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32|回复: 13

鲁国君主的故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11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8-5-11 23:10 编辑

鲁国出现篡位之君,齐国第五代君王被周天子所杀?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1591886047479745992&wfr=spider&for=pc
 楼主| 发表于 2018-5-11 23: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ongshibei 于 2018-5-13 20:27 编辑


汉学者刘向在其编著的《说苑·理政》中点评道:“齐之所以不如鲁者,太公之贤不如伯禽,伯禽与太公俱受封,而各之国三年,太公来朝,周公问曰:‘何治之疾也?’对曰:‘尊贤,先疏后亲,先义后仁也。’此霸者之迹也。周公曰:‘太公之泽及五世’五年伯禽来朝,周公问曰:‘何治之难?’对曰:‘亲亲者,先内后外,先仁后义也。’此王者之迹也。周公曰:‘鲁之泽及十世。’故鲁有王迹者,仁厚也;齐有霸迹者,武政也;齐之所以不如鲁也,太公之贤不如伯禽也。”刘向认为姜太公不如伯禽贤明,齐国亦不如鲁国伟大,刘向还说,姜太公的政策只能泽及五世,伯禽的政策能泽及十世,因为姜太公实行的是霸道武政,而伯禽实行的是王道文治。

可是事实真的像刘向所说的那样吗?鲁国为周公旦的封国,由长子伯禽为鲁国的开国之君,伯禽死后,传四世至鲁幽公时,鲁魏公杀鲁幽公自立为鲁侯,于是鲁魏公变成了鲁国的第五代国君,昔时齐国仍在第二代国君齐丁公的统治之下,故齐国的内乱比鲁国晚了百年之久。刘向曾说伯禽的政策能泽及十世,可是鲁国只传了五世,便出现了篡杀之君,使得周公礼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而第一个破坏周公礼制的尽然就是周公旦自己的玄孙鲁魏公,这怎么叫泽及十世呢?

齐国是姜太公的封国,姜太公初建国时辟草莱而居,那时的齐国还只是方圆不足百里的小国,相比鲁国一开国就有足足三百里的国土,齐国可以说是很弱小的。但是由于姜太公实行霸道武政,齐国在短时期内迅速成为泱泱大国,后来周武王驾崩,爆发三监之乱,姜太公由此获得“专征四履”之权,于是齐国的领土迅速扩大,姜太公在世时还把鄣国封给了自己儿子齐丁公的庶子姜隐,由此可见齐国当时的领土扩张之猛。姜太公死后,齐丁公继位,也就在齐丁公时期,鲁国首先出现篡位之君,这就是礼崩乐坏的开始,齐丁公死后,传到第五世国君齐哀公时,鲁魏公的儿子鲁厉公和纪炀侯联合诬陷齐哀公,导致齐哀公被周天子(周夷王)烹杀。

齐哀公虽然有些昏庸,但齐国在齐哀公时期,政局稳定,百姓安康,故齐哀公死后,国人为他上谥号为“哀”,意为哀悼其之不幸。齐哀公去世五年后,齐国开始了长达七十余年的内乱,这也就是刘向所评的泽及五世,齐哀公作为齐国的第五世国君,也是姜太公的玄孙,却因谗言被周天子所杀,自此周天子的威望一落千丈,卫国、楚国等国纷纷僭越王权,周朝自此失去了控制诸侯的能力。鲁国传五世出现鲁魏公这个篡位之君,齐国传五世国君齐哀公被周天子所杀。如果说鲁魏公篡位是得到周天子的支持,才使得鲁国能够稳定,那么齐哀公被周天子所杀,则是周天子搅乱齐国的一种压制手段。鲁国是周王室的宗亲,虽是周王室的东方门户,但没有专征大权。
齐国是周王室的护国重臣,还是唯一享有专征之权的诸侯国,所以纪炀侯诬陷齐哀公时,周天子毫不犹豫的杀死了齐哀公。刘向的评语,其实是出自自身利益的驱使,倘若汉朝实行尊尊亲亲的制度,作为汉朝皇室宗亲的刘向,就可以得到皇帝的重用,又如果汉朝实行尊贤上功的制度,那么皇室宗亲的势力肯定会遭到皇帝的压制,所以无论是淮南子刘安还是刘向,都是赞同尊尊亲亲的制度的。至于刘向所说的,姜太公的“霸道武政”只能泽及五世,周公旦的“王道文治”能泽及十世,这样的说法,其实都是想鼓动汉朝皇帝实行“尊尊亲亲”的制度。事实证明,汉朝实行尊贤上功的政策,结果出现两个篡位的权臣,一个是王莽,另一个是曹操。

