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kongshibei

宋国君主的故事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景公仁心感天 三句善言消掉一场灭国天灾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景公仁心感天 三句善言消掉一场灭国天灾(资料图 图源网络)

宋景公①时,荧惑守心②。心,宋之分野也。景公忧之。司星子韦曰:“可移于相。”景公曰:“相,吾之股肱。”曰:“可移于民。”景公曰:“君者待民。”曰:“可移于岁。”景公曰:“岁饥民困,吾谁为君。”子韦曰:“天高听卑,君有君人之言三,荧惑宜有动。”于是候之。果徙三度。(《宋世家》)
【注释】
①宋景公(?~前469年):春秋时代诸侯,姓子,本名头曼,宋国第二十七任君主,宋元公之子。宋景公无子,取公孙周之子得为太子,在位48年而卒。
②荧惑守心:“荧惑”是指火星,由于火星荧荧似火,行踪捉摸不定,故得名。“守”指一星侵犯另一星的正常位置。“心”是指天蝎座中的红色一等亮星,天蝎座是黄道星座,在中国传统的天文学中属于二十八宿之中的心宿。火星留守
在天蝎座的罕见的天象,为不祥之兆。


宋景公仁心感天 三句善言消掉一场灭国天灾(资料图 图源网络)

【译文】
春秋时期宋景公的时候,火星侵占心宿星的位置。根据当时的星相,心宿星是宋国的天区,这意味着凶事要降临宋国。宋景公为此非常忧虑。朝中负责占星相的官员子韦说:“我可以将这个祸患转移到宰相身上。”景公说:“宰相是是我的股肱重臣啊,怎么能够把灾祸移到他身上呢?”子韦说:“那可以把这个灾祸移到百姓身上。”景公说:“国君要依靠子民啊,怎可让百姓承受灾难呢?”子韦又说:“可以转移到当年的谷物收成上。”景公回答说:“年成歉收会闹饥荒,人民困苦不堪,我去做谁的国君啊?”子韦感叹说:“上苍神明虽高高在上,却能够听到人间最细微的声音,现在君主您讲了体现君主仁德的三句话,必然会感动上天,火星应该会移动了。”再观测天象,火星果然移动了三度。宋国这一年没有遭受灾难。(选自《宋世家》)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37 | 显示全部楼层
领导干部当学宋景公
http://tougao.12371.cn/gaojian.php?tid=662122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世家》记载:宋景公时,荧惑守心。心,宋之分野也。景公忧之。司星子韦曰:“可移于相。”景公曰:“相,吾之股肱。”曰:“可移于民。”景公曰:“君者待民。”曰:“可移于岁。”景公曰:“岁饥民困,吾谁为君。”子韦曰:“天高听卑,君有君人之言三,荧惑宜有动。”于是候之。果徙三度。
  我们的领导干部,要学习宋景公。要学习宋景公宋景公不愿将灾难转移于给自己的臣子、人民和谷物收成的情怀和行动。
  领导干部,要学习宋景公的敢于担当。古人对天象是十分敬畏的,面对“荧惑守心”的灾难,宋景公没有采取韦一给出的转移灾祸法,不愿意别人为自己承担罪过。这是什么?这就是担当!习近平同志指出:干部就要有担当,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不能只想当官不想干事,只想揽权不想担责,只想出彩不想出力。要意气风发、满腔热情干好,为官一任、造福一方。宋景公在“荧惑守心”的天象消失后,又活了27年,或许真的是他的担当感动了上天,但笔者更愿意相信担当者,天不负!作为领导干部,敢于担当,必能获得人民的感念、上天的垂青!
  领导干部,要学习宋景公的体恤下属。司星子韦曰:“可移于相。”景公曰:“相,吾之股肱。”“相”是帮助宋景公治理国家的股肱之臣,面对天灾,宋景公不愿意让下属来承担,这和和当前的某些领导干部出问题推出“临时工”、遇事则推卸责任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保护作风正派、锐意进取的干部,真正把那些想干事、能干事、敢担当、善作为的优秀干部选拔到各级领导班子中来。领导体恤下属、关心同志,才能让上下关系融洽、才能对工作有益、才有利于于干事创业。如果领导干部不能体恤下属,下属哪里来的干事激情?宋景公体恤下属,才能君臣和睦、人民团结,因此灭掉曹国,国力逐渐强盛,综合国力不断提升。
  领导干部,要学习宋景公的心系人民。面对“灾祸转移法”,宋景公表示:“作为一国之君,应该以仁爱来安抚百姓,怎可反而让百姓承受灾患呢?”“百姓靠岁收生活,如果农作物收成不好,百姓就会困苦,那我将依靠谁来做国君呢?”宋景公的话不正是心系人民的体现么?我们党的宗旨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习近平总书记在俄罗斯索契接受俄罗斯电视台专访时指出:中国共产党坚持执政为民,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作为领导干部,要牢固树立为民服务的思想,心系人民,把人民的满意作为最高标准,把人民的口碑作为最高规格的奖杯。
  宋景公离开我们已经两千四百多年,但它的故事还在流传,他的精神还在传承。领导干部,当好好向宋景公学习,不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承担起时代赋予的责任和使命,做无愧时代和人民的领导干部!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失控中原:宋悼公在位时期战国时代!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悼公是宋后昭公的继任者,此时的宋国已经处于衰落,战国时代已经开始了,中原的传统诸侯国们已经衰败,经历吴越称霸后的中原,整个中原诸侯国们都沦陷为小规模战争的疆场,尤其是宋国等国外忧内患,内有公族子弟混战,外有强国诸侯侵略,宋后昭公因弑杀宋景公的太子而自立,而宋后昭公也因任用公族为权卿,导致内政系于公族之手,晚年为权卿们所驱逐,逃亡于外,整个宋国的政局处动荡之势。
实际上,宋国的公族乱政已经在国内连续发生了近百年,历代国君或许为公族所架空,或许为权臣所弑杀,只不过鉴于周天子的礼乐制度的约束,宋国的总体格局看起来还是稳定的,基本上宋国王室成员们还是能够遵循着嫡长子继承制,按部就班的代代传承下来。其间戴氏、华氏等族的内乱,也皆为公族们为选择更适合维护家族权益的所发动的替换国君事件而已。



