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Seima-Turbino

基于目前文献,梳理古人类出非洲之后的常染色群体分化路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平有进步 看来英文语法多学了一点,不过你看的英文翻译得打个折扣 不知道哪里语法又搞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18:59 | 显示全部楼层
请教二个问题
1,C1a1和欧洲的C1a2分开后,进入东亚,你觉得是类东欧亚的呢,还是和C1a2接近,应该是类西欧亚的呢,这是不是一点根据或者证据都没有,只能是猜。

2,C1a2的西欧亚来源,会不会进入欧洲后演化或者 ...
大凌河 发表于 2018-7-31 14:09

我认为,首先,西欧亚-东欧亚这些都是常染群体术语。母系DNA和常染有一定相关性,父系DNA和常染几乎没有关系。

历史上最早的具有“准高加索人种体质”的是Kostenki,其父系是Y-C1b*。另外,最早测到的西欧亚人,Goyet Q116,父系是C1a*。显然,C1a和C1b1,就是西欧亚人最早最普遍的父系。代表了欧洲4.5-3.5万年前的奥瑞纳文化。同时欧洲尼人也是被这些y-C1给灭绝/同化的。3.5万年之后,这些y-C1被新来的格拉维特文化Y-I替代。
 楼主| 发表于 2018-8-3 19:10 | 显示全部楼层
水平有进步 看来英文语法多学了一点,不过你看的英文翻译得打个折扣 不知道哪里语法又搞反了
skyyrie 发表于 2018-8-2 16:36

大兄弟,少点嫉妒少点酸,心态阳光一点。不说啦,你自己想想吧^_^
发表于 2018-8-4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文中我只是客观得整理传达上述文献的观点,没有观点来自我个人。同时有些问题,哈佛官方团队没有说清楚,我们的很多争议讨论都是针对这些点(后面会讲到)

首先,7万年走出非洲的人类,aDNA群体的分化图总结如下:
亚欧-aDNA-Tree-Saima-Reich2018专著.png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7-30 20:02


这张图还是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先说说对于早期亚欧智人(AMA晚期与AMB早期)这部分:

1、把乌斯季西姆古人列为与ancient EE和ancient West non-Eurasian并列的第三支系未必妥当,很明显是aEE与aW. E.混合的产物,尽管EE成分可能略多一点,正好与其Y/mt类型对应。
2、同理,远古印度ASE与田园洞古人列为与古东亚并列的aEE支系也不太正确,这是2015年Laza与Reich的看法,目前看来得不到数据支持,很明显与乌斯季西姆古人一样,是aEE与aW. E.混合的产物;
3、阿依努、和平文化古人、以及藏语人群,三者显然不是一回事,不明白作者要放在一起?
4、不明白为何作者把田园洞古人与长江流域古人相联系?(尽管图中打了问号?)
5、把欧洲人的先祖命名为广义的ANE不太妥当,除非作者有证据说明WHG通过北亚进入欧洲,但是目前看不到数据支持;
6、把Kostanki古人列为‘西亚欧’很不准确,事实上,Ko古人带有浓烈的EE成分,也是混合型种系;
7、就目前最新的数据来看,古东亚至少分化为五种成分:古绳纹文化成分、南亚语成分、古苗瑶语人群成分、古南岛成分(或古东南沿海-台湾成分)、古华中北部成分(古黄河中下游成分?),还不包括古青藏高原成分。而不是作者图中标注的三种古成分(作者可能简单化了)
...

亚欧-aDNA-Tree-Saima-Reich2018专著-x1.png
发表于 2018-8-4 00:31 | 显示全部楼层
6、把Kostanki古人列为‘西亚欧’很不准确,事实上,Ko古人带有浓烈的EE成分,也是混合型种系;----------------------------

补充说明:
6、把Kostanki古人列为单纯的‘西亚欧’很不准确,事实上,Ko古人带有浓烈的EE成分,也是混合型种系。可惜作者图中没有像Goyet116古人以及ASE那样,把这种关系标注出来
发表于 2018-8-4 12: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剪径者 于 2018-8-4 12:37 编辑

24# imvivi001 把田园洞与长江流域古人联系应该是基于母系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张图还是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先说说对于早期亚欧智人(AMA晚期与AMB早期)这部分:
1、把乌斯季西姆古人列为与ancient EE和ancient West non-Eurasian并列的第三支系未必妥当,很明显是aEE与aW. E.混合的产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8-4 00:27

