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说岳石文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著《中国远古时代》(2014年上海人民出版社)。

其第三章的第三节之第2分节是“考古学文化的分布和民族文化区的萌芽”。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17:0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8:考古学文化的分布和民族文化区的萌芽

如前所述,在龙山时代存在着许多不同的考古学文化。这些文化各有明确的分布地域,它的某些特征常常能同历史传说中分布于该地区的原始部落相联系,因此这些考古学文化当是民族文化区的萌芽。

龙山文化主要分布在山东省,以及江苏北部,辽东半岛和河北唐山一带也受到它的强烈影响。这个文化的主要特征是轮制黑陶特别发达,器表往往为素面或打磨光亮,显得素雅大方。主要器形有鼎、鬶、甗、罐、盆、豆、碗、杯等,其中以蛋壳黑陶杯最为精致。石器中多舌形铲、长方形石刀、石镰和剖面菱形的镞等。房屋多为方形,以夯土为基。存在公共墓地,流行单人竖穴土坑墓,随葬品有相当的差别。在人骨鉴定中发现少数有拔牙的风俗。这说明龙山文化是继承大汶口文化发展而来的,因而它的居民还保持着他们祖先的遗风。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9:考古学文化的分布和民族文化区的萌芽

由于龙山文化分布地方甚广,各地文化面貌还有不少差别,据此至少可以分为四个文化区或文化类型。即胶东区的杨家圈类型,胶莱区的两城镇类型,鲁西北的城子崖类型和鲁中南的尹家城类型。这种地方性文化区或文化类型,其实早在大汶口文化时期就基本形成了,到龙山文化以后的岳石文化时期依然保持这种差别,只是边界稍有变动。假如龙山文化及以前的大汶口文化和以后的岳石文化是一个大的人们共同体先后相继的文化遗存,则这个大的人们共同体内还包含若干较小的人们共同体。

根据古史传说,东方的部落主要是太昊和少昊,可统称为两昊集团。《左传·昭公二十九年》谓少昊氏“遂济穷桑”。《尸子》、《帝王世纪》谓少昊“邑于穷桑”;而《左传·定公四年》谓周初分封时“命以伯禽,而封于少昊之虚”,因知穷桑当在曲阜左近,今曲阜东有少昊陵,是后人根据传说建立起来的。少昊活动的范围当不限于曲阜,而可能遍及山东各地。《左传·昭公十七年》记郯子的一段话是很值得注意的:“郯子曰……我高祖少昊挚之立也,凤鸟适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凤鸟氏历正也,玄鸟氏司分者也,伯赵氏司至者也,青鸟氏司启者也,丹鸟氏司闭者也;祝鸠氏司徒也,鴡鸠氏司马也,鸤鸠氏司空也,爽鸠氏司寇也,鹘鸠氏司事也,五鸠鸠民者也。五雉为五工正,利器用、正度量,夷民者也;九扈为九农正,扈民无淫者也。”表面看来,这是—个相当完整的职官系统。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09:1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0:考古学文化的分布和民族文化区的萌芽

《左传·昭公十七年》记郯子的一段话表面看来,这是—个相当完整的职官系统。实际上可能有后人的附会和整齐化。但它透露了许多信息:(1)所谓少昊氏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族系,里面包含许多氏族、胞族乃至部落,并各以一种鸟为其图腾;(2)据《左传·昭公二十年》晏子的一段对话,知始居齐地的是爽鸠氏,在今淄博临淄区附近;而作为少昊后裔的郯国在今山东东南郯城县一带,均距曲阜数百公里。故知少昊的族系并非仅居曲阜一带而可能遍及山东全境。至于太昊之墟在陈,一般认为在河南淮阳附近。既云太昊,当与少昊有关。而龙山文化及其以前的大汶口文化的各地方类型,应是反映少昊族系内的各地方分支。到夏代,这些人民始称为夷,或是夏人统称东方之人为夷。而夷有九种,说明内部也有许多分支,那大概就是岳石文化存在若干地方类型的主要原因。这样看来,龙山文化可能是少昊或两昊族系的文化,是夷人的史前文化。

