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说岳石文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天璟的观点

5:二里头文化的东界始终大体保持在豫东的商丘、杞县、鲁西的聊城、菏泽一带,波动比较小。相应的,东方的山东龙山文化晚期和岳石文化的西界基本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以在茌平尚庄H17、济宁程子崖H140等为代表的“进入夏纪年”的山东龙山文化遗存,集中分布于鲁西地区,在今聊城—菏泽—一线以西。岳石文化早期在西到鲁西的泗水尹家城东到胶东半岛东部的牟平照格庄均有分布。岳石文化中、晚期基本继承了山东龙山文化的分布范围,其西界一直处于今豫东地区的商丘附近。山东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分布范围的变迁亦进一步说明,二里头文化与分布于其东方的考古学文化间呈对峙关系。

在谈二里头文化对东方的关系之前,我们还不能不先了解该时期发生在东方的一场革命,即岳石文化取代山东龙山文化。我们之所以称这一过程为革命,是因为从现象上看,是山东龙山文化到岳石文化陶器发生了由精致到粗糙的“骤变”。讨论这场革命的发生,实际上就是要探讨岳石文化的起源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4:20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天璟的观点

6:目前关于岳石文化的起源有三种说法:北来说、本地起源说和多源说。

北来说认为,岳石文化是位于西辽河、大凌河流域的夏家店下层文化向辽东半岛推进,征服了辽东半岛上属于小珠山上层文化的民族,然后向南度过渤海海峡,在胶州半岛东端登陆,通过与龙山文化民族的战争,逐步向西征服了龙山文化民族而形成的(关于“北来说”的论文有:a、张国硕《岳石文化来源初探》,《郑州大学学报》1989年第1期;b、张国硕《岳石文化来源再探》,《郑州大学学报》1994年第6期;c、张国硕《岳石文化研究综述》,《郑州大学学报》1996年第1期)。

北来说的主要依据是:第一,岳石文化和龙山文化属于不同的两个文化系统,不可能是继承和发展关系。第二,辽东半岛的小珠山一、二、三期与双砣子第一、二、三期是两个不同的文化系统,其间也有“缺环”。第三,岳石文化与龙山文化的不同作风大多可以在早于它的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中找到渊源。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天璟的观点

7:本地起源说是学界多数学者所持的观点(关于“本地说”的论文例如:a、严文明《夏代的东方》,1998年科学出版社《史前考古论集》;b、栾丰实《论岳石文化的来源》,1993年齐鲁书社《纪念城子崖遗址发掘6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文集》;c、吴玉喜《岳石文化地方类型初探——从郝家庄岳石遗存的发现谈起》,1993年文物出版社《考古学文化论集(三)》;王富强《关于岳石文化陶器“骤变”原因的探讨》,《华夏考古》2001年第1期)。

该论点的论据总结起来主要亦有三条:第一,岳石文化与山东文化分布区域相同、时间前后相继;第二,岳石文化内涵的很多方面都是对龙山文化的继承;第三,岳石文化“灰、黑、粗、厚”的特征是由于青铜冶铸技术的成熟和发展、自然灾害或者是社会繁荣和人口的膨胀造成的。

多源说从龙山到岳石文化陶器存在重大变化以及岳石文化各个地方类型的特征上具有差异出发(与“多源说”有关的论文如:a、方辉、崔大勇《浅谈岳石文化的来源及其族属问题》,1997年文物出版社《中国考古学会第九次年会论文集》;b、王守功《夷羿族团的衍变与考古发现辨证》,2002年文物出版社《古代文明》第1卷)。

多源说认为:岳石文化源自山东龙山文化、山东龙山文化同时代的诸邻文化和岳石文化同时代的诸邻文化。并指出,山东龙山文化的某些因素在岳石文化时期突然绝迹,而在海岱文化区以外的更远的文化区得到延续;岳石文化与其同时期的辉卫文化、夏家店下层文化、二里头文化均存在交流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岳石文化与下七垣文化、辉卫文化存在着交流关系,之所以重点说一下这个,是因为中原二里头夏时期出现的石棺墓。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新平《鹤壁刘庄下七垣文化墓地的葬俗葬制》(2010年第3期《华夏考古》):

1:2005 — 2007 年, 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单位先后四次发掘了鹤壁刘庄遗址, 发现了丰富的仰韶时代晚期大司空类型文化遗存和下七垣文化墓地。墓地基本完整揭露,发现墓葬338座。本文拟从墓地选址、墓葬布局、墓葬形制与结构、葬式葬具、随葬品组合、特殊葬俗等几个方面对其葬俗葬制进行初步分析探讨,以期裨益于夏代中原地区下七垣文化考古研究的深入开展。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新平《鹤壁刘庄下七垣文化墓地的葬俗葬制》(2010年第3期《华夏考古》):

