现的“中华第一玉雕龙”。

在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东北方向的不远处,有一片褐红色的山峦,当地人称它为“乌兰哈达”,也就是红山。然而,红山的闻名,不仅仅是由于它的美丽,而在于它所代表的悠久历史和文化。

1955年12月,我国著名历史学家、考古学家尹达著的《中国新石器时代》出版。在这本书中,红山文化得到正式命名。它的分布范围,包括辽宁、内蒙古和河北交界的燕山南北及长城地带。在红山文化发现、命名之后的几十年的时间里,并没有引起人们的特别关注。然而,在1986年第八期《人民画报》上,刊登了一张红山文化C形玉雕龙的大幅照片,立刻在国内外引起很大轰动。



闻名于世的红山文化就是根据内蒙古赤峰市这座红色的小山命名的,20世纪上半叶,考古学者们在这里发现了红山文化的第一个遗址。摄影/庞雷



红山文化是我国东北地区的新石器时代文化,距今约5000年,它的分布范围以西辽河、西拉木伦河、老哈河为中心,分布面积达20万平方公里。这里是衔接东北平原和蒙古高原的三角地带,也是中原农耕文化与北方草原文化的交会区域。

           红山玉龙:原型到底是什么?

1971年8月的一天下午,内蒙古翁牛特旗三星他拉村农民张凤祥,在离村子后面不远处的文冠果林里修梯田的时候,发现了一块古玉,张凤祥带着它来到翁牛特旗文化馆,文化馆里一位叫王志富的干部用30元钱征购了这件文物,把它当成一件普通的文物锁到了箱子里。

直到1984年,红山文化的发现才有了重大突破。在辽宁朝阳的牛河梁,考古队员挖开了一座5000年以前、陪葬有玉器的红山文化古墓,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古墓主人的胸部,摆放着两个精美的玉器。这两件都是带有缺口的玦状玉器,玦的头部是一种动物,由于这种动物的形状很像猪,因此被称做“玉猪龙”。当然,也有学者持不同意见,认为这种动物是熊,或者是一种虫子。



这件白玉猪龙是辽宁省博物馆从辽宁建平县征集的,它猪首蛇身,肥头大耳,嘴巴前突,獠牙外露,身体卷曲如环,是红山先民创造的抽象化神灵。


牛河梁发现5000年前的玉猪龙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很大的轰动。这个消息传到翁牛特旗,文化馆负责人贾鸿恩,突然想起1971年他们征集的三星他拉出土的那件玉器。他立即把三星他拉的玉器装进挎包,坐火车赶到北京,请苏秉琦先生鉴定。苏秉琦是中国著名考古学家,他告诉贾鸿恩:这也是一件珍贵的玉龙,是一件重要的红山文化遗物。

三星他拉的C形玉雕龙的年代被确认3年以后,在距离三星他拉60公里的翁牛特旗广德公乡红山文化遗址,又出土了一件长16厘米的黄色C形玉雕龙,而关于龙的原型的讨论也因为C形玉雕龙的出土而开展起来。

考古界普遍的观点认为,这两条色泽不同的C形玉雕龙,是以蛇的身躯为主体的多种动物的复合体。但是在龙的头部是什么动物的看法上,也像牛河梁出土的“玉猪龙”一样引起了争论,有的人认为龙的头是猪的头颅,有人则认为是鹿头,还有人把龙的头看成是熊的脑袋。那么这两条龙最初原型究竟是什么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3-24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hina.com.cn/culture/txt/2007-09/17/content_8896614.htm

内蒙古红山发现中华始祖 源起日本学者猎奇谜团  2007-09-17

中华文明起源向前推进一千年———

历史如同抽丝剥茧。当蝴蝶破茧而出的时候,你会惊讶于它全新的外表。就像距今5000到6000年的红山文化,在一代代人的努力下渐渐崭露出的原貌,人们得到了一个惊人的发现,这一发现轰动了整个世界。

