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说岳石文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09:16 | 显示全部楼层
这……14年的书怎么观点还挺老的?当时没有发现龙山的大型房屋建筑?仰韶的酒倒是近两年确定的,这个知道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2 21:14
3,这本书是2014年5月的第1版,但这并不意味着书中的内容是2014年写的。比如陈星灿和刘莉著《中国考古学—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早期青铜时代》,这本书是2017年9月第1版,由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出版。而其实这本《中国考古学—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早期青铜时代》,是2012年在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同名论著的中译本,陈星灿和刘莉也非常明确地说:“需要说明的是,本书的基本参考材料截止2011年,在此以后的新材料没有包括进来。因此本书的一些结论可能已经过时,或者有误。我们希望这些缺陷在将来再版时加以修正。”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14年的书怎么观点还挺老的?当时没有发现龙山的大型房屋建筑?仰韶的酒倒是近两年确定的,这个知道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2 21:14
4,所谓“大型房屋建筑”,像灵宝西坡的、淅川下王岗的、高陵杨官寨的、天水大地湾的,这四个地方发现的应该可称为大型房屋建筑,但这四个都是龙山时代之前的。而龙山时代能称得上是“大型房屋建筑的”,当然是指单体建筑,应该是陶寺的,其单体建筑超过200平方米。不过这个资料的发表印象中是2015年。请问:龙山时代还发现有别的大型房屋建筑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8:城堡和水井的出现

上述几个特点足以说明,像平粮台那样的城址,已经具备早期城市的基本要素。它应是政治中心,因而有较高级的房屋,有规划整齐的市政建设;它也可能是经济中心和宗教中心,因而才有炼铜(这是当时最先进的手工业)和烧制陶器的遗迹,以及宰杀大牲畜祭奠的遗迹。正因为它有如此重要的位置,才会调集那么多人力修建那么坚固的城堡。这种城堡显然已不是一般村落的土围子,而是一个雏形的城市了。

这里应当特别注意的是,平粮台遗址的规模并不大,出土器物也不见特别讲究的,龙山时代诸考古学文化比平粮台大得多的遗址还有许多,有些遗址出土的器物相当精致,有些遗址中发现了很大的墓葬而对生活区缺乏了解,凡此都预示着龙山时代应有更大的城址。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19:城堡和水井的出现

早在1930年发掘第一个龙山文化的遗址城子崖时就发现了一个夯土城,城子崖因此得名。因为那个遗址中还有周代遗存,所以后来许多人怀疑那个城址是否属于龙山文化。1964年作者详细察看了残留城垣的夯土结构和包含物,提出有可能属岳石文化的意见。1989至1990年春,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城子崖进行了勘探和试掘,才第一次查明那里存在着不同时代的三个城垣,分别属于龙山文化、岳石文化和周代,其中以龙山文化的城址最大。

城子崖龙山文化的城址平面接近方形,东南西三边城垣较直,北边城垣向外突出,拐角呈圆弧形。城内东西宽约430余米,南北最长处达530米,面积达20多万平方米。残存的城墙有些已深埋于地表以下2.5—5米处,城脚残宽8—13米。大部分挖有基槽,有的部位则在原有沟壕上夯筑起墙。夯土结构有两种,一种用石块夯,一种用单棍夯,二者也许不是一次作成的,或许在龙山时期就曾经进行过局部的修补。

城子崖龙山文化城址发现的意义在于,它是足以代表龙山时代发展水平的唯一大型城址。如果说面积仅有城子崖七分之一左右的平粮台便已有了不同一般的设施,清楚地显示了城乡的差别。那么如果对城子崖遗址进行全面发掘,必将有更加完备的设施和更讲究的建筑遗存被揭露出来,使我们对龙山时代的社会有更加深刻的认识。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20:城堡和水井的出现

