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刘家文化的源头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兴山的观点

5:“侈口分裆鬲”的来源及其在探索先周文化中的作用

B:侈口分裆鬲是否来自大坨头类型呢?

滕铭予先生在说明其观点时,用张家坡67M16:2与天津蓟县张家园遗址们T1③:3鬲作对比,认为两者“形态接近,后者年代在商代晚期”,前者的年代也应是商代晚期。笔者认为,无论是从时间或是从空间角度考虑,前者都不可能来源于后者,理由是:

(1)两者年代相差久远。天津莉县张家园遗址T1③:3高,属于夏家店下层文化,与其共存T1③:5折腹盆等皆为夏家店下层文化的典型器。商周之际围坊三期或张家园上层文化的陶鬲形制与此器差异甚大。而夏家店下层的年代—般估计在夏代至商代前期。所以,无论张家坡67M16:2鬲的年代是商末还是周初,皆与张家园遗鬲的年代相差甚远。

⑵两者间距甚远,若不充分论证传播路线,在理论上不宜将两者联系起来。
因此可认为,丰镐遗址的侈口分裆鬲不可能来自大坨头类型。那么是否来自距离相近、年代合适的老牛坡类遗存呢?答案是否定的,查老牛坡四期墓葬陶高,不见与侈口分裆鬲相似者。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兴山的观点

6:“侈口分裆鬲”的来源及其在探索先周文化中的作用

那么,丰镐遗址的侈口分裆鬲究竟是如何产生的呢?
笔者以前曾有三个假想。其一,怀疑侈口分裆鬲来自殷墟商文化,因为殷墟文化晚期有一种高领分裆鬲,形制与侈口分裆鬲近似,但这种假想得不到证明:因为两种鬲形制仍有较大差异,且在殷遗民集中的洛阳等地也未发现侈口分裆鬲。考察侈口分裆鬲在张家坡墓地的区位特征,发现随葬该型鬲之墓并非集中分布,且近一半墓葬中无腰坑、商式簋等商文化因素。

其二,怀疑侈口分裆鬲来自郑家坡文化中的高斜领分裆鬲,因为两者的形制近似,但同样也得不到证明:因为相关遗存统—分期第四、五期时的高斜领分裆鬲形制不明,且这种鬲不见于墓葬中。

其三,怀疑侈口分裆鬲是当地—种土著因素。因为西周早期封国文化中,常常有土著陶鬲存在。但在老牛坡遗址商代晚期遗存中并未发现该类鬲,在丰镐遗址商时期的遗存中,更未发现这类鬲,因此这种假想几乎都不可能成立。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09:59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兴山的观点

7:“侈口分裆鬲”的来源及其在探索先周文化中的作用

直到2007年,笔者才认识到这类鬲的产生背景。2007年夏,承蒙发掘者张天恩先生和丁岩先生的厚意,笔者参观了在长安县神禾塬遗址发掘到的西周初期遗存。主持发掘的两位先生认为,该遗址西周时期聚落,应是一个商遗民的聚集点。

笔者同意他们的认识,因为在墓葬中常见腰坑与商式随葬品,西周初期的居址遗存面貌与丰镐遗址西周早期特征差异较大,多为来自于殷墟文化的矮直领瓮(以往研究已辨识出西周文化中的粗把豆、大袋足无实足根鬲、厚形唇簋等器类,为来于商文化的因素,但很少注意“矮直领瓮”这一器类的来源。在关中地区商时期遗存中,不见矮直领瓮这种器类,但在殷墟商文化中,却常见这—器,因此,笔者认为,西周早期文化中的矮直领瓮也应是来源于殷墟商文化)、商式簋等,联裆甗的形制也与丰镐遗址商时期联裆甗的形制差别较大,而有些近似于殷墟文化甗的特征。

值得注意的是,这里西周初期遗存中的鬲,以侈口分裆鬲为主。考虑到这类鬲目前仅见于丰镐地区、出现在神禾塬这个商遗民的聚落中、与大量商文化因素共存于一个堆积单位里等“考古背景”,笔者认为,侈口分裆鬲这种器类,应是西周初期,迁居在丰镐地区的商遗民新创造的一种器类(笔者按:发掘者亦有类似认识)。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兴山的观点