中原龙山文化分布的范围最大,内容也最庞杂。其中包括分布于河北南部和河南北部的后岗二期文化,分布于河南中部偏西的王湾三期文化,河南西部的三里桥类型,山西南部的陶寺类型,以及陕西关中地区的客省庄二期文化等。河南东部的造律台类型,在文化面貌上介于龙山文化和中原龙山文化之间;但若按历史传说,那里似应是两昊集团的太昊氏活动的领域。

中原龙山文化的陶器颜色比龙山文化为浅,而且愈西愈浅。即黑陶愈西愈少,而灰陶愈西愈多,并且到山西和陕西还有一部分灰褐陶。轮制陶的比例也是愈西愈少。大部分陶器有绳纹、篮纹或方格纹,只是在不同的地方类型中这三种陶器的比例有所不同。这里没有龙山文化中那样精美的蛋壳黑陶杯,极少见鬶,鼎和豆也远不及龙山文化那么多。相反这里有很多的鬲、斝、甑、双腹盆和小口高领瓮等。石器大致和龙山文化接近,但缺少舌形铲而多有肩铲,箭头剖面多三角形。房屋多为圆形,地面及四壁抹白灰,称为“白灰面”。同时也有分间式长方形房屋。建筑中常用夯土、土坯和白灰。有很大的公共建筑,其中大墓和小墓的差别达到非常显著的程度。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1:考古学文化的分布和民族文化区的萌芽

中原龙山文化分布的地方,是广义的中原地区。依据古史传说,这里在原始社会是黄帝和炎帝族系的居民活动的地方,我们可将这两个族系合称为黄炎集团。

黄帝和炎帝究竟发源于什么地方,向无定说。无论如何,这两个族系的关系是很密切
的,姬姓和姜姓世为婚姻也是事实。《史记·五帝本纪》曾谈到黄帝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又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逸周书·尝麦》篇谓赤帝(按赤帝即炎帝〉与蚩尤争于涿鹿之河,黄帝杀蚩尤于中冀。《山海经·大荒北经》谓黄帝命应龙攻蚩尤于冀州之野。这里提到的地名都在今河北境内,黄炎集团又在河北。

《史记·五帝本纪》还说:“天下有不顺者,黄帝从而征之,平者去之,披山通道,未尝宁居。东至于海,登丸山及岱宗;西至于空桐,登鸡头;南至于江,登熊湘;北逐荤粥,合符釜山而邑于琢鹿之河。”丸山,据《括地志》在青州临朐县界,岱宗即泰山。鸡头在甘肃,《史记·始皇本纪》:巡陇西北地出鸡头山。熊当为熊耳山,据《括地志》熊耳山在商州洛县西。荤粥即后来的匈奴。如果真像《史记》所讲的,黄帝的战功和巡幸的地方如此之大,就有点像后来的始皇帝了,但这在当时是不可能的。如果把黄帝理解为一个族系,则它活动的地方仍是以中原为中心而与四周发生交涉,这与考古学文化分布的状况还是基本上相合的。

中原龙山文化分布的地区,早先是仰韶文化,中原龙山文化即是继承仰韶文化而发展起来的。继中原龙山文化之后而发展起来的,在河南中两部和山西南部是二里头文化,在河南北部和河北南部是先商文化,在陕西关中地带是先周文化。自此以后,中原地区的人民往往自称为华夏或诸夏。其所以称诸夏,正同称九夷一样,表明内部还有许多支族。而炎帝、黄帝则被尊为华夏族的祖先,华夏族的人民即成了“炎黄裔胄”。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楼上张忠培和严文明说“荤粥即后来的匈奴”,李零有论及。

李零《两周族姓考》(2017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我们的中国》):

“古人追溯族源,往往以母系的祖先为源头,如夏的男祖先是禹,禹母脩己是己姓;商的男祖先是契,契母简狄可能是媿姓;楚的男祖先是季连,季连之母为鬼方氏妹,曰女嬇,女嬇亦媿姓;周人的男始祖是弃,女始祖是姜嫄,姜嫄生弃,在弃之先。弃的配偶是姞姓。