在常规观念中,中华文明诞生于黄河流域,距今5000多年,但是红山文化群落的发现把这一历史又向前推进了整整一千年。也就是说,我们的祖先曾和我们立足在同一片土地上,尽管中间相隔了不止6000年的时光。

去年,国内的专家学者已经召开了一次红山文化高峰论坛。在今年8月刚刚结束的第二次会议上,各位专家对于近几年内考古资料、玉器礼制等方面的诸多新发现进行了汇总和深入的研究和探讨。他们终于能够确认,红山就是中华文明的发源地之一。

逾十万平方米的巨大的遗址现场逐渐“天下大白”,这里层叠了不同历史时期的几个古城,有的是原始村落,有的被疑为“古国”,也有的可能是中国最早的“王朝”

脸色黝黑、戴眼镜显得文质彬彬的刘国祥是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副研究员,也是红山文化发掘队领队。他是国内很早接触到整个红山文化的挖掘和研究工作者之一。

“整个红山虽然离我们遥远却又与我们有着密切联系,它的发现使这一秘密慢慢摊开在我们眼前。”刘国祥说。

2002年10月的一天,刘国祥所带领的考古队踏着前辈们挖掘的足迹,在内蒙古敖汉旗兴隆沟遗址第二次发掘中看到了一个令人激动而又惊人发现———这里有一处完整的迄今中国年代最早、保存最完好、规模最大的一处原始村落。

刘国祥说,挖房柱洞时,发现屋里有个凹面,于是就用探铲向下探察,结果向下仅50多厘米,探铲上就发现了骨渣,由此挖下去,竟然是埋在屋里的古人的尸体。

渐渐的一个原始村落的形象呈现在了他的眼前,这个原始村落有明显的规划。此次清理出的房址有11座、居室墓葬10座、灰坑12座。已发掘的房址均为长方形半地穴式建筑,地穴系在浅黄色生土上直接挖成,房址排列十分整齐。地面上共有房址150余座,均呈东北-西南向排列,而且横纵观察都呈整齐排列,明显分为三个区。

在遗址中,村落里居住的先民显然等级不同,22号房址的主人身份显贵。房址面积最大且有别于其它房址建筑式样。考古队在这里发掘出了不少“宝贝”:3件小型玉器饰品是迄今中国年代最早的真玉器,由此将中国琢磨和使用玉器的年代上推至新石器时代中期。额顶正中有钻孔的动物头骨、人头盖骨牌饰和1件三角形镶嵌蚌壳的石质人面饰,当即他们就断定这是被认为是研究先民们原始宗教信仰的重要资料和证据。

据判断这一原始村落距今约8200年,方圆约10万平方米,是中国第一个具有房址、窖穴和围壕等全部居住性遗迹的“中华始祖聚落”。并且原始村落里丧葬风俗奇特。有三座房址居住面上埋葬着多位死者,在居住面上埋葬多位死者的习俗在兴隆洼文化中还是首次发现。

刘国祥说,在当时能有这样气势壮伟、整齐划一的村落,表明中华民族源头还要从8000多年前向更久远的年代延伸。

最早的粮食证明这里确实曾经大规模居住过中华先民,而且历史可能早于6000年

面对这么庞大的红山文化历史年代的判定以及范围的考察,北京玉学玉文化研究中心秘书长于明告诉记者,他们主要采取的是利用已经出土的陶器作为考古断代的标尺;同时也依靠古代遗址中的木材进行年轮曲线比较,研究它砍伐的年代,从而推断出遗址的年代;然而最为先进的就是碳14测定法的引用,根据碳14原子衰变的规律,测定遗址遗物中碳原子的含量,进而推测出它们存在的年代。

“而得出的结论是红山文化的绝对年代上限突破距今6000年,下限不晚于5000年。年代跨度为距今约6000年到5000年之间,主要的遗存为距今5500年左右。”于明说,红山文化的分布范围是:从北边越过西拉木伦河,并有继续向内蒙古草原深入的趋势;东边直到辽河西岸;南边的东段可达渤海沿岸,西段越过燕山山脉达到华北平原;西边为河北张家口地区的桑干河上游。