8:“侈口分裆鬲”的来源及其在探索先周文化中的作用

若此,就可以肯定以往先周文化中,那种认为侈口分裆鬲来源于高领袋足鬲、该类鬲的年代可早至商时期等认识是错误的。

另外还应指出的是,有研究者认为“丰镐地区西周遗址和墓葬中,发现了数量很多的分裆袋足鬲,构成了西周文化陶鬲的主要成份”(卢连成《先周文化与周边地区的青铜文化》,1993年三秦出版社《考古学研究》),笔者认为,这种认识有误。在沣西张家坡西周早期墓葬中,侈口分裆鬲在所有陶鬲中所占比例不足22%,而联裆鬲所占比例超过75%。在《张家坡西周墓地》西周早期所有葬随葬品中,侈口分裆鬲所占比例不足7%,而联裆鬲所占比例为22%(旋纹圆肩罐占20%,其他器类所占比例最多者是周式簋,仅9%)。在丰镐西周早期居址遗存中,侈口分裆鬲并不常见,联裆鬲才是西周早期遗存中最主要的器类。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下介绍雷兴山书中的这一节“关于刘家墓地族属的认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这个帖子。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违反版规,自我禁言一个月。
从8月28日到今天已有足足4个月了------这种自律令人折服,这份毅力让人瞠目!在严格要求自己方面,我总是表现得这么优秀!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嘴有点脏,老是洗不干净。当然,这不能成为开脱自己的理由。骂街是不对的,惭愧,惭愧!荒唐,荒唐!
今后坚决不再骂街了-------不过,说出这话,我自己都觉得底气不足。我的人生态度是:明天的路是黑的,关键要做好今天。也就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并且要认真的撞钟!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09:28 | 显示全部楼层
认识许多“人生赢家”,即使到现在,这些人所做出的蠢事傻事荒唐事,照样是一串一串的。
实事求是的说,本人也是位“人生赢家”。所以,我做出一些蠢事,老天会原谅我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09: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时告诫自己要忍耐,但是,转念一想,这辈子我最大的愿望-----当皇帝,看来是几无可能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也只能在梦中缠绵。既然这样,我还忍耐个鸟呀?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此谓快意人生。风云再起时,方显我辈本色-----这嗨的是不是有点大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0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自我批评和自我鼓吹一番后,进入这个帖子的话题。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兴山毫无疑问也认为“刘家一类墓葬遗存”的族属是姜姓之族。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5:16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兴山的这本《先周文化探索》认为:碾子坡文化为先周文化,但碾子坡文化的族属中尚包括其他非姬姓周人的族群;郑家坡文化不是先周文化,其族属不是文献记载的公刘、古公那一支姬姓周人。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5:21 | 显示全部楼层
雷兴山所言的碾子坡文化,包括由“碾子坡早期类”、“王家嘴类”、“蔡家河类”和“沣西类”所组成的“碾子坡一类居址遗存”,以及由“碾子坡早期类”、“王家嘴类”、“碾子坡晚期类”和“西村类”所组成的“碾子坡一类墓葬遗存”。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既然说刘家文化,就要说说姜子牙。

刘桓《关于吕尚的出身及其被举用史事索隐》,该论文出自刘桓《甲骨集史》(2008年中华书局)。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桓的观点

1:在周朝的开国功臣中,著名将领吕尚(吕望、太公望)就是一位出身卑贱却具有卓越才能的人物。西伯昌发现并举用吕尚,实与武丁举用傅说有异曲同工之处。关于吕尚的出身及被举用的情况,由于古代史料既少,又杂传说,纷然淆乱,司马迁作《史记》时已难知其真。平日读典籍治古文字学,留意于此问题。兹试作探索,不对之处尚祈方家及读者正之。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5:58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桓的观点

