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Tocharian_2

Characterizing the genetic history of admixture across inner Eurasia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24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19# skyyrie
英美的考古界和中东的联系一直很紧密,那么多样本,搞个合作挺方便的
lindberg 发表于 2018-5-24 21:47


是啊 把这么多论文拼在一起就可以写历史课本了,哈哈
发表于 2018-5-25 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18# imvivi001

东南亚的古DNA在欧美介入之前也基本是测不出来,今年欧美专家介入之后才勉强测出来一些,但中国这边的古DNA依然测出来的不多,尤其是中国广大南方地区的古DNA几乎是空白。
发表于 2018-6-23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8-6-23 23:47 编辑

发一个让戎狄学院云教授师徒再次欲哭无泪的最新成果(来自本文有传超博士参与的马普所团队)
很明显,鬼门穴古人携带了约40%的南方成分,这一点倒是与戎狄学院云教授跑出来的数据比较一致,这次可以对云教授给予表扬,看来他也不是次次都出错,呵呵

K9-鬼门-阿美-恩嘎-乌尔奇-2018-Krauss传超.png
发表于 2018-6-23 23:47 | 显示全部楼层
23# imvivi001

有啥欲哭无泪的,只能说明这种蓝色成分是东亚底层成分之一分布很广泛,并不能说明它一定起源于华南东南亚。

然后你又犯了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老毛病,鬼门洞一多半的北亚绿色成分你视而不见。
发表于 2018-8-17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的来看,当年‘东欧草原雅马哈古人’对这个地区的后人影响也是蛮大的,包括东斯拉夫、乌拉尔、以及鲜卑利亚西部高纬度地区的Ket人、Enets人~~.


K4-东欧-西伯利亚-古人源流-博泰-Blan-Reich-2018.png
发表于 2018-8-17 2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正如我一年前的推测,高加索山脉的确是一道令人生畏的屏障,把高加索南北隔离开来~.


高加索山脉-屏障-隔离-jeong-Reich-2018.png
发表于 2018-8-18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火鸡国’国民比较有意思,东亚成分的确不少(由此拉开与老邻居与老冤家希腊人的距离,希腊人的东亚成分不多,约3~5%,估计主要是历史上长期受西突厥的影响)。而火鸡国国民内部也存在一定的区别,大城市人口带有较多欧洲血统,这个与我们平时的观察是一致的。
雅库特不愧是典型的鲜卑利亚民族,与绝大部分东亚民族(包括北亚的东亚血统民族)截然不同,让我想起了历史上的巴泽雷克人,当然,相比巴泽雷克古人,雅库特人的东亚血统还是略多一些,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EAS-1而不是EAN,这是耐人寻味的。

达斡尔人在靠近鲜卑利亚地区也是令人惊奇的存在,几乎是百分百东亚,而且EAN与EAS(估计是EAS-1)平分秋色(这个与我一年前在本坛的分析差不多),不由得令人想起他们‘契丹起源’的传说,不过我更愿意相信他们是大辽国契丹化汉人的后裔(当然,毫无疑问混有一定的契丹血统与邻近通古斯血统),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契丹人自称炎帝之后倒也是可以理解的~

.

jpg各种亚欧成分-土耳其-河中-哈萨克-蒙古-达斡尔-2018-Reich-jeong.jpg
发表于 2018-8-18 1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18 14:17 编辑
发一个让戎狄学院云教授师徒再次欲哭无泪的最新成果(来自本文有传超博士参与的马普所团队)
很明显,鬼门穴古人携带了约40%的南方成分,这一点倒是与戎狄学院云教授跑出来的数据比较一致,这次可以对云教授给予表扬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6-23 23:42

