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说岳石文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抓个图,留个证据,看别的帖子太生气,心烦气躁的,有空应该多读读戴前辈的帖子。
大凌河 发表于 2018-6-13 10:53

兄弟,楼下显示的是不是被黑客攻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1:03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妍利《也谈苏埠屯墓地的性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三代考古(三)》,2009年科学出版社):

苏埠屯位置显然较前几者更接近东夷前沿,商王室对于该地驻守人选必定是非常小心的,要选择可以信任和倚重的人物,最好莫过于商王室成员,由他们在此军事据点威慑防备显然是上策。苏埠屯成为新的军事据点,一直持续到商亡。此推测得到甲骨文的支持,在苏埠屯出土了许多带“亚醜”铭文的铜器,甲骨文亦有商王派“醜”去东土的记载,如辛卯王(卜贞),小臣醜其作圉于东,对。王占曰:大(吉)。(《卜辞通篡》590);李学勤先生认为东即商朝东土,“作圉于东”是在东土建立疆界。卜辞还提到“醜”参与征夷方的活动:“其大出,吉。醜其驿至于攸,若。王占曰:大吉。其迟于之,若。”(《前编》5.30.1)。可见,醜是商王朝派驻东土的重要官员,与王的关系密切。
发表于 2018-6-13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楼下显示的是不是被黑客攻击了?
W7167N 发表于 2018-6-13 11:00


不是黑客,估计是论坛的服务器的配置文件更新时候出了点问题,应该显示一天的在线用户,变更显示一个月的在线用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郭妍利《也谈苏埠屯墓地的性质》(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三代考古(三)》,2009年科学出版社):

再将苏埠屯墓地的器物与就近的其他同时期遗存进行比较。青州赵铺距苏埠屯仅数公里,该遗址的主要器形为鬲、簋、盆、盔形器、墓葬中随葬品多为夹砂褐陶素面鬲、褐陶素面罐等土著文化因素,如M1死者手持獐牙、随葬商式陶簋和典型的东夷素面鬲、素面折肩罐,M24随葬素面鬲,显然死者都是土著的东夷人。

寿光县亦距苏埠屯不远,1987年在寿光北古城村发现的1个可能是贵族墓葬的陪葬坑。该坑内出土铜器64件,形制、纹饰与殷墟相同,其中铸“己”、“己并”铭文者19件,伴出陶器、玉石器、骨器、蚌器。同出的陶器鼎、甗、爵、尊、觯、盆、罐的形状基本是仿铜礼器而作,这与殷墟明器化陶器的作法迥异;陶色多为褐色或黑色,以素面为主,造型多具有岳石文化遗风。有人据此认为,这些器物是商代纪国的。其中心可能在鲁北弥河中游一带。
 楼主| 发表于 2018-6-13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由楼上可以看出,青州赵铺M1手持獐牙,这种山东史前文化的居民特殊的风俗习惯,从大汶口文化,到山东龙山文化,到岳石文化,到珍珠门文化——持续存在!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夏商周与山东》,该论文出自李学勤《中国古代文明研究》(2009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这篇论文第三节为“征夷方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7: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1:征夷方问题

安阳殷墟发现的甲骨文分属于商代后期武丁、祖庚、祖甲、廪辛、康丁、武乙、文丁、帝乙、帝辛(纣)等九位商王。在古代,“国之大事,惟祀与戎”,殷墟甲骨文所记载的主要内容便是有关商朝的祭祀与战争。就战争角度看,武丁和帝辛这两位商王特别引起学者们的注意。武丁时期的战争不少,其中重要的战争见于文献的有伐鬼方和伐荆楚。帝辛时期的主要战争是“征夷方”。甲骨文里的“夷方”,或释作“尸方”,或释作“人方”,其事与《左传》、《吕氏春秋》所载的“纣克东夷”之事有关。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2:征夷方问题

甲骨文里有关征夷方的材料,见于黄组卜辞。有关这个问题的研究经过了很长的时间。最早的是王国维,然后有明义士、郭沫若、董作宾、陈梦家,包括我本人也做过一些研究。大家的看法不太一样,可是最重要的是,这组甲骨卜辞可以排列起来,从帝辛九年春天一直到帝辛十一年春天,大约两年的时间,中间的史事可以连续。如帝辛九年,夷方如何作乱,侵犯了商朝,商王帝辛又如何筹备;到了帝辛十年又如何出兵,出兵路线如何,经过了什么地方;最后又如何打仗,如何取胜;胜利后又如何回去,如何庆祝,等等。“夏商周断代工程”还据此作了年代推算,对确定帝辛的王年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8:3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3:征夷方问题

