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386|回复: 40

zt 当中国人成为“黄种人”,东亚历史随之改变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3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377653/

当中国人成为“黄种人”,东亚历史随之改变了

刊于《凤凰周刊》

谢霆锋唱的《黄种人》里,有这么两句歌词:“黄种人来到地上/挺起新的胸膛/黄种人走在路上/天下知我不一样”,很是激昂向上。对中国人而言,能被称为黄种人,确实是一件让人开心的事,因为在中国文化中,“黄色”不仅代表了黄帝、黄河、黄土地,更是被皇室垄断的高贵颜色。于是,我们从小被告知自己属于黄种人时,可以很容易地接受,而不会对照肤色,纠结一会儿——这怎么能算是黄色呢?

然而,一个残酷的事实是,在定义人种的西方人眼中,白色才代表高贵,至于黄色,则意味着疾病,甚至死亡。因此,黄种人这个概念出现时,充满了种族偏见。美国学者奇迈可的新书《成为黄种人:亚洲种族思维简史》,即利用丰富的史料,研究了几百年来,东亚人是如何从西方旅行家笔下的“白人”,一点点“堕落”为黄种人的。有意思的是,此种划分几乎没有任何科学依据,但却对中、日两国近代史产生了深刻影响。

诞生于种族歧视下的“黄种人”

这本书简体版的副标题为“亚洲种族思维简史”,应当是借鉴了前些年在罗永浩推荐下,风行一时的托马斯·索威尔《美国种族简史》,但其实台版副标题“一部东亚人由白变黄的历史”,显然更为贴切。奇迈可最初对这个话题产生兴趣,就是因为他发现,在早期西方旅行家的笔下,东亚人都被称为“白人”。《成为黄种人》中举了不少例子,如13世纪,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在其游记中,称中国和日本人是“白色的”;此后,一直到16世纪,葡萄牙药剂师多默·皮列士的说法,依旧是中国人“像我们一样白”,日本人是“白人”。不过按照奇迈可的解释,这种描述针对的不仅仅是肤色,更是对中、日两国人“财富、力量以及较高的文明等级所带来的附加印象”,这里颜色代表的是某种“价值判断”。

西方人自豪于自己的“肤白”,那是因为在他们看来,欧洲是“被上帝祝福过的地方,是人类文明的中心”,白皙的皮肤被同基督教信仰联系在一起。那么,当西方人在东亚传教遇到重重阻力后,对这里人们皮肤的描述自然不再是白色。1596年,利玛窦发现,整整15年过去了,广东还只有100名中国教徒,于是他写道,“中国的小孩生下来是白色的,但是他们长大后则变得越来越丑陋、肥胖、肤色暗沉”。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日本,德川幕府对基督教发出禁令后,日本人的肤色也被改写为和中国人一样的“橄榄色”。

17世纪后,东亚人的肤色在西方人的笔下,变得多种多样起来,但无一不是“暗色”,有棕色、红色、黄褐色、古铜色、深绿色,甚至黑色。亚洲人(尤其是东亚人)的皮肤逐渐被统一为“黄色”,始于瑞典生物学家林奈(现在通行动植物命名法的发明者)。他在18世纪中期的名著《自然系统》里,将亚洲人的肤色用拉丁语定义为“luridus”,一个有黄色、浅黄色,以及死亡、像幽灵一样意思的贬义词。同时在西方医学中,黄色皮肤还通常被视为黄疸病的症状。不久,德国人类学家布鲁门巴哈率先使用“黄种人”名称,而且毫无科学依据地发明出一个种族名称——“蒙古人种”,中国人和日本人都被归在其中。

给“黄种人”的几种“欲加之病”

