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33|回复: 28

爱因斯坦眼中一百年前的中国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17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爱因斯坦歧视中国人? 中国网友的反应让外媒震惊
新浪新闻  http://news.sina.com.cn/c/2018-06-15/doc-ihcyszrz8887663.shtml
转自参考消息网(原标题:锐参考 | 这一次,中国网友再次“震惊”了世界——)


  参考消息网6月15日报道(文/芮思客)身后半个多世纪的今天,爱因斯坦再度“走红”。

  而他本人恐怕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人们此番大规模谈论自己,竟是以这样一种方式——
  “爱因斯坦的游记显示他对中国人有着令人震惊的种族主义态度。”英国《卫报》网站12日报道称。
《卫报》报道截图



  据报道,在最近出版的一本收录爱因斯坦旅行日记的新书中,爱因斯坦将中国人描述为:勤劳、肮脏和愚钝。
  这段内容一经曝光,立刻引发西方舆论的巨大争议。

  各大媒体纷纷用“震惊”“种族主义”“排外情绪”等词汇来形容这位一度被认为是“反种族主义者”的犹太裔科学家。

  BBC中文网则用“相对震撼论”来形容他的这番言论给世界带来的冲击。
BBC中文网报道截图


  但就在外媒纷纷以大篇幅对爱因斯坦的“巨大错误”进行探讨时,作为事件的另一主角、被爱因斯坦描述的对象,中国人对这一言论的反应,却用另一种方式“震惊了世界”。

  人设崩塌?外媒震惊!没想到爱因斯坦竟然说出这种话……
  这段令西方媒体集体“哗然”的言论,出自5月底出版的新书《爱因斯坦游记:远东、巴勒斯坦和西班牙,1922-1923》。

  书中收录了爱因斯坦在上世纪20年代在亚洲旅行期间的日记,包括他对科学、哲学、艺术问题的思索,以及对旅途中遇到的人、见过的事的即时看法。
著名的爱因斯坦生前照片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8-6-17 18:02 编辑

.    在游记中,爱因斯坦对亚洲人、尤其是中国人的描述,被普遍认为具有“种族歧视性”。

  比如,他写道:“中国人吃饭时不坐在凳子上,而是像欧洲人在树林里如厕那样蹲着……(中国人)安静、拘束,就连孩子看上去都很呆板、愚钝。”

  他还写道,中国人“生很多孩子”、“繁衍能力很强”,“如果这些中国人取代了所有其他种族,那真是遗憾”。 

      “爱因斯坦在游记中对中国人的诋毁令人震惊。”《今日美国》网站在13日的报道中这样描述这一系列言论。

《今日美国》网站报道截图


  即便是《爱因斯坦游记》的编辑罗森克兰兹也在接受CNN采访时坦言:“(日记中)很多评论都令人感到不悦,尤其是他说中国人的那些话。”
CNN报道截图

                                                    巨大的历史学认知反差

  这样的事实,不能不让人想到以往中国媒体语境中,爱因斯坦对遭受帝国主义和封建主义压迫的中国劳动人民抱有的深切同情。

  尤其在BBC的描述中,“爱因斯坦是最伟大的物理学家之一、犹太裔、提出‘相对论’、获得诺贝尔奖、曾是联合国难民署宣传海报的大头像……”而且,他还曾强烈谴责种族主义是“白人病”。

  在罗森克兰兹和众多媒体看来,游记中的言论显然与爱因斯坦所公开展现出来的人道主义形象相差甚远,“这种反差令人感到震惊”。
       至于为什么要将这些“令人不悦”的言论公之于众,罗森克兰兹对CNN说,希望日记能鼓励人们反思自己的观点,“我们不仅要对爱因斯坦做出评判,还要诚实看待自己是否存有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     当中国网友表明态度,外媒再度震惊了……



  在中国,爱因斯坦被曝光的日记内容同样引发了关注和讨论。

  但相比外媒的普遍惊诧,中国网友的反应可谓“淡定”,甚至不少人表示“理解”。


  此外,网友还纷纷感慨,如今的中国早已不同往日,如果爱因斯坦能够再次来到中国,相信所见所感一定会大有不同。


  但与此同时,中国网民没有忽略爱因斯坦言辞中的偏颇和片面之处。


  但无论是哪种表达,其中所普遍展现出来的冷静和理性,都让外媒又“吃了一惊”。
  “中国网民对爱因斯坦的种族主义言论表现出出乎意料的理解。”