于明摊开整个中国地图比划着,由此可见,红山文化主要分布在辽宁省西部、内蒙古东南部、河北省北部与吉林省西北部相连的方圆20平方公里的广大地区。“但是,从其分布的密度和文化特征的典型程度来看,以老哈河中上游和大凌河中上游,即内蒙古的赤峰市和辽宁省的朝阳市两地区域最为集中。”于明说。

从2001年至2003年,刘国祥研究员在敖汉旗兴隆沟发掘时,提取了1500多个土样,到实验室进行识别、鉴定,发现了1500多粒碳化谷粒,一是糜子,占90%;二是谷子,占10%。

经过C14鉴定,这些谷物距今7700至8000年之间,这比中欧地区发现的谷子早2000至2700年。根据这一发现,专家提出两个推断:其一,这里很可能是这两种谷物的起源地;其二,西辽河上游很有可能就是中国古代北方旱作农业的起源地。

日本人发现红山谜团
外国人的猎奇带动了红山文化的考察

1906年的一天,一个个子不高的日本人,走进了建于清代康熙十八年、位于赤峰南部的喀拉沁王府。此人是日本人类学家、考古学者鸟居龙藏。鸟居龙藏名义上是王府聘请的教师,但是,他的心思和兴趣,都放在了对东亚文化的考古调查上。这一次的目标,是内蒙古南部林西县和赤峰红山地区。果然在这里的考察也给他带来了不小的收获,60多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和环绕着石头的古墓,揭开了世界了解红山文化的序幕。

鸟居龙藏看到的这些环绕石头的古墓,其中有的就是后来震惊世界、被专家们称为“积石冢”的红山文化墓葬。因为他的考古活动仅限于地面采集,这也使得埋藏在地下的中国远古文物没有受到袭扰。1908年,结束了三年内蒙古生活的鸟居龙藏,带着对红山文化存在着许多无法理解谜团的遗憾,离开了喀拉沁。

1919年,内蒙古东部的林西、赤峰、朝阳地区,又出现了一个外国人的身影。这个人是法国神甫、自然科学博士桑志华。据有关资料记载,在1922年至1924年期间,桑志华多次到过赤峰。在这里,他发现的新石器时代遗址多达22处。还在中国的土地上发现了旧石器时代遗址。并采集了一些史前文物标本。

考察活动就这样停止了,直到1930年,中国的考古学家才开始了解到红山文化,开始了中国自己对红山文化的考古调查。不过这也要感谢两位外国考古者留下的宝贵资料,梁启超的儿子梁思永在留学美国哈佛大学研究考古学和人类学期间,认真阅读了鸟居龙藏和桑志华撰写的赤峰考古调查研究的论著,开始关注红山文化。

1930年冬季,梁思永由东北的通辽起程,想要经过天山、林东、林西等地,到达当时属于热河省管辖的赤峰。途中因遇严重鼠疫,梁思永只好临时调整计划,改道东北,并对那里新发现的新时期遗址进行挖掘。由于季节原因、冰冻的土地,使得梁思永多次改变计划,先后对热河、林西等地进行挖掘考察,但也都受到温度影响而被迫中断。不过在赤峰他还是收获了一些新石器时期的石器和陶片等一批文物。

战争:日本人趁机打劫

梁思永在结束热河的考古工作后,回到了北平。梁思永回到北平不到一年,就从东北传来了令人更加不安的消息。日军从东北开始对中国的步步侵略,东北三省、热河等地相继沦陷。而让已经回到北平的梁思永最为担心的消息也随之传来,日军占领热河刚刚4个月,打着学术研究旗号的日本第一次满蒙学术调查团便迫不及待地来到热河,在朝阳、凌源、兴隆、承德、赤峰等地,对一批新石器时代遗址进行调查。两个月的调查中,日本人采集带回了一批石器、陶器和几座青铜墓葬中出土的青铜器。