齐国和鲁国都是传五世而发生内乱,鲁国是因内部因素而第一次出现了篡位之君,齐国却是外部因素第一次爆发了内乱。所以谁优谁劣未可判断。不过先秦史籍,对于齐国的风气大有贬谪之意,对于鲁国的风气却是大家赞赏,可是齐国的开国始祖姜太公却一直被诸子百家所崇拜,齐国的稷下学宫一直是百家争鸣的起点并被后世皇帝所推崇,汉武帝的太学(国子监)的设想就是源于稷下学宫。而那些经常贬谪齐国、宣扬鲁国的学者,大部分都是因为鲁国的国祚长久,而吕氏齐国被外姓权臣篡夺,这就是刘向评价齐鲁差距的源头。
发表于 2018-5-12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有意思的论点~~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27 | 显示全部楼层
3# imvivi001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37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最新:「野狼传说」之鲁僖公时代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读者朋友们打开小编的文章,我将一如既往的和大家开诚布公的分享一些知识和看法,如果接下来的内容哪怕能对您产生一些小小的快乐,笔者将不胜荣幸!
接下来给你说说,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顺耳;家事国是天下事,事事关怀。中国史书未尝不是一个家属兴衰史,年龄就是以鲁国十二个君主为主线来叙说中国这段史书的。以是读年龄,以鲁国国君的家属开展史为主线,就能够到达事半功倍的结果,这理清了人物之间的干系。话说鲁僖公在叔叔季友的协助下,稳定了君位, 随着齐桓公这个老岳父东征西讨,也是耍够了威风。一次在会盟时期,派兵灭了项国,让岳父齐桓公很没体面,鲁僖公被丈母爹拘留收禁,幸而本人媳妇齐姜讨情才被放回。在他当国君的33年傍边,本人同父异母的弟弟令郎遂(东门襄仲),叔伯弟弟公孙敖(叔叔庆父之子),叔孙得臣(叔叔叔牙之子)逐步掌握了政权。时期发生了宋襄公争霸、晋文公争霸、最有意思的一件事就是好色的公孙敖娶了莒国的公主戴己、声己,两位姐妹身后,再向莒国求亲被回绝。这位老哥打着给叔叔令郎遂去媳妇的旗帜,据为己有,并且趁朝拜周皇帝的时机,把金银财宝都送给了丈母爹,差点惹起鲁国和莒国之间的和平。鲁僖公也曾也想趁着丈母爹齐桓公身后五个大舅子抢夺君位的时分,鸠合卫国、楚国扩大地皮、趁火打劫。没想到城濮之战,晋文公打了大败仗,鲁僖公杀掉了捍卫卫国的令郎买当替罪羊。赶忙划清跟楚国的界线,才没有被晋文公进一步的征伐,有失公平,鲁国公室逐步死去威望。鲁僖公身后,他的儿子鲁文公姬兴即位,“三桓”权力逐步强大(所谓的三桓:是指鲁桓公的三个儿子庆父的子孙叫孟孙氏,叔牙的子孙叔孙氏,季友的子孙季孙氏)逐步把握了政权。本来中国政治是礼乐挞伐,由周皇帝做主;那末从平王动迁年龄开端到这个时期是叫礼乐挞伐出自诸侯(固然齐桓晋文都是打着尊王攘夷的旗帜)。从这个时期当前礼乐挞伐就要出自卿大夫了,国君、皇帝逐步成为安排,一直到年龄完毕。田氏代姜、三家分晋进入战国时期。
接下来给你说说,总结:年龄到如今我们讲了鲁国的国君有:鲁隐公、鲁桓公、鲁庄公、鲁哀公、鲁僖公,关于鲁文公的故事我们下次再说。
接下来给你说说,评:这个史书开展的头绪,国君得到公平严肃,一步步走向式微直至沦亡。射经上讲:心志正,体外之,己正而后发,发而不中,反求诸己。
接下来给你说说更加精彩的一回,希望你看得开心,确实是相当精彩!