多谢,有像你这样仔细看这张图的人,这图就算没白画了。
你列了6点。其中:
*第1和5点,我不太同意,我认为图里的表述既准确,也没有争议。
*第3点,我认为你说的有道理,确实不准确,这里放这些想表达一个“others”的概念。
*第2,4,6,7点,你指出的地方我也认为是有争议的。不是说图里信息不准确,而是概念目前还有争议。因为这几个地方我都是传达了Reich团队目前官方发表的观点(除了加那个?号),他们的官方观点有两个特点:
(1)对西欧亚和东欧亚的分类很断然,不存在介于两者的中间型或其他型;
(2)对东欧亚内部的分类比较简化,这也是因为他们对东欧亚重视不够,同时数据也不够
发表于 2018-8-4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26# 剪径者
有一些道理,总的来看长江以南偏高一点。不过我估计很早以前也是遍布整个东亚~

PopulationFrequencyCountSource
菲律宾0.42264Tabbada 2010
贺州瑶族0.3941Wen 2005
越南Cham族0.369168Peng 2010
吕宋南岛0.367177Tabbada 2010
越南京族0.317139He 2012
西双版纳傣0.29341Yao 2002
菲律宾Visayas0.277112Tabbada 2010
老挝0.262214Bodner 2011
丽江纳西0.24445Wen 2004
棉兰老菲律宾0.24370Tabbada 2010
富川低地瑶0.23842Wen 2005
台湾汉族0.234111Chen 2013
台北汉族0.20991Umetsu 2005
道真仡佬族0.206102Liu 2011
韩国0.204103Derenko 2007
湖南福建汉族0.255Zheng 2011
南加州汉族0.192390Ji 2012
西南地区汉族混合组0.19137Ji 2012
湘西土家族0.18864Wen 2004
吉首苗族0.184103Wen 2005
首尔大田韩族0.18261Kim 2008
台湾汉族0.1791117Ji 2012
新疆回族0.17845Yao 2004
丹佛汉族0.17873Zheng 2011
双柏纳西0.17540Wen 2004
泰国人0.171105Kaewsutthi 2011
西双版纳哈尼0.1650Wen 2004
达斡尔族0.15645Kong 2003
辽宁土著0.156160Umetsu 2005
首尔国立大学医院0.155633Fuku 2007
乌兰巴托蒙古族0.14947Derenko 2007
韩国0.148203Umetsu 2005
韩国0.146185Jin 2009
越南0.14342Jin 2009
琉球冲绳0.141326Umetsu 2005
北师大汉族0.14121Zheng 2011
东京和族0.136118Zheng 2011
北海道和族0.129217Asari 2007
日本东海县0.124282Umetsu 2005
日本岐阜 0.1211617Fuku 2007
日本东北地方0.119336Umetsu 2005
华北鲜族0.11851Jin 2009
阿尔泰Telengit0.11371Derenko 2007
林芝藏族0.11154Ji 2012
霓虹和族0.109211Maruyama 2003
日本北九州0.109256Umetsu 2005
内蒙鄂温克0.10647Kong 2003
内蒙阿榮旗朝鲜族0.10448Kong 2003
内蒙蒙族0.10448Kong 2003
宫崎0.09100Uchiyama 2007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ima-Turbino 于 2018-8-4 14:44 编辑
这张图还是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先说说对于早期亚欧智人(AMA晚期与AMB早期)这部分:
1、把乌斯季西姆古人列为与ancient EE和ancient West non-Eurasian并列的第三支系未必妥当,很明显是aEE与aW. E.混合的产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8-4 00:27

