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说岳石文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学海的观点

20:龙山文化地方类型研究

1990年,李季、何德亮依据兖州西吴寺资料提出西吴寺类型,实际上和尹家城类型一致(李季、何德亮《泗水流域古文化的编年与类型》,《文物》1991年第7期)。

1992年,栾丰实依据尹家城、青堌堆、西吴寺遗址的资料,提出尹家城类型,开始把城子崖类型分成两个类型。对尹家城类型的文化特征、分期与源流进行了全面分析(栾丰实《龙山文化尹家城类型的分期及其源流》,《华夏考古》1992年第2期)。

1993年,徐基发表《山东龙山文化类型研究简论》(《纪念城子崖遗址发掘6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文集》,齐鲁书社1993年版),对龙山文化类型的研究状况作了概括,肯定了六个类型:A城子崖类型;B两城类型;C姚官庄类型;D尹家城类型;E造律台类型(王油坊类型);F杨家圈类型。

同年,赵辉发表了他于1986年撰写的硕士学位论文《龙山文化的分期和地方类型》,在分期的基础上分龙山文化为五个类型。早期三个:两城、城子崖和西吴寺类型;晚期两个:城子崖与尹家城类型(赵辉《龙山文化的分期与地方类型》,《考古学文化论集》(三),文物出版社1993版)。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0:22 | 显示全部楼层
依诸家所论,现在学术界基本把山东龙山文化分为五个类型,即两城镇类型在鲁东南;胶东类型在胶东半岛;姚官庄类型在鲁北潍、弥河流域;城子崖类型在鲁西北;尹家城类型在鲁中南。而原先分布在豫东、皖西北和鲁西——归属于山东龙山文化的造律台类型(王油坊类型),现在又被称为造律台文化,属于中原龙山文化系统。这是由于李伯谦的观点目前得到学界的认同。

李伯谦《论造律台类型》(1983年第4期《文物》)。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0:34 | 显示全部楼层
赵辉《以中原为中心的历史趋势的形成》(2000年第1期《文物》):

伴随着文化面貌的复杂和繁荣,中原地区形成了一个可以从考古学角度与其他地区分别开的文化实体——中原龙山文化。而且,在和周围文化的折冲中,中原龙山文化的实力不断增强,渐得优势,这一点可以从中原龙山文化的地域范围不断扩大反映出来。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此时已经衰亡。曾经被石家河文化占据的豫南地区重又回到中原龙山文化的势力范围;石家河的巨大城址在文化后期也走向衰败,城址上却出现了以瓮棺墓地为首的大量中原文化因素。东面的龙山文化依然强大,但它的西翼出现了一个文化面貌更接近中原文化的地方类型——造律台类型,可知它也被大大地削弱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杰《广富林文化初论》(2006年第4期《南方文物》):

龙山文化时期,中原文化逐渐从衰弱的困境中摆脱出来,向东从东夷集团手中夺回了豫东地区,使原来大汶口尉迟类型变成中原龙山文化的外围文化类型之一——中原龙山文化的王油坊类型。向南不仅将南阳盆地再次纳入中原龙山的地盘,那里主要分布着以淅川下王岗遗址为代表的下王岗类型文化。东南方向,中原龙山文化的势力扩展到驻马店一带,衍生出中原龙山文化杨庄二期类型。中原龙山文化甚至把触角延伸到江淮地区,衍生了“南荡遗存”。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杰《广富林文化初论》(2006年第4期《南方文物》):

广富林文化来源主体是以王油坊类型为主导的中原龙山文化,本地传统文化和浙南闽北以印纹陶为代表的文化因素在其发展中也起了重要作用,但是这种影响力相对较弱。
广富林文化的形成与发展与龙山文化时期各地区文化间分化、融合的大背景密切相关,它是外来文化征服的结果,其特征是文化内涵上的明显断裂,文化因素的整体置换。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杰《广富林文化初论》(2006年第4期《南方文物》):