在讨论了东亚人是如何从“白”变“黄”后,奇迈可用两章篇幅,对“蒙古人种”的概念发展进行了梳理。在鲁门巴哈之后,法国生物学家乔治·居维叶提出:白人/高加索人种、黄种人/蒙古人种、黑人/埃塞俄比亚人人种的三分法,并为世人接受。西方对“黄种人”及“蒙古人种”的印象趋于定型,即将其视为处于白人和黑人间的“中间”种族,虽然中国和日本曾在基督教地区以前,建立起较为完善的社会制度,但他们“在很多个世纪中都处于停滞状态”,这“标志着与白种人相比天生低下和能力的有限”。在三个人种中,只有白种人是“真正勇敢、自由、慈悲和仁慈的”,至于肤色最深的黑人,则被认为是野蛮的。

为了证明黄种人进化不完全,身体上存在缺陷,西方人通过有限地观察,命名了三种具歧视含义的病症:“蒙古褶”、“蒙古斑”和“蒙古症”。其中,“蒙古褶”指的是眼角皮肤有褶皱,表示东亚人都有一双小眼睛;“蒙古斑”是说东亚人出生时臀部会有斑点,是“血液中有多余的色素”“猴子尾巴的痕迹”;当然,最具侮辱性的则是将表现为痴呆的“唐氏综合症”称为“蒙古症”。西方人曾认为“唐氏综合症”是白种人特有的一种疾病,视其为人类的一种“返祖现象”,患病者会表现出一些东亚人的特点,比如“‘孩子似的’语言和模仿的倾向”。《成为黄种人》里引用了一个当时的流行说法,“一些痴呆者也是黄色的,面如土色……而许多中国人和日本都确确实实是黄色的”。

通过医学发展,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在4种所谓“内眦皱襞”中,只有1种在东亚人身上是常见的;“蒙古斑”也不仅仅是出现在东亚婴儿身上,印第安人、黑人、白人都会有,在中国被俗称为“儿痣”;更不用说,所谓“蒙古症”不可能是白人“独享”的病症,如遗传学者说的那样,“唐氏综合症的来源根本与种族无关”。但是,这些说法既已深入人心,已不再是科学结论所能改变的了。简单搜索即可发现,中文互联网上,还有大量文章在讨论诸如自己孩子身上有蒙古斑,是否意味着有蒙古血统这样的问题。

被污名为“黄祸”的“黄种人”

奇迈可为《成为黄种人》这本书撰写的最后一章名为“黄祸”,讨论近代西方对黄种人的恐惧,及中、日两国由此产生的反应。这一章意义重大,而内容相对单薄,读者不妨参考为本书台版作序的杨瑞松的一本书——《病夫、黄祸与睡狮》(政大出版社,2010年)。杨瑞松在第三章《尔有黄祸之先兆,尔有种族之势力:“黄祸”与近代中国国族共同体想像》中细致梳理了“黄种人”及“黄祸”概念对中国的影响。

简言之,在“蒙古人种”概念出现后,被同匈奴人、蒙古人西侵欧洲的历史记忆相联系,发展出流行一时的“黄祸论”。德国皇帝威廉二世让画师绘制了一幅“黄祸图”:代表英法德俄等欧洲主要国家的女神,头顶十字架,在天使的指引下,防范着远方的敌人——代表日本的佛陀及代表中国的龙,题为“欧洲各民族,保卫你们的信仰和家园”。近代欧洲人对黄种人的恐惧,主要缘于当时中日两国都在较大规模地向外移民,被认为挤占了白种人的生存空间,产生人口上的威胁。由此,美国曾长期实行“排华”“排日”政策。

对于突然流行起来的“黄祸论”,中、日两国知识分子一方面大力驳斥,另一方面也在多方利用。中国知识分子将欧洲种族观念照单全收,并试图借之提振中国人的自信。1897年梁启超说,“凡黑色、红色、棕色之种人,其血管中之微生物,与其脑之角度,皆视白人相去悬殊。惟黄之与白,殆不甚远。故白人所能之事,黄人无不能者”。至于所谓“黄祸”,梁启超解释说,“西人深畏中国人,向有黄祸之语互相警励也”,将西方人眼中的威胁看作对中国潜力的一种恐惧。又因为东亚人同被划为黄种人,中、日联合的观点,也一度流行。