精彩看点:苏联人是如何对待叛徒的呢?伪军被发配北极圈,将领死法更残忍
接下来给你说说,在采访一位我军的初级将领之时,当谈到淞沪会战的时分,他却忽然变了神色,痛骂道当时的汉奸不可偻指算。据相干数据显现,在抗日战争时期,中国的伪军多达100万。
实在不只在中国,在外国这类状况也屈指可数,最为知名的”俄罗斯解放军”弗拉索夫是他们已经民族英雄,但是厥后却叛变了,了局也最为惨烈。
接下来给你说说,弗拉索夫,1901年诞生,诞生于高尔基州的一个中农家庭。跟着十月革命的迸发,弗拉索夫当机立断保持持续念书,参加了赤军的行列。凭仗其超卓的才能,从一个小兵士,一步步做到了初级将领的地位。
接下来给你说说,但却很少有人晓得,弗拉索夫曾在抗战时期来协助中国锻炼戎行,也因而还得到了我军的分歧好评。返国后的弗拉索夫也遭到国防部的重用,自身如许一位德高望重的将领,却在权利的引诱。
1941年,跟着希特勒的霹雳战,赤军落花流水,但在弗拉索夫的带领下,又夺回了大片失地。也正因各种超卓的表示,弗拉索夫遭到斯大林的访问,他自己也成了苏联群众心中的大英雄。
接下来给你说说,但恰是这个斯大林口中相对忠实的党员居然变节了苏联,在希特勒的协助下还招募了少量兵士,又加上过来苏联为他在世人眼前塑造的光芒抽象,弗拉索夫成了希特勒帐下的一位猛将,
但是在苏联赤军的片面反扑下,弗拉索夫开端力所能及,德国的主力军都抵御不了苏军的鼎力反扑,更别提这些伪军了。
接下来给你说说,而战役民族关于这些叛徒是相对不会心慈手软的,被抓返来的苏联叛军局部被发配到了北极圈的极寒之地,许多人都间接冻死在那儿了。作为苏联最大的叛徒——弗拉索夫,苏联不只用了最为残暴的方法杀死他,还向天下群众详细的描绘了正法他的进程,包罗他挣扎了多长时间都公之于众。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鲁昭公:知“仪”不知“礼”
http://www.sohu.com/a/70186774_241610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前537年(鲁昭公五年),鲁昭公去晋国朝拜晋平公。从郊劳(晋国在郊外举行的欢迎仪式)、直至馈赠等所有的外交仪式,鲁昭公都做得非常到位。
晋平公不仅对鲁昭公刮目相看,他对晋国大夫女叔齐说:“鲁国国君不是对很知礼吗?”不料,女叔齐却不认可晋平公的说法。他说,鲁昭公擅长的只是仪式,而不是周礼,“是仪也,不可谓礼。”女叔齐解释说:“礼所以守其国,行其政令,无所失其民者也。今政令在家,不能取也。……公室四分,民食于他。思莫在公,不图其终。为国君,难将及身,不恤其所。礼之本末,将于此乎在,而屑屑焉习仪以亟。言善于礼,不亦远乎?”女叔齐这段话的意思是,礼是用来守卫国家、执行政令、不失去百姓的东西。现在,鲁国国君的大权旁落到了士大夫的手中。鲁国公室被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三大政治家族分成了四份。由于大权旁落,老百姓现在都不怎么关注国君的处境了。身为国君,祸难就快降临到自己身上了,还不赶紧想办法解决,却还在琐琐屑屑地学习礼仪。这哪里算得上是知礼呢?”
女叔齐的说法切中肯綮,“礼”的核心精神绝对不是掌握各种“仪式”的细节,而是要通过“礼”达到协调人事关系、巩固政权、安定世道人心的目的。以此考量,鲁昭公确实是不知礼的。《史记》记载:“昭公年十九,犹有童心”,“居丧意不在戚而有喜色”,可以说,他是一个情商很低的人。正是在鲁昭公五年,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三大政治家族将鲁国分成的四大“股份”,其中,季孙氏占两股,叔孙氏和孟孙氏各占一股,形成了“三桓专权”的局面(因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三家都是鲁桓公的后代,故称“三桓”)。后来,鲁昭公于公元前517年联合一些与季孙氏结怨的贵族攻打季孙氏,试图收回大权。结果,季孙氏、叔孙氏、孟孙氏三家联手,打败了鲁昭公的部队,并将鲁昭公驱逐出国。其后,鲁昭公多次图谋返国,均失败,最后只能客死他乡。