宋后昭公的身边其实不乏贤人能臣,他曾经邀请墨子到朝堂中参政议政,是为宋国的大夫级人物,也曾试图在宋国推行墨子的思想,加强宋国的变革。而墨子学说中的“反对兼并战争”理论,即多半受到过宋国弭兵政策影响。虽说墨子在宋国究竟推行过哪些成功的政策,在史书中并没有明确的记载。但墨子在宋国显然得到宋后昭公的支持,也才可以广收门徒,创立了在春秋战国时代仅次于儒道的学派。楚国在这个时期内两度攻打宋国,都没有攻克,说明此时的宋国国力还是有所恢复的。
战国时代最大的特色就是纷争不断,战国有两百多年,据后世的记载,仅大规模的战争就达到460余次,也就是说差不多每2年就有场大战争,至于小规模战争,自然就没有停歇过。因此这个时代的中原诸侯国,尤其是小诸侯国们,生存的困难度可以想象。弥漫在诸侯国君们内心深处的那种不安感,时刻警醒着他们的神经,宋悼公继位的时候,西方的魏国正在向西攻伐秦国,魏国在三晋中独强,赵韩无力对抗,只能向外拓展,赵国向东向北,韩国则向东向南,南方的楚国向北,北方的齐国向南,这种军事政治的地缘性,直接促成了地处中原腹地的宋郑等国成为炮灰。