2:九成以上的墓葬未发现葬具,明确发现葬具的墓葬27 座。葬具有两种:一是木质单棺, 这种墓葬16座。木棺均残存为黑色朽痕,,清理过程中只见其四边, 而未发现棺盖、棺底腐朽的痕迹。木棺形状均近呈长方形,棺痕长度绝大多数在2 — 2.40米之间,一般最大宽度在0.40 — 0.65米之间,残存高度数厘米至20厘米不等,厚度仅数厘米。二是石棺及其简化形式,这种墓葬11 座。M145是唯一的一座石棺墓,长方形石棺由15块自然砾石竖置围成,有象征性的砾石棺盖。其余10座墓葬均为石棺象征形式的“简化石棺”。简化石棺有的是在墓主头脚两端各竖置一块砾石, 有的是在墓主头脚两端竖置多块砾石或头端竖置一两块、脚端竖置两三块或更多的砾石。竖置砾石较多的简化石棺往往一端或两端摆放成拐角状,这就是我们判断其为石棺象征形式“简化石棺”的主要依据。石棺及其简化形式均未发现铺底砾石,这与木质单棺不见棺底朽痕的情况类似。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新平《鹤壁刘庄下七垣文化墓地的葬俗葬制》(2010年第3期《华夏考古》):

3:除上述埋葬制度以外, 刘庄墓地还有一些特殊的葬俗或现象值得我们注意。首先,从M214、M217墓主年龄观察,墓地并非是成人专属埋葬之地, 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均可进入墓地埋葬。可以初步分辨墓主年龄的墓葬198座, 绝大多数墓主都是成年人,死亡年龄至少在18 岁以上。只有M214、M217 墓主经年龄鉴定分别为11 岁左右和未成年。M217 墓圹较大,墓口面积约2.15平方米,有木质单棺葬具,无随葬品,其埋葬规格也并不完全低于成年人。

其次,墓地可以确认10 余座石棺及其简化形式的葬具,除此之外还有很少量的墓葬见有较大的砾石,极为特殊。

M36位于墓地西Ⅰ区西北角, 距同区其他墓葬间隔稍远。墓主俯身直肢,墓向152°,头向东南,性别、年龄不详,无随葬品。墓葬填土中堆放20多块大小不一的自然砾石,排列不规律,较为集中地覆盖于墓主头部与上半身,下肢处仅有两块砾石覆盖,显然是死者入葬时有意覆盖的。这座墓葬的特殊性有三点:第一,这是墓地唯一的一座墓主头向东南的墓葬,与墓地常见墓葬朝向明显不同。第二,这是墓地唯一的一座墓主遗骸上大量覆盖砾石的墓葬。第三,其墓葬位置尽管位于墓地西Ⅰ区西北角,但不靠近其他墓葬, 略显孤独。其墓向、位置、遗骸覆石,显得与众不同, 应当有其特殊的形成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赵新平《鹤壁刘庄下七垣文化墓地的葬俗葬制》(2010年第3期《华夏考古》):

4:M232墓主俯身直肢,脚端随葬陶鬲1件。接近墓口的位置有自然片状砾石两块,其下又有一块砾石盖在墓主头部之上。砾石较大,均大致水平放置,恰又压着墓主头骨,似非偶然,推测应当是一种葬俗。