与城市的出现几乎同时出现了水井。史传瞽叟使舜穿井(《孟子·万章》、《史记·五帝本纪》),又传伯益作井(《吕氏春秋·勿躬篇》、《世本》、《淮南子·本经训》)。时代都在有夏以前,按照前面的推测,当在龙山时代晚期。现在在中原龙山文化遗存中发现水井的遗址有河北邯郸涧沟、河南汤阴白营和洛阳矬李等处,江苏吴县澄湖更有属于良渚文化的水井群。白营的水井深达11米,井壁用木棍自下而上层层叠起,累计有四十六层,木棍交叉处有榫,顶视成井字形,于此可为井字造字时所像实物找到根据(图3-28)。涧沟的井为土井,建于陶窑附近,并有水沟通向窑边的和泥坑,看来是为制陶时陶泥用的。许多水井底部都有掉下去的许多陶汲水罐,澄湖的一些罐子上还有绳络的痕迹,可知当时是用陶罐汲水的。

有了水井,不但使制陶等用水获得方便,使居址的安排不必紧靠河湖等天然水源,从而使人们有可能开辟更多的地方,更可解决城市的供水问题。它是龙山时代具有深远意义的一项发明。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4:5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21:朱封大墓与陶寺墓地

龙山时代的墓地以良渚文化发现得最多,以中原龙山文化的陶寺墓地为最大。但以单个墓葬来说,则以山东临朐朱封的三座墓葬为最大。

朱封遗址位于临朐县南约5公里,东南濒猕河,1987年曾在那里发掘一座龙山文化的重椁墓,1989年又发掘了两座。M203是一座重椁一棺墓,墓塘长6.30—6.44米,宽4.10—4.55米,深1.48—1.72米。内椁之外为生土二层台,外椁即置于生土二层台上,外椁之外又筑成熟土二层台。外椁呈井字形,长4.65米,宽2.75米,现存高度为0.34—0.52米,厚0.12—0.16米。未见盖板痕迹。内椁亦呈井字形,长3.85米,宽1.60米,现存高度0.50—0.55米,厚0.12—0.15米。无底,但有盖板。棺长2.60米,宽0.58—0.60米,现存高度0.30米,壁厚5—12厘米,底厚3—4厘米。棺底下有两根垫木。人骨保存不好,头朝东,仰身直肢,仅能判断为一成年人。此墓在棺内随葬玉钺3件、玉环1件、松绿石管珠5件、松绿石片95件。内椁盖板上置石镞和骨镞共18件。在棺与内椁之间以及内椁与外椁之间随葬各种精美陶器50件,种类有鼎、鬶、罍、罐、盆、豆、盂、盒和单把杯等,其中32件有盖。棺与内椁间有两堆陶器底部发现彩绘,一片似长方形,长50厘米、宽30厘米,有红、黑两种颜色;另一片略成梯形,长宽各约70厘米,有红、黑、灰、白等多种颜色。推测是两件盛放陶器的彩绘木器。内椁与外椁间有一堆陶器上也发现红、黑两色的彩绘,形状已不可辨,也可能是装陶器的彩绘木器的残迹。此外在棺内发现有零星的红色彩绘,内椁与外椁之间也发现数处面积较大的多色彩绘。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5:2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22:朱封大墓与陶寺墓地

M1与M203的形制十分相似,规模也差不多,也是重椁一棺,但只发现了椁室,推测椁室以外还应有更大的墓塘(图3-29)。现存小墓塘长4.4米、宽2.5米。外椁长4.1米、宽2米,厚10厘米,两短边伸出呈Ⅱ字形。内椁形状与外椁相同,长2.81米、宽1.61米,板厚5厘米。内椁与外椁之间设一脚箱,长1.42米、宽1.20米。内椁南面置棺,北面设边箱。棺长2米、宽0.64米,板厚5厘米;边箱长1.78米,宽0.43米,二者均有红黄两色彩绘。外椁板内侧钉两排共12根短木桩,以防椁板往里挤。棺和边箱的底部有3根垫木。死者仰身直肢,双手交于腹部,据骨骼观察似为一中年女性。手握獐牙,头戴松绿石耳坠,胸部有玉管等,当为项饰。随葬器物主要放在脚箱,其中陶器有鼎、鬶、罍、罐、豆、盆、蛋壳陶杯、单把杯、三足盆等,另有骨匕和蚌器等共30余件。边箱中有两件蛋壳陶杯,估计还应有衣服等有机物今已腐朽无存。椁顶上则有白陶鬶和2件猪下颌骨,内椁东北角有磨制陶饼,外椁北侧有兽骨和8个泥弹弓,东侧有泥塑动物和网坠。