有趣的是,针对鲁昭公是否“知礼”的问题,《论语》中也有一段讨论——
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孔子曰:“知礼。”
子退,揖巫马期以进之,曰:“吾闻君子不党,君子亦党乎?君娶于吴,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而知礼,孰不知礼?”
巫马期以告,子曰:“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
这段话讲的是,陈国的国防部长问孔子:“鲁昭公知礼吗?”孔子说:“知礼。”等孔子走了以后,陈国的国防部长跟孔子的弟子向巫马期说:“我听说君子没有偏袒,难道君子也有偏袒吗?鲁君从吴国娶了夫人,因为是自己的同姓,因此讳称夫人为吴孟子。如果鲁昭公算是知礼,还有谁不知礼呢?”
巫马期把这番话告诉了孔子。孔子说:“我孔丘真是幸运啊,一旦有了过错,别人一定会知道并指出来。”
原来,鲁昭公从吴国娶妻。吴国和鲁国是同姓,都姓姬。按照当时“同姓不通婚”的礼制,鲁昭公是不该从吴国娶妻的。另外,按照当时国君夫人的称谓方法,应该是出生国的国姓加上嫁给国君的本姓,鲁昭公娶于吴,那他的夫人应该叫“吴姬”。若直接称“吴姬”,一下子就暴露了鲁昭公的“违礼”之举。为了掩饰,鲁昭公才故意称夫人为“吴孟子”。可是,这种障眼法只能骗糊涂人,不能骗明白人。
孔子是礼学专家,对鲁昭公的违礼之举,他当然心知肚明。但身为鲁国人,孔子出于“为尊者讳”的考虑,不愿意在陈国国防部长面前说鲁昭公的坏话。可惜的是,即便有孔子帮忙遮掩,鲁昭公“违礼”之事还是铁证如山,陈司败言之凿凿地称:“君而知礼,孰不知礼?”
鲁昭公知“仪”而不知“礼”,他熟悉外交礼节,却在治国、娶妻等更重大的问题上犯错,这就叫“小事明白,大事糊涂”。作为一国之君,若不能很好地治理国家,而只是把精力用在学习外交仪式,那无疑是舍本逐末的做法。
需要说明的是,像鲁昭公这样对待文化的人从来就不在少数。他们简单地以为,礼就是出席各种场合懂规矩,不丢份儿,乐就是有点音乐才艺,能演奏乐器,会唱歌。其实,这些想法是非常肤浅的。孔子就曾感慨地说:“礼云礼云,玉帛云乎哉?乐云乐云,钟鼓云乎哉?”意思是,礼难道就仅仅是指用来送礼的玉和帛吗?音乐难道就是会撞钟会敲鼓吗?玉帛只是用来表达敬意的礼物,不是礼本身,礼的核心精神是“敬”,用现在的说法就是要“心存敬畏”。钟鼓是乐器,不是音乐本身,音乐的核心理念是“和”,即协调各种关系,使之和谐、优美。这才是礼乐文化的实质。若不把握这个精髓,学礼也好,学乐也罢,就难免学成鲁昭公那样,光知道学“术”,不懂得悟“道”。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鲁哀公十六年(公元前479年),孔子去世。鲁哀公亲自发表诔文(悼念文章),说:“旻天不吊,不憗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毋自律!”这段话很深情,大意是:老天呀,你真不够慈悲,就不肯为留下一位智慧老人,让他帮助我当好国君。现在,我一个人茕茕孤立,忧苦万分。呜呼哀哉!失去了仲尼先生,我都没效法、学习的对象了。

