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ChinaHistory

关于小米的传播以及受南岛语影响的韩日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25 18: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我在其他帖子引用过《东亚古代人群迁徙的语言证据》——吴安其——《民族语文》2012年第2期 等论文:“突厥语人的说法与日语“男人”的说法对应,大约是日本后来的部分男性入住者与突厥人有渊源关系”。
早期是母系社会,传到日本是比较晚的,应该到了父系社会。
发表于 2018-3-25 1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哈萨克传统农作物——тары“塔日米”,网上搜索写的是一种“黄米”或“黍”。但我觉得塔日米在外观上介于黄米和小米之间,而且味道、口感、营养远好于后两者。
发表于 2018-3-25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3# ChinaHistory 这小日本也太不要脸了为了不认朝鲜半岛的爸爸,把O1b2写成长江下游去日本的。小日本YY起来远强过中国啊。
奋斗 发表于 2018-3-25 16:13

as far as i know,目前日本主流观点普遍认为,弥生文化人群是经由半岛过去的(也包括大部分稻作人群)。楼主发的这个图很明显是一个日本民间off topic人士所为,而且图中把长江流域著名的大溪文化标注为西北人群南下的结果,可知这种图是多么的可笑。
我之前已经多次提醒 ChinaHistory坛友不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发这种毫无价值的迁徙图,不过可能 ChinaHistory坛友认为这个日本民科与他有诸多共鸣之处,因此一再执意而为,令人无语...
 楼主| 发表于 2018-3-25 20:24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mw.im-eph.com/im-eph/gb/slwh/2008-01/17/content_2760.htm

                 小朱山、后洼文化--辽东半岛

辽东半岛地区,主要指沈阳以南的辽阳、鞍山、营口、大连、丹东地区即辽宁省的南部。这一地区东临黄海,西濒渤海,南面隔海与山东半岛和朝鲜半岛相望。这一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主要分布在海岸和河流附近的坨子和台地上,临海多是贝丘堆积。辽东半岛新石器时代文
化类型还可分为以下几种:

   (一)  小珠山文化

小珠山遗址,位于辽宁省长海县广鹿岛吴家村,范围约5000平方米 ,为贝丘遗址。文化堆积分下中上三层。下层文化应早于6 400年前,大体年代距今6500至7000年,是辽东半岛目前发现最早的新石器时代文化。中层文化距今5 000多年。上层文化距今4000多年。

小珠山下层文化遗存,有长海县广鹿岛小珠山、柳条沟东山、上马石(下层)、清化宫,新金 县塔寺屯等遗址也有发现。遗址有一座圆角方形半地穴式房址,面积近 9平方米。石器以打制石器 为主,器型有刮削器、盘状器、网坠、石球,以及磨盘、磨棒。磨制石器仅见石斧一种。陶 器多呈黑褐色,绝大多数压印席纹、之字纹,为手制。器型简单,主要是一种粗陶直口筒 形 罐。发现骨器。动物遗骸有狗(家畜)、鹿和大量的贝壳。说明当时既有原始农业,又 有家畜饲养,渔猎也占有相当的比重。

小珠山中层遗存,在长海县吴家村、旅顺郭家村、东港市阎坨子等地都有发现。遗址房址也 是 圆角方形半地穴式,面积比下层遗存要宽大些。郭家村遗址的11座房子一般长宽各约 4米 ,吴家村一座还有短宽台阶式门道。石器以磨制为多,类型有斧、锛、镞。打制石器较少,有铲、无孔刀、镞以及磨盘、磨棒。还发现骨镞、陶刀和少量蚌刀、蚌镰等。陶器多手制,多为夹砂红褐陶,器型主要是侈口筒形罐,饰纹以刻画斜线的三角纹和"人"字纹为大宗,还有些彩陶。定居的房址和石铲、石刀、石磨盘等生产工具表明已有原始农业;从出土之猪骨、狗骨,泥塑陶 猪看,已饲养家畜;大量的石镞、网坠及鹿、獐、海贝等说明,渔猎在经济生活中仍占重要地位。

小珠山上层遗存,在长海县上马石(中层)、南窑、旅顺郭家村(上层)、新金县乔屯等地也有发现。遗址房址有圆角形和圆形两种,均为半地穴式,直径一般在5至6米,居住面为红烧土硬面,柱洞底垫有础石。石器以磨制为主,以直背弧刃双孔石刀、双斜肩厚体石斧、阶脊形有段石锛、穿孔石铲最有特点。打制石器极少,主要有网坠、磨盘、磨棒。陶器仍为手制,多呈黑褐色,纹饰主要有附加堆纹和划纹。陶器器形主要是大口或小口折沿鼓腹罐,其次是豆、壶、钵、碗、鼎等。在郭家村遗址发现炭化粟,表明当时已种植粟类农作物,还饲养猪、狗 等家畜。发现有鹿、獐和大量贝壳,并有少量鲸骨,说明当时人们兼营渔猎。

    (二) 后洼文化(Houwa culture)

后洼遗址,在丹东东港市下马店镇后洼屯,分上、下两层。下层距今6000年左右,上层距今5000年左右。

后洼下层遗存,在东港市大岗、东兴山乡阎家山,宽甸县臭李崴子也有发现。房址多为圆形 半地 穴式,直径为 4米左右;也有少数四角方形大房址,长宽为7~8米左右,壁有柱洞;有的 房址有石砌圆形和方形石灶址。陶器以夹砂红褐和黑褐陶为主。纹饰主要是压印席纹,其次为压印"之"字纹、"人"字纹、网格纹、横线纹等。器形以直口筒形罐最多,次为侈口 筒形罐、小 口鼓腹罐、直领圆肩壶、碗、杯、勺等。生产工具有磨制石磨盘、石磨棒、石斧、石凿、石 镞、卵石网坠、陶片纺轮等。装饰艺术品有滑石和陶塑人像和动物像。

后洼上层遗存,在海城市小孤山仙人洞、本溪县谢家崴子水洞、南甸三角沟和东崴子,宽甸 县永甸乡臭李崴子和牛毛坞乡砬子沟等地都有类似发现 。其分布地带大体在鞍山、本溪、丹东地区一带。房址大都为圆角半地穴式,室内有柱洞。 陶器多夹砂含少量滑石粉,主要是夹砂红褐和黑褐陶,壁较薄,手制。纹饰有刻画网格纹、 "人"字纹、席纹、竖条纹、斜线纹、点纹。器类有罐、壶、碗、杯。生产工具有石斧、石 锄、 石刀、陶刀、石磨盘、石磨棒,石和陶制各种网坠、石球、石镞、石齿、磨石、石片纺轮。 生产工具中网坠和石球最多。装饰品有环、坠、陶型人头像。大量网坠、石球、石镞说明, 这里的古代居民应以游猎经济为主,兼营农业和家畜饲养。