202虽只有一椁一棺,但墓葬规模和随葬器物并不比重椁墓稍差。该墓长6.68米,宽度不详,有生土二层台。椁长4.38米,两短边伸出如M1者。椁顶有横梁和盖板。棺长2.64米、宽0.72米,底有垫木。死者仰身直肢,身高1.75米左右,性别不辨。此墓中有小型边箱,内置蛋壳陶杯、骨匕、砺石和鳄鱼骨板数十片。棺椁之间多有彩绘,当系彩绘木器朽烂后的遗痕。随葬器物丰富.除大量陶器外,还有石器、骨器、玉器和大量松绿石制品。玉器中最精美的系两件玉笄,其一为半透明乳白色,上面有三个浮雕人面像;另一件墨绿色.呈竹节状,末端连缀一扇形透雕,乳白色,两面镶松绿石,是难得的艺术精品。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23:朱封大墓与陶寺墓地

龙山文化墓地至今已经发现不少,其中主要有日照两城镇、临沂大范庄、诸城呈子、胶县三里河、潍县鲁家口、潍坊柿子行、泗水尹家城等处,其中没有一个地方发现大墓。尹家城一墓稍大,也不如朱封大墓的规模。这种情况应该是与龙山时代已出现城市和乡村的差别相一致的。这就是说,朱封的大墓应该属于某个城市的贵族阶层,而其他许多地方的中小墓葬则应是一般乡村中居民的埋葬。

朱封大墓中还有一点也是特别值得注意的,就是重椁的出现。中国古代的棺椁制度是表示等级的礼制的重要组成部分,什么人用几重椁是有规定的。朱封大墓的重椁与单椁相比,在放置随葬品的功能上并不稍胜,其所以要用单椁或重椁,最大的可能是表示地位等级的不同。如果这个推测不至大错,则龙山时代不但已出现不同等级身份的人,且有一套反映这种等级差别的制度了。

关于在龙山时代即已出现等级制度一事,还可以从陶寺墓地的情况中得到反映。这个墓地位于山西省襄汾县,面积超过了一万平方米。如连居住区等整个遗址计算,总而积达300多万平方米。墓葬分布甚密,仅1978年至1982年发掘的2000平方米范围内,即已发现蓝葬700余座。其中北部和中部悄况不同,应属两个相邻的墓区。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24:朱封大墓与陶寺墓地

陶寺墓葬可分大、中、小三种,分别占1.3%、11.4%和87.3%。大墓长3米上下,宽2-2.75米。有木棺,内撤朱砂,随葬品多达一二百件,其中往往有龙纹盘、石磬、木鼓、大量漆木器、陶器和玉石器等。例如3015号墓即有棺板灰痕,其外侧放置随葬品。右侧主要是炊器和饮食器具;右下放有木俎、木匣、石刀、石锛,右侧中部有陶灶、陶斝、陶罐,右上方有木豆、木盘和木斗。左侧主要放置乐器、工具、武器等;左下方有木鼓、石磬、石研磨盘和磨棒;左侧中部有成束的石镞和骨镞,单石镞就有111件;左侧上方有玉石器、骨器、木豆、木仓模型及不辨器形的彩绘漆木器等多件。足端近墓壁处有一整猪骨架,头被砍下置于右侧陶斝内。此墓骨架已朽,且较零乱,似属二次葬(图3-30)。

中型墓一般长2.2—2.5米,宽1米左右。一般有木棺,随葬成组陶器及少量彩绘木器、玉石器及猪下颌骨等。有的保存较好的有麻布殓衾。例如1650号墓,长2.45米,宽0.96—1.18米、深3.35米。墓底经整修,用碎陶片及烧土砸成硬面,上置木棺。木棺长1.90米、宽0.50—0.65米,头大尾小。底板上铺网状麻织物一层,厚约1厘米。死者为成年男性,平卧于麻织物上,周身裹以麻布.头部与上身为白色,下身为灰色,足部橙黄色,外部撒朱砂一层。人体上覆盖麻织物,反复折叠达十至十二层,直至棺口盖板,棺盖上再覆麻织物一层,两侧垂至棺底。外部用麻绳捆绑。棺的上方及四周洒木炭渣一层,厚约0.5厘米。然后填土。像这样完整的木棺和大量衣衾出土的情况,在我国史前考古中还是仅见的。