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孔子去世让鲁国国君如此哀伤,这充分证明了国家领导人对国学大师的高度尊重,实乃千古佳话。可是,孔子的弟子却很不买账。对于鲁哀公的做法,子贡批评说:“君其不没于鲁乎?夫子之言曰:‘礼失则昏,名失则愆。’失志为昏,失所为愆。生不能用,死则诔之,非礼也。称一人,非名也。君两失之。”子贡指出鲁哀公有两处“失礼”:其一,对孔子“生不能用,死则诔之,非礼也。”意思是,我老师活着的时候你不能用他,死了你却发表悼念文章来表达关怀,这本身就不靠谱,也不符合礼法;其二,鲁哀公自称“余一人”也不合礼法。按照礼法,国君应该称名以示谦逊,而不该称“余一人”。这一点跟现在礼俗其实是一致的,尊称是别人称呼你的,你自己在文章中当然不宜继续使用。如,别人可以称余秋雨为“余秋雨先生”,但余秋雨本人则不该这么说,他在文章中提到自己,会谦称为“余某人”或“秋雨本人”。

那么,子贡批评鲁哀公对孔子“生不能用”又是指什么事呢?这就要结合鲁哀公和孔子之间的关系来谈了。

鲁哀公是春秋时期鲁国“十二公”中的最后一位,后人将其谥号定位“哀”那实在是恰如其分的。“哀”这个谥号,既含有同情,也含有批判,用鲁迅的话概括就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春秋时代本身就是一个礼崩乐坏的社会转型期,礼崩乐坏的程度是越到后来越严重。到了鲁哀公之时,即便是礼乐传统最深厚的鲁国,礼乐文化也已经崩坏得不成样子了。所以才出现了鲁哀公在诔文中称呼自己“失礼”的现象。也正是因为礼崩乐坏到了极点,孔子才奔走呼号,念念不忘恢复“周礼”,以弘扬礼乐文化,匡正社会风气。

与礼崩乐坏相对的是,鲁国的国政在鲁哀公之时也日益不堪。当时,鲁国的国政把持在季孙氏、孟孙氏、叔孙氏三家之中,因这三家都是鲁桓公的后代,所以称之“三桓执政”,而身为国君的鲁哀公则是没有实权的。另外,身为小国的鲁国还受到吴、越、齐等大国的欺压,日子愈发不好过。

在国际国内大环境都不乐观的情况下,若鲁哀公本人能奋发图强,励精图治,情况或许会好转,可惜的是,鲁哀公这个国君也当得不太靠谱。其一,他带头违反礼法,非要将宠妾立为夫人,将妾所生公子立为太子,虽遭众人反对,但仍一意孤行,结果,“国人始恶之”。其二,孔子本是主张遏制“三桓”、为国君“正名”的,可是,鲁哀公对孔子的建议并不听从。鲁哀公十四年,齐国大夫陈恒杀害了齐简公,立齐平公,自任执政,这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田齐代姜齐”事件。弑君之后,陈恒害怕国际社会干预,就将此前齐国侵略鲁国、卫国的土地归还,以换取国际舆论对其弑君篡权行为的容忍和支持。这时,孔子斋戒三日,“而请伐齐”。在孔子看来,“陈恒弑其君,民不与者半。以鲁之众,加齐之半,可克也。”在春秋时代,弑君篡权是典型的“乱臣贼子”之所为,而对“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齐国不愿意依附陈恒的有一半人,此时若鲁国再去讨伐,鲁国是可以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的。在孔子想来,鲁国若能出头平息齐国的叛乱,不仅能在国际社会重新确立威信,对内也能加强国君权威,遏制“三桓”的势力。应该说,这是鲁国寻求重振的一次良好机会。可惜的是,鲁哀公没有听从孔子的建议,还以“子告季孙”(你去跟执政季孙建议吧)来推托。