姜为羌姓,世代与姬姓通婚,估计是娶自申、吕。弃娶姞姓女,估计是娶自密须。《左传》宣公三年:‘吾闻姬、姞藕,子孙必蕃。姞,吉人也,后稷之元妃也。’王国维指出,戎狄亦有姓,姜姓是氐羌之姓,媿姓是鬼方之姓,允姓是猃狁之姓,这是他的大贡献,但他把鬼方与昆夷、猃狁视为一系却不妥。陈梦家批评说:‘王国维的《鬼方考》,对于鬼方一事的考订,是有重大贡献的。但他其实受了《五帝本纪》索隐的暗示。索隐说‘匈奴,别名也,唐虞已上曰山戎,亦曰薰粥,夏曰淳维,殷曰鬼方,周曰猃狁,汉曰匈奴’,此外他加入了混夷,以为凡此一切都是鬼方。这种混同,是不对的。猃狁是允姓之戎,和鬼方是不同的种族。《孟子·梁惠王下》‘文王事混夷┅┅大王事獯鬻’,明二者非一。”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1:06 | 显示全部楼层
兰版在另一个帖子说:
“关于这个话题,还有很多值得深究的话题。
比如,《左传·宣公三年》: 初,郑文公有贱妾曰燕姞,梦天使与己兰,曰:「余为伯鯈。余,而祖也,以是为而子。以兰有国香,人服媚之如是。」既而文公见之,与之兰而御之。辞曰:「妾不才,幸而有子,将不信,敢征兰乎。」公曰:「诺。」生穆公,名之曰兰。.......  石癸曰:“吾闻姬、姞耦, 其子孙必蕃。姞, 吉人也, 后稷之元妃也。今公子兰, 姞甥也; 天或启之, 必将为君, 其后必蕃。”  
“姬姞耦”,代表可什么时代的联姻和群体混合过程?
我怀疑 南燕国的首领家族的来源是这样的:燕京之戎被商王打败后,首领家族和一部分族人被俘虏到商王畿境内,成为王畿内的诸侯。周代的南燕国就是这些人的后裔建立的小国。
类似的情况还有鬼方,商代末期在 商王畿境内有鬼候。还有其他的例子。”

李零《两周族姓考》:
“姞姓,传出黄帝。蓟在北京西南,疑即姬姓封燕前姞姓南燕的故地,南燕是姞姓。
西周十二王的王后,除打问号的三王不详,姜姓六位,姒姓两位,祁姓、姞姓各一位。姜姓娶自申(初在陕西宝鸡,后迁河南南阳)、吕(初在陕西宝鸡,后迁河南南阳),姒姓娶自莘(在陕西合阳)、褒(在陕西汉中),祁姓娶自房(在河南遂平),姞姓可能娶自密须(在甘肃灵台)。周与姜姓联姻,此其所以兴,亦其所以亡。申姜是幽王元妃,幽王宠爱褒姒,废申后,导致申、缯伙同犬戎攻灭西周。姒姓是夏遗民,本来住在山西、河南,后来扩散到陕西、山东,入陕西者莘、褒,入山东者杞(初在河南杞县,后迁山东新泰)、缯(字亦作鄫,初在河南方城,后迁山东兰陵,与灭周之缯不是一回事)。姒姓的重要性仅次于姜姓。姬姜联姻是为了其西境的安全,姬姞联姻是为了其北境的安全,姬姒联姻和姬祁联姻则是为了向东扩张。”

————两者看,兰版关于燕京之戎被商王打败及南燕等的推测是有道理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1: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的第三节“铜石并用时代晚期”之——“建筑技术的提高与房屋结构的变化”、“城堡和水井的出现”以及“朱封大墓与陶寺墓地。”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2:建筑技术的提高与房屋结构的变化

龙山时代迄今没有发现大型房屋建筑,但从大量的小型房屋基址来看,知道当时房屋的类型已比从前复杂,种类多样化了;特别是建筑技术有较大的进步。这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夯筑技术的发明。在龙山文化和中原龙山文化中,常常发现夯土的房基。如山东日照东海峪的一些房子就是这种筑法。据报道,那里房屋的建筑程序是先筑低矮的台基,然后筑墙体、室外护坡和室内地基。这些台基、护坡和室内地基均为分层筑成,土质坚硬,层次分明,每层上面有不规则的凹窝,推测是用不规则形石块夯筑而成的。至于这时普遍出现的城堡,更是夯筑技术的滥觞。