虽然此次调查并未得到太多成果,却引来了日本其他的考古学家,有日本考古学之父之称的滨田耕作亲自出马,带领一个所谓纯粹的考古团体,于1935年夏天到达赤峰,在这里进行了3个星期的大规模发掘。他们的挖掘还受到的日本关东军的特别关照,给予现场警戒、车辆接送等方便。

按照原来的打算,滨田耕作准备在红山山后发掘几座青铜器时代的石棺墓地。但是,一个偶然的发现,使他改变了计划。据说,那是6月中旬的一天,一个日本人在红山后调查遗址分布时,突然发现了史前遗址。史前遗址的发现,引起了滨田耕作的高度关注,他似乎意识到了其中的宝贵价值。于是,他立即修改了原来的发掘方案,放弃了正在挖掘的青铜时代墓地,集中力量发掘史前文化遗址。

根据有关资料记载,在红山后,日本人发掘了两处新石器时代居住址、31处墓葬,出土人骨29具、动物骨20具、陶器等16件、玉石珠380颗、骨器33件、青铜器14件,采集品1000多件。除了对这些宝物的掠取,事实上在考古学上他们并未得到任何实质性的结果。

就在日本人在赤峰等地进行文化掠夺的时候,梁思永因为患肋膜炎病倒了。直到1934年的春天才逐渐康复。刚刚恢复健康的梁思永,急着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立即整理在热河采集的材料。1934年秋天,梁思永的热河考古报告发表。这篇考古报告,是由中国考古学者书写的第一篇专论热河新石器的文字。

日本人的考古引起中国专家注意,开始挖掘

虽然此次日本人的发现没有得到什么实质性的结果,但却引起了中国考古学家极大的注意,作为中国早一代的考古学家,梁思永经过30年代的调查,认识到西辽河流域南北之间的文化差异,并已注意到长城地带作为南北文化接触地带研究的重要性,成为较长时期西辽河流域新石器时代考古及红山文化研究的指导性意见。而日本考古学家根据他们得到的红山文化实物资料,出版了发掘报告《赤峰红山后》,提出了赤峰第一期文化、赤峰第二期文化的命名。直至新中国成立前,对红山文化的研究仍旧停留在《赤峰红山后》报告所公布的材料,但对其重要性的认识,国内外诸多史前考古学家已经形成了共识。

20世纪50年代,红山文化研究步入正轨,并由此确立了该文化在中国新石器时代考古学研究中的重要地位。主要标志性工作有两项:一是1954年正式提出“红山文化”的命名;二是1956年北京大学考古专业师生对红山前的三个地点和红山后的一个地点进行了调查和试掘,获得一批重要的实物标本,对《赤峰红山后》报告中的错误结论予以更正,提高了对于红山遗址群及红山文化研究的总体认识。而六七十年代,对于赤峰蜘蛛山、西水泉、敖汉旗白斯朗营子四棱山、三道湾、翁牛特旗三星他拉等遗址的调查和主动性发掘,极大地丰富了红山文化的内涵。

红山文化发现与研究取得重大突破,是在20世纪80年代。辽宁喀左东山嘴遗址的发现,第一次明确了红山文化祭坛的形制。而牛河梁遗址的发现,是当时中国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在各个地点积石冢石棺墓内出土一批具有明确地层关系的红山文化玉器,辉煌的红山文化玉雕群最终得以确认,同时还发现女神庙、祭坛、大型祭祀平台等相关遗迹。90年代随着考古资料的日渐丰富,红山文化综合研究水平整体显著提高,同时红山文化玉器也成为学术界研究的热点课题。
发表于 2018-3-24 11:59 | 显示全部楼层
怎么红山文化说突厥语了?
有人说的良渚饕餮神像来源于玉猪龙猪面展开图,到底是不是啊?如果是一回事,那就都是东夷,怎么能说两种语言?要么红山说汉语,要么凌家滩良渚也说突厥语
发表于 2018-3-24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上古突厥人日韩人懂什么大型祭祀?能活着就不错了,形成国家体制的应该是汉语系
发表于 2018-3-24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家店下层不是已经出土了用毛笔写的与汉字极像的文字了吗?
发表于 2018-3-24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山玉猪龙的猪面纹到底是不是野猪脸?
发表于 2018-3-24 12: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朝鲜半岛种植粟的年代和红山文化所处年代距离很大吧,这传播太跳跃
发表于 2018-3-24 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红山玉猪龙的猪面纹到底是不是野猪脸?
爱好者 发表于 2018-3-24 12:14
当然不是。
发表于 2018-3-24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专家也是会开脑洞的,东亚东北亚的粟的传播推测源于红山,日韩的语言又被认为跟阿尔泰语系更接近,所以处于中间,并最早开始种植粟的的红山文化居民就被推定说突厥蒙古(阿尔泰语系)语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inaHistory 于 2018-3-25 20:27 编辑