对于鲁哀公“不争气”的做法,孔子当然很生气。孔子“退而告人”曰:“吾以从大夫之后也,故不敢不言。”意思是说,我以前曾经做过鲁国的官员,所以不敢不说。须知,孔子早已赋闲在家,已经没有为鲁国操劳的义务了,只因为他以前曾做过官员,出于慈悲心和责任感才特意出来建言的。对孔子来说,在历史的关键时刻出来建言,心意已经尽到,鲁哀公听或不听,悉听尊便。如果不听,那只能是鲁哀公和鲁国的损失。

鲁哀公曾就修身的问题请教孔子,他说:“寡人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寡人未尝知哀也,未尝知忧也,未尝知劳也,未尝知惧也,未尝知危也。”意思是自己从小就生活在蜜罐中,“不知哀”,“不知忧”,“不知劳”,“不知惧”,“不知危”,该怎么学习当国君?

孔子跟他说:“君入庙门而右,登自胙阶,仰视榱栋,俯见几筵,其器存,其人亡,君以思哀,则哀将焉而不至矣!君昧爽而栉冠,平明而听朝,一物不应,乱之端也,君以思忧,则忧将焉而不至矣!君平明而听朝,日昃而退,诸侯之子孙必有在君之末庭者,君以此思劳,则劳将焉而不至矣!君出鲁之四门以望鲁四郊,亡国之虚则必有数盖焉,君以此思惧,则惧将焉而不至矣!且丘闻之,君者,舟也:庶人者,水也。水则载舟,水则覆舟,君以此思危,则危将焉而不至矣!”这段话的大意是,您到祖庙祭拜,祖先生前所使用的器物尚在,而他们的人已经不在了,这样不就可以“思哀”了吗?您上朝听政,一件事情没处理好,祸乱就有了开端,如此用心,就是“思忧”;您上朝听政,大臣们总是在庭下听从您的调遣,您由此即可“思劳”;您若走出鲁国国门,到郊外看看,您会看到从前亡国朝代的废墟,这就是“思惧”呀;国君是船,百姓是水,想到“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便是“思危”。孔子通过日常生活中的具体情景告诉鲁哀公如何“思哀”、“思忧”、“思劳”、“思惧”、“思危”,可感可触,今日读之,亦能感受到孔子教学水平之高妙。可惜的是,鲁哀公并没有按照孔子说的去做。

鲁哀公还曾向孔子问政,孔子告诉他:“政在选臣。”还说:“举直错诸枉,则民服;举枉错诸直,则民不服。”意思是,提拔正直无私的人做高官,不用那些邪恶之人,老百姓就服从管理;如果提拔腐败邪恶的人做高官,不用正直无私之人,则老百姓就不服从管理。

鲁国的执政官季康子曾对鲁国盗贼横行的情况很忧虑,也曾向孔子问政,孔子说:“苟子之不欲,虽赏之不窃。”意思是说,事情都是上行下效的,如果身在上位的高官不贪图财物,你即便是给赏赐,老百姓也不会去做盗贼。可以看出,孔子对政治人物的要求是,“正人先正己”,“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可惜的是,无论是鲁哀公还是季康子,他们都不愿意也不肯在“正己”上下功夫,所以,“鲁终不能用孔子,孔子亦不求仕。”

就在鲁哀公十四年的春天,鲁国在一次大型的打猎活动中捕获了麒麟。麒麟本是瑞兽,现在居然被猎杀,看到这种情形,再联系自己及其所处的时代,孔子感物伤怀,说:“吾道穷矣夫!”并喟然叹曰:“莫我知夫!”