关于第1点,Ust-Ishim是并列于东欧亚,西欧亚的第三支,这个我认为是没问题的。
以下是付巧妹论文图:
Fu Qiaomei.JPG 以下是国外网友总结Lazardis论文图:
lazardis-aDNA.png
不过,你说它更偏向东欧亚一些,我也很同意。甚至我认为,哈佛团队把Ust-Ishim单列出来,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因素。因为根据Reich团队的认知,东欧亚是和尼人有基因交换,但没有技术交换的人群(没有学到尼人先进技术)。而Ust-ishim不仅有体现了人类出非洲后技术大飞跃的Upper Paleolithic Long Blade石器,而且还是智人掌握这种技术最早的“1号店”。但Ust又太不“西欧亚”,所以就被Reich团队单列出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ima-Turbino 于 2018-8-4 15:33 编辑
这张图还是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先说说对于早期亚欧智人(AMA晚期与AMB早期)这部分:
1、把乌斯季西姆古人列为与ancient EE和ancient West non-Eurasian并列的第三支系未必妥当,很明显是aEE与aW. E.混合的产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8-4 00:27

然后说这个第5点,“广义ANE”的定义,以及WHG属于广义ANE,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很多人有个误区,把WHG理解为4.5万年前最早来欧洲的那批人的后裔(虽然WHG身上确实有小比例那批人的遗留),把WHG和ANE,把欧洲旧石器采猎人和青铜草原时代游牧人理解为截然彻底不同的(其实主要不同是后者有伊朗农夫带来的Basal Eurasian基因)。但仔细读哈佛官方文献会发觉这种理解是错误的。

首先,广义ANE之所以叫广义ANE,不是因为它也在北亚区域。而是因为它更接近真正的ANE(狭义ANE:Malta Boy),而不是Goyet Q116代表的奥瑞纳远古欧洲人。西欧亚在最高层级,首先就分成以GoyetQ116为代表的远古EUR,和已Malta为代表的广义ANE,WHG的主体属于后者。

根据Lazadis 2016,常染WHG是靠“Loschbour遗体”定义的。根据Fu Qiaomei 《ice age europe》,Loschbour遗体属于“Villabruna子类型”(参见我在本贴5楼最下方的贴图)。根据Reich的这本书《Who We...》,Villabruna子类型是距今1.4万年从东南欧-小亚细亚进入欧洲的那个Wave人群,它是3.5万年进入欧洲的格拉维特文化的Vestonice子类型的姐妹支系。它们都是以mt-U为母系,采用细石器的大型动物猎人群体,和狭义ANE首先聚类为一个大类。

这个大类,即广义ANE,在盛冰期前后(猛犸等大型最多最繁荣的时期),弥漫在西至大西洋,东至东西伯利亚,南至西亚中亚各地的欧亚大陆上。除了格拉维特人和WHG之外,Iran Farmers中除掉Basal Eurasian的剩余部分也属于这个大类。Natufian中除去Basal Eurasian的剩余部分(UHG)也属于这个大类。

而和这个大类具有鲜明反差的是代表欧洲最早期人群的4.5-3.5万年奥瑞纳文化渔猎人(Mt-m为主,y-C1为主)。所以,其实欧洲历史上最大最剧烈的一次换血,是3.5万年前格拉维特文化(广义ANE)对奥瑞纳文化(远古欧)的换血。

另外,如果把“远古欧洲人GoyetQ116”和“Malta男孩-狭义ANE”作为两个端点连成一条逐渐渐变过渡的线,则是:
Goyet - El Miron - Kostenki - Vostoneci - Bichon -  WHG - Villabruna - Motala - Karelia - Malta boy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5: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ima-Turbino 于 2018-8-4 15:57 编辑
这张图还是存在诸多不准确之处。先说说对于早期亚欧智人(AMA晚期与AMB早期)这部分:
1、把乌斯季西姆古人列为与ancient EE和ancient West non-Eurasian并列的第三支系未必妥当,很明显是aEE与aW. E.混合的产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8-4 00:27

关于田园洞人,在哈佛官方团队的看法中属于东欧亚的一部分。我个人的观点是,这种说法证据不足。

至少,田园洞人,与那批“2.5万年前在东北亚进化出铲型门齿/粗短骨/低颅/厚眼睑的典型东亚人(有些人也称它们为亚美人种,或广义萨满族)”肯定不在一个分支。

付巧妹说田园洞人是东亚人,她给出的论证是:“田园洞更接近现代东亚人和美洲印第安人”,不接近现代欧洲人。以下是她给出的论证图:
x17q-fzyqqiq1493783.jpg