  美国《石英》杂志网站14日刊文说,一些中国网友并不认为爱因斯坦的话是种族主义评论或羞辱性描述,且有人指出爱因斯坦的描述与中国著名作家鲁迅的描写相似。
    鲁迅在他的多部短篇小说中,也以类似的表述描绘了当时的人们在经历激进社会变革时的状态。
《石英》杂志网站报道截图


  香港《南华早报》也在报道中提到中国网友的态度。文章援引一名中国微博用户的话表示,相比“种族歧视”,爱因斯坦的言论更多体现的是“文化偏见”。



  在15日发表的另外一篇文章中,《南华早报》认为,爱因斯坦的种族主义是相对的,“如果以当代的‘政治正确’标准来衡量,过去很少有人会不被视为种族主义”。
《南华早报》报道截图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             中国网友能坦然看待差异,但绝不容忍真正的种族歧视




  尽管外媒纷纷表示吃惊,但对于中国网民而言,网络上普遍对爱因斯坦的宽容和理解,自有其解释:





  而更多事实也在证明,一度被外媒认为“民族主义情绪强烈”的中国网友,早已具备了这份面对负面评价的淡定和正视自身问题的坦然。

  例如去年12月,日本演员矢野浩二气愤表示“中国人没资格养狗”的言论被再度翻出,但中国网友在这条道歉微博下面的评论,却没有大肆的“抵制”和“谩骂”,而多是表示接受合理的批评与指正。


     但这种理性并不意味着毫无判断力的软弱,事实上,面对触及底线的种族歧视时,中国网友声讨起来也是毫不手软。


  2017年2月,著名美国模特吉吉·哈迪德Gigi Hadid一段在朋友聚会上 眯着眼睛模仿佛像的视频被爆出,由于“眯眯眼”在欧美语境中是公认的种族歧视动作,引发网友强烈不满。
  半年后,在中国网友集体呼吁和抵制下,哈迪德最终因涉嫌辱华被拒入境,无缘上海“维密秀”。
Gigi Hadid

  通过以上事例不难看出,在面对外界的眼光和评价时,中国民众所展现出的,有理性和客观,也有谦逊和包容,更有底线与原则。

  而随着中国的不断进步和外界对中国的不断了解,希望外媒对中国网友的“震惊”也会慢慢变成“平常心”。

责任编辑:桂强
 楼主| 发表于 2018-6-17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
    爱因斯坦开启他远东之旅的前一年1921年,他第一次踏上新大陆的土地,在这里,他受到了非常热烈的接待。美国当地的犹太社会尤其为这位大科学家感到自豪。
    此时此刻,这个国度依然是生气勃勃,到处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丝毫不会让客人感受到很快就要降临的超级灾难’大萧条‘的刺骨寒气。

    伟大的爱因斯坦无疑是对此时此刻的美利坚充满着各种各样的好感,在他公开发表的文章"My First Impression of the U.S.A.”中,他这样形容美国人: "What strikes a visitor is the joyous, positive attitude to life . . . The American is friendly, self-confident, optimistic, and without envy."。总之是积极向上、自信、友善、毫无嫉妒心....。

     在他的访美期间发生了一件趣事。在一次对美国观众的演说中,他的开场白是一个呼吁米国犹太裔支持建设耶路撒冷大学的声明,可是女翻译很明显清楚观众们对他的相对论更感兴趣,于是对大科学家的呼吁声明仅一笔带过,接着就是反复转达观众对他的理论的提问,甚至提出这样的问题:“请问是哪些人对您的相对论持反对意见?”  大科学家这样回答:“都是一些反犹主义者”   呵呵



        爱因斯坦本人无疑是一个坚定的犹太复国主义支持者。早在他开启美国之旅之前,他与犹太复国主义运动领袖们已经是好朋友了。彼时他已经公开宣称,德国的反犹情绪比较浓厚。他对朋友们说,很可能以后德国人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爱国者,而是一个瑞士犹太人。