M3墓口平面呈长椭圆形,在墓室东端、墓主头顶,斜依墓壁放置方形砾石于墓底。所见砾石明显小于“简化石棺” 所用砾石,而且并未竖置,应当与后者用意不同。

第三,在前文所述“随葬陶器置于墓主头部” 的一类墓葬中,有2 座墓葬显得较为特殊。M263 随葬陶盆、陶鬲各1 件,陶盆置于墓主头部,陶鬲置于墓主腰部。陶盆应该是随葬时有意打破的,其中一半规整地扣着墓主的半个面部,另一半破乱地置于墓主右侧胸肩部,显然是有意而为之。M301随葬陶盆1件,也是整个倒扣于墓主头面部之上。由此分析,随葬陶器扣于墓主头面部之上显然是人为的,也并不是孤例,当为葬俗之一应无疑问。中原地区所谓的墓葬“陶器覆面” 埋葬习俗,上溯可至仰韶时代早期,两周尚见于平民墓葬当中。究其原因, 墓主是否“凶死” 还难以确定。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辉《墓葬所见岳石文化与下七垣文化关系举例》(2010年第4期《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1:学界认为,根据文化因素(主要是陶器)分析,岳石文化与下七垣文化存在密切关系。近年来的考古新发现使我们可能从墓葬材料出发,对这一问题再次进行探讨。本为认为,尽管资料尚少,但两者墓葬在诸多方面存在着一定联系,如以石块镇尸、贝壳随葬以及共见形制相同的陶鼎等。这反映了商王朝势力到来之前环渤海区域文化的共同特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辉《墓葬所见岳石文化与下七垣文化关系举例》(2010年第4期《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对于岳石文化与下七垣文化或先商文化的关系,不少学者从文化因素(主要是陶器)分析的角度做过研究,指出下七垣文化与鲁北、鲁西北地区的岳石文化关系密切。近年来,下七垣文化墓葬材料有所增加,丰富了我们对于该考古学文化的认识。相对而言,岳石文化墓葬的发现则十分有限且往往缺少随葬品,即使现有的少数发现也还存在不少争议。不过,由于二者地域相连,时代相同,下七垣文化墓葬的相关发现不但对于岳石文化墓葬的认识有所启发,而且,通过对比,也可从一个侧面认识两个考古学文化之间的联系。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辉《墓葬所见岳石文化与下七垣文化关系举例》(2010年第4期《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3:石棺墓与葬石习俗:河南鹤壁刘庄遗址是目前所发现的规模最大的下七垣文化墓地,有关资料的发表,极大地丰富了我们对于该文化墓葬的认识。有关该墓地文化内涵的揭示值得期待,简报所透露的墓地葬俗,尤其是石棺墓以及被发掘者推测为石棺简化形式的葬石墓,因在该文化中首次发现而格外引人注目。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7:28 | 显示全部楼层
方辉《墓葬所见岳石文化与下七垣文化关系举例》(2010年第4期《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4:石棺墓与葬石习俗:石棺墓在我国东部沿海地区有着悠久的史前传统,它最早出现于我国东部沿海相当于大汶口文化早期的江苏灌云大伊山遗址,延续至大汶口文化晚期和龙山文化,如山东日照东海峪遗址所见。烟台长岛大口遗址发现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墓葬,普遍有随葬石块的现象,虽然其形式多见以石块压在尸骨之上,但也有在尸骨头端、足端放置石块的葬俗。

值得注意的是,这一做法在内陆地区也有发现,这就是济南章丘市马安遗址M7墓葬。该墓除墓主外,未见有其他随葬品,但在其头端和足端一侧各放置一块大石头。该遗址另一座岳石文化墓葬并不见大石随葬,看来这一做法并不像沿海地区那样普遍。不过,马安遗址的这一发现将沿海地区与内陆地区的葬石习俗联系起来,使我们在考虑下七垣文化此类葬俗的来源时又多了一个选择。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鹤壁刘庄现在归属于辉卫文化了。

袁广阔《二里头文化与辉卫文化的关系》,该论文出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夏商都邑与文化(一):夏商都邑考古暨纪念偃师商城发现3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楼主| 发表于 2018-5-28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袁广阔《二里头文化与辉卫文化的关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夏商都邑与文化(一):夏商都邑考古暨纪念偃师商城发现3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2014年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同时,辉卫文化对二里头文化也有一定影响,其中郑州一带受到的影响比较大,如郑州大河村、大师姑遗址的二里头文化单位中就发现有辉卫文化典型的高颈鬲、甗等陶器,偃师二里头遗址出现的高颈卷沿鬲也应属于辉卫文化影响的产物,如图3:辉县孟庄高颈卷沿鬲与偃师二里头高颈卷沿鬲的对比——孟庄VIII173③:1和二里头VT214③B:11;孟庄VIIIT89M17:1和二里头VH19:14;孟庄XIIIT149H39:1和二里头IIVT126③:11。

辉卫文化与东下冯文化一样,是二里头文化时期的方国文化。从目前的考古资料上可以看出,二里头文化的晚期,二里头遗址和郑州一带的遗址与辉卫文化的关系密切,如郑州大师姑遗址等遗址都存在较多辉卫文化因素,而郑州商城内具有商人性质的洛达庙三期文化却不见辉卫的文化因素,我们认为这与辉卫文化在夏代晚期同夏人为同盟关系有关。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7:56 | 显示全部楼层
鹤壁距离安阳不远,安阳即发现有漳河型的典型遗址,比如鄣邓遗址。

从鹤壁刘庄墓地所反映出的看,其分布状况和非日常用途的随葬品上,都没有关系到等级社会,没有成为表示等级的象征。也就是说,其还没有出现社会复杂化。安阳鄣邓表现出的也是如此。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鹤壁刘庄墓地中,需要注意的是:所有墓葬当中, 墓向北的墓葬186座,约占墓葬总数的半数稍强;墓向东的墓葬114座,约占墓葬总数的三分之一。

