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刘家文化的源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0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水城的观点

14:在甘肃甘谷毛家坪遗址曾发现一座董家台类型墓葬(编号TM7),形制为圆角长方形竖穴土坑墓,无葬具。墓主系一成年女性,仰身屈肢,下肢蜷屈舒缓,头向东,面朝上,方向50度。墓主头前随葬1件双耳圜底彩陶钵,左肱骨处随葬砾石1块。该墓的发现使我们了解到董家台类型的埋葬习俗。由于此墓上部破坏过多(残深仅0.24米),已无法证实其原本是否为偏洞墓室结构。即便如此,也不难看出,毛家坪TM7的埋葬习俗与扶风刘家墓地有相当大的共性。

董家台类型遗存与刘家文化也存在一些差异,这主要表现在前者陶器中有部分彩陶,器类有双耳圜底罐、腹耳圜底壶、双耳钵,器表绘红褐彩,流行菱格条带和下垂的三角条带纹,构图相当的程式化并富有规律,器底多饰疏浅的细绳纹。陶器全部为手制,以夹细砂橙黄(或橙红)陶最多,目前在渭河上游地区尚未发现这种彩陶与素陶共存的单位,暂时还无法说明董家台类型彩陶与庄浪发现的素面陶之间的关系,但很可能二者属于同一文化类型的遗存。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水城的观点

15:据目前掌握的线索,董家台类型遗物主要发现在陇山西侧的庄浪、武山、甘谷、天水、会宁、榆中等地。在兰州以西也有少量发现,此空间范围恰好处在辛店文化与寺洼文化的夹缝之间,这一带应是董家台类型的活动中心。经初步研究,董家台类型是继齐家文化之后在渭水上游一带形成的一支有着全新内容的文化遗存,甘谷毛家坪TM7提供的层位关系表明,其绝对年代恰好处在齐家文化之后至西周纪年之前。通过与齐家文化、辛店文化的比较。可大致确定董家台类型与齐家文化圜底系彩陶——蛇纹双耳罐一类遗存有密切亲缘关系。

最近,报导了在庄浪新发现的齐家文化双耳蛇纹罐和陶鬲,其双耳罐造型与广河齐家坪遗址出土的同类器完全相同(程小钟《甘肃省庄浪县出土的高领袋足鬲》,1996年第2期《华夏考古》),进一步印证了我们的推测。同时,董家台类型与辛店文化山家头类型也有某些相似成分,对此我们认为是二者年代接近、分布地域相邻、互有影响的结果。已知齐家文化的年代下限已进入夏纪年,辛店文化姬家川类型的年代范围处在商代晚期至西周初期,山家头类型早于姬家川类型,其年代大致处在齐家以后至商代晚期之间,据此我们认为董家台类型的绝对年代与姬家川类型大致相同,有理由将二者视为同一阶段的遗存。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水城的观点

16:据研究,刘家文化高领袋足鬲的演变规律为,器口从较直到逐渐外侈,袋足剖面从扁椭圆到椭圆、再变为圆形;实足根由鸭嘴形变为扁锥形、再变为圆锥形;器表绳纹从细到粗、施纹由多渐少。据此可将刘家文化分为五期。这一分析基本符合刘家文化陶鬲发展变化的实际。

宝鸡纸坊头遗址的层位关系也证实,扁锥形实足根确实早于圆锥形。参照上述分期结果,庄浪所见董家台类型陶鬲明显具备刘家文化早期的特征,在推论董家台类型为刘家文化源头的基础上,我们就刘家文化的编年试作新的整合,对以往分期结论作适当的调整。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17:刘家文化应分为四期:

笫一期  陶器以夹砂橙黄陶、夹砂红褐陶为主,器表颜色班驳。陶鬲、罐、壶均作略向内敛的直口,器颈中部稍向外弧;罐、壶类器流行圈底、内凹成造型;陶鬲仅见双耳鬲一种,袋足横断面呈椭圆形,实足根作典型的鸭嘴状;器表—律装饰排列规整的细绳纹,流行在绳纹上加饰细泥条、小泥饼组成的蛇形堆纹;尚保留部分彩陶器。本期以渭水上游的董家台类型遗存为代表,为刘家文化初期,其年代大致处在齐家文化以后至商代早期之间。