   Louis_Brandeis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    从美国回到他日益厌烦的德国故乡,大科学家就遇上了他人生之中最令他深受刺激的一件大事--- 他的好友、犹太血统的德国外交部长Rathenau因为推动与新生的苏联签订经济互助协议,在1922年6月的某天上班途中,被右翼组织的杀手们开着一辆奔驰车追上来,当场用机关枪扫射身亡,杀手们还不放心,逃离前还往车里扔了一颗手榴弹。 总之,堂堂的外交部长就这样香消玉殒了。

    大科学家与外交部长二人本来是好朋友,可是二人的政见相差很大,Rathenau认为犹太人应该向海涅一样,与当地主流社会融合。而大科学家则认为,犹太人应该保持民族独立性。尽管爱因斯坦多次劝说,但是Rathenau依然不为所动。



    刺杀事件发生后,柏林警方也警告大科学家,当地右翼组织可能会对其他犹太名人采取行动。 在这种令人难受的气氛中,爱因斯坦决定出国走在,而充满异域情调的东方,正好是最理想的散心之处。 当年12月,爱因斯坦开启了他为期半年的远东之旅。

    远东的第一站是英国殖民地斯里兰卡,对这里,大科学家似乎感受不多,留下的文字主要是对当地人力车车夫的印象,以及他对这些苦力们的同情。

    第二站是英国的另一个殖民地新加坡。当地犹太人几乎倾巢出动来迎接他。在这里,大科学家收获不小,因为当地犹太富商房地产大亨Meyer爵士答应大科学家,愿意为耶路撒冷大学捐助一笔钱,尽管这个已经融入英国主流社会的‘爵士’始终没搞明白,在那个荒败的‘圣城’建立一所现代化的大学有什么实际意义。

     更大的收获来自大科学家的第三站--- 霓虹国,因为这里的赞助商乐意出一大笔钱来赞助他的霓虹之旅。 在这里,大科学家不单是遇到了一群一群的热情观众,而且他还受到了平时深居简出的日皇夫妇的接见。 总之,大科学家对霓虹国的印象非常美好,以至于在他给他儿子的书信中,他这样描述:“这个民族温文尔雅、聪明、体贴,对于艺术,他们有一种真实的感觉。...”。  在这封信中,大科学家宣称倭族是他最喜欢的民族。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01:28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媒:调查显示白人对亚裔隐性种族偏见高于非裔
摘要:
研究显示,比起纯种白人,亚裔白人混血成年人拥有某种形式的隐性种族偏见比例更高。只有22%的亚裔白人混血没有任何种族偏见,而纯种白人在这方面占比高达30%。不过,比起亚裔,亚裔白人混血的隐性种族偏见比例更低。只有20%的亚裔没有任何形式的隐性种族偏见。

研究还发现,纯种亚裔对自己种族和白人的偏好只有4%的差距,38%的亚裔选择白人而不是亚裔本身,更欣赏亚裔的比例则为42%。

同时,白人非裔混血的隐形偏见比例也比纯种非裔和白人高。只有23%白人非裔混血对白人和非裔没有任何隐形偏见,纯种白人和非裔成年人这方面的比例分别是27%和26%。

整体研究结果显示,接受测试的白人对亚裔美国人的隐形偏见最深,比起亚裔,选择自身种族的白人比例高达50%。30%白人没有任何隐性种族偏见,只有19%的白人更欣赏亚裔。

这方面比例第二高的是白人对非裔美国人的隐性种族偏见,比例为48%。27%的白人对自身种族和非裔没有任何隐性偏见,另有25%白人更欣赏非裔。

研究还显示,种族偏见的程度与年龄、教育水平或者所属政党并没有明显的关系。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的隐性种族偏见程度基本一样。与想象的年轻人种族偏见比例更低不一样的是,这次调查显示隐性种族偏见与年龄并没有直接关系。虽然此前皮尤的一些研究曾显示,比起他们的上一辈,千禧一代对不同种族有更高的容忍度,但是IAT测试结果则表示这种说法或许并不准确。


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overseas/2015-08/26/c_128166783.htm
发表于 2018-6-18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7# imvivi001

这个我深有体会,西方白人其实最不喜欢的就是亚裔。我在国外跟拉丁裔和非裔很容易就能打成一片,但跟白人却总有隔阂。他们也许会对你很恭敬,但恭敬背后也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冷漠和偏见。不知道NC的国内媒体为什么总宣传白人好。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09:04 | 显示全部楼层
.    有得必有失。 在大科学家的旅日期间,他期盼已久的物理学诺贝尔奖终于揭晓了,不过不是因为大科学家风靡全球的相对论,而是之前在圈内呼声很高的光电子理论(这方面他需要感谢量子力学之父---马克斯-普朗克之前奠定的坚实基础。著名的马普所就是以普朗克命名的)。
马克斯-普朗克