     (三) 石佛山文化类型

石佛山文化类型遗存,在东港市的新农乡蚊子山、石固山、龙王庙乡西泉眼、北井子乡柞木山 、十字街乡十字街村,盖州市九垅地团山子、本溪县东甸子乡东崴子和三角沟等地也都有发 现。 遗址距今4 400至4 000年左右。房址为圆形半地穴式,门向西。陶器以夹砂黑褐陶 和红陶为主 ,胎壁较薄。纹饰以几何纹、"人"字纹最多,斜线纹、带纹、网格纹、叶脉纹、梳齿纹、 点纹 其次。器形主要有罐、壶、碗、豆。罐以折沿为主,其次有卷沿和叠唇。壶有大口高领和小口短领。生产工具有石磨盘、石磨棒、双孔石刀、石矛、石镞、陶网坠、陶纺轮。说明生产 工具以农业为主,次为渔猎工具,尚有少量手工业工具;石佛山文化类型的古代居民以农业为主,兼营渔猎。
发表于 2018-3-28 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21# 乃曼
那么你认为日本跟突厥的父系联系是什么呢?不太可能是O1b2(原先的O2b)吧,这个单倍群几乎只分布在日韩以及东北南部的部分地区。也不太可能是D1b(原先的D2)吧,这个单倍群几乎只分布在日本列岛。
发表于 2018-3-28 04:30 | 显示全部楼层
东北,朝鲜半岛 日本列岛分布的民族,在古代的位置都应该把现在的位置 往北拉一拉,再结合现在人数少,古代人数不一定少,中国东北和朝鲜半岛这么多古代遗址,石器时代遗址,也许其中一个两个 是我们C1-M8人群创造的也说不定。
发表于 2018-3-28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html2-f.scribdassets.com/3unrcyp4w065ggsg/images/4-3c159dd121.jpg

Figure 1  Map of theTranseurasian languages (generated with WALS tool)

跨欧亚语言图,突厥蒙古通古斯韩日五种语言

...



Figure 2  Classification of theTranseurasian languages according to Robbeets (forthcoming)

Robbeets博士分类泛欧亚语。原始泛欧亚语(原始阿尔泰+韩日)


ChinaHistory 发表于 2018-3-22 10:12


.

跨欧亚语言Transeurasian languages自上世纪60年代破布氏Poppe提出之后,就倍受国际语言学界所诟病,可谓千疮百孔破烂不堪,尽管后来一直有一些‘有心人’热情激昂地缝缝补补,可惜半个世纪过去了,依然是破烂如昔,不堪入目。 后来还有热心人居然把日语也拉入这个‘集群’,如上面这个在欧洲某天主教大学肤浅地学了两年日语的美女研究者(怀疑她连日语的高低调都搞不清楚,呵呵),可悲的是,他们的热心成效甚微,这款‘跨欧亚语言破布集合’却愈发显得破烂不堪,呵呵
发表于 2018-3-28 12:42 | 显示全部楼层
.

跨欧亚语言Transeurasian languages自上世纪60年代破布氏Poppe提出之后,就倍受国际语言学界所诟病,可谓千疮百孔破烂不堪,尽管后来一直有一些‘有心人’热情激昂地缝缝补补,可惜半个世纪过去了,依然是破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3-28 12:13
 楼主| 发表于 2018-3-29 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china.com.cn/chinese/feature/487762.htm

红山文化:中华文明的曙光?   曲风

在中国典籍中,中华文明一向被形容为“上下五千年”,然而自现代考古学建立以来,能够证明文明存在的地下证据只能将中国文明史上溯到四千年前。红山文化的发现似乎证实,中国确实拥有五千年的文明史,我们中华民族的文明之源因此提前了一千多年。

一次不经意的发现

1983年秋季的一个黄昏,夕阳的余晖将辽西建平、凌源两县交界之处的牛河梁染得一片赤红。北梁主山上,几个考古工作者已经进行了一整天的考古勘察工作。一天下来,他们一无所获。

在北山的两侧,已有一处红山文化的墓地在1970年代的考古普查中发现。按照常识,史前文化的墓地从来都不是孤立的,总是与建筑遗迹相伴,除非它已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被人为的或是自然的因素彻底破坏。北山地势高于牛河梁的其他山梁,这样一座大型平整的山台极似人工所为,然而,没有陶器、石器等遗物的发现作为佐证,考古学者是不能为其贸然下结论的。

天色渐暗,考古队员们掩饰不住内心的失望,开始拾掇随身物品准备下山。一位考古队员来到旁边的一处冲水沟边小解。就在他解手的时候,脚下一块似石头又非石头、似陶片又非陶片的东西引起了他的注意。他弯腰拾起,定睛一看,心里不禁一阵狂跳,天哪,原来,这是一件人像雕塑的鼻子!

轰动世界考古界的牛河梁“女神庙”遗址就在这一次不经意的解手中被发现了。

后来,在正式发掘中出土的女神头像正好缺少一个鼻子,把最初发现的那个鼻子安放上去,不偏不倚,不大不小,恰好属于一个个体。

牛河梁女神庙问世的时候,我正在上大学。上述故事来自我后来的一位同事,他曾参加过那次女神庙遗址勘察,后来又到我就读的大学进修。故事里有多少演绎的成分已无从可考,时隔多年,当初参加勘察的考古队员对发掘过程中的细节已记不清楚了。对于考古学家来说,事情往往就是这样,他们一方面在竭尽所能地恢复远古人类生活的情景,甚至不遗余力地去寻找细节,却忽略了在他们身旁刚刚发生过的事情。也许,对于这样的细节的考证,就只好留给以后的历史学家了。

牛河梁红山文化女神庙是中国首次发现的远古神殿,其遗址中文化内涵与宗教遗存的丰富程度都是任何其他遗址所无法比拟的。它的发现,对中国史前宗教及文明起源的研究都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同时,一场关于中国文明起源的讨论热潮也因牛河梁遗址的发现在国内学术界,甚至在世界范围内被掀动起来。

“中国的维纳斯”

从现代考古学自20世纪初建立以来,中国的学者因为受到以王朝为中心的传统史学的影响,不知不觉间把中原汉族史当成了中国历史的正史,即便面对史前文化时也持此种思维态势。人们习惯性地,而且是毫不怀疑地把中原即黄河流域当成中国文明的起源地。尤其是绚丽夺目的河南仰韶彩陶文化的发现,更是坚定了他们对这一观念的信心。然而,早在1960年代,苏秉琦先生在对山东、江苏、浙江等地的新石器文化进行考察时,就敏锐地发现了东南沿海地区的古代文化水平要高于中原,于是首先在学术界对正统的“中原中心论”进行了质疑。这种怀疑态度表现了苏秉琦教授过人的预见性和巨大的勇气,对中国的考古学者带来了这样的启发:史前更为发达的文化并不在中原,而恰恰在中原以外的地区。

1970年代以来,一批重要的红山文化遗址如胡头沟墓地、小河沿遗址、大南沟墓地、三官甸子墓地逐渐被发现并予以披露,诸如C形玉龙等一些精美的玉器的出土使人们坚信这一地区的史前文化的重要性。当考古学者于1979年对辽宁喀左县东山嘴予以正式发掘,认定其为一处宗教祭祀遗址,而且还发现了女性人体雕像的时候,红山文化终于引起了国内外考古学界的轰动。