https://www.yangqiu.cn/shengshicaifu/384603.html

【如饰我闻】漫谈红山,聊聊红山文化那点    2015-10-25

与很多外地朋友每每谈到赤峰,在他们的印象中,赤峰地大物博,矿产资源丰富,有美丽的克什克腾大草原,有绿草环绕中的天然湖泊,有一望无际的沙漠荒原,有手扒羊肉,有丰富的奶食品,还有当地名吃对夹......

他们所描述的这些,或许是太过熟悉了,对我来说都是些淡淡的,好像没有任何记忆的东西。我是一个历史情节极重的人,我觉得赤峰的迷人之处,却是那些纯朴而深远的历史文化。那些厚重的历史,是最让我着迷的地方。最近一段时间,在一种近似幻想的激情和对历史文化的尊重情绪驱使下,我突发奇想,甚至决定要沿着西拉木伦河、英金河和老哈河去寻找红山先民们远古文明的路基。但是,到了真的付之于实际行动的时候,方方面面很多的困难相继而来,才突然觉得时机尚不成熟。我决定先查阅一些资料,先在文字上把“红山”捋顺一遍,待到有一天时机真的成熟了,再逐一去探访那片神秘的净土,再开始我的红山寻梦之旅也不迟。



其实,赤峰这座塞外名城,它的文化底蕴是非常深厚的,它的历史文化要比它的饮食文化和风景更为精彩,这里不仅是辽、金、契丹文化的发源地,更是红山文化发源地之一。

赤峰市古代被称为松州城,具有“千里松林”之称谓,直到清朝才开始称其为昭乌达盟,蒙古语翻译过来是“百柳”的意思。从它的名字可见在百年前,这里曾经就是一片满山绿林的风水宝地。而在乾隆四十三年(1778年)时设立为赤峰县,就是得名于市东北的褐色孤峰,蒙古语称为“乌兰哈达”,意为“赤峰”,而这座褐色孤峰就是现在的红山,我今天所讲的红山文化也是因此孤峰而命名的。



红山

说到红山,便会想到红山文化,说到红山文化,就要从20世纪初说起,大约是在光绪年间吧,也就是慈禧太后掌权的时候,这个慈禧把个中国搞得是国贫民弱,社会动荡不安,国事风雨飘摇。在此种历史状况下,为了谋求民族的振兴和本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很多爱国人士纷纷站出来兴办学校,开始接受西方民主启蒙思想,以此来达到兴邦强国的目的。

而当时在北方地区最为有名的人物就是在卓索图盟喀喇沁右旗世袭札萨克亲王贡桑诺尔布。贡桑诺尔布是成吉思汗勋臣者勒篾的后裔,是当时的卓索图盟盟长。贡王爷在当时的北方是一个思想比较激进的人物,也正是这个王爷,开创了漠南蒙古教育的先河,他先后创办了崇正学堂、毓正女学堂和守正武学堂。在他创立崇正学堂时,就曾聘请了一位日本学者来讲学,这个人叫做鸟居龙藏。