   另外发生了一件令瑞典皇家学院头疼的插曲,爱因斯坦到底是算‘瑞士人’还是德国人? 经过一番争论,最后同意由德国大使代表大科学家代领这个举世瞩目的大奖,在德国大使的代领致辞中,他不吝赞美之词,称大科学家不单是一位伟大的物理学家,而且还是一位了不起的和平缔造者。尽管如此,在随后的国籍登记名单上,皇家科学院却是把大科学家同时登记为瑞士德国两个国家(事实上,大科学家之前还接受了奥地利的荣誉公民权)。


    不得不提的还有一件事。在大科学家启程之前,他已经被选为当时‘国联’(二战前的欧亚版‘联合国’)下属第一届‘国际才智学者合作委员会International Committee on Intellectual Cooperation’的委员(现在联合国国际教科文组织UNESCO部分继承了这个委员会的职能)。
    关于他在这个委员会的职位还发生了一件趣事。本来爱因斯坦可以代表瑞士加入这个委员会,可是他坚持要代表德国,理由是担心如果不是他来代表,德国有可能会派出一位沙文主义倾向的代表,此谓‘占着茅坑不让坏人拉屎’的战术吧,呵呵


被爱因斯坦戏称为‘奥林匹亚学院’的好友头脑风暴三人组成员: Conrad Habicht, Maurice Solovine。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8# MNOPS
文化与人种差异大,因此偏见是难免的。普通人存在这种现象很正常,为什么大科学家也会有这样的偏见? 可能还是文化差异实在特别大的原因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
     就在爱因斯坦启程去美国之前,另一位赫赫有名的欧洲名人、一位被世人视为当代苏格拉底---一位杰出的逻辑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数学家以及社会活动家的大思想家--- 伯特兰-罗素已经在神州大地进行了将近一年的讲学。

    罗素回国后,撰写了一本长达十万字的关于中国问题的专题论述《the problem of china》。可以说,对于当时中国的观察,以及结合中国历史性而得出的对中国人本性的剖析,即便是一直到1990年之前,可能也没有另外哪一位学者的观察与分析,在历史的深度和时代的广度以及未来发展的远见性方面,可以与这位大思想家相匹敌。

     ( 鉴于这本专述涉及到许多当代政治的话题,不适合在本坛展开讨论,有兴趣者可以自行寻找资料,本文仅就其中大思想家关于对当时中国人本性的表述,摘取部分内容分享一下)

罗素-1.png
罗素-2.png

罗素-3.png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imvivi001 于 2018-6-18 19:13 编辑

罗素-4.png .

罗素-5.png

罗素-6.png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

正是因为这位大思想家,中国人才开始比较全面地了解到,原来欧洲已经进入了‘相对论’时代....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彼时中国人的国民性,罗素有一段描述颇为有趣~

罗素-留学生-国民性.png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20:46 | 显示全部楼层
.    对于当时美国人利用庚子赔款,在中国大力兴办现代教育,大思想家罗素是高度称赞的,同时也无情讽刺了他的母国---大不列颠帝国---以及其他列强只知掠夺不知回赠的强盗劣行。
    不过对于米国人在中国推广的教育事业,罗素依然毫不留情地予以客观的剖析~


罗素-国民性--美国精神.png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爱因斯坦开启他远东之旅之前,大思想家罗素已经回到欧洲,并且出版了两篇与爱因斯坦相关的文章,一篇就是关于相对论的科普文章,另一篇,则是上面提到的《中国问题》。不过很遗憾,显然爱因斯坦没有及时读到这两篇文章(都怪彼时英国佬还没有发明互联网,呵呵),不然,可能大科学家对中国的看法会大不相同。


     尽管爱因斯坦这次远东之旅两次经过上海,但是停留的时间非常短暂,两次加起来不过三天。这样,大科学家对这个殖民地城市的观感应该是流于表面,很难如罗素和杜威夫妇那样有一个深入客观的了解。


