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97|回复: 10

药价大涨啊最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9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给老人买的某种必需药价格涨了三倍。
发表于 2018-8-9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剪版,问个题外话啊 你是阿尔法几来着? 我记得你也是M117?
 楼主| 发表于 2018-8-9 12:20 | 显示全部楼层
2# 红山人 我大概是这个论坛的老人中唯一没测过Y的,我对测Y没有兴趣。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8-8-9 1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如此 ..
发表于 2018-8-9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4# 红山人
我看过两张红山人的照片,感觉你基本上和崔健是一种类型的。
发表于 2018-8-9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8-9 12:49 编辑
4# 红山人  
我看过两张红山人的照片,感觉你基本上和崔健是一种类型的。
baiyueren 发表于 2018-8-9 12:26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8-8-21 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伤口易裂,昨天用毒毛毛虫自制去腐生肌膏药(刚才写了很多段,并且附件多图,结果不慎点没了网页,呜呼了)。这种毛毛虫蜇人疼而且持久,但是捣成药涂伤口上倒是没啥感觉。单用毛毛虫一味捣烂糊伤口上,用于冻疮旧伤,本人庸医都不算,自己省钱耳,也非土方,本着拼死吃蝎子的精神,人穷买不起好药乃尔,他人慎用。如有效尤,后果自负。出事别怨我,本人免责声明在此!
多图有点瘆人,慎点!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8-9-14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9-14 12:42 编辑

按照《瘟疫论》,陈皮可是治瘟家宝呀!爱葳蕤沙啦啦啦,爱葳蕤吴儿斡,私惕有擅自,爱葳蕤形狗领狗粮,……,红山人剪径者的抱怨,实锤砸倒了这位不倒翁:
揭底疫苗沙皇的最新相关信息1天前揭底疫苗沙皇”的非正常升迁:曾两次被实名举报 下... 腾讯财经
揭底疫苗沙皇”的非正常升迁:曾两次被实名举报 下属多人被查 吴浈曾两次被公开举报,还曾按郑筱萸的指示对企业予以支持,但这些都没有影响到他的升...
20小时前中国新闻周刊:揭底疫苗沙皇”的非正常升迁 观察者网
18小时前「财经下午茶」揭底疫苗沙皇”的非正常升迁 百家号
1天前揭底疫苗沙皇”吴浈非正常升迁路 下属多人被查 中宏网


揭底疫苗沙皇    到底怎么回事 - 法律法规网21小时前 - 揭底疫苗沙皇    到底怎么回事 法律法规网消息 近日长生生物的一种问题疫苗被召回,到底怎么回事?出什么问题了?为什么被召回?长生生物问题疫苗流去...
www.lc123.net/xw/rd/20...[url=]
[/url]

- 百度快照

揭底疫苗沙皇 真正原因令人吃惊!_西陆网1天前 - 揭底疫苗沙皇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真正原因竟是这个意思令人大惊 2018年是吴浈的本命年。这一年,他迈入花甲。8月16日,7名省部级官员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
www.xilu.com/news/jied...[url=]
[/url]

- 百度快照

揭底疫苗沙皇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真正原因竟是这个意思令人大惊_楚...
21小时前 - 导读:原标题:揭底疫苗沙皇 这件事从头到尾都真正原因竟是这个意思令人大惊,2018年是吴浈的本命年。这一年,他迈入花甲。8月16日,7名省部级官员因长...
www.aihami.com/a/dangj...[url=]
[/url]

- 百度快照


发表于 2018-9-21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癯鹤 于 2018-9-21 09:48 编辑

昨晚洗脚,不慎落了一个老痂。忽然联想到落痂山、陈痂落、……保痂为裹而已,不想新皮太暴露,不然还得开裂。最近也常抹云南白药牙膏了(不久前才想起这茬)。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8-10-6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科研拉动医疗卫生事业,医药卫生产业拉动鸡的屁。鸡的屁果然跟积德癖有关!

每个过敏的人,都该感谢他和鸡屁股2018年10月06日 09:35 新浪科技-自媒体综合
新浪财经APP[url=]缩小字体[/url][url=]放大字体[/url][url=]收藏[/url]微博[url=]微信[/url][url=]分享[/url][url=]6[/url]