两年之后,孔子去世。

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曾说:“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摆在我的面前,我没有珍惜,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后悔莫及……”这段话不光对爱情适用,对其他事情也适用。对普通人来说,能亲近圣贤、当面向其请教,何偿不是一个宝贵的机会?可是,对于这样的机会,如果人们不懂得珍惜,那他以后大概也是要后悔莫及的。鲁哀公之于孔子就是如此。孔子是圣贤,他曾给过鲁哀公建议,可是,鲁哀公不听,鲁国也“终不能用孔子”,机会就这样丧失了。

机会失去之后,鲁哀公才后悔莫及,说什么“旻天不吊,不憗遗一老”云云。其实,哪里是老天不慈悲呀,老天明明将孔子安排在你身边,是你自己没有珍惜,“生不能用”呀。

孔子去世之后,鲁国的国政继续恶化,鲁哀公的日子也更不好过。鲁哀公二十五年,他在宴会上,面斥季康子和孟武伯,将鲁国的政治矛盾公开化,君臣之间变得水火不容。到了鲁哀公二十七年,“公患三桓之侈也,欲以诸侯去之”,而“三桓亦患公之妄也”,鲁哀公嫌实际掌权的“三桓”家族太放纵,想借诸侯的实力清除“三桓”;“三桓”呢,也觉得鲁哀公太狂妄了。于是,君臣之间的矛盾一触即发。一次,鲁哀公出游,在孟孙氏门前的大街上遇到孟武伯,他试探地问:“请有问于子,余及死乎?”意思是,我冒昧地问一句,我能得到善终吗?三问,孟武伯均不答。鲁哀公感到形势不妙,就辗转“如越”,流亡到越国,希望越国能帮助他清除“三桓”,实现复国。结果,越国不肯帮助他。随后,他四处流亡度日,他先后流亡卫国、邹国,最后又到越国,可是他到死也没能再返回鲁国。更可怕的是,鲁哀公去世后,鲁悼公即位,“悼公之时,三桓胜,鲁如小侯,卑于三桓之家”。可以说,在与“三桓”的斗争中,鲁哀公彻底失败了。他不仅自己落了个客死异乡的悲剧,而且鲁国公室的地位也由此更加不堪。