   当然,不排除还有一个因素,那就是倭国人从中作祟。 因为爱因斯坦这次远东之旅,本来就是日本改造社一手策划的。大科学家两次进出上海,都是乘坐日本的轮船,而当时倭国人,对他们曾经的精神文化老师国度的鄙视到达了一个高潮,很难说这些倭国人不会反复在大科学家耳边絮叨。  
    与此同时,彼时霓虹国的国力也达到了一个高峰(在上海欢迎仪式上居然有14名来自日本的记者),加之上海作为殖民地,大科学家反复接触的外滩十六铺码头的脏乱差,与日本的一切生机勃勃干净整洁相比,必然是反差极大的。 估计这些都是增加大科学家对这个殖民地城市及其人民负面观感的重要因素...
 楼主| 发表于 2018-6-18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第一次在上海的逗留,爱因斯坦在11月14日日记里的描写比较诙谐,而且包含不少以前人所不知的细节,全文如下(施郁译)[10]:

   “13日早晨大约10点钟,抵达上海。沿着平坦、如画、黄绿色的河滩逆流而上。两位瑞士官员离开了,一个来自伯尔尼,好心地修理了我的小烟斗,一个是有点沙文主义但是其他方面很好的年轻前德国官员。

    在上海,上船欢迎的有稻垣夫妇,他们是我们上海—神户旅程的陪同,德国领事,斐司德夫妇。首先,一群日本和美国的记者问了惯常的问题。然后,稻垣和两个中国人,其中一个记者(施郁注:想必是日本人村田),一个中国基督教联合会秘书,将我们带到一个中餐馆。
     吃饭时,我们看到窗外路过一支嘈杂而色彩斑斓的送葬队伍,让我们觉得野蛮而近乎滑稽。

     食物精细、源源不断。每个人不断地用筷子从桌上很多共用的小碗里夹菜。我的内脏很不舒服,因此立刻离开。(尽管爱因斯坦不是严格的犹太教徒,但是一般情况下我估计还是遵从犹太kosher清真习俗的吧)

    在5点时愉快地降落在友好的斐司德夫妇天堂般的家。吃了点东西后,在华界散步,天气晴朗。街道狭窄,挤满行人和脏兮兮的黄包车、空气中各种恶臭。

     (中国人给人)印象是温顺、漠然、被忽略的人们为生存而坚强奋斗。      路边,露天作坊与商店喧闹声很大,但是没有争吵。

      我们去了一家剧院(施郁注:小世界),每一层都有一个丑角表演。观众们总是很欣赏、很娱乐,有各种人,还有小孩。到处都很脏。

      非常喧闹的人群内外,都是很高兴的脸庞。即使是做苦力的也没有显露悲惨的模样。 特别成群的人们,常常有挺起的肚子,总是有坚强的神经,常常更像机器人而不是人。有时候咧嘴而笑,表现出好奇。滑稽地与我们这些欧洲人对视——拿着夸张的长柄眼镜的埃尔莎显得特别威严。“


       然后,驱车前往斐司德宽敞的别墅,刚刚我夸它是安全天堂。愉快的茶(施郁注:上海的德国人参加)。然后来了以拉比为首的八位犹太显贵,和他们交流很困难。

       然后,与稻垣夫妇驱车穿过迷宫般的黑暗街道去一位富裕的画家家里吃中餐晚饭(施郁注:日资买办经理王一亭的梓园)。房子外墙高冷,外面黑暗。里面,节日般灯火通明的走廊,环绕着浪漫的带有如画般池塘和花园的庭院。     走廊里装饰着主人所作的精彩真画,以及精心搜集的有年代的艺术品。

      晚饭之前,所有参加晚宴的人合影留念(施郁注:爱因斯坦原句不完整,笔者判断,遗漏了“合影留念”),包括东道主、我们、一位说德语的中国人(施郁注:张君谋)、一对与东道主有亲的夫妇(施郁注:应氏夫妇)和他们天真漂亮的女儿(施郁注:应慧德),她大概十岁,非常甜美地用德语和中文朗诵。上海大学的校长(于右任)和几位教师。无穷无尽、特别丰盛的佳肴,超出欧洲人的想象力。