东山嘴遗址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我国最早的一处宗教祭祀遗址,两枚女性小型雕像也是中国首次发现的史前人形圆雕。以前半坡等史前遗址虽也有人形艺术品出土,但均为陶器上的附件,形体简略粗糙。东山嘴的人体雕像呈孕妇特征,臀部、阴部等性部位都被着意刻划,它与欧洲旧石器时代的小型石头女性圆雕如奥地利“维尔伦夫的维纳斯”,与西亚出土的小型孕妇塑像在表现手法上都极为相似。因而,有的专家毫不迟疑地称之为“中国的维纳斯”。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更为重要的发现还在后面。1983年秋季,牛河梁女神庙被发现。1984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考古工作者对女神庙进行了正式发掘。尽管女神庙的出土是人们翘首以待的事情,但当它真的被揭露出来的时候,其建筑遗存的完好程度、结构的复杂性,尤其是女神像的规模和精湛的雕塑技艺还是让人大吃一惊。

牛河梁遗址由女神庙、祭坛和积石冢等16个地点组成,占地约50平方公里。女神庙位于牛河梁诸道山梁的主梁之上,其地位的重要性从地理位置上也得到了表现。女神庙和其北部的大型山台是牛河梁遗址的主体。山台地势平稳,系人力加工所为,南北东西长各200米,四周砌以石墙,极似城址。令人注意的是,神庙与山台的走向完全一致,说明应是一个整体。在山台北侧也发现有塑像残片和建筑物架,说明另有一座神庙与女神庙以山台为中心呈南北对称分布,从而构成一台(一城?)两庙的建筑群体结构。

女神像发现于1984年10月31日的上午。一位参加发掘的考古队员后来回忆说,根本无法找到一个恰当的词来表达那时的心情。是欣喜若狂吗?显然不是。当女神像被一点点剥离出来的时候,人们都屏住了呼吸,整个工地悄然无声,只有小铲和小刷子剥离泥土的声音在沙沙响着。当女神头像完全显露出来的时候,辽宁省博物馆的摄像师不失时机地把这激动人心的瞬间定格在胶片上。后来,这张照片被题为“五千年后的历史性会面”。照片上,女神坦然而镇定地注视着五千年后的人们,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

是否古文明?

红山文化的墓葬异于其他新石器文化常见的那种土坑竖穴墓,其墓上积石成塔,气势壮观,有“中国金字塔”之誉。每个墓地都设有中心大墓,似乎在着意表现“一人独尊”的等级观念。冢坛结合是其又一重要特点,冢上置坛,说明积石冢不仅为墓穴,同时还兼有祭祀的功能。这些积石冢的陪葬品几乎全部为各种精美的玉器,只有个别等级较低的墓葬以陶器为随葬物。

令人惊奇的是,在牛河梁遗址群南部一处名叫“转山子”的山岗上,考古工作人员发现了一座类似积石冢的金字塔式建筑,与山丘浑然一体,总面积达1000多平方米,规模之宏大、结构之复杂非其他积石冢所能比拟。其建造十分考究,内部夯土,外部砌石,台体顶部有炼铜坩锅等遗物发现,说明其文化内涵的复杂性。作为一座单体建筑,它是至今发现的中国史前建筑中规模最大的。由于尚未发掘,其性质有待进一步确定。

祭坛、女神庙、大型方台、金字塔式巨型建筑、特点鲜明的积石冢群以及成组出土的玉质礼器,这一切都似乎说明,5000年前的红山文化已出现了基于原始公社氏族部落制度、又凌驾于公社之上的更高一级的组织形式———早期的城邦制国家。以往,中国典籍一直把中华文明史说成是五千年,但现代考古学建立以来,能够证明文明存在的地下证据只能将中国文明历史上溯到四千年前。而今,红山文化的发现证实了我们中华民族的五千年文明史。红山文化因此称为“中华文明的曙光”。

苏秉琦先生认为,红山文化同中原以及中国其他区域相比,在文明起源史上处于“先走一步”的前导地位。

牛河梁遗址北望老哈河,与赤峰的西辽河流域相接,东临大凌河,俯视朝阳、阜新两地,东北通过努鲁尔虎山山谷达教来河、孟克河流域,西部和南部有大凌河通达渤海,并沿着燕山山脉直下华北平原。牛河梁初次发掘的领队、著名考古学家郭大顺先生认为,鉴于以上的地理形势,牛河梁遗址正好处在红山文化分布区四通八达的中心部位,表现出对周围聚落的强大驾驭态势。

苏秉琦先生在对上述区域的原始文化进行多年的研究之后,形成了“古文化-古城-古国”的理论:古文化是指原始文化;古城是指城乡最初分化意义上的城和镇;古国指高于部落以上的稳定的独立的政治实体。“红山文化在古文化聚落层次性分化的基础上已经达到产生最高层次中心聚落的水平,并以宗教形式将这种以一人独尊为主的等级分化固定下来。”(郭大顺:《龙出辽河滨》)这正是苏先生所论述的古国的特征。苏先生在中国第一次突破了考古学传统上的文明起源诸要素的理论,就中国文明起源问题建立了新的理论体系。

所谓文明起源诸要素的理论诞生于西方。英国考古学家V.G.柴尔德认为城市的出现是文明开始的标志。美国人类学家C.克拉克洪首先明确提出了文明起源诸要素的理论,他认为,无论任何文化,只要具备了下列三项中的任何两项,就应被纳入到文明的范畴:一、有高墙围绕的城市;二、文字;三、复杂的礼仪中心。我国考古界泰斗夏鼐先生在分析商代文明时也遵循了上述的理论,认为殷墟文化已经具有了城市、文字和青铜器三个要素,所以是一个灿烂的中国文明。

除了苏秉琦先生的理论以外,关于红山文化是否进入文明社会的学术争论基本上都是围绕着文明起源诸要素展开的。刘素侠在《红山诸文化所反映的原始文明》一文中认为,红山文化后期出现在陶器上的刻画符号应当是原始的文字,同时其聚落城壕的出现、青铜冶炼遗存的发现以及复杂的礼仪都足以证明红山文化已进入一个文明社会。青年学者陈星灿则针锋相对地认为,红山文化还没有进入文明时代,因为现有资料并不能证明红山文化已经具有了青铜器的铸造和应用以及城市和文字的产生,因而红山文化并不具备文明时代的主要特征。

惟玉为葬

然而无论如何,红山文化在与之同时的中国新石器时代文化中占据了最高的发展水平,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它不仅引发了学者们对文明起源问题的思考,同时也引发了对炎黄时代古史研究的热潮。从这一点上来看,以牛河梁为中心的红山文化的意义在于,古史学者们终于摆脱了片面的神话意识的影响,进入到了一个将考古实物材料引进到古史研究中的一个实证阶段。

成组出土精美玉器是红山文化的一大突出特点,新石器时代文化中只有江浙一带的良渚文化堪与其媲美。

红山文化的墓葬有一独特之处,即只随葬玉器。牛河梁的1号冢是出土玉器数量最多的墓葬之一,但就是在这样一座随葬品如此丰富的墓中,竟无新石器时代墓葬中普遍随葬的陶器。郭大顺先生在对红山文化已发现的墓葬及随葬品情况做了统计分析之后,得出了红山文化具有“惟玉为葬”的特征的结论。