第二期  部分保留上一期特征,以夹砂红褐陶、夹砂红陶为主,器表颜色班驳。部分陶鬲、罐、壶的器口变直,不向内敛;壶、罐类器仍流行圜底造型。开始出现平底器;除双耳鬲外,出现带鋬鬲,袋足横断面多呈椭圆形,实足根以鸭嘴形居多;器表所饰绳纹与早期风格接近,有略变粗的迹象,仍流行在绳纹上堆塑蛇纹,彩陶消失。本期以宝鸡晁峪、石嘴头、姬家店等遗址出土的遗物为代表,为刘家文化早期,其年代大致处在商代早期至商代中期。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水城的观点

18:刘家文化应分为四期:

第三期   陶器一变以夹砂灰陶为主,少量红褐色或灰褐色,器表颜色斑驳,内壁多红褐色;泥质陶主要为灰色,少量红陶、黑皮陶。罐、壶类器流行直口,除少量保留圜底造型外,多数变为平底器;带鋬鬲数量明显增加,开始出现无耳无鋬鬲;另一变化是鬲口渐向外侈。袋足横断面呈圆形,实足根变为扁锥形;器表纹样变为略粗的绳纹,不见蛇形堆纹;罐类器素面陶比重增加;新出现小口折肩罐。本期以扶风刘家墓地为代表,为刘家文化中期,其年代大致处在商代晚期。

第四期   陶器以夹砂灰陶为主,罐、壶类器皿基本为平底造型;双耳鬲、带鋬鬲数量锐减,无耳无鋬鬲成为主流。陶鬲器口外侈明显,鬲裆底部多拍印粗大的麻点,袋足横断曲为圆形,实足根变为圆锥形;器表装饰一律变为粗绳纹;罐、壶类素面陶器数量更多。本期以保鸡纸坊头遗址4层、斗鸡台墓地为代表,为刘家文化晚期,其年代大致处在商代末年,即西周文武之际。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水城的观点

19:通过上述梳理不难看出,以董家台类型为代表的刘家文化初期遗存和晁峪·石嘴头为代表的刘家文化早期遗存有着较多的共性;以刘家墓地为代表的中期遗存变异较大。据此或可将刘家文化整合为三大期,即董家台类型和晁峪·石嘴头类型合并为刘家文化早期,刘家墓地是为中期,纸坊头、斗鸡台等遗址为该文化晚期。

综上所述,刘家文化来源于渭水上游的董家台类型。此类遗存在渭水上游一带生成后,其主体沿渭水、陇山一线向东扩展,至关中西部的宝鸡地区,刘家墓地是为这一阶段的代表。由此再往东,至丰、镐附近基本被姬周文化融合,张家坡等地零星所见的高领袋足鬲、偏洞室墓是为刘家文化的强弩之末。但在关中西部的宝鸡地区,刘家文化仍保持部分余威,斗鸡台墓地是为刘家文化晚期的遗存。上述时空架构的建立大致勾勒出刘家文化自西而东,日渐衰微,最终与姬周部族融为一体的历史进程。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0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关中商代文化研究》(2004年文物出版社)。

该书的第四章的第一节为“刘家文化研究”。这是目前所见对刘家文化最为详细的论述,并得到广泛的认同!
本节关于刘家文化的研究共42页。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1:《诗经·商颂·殷武》中“昔有成汤,自彼氐羌,莫敢不来王,曰商是常”的诗句告诉我们,约在商初的成汤时期,商王朝就已经与氐羌民族发生过交往,殷墟甲骨文的记录则明确了晚商时期两者确实有过许多交往和纠葛。但以往的研究者多把商王朝的疆域局限在较小的范围,以为羌族的活动主要在山西或陕西的东部,考古学文化则不得而知。

我们的研究已清楚商王朝的疆域可以达到关中西部的偏东地区,羌民族的活动区域应在该区及附近。商和先周文化之外,分布于这一地区的还有一些与前两者不同的考古学文化,其中最主要的是以使用高领袋足鬲这类典型陶器为代表的刘家文化及碾子坡文化,从文化发展的脉络、特征、活动范围,及与商和先周文化的关系方面考察,其应该就是商时期与羌人有关的考古学文化。而在关中边缘或更远的寺洼文化等,大体也属于古羌文化的系统。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4:41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2:引论

1981年,陕西周原考古队在扶风县刘家村(周原遗址范围内)发现了一批带有竖穴墓道的偏洞室墓,随葬品是以高领分裆袋足鬲和单耳、双耳、腹耳的高领圆腹罐为代表的陶器群,显示出相当独特的文化面貌,与周原及其他地区所见周文化的土圹竖穴式墓葬形成了极为明显的反差,遂被命名为“刘家文化”。