有趣的是,宋国所面临的外围环境非常恶劣,比如晋国为韩赵魏公族和卿大夫们所瓜分,齐国姜氏为田氏所代,即便在秦国也发生公族子弟的混战,秦献公团队弑杀秦出子,篡夺秦国君位。这就是宋后昭公的后期竟然为司城子罕所驱逐,外逃三年有余。能够在战国时代生存下来的诸侯,都不是简单的人物,当年晋国孤守着太行山和黄河之险,受制于周天子礼乐体系的束缚,无法发动大规模的系列攻灭战争,而韩赵魏既然可篡夺晋国王室,自然对没有关系的中原诸国有所迁就,魏国和赵国各占一方,韩国临近周天子,又临近郑宋,周天子尚可作为傀儡,而郑宋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韩国数次攻打郑国,郑国的数座城池逐渐为韩国所蚕食。郑国的世仇宋国也在韩楚齐等国的夹击下苟延残喘。《史记》载:“文侯二年……伐宋,到彭城,执宋君。”这个被韩国俘虏的宋国国君即是宋悼公,而且其在彭城所俘虏,这个当年曹国的都城,宋国当年攻灭的曹国都城,数代而后的宋悼公,重蹈了祖先们的覆辙,有可能为韩国所杀。韩国的这一场场针对宋郑的战争,逐渐将韩国推向战国七雄的宝座,《史记》载:“二年,灭郑,因徙都郑。”宋国的世仇郑国死在了宋国灭亡之前。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剔成君能够为宋国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4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很多人想一夜暴富,想尽各种办法,做了各种行当,就是想要挣到钱。一方面对哪些赚到钱的人充满嫉妒,一方面又暗自蓄力,也想要找到办法,跟那个赚到钱的人做一个产品也好,只要能做,这些人往往是要去做的。但在春秋战国后期,对于秦国权力阶层而言,就是个非常简单的事情。看过《大秦帝国》的人都知道,秦国权臣魏冉,借助五国合纵攻打齐国的机会,专注于攻打齐国的陶邑,最终将这座城池纳入秦国版图,更直接的说是成为魏冉的家国领域。
这个陶邑当年是宋国城池中最为富庶的,历来被称为“天下之中”,天下富商,皆在此地有所聚集,天下财富,也自在此地有所聚集。宋国这个衰败的国家,在群雄逐鹿的战国后期,就呈现着逐年日薄西山的态势,经公族乱政数代而后,已经无法在中原立足,多年之间数为韩赵魏所攻破,《史记》载:“宋、中山数伐割地,而国随以亡。”可见宋国之灭,并非一朝一夕,当年宋悼公、宋休公迁都彭城,宋国的大部分土地其实就很可能已为韩国所占,而陶邑作为宋国的经济命脉,为列国所觊觎,秦齐楚等强国不可能在这个时候允许哪个诸侯国将这里纳入版图,因此,保持陶邑的宋国归属,还是有可能的。

宋国的最后几十年就是在彭城和陶邑这样的经济命脉城市度过,而其后的宋辟公在当时人韩非子的论断中,是"宋君失刑",是个奢侈荒唐、大兴土木的昏庸之君。宋休公当年迁徙都城,为的就是休养生息,所以在位期间还算是中规中矩,没有过多的参与到诸侯征战中,由于宋国更为临近齐国,而且当时齐国国力强盛,因此宋国背后的依靠可能正是齐国。韩非子说“宋君失刑而子罕用之”,宋国权臣子罕把持宋国朝政,宋国名存实亡。但是后世对这段时间的宋国记载存在空挡,就是虽然说子罕独揽朝政,或有说子罕自立的,但在《竹书纪年》中有:“子剔成废宋辟公而自立,是为宋剔成君。”这个宋剔成君显然最终控制住了宋国的政局,而子罕是否受到惩罚,还有子罕最终的解决是什么,这个在史书中都没有明确的说法。
宋剔成君的在位时间大约有四十年左右,这四十年之间即是战国时代最为丰富多彩的四十年,魏国在与秦国和齐国两线作战的态势下最终衰落,赵武灵王胡服骑射,在赵国发动深度变革,并最终促使赵国强盛起来。秦国在商鞅变法后已经在西方崛起,成为谁也不敢忽视的诸侯国。南方的楚国也不可小瞧,楚国彻底攻灭吴越,并加强对西方巴蜀的防御和进攻,楚国成为疆域最广、力量最强的国家。反而是中原的那些正统封国们,宋卫鲁郑等国,基本上就是出于垂死挣扎,强国攻伐通行其间,如入无人之境,这些国家根本就沦为战争的通道。宋剔成君的四十年并不好过,外面的世界纷纷扰扰,作为宋国君主却如同当年的周天子,虽然没有被国内的朝臣所架空,但外部的威胁更为猛烈。宋剔成君的朝不保夕的感觉,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那时候,宋国人对霸业已经没有任何期待,贵族们贪图享乐,推崇商贸,这就更是促成宋国经济社会的繁荣。但这本身其实就是一种假象,如果没有战争,宋国人的美梦还会延续到很久,如果战争来了,宋国人的美梦立马就碎。这段时间关于宋国人的故事少的可怜,就连宋剔成君的往事也少的可怜。宋国的史书已经在数年而后的焚书坑儒中被付之一炬,关于宋剔成君在宋国到底有过哪些政绩也就无从知晓,但根据其前后君主的碎片,我们基本上可以如此评价,宋剔成君的前期是在拨乱反正,即是扭转宋辟公时期的衰退迹象和子罕的独揽朝政,中期则在诸侯称霸的战争中左右摇摆,重心依然是在发展宋国经济,后期则可能重新陷入宋国公族的权力争斗中,宋剔成君的弟弟宋康公夺位自立,而宋剔成君自己则逃亡到了齐国。如此看来,终宋剔成君任期,宋国始终是齐国的忠实盟友。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康王让宋国成战国第八强国也让其灰飞烟灭