红山文化的玉器可分为三类。一为斧、凿、锛、铲、刀等工具和兵器;二为动物雕塑,如龙、虎、龟、蝉、熊等;三类可暂称为“饰品”,是被赋予了一定意义的具有某种特定形状的器物,如勾形玉佩、连环饰、琮、箍、璧、环、璜等。有人把第三类玉器同《周礼》中记载的六种玉礼器璧、琮、圭、璋、琥、璜比较,发现在红山文化中均可以找到相似甚至相同的东西。由此可见,红山文化的玉器已具备了夏商周三代文明中“礼”的雏形。郭大顺先生因此进一步提出,“惟玉为葬”的实质乃是“惟玉为礼”。

将出土成组玉器的牛河梁积石冢与近旁的女神庙相联系,我们不难想像,这些享有如此规格大墓的主人一定拥有较高的宗教地位,占有通天祭神的宗教权力,而这些并不一定属于实用的玉质工具、饰品和以神化动物为题材的玉器,表明它们具有一定的神器性质,是通神的工具。

根据有关研究成果,商代的至高神“上帝”崇拜观念并非发生在商代,而是在史前时代就已出现。巫是人神之间交通的使者,红山文化随葬有众多玉器的主人或许正是这样的巫。玉器乃是巫师代表人奉献给神的礼物,同时又通过玉器来表示神的存在,即“以玉示神”。巫师在与至上神沟通时还要用一些灵性动物作为自己通神的助手,这种宗教风俗在近代的满族-通古斯语族的萨满教中还可以见到。那些动物玉雕以及神女庙中的动物塑像正是这样一种观念的展现。由此可见,“礼”的实质乃是人对神的崇拜和赞美。

勾云形玉佩是红山文化玉器中十分有特点的一种器物。其中心为旋涡形,四角作卷勾状。已发现的勾云形玉佩均置于死者的胸前,说明其非同寻常的神圣意义。陆思贤先生认为它是红山文化先民“古城古国”的徽帜,应该说这是一个有创见性的见解。玉佩上急剧旋转的涡形纹和勾云纹体现了巫师在同至上神沟通时那种旋狂迷醉的感觉。

雾里看龙

玉龙显然是红山文化玉雕中最夺目的亮点,其独特而精美的器形以及众多的出土数量使它成为红山文化出土玉器中最具代表性的器物种类。同时,“龙的起源”这一流行多年的热点问题又因红山龙的出土而再度升温。

在红山文化的前身———辽宁阜新市的查海文化遗址中就已发现了距今8000年的石块摆放的龙,身长约20米,头、尾、腿、足可辨,周围有50多座房址环绕,其尾部与遗址中最大的房址相连。在它刚出土时,对其是否是龙,辽宁省考古研究所的专家们持谨慎态度。然而,当它全面呈现出来时,那昂首张口、身躯宛转、似欲腾空飞起的形象使人无法否认,中国最早的龙的形象已于辽河流域面世。

摆塑龙在距今6000多年的河南濮阳以及湖北黄龙考古遗址也有发现,在红山系列文化中是孤例。待真正的红山文化时代来临,以玉来表现龙则成为时尚。玉龙大体分为两例,一类因形似英文字母C而被称作C形,这类玉龙体形细瘦,有飘动的长鬃,出土于内蒙古三星他拉的大型玉龙即属此类;另一类环体肥厚,首部硕大,有双耳,吻部有皱纹,形象似猪,因而在最初发现该类玉龙时发现者将其定名为“猪龙”。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的前所长孙守道先生还据此大胆地提出了“猪龙变化说”,认为龙的形象乃是由猪演化而来。这一说法在上世纪80年代一度流行并被广为引用。然而,时隔多年,当初与孙守道先生合作推出此说的郭大顺先生又提出了不同意见。他认为这种龙短耳圆目,吻不外伸,其实应为熊的形象,而牛河梁的积石冢中又多次发现熊骨,说明红山人有以熊为祭的习俗。在女神庙中曾发现有类似的泥塑动物,以前也定为猪龙,郭大顺先生认为这也应是熊的形象,所以把猪龙改称为熊龙似应更为准确一些。他又同史载“黄帝为有熊”这个说法联系起来,暗示红山文化的活动区域正是黄帝时代的活动中心。

关于龙的起源,最流行的说法是闻一多先生的观点。闻先生认为龙是以蛇为主体,再结合兽类的四脚、马的毛、鬣的尾、鹿的脚、狗的爪、鱼的鳞和须而形成。

郭大顺先生虽然主张“猪龙”应为“熊龙”,却并未直接提出“龙起源于熊”这样类似的说法。他在《龙出辽河源》中以赵宝沟文化中的动物陶尊为例,认为龙是沟通人间和天上的媒介。这一说法颇有启发意义。赵宝沟文化与红山文化大约为同时期,有许多共同特征,在地域上又同红山文化相邻,它曾有一件刻划有鸟、猪、鹿等动物纹的陶尊出土。四个动物体躯盘蜷而舒展,似在空中遨游,郭大顺直接将其定名为“龙纹陶尊”。这些辗转腾空的动物形象似乎说明:龙真实的起源和实有的动物并无直接、必然的联系,它的旋动回转同上文提到的勾云纹一样,正是人与至上神沟通时的那种旋迷感觉的艺术再现。

商文化的祖先?

红山文化一经发现,其美术特点与商代文化的相似性就迅速被学者们捕捉到了。最突出的例子莫过于上文提到的C形龙与商代殷墟的妇好墓出土的龙的比较。二者在轮廓上几无出入,只是龙头的样子不甚相同。基于此,王曾先生将考古发现同古史传说结合起来,推断红山文化正是商文化的祖先。

据史载,黄帝最终平定蚩尤之乱曾得到女魃的帮助。王曾推测古史所说的女魃正是“红山王国”的大军。这支进入中原的红山先民在战后并未回到北方,而是在中原一带流动,大致在尧时迁至商丘,以后又因有功被封于商丘。红山先民因其原有的高水平文化为上古文明做出了突出贡献。契在尧舜时做司徒,掌教化百姓和百工之事,助禹治水,功劳卓著。其后代伯益凿井,番禺以竹为舟,吉光发明木车,王亥发明牛车,相土发明了马车,这些都体现出了红山先民原有的手工业优势。由于手工业和商业的发达,其经济实力后来已远远超过了夏王朝,也正因此才能一举灭夏,建立商朝。

中国史前集中出土玉器的文化除了红山文化外还有江浙一带的良渚文化。虽距千里之遥,但在文化上,尤其是在玉器特点上的共同性让人称奇。如红山文化C形龙的龙头与良渚文化的大目兽面纹有着共同的基本构成因素,两个文化中都有以玉器为陪葬品的特点,两者的玉璧、玉环、玉龟、玉鸟等玉器也均有一定的相似性。马承源先生以此为据认为良渚文化的形成乃是受到了红山文化的影响。结合王曾先生的观点,我们不难推测,正是红山先民向中原的迁徙,造成了长江下游地区文化面貌的急剧变化,并融入了诸多红山文化的崇玉传统,形成了令人耳目一新的良渚文化。如果把红山文化置于一个更大的历史时空中来研究,我们也许会赋予红山文化以全新的意义,并揭示出有关中华文明发生的全新内涵。      《南方周末》   2004年1月
发表于 2018-3-30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米对华夏文明太重要
人口基数比什么都重要
 楼主| 发表于 2018-3-31 00:43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hsshj.com/info/1002/1070.htm