“随葬陶器组合存在一定差异,以单件陶鬲和单件夹砂罐两种组合重复出现率较高,其他稍多见的组合还有鬲、豆,鬲、盆,鬲、豆、盆,鬲、豆、圈足盘,夹砂罐、豆、簋等。由此可见,鬲、豆、盆、盘等器和夹砂罐、豆等器两大组合系统为墓地随葬陶器的基本组合。”

其中随葬单件鬲的77座,约占总数的22.78%;随葬单件夹砂罐的29座,的8.58%。

————这是不是两个人群的融合?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天璟的观点

8:北来说认为夏家店下层文化以征服的方式占领辽东以及山东广大地区的说法有几点值得怀疑之处:

其一,我们目前发现的所有岳石文化遗存皆叠压在龙山文化遗存之上,虽然证明岳石文化将龙山文化取而代之是必然存在的,但是如果岳石文化对龙山文化是采用征服方式的话,那么就应该有被征服的对象,可是这个被征服者——龙山文化被征服之后到哪里去了?如果龙山文化全部退却了的话,文化遗存上也会出现一种“混合”的现象,不会总是具有明确地叠压打破现象。再退一步讲,如果龙山文化是“片甲不留”地退却的话,可能这两种文化在某个时空条件下会出现“对峙”,但是这些情形目前均没有发生。

其二,北来说解释,双砣子二期文化遗存是岳石文化“回流”的结果。那么,在辽东半岛上没有发现年代早于双砣子二期文化的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存。同时,为什么具有“非常强大的军事力量”的夏家店下层文化不直接跨过拒马河攻打山东,而是迂回到辽东半岛变换个样子再渡海去征服龙山文化?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天璟的观点

9:本地起源说的第一点是我们讨论岳石文化起源的一个重要前提。几乎在所有包含龙山文化和岳石文化遗存的遗址中,二文化的关系皆为岳石文化在上龙山文化在下,这已经成为一个不争的事实。最新研究成果表明,山东龙山文化的年代下限已进入夏纪年的范围,为公元前1900年左右(李伊萍《龙山文化—黄河下游文明进程的重要阶段》,科学出版社,2004)。学界普遍认为岳石文化的年代上限应该在公元前1800年前后。这就更精确地把两个文化之间的年代关系确定了下来。

关于本地说的第二点,龙山文化陶器的黑陶、弦纹、竹节状凸棱等制作风格确实也是岳石文化的风格之一,这是不容忽视的事实。有学者还在龙山文化中找到了诸如子母口瓮、子母口罐、三足罐、平底尊、器盖、圈足盒、豆等器物中龙山文化与岳石文化有继承关系的例子(栾丰实《论岳石文化的来源》,1993年齐鲁书社《纪念城子崖遗址发掘60周年国际学术会议论文集》),关于这些例子的对比,我们发现能够在同一遗址中找到源头的陶器较少,有些岳石陶器的源头距离它所流行的地区比较远,例如胶东地区特有的三足罐却在鲁中南地区西吴寺遗址中找到源头。根据目前的研究情况来看,岳石文化地方类型所在的地区,大体上与龙山文化的分区相差不大,在这个意义上讲岳石文化源头的寻找还是应该考虑到地理区域的因素。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段天璟的观点

10,第三点,从青铜器的生产和社会经济的增长、人口压力的增大来解释岳石文化陶器的“骤变”(王富强:《关于岳石文化陶器“骤变”原因的探讨》,《华夏考古》2001年第1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但如果说山东龙山文化的精美陶器和岳石文化的青铜器主要用于祭祀类的宗教活动的说法成立的话,在我国同时期或稍晚的青铜文明中将青铜器直接埋入地下祭祀的也有之(如三星堆文化),而在山东淄博市桓台史家发现的岳石文化晚期的“祭祀坑”为什么几乎不见青铜器(淄博市文化局等《山东桓台县史家遗址岳石文化木构架祭祀器物坑的发掘》,《考古》1997年第11期)?这是因为桓台遗址岳石遗存的地域原因,还是由于岳石文化中的青铜器另有其他用途?也有学者认为自然灾害造成了龙山文化转变为岳石文化,这均需要更多的证据来证明。

多源说客观地地揭示了岳石文化形成受到多方面因素的影响。笔者认为不同的文化因素在岳石文化不同地方类型中发挥的作用是不同的,不同的文化因素对岳石文化形成的作用如何,山东龙山文化是否是岳石文化的主源?这些问题是多源说必须回答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5-29 10:13 | 显示全部楼层
从王建华、刘莉、庞小霞等学者的研究看,岳石文化时期相比于山东龙山文化,其人口数量是明显减少的。现在看,这应该是确定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5 13:19 , Processed in 0.117147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