 楼主| 发表于 2018-5-7 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8-5-11 22:59 编辑

当时间从春秋走到了战国阶段,韩魏赵齐楚燕秦这七个国家成为历史大舞台的主角。不过,除了以上七个大国外,鲁国、卫国、郑国、越国等国家也曾在战国的舞台上亮相。尤其是地处中原的宋国,更是成为大国争抢的焦点。当然,这一切都必须从宋康王说起,也要从宋康王终结。宋康王也被称为宋王偃、宋献王,是宋剔成君的弟弟。在宋剔成君二十七年,宋康王以武力取得宋国君主之位,并在即位十一年后自立为王。对于宋王偃这个人,历朝历代的儒生和史学家将其树立为君主的反面例子,比如射天笞地、夺人发妻、射杀谏臣等事迹来印证宋王偃的“桀宋”恶名。不过,在亚圣孟子看来,经过两次进入宋国后,发现宋王偃实行的是仁政,所谓“重礼爱民,德泽天下”。两种矛盾的观点下,至少能说明宋王偃应当是个个性张扬、富有反传统意识的君主。

宋王偃继承了殷商先辈的传统,对于武力非常推崇。在驱逐了宋剔成君后,宋王偃成为宋国的最后一代国君。宋王偃尝试学习赵武灵王,将国君之位禅让给太子,然后自己做太上皇。当然,后来他又把太子给驱逐了,自己继续当大王。在练出了十万精锐军队后,宋王偃决定将拳头挥舞到周边国家身上。在这一点上,宋王偃和仁义宋襄公可谓两个极端。在武力决定一切的指导方针下,宋国两次帮助齐国进攻魏国。在齐、魏、韩三国大军联合讨伐楚国的时候,宋国趁机拿下了楚国三百里的土地。之后,东征齐国,获得五个城池,再西进魏国,占领两个城池。通过剪灭滕、薛等残留诸侯,将宋国领土深入到今天的山东省南部地区。这个时候,宋国的领土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广阔,统治区域包含如今的山东、江苏、安徽、河南等省份的部分地区,从而成为方圆八百里的强国。尽管在面积上略低于九百里的韩国,但是不管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宋国都要盖过韩国一头,所以有着“五千乘劲宋”的称呼。对于这位战国第八强国,秦国起初采取了拉拢态度,希望借助于宋国来牵制齐国、楚国等国家。由此,秦国、赵国、宋国在战略上结成了同盟,与此相对应的齐国、韩国、魏国则走到了一起。从中可以看出,在战国中期,宋国一定程度上成为左右战国格局的重要力量。

不过,宋国的巅峰实在太短暂了。和战国初期的魏国一样,四战之地的宋国没有战略上的伸缩空间,更是成为大国眼中的要道。宋国不仅交通便利,其陶邑当时和大梁并列的两座商业中心。对于宋国东边的齐国,早就想动宋国这块肥肉了。但是,宋王偃也不是吃素的,两次打退了齐国的军队。直到苏秦的鼓动下,齐闵王第三次攻打宋国。与此同时,宋国和周边国家的关系持续恶化,而秦国和赵国想要救援,却无奈远水难解近渴。于是在公元前286年,宋国在内乱和外敌的夹击下,国破君亡。

这一年,宋康王出亡,死在魏国的温邑(今河南温县)。值得注意的是,尽管齐国消灭了宋国。但是,拿着这烫手山芋的齐国,无疑成为了各个大国的众矢之的。在一番合纵连横之后,五国伐齐,乐毅带着燕国军队差一点就亡了齐国。由此,这也再次体现了宋国的兴亡对战国格局的重要影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6 04:55 , Processed in 0.224613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