历史遗物、《山海经》与红山文化     2014-11-23 20:43  
——红山文化区系黄帝、颛顼活动区之确证   雷广臻(作者系朝阳师专历史学教授、校长)

历史遗物(主要包括自然历史遗物化石、社会历史遗物红山文化遗存)、重要文化典籍《山海经》与红山文化存在十分密切的关系。作者多年来致力于挖掘发现于冀北、辽西的化石文化,发现于同一区域的红山文化,至少有部分篇章记述这一区域物事的《山海经》之间的同质信息,以图用自然历史遗物(化石)与人类历史遗物(红山文化遗存)相互印证,而且用二者的同质信息与古文献所记神话传说相互印证的研究方法,释读红山先民的生存信息。

在冀北(主要是丰宁)、内蒙古(主要是宁城)、辽宁(主要是朝阳)发现了世界独一无二的化石宝库,统称为热河生物群,也叫辽西热河生物群。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末,辽西热河生物群有了突破性的发现。动、植物各门类化石齐全,数量极其丰富。脊椎动物70多种,数万件;无脊椎动物近千种,数十万件;植物60多种,数万件。它囊括了白垩纪早期众多门类的陆相化石生物,包括鱼、两栖类、爬行类、鸟类、哺乳类和古植物及其孢粉以及无脊椎动物类群中的双壳类、腹足类、节肢类(包括虾类、昆虫类和蜘蛛类)、介形虫等等。其中,早期鸟类、带毛恐龙、原始哺乳动物和早期被子植物的发现成为20世纪古生物学界最为重大发现的一部分。(1)很巧的一个现象发生了,



                图1   蜥蜴化石(凌源潜龙)

热河生物群的一个重要产地与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重合。尘封了红山文化遗址的泥土同时尘封了热河生物群。那么二者是不是一个简单的重合关系呢?现在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二者有密切关系,记述远古物事的中华民族最重要的文化宝库和文明宝典之一《山海经》和“龙”象形文字等揭穿了这种关系:红山先民不仅懂得利用化石而且从化石中汲取智慧。现存化石地层也说明,这里的化石埋藏于地表很浅的部位,古人发现和利用化石的机会是很大的。在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积石冢东北角我们发现了磨的透亮的木化石,在“坛”处发现了数块木化石。红山先民已经对化石进行利用。

本文试图从探讨自然历史遗物化石、重要文化典籍《山海经》与红山文化存在的十分密切的关系入手,开辟研究红山文化的一条新途径。这一工作已经有了初步的成果,现报告如下。

一、《山海经》的“海外西经”记述的是红山文化区域物事

《山海经》是一部后人记述先人记忆的著作,主要是新石器开始之后到国家形成之间古代先民对其生活状态及其环境的记忆遗留。这些关于先人的神话传说式的记载,暗示了那个时代的特征,所以研究红山文化时期的地理、民族以及其图腾、文化意识离不开《山海经》。而且更关键的是:《山海经》之“海”,如果能确定其地理方位,就能破译红山文化、其他史前文化的密码,也能基本破译这本承载史前信息经书的密码。经作者多年研究,认定《山海经》之“海”指的是渤海。由此推原《山海经》“海外西经”篇记述的就是大凌河、老哈河红山文化区域在古代红山先民时期发生的物事。



                   图2   渤海与红山文化区

首先,“海”,指渤海在古文献中是约定俗成的。如曾经亲自实地探求黄帝事迹的司马迁,说黄帝“东至于海,登丸山。”(4)《地理志》云:丸山,郎邪朱虚县(即今天山东省)。这里说的“海”,是指渤海。司马迁自己去访求,“西至空桐,北过涿鹿,东渐于海”,这进一步说明当时人们所说的“海”是指渤海。其他古代文献,凡提到“海”,一般是指渤海。

其次,围“海”而成南、西、北、东四个方位(即海外南经、海外西经、海外北经、海外东经),在中国版图上只有渤海能形成这样的方位格局(见图2)。其他,如黄海、东海、南海则不能构成这样的格局。

第三,《山海经》“海外西经”篇所记述的物事与大凌河牛河梁等红山文化区域的古人文、古地理相符。大凌河牛河梁等红山文化区域是恐龙和鱼化石的重要产地,《山海经》“海外西经”称:“龙鱼陵居在其(诸夭之野)北,状如狸(鲤),一曰嘏(鲵),即有神圣乘此以行九野。”(2)这是说这里发现有外形像鲤鱼,也可以叫作“鲵”的鱼类化石“龙鱼”。(3)古人把石头大的山称为“山”,小而尖的山称为“岭”,夹在大山中间的小土山称为“丘”,大土山称为“陵”,众所周知,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正处在一个大土山上,称其为“龙鱼陵居”是最贴切不过的事情了。



                       图3   产于牛河梁的群鱼化石

这是《山海经》和那里的地层留给我们的极其重要的信息。上图所示就是牛河梁一带出土的鱼化石,称其为“龙鱼” 、状如狸(鲤),一曰嘏(鲵)等,只是与今人的叫法不同。《山海经》记述“刑天与帝争神”(蚩尤与黄帝战争)在这一带发生,与其他史书所记一致,即发生在与大凌河牛河梁毗邻的河北北部。《山海经》又记这里有轩辕之丘、轩辕国,这些事项在牛河梁都对上号了。冀北、辽西位于渤海之西,古人用“海外西经”来记其物事是自然的事情。由此也可以反证,《山海经》之“海”为渤海。

二、《山海经》的“大荒西经”记述的是红山文化区域物事

《山海经》之“大荒”,如果能确定其地理方位,也能破译红山文化、其他史前文化的密码,也能基本破译这本承载史前信息经书的密码。经作者多年研究,认定《山海经》之“大荒”指的是红山文化遗址所围绕的位于内蒙古中部的科尔沁沙地。



             图4   红山文化主要遗址分布图(5)

首先,红山文化主要遗址赤峰红山后、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巴林右旗那斯台、巴林左旗尖山子、敖汉旗四家子、建平县五十家子、围场县下伙房、锦西县沙锅屯、喀左县东山嘴、建平与凌源交界牛河梁、阜新县胡头沟、盘锦市郊、康平县郊、开鲁县坤都岭、科左中旗新艾力等,都是围绕科尔沁沙地分布的。远古先民对沙地的概念,一代一代流传下来,就是对“大荒”的记忆。

第二,《山海经》在展开“大荒西经”记述之初,首先陈明“大荒”在“西北海之外”,这是一个重要的地理方位信息,如果“海”指渤海,那么“西北海之外”一定是指“红山文化区”,(因为只有“红山文化区”在“西北海之外”)。“大荒”(科尔沁沙地)与红山先民发生了极密切的关系,因而这种实际发生过的关系以传说的形式保留在《山海经》一类的古文献中。