2:举太公于州人
关于吕尚的出身,典籍中颇有不同的说法。司马迁作《史记》,就其所掌握的史料述之如下:“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其先祖尝为四岳,佐禹平水土甚有功。虞夏之际封于吕,或封于申,姓姜氏。夏商之时,申、吕或封枝庶子孙,或为庶人,尚其后苗裔也。本姓姜氏,从其封姓,故曰吕尚。”按这段记述自应有所本,如说吕尚为四岳之后,本姓姜氏,从其先人封于吕(或封于申),名为吕尚,凡此应是较可信据的。其中的问题是,吕尚是否“东海上人”?四岳之后的这类贵族,在殷代特别是殷周之际是怎样情况,其身份有 无大的变化?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6: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8-12-31 16:11 编辑

刘桓的观点

3:举太公于州人
关于吕尚为“东海上人”一说,《史记》显然取《孟子》的说法,《孟子·离娄》:“太公辟纣,居东海之滨,闻文王作,兴曰:盍归来乎,吾闻西伯善养老者。”既云“辟(避)纣”,则知东海之滨并非吕尚原居之地,可见此说不足取。《吕氏春秋·首时》:“太公望,东夷之士也。”高注:“太公望河内人也,于周丰镐为东,故曰东夷之士。”《战国策·秦策》姚贾曰:“太公望,齐人逐夫。”又说:“朝歌之废屠,子良之逐臣,棘津之雠不庸。”《尉缭子》:“太公望年七十,屠牛朝歌,卖食孟津。”以上诸书,多少涉及吕尚的出身,虽未说他是“东海上人”,也认为是东方人。近人吕思勉先生则认为太公应为西方人,特举《礼记·檀弓》“太公封于营丘,比及五世,皆反葬于周”为证,其说颇有见地。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桓的观点

4:举太公于州人
关于吕尚的出身,应以《荀子·君道》所言“倜然乃举太公于州人而用之”,最为可信。《韩诗外传》卷四:“夫文王非无便辟亲比己者,超然乃举太公于舟人而用之。”后者作“舟”,“舟”与“州”古音可通,然《世本》云:“许、州、 向、申,姜姓也。”姜姓有‘‘州”无“舟”,知作“州”为是。吕尚出自姜姓当无问题。其先人在虞夏时曾封于吕,或封于申,其后在姜姓之族分合变化中,姜姓分出一支州人,吕尚即出自这一支。《左传·昭公三十二年》说“三后之姓,于今为庶”。这样族姓由贵到贱的变化,很早就有之。在殷代,州人 衰落不振,已沦为殷代统治者所奴役的对象。卜辞:

乙酉卜,口,贞:州臣口(有)口自口,得。(《粹》262)

贞:州,臣得。
贞:州臣得。
贞:州臣不口得。
……州……(《合集》850)

贞:州臣得。
……州 ……(《合集》851)

乙酉……以州……(《合集7972》)

贞:如州妾值。(《合集》659)
 楼主| 发表于 2018-12-31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桓的观点

5:举太公于州人
按臣妾均为古代被奴役者的称谓,臣为男姓,妾为女姓,《书·费誓》载“臣妾逋逃”,《易·遯九三》:“畜臣妾,吉。”臣、妾—般都来自各个方国,卜辞有“元臣”(《前》4、32、5),是为来自元方的臣,卜辞有元地,《金》544说“田元”,可为证,其地应即《诗·大雅·皇矣》“侵阮徂共”的阮国。

殷代被奴役的臣、妾称谓之前或之后,往往冠以或缀以方国之名,如卜辞的多臣羌、叕臣、周臣,羌、叕、周皆方国名。州臣、州妾之州亦然。

上引卜辞记述了武丁时对逃亡州臣的追捕,推想州方可能已大部分沦落到被奴役的地步。井侯簋铭记周康王时封邢之事,曾提到“口(读“匄”)井侯服,易(锡)臣三品:州人、重人、口(庸)人”。这里的州即《左传·隐公十一年》与苏忿生田中的州,其地在今河南省泌阳县东南五十里的武德镇。卜辞中“州臣”之“州”也正在此 地。不仅如此,而且卜辞中的“州臣”与井侯簋的“易臣三品”中的“州人”都还同属臣的身份。这说明原先受殷人奴役的“州臣”,至西周时又被周人奴役,世世代代为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2-23 19:00 , Processed in 0.22157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