但实际上,在早于此的近半个世纪以前,刘家文化的典型陶器——高领袋足鬲就已被发现。1934年,前国立北平研究院史学研究所发掘宝鸡斗鸡台遗址,就出土了几件。20世纪的后半叶,在陕西关中西部的西安、宝鸡、岐山等地的古遗址和墓葬中,经常能够见到。1959—196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在沣西马王村的发掘时,发现了含有高领袋足鬲的灰坑H11,被出土有商周之际的“瘪裆鬲”和商代晚期风格铜簋陶范的灰坑H10所叠压,首次从地层关系上明确了这类器物的年代早于西周,属于先周时期(商代)的遗存。以其作为先周文化的标志,一度成为学术界一种约定俗成的概念。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3:引论

H11和H10的地层关系,见于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沣西发掘队:《陕西长安户县调查与试掘简报》,《考古》1963年第8期。但发表后长期无人注意,邹衡先生在他的《论先周文化》中将这组关系确定为区分先周和西周的典型单位,才引起了研究者的广泛重视。

恰在发掘刘家墓地的同时,武功县郑家坡遗址发掘到年底也早于西周,以联裆鬲、折肩罐等为主体的文化遗存,与西周文化的关系更为密切,而与刘家墓地的文化面貌对比鲜明,则被视为周文化的直接来源,称作先周文化。由于刘家文化整体与周文化对接的差距较大,而被认为是一支独立的文化体系,代表的可能是我国古代羌族文化的部分遗存,初步被研究者从先周文化系统中剥离出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4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4:引论

但随之而来的是各种不同的看法和意见。20年来,尽管有不少学者从不同的层面对刘家文化进行了许多有益的探讨和研究,但除了基本文化框架、族属等少量问题看法相对较接近外,诸如对该文化的年代、性质、来源以及与其他文化的关系等许多问题的认识,仍然存在着极大的分歧。

近年,有关刘家文化的考古发现补充了一部分有价值的资料,同时期相关文化类型的考古材料也提供不少有用的参考。这些新的发现,将促使我们在过去研究的基础上,对该文化进行更加系统和更深层次的分析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08:3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5:所使用材料的梳理

应该说,有关刘家文化考古资料的发现并不算很少,分布面也较广泛。粗略计算,约60多个地点曾有典型陶器出土,涉及甘肃东部、宁夏南部、陕西关中和陕北的部分地区。然而,经过科学考古发掘的遗址并不多,经过发掘的刘家文化典型遗址则更少,只有刘家、纸坊头和高家村等几处。如果将成组出土刘家文化遗物的地点作为典型遗址,以及一部分经过调查认定为这类文化的遗址相加,其数量约过大半,这些就是我们研究的基本对象。但对于那些也有刘家文化陶器出土,但更多的文化因素却明显不同,而属于其他文化类型的遗址,将不列为基本材料,仅做参考。

这样,我们就可以将60多个地点,大体区分为刘家文化遗址和其他有关文化遗址两类。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08:5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6:典型的刘家文化遗存

(1)经过发掘的地点

a刘家墓地
位于陕西扶风县刘家村西南,发现墓葬20座。4座系村民所挖,形制不清,发掘的16座,有1座为带头龛的土圹竖穴墓,其余均为偏洞室墓。随葬品主要有高领袋足鬲、高领圆腹罐、折肩罐以及少量圆肩罐和小件铜器等,墓内普遍有随葬石块的习俗。发现有西周早期墓打破刘家文化墓葬的地层关系。是刘家文化的命名遗址。

b纸坊头遗址
位于陕西宝鸡市西郊的纸坊头村,只进行了小面积的试掘,没有遇到遗迹,但发掘到西周文化层(第3层)叠压在刘家文化遗存(第4层)之上的地层关系,提供了刘家文化遗址与墓地的文化面貌比较一致的证据。至为重要的是首次从地层上确定了两种形态的高领袋足鬲的早晚关系,为刘家文化年代序列建立和类型学研究获得了最基本的材料。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7:典型的刘家文化遗存

