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008|回复: 7

新研究发现:三星堆时期上层社会可能有两大族群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20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7-20 12:37 编辑

新研究发现:三星堆时期上层社会可能有两大族群
www.scol.com.cn  (2018-07-19 21:06:33)  来源:四川在线  

在线消息(记者 吴晓铃 李向雨 摄影)在造型奇异的三星堆青铜器、金沙金面具吸引眼球之外,“古蜀华章”还吸纳了最新学术成果,揭示了古蜀文明中一些不为人知的历史信息。

新研究:三星堆时期上层社会可能有两大族群


历史信息:青铜头像的发型携带族群信息


    古蜀文明目前尚未发现有确信的文字材料,只有只言片语的古老传说。这些传说经过汉代著名文学家扬雄的整理,形成《蜀王本纪》一书。不过,考古学上所揭示的古蜀文明,和传说中一样具有悠远的历史,文物也刻下更多历史密码。
    展览策展人黄一说,在三星堆祭祀坑出土以来,人们关注的焦点就是青铜器物的神秘造型。但专家们经过研究,发现有多件青铜头像具有丰厚的历史价值,因为其发型、发饰极可能携带着族群信息。这次展览,也将两种不同发型的青铜头像进行了对比展示。一种明显可以看到脑后梳着一条下垂的麻花长辫,一种则长发上盘并以发笄固定。专家们认为,从三星堆出土青铜头像的数量上观察,辫发族群有优势;但出土青铜人像中看上去像祭祀神职人员者,均属于笄发族群。因此可以推测,三星堆时期上层社会的主要构成,应该就分别为笄发族群和辫发族群。笄发者应是神职人员,而辫发族群则可能执掌社会中政治、经济、军事等世俗事务。

新研究:古蜀人并非“不晓文字,未知礼乐”


历史信息:三星堆与金沙遗址出土有礼器群及乐器
    扬雄在《蜀王本纪》的一句“不晓文字,未知礼乐”,让古蜀文明给后世留下了野蛮落后的错觉。历史真的如此吗?从考古发现来看,无论三星堆还是金沙遗址,礼仪性器物的发现蔚然大观。此次参展的青铜尊、青铜罍等礼仪性容器,就是古蜀人对中原礼器甄选后采纳的核心器物。璋、戈、琮、璧等礼玉器,也能在中原文化或其他地方文化中找到母本。这类礼器被引进古蜀人的礼仪制度后,经过解构与重建,形成高足尊、高足罍、丫形射部的牙璋、三角援戈、有领玉璧等带有鲜明古蜀气质的礼器群。在三星堆和金沙,都曾出土过刻画有蜀人持璋细节的文物,生动展示出古蜀文明的用璋礼仪。
不过,古蜀时期出土器物中,乐器确实是十分罕见的门类,此次展出的青铜铃这样较为初级的金属乐器,以及金沙遗址出土的石罄,丰富了今人对古蜀文明“礼乐”高度的认知。

新研究:三星堆“国之重器”可能遇变故被毁

历史信息:多个部族曾同时在成都平原上繁衍生存
    三星堆两个祭祀坑,埋藏的大多是古蜀国作为祭祀对象的国之重器。然而它们为何会被砸碎、焚烧后掩埋呢?目前学术界认为这极可能是遭遇了一次暴力性政治变革的结果。
    四川省考古专家陈显丹当年是负责三星堆祭祀坑发掘的副领队,多年来对三星堆进行着研究。他发现,古蜀文明并非单线纵向发展,而是多个部族同时在成都平原上繁衍生存。曾经,三星堆以举国之力创造了这些彰显神权的器物。当他们受到另一部族或外来势力的侵袭,这些象征古蜀国最高权利的器物,必须要被摧毁。
    事实上,这种最高权力在不同族群之间发生的改变,也因此造成三星堆文化没落,十二桥文化随即兴起,古蜀文明的中心由三星堆迁移到了金沙。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5 2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10-15 22:53 编辑
一种明显可以看到脑后梳着一条下垂的麻花长辫,一种则长发上盘并以发笄固定。


下垂的麻花长辩,和出土的楚人像很象啊!

可以想象一下,四层权力结构(算上金字塔塔尖的王是5层)

一般说来,作为外来征服者的王要平衡整个社会架构,首先团结当地人的高层(尤其是宗教人士),融合双方的宗教,充分利用当地人原有的制度礼仪,牵制军事民主制时期自己那些桀骜不驯的同族各部落首领们,并且作为与广大被征服者沟通的桥梁。

所以:
(1)笄发人群可能相当于婆罗门,婆罗门这个阶层成分比较复杂,有国王自己民族的有识之士,还有早期融入的属于其他民族的部落(根据考古,原始拜火教很可能诞生于中亚南部山区和帕米尔高原,而这里并非是早期雅利安人的起源地),但本阶层中,人数处于优势的当地被征服民族的神棍们肯定是占了一定比例的;
(2)辩发人群可能相当于刹帝利,大部分属于王的同族,小部分来源于早期融入的其他民族的部落;
(3)自由民阶层也是辩发人群,也就是国人,和(2)的构成大体相似,可能包含少数被征服当地民族(一般说来属于高级手艺人和服务于流通领域的)
(4)奴隶,毫无疑问大部分来自于当地被征服民族。
 楼主| 发表于 2018-7-20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一支屈折语(或者黏着语,或者二者混合),一支分析语。
发表于 2018-7-20 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定三星堆不是四川美院的作品?
发表于 2018-10-16 09:08 | 显示全部楼层
脑洞大开兮风飘荡
发表于 2018-10-16 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飘飘兮易伤风~
发表于 2018-10-17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tis 于 2018-10-17 21:53 编辑
lindberg 发表于 2018-10-15 22:41
下垂的麻花长辩,和出土的楚人像很象啊!

可以想象一下,四层权力结构(算上金字塔塔尖的王是5层)
...


....
头发也能看出来这么多问题...
中国宗教界的僧人/道士与普通人士发型也截然不同...
_______________
泰米尔语 vs 僧伽罗语;
前者是达罗毗察人的语言,  属于黏着语语法, 保持种姓制度...  
土家语 vs 晋语;
前者是典型黏着语语法, 属于藏缅语族... 后者是典型汉语, 分析语语法...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7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litis 发表于 2018-10-17 21:49
....
头发也能看出来这么多问题...
中国宗教界的僧人/道士与普通人士发型也截然不同...

联想一下嘛

中国道教是本土宗教,说不定某个时代,牛鼻子们也是婆罗门,后来上位为王,造就了华夏的发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9 23:26 , Processed in 0.216972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