爷爷不可能是孙子混血出来的结果,一种成分被两个族群共享,要看始祖人群是谁。我强调的是,在现有证据下,马来类型始祖接近长江下游华东良渚文化人群,而同时代的古华南类型,人类学特征介于波利尼西亚人和澳大利亚人之间,因此,具有典型蒙古人种体质特征的人群在新石器时代,分布在长江流域以北至西伯利亚的区域。就像主流人类学研究机构不久前还口径一致的认为东南亚是蒙古人种发祥地,结果前农业时代的人骨特征与基因吻合,均为类澳大利亚人种尼格利陀类型。新石器时代的华南大多数种系是不是蒙古人种都很成问题。

所以,你所谓的南方成分,其新石器时代的始祖,最南也未必过长江。

另外,目前的mtdna证据来看,具有接近今天华南地区各民族特征的新石器时代族群,已经北至陕北,甚至都不是中原,与体质人类学反应的情况类似。
18080723490157c18d37aa8a30-1.png
发表于 2018-8-18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爷爷不可能是孙子混血出来的结果,一种成分被两个族群共享,要看始祖人群是谁。我强调的是,在现有证据下,马来类型始祖接近长江下游华东良渚文化人群,而同时代的古华南类型,人类学特征介于波利尼西亚人和澳大利亚人之间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8-18 13:24

你不要重复谎言了。你这这个垃圾图上缺少很多指标。简单举例,古华南全是塌鼻子,而波利尼西亚和澳大利亚鼻根都很高。如果加上鼻根指数,古华南会离后二者很远。
发表于 2018-8-18 14: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八百里昆仑丘、关中、太行山、鄂尔多斯:急需这些地域人的古dna证据(5000~4000年前)
发表于 2018-8-18 15:12 | 显示全部楼层
爷爷不可能是孙子混血出来的结果,一种成分被两个族群共享,要看始祖人群是谁。我强调的是,在现有证据下,马来类型始祖接近长江下游华东良渚文化人群,而同时代的古华南类型,人类学特征介于波利尼西亚人和澳大利亚人之间,因此,具有典型蒙古人种体质特征的人群在新石器时代,分布在长江流域以北至西伯利亚的区域。就像主流人类学研究机构不久前还口径一致的认为东南亚是蒙古人种发祥地,结果前农业时代的人骨特征与基因吻合,均为类澳大利亚人种尼格利陀类型。新石器时代的华南大多数种系是不是蒙古人种都很成问题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8-18 13:24
.

    如果你说的‘蒙古人种’是指更科学的‘东亚人种’,那咱们可以继续扯掰扯掰。如果你说的是‘东亚人种蒙古类型’,那自然另当别论~
发表于 2018-8-18 15:15 | 显示全部楼层
你不要重复谎言了。你这这个垃圾图上缺少很多指标。简单举例,古华南全是塌鼻子,而波利尼西亚和澳大利亚鼻根都很高。如果加上鼻根指数,古华南会离后二者很远。
geoanth 发表于 2018-8-18 14:47

我记得朱开沟古人的鼻根也不高,在这个指数上,朱开沟与某些古华南倒是比较接近。
不过这些是体质学的表征,未必反映本质
发表于 2018-8-18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28# Yungsiyebu 目前为止最早都蒙古人种何时何地出现?

还是暂时没有发现最早的蒙古人种?
发表于 2018-8-18 15: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记得朱开沟古人的鼻根也不高,在这个指数上,朱开沟与某些古华南倒是比较接近。
不过这些是体质学的表征,未必反映本质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8-18 15:15

已经发表的现代中国人鼻根指数,青岛最高,为37.9. 朱开沟的鼻根指数是36.8,不算很低。古华南鼻根指数普遍低于这个水平。朱开沟是脸平,鼻颧角大,这是所谓古华北、古东北的特点。

澳洲土著的鼻根指数平均>43, 最低的也比现代中国和古华南高。
发表于 2018-8-25 13:29 | 显示全部楼层
29# geoanth 巴布亚人鼻根高吧,纯澳大利亚土著就算了。你见过他们长了什么样吗?
发表于 2018-12-23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12-23 12:48 编辑