相比良渚文化而言,广富林文化的形成和发展与环太湖地区原有传统文化之间缺乏明显的传承性,在文化面貌上,差别甚大。以王油坊类型为主要影响力的中原文化作为一种外来的文化因素,对本地土著的良渚文化几乎是全方位的取代。这种现象发生速率快、强度大,主要表现为文化内涵上明显断裂,在文化传播理论中称之为“文化置换”。这种外来文化因素对原有土著文化的置换,往往是军事征服行为的结果,这一行为与龙山文化时期中原文化大范围地向外扩张和环太湖地区良渚文化的逐渐衰落态势有着密切关系。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关于“龙山时代”的概念》,该论文出自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编《庆祝魏存成先生七十岁论文集》(2015年科学出版社)。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1:众所周知,龙山文化是以1930—1931年发掘的山东章丘龙山镇的城子崖遗址而命名的一个考古学文化。但随后在河南安阳后岗和浙江余杭良渚等遗址发现的相关遗存,由于皆存在相似的磨光黑陶而被陆续归入龙山文化的范畴。20世纪50年代后,越来越多的发掘表明,以往所谓的龙山文化在内涵上并不单纯,并不能仅仅看作是一个考古学文化,于是相继出现了陕西龙山文化、河南龙山文化、河北龙山文化、湖北龙山文化等命名。

而最先发现的以城子崖遗址为代表的龙山文化则被该称为山东龙山文化或典型龙山文化,之所以会出现这一类名称中既含“龙山文化”,同时又以省份加以区分的考古学文化命名方式,显然是意识到这些遗存相较于其他考古学文化还是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的。也就是说,大家逐渐意识到这反映出一个共同的时代特征。1981年严文明先生提出“龙山时代”这一概念,并将其年代范围初步推定在公元前26—前21世纪(严文明《龙山文化和龙山时代》,《文物》1981年第6期),显然是适应了中国考古学发展的需要。这一概念的提出,在明确一个共同时代特征的同时,又有利于从客观上改变以省份命名考古学文化的不科学性,可谓中国考古学在考古学文化理论与概念探索上的一大进步。
 楼主| 发表于 2018-6-2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2:但是,1956—1957年发掘的陕县庙底沟遗址,共揭露出三个大的文化层。其中下层文化遗存被命名为仰韶文化庙底沟类型。而中文化层即庙底沟二期遗存,由于灰陶所占比例较大等原因,被认为是仰韶向龙山的过渡期遗存,且报告作者倾向于将其归入龙山期。1984年出版的《新中国的考古发现和研究》一书中“黄河中游的龙山文化”部分(杨锡璋先生执笔),则明确将黄河中游的“龙山文化”分为前后两个阶段,主张“其前期名为庙底沟二期文化,后期则以河南龙山文化、陕西龙山文化及陶寺类型分别命名”,并依据当时的放射线碳素测定结果,将该“文化”的年代推定在约公元前2800年—前2000年。

由于该书是由我国考古研究领域的最高学术机构组织编写,并曾长期作为高校考古专业的教材和重要的学习参考书。所以,尽管许多学者接受了“龙山时代”这一名称,但在内涵所指上与严文明先生的主张并不相同,而庙底沟二期文化代表龙山时代前期,山东龙山文化、王湾三期文化、后岗二期文化等代表龙山时代晚期文化的观点在学术界也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3:继《新中国的考古发现和研究》一书之后,佟柱臣先生在撰写《中国大百科全书·考古学》“龙山文化”词条时,也将庙底沟二期文化列为龙山文化的代表。此后,张光直、卜工(《关于庙底沟二期文化的几个问题》,《文物》1990年第2期)、任式楠(《我国新石器时代聚落的形成与发展》,《考古》2000年第7期)、刘莉等也相继同意将公元前3000年(或公元前2900年,或公元前2800年)至公元前2000年前后的新石器时代末期阶段称为龙山时代。

正因为如此,现今的中国考古学界在使用“龙山”“龙山时期”或“龙山时代”时,既有支持严文明先生主张,将龙山时代的时间范围定在公元前2500年(或公元前2600年)至公元前2000年前后,又有相当一部分学者相信《新中国的考古发现和研究》一书的观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4:这种对“龙山”“龙山时期”或“龙山时代”概念使用上的含混,无疑会导致田野普查和记录中对遗址年代定性的模糊,从而直接影响聚落形态等相关学术问题的讨论。