说到底,鲁哀公犯的是跟众多凡夫俗子一样的毛病:拥有的时候不懂得珍惜,只有在失去的时候才追悔莫及。若问:为什么不懂得珍惜?原因也很简单,一切珍惜都需要先从“正己”做起。肯在“正己”上下功夫,自己成了明白人,才会知道什么值得珍惜并懂得用什么方式珍惜;如果不肯“正己”,自己一身毛病,珍惜之说往往无从谈起,即便这些人心里想“珍惜”,可在需要拿出行动,抓住难得机会之时,他们也会因“寡人好勇”“寡人好货”“寡人好色”等原因而与大好机缘失之交臂。机会失去之后,他们当然也会后悔,他们后悔之时所说的一些话,听起来往往蛮深情的,很多人也会为之感动,可是在有智慧的人(比如子贡)看来,他们追悔之际的种种表现亦大可质疑。原因就是:若上天再给其一次机会,他们多半依然如固,还是不懂得珍惜。这便是好多人一次次地与好人、好事、好机会擦肩而过的重要原因。不懂得珍惜,很多好机缘就会错过,若干次的错过,就会铸成了一生的过错。枝繁叶茂的过错,结出的果实一定叫做“后悔莫及”。更可怕的是,上天一般也不会再给人以重新来过一次的机会(可能是因为给了也没什么用)。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吴起为了求将,杀掉了自己的妻子,但是鲁穆公却不敢用他!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前面咱们说道吴起刚刚学完了兵书,齐国就进攻鲁国了,而鲁国国君也是因为吴起的妻子是齐国人而不敢用他!
  却说吴起早已得知公仪休有心推荐自己领兵,一见到他从鲁穆公那回来,便前去打探情况。公仪休也不隐瞒,便将朝堂上鲁穆公的顾虑说了出来。然后他忧心忡忡地感叹道:“如今齐国大军不日将至,主公却犹犹豫豫难下决心,只怕这次鲁国是难逃一劫了……”
  吴起听了默然不语,立即回到自己家中问自己妻子:“你说作为一个女人,嫁个什么样的丈夫,才算高贵?”
  妻子不知道他的用意,便回答他:“当然是丈夫担当重任,最好是三军主帅,那样才显得高贵。”
  吴起要的就是这句话,便对妻子诚挚地说道:“我现在就能帮你实现理想,不过必须先向你借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你的人头!”
  吴起的妻子听了大惊失色,转身要逃,却哪里是一个大男人的对手。吴起手起剑落,将自己妻子杀了后,带着人头去见鲁穆公。
  鲁穆公看到吴起满身是血的前来求见自己,惊疑的问他:“有何事急着来见寡人?”
  吴起神色自若地答道:“听说主公是担心我娶了齐国女子而不敢用我,因此特地前来表明心迹!”说罢,他将手中的东西呈送到鲁侯面前。
  一个鲜血淋漓的人头,正是吴起妻子的。
  鲁穆公见了后神色惨然,急忙对吴起说:“你这又是何苦?”他越看越害怕,连忙叫手下侍卫让吴起带着人头出去等候消息。
  吴起出去后,鲁公连忙召来公仪休,感叹道:“吴起这人实在太过残忍,你让寡人怎敢再用他?”
  公仪休答道:“吴起为人其实并不残暴(这位公仪休估计也是冷酷之人),之所以会如此冲动,只是因为他过于热衷名利罢了。主公试想,此人为了功名能够下如此大的决心,不得到将军一职哪肯善罢甘休?——如果主公再不立即拜他为大将,他必然会前去投奔齐国。到那时,鲁国再无胜算。”
  鲁穆公思索半响后,听从了公仪休的劝告。他派人召来吴起拜他为大将军,领兵两万前去抵挡齐国。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孟子与鲁平公相约,却被一小人搅黄
http://baijiahao.baidu.com/s?id= ... r=spider&for=pc
 楼主| 发表于 2018-5-13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臧仓是战国时代鲁平公的心腹侍臣,他仗着国君对他的宠信,经常挑拨离间、造谣中伤,是个典型的;小人;。
当时,孟子的学生乐正子,在鲁国做官,他把孟子请到了鲁国。鲁平公对孟子很欢迎,想向他请教一些治理国家的办法。于是决定去拜访孟子。
鲁平公的车马,都准备好了。临走的时候,臧仓问鲁平公道:;您平日外出,总是先把要去的地方,通知管事的人。现在,管事的人还不知道你要去哪里,因此特来请示!;
鲁平公回答说:;我要去拜访孟子。;
臧仓赶忙说:;要去拜访孟子吗?您为什么不尊重自己的身份,去拜访那样的一个普通人!您以为孟子是贤德之人吗?贤德之人的行为,应该合乎礼仪,而他给母亲办丧事,葬殓用品都相当讲究,超过他以前给父亲办的丧事。这样的人,哪里会是什么贤德之人呢?您不要去看他!;
鲁平公听完臧仓的话,觉得有些道理,就说:;好吧,那我就不去了。;
乐正子见鲁平公没去拜访孟子,他便去拜见鲁平公说:;您已经说好要去看孟子,为什么突然又不去了?;
鲁平公说:;有人告诉我说,孟子并不贤德,他为母亲办的丧事,超过了为父亲办的丧事。;
乐正子问道:;您所说的超过,是什么意思呢?;
鲁平公说:;我指的是棺椁衣衾的精美。;
乐正子说:;如果是这方面,那就不叫超过,只是孟子丧父时,当时很贫穷;而丧母时,已经富有的缘故。他并没有在礼仪上超过呀!;
乐正子去见孟子,告诉他说:;我本来已和鲁君(鲁平公)讲好了,他打算来拜访您,可是,他身边有个叫臧仓的小人,阻挡他来见您。;
孟子笑着说:;这没什么!我和鲁君能不能相见,是由天命决定的。臧仓这个小人,是决定不了的。;

【附言】
孟子的话,十分重要。他肯定了人世间的大事,都是天命所规,是事先安排好了的。臧仓这个小人,会来挑拨离间,也是上天定好了的。鲁君听不听他的谗言,也是定好了的。一切归于天命,所以孟子不怨天、不怨地、不怨人,顺其自然,安于天命。
(事据《孟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4 10:47 , Processed in 0.147197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