然而今天的欧洲和东亚人群,与4万年前的欧洲东亚人群,截然不同。
今天的欧洲人,是Basal Eurasian和西欧亚的ANE的混合。4万年前的欧洲人,纯粹是是西欧亚的“远古欧”这一支。两者几乎没有关系。
今天的东亚人和美洲土著,主要是2.5万年前形成的亚美-萨满人种,他们的祖先,4万年前很可能主要分布在缅甸印度,而不是东亚。
有可能,4万年前的田园洞人,更接近4万年前的西欧亚人,而不是4万年前的东欧亚的。
或者又可能,“Goyet/田园洞/日本y-C1a1先祖/美洲亚马逊population Y”这一条线,就是独立于西欧亚和东欧亚的另外一格支系。
发表于 2018-8-4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国外网友总结Lazardis论文图:



不过,你说它更偏向东欧亚一些,我也很同意。甚至我认为,哈佛团队把Ust-Ishim单列出来,有一种奇怪的心理因素。因为根据Reich团队的认知,东欧亚是和尼人有基因交换,但没有技术交换的人群(没有学到尼人先进技术)。而Ust-ishim不仅有体现了人类出非洲后技术大飞跃的Upper Paleolithic Long Blade石器,而且还是智人掌握这种技术最早的“1号店”。但Ust又太不“西欧亚”,所以就被Reich团队单列出来了。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8-4 14:40


这个欧洲网友做的图,关于AMA时代亚欧古人这部分谬误非常明显,道理很简单,我就不详细说明了(我图上用红色标注了)

欧洲网友-亚欧智人-脉络图-Sayma2018-XX.png



至于东亚欧EE古人为何放弃了之前非洲智人的石器模式,这个话题之前本坛亦有长期与深入的探讨,简单地说,我的推测就是当地丹人或与当地直立人混血的土著的石器非常实用,尤其是东亚南部可能因为竹林遍布,竹器在许多方面比石器更实用,因此转为使用东亚本地工具也是非常正常的~
发表于 2018-8-4 18:14 | 显示全部楼层
31# Seima-Turbino

有什么证据表明你这个所谓的“亚美-萨满”人种四万年前主要分布在缅甸和印度?
发表于 2018-8-4 18:17 | 显示全部楼层
32# imvivi001

竹器什么的只是推测,没有证据表明EE人群最早由南线进入东亚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31# Seima-Turbino  
有什么证据表明你这个所谓的“亚美-萨满”人种四万年前主要分布在缅甸和印度?
MNOPS 发表于 2018-8-4 18:14

大兄弟冷静,我知道南线or北线是你最敏感的一件事。
分布在缅甸和印度,与北线理论不冲突,并且北线是毫无疑问的。
帮你上一张图,同样来自《Who We Are and How We Got Here》这本书。
uri_mh1533381506245.jpg


以后谁反对官方说法,请提供出比哈佛团队更权威的证据。
发表于 2018-8-4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然后说这个第5点,“广义ANE”的定义,以及WHG属于广义ANE,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很多人有个误区,把WHG理解为4.5万年前最早来欧洲的那批人的后裔(虽然WHG身上确实有小比例那批人的遗留),把WHG和ANE,把欧洲旧石 ...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8-4 15:27

然后说这个第5点,“广义ANE”的定义,以及WHG属于广义ANE,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很多人有个误区,把WHG理解为4.5万年前最早来欧洲的那批人的后裔(虽然WHG身上确实有小比例那批人的遗留),把WHG和ANE,把欧洲旧石器采猎人和青铜草原时代游牧人理解为截然彻底不同的(其实主要不同是后者有伊朗农夫带来的Basal Eurasian基因)。但仔细读哈佛官方文献会发觉这种理解是错误的。


首先,广义ANE之所以叫广义ANE,不是因为它也在北亚区域。而是因为它更接近真正的ANE(狭义ANE:Malta Boy),而不是Goyet Q116代表的奥瑞纳远古欧洲人。西欧亚在最高层级,首先就分成以GoyetQ116为代表的远古EUR,和已Malta为代表的广义ANE,WHG的主体属于后者。

-----------------------------------------

      你说的是个别爱好者会把WHG与4万年前的欧洲智人混为一谈吧。 毫无疑问,WHG与ANE是迥然不同的,二者遗传距离相差不小,尽管二者均可原则上归为‘AMB时代古西欧亚大类’(以E.E.成分作为参照,把‘古西亚欧’定义宽泛一些的话),除非你个人重新定义ANE。  不然ANE就是ANE,是以玛尔他古人MA1为原型的,过多延伸必然导致很大的误导与歧义,完全没有必要。