第三,以“海”为视点和以“大荒”为视点所视之区域为同一区域,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从渤海看和从科尔沁沙地看,西部(或西北部)是同一区域,即红山文化区。这可以从《山海经》之“大荒西经”所记物事与“海外西经”所记物事基本重复现象得到证明。“海外西经”记“夏后启”,“大荒西经”记“夏后开(启)”;“海外西经”记“三身国”“一臂国”、“奇肱国”、“无右臂”人, “大荒西经”记“三面一臂人”、 “一臂民”、“有人反臂”、“长胫国”; “海外西经”记“女祭女戚”、“女丑之尸”“女子国”,“大荒西经”记“女祭女 ”女丑尸”、“女娲之肠”、 “女子国”; “海外西经”记“丈夫国”,“大荒西经”记“丈夫国”; “海外西经”记“轩辕国”、“轩辕之丘”,“大荒西经”记“轩辕国”、“轩辕台”; “海外西经”记“巫咸国”有“群巫”,“大荒西经”记“灵山”有“群巫”,而且能列出名称;“海外西经”记“诸夭之野”有“凤鸟”、“百兽”,“甘露,民饮之”,“大荒西经”记“沃民沃野”,有“凤鸟”、“百兽”等,“甘露,是饮”; “海外西经”记“白民国”,“大荒西经”记“白民国”;等等,内容基本一样。发生这样的情况,只能解释为“海外西经”与“大荒西经”记述的是同一文化区域的物事,只是有的稍多,有的稍少,名称、术语有点区别。

依上所述,推原“大荒西经”篇记述的就是西拉木伦河、大凌河、老哈河红山文化区域在古代先民中发生的物事。

三、红山文化区为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

证明《山海经》之“海”与“大荒”的地理方位,尤其根据《山海经》关于“龙鱼陵居”(化石产地)、黄帝战蚩尤战场的定位,可初步确定红山文化区即为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但还需要提出进一步的证据。

首先,红山文化玉器种类多,证明红山先民尚玉;传说黄帝用玉作兵器,黄帝妻嫘祖养蚕,红山文化出土文物有蚕玉器、玉兵器;《山海经》注重玉器探求,传说、实物、典籍三者在尚玉、用玉上相符,可证明三者具有同质信息,由此可为红山文化区系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提供一个“玉证”。

其次,治玉难于治衣,治玉技术高超的红山先民服饰技艺也一定相当高超,甚至可以说已趋于成型。在这一点上,传说、实物、典籍三者也具有同质信息。传说黄帝染五色衣裳,服饰多样化;黄帝号轩辕、居轩辕之丘,张晏解释轩辕:“作轩冕之服。”说黄帝坐好车、穿华服。牛河梁出土了穿短靴的陶塑人像(人像高12厘米),其短靴有一定厚度,前有花纹,相当精美,说成是当代雕塑也不为过。红山文化东山嘴遗址出土了人像腰部带饰,前边有结,说明那时人们已经与现代人一样会用腰带了。  



                       图5  裸体陶塑人像

实物与关于黄帝的传说一致。这可为红山文化区系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提供一个“衣证”。

第三,红山文化区是龙文化起源地之一,玉龙形象、凌源潜龙(蜥蜴化石)形象与中国古代象形文字“龙”字有诸多相像之处,这可为探讨龙的起源进而探讨红山文化性质提供重要信息。



     图6 中国古代象形文字中的“龙”字(6)

关于龙的源,大体有六种意见。一是认为龙是虚构的神异动物;二是认为龙是若干种图腾动物的集合图腾,象征着中华民族是由多民族融合而成;三是认为龙是闪电、虹霓、龙卷风等自然物的神化;四是认为龙与农音近,代表着农业的起源;五是认为

多种动物均可称为龙,例如猪龙、龙马、龙狗、龙蛇等:六是认为龙的原形是某种具体的动物,例如蛇、蜥蜴、鳄鱼、鲤鱼等。

笔者认为龙形源于某种化石,如图1 所示蜥蜴(凌源潜龙)化石。一是龙形与蜥蜴(凌源潜龙)化石十分接近;二是龙文化诞生地与蜥蜴(凌源潜龙)化石产地相同;三是“龙”的象形文字既像“龙”又像蜥蜴(凌源潜龙)化石。这可为红山文化区系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提供一个“石证”。

第四,《山海经》在“大荒西经”中多处提到颛顼,一处提到“颛顼之子”(淑士国),一处提到“颛顼生老童”(日月山),一处提到“三臂人”是“颛顼之子”(有人焉)。颛顼活动区在哪里? 宋、元时期的胡三省在《资治通鉴》注中明确说到朝阳“城东九十里,棘城,即颛顼之

”(7) 棘城,在今锦州义县北。有我国一部重要历史文化典籍明确记载了“颛顼之 ”, 这可为红山文化区系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提供一个“旁证”。

综上所述,事物的普遍联系性同样存在于西辽河流域、滦河流域的化石文化、红山文化和记载远古先民活动的《山海经》之间。《山海经》“海外西经”和“大荒西经”记述了红山先民的活动往事,也记载了其生存环境。红山文化区系黄帝、颛顼部落活动区。

注释:

(1)雷广臻、皮照兴等:《热河生物群的起源与发现》,《微生物学杂志》2005年第一期;
(2)《山海经》“海外西经”,袁珂校译本第192页,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年版;文中凡是关于《山海经》引文均引处该版本;
(3)甄朔南:《我国古代对化石的认识》,《中国科技史料》,1982年第3期;
(4)司马迁:《史记》;
(5)郭大顺等编:《牛河梁遗址》,学苑出版社2004年第一版;
(6)《始祖——中华古文明大图集》,人民日报出版社第90页;
(7)(宋)司马光编著、(元)胡三省音注《资治通鉴》,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6月第五次印刷本第648页。
 楼主| 发表于 2018-4-2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ChinaHistory 于 2018-4-6 23:55 编辑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d61ba490100mlbp.html

古昆仑山即今燕山考   2008-11-02 02:49:58

日期:2007年9月30日 作者:雷广臻   (出处:《科学中国人》2007年第六期)
雷广臻  辽宁省红山文化研究重点学科负责人、朝阳师专校长、历史学教授.

昆仑山(为了与今昆仑山区别,下称古昆仑山)为帝都之地,文明昌盛之区, 孕育了一种史前文化,在中华文明史中有龙脉之祖、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与其显赫地位同样突出的是关于其地望的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记载和研究。近代顾实说过,“古来言昆仑者,纷如聚讼”。不仅古人如此,今人言昆仑者仍然众说纷纭。有人认为古昆仑山在非洲,有人认为在阿拉伯半岛西北,有人认为古昆仑山在山东等等,更多的人仍然认为古昆仑山即今新疆、西藏交界处之昆仑山脉。其实,今昆仑山不是古昆仑山,对此,西汉大史学家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中较早明确表示怀疑:“《禹本纪》言‘河出昆仑,……’今自张骞使大夏之后也,穷河源,恶睹《本纪》所谓昆仑者乎?”在司马迁据实否定古昆仑山在我国西北的说法之后,关于古昆仑山在西北的文献仍然浩如烟海,此不确之说仍然不绝。这与至今还没有一个关于古昆仑山是指今天何山的令人信服的答案有关。笔者经26年之研究,推出一说:古昆仑山即今燕山,以求恢复古昆仑山之本来面目。