过去,关于夷方的具体地望,学界有不同的认识。有的认为夷方是淮夷,有的认为是东夷。有关商人征夷方的方向,亦有不同意见,有的认为是向西打,有的认为是向南,有的认为是向东。我们认为,商代离我们已很遥远,后世地名相同或相似的又多,如果单纯互相比附,即使找到一串共同地名,终究有些危险。再说,甲骨文的地名也有异地同名的,光靠系联的方法,并不能完全解决问题。要真正确定甲骨文地名的方位,还有赖于考古学提供有力的证据。当然,要找到这样的证据谈何容易,但机会终于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4:征夷方问题

第一个证据便是我们前面谈到的“索”氏铜器。“索”这个地名就见于征夷方的甲骨卜辞中。现由“索”氏铜器可知,“索”的地望在山东兖州,征夷方时经过了此地。

第二个证据是杞国铜器。征夷方的卜辞里有“杞”这个地名。在文献和古文字材料里,“杞”有两个,一在今天河南的杞县,二在山东新泰。我们认为,征夷方的“杞”在新泰的可能性最大,因为在清末道光、咸丰年间,在新泰出土了写有“杞伯”铭文的青铜器,说明新泰曾是杞国的都城所在。不过,这些铜器的年代在西周后期,时代稍晚。能直接证明新泰在商代也为“杞”地的证据是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的杞妇卣。根据此卣的形制与花纹判断,其年代当在商末。此卣盖器对铭,一行四字:“亚醜(此字待考),杞妇。”器主系亚醜族氏之女而嫁于杞者。过去在山东益都苏埠屯大墓里,曾出土过商代的亚醜族氏的青铜器。商末的杞国与益都的族氏通婚,其地理位置也不能太远,新泰在位置上是适宜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5:征夷方问题

第三个证据是小臣醜与相关的青铜器。甲骨卜辞里曾记载了小臣醜赴攸以御夷方的事。这个小臣醜与苏埠屯大墓所出青铜器的亚醜族氏有关。益都今称青州,小臣醜参与征夷方,大概也在此地不远。此事还可得到商末铜器小臣俞犀尊的支持。该器传清道光时出在梁山,所谓“梁山七器”之一,现藏美国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其铭文有“王锡小臣俞夔贝,惟王来征夷方,惟王十祀又五肜日。”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6:征夷方问题

还有一个地点可以在这里提一下,在征夷方的甲骨卜辞里,还有一个“淮”地。过去,大家都将其与淮河相联系。我的想法是古文字的这个字可能不是“淮”而是“潍”,也就是现在的潍坊,如果这一点成立的话,那么,商人从河南安阳出发,往东征东夷的路线就很顺了,即由安阳——兖州——新泰——青州——潍坊,一直向东进发。征夷方卜辞还有提到“齐”的。当然,关于“淮”与“潍”的问题还需要直接证据,大家可以继续讨论。
总之,从考古发现所提供的材料来判断,商人征夷方的地点大多在山东,因此,商末的夷方与东夷当为同一事。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索”氏铜器,1973年在山东兖州的李宫村出土了一组青铜器,见有铜卣、铜爵、铜觚、铜刀各一件。其中铜卣与铜爵铭文第一个字基本相同,应为同一个字,一般认为是“索”。材料公布者认为器主是《左传》定公四年所记周初封鲁所赐殷民六族之一的索氏。这个观点基本得到学术界的认同,但也有不同声音,比如高江涛和庞小霞的论文所论。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江涛、庞小霞《索氏铜器铭文中“索”字考辨及相关问题》(2009年第4期《南方文物》):