根据Lazadis 2016,常染WHG是靠“Loschbour遗体”定义的。根据Fu Qiaomei 《ice age europe》,Loschbour遗体属于“Villabruna子类型”(参见我在本贴5楼最下方的贴图)。根据Reich的这本书《Who We...》,Villabruna子类型是距今1.4万年从东南欧-小亚细亚进入欧洲的那个Wave人群,它是3.5万年进入欧洲的格拉维特文化的Vestonice子类型的姐妹支系。它们都是以mt-U为母系,采用细石器的大型动物猎人群体,和狭义ANE首先聚类为一个大类。
--------------------------------------------


   早在Lazadis 2016之前,Fu在《ice age europe》已经初步定义了WHG人群,是以Villabruna为代表的那个时代的多个欧洲群体,尽管内部之间也是存在差异的,但是这种差异性远小于WHG与ANE之间的差异(我是说‘远小于’’),因此总体而言定义为WHG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大类,即广义ANE,在盛冰期前后(猛犸等大型最多最繁荣的时期),弥漫在西至大西洋,东至东西伯利亚,南至西亚中亚各地的欧亚大陆上。除了格拉维特人和WHG之外,Iran Farmers中除掉Basal Eurasian的剩余部分也属于这个大类。Natufian中除去Basal Eurasian的剩余部分(UHG)也属于这个大类。
---------------------------------------


上面这种表述我认为没有意义,就好像是说:田园洞古人除了EE也属于这个大类,南亚人群除了EE成分也属于这个大类,不一而足....






而和这个大类具有鲜明反差的是代表欧洲最早期人群的4.5-3.5万年奥瑞纳文化渔猎人(Mt-m为主,y-C1为主)。所以,其实欧洲历史上最大最剧烈的一次换血,是3.5万年前格拉维特文化(广义ANE)对奥瑞纳文化(远古欧)的换血。
-----------------------------------------

     考古发现显示,奥瑞纳文化延续的时段很长,从4.5-2.6万年前,横跨AMA与AMB两个时代,也就是说,替代早期奥瑞纳文化人群的,其实是后期的奥瑞纳文化人群,尽管他们使用的工具具有明显的继承性。 这种替代与其他旧石器文化人群的关联性反倒是次要的。
     另外,这种替代并非简单意义上的文化竞争替代,而是欧洲天气气候因素的自然灾难造成的,这个我之前已经反复说明了~



另外,如果把“远古欧洲人GoyetQ116”和“Malta男孩-狭义ANE”作为两个端点连成一条逐渐渐变过渡的线,则是:
Goyet - El Miron - Kostenki - Vostoneci - Bichon -  WHG - Villabruna - Motala - Karelia - Malta boy
---------------------------------------------------------


晕了,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这种‘线性的脉络关系的理解。
首先,Goyet遗址跨度极大,必须首先说清楚是哪个时代的Goyet古人。 即便是与后期欧洲人关系相对加大的Q116古人,其实对后期欧洲人的基因贡献也是有限的。
同样的,曾经一度被视为现代欧洲人鼻祖的Kostenki古人,其实现在证明对WHG的形成的贡献也是很有限的。另外,Kostenki遗址的跨度也非常大,需要具体指明是哪一个时期的。
至于Malta boy,他的WHG成分其实是很有限的,这个我之前已经在论坛上展示过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19: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ima-Turbino 于 2018-8-4 19:39 编辑
这个欧洲网友做的图,关于AMA时代亚欧古人这部分谬误非常明显,道理很简单,我就不详细说明了(我图上用红色标注了)
59213
至于东亚欧EE古人为何放弃了之前非洲智人的石器模式,这个话题之前本坛亦有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8-4 17:38

这图完全符合哈佛官方的分化树,没有错误。可能你理解有误吧,或者你详细说明下。
另外,罗马尼亚Oase1是尼人基因比例最高的古遗体;东欧亚和西欧亚的关键区别就是有没有丹人混血(请注意区分Siberia丹人和Sahul丹人这两波)。你这两个叉,不知道想表明什么。