与上述大中型墓形成鲜明对比的是87%以上的小型墓绝大多数无任何葬具和随葬品,仅个别的有木棺,或两三件骨笄、陶罐之类的随葬品。

大中型墓与小型墓主人的区别,不仅是贫富的差别,还应有身份和社会地位的差别。因为大中型墓中往往出玉钺和石钺,应是军事权力的象征;有些大型墓中有石磬、木鼓等,更应是特殊地位的标志。由此可见陶寺墓地所代表的社会集团已有初步的阶级分化,这同城市的出现和城乡分化所反映的社会状况是一致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帖子名叫“说岳石文化”,当然是顺着大汶口—山东龙山—岳石这个主轴进行的。

陈星灿和刘莉著《中国考古学—旧石器时代晚期至早期青铜时代》(2017年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这本书的第七章“早期复杂社会的兴起和衰落:新石器时代晚期(3000BC—2000BC)”之第一节是“黄河流域”;其第八章“中原地区早期国家的形成:二里头和二里岗”,其第四节是“二里头国家的近邻”之“岳石文化”。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莉和陈星灿的观点

1:黄河流域一直是研究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的中心,这主要是因为该区域见证了中国最古老的夏商周王朝的兴起。考古学文化的发展可以分成三个大的区域:一、黄河下游的大汶口文化晚期—山东龙山文化;二、黄河中游的龙山文化;三、黄河上游的马家窑—半山—马厂文化(参见图7.1)。

黄河下游通常指的是海岱地区,范围包括今天的山东、河南东部、安徽北部和江苏北部,分布着大汶口文化(晚期,3000BC—2600BC)和随后的龙山文化(2600BC—1900BC)(栾丰实1997;山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2005:126—274)。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莉和陈星灿的观点

2:聚落形态

从新石器时代中期到晚期的人口增长,主要通过山东半岛从大汶口文化(547个遗址)到龙山文化(1492个遗址)遗址数量的明显增加而表现出来(国家文物局2007)。大汶口文化晚期和龙山文化时期的人口增氏尤其迅速。已经见诸报道的有20多处城址,其中7个经过发掘得到确认。最早的一个,是五连丹土遗址,始建于大汶口文化晚期并持续使用到龙山文化中期。其他城址均建于龙山文化时期,有一些还延续到岳石文化时期(1900BC—1500BC)(栾丰实 2006)。区域中心(有的有城墙环绕)之间的分布距离显示有一定规律(30—50公里)。聚落形态以及反映不断增加的战争和暴力的考古证据,则显示区域政体之间存在竞争关系(Liu,L.2004:192-207;Underhill 1994;Underhill et al.2008)。

近年来鲁东南地区的全覆盖式区域调查,为理解聚落形态的变化提供了详细和系统的信息。人口增长通过遗址数量明显增加得以体现,该地区北辛时期只有2个遗址,大汶口文化晚期增加到27个,龙山时期则达到463个。龙山时期聚落的分布也展示出以两城镇(272.5万平方米)和尧王城(367.5万平方米)两个大聚落为中心的遗址集聚过程。这两个聚落代表两个共存的政体。每个中心均以具备四个层级的聚落为特征,但两个中心的聚落形态颇有不同:以两城镇为中心的聚落系统具有比尧王城更明显的凝聚力。这种模式可能代表两个政体不间的统治者控制策略(Underhill et al.2008)。
发表于 2018-5-14 02:42 | 显示全部楼层
42# W7167N
新密古城寨
发表于 2018-5-14 0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42# W7167N
http://www.ixueshu.com/document/b5689851e9939a65.html#pdfpreview华夏考古2010年1期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4 02:44
谢谢,学习了!