本文先从文字考释出发,认为糿字与索字无论在字形还是在含义上,都有明显的不同,山东兖州西李宫村发现的铜器铭文应为糿而非索,是糿氏之器,而非索氏器。糿氏受到商王朝的重视,经常参与商王朝的重要活动,拥有较高的地位,很可能是商族的一支。进而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利用甲骨文、铜器形制以及商文化在泗水流域的消长情况,进一步确认糿地在今兖州地区。本文利用甲骨文、青铜器和考古学资料,对糿族铜器进行了新的解释,并对其地望进行了旁证考察,对于研究商代东方地区的历史情况有重要的意义。利用铜器出土定位古族地望,是研究中常用的一种有效的方式。但是,由于铜器具有传世性的原因,所以用铜器定地望之前,还需要对铜器情况加以详细的分析。以本文所研究的糿族铜器为例,糿族铜器出土于兖州,古兖州属于古时鲁国的地域。而周人灭商后封周公于鲁时,既分与他取得于殷商的战利品,其中不乏商人的宗庙之器,又曾分于其"殷氏六族",这些殷遗民是整族搬迁到此地的,很可能也带来自己传世的宗庙之器。所以,结合出土情况对纫氏铜器进行分析,排除其为自他地带来的可能性是很有必要的,可以使本文在研究逻辑上更加完备,更具有可信性。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1:02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殷民六族,学术界基本认为这些殷遗民是整族搬迁到此地的。但是也有不同声音,比如王恩田的论文所论,他认为“鲁分‘殷民六族’是原居住在曲阜鲁国周围的商遗民”。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恩田《山东商代考古与商史诸问题》(2000年第4期《中原文物》):

商文化进入山东是从二里岗文化后期开始的,商族起源于山东、契都蕃在滕县、汤都亳在曹县诸说都不可取。益都苏埠屯商代大墓的族属是商族,不是东夷族,周代薛国是由商代史族所分化的。夷方位于滕县东邻费县境内。鲁分“殷民六族”是原居住在曲阜鲁国周围的商遗民。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1:23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牛世山的研究显示:文献记载周人所迁的殷遗民,其主体甚至大多数人应该是原来生活在殷商故都的以家族为单元的族群。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牛世山《西周时期的殷墟与周边:文化的传承与革新——附论有关殷遗民的若干问题》(2017年第2期《华夏考古》):

1:在殷商故都及其周边地区,西周文化明显具有商式、关中典型周式和豫北冀南周式三类风格,文化特征在地域上有一定差别。殷墟范围的西周文化包含西周早、晚两个时期,遗址地点很少,文化传统表现为浓厚的西周文化风格;殷墟周边的西周文化涵盖整个西周时期,遗址地点较多,文化传统表现为浓厚的殷商文化风格。殷墟及其周边的西周文化对殷商文化和典型西周文化的传承和革新有一定差别。文献记载周人所迁的殷遗民,其主体甚至大多数人应该是原来生活在殷商故都的以家族为单元的族群。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牛世山《西周时期的殷墟与周边:文化的传承与革新——附论有关殷遗民的若干问题》(2017年第2期《华夏考古》):

2:如上文所说,在殷墟范围内,西周文化的遗址地点明显很少,也没有成规模的像样的遗址。可见在西周时期,殷墟一带相当地凋弊;除西周早期外,这里似乎很少有人居住生活;西周早期文化又以周文化传统最为浓厚。与此相反,在殷墟外围,整个西周时期仍然像晚商时期一样,聚落数量仍然比较多,浓厚的商文化传统一直得以延续。如果比较殷墟内、外的西周文化特点,明显可见,殷商故都外围使用浓厚商式风格陶器的族群应该基本是商人,而在殷商故都范围内生活的人群应该基本是周人,而且人数相当有限。总之,到西周早期,曾经一个面积达30 多平方千米、兴盛了270 多年的殷商都邑已不复存在,这里人群的族属也发生了颠覆性的改变。原来生活在殷商王都的众多商人族群似乎去向成谜,而少数后来者——王陵区和刘家庄北地等地墓葬的主人——周人来到殷商故都。
 楼主| 发表于 2018-6-14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牛世山《西周时期的殷墟与周边:文化的传承与革新——附论有关殷遗民的若干问题》(2017年第2期《华夏考古》):

3:但是,如果结合传世文献记载,殷墟发生的这种巨变,无疑反映的是因周人灭商而发生王朝更替、周公东征后“迁殷顽民”等历史事实。也就是说,周人灭商后,生活在前朝首都、在生活风俗与文化传统等方面保留殷商特征的商人成了殷遗民;周公东征后,对殷遗民采取强制性地分徙措施,从而使兴盛270 多年的殷商王都被空心化;西周早期以后,殷墟甚至少见有人活动,这里真正成为废墟。因此,殷商王都的废墟化和周人分迁殷遗民,是有意为之的行为和结果,这是周人进行国家治理、维护周王朝统治的重要举措。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8 00:13 , Processed in 0.11465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