此外关于石器技术的事,你也理解错了。
请注意:
这里不是在讨论早期旧石器时代,为什么采用第一代石器技术(奥杜威 or Pebble Core)的东亚直立人为什么没有沿用or学得非洲直立人创造的第二代石器技术-阿舍利石器 [这个话题,由于涉及到东亚人的独立起源还是非洲起源,本版讨论过很多次]
现在说的是,在旧石器晚期,距今4.5万年石器技术进化突破到Upper Paleolithic这个层次的时候(例如欧洲奥瑞纳石器,西亚巴罗多斯石器等),为什么唯独EE没有掌握这种技术。
这是两个根本不相关的问题。
发表于 2018-8-4 19:39 | 显示全部楼层
...同样来自《Who We Are and How We Got Here》这本书。





以后谁反对官方说法,请提供出比哈佛团队更权威的证据。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8-4 19:22


   你转发的这页摘录根本没有提到现代智人迁徙的路线。  最好你可以提供Reich具体的分析,让大家看看Reich说的是不是有道理?
发表于 2018-8-4 19:4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图完全符合哈佛官方的分化树,没有错误。可能你理解有误吧,或者你详细说明下。
另外,罗马尼亚Oase1是尼人基因比例最高的古遗体;东欧亚和西欧亚的关键区别就是有没有丹人混血(请注意区分Siberia丹人和Sahul丹人这两波)。你这两个叉,不知道想表明什么。 ...
Seima-Turbino 发表于 2018-8-4 19:37


   如果你连这么大的谬误都看不出来,那我们两个就没有必要继续讨论了,恕鄙人近期特别忙,不能就简单问题详细解答,请谅解~
 楼主| 发表于 2018-8-4 2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Seima-Turbino 于 2018-8-4 20:45 编辑
然后说这个第5点,“广义ANE”的定义,以及WHG属于广义ANE,我认为是没有问题的。很多人有个误区,把WHG理解为4.5万年前最早来欧洲的那批人的后裔(虽然WHG身上确实有小比例那批人的遗留),把WHG和ANE,把欧洲旧石 ...
imvivi001 发表于 2018-8-4 19:28

你写的这几条反对,基本上明显不正确,我认为这种反对没有必要。

1. 关于WHG和ANE,这没什么可说的。核心就是一点,再强调一下,WHG所代表的Loschbour,Villabruna等,和Goyet Q116非常不同,付巧妹的图里都画了。
Fu Qiaomei2.jpg
2. 再次强调:不论是狭义的WHG,也就是Loschbour,还是广义的WHG(包括El Miron/Bichon/Villabruna子分类),仅代表1.4万年后从西亚,经东南欧进入欧洲的那一波人。和此前欧洲5万-1.4万年的居民没有必然联系。只是说,1.4万年前的欧洲人,在其中有些子分类,如El Miron中,有一定比例的残留,但也不是主体。

3.这里有个明显不同的概念:前期分化,还是后期混同!
田园洞人,ASE有EE,不是因为有EE人群加入进去而后期混合,而是因为他们存在的时间点现于EE分化出来的时间。EE是先孕育在田园洞或ASE所代表的更广义东欧亚人群,然后在分化出来。在这种意义上,说“田园洞去掉EE”是没有意义的。
而“伊朗农夫”,“纳土夫”等,都是后期Basal Eurasian和广义ANE混合而成。显然这种Natufian (xBE)的说法有意义。哈佛官方Lazaridis就是这种思路,UHG就是这样被定义出来的。
4.不要故意混淆视听。我前面已经说了“Proto-奥瑞纳”和“奥瑞纳”这两个文化(就像你说的奥瑞纳前期,和奥瑞纳后期),都是“远古欧洲人”的。而他们在约3.5万年前被来自东欧的格拉维特文化替代。白纸黑字,清清楚楚:
Screenshot_20180804-203703.png

5.渐变带的观点就是Reich看问题的方式,相比把WHG,Villabruna看成是一个单一的维度,这种渐变带的视角要科学得多。
你可能没有理解渐变带的意思。试想GoyetQ116是纯红色,Malta是纯蓝色。中间这些的常染构成就是在红蓝两种渐变上。或者再看一下上面那张付巧妹的图。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8 15:56 , Processed in 0.26846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