      彻底罪恶地沉迷于伤感的演讲,由稻桓这样那样地翻译,得承认其中之一就是我所作。

     东道主的脸不同寻常地健康,与霍尔丹(施郁注:Richard B. Haldane)类似。墙上挂着一幅精彩的镶有宝石的自画像。
      朗诵小女孩的母亲承担了女主人的任务,风趣有才地用德语招呼大家。

      九点半时,我们随稻桓夫妇离开,去一个日本俱乐部,受到约一百名大多年轻的日本人的欢迎(施郁注:来自日本校友会),欢迎是令人愉快地非正式、谦虚和快乐的。同样随意的欢迎辞和答谢辞,由稻桓翻译。然后回船。在那里,有个有趣可爱的英国工程师来访。
      最后,上床休息。



今天(施郁注:11月14日)早饭后,坐小汽车去一个有趣的庙,里面有很多庭院和一个华丽的中国塔(施郁认为是龙华寺),目前用作兵营。旁边,一个非常好玩的村子,全是中国人,有狭窄小路和向前开窗的小房子,到处是小店和作坊。与当地人互相端详,比在市区更厉害。小孩既好奇又害怕。全程都是愉快的印象,除了污物和臭味;我将来会经常愉快地想起。
     我们仔细看了庙。附近的人似乎对它的美没有兴趣。建筑和内部装饰,佛像和其他塑像比真人尺寸大,奇怪地共同形成伟大的艺术整体印象。在巴洛克式的深奥迷信塑像之间进行崇高的佛学思考。(其实爱因斯坦本人对佛学是颇有好感的)

下午,三点离开。”
 楼主| 发表于 2018-6-19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

      离开上海后,爱因斯坦在霓虹国受到了极其充实与热烈的款待,总体而言,他非常满意,除了在日记中调侃倭人的艺术天赋高于他们的科学天赋(或许吧,君不见小保方晴子事件,呵呵)
      带着对霓虹国美好的印象,大科学家第二次来到上海。


      1922年最后一天, 31日11点,爱因斯坦乘坐“榛名丸号”到达上海,天气非常好。欢迎人群中包括中国人、犹太人和日本人。爱因斯坦告诉记者:“惟既来上海,未赴我国内地观光,实为最大之遗憾。”[1]

       爱因斯坦这次逗留是由犹太人主导的。爱因斯坦第一次逗留上海时,有小道消息说,上海的德国人因为反犹而抵制爱因斯坦,所以德国总领事悌尔曾试图安排爱因斯坦第二次来上海时,去同济大学演讲,但是没有收到爱因斯坦回音。
      后来上海德国人联合会收到爱因斯坦夫人的明信片,谢绝回程时参加招待会。德国领事悌尔听说爱因斯坦准备给犹太人讲相对论后,决定忽略爱因斯坦第二次途经上海 [10]。

     两位犹太人,工程师德容(De Jong)和“暴发户”加登(Gaton,可能是笔误,应该是当时的上海首富房地产大亨哈同Hardoon ),到码头来接爱因斯坦夫妇。爱因斯坦夫妇先入住在礼查饭店304房间(当时远东设备最现代化的豪华饭店之一,伯特兰-罗素夫妇当年也下榻此店) [13],然后转到加登位于杜美路(现名东湖路)9号的宏伟住宅里(后改为杜美大戏院,现为东湖电影院[8])。晚上爱因斯坦参加了在加登家举行的除夕晚会。他在日记里却说他感到悲哀 [10]。


1月1日下午,在加登家为爱因斯坦举行了上海犹太宗教公会(Shanghai Jewish Communal Association)的招待会,上海犹太人名流大都出席。希尔比拉比和宗教公会主席大卫(D. M. David)致辞,希尔施拉比的夫人代表上海犹太妇女界,向爱因斯坦夫人赠送了精美的中国绣花披巾,爱因斯坦应邀致辞,主要是谈耶路撒冷的希伯来大学,认为它是必要的 [8,10]。


下午3点[1]或傍晚[7]或晚间[8],爱因斯坦应邀参加了犹太青年协会(Young Men’s Hebrew Association)和探索社(Quest Society)在福州路17号工部局礼堂主办的相对论讨论会(而非[1]所说的演讲) [8,10]。讨论会只对受邀者开放,参加者有三四百位西方人,四五位中国人 [10]。探索社主席、土木工程师查特莱(Herbert  Chatley)在希尔比拉比和工部局工程师德琼(R. de Jonge)的协助下主持了讨论会,他认为,在这个群众集会上无法详细讲解相对论,因而提议由听众提问,爱因斯坦回答。爱因斯坦用德文讲解,由德琼翻译成英文。