  来源:公众号“科研圈”
  作者:戚译引
  1
  如今,如果你出现了过敏,医生通常会开几种药物帮你缓解症状,可能还会让你做个过敏原测试,帮助你避开它。你还会经常在新闻上看到,某人捐献骨髓或者器官,挽救了另一个人的生命。
  免疫疾病需要高度针对性的治疗,而在六十年代,“过敏”这个词能概括各种各样五花八门的症状,从轻微的皮疹到严重的全身性疾病。而且,有的患者抗体水平很高,却反复感染同一种病毒;有的患者体内没有相应的抗体,却能抵抗这样的感染。
  而解决这些谜团、打开现代免疫医学大门的钥匙,就藏在《家禽科学》(Poultry Science)上的一篇关于鸡屁股的论文里。
  2
  回到 1952 年。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生布鲁斯·格里克(Bruce Glick)发现鸡、鹅等家禽的屁股上有一个不起眼的腺体,他向导师请教,得知这叫法氏囊(bursa of Fabricius,又叫腔上囊)。意大利解剖学家希罗尼姆斯·法布里休斯(Hieronymus Fabricius)在 17 世纪初首先描述了这个腺体,然而三百年过去了,人们仍然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格里克就把它当成了自己的研究课题。
年轻的布鲁斯·格里克 | 图片来源: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格里克养了一群鸡,观察法氏囊的生长发育。随后,他切除了几只鸡的法氏囊,然而日子一天天过去,这些鸡活得好好的,看起来没什么不同。
  直到有一天,他的同学提莫西·张(Timothy Chang)要给本科生上课,演示疫苗如何让动物产生抗体。因为实在找不到合适的鸡,他只好向格里克要了一些。然而演示结果让张非常尴尬:一个星期后,这些鸡大多没有产生抗体。
  张去找格里克算帐。格里克检查了笔记,发现那些没产生抗体的鸡恰好就是切除了法氏囊的几只。他们马上着手进行下一步研究。
  这两人可以说非常走运,不光是因为张恰好借走了那些鸡,还因为他在演示中用的恰好是沙门氏菌 O 抗原。针对沙门氏菌的抗体产生的时间比其他抗体要晚,更容易受到切除法氏囊的影响;也就是说,如果用其他抗原做实验,这些鸡的反应很可能没什么不同。
  经过更深入的研究,他们得出结论:“法氏囊极有可能在抗体形成中发挥重要作用”。这篇论文被投稿到《科学》(Science),却遭到了拒绝,因为“对机制的进一步阐释……还应在发表前进行尝试”。最后,它被《家禽科学》接收,于 1956 年发表。
  在随后的几年中,这篇论文就躺在角落吃灰。
  3
  几年后,免疫学专家哈罗德·沃尔夫(Harold Wolfe)读到了这篇论文。他重复了格里克的实验,又在一次学术会议上作了介绍。明尼苏达大学的罗伯特·古德(Robert Good)就在现场。
罗伯特·古德 | 图片来源: Mayo Clinic School of Continuous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古德先前观察到,鸡的胸腺参与免疫系统的工作。得知法氏囊也发挥着免疫作用,他突然想到:也许人也和鸡一样,有两套免疫系统?
  古德马上召集人马开始研究,其他实验室也没落下,竞争相当激烈。当时,用鸡进行的实验得出的结果并不一致,鸡的年龄、使用的抗体类型都会成为干扰因素。为了尽可能排除干扰,古德和他的学生麦克斯·库珀(Max Cooper)切除了鸡的胸腺或法氏囊,然后用略低于致死剂量的 X 射线进行辐射,以杀死它们体内残留的免疫细胞。
麦克斯·库珀在罗伯特·古德的实验室里。| 图片来源:US Natl Lib。 Medicine

  等这些鸡完全恢复,研究人员发现没有法氏囊的鸡无法产生抗体,这点与格里克的发现一致;没有胸腺的鸡能产生抗体,但是量比健康的鸡要少。
  1965 年 1 月 9 日,古德和库珀的论文在《自然》(Nature)上发表了。原先走得磕磕绊绊的免疫学从此驶上了快车道。
  4
  在六十年代,免疫学分为两大阵营:一派主要依靠化学,关注抗体和抗原的生化反应;另一派从细胞和机体的角度进行探索。库珀等人发现,来自法氏囊(bursa of Fabricius)的 B 细胞引发抗体免疫,而来自胸腺(thymus)的 T 细胞引发细胞免疫,两者协同作用,共同抵抗感染。这种“双线程工作”理论很好地平衡了两个阵营的观点。
  基础免疫学家仍然揪着一个关键问题不放。法氏囊是鸟类特有的,于是接下来好几年,同行们常常问候库珀:“麦克斯,人类的法氏囊今年找到了吗?”
  库珀等人一开始认为,小肠中的一段组织可能与法氏囊有演化上的联系,他们在这上面消耗了大量的时间。直到 1974 年,他们才确认小鼠胚胎肝脏细胞能够产生 B 细胞。与此同时,世界各地的多个团队独立发现骨髓也能产生 B 细胞。也就是说,造血系统就是 B 细胞的来源。
麦克斯·库珀 | 图片来源:The Journal of Immunology