同中国人的诉求不同,在维新后发展起来的日本,希望得到白种人的平等对待,而不甘于同中国人一起居于黄种人之列。罗福惠在论文《“黄祸论”与日中两国的民族主义》中讨论了此种倾向,他举例说,日本学者田口卯吉在《日本人种论》中声称,西方人“称我日本人种为蒙古人种,即黄色人种的一部,和中国人种相同”,其实“大和民族和中国人不同种,而和印度、波斯、希腊、拉丁等同种”。但欧洲列强并不以日本要求为意,在巴黎和会上否决了日本提出的“人种差别废除议案”。于是“二战”时,日本改以黄种人对抗白种人的领袖自居,充分利用“同种论”,宣扬“大东亚共荣”,为侵略寻求合理性。

由奇迈可《成为黄种人》可以清楚地看到,从“黄种人”“蒙古人种”概念出现以来,极大地影响了中日两国的观念,以至大多数中国人今天还以充满歧视意味的黄种人自居。其实这种认同完全建立在想象的基础之上,因此中、日两国知识分子对自身种族的随意阐释,没有经过任何科学验证,看上去依旧相当合理,不觉“违和”。

对于“种族”问题,著有《近代中国之种族观念》一书的英国历史学家冯客,有着深入研究和精辟论述。在他看来,“‘种族’是一种与客观事实无关的文化构造……一些人可能会关注皮肤的颜色,而另一部分人则关心眼睛的颜色。这些生理上的差异自身并不引致文化的差异,而是用来使角色的预期合法化:生理的特征被赋予了社会的意义……种族并不存在,它们是被虚构出来的。种族范畴的所指随着社会文化环境的变化而变化。”这一说法正同奇迈可对“黄种人”的研究前后呼应。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3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受歧视本质上跟本身的实力有关。与名称关系并非绝对。东亚人的确是肤色深于欧洲,说是黄色并无不对。
“犹太”一词在汉语中本来也是有不敬的意义的。可是现在遍地犹吹令人作呕。
发表于 2018-7-3 23:25 | 显示全部楼层
是不是受歧视本质上跟本身的实力有关。与名称关系并非绝对。东亚人的确是肤色深于欧洲,说是黄色并无不对。
“犹太”一词在汉语中本来也是有不敬的意义的。可是现在遍地犹吹令人作呕。
一统浆糊 发表于 2018-7-3 22:46

“犹太”是德国人翻译的
PS:连“V大”都是犹吹
发表于 2018-7-3 23:3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一篇报道,大概是说现在的日本人能接受被称为‘蒙古人种’,但是不接受被称为‘黄种人’,而中国人因为一首广为流传的歌曲,接受了‘黄种人’的这一称呼,甚至以此为豪。
发表于 2018-7-4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y 于 2018-7-4 09:48 编辑

切,最早来中国的几乎都是意大利传教士,意大利人和中国人的深度不是相仿?
而且在所谓的“黄种人”被降级成深肤色人种的年头,如19世纪,深色肤色早就成了欧洲人追崇的一种审美典范,原理和亚洲崇白类似,深肤色等于有钱有时间去度假胜地晒太阳,所以难不成欧洲人还在崇拜欧洲的深色肤色,同时鄙视亚洲的深肤色?

另外,欧洲人对亚洲人的鄙视,通常包括身材矮小、眼睛小且斜、小鼻子小嘴,面部扁平,黄祸论的历史理论依据也是基于一些北亚族群基础上的呗~

所以认为黄种人带歧视,蒙古人种不带歧视 实在是呵呵呵呵哒
日本人可不比天朝,鬼知道天朝开眼看世界都百年了,都看了点啥。瞧瞧遍地搞笑的日耳曼粉丝、犹太粉丝、俄粉就知道了
发表于 2018-7-4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1# 剪径者
楼主此言差矣。人家能定义黄色代表瘟疫和疾病。你为啥不能定义为健康和阳光.还是国力不如人,缺少话语权嘛!
再比如,日本人二战时期把CHINA定义为支*那*猪,为啥我国名称就一定不能用CHINA?
你认同了人家的贬义解释,其实就是认同了别人的观点,只能说是底气不足、自降一等。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7-4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是社会性动物阶级社会,有从众崇强的心理
同样一种体貌可以有褒贬两种形容
像低眶突眉骨可以称之为邪恶,也可称为犀利。高眶平眉骨可以称之为软弱,也可为文雅
外人怎么形容某种体貌.是贬是褒。就要看这种人混得咂样了
普通人使用低价格物品一般称为穷.而名人使用同样的东西为啥会形容为亲民?
皇帝的新装穿皇帝身上才会有人称赞,普通人穿别人会怎么看?