鸟居龙藏

鸟居龙藏是在1895年日本东京帝国大学首届考古学专业毕业的。在他毕业的那年,他就受学校人类学教研室的派遣,来到了中国的辽东半岛,开始在旅顺、大连等地进行调查。后来,他在1908年时,他受到亲王贡桑诺尔布的聘请,携夫人鸟居君子踏上了红山后这块神奇的土地,担任喀喇沁王府的教师。



贡桑格尔布

世间万物在冥冥之中似乎都存着某种关联,有些时候,很多事情都有着鬼使神差般的巧合,就如同玄妙的故事情节一样,让人感到有些匪夷所思,不可思议。说来也巧,在红山文化中,主要的图腾崇拜就是鸟图腾和龙图腾,而这位日本学者“鸟龙”的到来,他利用教学之机,在赤峰的西拉木伦河、英金河、老哈河等地考古。在赤峰市北郊英金河畔的“红山后”发现了60余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发现了陶器、石器,并且还发现了石头环绕而成的古墓,而这种墓葬特点正是远古的红山文化时期红山人的丧葬特点,今天学术界称之为“积石冢”。

在1980年秋,内蒙古巴林右旗博物馆在巴彦汉乡那斯台村的考古调查中就发现了一件巴林石质的玦形鸟。这个玦形鸟首尾相接,呈蜷曲的圆弧状,似鸟的胚胎,鸟喙前伸,双圈圆眼,翅尖在尾部凸出,整体似红山文化的玉猪龙形状。这件玦其实就是集鸟图腾与龙图腾于一身的一件器物,学界称为“鸟形玦”,我觉得称之为“鸟首龙形玦”应该更为贴切。



鸟形石玦

鸟居龙藏在他后来的回忆录中特意写了这段经历,写出他当年所走过的路线:西起张家口,东北到呼伦贝尔大草原,南到喀喇沁所在的卓索图盟。我们细看一下不难发现,他所走过的路线正是红山文化的核心区域。后来,鸟居龙藏把他的三次考察成果,在1910年时出版了《南满洲调查报告》一书。安志敏先生认为该书是“中国考古学最初之权威著作,亦为中国考古学之基础”。但是,鸟居龙藏对红山后遗址没有把属于新石器时代的红山文化和青铜时代的夏家店上层文化区分开,而是混为一团,将遗存的年代下限推迟到战国,这显然是不正确的。然而,正是他对红山的考古发现,才使得红山文化扬名天下,为后世红山文化的考古大发现奠定了基础,同时他也成为红山考古第一人。

也就是说,红山文化最早的发现者就是这个鸟居龙藏。



桑志华

这些刮削器究竟是如何制作出来的至今仍旧是个不解之迷,很多学者认为是古人手工打制出来的,但是如果你仔细研究后会发现,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些刮削器两边锯齿形的刃大小几乎一致,纹理也是一样,还十分的紧凑密集,就如同机械制作一样,要我看,甚至现在的机械制作也无法达到这种地步。每当看到这些精小的细石器,我都会感叹一番红山人的聪明智慧!曾经有人试图还原当时的制作工艺,练了几年都无法达到这种精密的状况。刮削器形制各异,多呈箭头形,到底它是狩猎工具还是使用工具至今仍旧无法解读。专家学者们只能猜测它们很有可能与渔猎有关系,也很有可能是剔肉、剥皮、切割的工具,但这些仅仅都是猜测而已。



红山文化刮削器

这件骨柄玛瑙刀器形硕大,呈弯曲状,骨柄已经出现了钙化的现象。刀形随着骨柄也呈弯弧状,骨柄上半部分有沟槽,把玛瑙刀片镶嵌其中。刀刃由3片玛瑙叶片拼成,下面两片为长方形白色受沁的石叶,最上一节为三角形尖刀状,两端的边刃纹理非常规则。从这件玛瑙刀来看,玛瑙材质在当时已被广泛使用,另一个可以充分说明,当时的红山人已经非常娴熟的掌握了制作玛瑙工具的技术。