二是土坯墙的出现。现知河南永城王油坊、汤阴白营、安阳后岗和淮阳平粮台等地都发现了用土坯砌墙的房子,上海福泉山和浙江余杭大官山果园等良渚文化遗址更发现了烧过的红色土坯或砖。王油坊、白营和后岗的土坯都没有固定的规格,一般长20—50厘米、宽15—38厘米、厚4一9厘米。土坯用深褐色粘土制成,内夹少量小红烧土块。这显然是和泥制坯并晒干后才使用的。砌墙的方法是错缝叠砌,用黄泥粘接。用这种土坯砌筑的都是村落中的一般房屋,往往是圆形的单间小屋。平粮台的房屋是做在城内的,有台基,每栋房分为若干小间,有的室内甚至设有走廊,比一般村落中的房屋要讲究得多(图3-24)。这种房屋的土坯也比较规整,一号房的土坯长32厘米、宽27—29厘米、厚8—10厘米;四号房土坯较大,长58厘米、宽26一30厘米、脒6一8厘米。砌成墙体后在墙面抹草泥。用这种土还砌成的房子,从外形看已与现代的土坯房没有多大区别。至于良渚文化的火烧土坯,无论福泉山还是大官山果园的,大小规格也不大整齐。发现时全部经火烧过,故外面呈砖红色,里面因未烧透而呈黑灰色。现时难以判断它们是因失火而烧成红色的,还娃抑意烧成的砖。如果是后者,那就是我国最早用于建筑的小砖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3:建筑技术的提高与房屋结构的变化

三是石灰的广泛使用。河北、河南和陕西的许多属于中原龙山文化的房子,其底面和墙壁往往抹一层厚约2毫米的白灰,表面光滑平整,质地坚硬,颜色净白。经化验其成分同现代石灰基本一样。过去以为是用料姜石烧的,但料姜石含土较多,不易做到那么纯净洁白;也有推测是用贝蚌类烧制的唇灰恐也难于满足需要。在安阳后岗曾发现白灰渣坑,为过滤石灰后残渣的堆积坑,邯郸涧沟曾发现白灰坑,为已调好的白灰浆凝固而成,后岗等遗址更发现过未烧透的石灰石堆积,有些地方还有烧石灰的窑。由此看来,当时已经知道开采石灰石矿以烧制石灰了。这同前一阶段只知用料姜石烧制不纯的石灰以调制似水泥的灰浆,还是有很大差别的。

房屋的结构颇具地方特色,而同一地区则反映出城乡差别。

龙山文化的房屋在日照东海峪、栖霞杨家圈、诸城呈子和胶县三里河等地均有发现。一般为方形或略呈长方形,单间,室内面积约15-20平方米,较大的有近40平方米者。有的先做台基,有的则在平地起建。地基常先经夯筑,地面抹黄泥或草泥而不用白灰,仅接近后岗二期文化分布区的茌平尚庄一座残房有白灰面。墙有垛泥和木骨泥墙两种。前者多用草泥层层垛砌;后者多先挖基槽,在其中立柱扎棍再抹草泥。有的基槽深挖1米以上,如杨家圈的几座房子便是那样。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4:建筑技术的提高与房屋结构的变化

中原龙山文化的村落中多为圆形单间房子,且多用白灰抹平地面和墙壁,与龙山文化多方形而不用白灰的风格颇不相同。但中原龙山文化分布面很大,各地方类型也有一些差别。就中以分布于河北和河南北部的后岗二期文化最为典型。东边接近于龙山文化的造律台类型则既有方形又有圆形,既有白灰面房基,又有用黄泥或草泥筑的房基,表现为龙山文化与中原龙山文化的双重风格。西边接近于齐家文化的客省庄二期文化,房子有圆形和方形的,还有前方后圆的双间房,不少有白灰面,但房基多半地穴式,表现为中原龙山文化和齐家文化的双重风格。