    一、 循三条线索寻找古昆仑山

寻找古昆仑山有三条主要线索。第一条线索是东汉学者提供的,认为古昆仑山在冀州。东汉著名学者宋均注《河图括地象》说:“冀州,昆仑之山也”。这为今人寻求古昆仑山地望提供了一个路径。宋均此注可以两解:一解可以认为昆仑山在冀州,二解可以认为冀州即昆仑山(州即山)。第二条线索是朝鲜、韩国的一幅地图图注提供的,认为古昆仑山在医巫闾山之西。韩国博物馆收藏了一幅1861年的韩国地图,地图上汉文图注与东汉学者宋均指示的路径一致:“……昆仑山一枝行, 大漠之南,东为医巫闾山,自此大断为辽东之野……为白头山,为朝鲜”。此图注意在申明, 古昆仑山在今辽宁医巫闾山之西,也就是在古冀州。第三条线索是众多历史古籍提供的,认为古昆仑山为帝都之地。《山海经·海内西经》说:“海内昆仑之虚,……帝之下都。”循这三条线索探求,会得出一个结论,今昆仑山不是古昆仑山。今昆仑山,一不在冀州,二不是帝之下都,三虽然勉强可以说位于医巫闾山之西,但中间隔了数重山,这不合古人指示地望标志的习惯。

    古昆仑山系指今天何山呢?

先循第一条线索寻找古昆仑山。《说文解字》说:“冀,北方州也。”这一北方州究竟指何区域? 《尚书·禹贡》言冀州 “既载壶口,治梁及岐……”。蔡沈注: 冀州之外八州都明确指明了疆界,而冀州不言明,他引用别人的话说,正是“以尊京师,示王者无外之意”。看来,冀州为帝都之地,为京师,住王者,称九州之首,是古代文明昌盛之地。具体来说,冀州在哪里?《尔雅·释地》记载:“两河间曰冀”,所谓两河间,据古人考证指清河(辽河)和西河(黄河)之间的广阔地带,也就是在古辽河与古黄河之间。进一步说,据《禹贡锥指》中对古冀州疆域的解释,古冀州北至内蒙古阴山,北面的西头到内蒙古托克托城,北面的东头至柳城(今辽宁省朝阳市),东至辽河,西、南至黄河。范围相当现在的山西省略带河南省北部、河北省西边半部、内蒙古阴山以南、辽宁省辽河以西的大部。无论冀州界域如何,冀州之山,首推燕山。

至于第二条线索就更清晰了。在医巫闾山之西,就是在冀州境内。在冀州境内之山,也当首推燕山。

再循第三条线索(古昆仑山为帝都之地)寻找古昆仑山。《山海经·西次三经》谓: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山海经·海内西经》谓: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帝之下都在哪里呢?《尔雅·释州国》指出:冀州“其地有险易,帝王所都。”以上资料,把帝都、昆仑、冀州穿到一起了。根据古文献和考古资料可以断定,帝之下都,在冀,既在北京怀来与涿鹿之间的洋河与桑干河相交的一个三角小平原上,这个小平原即“怀涿盆地”, 北依燕山,南靠大马群山,四周群山环抱,中有桑干河、洋河横贯其中。怀涿盆地是黄帝胜炎帝的地方,是黄帝战蚩尤的地方,也是黄帝族炎帝族蚩尤族在怀涿盆地三战之后,黄帝召集天下各部落方国“合符釜山”(民族整合大会,见《史记·五帝本纪》)的地方。由第三个线索看,古昆仑山为帝都之地,燕山区域也为帝都之地。

在冀州、在帝都之地、在医巫闾山之西,同时符合这三个条件,只有在辽河与黄河之间来寻找古昆仑山了。如果这一巨山不是一个独体山脉的话,那么就与燕山及其周边山脉息息相关了。此燕山,我们可以称为大燕山或泛燕山(包括七老图山和努鲁儿虎山)。

    二、按照字意山形寻找古昆仑山

《说文解字》释“昆”,同也,其字之形为,我们可以释为群山。从“日”,从“比”。“日”,太阳,为昆仑山之头。“比”,反“从”为“比”,即把从字反过来。“比”字之形为,古文“比”字之形为,甲骨文“比”字之形为 ,金文“比”字之形为,均作两并排之山状。由字型来看,出“日”之山,即燕山,也就是燕山本体;并排之山(“比”山), 即燕山的延续山脉——七老图山、努鲁儿虎山。

从形貌来看,古昆仑山体型庞大、面积硕大,是一个群体山脉。《字源》:“山广大浑然一体,故称昆(hun)仑”。《山海经·海内西经》云:“昆仑之虚,方八百里,高万仞。”《淮南子·地形训》曰:昆仑山“中有增城九重,其高万一千里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这一浑然一体的群体山脉包括了燕山山脉及其周边山脉。其西北向的延续是七老图山,其东北向的延续是努鲁儿虎山(脊梁山) 。

古文献关于轩辕山、轩辕丘的记载可以佐证。轩辕,即大车辕之意。七老图山、努鲁儿虎山两山之形,如同大车两辕,古人直观地叫轩辕山。由此可证,昆仑山、轩辕山与大燕山形合。不仅如此,在古文献中,有昆仑山即有黑水和轩辕丘(山),三者在地望方面是连在一起的。《山海经·西山经》:“昆仑之丘……又西四百八十里,曰轩辕之丘,无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郭璞注:“黄帝居此丘,……因号轩辕丘。”《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轩辕之台,射者不敢西向射,畏轩辕之台。有轩辕之国。”古文献的这些记载说明了什么呢?昆仑山、轩辕山与燕山地望相同。

    三、古昆仑山和今燕山都是出黑水之山

先要说清黑水因何而命名?古人命名山水,一是因其形,马鞍山、巨马河等为证。二是因其色,黄河、红山等为证。三是因其用,军都山、乐游山等为证。四是因其势,努鲁儿虎山(脊梁山)、横山等为证。五是因其产,玉山、白石山等为证。六是因其位,南山、中皇山等为证,七是因其族,夸父山、轩辕山等为证。在上述七种命名原由中,黑水,自然是因色而命名。《说文解字》释黑,火所熏之色也,可见,清而彻之水,如火所熏之色,即称为黑水。

再看黑水在哪里。大燕山北出之水,西拉休沦河、老哈河上游及其支流,都是清而彻之水,即黑水。顺便提及,今天在老哈河边上还有一个黑水镇。

《山海经》等古文献关于黑水所源均有记载:《山海经·西山经》:“……昆仑之丘,是实惟帝之下都……黑水出焉,而西流于大。”《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山海经·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虚,在西北,帝之下都。……黑水出西北隅。”这些记载可以证明, 黑水的出发点,是昆仑山,也就是大燕山。

从黑水的流向和归宿看,古书记载,黑水从昆仑山西北隅流出,向东行,又向东北行,最后南流入渤海。《山海经·海内西经》:“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羽民南。”黑水, 从一山之西北流出, 向东行,又向东北行,最后南流入渤海,这样的起点、流向和归宿,只有以西拉休沦河、老哈河为主要支流的辽河与其相符。由此, 黑水所出之山即今之燕山;今燕山,即古昆仑山。