目前已经开展的几例黄河流域史前聚落形态的研究,例如王妙发(《黄河流域聚落论稿——从史前聚落到早期都市》,知识出版社,1999年)、刘莉、文德安(Underhill)、赵春青(《郑洛地区新石器时代聚落的演变》,北京大学出版社,2001年)、钱耀鹏(《中国史前城址与文明起源研究》,西北大学出版社,2001年)、张新斌(《黄河流域史前聚落与城址研究》,科学出版社,2010年)、史宝琳(Sebillaud,Pauline:《新石器时代晚期至早期青铜时代中国中原地区聚落的空间结构(公元前2500—前1050年)》,吉林大学博士学位论文,2014年)等人的研究,都不可避免地受到各省文物地图集、文物志及大量调查材料中所称“龙山时期”或“龙山”遗址的确切年代范围所指不明的困扰,以至于对龙山时代的年代范围不得不作出各自不同的界说。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5:其实,相信公元前3000—前2000年前后属于龙山时代的学者,多半是同时相信所谓“龙山时代”已经在相当大的地域范围内出现了早期铜器,因而还可将此阶段称为“铜石并用时代”。这些学者之所以认为龙山时代的界限应划定在公元前第三千纪,主要是这一时期与此前的仰韶阶段相比,出现了一些重要的变化,这些变化又体现在长江与黄河流域的大部分地区。归纳起来,这些变化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①磨光黑陶与灰陶逐渐流行。
②陶器纹饰中篮纹、方格纹的比例逐渐增加。
③空三足器鬶首现于大汶口文化中期,并快速传播,继而在黄河流域催生了斝、鬲、甗等空三足器种类。

④手技术工业快速发展。尤其是制陶业中快轮技术开始普遍使用。小件铜器开始陆续在各地出现。
⑤建筑技术有了进一步提高。夯筑、土坯砌筑与白灰面加工技术开始在各类建筑中使用。
⑥聚落等级分化渐趋明显,城址在各地纷纷出现,并成为地区级的中心或次中心。城内往往有大型夯土建筑、祭祀遗存、供水与排水设施等。此类城址已布及河南、山东、山西、湖北、湖南、陕西、四川、内蒙古等省区。数量已不下60余处。

⑦以动物肩胛骨占卜的习俗开始流行。
⑧已出现较多刻画或书写在陶器上的符号。有些已可称之为陶文。
⑨相当多地区已出现陶质、玉石质、漆木质的礼器。
⑩暴力冲突现象渐趋普遍。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6:然而,尽管有以上一些共同特征的存在,公元前3000年前后仍难以明确作为一个时代的界限。

首先,以上这些因素的出现并不限于公元前3000年以后。此前一些因素已相继开始流行,如玉器、刻画符号等。磨光黑陶与灰陶、篮纹、方格纹的出现也都很早。城址的出现也已上溯至仰韶时代晚期甚至更早。以往庙底沟二期文化之所以被诸多学者视为由仰韶时代到龙山时代的过渡阶段的遗存,实际上正是注意到了前后两大阶段的特征性因素在该类遗存中此消彼长的演进态势。可以说,一个新的、特征相对稳定的时代,在庙底沟二期文化阶段尚未形成。

其次,公元前3000年前后,在陕晋豫邻境地区虽值仰韶时代结束、庙底沟二期文化兴起之际,但与此同时海岱地区的大汶口文化尚在延续,且处于繁荣阶段,环太湖地区的良渚文化也正处于蓬勃发展时期,显然在大范围内并未出现一个同步变化的大趋势,因而难以将其视为一个十分明显的变化节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7:2002年,张忠培先生在“《中原文物》百期纪念暨中原文明学术研讨会”上的讲话中,将中国古代文明的发展划分为五个阶段,认为其中第二阶段便是“公元前3千纪的后半期”的龙山时代,并以王权的势力超过神权作为这一阶段社会的主要特征之一(张忠培《关于中国文明起源与形成研究的几个问题》,《中原文物》2002年第5期)。这应当代表了目前相当一部分学者的认识。

然而,卜工先生最近又继续强调空三足器的出现是一个划时代的标志,主张将产生空足鬶的大汶口文化中晚期归入“大龙山时期”,并认为这一时期的年代上限可上推至良渚文化进入繁荣阶段的公元前3200年前后(卜工《再论“庙二”》,《庆祝张忠培先生八十岁论文集》,科学出版社,2014年)。可毋容置疑的是,空三足鬶的出现虽然是一个显著的变化,但毕竟只是陶鬶这一类器物在演进过程中所出现的制法与器形的革新,却并未由此造成大汶口文化整个器物组合和文化面貌的巨变。多年的发现与研究表明,空足鬶出现之后,大汶口文化作为一个结构稳定的考古学文化仍然是无法割裂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8:笔者认为,相较公元前3000年前后这一时间节点,以公元前2500年前后作为龙山时代的开始,仍然是目前较为合理地选择。