属于后岗二期文化的房屋以安阳后岗和汤阴白营发现较多。其他尚有安阳大寒南岗、将台、蒋台屯,河北邯郸涧沟等多处。其中安阳后岗早在1931年即发现过涂白灰面的圆形房基,以后在1958年、1959年、1971年、1972年、1979年都进行过发掘,仅1979年就发现房屋39座;而汤阴白营于1976年至1978年的发掘即发现房屋63座。除个别早期房屋有半地穴者外,—般均为平地起建,或筑出较周围地面稍高的地基,地基有明显的夯层和夯窝。在地基上起墙有三种形式,最多的是垛泥墙,其次是木骨泥墙和土坯墙。绝大部分室内地面和墙壁抹白灰,显得洁白亮堂,室内正中有一块圆形灶面,为取暖和炊事的地方,室外有护坡和散水。个别房屋室内有垫木板的。这种房屋同仰韶文化的一般居室相比,居住起来显然要舒适一些。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下介绍的就是重点,埋小孩以及人头骨、人头碗、剥头皮等。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5:建筑技术的提高与房屋结构的变化

在这些房屋建筑中有两点情况值得注意:一是用小孩奠基,如后岗即有十五座房子下或附近埋有小孩,从地层关系来看是在建房过程中埋人的,最多一座房子下埋四个小孩。这显然不是正常的死亡和埋葬,而是建房时举行奠基仪式的牺牲。这种用人奠基的现象,到商代得到很大的发展。二是许多房子内或房子近旁有小的窖穴,其底部和四壁常抹白灰,比较讲究,当是属于房主人的储藏窖穴。这同仰韶文化前期窖穴成群而不与个别小房子相连系的情况相比,说明以一座小房子为单位的家庭已发展为在消费上更为独立的单位。

上述两点情况,在造律台类型的王油坊遗迹中同样存在。说明它不是孤立的现象,而可能是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特别是王油坊除用小孩奠基外,还有用大人奠基的。如第20号房屋东北有三人相互叠压,骨架周围的土都筑得非常坚硬,显然是筑地基时一同埋入的。这三人均为男性,年龄在25—35岁之间,其额部以上的头顶骨均已被去掉,显然不是正常的死亡和埋葬,很可能是战俘用来奠基。商代用于奠基的正是有小孩也有成人,说明龙山时代的社会同商代已有某些接近的因素。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想写个帖子,探讨豫北冀南及其附近的古代人群,而所用论据,即是人头骨、人头碗及剥头皮等。后来觉得这个内容过于暴力,遂作罢!

我们知道,考古有一定的偶然性,但即使如此,豫北冀南及其附近人群考古遗迹所展现的关于“人头骨、人头碗及剥头皮”已经不少了,此说明实际应该更多。现在已知的龙山涧沟的剥头皮、夏商交界之际的武陟大司马的剥头皮、郑州商城的人头碗、早商藁城台西的挂人头等,以及战国易县燕下都的人头墩等,另外,文献分明记载有赵襄子漆智伯之头以为饮器——这说明这一带有此风,要不然,赵襄子即使再怨恨也不会想出这种办法。古代人群迁徙肯定是存在的,但是如果不同的人群迁徙到豫北冀南后都会染上这种习风?

从龙山涧沟等所看,商人起源于豫北冀南应该是可信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豫北冀南毫无疑问是属于中原文化区的,所以张忠培和严文明说:“可见用人头盖做饮器的风俗,在素称文明礼仪之邦的华夏民族中是有传统的,其源盖出于龙山时代的后岗二期文化。”

相关文章提及人头骨或人头碗或剥头皮等的学者有陈星灿、张忠培、张立东、严文明、郝本性、潘其风等等,以目前所见,这种剥头皮人头碗等——在世界上还是以中原的后岗二期文化人群为最早!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8:1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6:城堡和水井的出现

古书谓“鲧作城”(《世本》),鲧为禹父,属夏以前的唐虞时代。假如像许多学者所主张的二里头文化是夏文化,那么唐虞时代就应相当于龙山时代,或至少是龙山时代的晚期。而考古学者所发现的最早的城堡,正是属于龙山时代的。而河南淮阳平粮台至少应看作是早期城市的一个雏形(图3-27)。