(1)经过发掘的地点

c高家村墓地
位于宝鸡市西南郊的高家村南,发现刘家文化墓葬20多座。经过清理发掘的19座,其中偏洞室墓4、土圹竖穴墓1,余为带头龛的土圹竖穴墓。随葬品主要有高领袋足鬲,单耳、双耳、腹耳的高领圆腹罐,也有少量折肩罐、圆肩罐和小件铜器等,多数墓内普遍发现有石块随葬。墓地被砖厂取土从中分割成东西两区,西区只有带头龛的土扩竖穴墓,东区三种形式的墓均有。从布局来看,两区墓葬均未挖完。

d斗鸡台遗址
位于宝鸡市东郊的斗鸡台,1934年发掘的墓葬中,7座墓随葬品内各有1件高领袋足鬲。1983年再次发掘,出土1组刘家文化陶器,计有高领袋足鬲、双耳高领圜底罐、圆腹平底罐各1件。据主持发掘工作的贾德耀先生介绍,3件陶器并排置于一小块生土台上,周围均被晚期遗迹破坏,怀疑是残墓的随葬品。

e晁峪墓地
位于宝鸡县晁峪村东,20世纪80年代,先后有多座刘家文化墓葬被村民取土挖出。随葬品主要有高领袋足鬲,单耳、双耳及腹耳的高领圆腹罐。1999年清理发掘墓葬1座,为带头龛的土圹竖穴墓。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8:典型的刘家文化遗存

(2)成组陶器发现地及其他调查点

a刘堡坪遗址
位于甘肃庄浪县刘堡坪村南,20世纪80年代前后,屡有刘家文化的双耳及单耳的高领圆腹罐出土,但均系村民挖出,组合关系均不清楚。1987年,还发现过1件特征甚早的高领袋足鬲与1件双耳罐伴出。

b寺沟门遗址
位于庄浪县南湖乡寺沟门村附近,庄浪县博物馆收藏有两件出土于该地的无耳高领圆腹罐。馆内藏品,出土情况不清。
庄浪县境内还有水洛羊把式坡、文家沟店、柳梁陈家阳洼、陈家下岔、杨河马寺等遗址。出土过刘家文化的典型陶器,但均是征集品,不详举。

c翟家沟遗址
位于甘肃平凉市翟家沟村,1956年,村民取土挖出高领袋足鬲和单耳的高领圜底罐各1件,介绍说是一处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遗址。陶器可能是出于刘家文化的墓葬。

d虢镇西门外墓葬
位于陕西宝鸡县虢镇西门外,1990年县法院取土时挖出,计有1件高领袋足鬲与2件无耳的髙领圆腹罐同出。没有见到相关的遗存,估计是—座墓葬的随葬品。

e姬家店遗址
位于宝鸡县八鱼乡姬家店村南,1959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征集到高领袋足鬲和单耳高领圆腹罐各2件,组合关系不明。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09:4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9:典型的刘家文化遗存

(2)成组陶器发现地及其他调查点

f金河遗址
位于宝鸡县金河乡金河村附近,宝鸡市博物馆收藏了该地出土的两组刘家文化陶器。一组为5件,大家所熟知,包括2件高领袋足鬲和单耳、双耳及腹耳高领圆腹罐各1件;另一组只有高领袋足鬲1件,曾被有的文章误指为出于晁峪。

g苟家岭墓地
位于宝鸡市西南郊苟家岭村东北,1990年,村民平整土地时挖出刘家文化墓葬3座,均遭到严重破坏,墓葬形制不清。村民从2座墓内各取出5件陶器,都是2件高领袋足鬲和3件高领圆腹罐。另一座墓的随葬品被挖坏弃埋,考古工作者赶到察看时,仅在残余的墓角发现破碎不堪的高领袋足鬲1件。还在一处断崖上暴露出残存的偏洞室墓1座。

h祝家巷墓葬
位于陕西岐山县祝家巷村,1995年,村民挖出一组3件陶器,为1件高领袋足鬲和双耳、无耳的高领圆腹罐各1件。可能是墓中的随葬品。

i马家河遗址
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隆德县马家河村附近,村民挖出单耳高领圆腹罐1件,背景情况不明。
还有许多地方,如:甘肃会宁县张城堡,天水师赵村,陕西凤翔县的樊家寨、官村,岐山县的樊家原、庙王村、眉县,宝鸡市附近的兴隆、石嘴头、凉泉、固川、贾村、茹家庄、赵家坡,陇县的郑家沟等,都出土过刘家文化典型陶器,又处于刘家文化分布的中心区域或附近,均应该是这类文化曾栖居过的遗址,大多已有过介绍(张天恩《高领袋足鬲的研究》,1989年第6期《文物》),此不赘。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10:其他相关文化类型的遗址