蒙古西北部Khovsgol新文献,加入了哈萨克新石器时代Botai组和现代人群对比组,Botai的东西现代人标尺比对,大体介于乌兹别克斯坦人和土库曼斯坦人的水平上。

但这并不意味着现代中亚人的蒙古人种成分直接继承于本地新石器时代的Botai等土著,因为Botai的蒙古人种成分非常偏向西伯利亚,接近爱斯基摩人的水平。而现代中亚人的蒙古人种成分与外蒙古、图瓦、青铜期Khovsgol等北亚地区人群类似。青铜时代,Okunevo和Karasuk也一点点从更接近西伯利亚极北人群变得更接近蒙古草原人群。可见从青铜时代开始,一波波接近蒙古北部和阿尔泰地区的东方游牧民陆续西迁,对中亚人群产生了巨大的血统影响。Karasuk的种系特征最复杂,即有非常高加索人种的,也有落入蒙古西北Khovsgol区间的,更多的接近今天的中亚人群。


发表于 2018-12-23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12-23 13:09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6-23 23:42
发一个让戎狄学院云教授师徒再次欲哭无泪的最新成果(来自本文有传超博士参与的马普所团队)
很明显,鬼门 ...




证据越来越清楚,不光光阿穆尔河新石器时代的细石器猎人Devil' gate与台湾原住民有高比例的共享成分,贝加尔新石器时代的细石器猎人Litoi文化人群也有接近的共享成分,蒙古西北部原属唐努乌梁海区域的Khovsgol同样有高比例的台湾原住民共享成分。

很明显,包括台湾原住民在内的蒙古人种马来类型,其始祖人群到底起源于哪?越来越清楚了。

我们从人骨证据来看,最接近今天马来类型的种系出现在长江下游的良渚文化,而更南方的古华南类型新石器土著则介于马来和澳大利亚人种之间。值得一提的是,长江下游更早一些的河姆渡文化也是这类介于马来和澳大利亚的种系。因此,我判断,今天马来人包括台湾原住民的祖先,直到新石器时代晚期(即大约4000多年前欧亚草原普遍进入青铜时代的年代)仍然是今天长江下游地区甚至更北方地区的农夫,台湾新石器农夫携带华北地区的小米,山东地区古人与台湾原住民都有拔牙习俗,这些相信绝不是偶然现象。

如今,东南亚那些被复旦等主流研究者认为是东亚人甚至北亚人始祖的类尼格利陀旧石器土著,已经被古DNA证明基本与蒙古人种无关,我相信古华南类型的新石器土著到底与马来人种有无关系,也不会太远了。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12-23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12-23 13:03
证据越来越清楚,不光光阿穆尔河新石器时代的细石器猎人Devil' gate与台湾原住民有高比例的共享成 ...

那为啥台湾人没有东亚高纬度地区古人常见的ANE成分? 难道台湾古人和空空大神的夏朝人一样,提早掌握了南科大贺教授的基因编辑技术?
发表于 2018-12-23 18: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12-23 18:19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12-23 17:10
那为啥台湾人没有东亚高纬度地区古人常见的ANE成分? 难道台湾古人和空空大神的夏朝人一样,提早掌握了南 ...


类贝加尔旧石器组在新石器时代的贝加尔组Litoi文化人群也非常稀有了,就更不要说蒙古草原以及更南部的人群了。在阿木尔新石器组则基本看不到类贝加尔旧石器组的血统影响。
发表于 2018-12-31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12-23 18:15
类贝加尔旧石器组在新石器时代的贝加尔组Litoi文化人群也非常稀有了,就更不要说蒙古草原以及更南部的 ...

新石器的北亚古人,基本成分就是EAN(不管是蒙古还是阿穆尔流域),所不同的是,阿穆尔古人具有更多的‘南方血统’(或更准确地说,是同时期的‘南方血统EAS’,以鬼门穴古人为代表),说明新仙女木之后有一波南人沿海强劲北上,因此大兴安岭两侧的EAN人群出现分化,仅此而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6-17 12:48 , Processed in 0.156195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