  不过临床医生们欣然接受这套理论。这些动物模型很好地体现了免疫缺陷疾病患者的情况,那么也许可以据此寻找新的治疗方案。1968 年,借助弗里兹·巴赫(Fritz Bach)发明的相关配型技术,古德和巴赫几乎同时分别对两个患者进行了骨髓移植手术,他们的论文并排出现在《柳叶刀》(Lancet)上。古德的患者是个 5 个月大的小男孩,他的家族中有 11 个男性死于和他一样的严重免疫缺陷疾病;在移植了姐姐的骨髓后,他健康地活到了成年。
1973 年,罗伯特·古德登上《时代》封面。| 图片来源:Pinterest

  5
  如今,医学界已经能对不同的过敏进行更有针对性的治疗,器官移植也已经挽救了许多人的生命。而在农业中,格里克的“鸡屁股研究”也具有重要的地位,法氏囊病防治是每个养鸡场都要关心的话题。最初描述法氏囊作用的那篇论文被引用接近八百次,稳坐《家禽科学》期刊的引用榜首。
布鲁斯·格里克一生对鸟类保持着强烈的兴趣。| 图片来源:goldengooseaward.org

  最近,为了表彰格里克的贡献,美国国家科学促进会(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Science,AAAS)为他颁发了 2018 年金鹅奖(Golden Goose Award),奖金两百万美元。
  关于金鹅奖
  1975 年,美国参议员 William Proxmire 创办“金羊毛奖”,评选那些在他看来毫无用处的研究,批评科学家薅羊毛,拿着国家科研经费不干事。众议员 Jim Cooper 指出,这种做法是对基础科学的极大误解,应当创办金鹅奖,奖励那些听起来仿佛在骗经费、实际上创造了重大价值的基础研究。2012 年,金鹅奖因此诞生。
  目前金鹅奖由 AAAS 颁发,历届获奖研究还包括螺旋蝇的性生活、贻贝的黏液成分等等。
  下一次,当你用抗过敏药治疗鼻炎或湿疹的时候,请别忘了格里克和他的鸡屁股。
  参考来源:
  Alexander D。 Gitlin& Michel C。 Nussenzweig, Immunology: Fifty years of B lymphocytes, Nature 517, 139–141 (08 January 2015) doi:10.1038/517139a
  Ribatti D, Crivellato E, Vacca A。 The contribution of Bruce Glick to the definition of the role played by the bursa of Fabricius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B cell lineage。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Immunology。 2006;145(1):1-4。 doi:10.1111/j.1365-2249.2006.03131.x。
  Ribatti D。 The fundamental contribution of Robert A。 Good to the discovery of the crucial role of thymus in mammalian immunity。 Immunology。 2006;119(3):291-295。 doi:10.1111/j.1365-2567.2006.02484.x。
  Lee Deson, A secret weapon called immunology, the New York Times, FEB。 17, 1974, https://www.nytimes.com/1974/02/17/archives/a-secret-weapon-a-medical-thriller-based-on-tricky-clues-happy.html
  2018: The Goose Gland: Discoveries in Immunology, https://www.goldengooseaward.org/awardees/goose-gland-immunology
  First successful bone marrow transplant led to today‘s immunotherapies, https://www.med.wisc.edu/quarterly/volume-20-number-2/golden-anniversary-bone-marrow-transplant/




发表于 2018-10-9 23:58 | 显示全部楼层
9月底燕子已经南飞了,在那以前大群燕子飞过,最后故乡那些不多的燕子也就跟了燕群的尾巴走了,快两周不见燕子了。壁虎、蝙蝠还有活动,但是数量剧减,应该是有很多要冬眠了。我电脑边一只小蜘蛛,被我喂了几次蚊子吃,大概储存够了能量,已经多日不见,以前就是赶,也还会回来的,若非可能性不大的不测,就是已经躲起来冬眠了。
蛇原来在我们这里也不算罕见,但这些年因为交通发展、农药使用、荒地减少,蛇已经很难见到了。常常一年也见不到一条活蛇(见过两三次被压死的蛇,呜呼),今天出外,竟然在路上捡到一条完整的蛇蜕。应该是蜕皮没几天,竟然蜕在石子水泥路上,让我惊讶。
今天天气好,我正好到了开阔农田,目睹太阳在下午17点47——49分落山。新挖两年的河里荷花前些天我上次出去还有花,现在已经没了,只有莲蓬。菊科植物的花很多都在盛放。
我捉住一只蝗虫,又捉了几只小鱼和田螺,预备给外甥女看。
自行车半路瘪气,我推了十来里走回家。左脚脚跟阿喀琉斯之踵本来有痂,结果竟鼓了个水泡。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3 01:32 , Processed in 0.269242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