有人问爱因斯坦是否认为,迈克耳孙-莫雷实验已足够精确,可据以假定真空光速为一恒量。爱因斯坦提到了菲佐实验、光行差和麦克斯韦理论,认为据此必然作出上述假定。
查特莱问最近澳洲日食期间的观测结果。爱因斯坦答,结果尚未公布,可能需数月之久,因为要在照相片上测出星体的百分之一毫米级的细微偏差,是一项非常困难的工作。
工部局电气处的安东尼问,能否用木卫掩星现象证明相对论。爱氏答,不仅可以,而且有人正在计算,可能得出结果。
对于各种问题,爱因斯坦都能立刻抓住要点,微笑着走向黑板说明或用口头阐释,回答简要而直截了当 [8]。
张君谋(乃燕)问爱因斯坦对洛奇(O. J. Lodge)心灵学的看法,爱因斯坦说这不足道,后来张遭到新闻报道的批评 [2]。爱因斯坦在日记中将这些问题称作“愚蠢问题”。
晚上,爱因斯坦还去了一处中国流行的娱乐场所。

1月2日,爱因斯坦乘坐“榛名丸号”离开上海。

-------------------------------------------------------------

关于爱因斯坦对这次逗留的主观感受,我们来看看他的日记。


爱因斯坦再次经过上海时的日记全文如下(施郁译):
--------------------------------------------------------

     12月31日。在极棒的天气中到达上海。中午被德容(De Jong)(工程师)和加登(Gaton)(暴发户)接走。晚饭在暴发户家,但是钢琴很好。在这里度过除夕;我坐在一位不错的维也纳女士身边,不过很嘈杂,悲哀。(看得出,大科学家对当时的上海首富充满着鄙夷)

      1月1日。在上海不愉快。这里的欧洲人都雇了很多中国人佣人,而且懒惰、自得、肤浅。

     在德容家吃午饭。他是一位友好的有国际视野的英国人。下午在加登家举行了招待会,很多犹太人和其他伤感的奋斗的资产阶级,惯例的拍手和演讲——恶心。

    之后在“探索社”讨论(愚蠢问题的滑稽戏)。晚上也去了中国流行的娱乐场所。如画的生活。

     中国人不加区分地接受所有场合的欧洲音乐(晚会、婚礼、葬礼),不管是丧礼进行曲还是华尔兹,只要里面有大量喇叭声。熙熙攘攘中,还有一个小庙。

     上午,短程的驱车来到市区环境;坟墩和棺材或者小棺材房充满了各种移不开的东西。

       中国人的脏、受折磨、迟钝、善良、镇定、温和以及——健康。所有人都一致地赞扬中国人,但是认为他们缺少商业头脑,最佳证据:虽然对于同一个职位,中国人的薪水低十倍,欧洲人仍然能竞争成功!”(其实三十年前的上海依然如此)


     1月2日。中午启航。阴天,有风。我享受没有文字的平静。


-----------------------------华丽的分割线----------------------------------


             30年后,在美国普林斯顿高等研究院,爱因斯坦看到两个年轻同事发表的论文,约他们来讨论。他们就是在爱因斯坦踏足上海四年后出生于此的李政道,和在他踏足上海的一个多月前出生于合肥的杨振宁...
发表于 2018-6-19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欧美人大多就是这么看中国的,没啥奇怪.相当于现在我们看中东黑非洲
顺便提一句.那个时期日本在物理学方面已经开始冲击诺奖级成果了.三十年代成功.同样印度本土也已经出了诺奖得主,而且是完全在本土研究的.所以现在某些人鼓吹所谓的民国大师莫不是石乐志
发表于 2018-6-19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kl_david_sun 于 2018-6-19 18:16 编辑

很正常的评论(吐槽),某些精神状态、思维线条,现在还没变
这归功于国家的主人,他们把“子民”圈起来,不麻木,不像机器,才怪了
主人高高在上,盲目自大,让子民自觉卑微,自大还能适时让某些人自嗨
不过,当他们需要的时候,他们会点燃那一根筋,众志成城,捍卫“钢铁长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4 10:57 , Processed in 1.263111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