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Yungsiyebu

鄂尔多斯与早期匈奴文化相关的人骨种系分析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6-1 14:16 编辑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5-30 21:16
最早的匈奴政权是在漠南形成,是在漠南鄂尔多斯戎狄的基础上形成,但吸收了很多漠北石板墓因素,或者说 ...


石板墓文化进入长城沿线的案例是很少的。匈奴墓主要是与北狄一致的竖穴土坑墓,伴随匈奴人自鄂尔多斯北上进入漠北,竖穴土坑墓也开始在漠北流行。原匈奴原自北狄系统荤粥,北匈奴是北狄匈奴人北上与漠北土著石板墓文化人群融合的结果。

匈奴墓葬封丘的功能及意义浅析

外贝加尔地区和蒙古全境地区的匈奴墓葬的结构特征、随葬物品及埋葬习俗高度一致,匈奴文化特征也最为明显和典型,而且匈奴最高等级和最大规模的墓葬也集中在此。再加上历史记载可知该地区为匈奴活动和统治的中心地带。其墓葬封丘也最具典型性和代表性。这一地区的墓葬全部为竖穴土坑墓,墓室壁下部绝大多数都用石头垒砌,地表现存封丘一般不高,有圆形和方形两种,多用石块砌成,或用石块与土混合堆砌而成。圆形封丘边缘部分的高度1 米左右,直径从3—5米到几十米不等。方形封丘底部平面呈长方形或正方形,有的封丘顶部尺寸略小于底部,呈覆斗形,现存高度也为1米左右。


长方形竖穴土坑墓在庙子沟文化时代就在晋陕蒙高原地区流行,其后的老虎山文化、朱开沟文化,直到原匈奴相关的毛庆沟文化一直延续这种传统。

庙子沟文化:

墓葬交错散布于房址周围,墓坑分为长方形土坑竖穴和圆形袋状穴两种,多为单人葬,侧身曲肢十分流行,特别是袋形穴和灶坑内未成年的个体几乎折叠在一起,合葬墓中较为零乱,无一定头向和形式。


人骨方面,北匈奴也明显比青铜时代的石板墓土著人群更偏向鄂尔多斯青铜文化人群,尽管石板墓文化因素仍然为主体。

人骨方面的情况类似的,与很多人想象的不同,来自蒙古漠北草原地带人骨,如中西部石板墓和匈奴组,都非常偏向古西北类型的,相反,是鲜卑系、东胡系、蒙古东部石板墓组、东部匈奴组的样本更西伯利亚。所以,与鲜卑东胡不同,蒙古草原腹地人群更接近西北人群,血统中,无论母系还是父系出现类东亚因素也非常正常,毕竟草原腹地与东北森林不同,他们与长城沿线人群从来没有过任何天然屏障阻隔,长期混血是常态。这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不管是韩国的文献还是法国的文献,都有snp或者str测到的O,比例都不低。



发表于 2019-6-1 1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15736068420 于 2019-6-1 15:23 编辑
欧元区 发表于 2019-6-1 12:05
东汉以后的漠南是拓跋鲜卑……


我知道了东汉时期漠南是南匈奴在控制,但东汉后,南匈奴内附融入曹魏了,漠南就被从漠北南下的拓跋鲜卑占据了,这样说来,曹魏还真牛,把漠南缓冲带的乌桓南匈奴都彻底征服内迁了,那么以后汉民族就直接面对大漠鲜卑了。
如果漠南缓冲带上的南匈奴乌桓还在的话,那么漠北鲜卑也不会这么快就南下
发表于 2019-6-1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15736068420 发表于 2019-6-1 15:18
我知道了东汉时期漠南是南匈奴在控制,但东汉后,南匈奴内附融入曹魏了,漠南就被从漠北南下的拓跋鲜卑 ...

不是因为曹魏征服而内迁的。

灵帝末,羌胡大扰,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郡等五郡并流徙分散。建安十八年,省入冀州。二十年,始集塞下荒地立新兴郡。
发表于 2019-6-1 2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欧元区 发表于 2019-6-1 20:50
不是因为曹魏征服而内迁的。

灵帝末,羌胡大扰,定襄、云中、五原、朔方、上郡等五郡并流徙分散。建安 ...

这些人后来成了西晋八万之乱的雇佣军,直接造成了后来的五胡乱华
 楼主| 发表于 2020-3-28 14:1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快十年过去的今天,楼上各位有没有勇气直视图门教授和韩国合作者的文献结果。

与最新的数据吻合,O和C都是古代匈奴蒙古的重要组成,与本组样本不同的是,新文献的所得所谓匈奴人,都是常德曼文化的后裔为主,Q和R高频,全血统也是高比例的高加索人种,而图门教授的匈奴蒙古组基本都是北亚类型为主,附带少量东亚类型和高加索类型的混血,Q和R的比例,与今天同样北亚类型的外蒙古现代组相当。就当前大量的古代人骨证据而言,北匈奴到底是北亚类型为主流,还是西北土著的常德曼文化高加索类型为主流,我想不言而喻。

再看匈奴单于级大墓,虽然样本本身是R1a,但全血统分析,却与有些高比例O的内蒙古人类似,是偶然现象吗?根据微基因等流行计算器,DA39为83%类北汉。

青铜时代,蒙古中东部为石板墓文化,西部为昌德曼文化。匈奴时代,开始出现新成分,类似北汉,也就是北狄系统朱开沟文化后裔的成分出现。

所以,自阴山河套地区进入漠北的匈奴成分,到底是土著的高加索人种常德曼文化,还是石板墓文化,还是血统类似北汉的北狄朱开沟文化后裔?

至于蒙古国研究者认为北匈奴主体的北亚类型起源于石板墓,与早期匈奴来自于阴山河套地区的古华北类型和北亚类型的过渡种系,并无冲突,撤离河套地区的匈奴人不可能一到漠北,就把石板墓文化和常德曼文化土著消灭,其民众肯定还是本地的土著居民,不同于土著的是,长城沿线地区的东亚种系因素开始出现于漠北高原。





发表于 2020-3-28 19:17 | 显示全部楼层
甚麼意思,是想說各地匈奴血統和Y都不同?所以是鬆散的草原騎馬牧業部落聯合體?


按老永過往說法,草原的O是狄戎北上,C是草原原有的土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7-11 05:41 , Processed in 0.115211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