“古城寨F1长度超过38米、宽逾13米,室内没有隔墙,形成一个360多平方米的空间”,“推定该建筑约始建、使用于当地龙山文化第二期,约当登封王城岗第三期。”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42# W7167N
http://www.ixueshu.com/document/b5689851e9939a65.html#pdfpreview华夏考古2010年1期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4 02:44
刚刚又翻了一遍刘莉的另一本书,《中国新石器时代—迈向早期国家之路》(2007年文物出版社)——这本书是2007年的中译本。里面有关于古城寨的介绍:

“古城寨遗址在龙山文化晚期可能是以夯土墙和大型复合建筑为标志的主要中心。该聚落在龙山文化末期衰落了,这时大型复合建筑被废弃,夯土墙被灰坑打破。与此同时,新砦大型聚落出现,年代落在龙山文化向二里头文化的过渡期。新砦遗址出土了一些精美的器物,包括玉琮和一些白陶片。两件铜碎片和一些铜渣的发现表明可能使用了冶金术。”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42# W7167N
http://www.ixueshu.com/document/b5689851e9939a65.html#pdfpreview华夏考古2010年1期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4 02:44
刘莉:
“古城寨:考古学家最近在城址的东北部发掘了一处大型宫殿区,其时代与城墙同时。它包括一个面积383.4平方米(长28.4、宽13.5米)的夯土台基。由柱洞的分布看,台基外侧三面有回廊,并与一夯土与木骨泥墙建造的、环绕宫殿区的回廊相连。回廊只发掘了—部分,其北墙和西墙上发现了至少三个入口(4.18)。与回廊相关的一座祭祀坑中发现了1具狗骨架。宫殿区附近发现了一些与其同时期的灰坑,内出陶器和工具(如IVH5),表明宫殿是用来居住的。城墙和宫殿区被第三期灰坑打破,似乎都是在接近龙山晚期被废弃的。龙山物质遗存在城址内外都有发现(蔡全法等2000;河南所2002b)。”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42# W7167N
http://www.ixueshu.com/document/b5689851e9939a65.html#pdfpreview华夏考古2010年1期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4 02:44
刘莉:
“古城寨:环绕宫殿区的回廊和大型宫殿夯土台基都是新的建筑形式。与较早时期有开放式庭院的公共建筑不同,它们构成了一个封闭的建筑格局。建造回廊可能是为了更好地将宫殿区内社会上层成员的活动与外面的民众分隔开来。进—步的发掘会使我们更好地了解宫殿建筑的功能。无论如何,古城寨遗址为龙山时期隔离居住现象的出现提供了最好的证据,表明公共建筑幵始成为社会上层成员的居所,聚落空间开始被墙分隔成不间的部分。更重要的是,宮殹区的建筑格局开启了二里头早期国家宫殿布局的先河(参见第八章)。

中国考古学家认为古城寨是一处制作铜器的遗址(河南所2002b)。但目前只是发现了坩埚残片,而且多在城墙之外。可以确定这些坩埚的冶炼功能的炼渣尚未发现。古城寨遗址是从亊金厲器浇铸还是只制作坩埚,需要进一步研究才能确定。”
 楼主| 发表于 2018-5-14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42# W7167N
http://www.ixueshu.com/document/b5689851e9939a65.html#pdfpreview华夏考古2010年1期
呜呜呜呜呜 发表于 2018-5-14 02:44
从杜金鹏和刘莉的相关介绍看,古城寨的这个大型宫殿建筑的资料应该很早就发表出来了。而张忠培和严文明这两位作为很有影响力的专业学者应该不会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发表于 2018-5-14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大凌河 于 2018-5-14 09:57 编辑
张忠培和严文明的观点

周身裹以麻布.头部与上身为白色,下身为灰色,足部橙黄色,外部撒朱砂一层。人体上覆盖麻织物,反复折叠达十至十二层
W7167N 发表于 2018-5-13 16:06


前辈,撒朱砂 这样的风俗,在古代北方一带的墓葬很普遍吗?
辽宁,山东,附近还有没有发现典型的遗址,类似这种撒朱砂的古代墓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9 01:56 , Processed in 0.11417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