关于肤色,我觉得很多中国人长期不晒太阳可以接近白人.长期晒可以接近黑人。是种不错的肤色。既不会像黑人夜晚看不清.也不大会像白人晒太阳容易得皮肤癌

皮肤白.发色有光泽左右对称.几种比例接近.618等因为信息量小.刺激感官天然的容易让人记住。人会天生喜欢。种族强弱又在此之上。黑彝会喜欢白肤吗?1比后几位容易记住。但球衣为啥许多人会选9号23号.白人整容为啥越来越多厚唇黑皮。不就是最大最强的白人国家美国黑人有了投票权还当了总统白人新生儿不过半了.黑人量和质都上去了,才有今天白人审美的变化.看看以前的芭比娃娃。百大美人根本不这样
发表于 2018-7-4 22:12 | 显示全部楼层
5# joy

日本人同样非常崇拜欧美,甚至胜过天朝。你翻墙去油管上看看日本街访就知道了,日本年轻女性对欧美的好感度那可是相当的高。
发表于 2018-7-5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y 于 2018-7-5 09:48 编辑

8# MNOPS


so 你的点是?east asian的文化和相貌都缺乏吸引力(抱歉,还不如一些黑叔叔),这不是公认的?
另外了解日本大可以办个多签学个日语自己跑趟日本,不用靠油管了解它国(对了asian男性缺乏吸引力的一个缘由不是otaku过多?)
发表于 2018-7-5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黄中渐通理,润泽达肌肤。

黄种人皮肤细腻者的比例应该最高吧
发表于 2018-7-5 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皮肤最细腻的是黑人~
发表于 2018-7-5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book.douban.com/review/8377653/
...被污名为“黄祸”的“黄种人”

奇迈可为《成为黄种人》这本书撰写的最后一章名为“黄祸”,讨论近代西方对黄种人的恐惧,及中、日两国由此产生的反应。这一章意义重大,而内容相对单薄,读者不妨参考为本书台版作序的杨瑞松的一本书——《病夫、黄祸与睡狮》(政大出版社,2010年)。杨瑞松在第三章《尔有黄祸之先兆,尔有种族之势力:“黄祸”与近代中国国族共同体想像》中细致梳理了“黄种人”及“黄祸”概念对中国的影响。
...
剪径者 发表于 2018-7-3 18:53


病夫、黄祸与睡狮:“西方”视野下的中国形象
2014-12-02 13:43:12
来源:东方早报 作者:仇鹿鸣









  


去年,便听说上海有计划将曲阳公园更名为“精武公园”,虹口体育馆改名为“精武体育馆”。前两月读报,发现精武体育公园已悄然完成改建,并于公园内修建霍元甲等十八位武师的铜像,据闻将来会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与前几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拆除疑似精武会旧址的风波相比,颇有亡羊补牢的意味。
三十年前热播的那部电视剧《大侠霍元甲》,让不愿以臣虏自认、击碎“东亚病夫”称号的霍元甲一举成为家喻户晓的民族英雄,以此衍生出来的众多或虚或实的故事,经过商业化的包装与营销,不但赢得口碑,也赢得了票房。


近代以来的中国,由于深重的内忧外患,体育无可避免地与政治、国运之间紧密地纠缠在一起。奥林匹克一词在二十世纪初曾被译成“我能比呀”,这一佳译背后浸染的悲情色彩足以让人动容。1981年男排战胜韩国,北大学生在庆祝时喊出了“团结起来,振兴中华”这一著名的口号,直到现在还有不少人习惯于将奥运的金牌数与国运的兴衰联系起来。