其一,从黄河、长江乃至辽河流域的文化演进节奏来说,公元前2500年前后的确是一个颇为明显的变化节点。庙底沟二期文化、案板三期文化、常山下层文化、庙子沟文化、小河沿文化、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等典型的考古学文化均结束于这一节点前后。显示出大范围的变化同步性。

其二,前文归纳出的所谓龙山时代的诸多共同点,只是在公元前2500—前2000年前后有着高度的一致性。诸如磨光黑陶与灰陶、细篮纹与方格纹、空三足器、夯筑技术与白灰面加工技术在大范围的流行,城堡与暴力冲突现象的普遍出现,等等,较之庙底沟二期文化阶段显示出更大范围、更高程度的一致性。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王立新的观点

9:其三,从社会演进的特点看,公元前3000年前后或稍早,虽然在辽河流域的红山文化、环太湖地区的良渚文化中出现了社会复杂化加剧的现象,但按照李伯谦先生的看法,二者主要是以神权为主导的一种阶层社会。这种社会不仅具有非稳定性的特点,而且易造成社会财富的极大浪费,其脆弱的文明最终走向消亡(李伯谦《中国古代文明演进的两种模式——红山、良渚、仰韶大墓随葬玉器观察随想》,《古代文明研究通讯》总第三十八期,2008年;《文物》2009年第3期)。而在公元前2500年前后,黄河中下游地区以祖先崇拜为核心、以血缘关系为纽带的“古国”或“邦国”纷纷登场,呈现出邦国林立的局面。而这恰恰是更大范围的王权国家夏王朝得以出现的前兆。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还当以严文明先生最初所提出的“龙山时代”概念的时间范围为准。这一标准的认定,不仅可以避免考古界在“龙山时代”概念使用上的混乱,而且还可以为文物普查、区域性调查准确记录遗址的时代提供明确的参照。当然,鉴于目前学界所称“龙山”“龙山时期”或“龙山时代”概念内涵有别,尚难取得一致意见的情况下,建议在继续出版文物地图集、文物志或发表调查资料时如若采用此类内涵所指尚存争议的概念,最好做出所指年代范围的说明,或直接采用已明确命名的考古学文化或类型的名称。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考古学会编《中国考古学会第十四次年会论文集(2011)》(2012年文物出版社)。

楼上已经介绍了出自这本书的魏兴涛关于清凉寺的一篇论文,而这本书中杨月光、李伊萍的《良渚文化陶鬶初论》也值得介绍。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空三足器鬶首现于大汶口文化中期,并快速传播,继而在黄河流域催生了斝、鬲、甗等空三足器种类。”——这是相当多的学者的观点。

高广仁和邵望平认为“陶鬶起源于山东、苏北一带的大汶口文化,良渚文化中的实足鬶是接受花厅实足鬶的影响而形成的一种地方性变体;袋足鬶可以分为长颈卷叶流袋足鬶与矮颈卷叶流袋足鬶,前者出现年代较早,是大汶口文化陶鬶向南传播过程中的一种地方性变体,后者出现年代较晚,是龙山早期阶段出现的一种地方型式。”

孙华认为“到了夏代,陶鬶发生和流行的山东地区已经基本不见这种陶器的存在。龙山时代以后这种陶器的流行区域从山东地区向西面的中原地区和长江中上游地区的转移,是否反映了当时古族的移动和迁徙,这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月光、李伊萍的《良渚文化陶鬶初论》这篇论文比较长,择其重要的抄之。
 楼主| 发表于 2018-6-3 14: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月光和李伊萍的观点

1:陶鬶在良渚文化中虽然出土数量并不很多,而且也并非贯穿良渚文化始终,但这种器物因其造型复杂,器形变化比较敏感,反映文化变化时序性比较明显,不仅在良渚文化分期中具有典型性,而且良渚文化所特有的袋足鬶流布范围也很广泛,不同种类的陶鬶在反映文化变化、文化交往方面具有较强的指示作用,可以视为良渚文化的重要陶器。

对良渚文化陶鬶的研究是伴随良渚文化材料发现的增加与扩展而逐步深入的,对良渚文化研究兴趣与重点的转移直接影响学界对良渚文化陶鬶的关注程度,反之,随着对陶鬶认识的不断加深又进一步推动良渚文化的研究。环太湖地区陶鬶与良渚文化研究之间,两者紧密相连,相互促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0-2 02:54 , Processed in 0.11120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