出有刘家文化陶器(基本是只见高领袋足鬲)的其他文化遗址,可以分为两种类型。

第一类,遗址及墓葬出土的陶器群中,高领袋足鬲是最为常见的器类之一,也是最主要的炊具,但折肩罐、深腹盆、豆、大口尊、簋及联裆鬲等其他器类,均少见或不见于刘家文化。

这类遗址中,有代表性并经过发掘的只有3处,为陕西长武县的碾子坡、麟游县的园子坪和蔡家河。学术界对碾子坡遗址的文化遗存有不同认识,或认为就是先周文化,或以为是刘家姜戎文化的分支或—个类型。后两个遗址的发掘,表明这3个遗址的内涵有明显的一致性。调查还发现了不少类似的遗址,大体分布在泾水中游的主要支流黑河下游,及其支流达溪河流域,漆水河上游地区,包括甘肃灵台县、陕西长武县西南部和麟游县的中西部,具有一个相对清楚的范围。并有自身的文化发展序列,大约经历了相当于殷墟文化一至四期这样一个较长的发展时期,—直保持着较独特面貌,应为一类相对独立的考古学文化,故我们称之为碾子坡文化。与刘家文化虽有较密切的关系,但更有明显的差别,故本文没有将其纳入研究的内容,只作为一部分参考材料。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11:其他相关文化类型的遗址

另一类,遗址及墓葬出土的陶器群中,高领袋足鬲是少见或罕见的器物,有些遗迹单位中根本就见不到,其他形态的陶鬲是主要的炊具,更多的器类不见于刘家文化。这一类遗址分属于不同的文化类型。属性比较清楚的有京当型商文化(如扶风壹家堡、礼泉朱马嘴、岐山王家嘴等遗址)和先周文化(有武功郑家坡、岸底、彬县断泾、扶风北吕、凤翔西村、长安沣西、甘肃崇信于家湾等遗址、墓地)。有些遗址的性质不清楚。如:甘肃临洮寺洼山是寺洼文化的命名遗址,曾出土过1件非常典型的高领袋足鬲,与寺洼文化的分档袋足鬲绝不相同,但不知道是寺洼文化受刘家文化影响的产物,还是刘家文化曾分布到这里;另外,陕北神木县的庙火梁等遗址发现有典型的高领鬲标本。由于不是发掘所得,对这些遗址的性质依采集的标本则很难决断。

以上两种类型的遗址均不属于刘家文化,但不少遗址文化层堆积关系清楚,特别是京当型商文化遗存的年代比较明确,并含有刘家文化的典型陶器,无疑对发掘相对较少的刘家文化的研究,提供了极为宝贵的参考,也就成了本文可以利用的一部分基础材料。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12:有关文化分期研究的简况

刘家文化分期和年代的研究,与对该文化的初步认识同时开始。在只发掘了刘家墓地,而墓葬之间也没有可用的地层关系的情况下,依据类型学进行分期就成为一种必然的选择。发掘者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将墓地的20座墓分为六期,第一期的年代被估计为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晚期,二至五期为商代前期至周人迁岐,第六期为西周文武之际。

对此,卢连成先生首先提出了不同的意见,将刘家墓地原报告的一期保留,二至五期合并为第二期,六期改为第三期,称为先周文化刘家类型。将斗鸡台瓦鬲墓初期墓为代表的遗存称为先周文化斗鸡台类型,认为时代晚于前者。并认为宝鸡市附近的石嘴头、晁峪等地所出刘家文化的陶器,时代早于刘家类型,称作先周文化石嘴头、晁峪类型,是刘家以及斗鸡台类型的来源。为当时能见到的刘家文化进行了—个总的分期,并意识到高领袋足鬲的形制变化。但却因忽视了这种变化所具有的时代意义,而将晁峪等地较晚的标本与石嘴头、金河等地早期陶器相提并论,并认为都早于刘家墓地,致使许多研究文章引用失当。
 楼主| 发表于 2018-8-25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张天恩的观点

13:有关文化分期研究的简况

邹衡先生认为刘家墓地的上限年代应该晚于商王武丁时代,大体相当于商王祖甲,M49当在商末,而石嘴头等早期遗存的上限年代,可以超过商王祖甲的时代。

纸坊头遗址的试掘,弥补了刘家文化没有遗址的缺憾,从地层上解决了扁锥形足尖的高领袋足鬲早于圆锥形足尖者的年代问题。笔者以此为基点,观察了大量陶器标本,将刘家文化分为五期,年代推断为从二里冈上层或略早一直延续到殷墟文化四期或稍晚。将刘家墓地的M3暂未计,原二至五期合并归入第三期,原第六期归于五期。较详细地分析了高领袋足鬲的器形、纹饰等其他方面的演变规律。因为资料详尽可靠,这一分期成果后被不少学者沿用或略有调整。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2-21 02:03 , Processed in 0.108542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