红山文化骨柄玛瑙刀

在此期间,还有一位法国人,他从1923到1946年间先后八次来到了中国,他对中国的地层、古生物和区域地质的研究曾经做出过非常重要的贡献,他还与中国政府合作绘制了中国地图,并对中国史前文明进行了深入的研究。他也在中国生活了20多年,他叫德日进。在1924年,红山的主峰南部新石器时代遗址就是他和桑志华共同发现的。



德日进

除了日本人鸟居龙藏最早发现了红山文化遗址,两个法国人桑志华和德日进继续考察了红山文化,当年还有一个外国人对红山文化也同样进行了考古研究,他就是瑞典的安特生。安特生是在中国考古发掘的第一人,也就是说他是第一个在中国进行考古发掘的人,他曾受聘于中国政府,被称为“仰韶文化之父”,无可非议,他对中国近代的考古是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但是他走时从中国带走了很多红山文化和仰韶文化的文物,当时他满口答应中国政府过后一定归还,可是到了现在仍旧摆在瑞典的东方博物馆内。作为学者,他对中国史前文化的考古是有贡献的,但是从做人的角度来讲,他当时曾是殖民主义和帝国主义的帮凶,应该还是一个言而无信之徒。



安特生

在1999年时,希腊文化部女部长曼考丽曾经向到希腊旅游的世界游客呼吁,把巴特农神殿的精华雕刻从大英博物馆请回来。这些文物都是19世纪末列强掠夺的战果。他们用野蛮摧残了文明,也使曾经的文明饱受屈辱。除了我们这些红山先祖的文明遗存被“借走”,还有像敦煌、圆明园遭受的洗劫与摧残,太多太多······每每想起便令我们感到无比愤慨!在我们国人心中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痕。

都说文化是没有国界的,是属于世界人民的。那么,文化更应该回归到她的归属之地,才会真正凸显出一种文化的真正意义。我觉得只有如此,先祖们才会瞑目,我们才会安心,文化才不会产生隔阂。在曼考丽写给英国首相布莱尔的公开信中,她引用了已故的原文化部长的一段话:“我希望巴特农的文物在我死之前回到希腊,如果我死后回来,我一定复活。”这令人心酸的呼吁!包含着一个文化者太多的渴望,这或许是一个文明古国最后的尊严吧!而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我们失去的文化何止是区区点点,我们是不是更应该去努力找回我们先祖那些被掠夺而走的遗存呢?如此,我们多年的伤口或许还能得到一点安抚,我们才会懂得更多的谅解,我们的心才会回归平静。

到了1930年时,国民政府启动了“东北考古计划”,当时最著名的考古学家是国学大师梁启超的次子梁思永,这项计划就由他来负责的,他也来到赤峰进行实地考察,并发现了红山文化的彩陶,当时,由于九一八事变爆发,“考古计划”被迫停止。



梁思永

解放后,梁思永成为中国考古所副所长,但是因其肺结核症十分严重在家休养,在病床上仍旧主持工作,继续支持红山文化的考古事业。他在1934年曾经主持编写的《城子崖》,是中国第一部田野考古报告。在1959年时,他的单篇论文汇编为《梁思永考古论文集》,对考古界的影响是非常巨大的。

在1955年12月时,中国最早的一代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尹达出版了《中国新石器文化》一书,其实就是接受了梁思永的意见,并且由梁思永先生作的序。在书中,尹达先生认为:红山文化是北方细石器文化和仰韶文化的结合。两位学者论述了东北这一文化现象,属于长城南北接触产生的一种新文化现象,提出并定名为“红山文化”。



尹达

从这以后,“红山文化”才正式得以命名。
发表于 2018-3-25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坛主也对文章作者脑洞大开十分不满啊
发表于 2018-3-25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3# ChinaHistory 这小日本也太不要脸了为了不认朝鲜半岛的爸爸,把O1b2写成长江下游去日本的。小日本YY起来远强过中国啊。
发表于 2018-3-25 16:27 | 显示全部楼层
19# 奋斗 微基因测出伽玛六的日本人都认吴越呀,就你特别,f492死活不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2-13 19:44 , Processed in 0.25352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