“东亚病夫”一称尽管长期以来被视为近代中国屈辱历史的重要象征,但对其来龙去脉加以探究者却并不多见。台湾政治大学杨瑞松教授所著《病夫、黄祸与睡狮》(副标题:“西方”视野的中国形象与近代中国国族论述想像)一书详细考证之后所揭橥的真相则颇有出人意料之处。作者指出病夫(sick man)一词是近代以来西方舆论常用来评论国家陷入长期衰败又无力改革之窘境的政治术语,最早典出于俄皇尼古拉一世形容奥斯曼帝国为欧洲病夫(sick man of Europe)。


直到杨著出版前(2009年),该词仍多在新闻报道中被用于形容英、法、美、日等西方发达国家在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疲软表现。因而,当中国在1895年甲午战争中失败之后,自强运动所造成的中兴幻象破灭,西方舆论遂以“东方之病夫”形容当时清廷内外交困的局面,最初仅是一客观的描述与评论,更不涉及对于中国人体质的批评。




最早将这一称呼引介入国内的《万国公报》《时务报》等报纸,亦不过局限于批评中国的政治制度已沉疴深重,到了非改弦易辙不可的时候。事实上,在当时人心中,“欧洲病夫”奥斯曼帝国的衰亡是清廷所亟须引以为镜鉴的“前车”,康有为便曾奏给光绪《进呈突厥削弱记序》,文云:“横览万国,与中国至近形似,比拟同类,鉴戒最切者莫如突厥。”梁启超甚至曾将两国比喻为“同种”,因而所谓“病夫”一词在国人最初的语境中不过是借西方人之批评,自警自醒,借以推动变革。

...


病夫、黄祸与睡狮:“西方”视野下的中国形象|病夫|黄祸|近代中国_凤凰读书  http://book.ifeng.com/shuping/detail_2014_12/02/1343815_0.shtml
发表于 2018-7-5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皮肤最细腻的是黑人~
joy 发表于 2018-7-5 11:10

有正式的统计资料吗?

感觉黑人青少年皮肤是细腻,但过了20多就不行了
发表于 2018-7-5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在知乎一个专栏也看过类似的观点 等我找找
发表于 2018-7-5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9# joy

跟你这种自卑的家伙没啥好讨论的,你自己都看不起自己还指望别人看得起你?自贱者人亦贱之。
发表于 2018-7-5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y 于 2018-7-5 16:11 编辑

噗 啥叫自卑?
自卑就是明明不好看呗 (不好看又不会死不是?论外观日本人绝对不如天朝,然而全地球都更看的起日本而不是天朝)

然后还非得意淫因为老子穷 所以你们才看不起我啊,才要诬蔑我长得丑长得黑呗

然而欧洲帅哥美女榜单上从来没有英德美,就算讨论法国美女也是多半是女性社交能力及时尚感,而且环球小姐的排行榜上高举的也是穷困的拉美不是富裕的北美~
发表于 2018-7-5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穿了还是谁的拳头大,谁厉害。你看川普各种贸易战叫嚣。再看看周边,东亚的日韩地区有美军基地,虽然近几年美军有所收敛然而还是按美国的尿性应该还是逐步逼近心脏部位。
  不过说回来要想拳头大至少得依靠人才和资源。
发表于 2018-7-5 18:0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川普还是欠缺一些政治头脑,他发起的所谓贸易战搞得加拿大欧盟墨西哥等原本不反美的国家和地区都纷纷开始对美国的产品征收报复性关税。
发表于 2018-7-6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皮肤最细腻的是黑人~
joy 发表于 2018-7-5 11:10
我哈哈大笑,这位大姐遇到的黑人都是小鲜肉啊,性福了
发表于 2018-7-6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论哪个种族,年少、年轻时皮肤就细腻,而黑人早熟10来岁就很精壮,出来撩姐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6 02:59 , Processed in 0.15407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