这个城的规模并不算大,每边仅185米,正方形,城内面积34000多平方米。如果包括城墙及外侧附加部分,总面积也仅5万多平方米。但该城十分坚固,墙体甚厚,现存墙基宽约13米,残高3米多,顶部宽8-10米,如果复原起来,所需土方大约不少于4万立方米,工程还是相当大的。这个城具有以下6个特点:

a、规划整齐:全城为正方形,坐北朝南,方向为磁北偏东6度,几乎与子午线重合。南门较大,为正门,设于南墙正中;北门甚小,又略偏西,当为后门。这种格局显然是精心规划的,它所体现的方正对称的思想一直影响到中国古代城市几千年的发展,成为中国城市的一大特色。

b、防卫设施严密:城墙本身便是最大的防卫设施。有了城墙还需要考虑城门的管理。这座城为此专门设立了门卫房。此门卫房用土坯砌成,东西相对,两房之间的通道仅1.7米,便于把守。门卫房中灶面,守门人可用为炊事,亦可为冬季取暖之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5-12 1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7:城堡和水井的出现

c、有公共下水道设施:一个城被严密地围起来后,必须解决供水和排水的问题。供水设施现尚未发现,估计应为水井。排水设施也仅发现了5米多长一段,整个长度和走向尚不清楚。虽然如此,仅就现已发掘的一段来说,已足以说明当时有了公共的下水道设施。此段下水道正通过南城门,埋设在距地面0.3米以下。水道本身由专门烧制的陶管套接而成。每节陶管长35-45厘米,直径细端23-26厘米,粗端为27-32厘米。每节细端朝南,套入另一节的粗端。而整个管道是北端即城内稍高于南端,故知从下水道是为解决城内废水向城外排放的。但一根管道排水有限,故用三根并拢,剖面看起来像倒品字形。即下面一根,上面并列两根。这样做的好处是一方面加大了排水量,另一方面又避免陶管太大难于烧造及容易压碎之虞。

d、有较高的房屋建筑:现在仅挖掘了十几座房基,都在东南角,应不是主体建筑。即使如此,这些房子一般都是用土坯砌筑的分间式建筑,有的用夯土做台基,房内有走廊,比一般村落的房子讲究得多。由此可知城内的居民主要是贵族,是统治者。否则他们是难以调集那么多人力,为他们建造那么坚固的城防工事的。

e、有手工业设施:在城内东南、东北、西南都发现了陶窑;东南角第15号灰坑内发现铜渣,说明当时在城内炼铜和制造铜器,并不是一个单纯的军事城堡。

f、有宗教活动的遗迹:如城西南角内侧埋一大一小两头完整的牛骨架,当为杀牲祭奠的遗迹。城内发现一些小孩埋葬,有瓮棺葬、土坑葬和灰坑埋葬。其中有些是正常埋葬,有的也可能是祭奠的遗留。
发表于 2018-5-12 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14年的书怎么观点还挺老的?当时没有发现龙山的大型房屋建筑?仰韶的酒倒是近两年确定的,这个知道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14年的书怎么观点还挺老的?当时没有发现龙山的大型房屋建筑?仰韶的酒倒是近两年确定的,这个知道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2 21:14
1,时间的早晚与观点的新旧或者说观点能否经得起考验,两者并无逻辑上的必然联系。比如,在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这本书中,两位学者言之凿凿——齐家文化的源头是菜园遗存。以目前看诸家所论,这一观点应该是说服力最强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14年的书怎么观点还挺老的?当时没有发现龙山的大型房屋建筑?仰韶的酒倒是近两年确定的,这个知道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2 21:14
2,关于酒,两位学者认为龙山文化的蛋壳黑陶杯很可能是酒器,这是相对于大汶口文化的高柄杯而说的,是有语境限制的。两位学者已经说“至少在铜石并用时代早期就知道酿酒了”——而本书的第三章“铜石并用时代”,指的就是“就整体而言,我国的铜石并用时代还可分为早晚两期。早期大约从公元前3500年至前2600年,相当于仰韶文化后期”,“铜石并用时代晚期大约从公元前2600年至前2000年,正是龙山文化及其同时代诸文化活跃的时期”。至于贾湖之酒和仰韶尖底瓶之酒,两位学者应该不会不知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1 08:25 , Processed in 0.10663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