    四、古昆仑山和今燕山同为七条河之源

《淮南·地形训》:“河水出昆仑东北陬,贯渤海,入禹所导积石山。赤水出其东南陬,西南注南海,丹泽之东。赤水之东,弱水出自穷石,至于合黎,余波入于流沙,绝流沙南至于海。洋水出其西北陬,入于南海羽民之南——凡此四水者帝之神泉,以和百药,以润万物。”《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山海经·西山经》:“西南四百里,曰昆仑之丘……河水出焉,而南流东注于无达。赤水出焉,而东南流注于汜天之水。洋水出焉,而西南流注于丑涂之水。黑水出焉,而西流于大杆,是多怪鸟兽。”《山海经·海内西经》:“海内昆仑之墟在西北……赤水出东南隅,以行其东北,西南流注南海厌火东。河水出东北隅,以行其北,西南又入勃海,又出海外,即西而北,入禹所导积石山。洋水黑水出西北隅以东,东行,又东北,南入海羽民南。弱水青水出西南隅以东,又北,又西南,过毕方鸟东。” 这些史料都说明,古昆仑山为众河之源。下面分析七条河的具体情况,对其初步定位。

河水。即今辽河。符合“南流东注”又“入海”条件。这是讨论古昆仑山地望的一个重要交点。如果把河水释为黄河,其他河流无法定位,昆仑山诸事无法说通,而把河水释为辽河,诸河均能定位,昆仑诸事都能说通。

赤水,即流过北京赤城的白水。《尔雅·释地》:“河出昆仑虚,色白。”白, 《说文解字》释为: “白,西方色也。”西方色,晚霞色,即赤色。《庄子·天地》篇说: “黄帝游乎赤水之北,登乎昆仑之丘。”

洋水。《山海经》、《淮南子》说洋水出昆仑西北,南入海,出山之西北而“入海”这一条件只有发源于大燕山的洋河与之相符。

黑水。即大黑河。

弱水。发源昆仑而又入海之弱水,即大黑河,之所以称弱水,是指大黑河之上游。

青水。即青龙河。

流沙。为河名,为今天的怀沙河。

同为七条河之源,可见,古昆仑山和今燕山为同一山。

    五、从考古学红山文化证古昆仑山即燕山

现有的古文献和考古学报告证明古昆仑山区域(或者说大燕山区)为红山文化区,而且,古昆仑山区的文化遗迹与五帝(主要与黄帝、颛顼)有关。反过来,可以从五帝(主要与黄帝、颛顼)活动区证明古昆仑山即燕山。

首先,燕山之雾灵山与古文献关于灵山的记载相合,说明灵山为红山文化之山。《山海经·大荒西经》说:“有灵山,巫咸、巫即、巫、巫彭、巫姑、巫真、巫礼、巫抵、巫谢、巫罗,十巫从此升降,百药爰在。”雾灵山与古文献关于灵山的记载相合,这不是偶然的,它在证明了古昆仑山文明区即今燕山文明区的同时,也证明了古昆仑山文明区就是红山文化区。

其次,《山海经·海外西经》和《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述了黄帝事迹,而黄帝、颛顼活动地就是古昆仑山或燕山古文明区的红山文化区。燕山古文明区的考古学文化,以辽宁朝阳市的牛河梁和东山嘴为典型的红山文化,其女神庙、祭坛、积石冢和精美玉器,都表明这里存在着一个古国时期的都城,而这一都城的缔造者舍黄帝、颛顼无他人。从古文献看,《山海经·海外西经》和《山海经·大荒西经》所记述的物事与古昆仑山或大燕山区域的古人文、古地理也相符。传说活动在大燕山区的黄帝在作战时用玉作兵器,红山文化出土文物有玉兵器;传说黄帝妻嫘祖养蚕,红山文化出土文物有蚕玉器。

再次,《山海经》记述“刑天与帝争神”(蚩尤与黄帝战争)在古昆仑山区发生,与其他史书所记一致,即发生在大燕山区。《山海经》又记燕山区有轩辕之丘、轩辕国,黄帝号轩辕、居轩辕之丘,这些事项在古昆仑山区都能对上号,正如上文所说,七老图山和努鲁儿虎山正好形成了一个大车辕(轩辕)。

第四,传说黄帝乘龙升天, 古昆仑山或大燕山区域(红山文化区)是龙文化起源地之一,玉龙形象物品多多。

最后,我国有一部重要历史文化典籍明确记载了“颛顼之丘”。颛顼系黄帝之孙,其活动地在哪里?宋、元时期的胡三省在《资治通鉴》注中明确说到朝阳“城东九十里,棘城,即颛顼之丘”。棘城,在今红山文化区的义县北,也就是在古昆仑山(或燕山)区。

总之,古昆仑山区即大燕山区,为帝都之地,文明昌盛之区, 孕育了一种史前文化——红山文化。

    参考文献

    1.《尚书·禹贡》
    2.《禹本纪》
    3.《山海经》
    4.《尔雅》
    5.《周礼·职方》
    6.《汉书·地理志》
    7.《水经》、郦道元《水经注》
    8.司马迁:《史记》
    9.宋均注:《河图括地象》
   10.顾实:《穆天子传西征讲疏·例言》
   11.许慎:《说文解字》
   12.胡渭:《禹贡锥指》
   13.《字源》
   14.《淮南子·地形训》
   15.胡三省:《资治通鉴注》
   16.郭大顺、张星德: 《东北文化与幽燕文明》
   17.郑杰祥:《新石器文化与夏代文明》
发表于 2018-4-2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哔哩哔哩上有一对中日情侣做学说中文方言的视频,相较于普通话,日本女生的广东话学的又快又好。
发表于 2018-4-3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语在基本词汇方面与粤语高度一致,二者都大比例保留了唐音(粤语的韵部基本都是唐音)
发表于 2018-4-3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34# imvivi001
日语的基础词汇跟任何汉语方言差别都很大,那些类似的只是从中古汉语借来的词或发音
发表于 2018-4-3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35# MNOPS
    你有这个咸蛋心还是先研究清楚你的M95先祖的语言再说。
     另外,请分清楚基础词汇与核心词汇的区别。
发表于 2018-4-3 23:23 | 显示全部楼层
36# imvivi001
别扯皮,日语根本就不属于汉藏语系,一种语言不是靠借词来证明它和其他语言的关系的,而靠的是其本身的固有词汇。你先给我找出一种汉语方言1234的发音跟日语固有数词hito fuda mitsu yon接近的再来喷也不迟,你找的出来吗?
发表于 2018-4-4 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35# MNOPS 越南话倒是接近汉语,我是门外汉,估计的
发表于 2018-4-4 03:25 | 显示全部楼层
38# 强强
越南话的固有数词12345也不接近汉语,mot hai ba bon nam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4-4 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36# imvivi001
别扯皮,日语根本就不属于汉藏语系,一种语言不是靠借词来证明它和其他语言的关系的, ...
MNOPS 发表于 2018-4-3 23:23
.
    什么是“汉藏语系”? 是你M95老祖宗说的语言么?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2-12 17:42 , Processed in 0.113251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