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3622|回复: 95

鄂尔多斯与早期匈奴文化相关的人骨种系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0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0 16:30 编辑
在我国境内发现的人骨材料中, 相当于春秋战国时期的可能与匈奴族有关的颅骨资料, 共计时比桃红巴拉组、哼县窑子组、毛庆沟组和饮牛沟组。桃红巴拉的人骨出土于内蒙古自治区伊克昭盟杭锦旗的春秋晚期古墓⑧, 哼县窑子墓地位于乌兰察布盟凉城县境内的蛮汗山北麓, 时代约当春秋晚期至战国早期⑨ 毛庆沟和饮牛沟两处东周时期墓葬均位于蛮汗山南麓, 相互之间仅隔公里, 在埋葬习俗和文化性质上亦完全一致, 故应视为相同类型的墓地⑩。据有关学者研究, 桃红巴拉墓葬可能属林胡遗存, 而哼县窑子、毛庆沟、饮牛沟的墓葬, 可能与楼烦有关。林胡、楼烦至战国晚期已改称匈奴, 故上述各考古遗存又被称为先匈奴文化或者早期匈奴文化。

从人类学特征上来看, 桃红巴拉和哼县窑子两组头骨的种系成允以北亚类型因素为主。桃红巴拉组的成年标本仅有具残颅, 其颅型短宽, 上面部很高, 低眶, 面部扁平⑩。哼县窑子组在颅型上与桃红巴位组较为近似, 但同时还丧现出程度较弱的低颅性质, 面部特征亦大体与桃红巴拉组相仿⑥。毛庆沟和饮牛沟两处墓地中与北方草原游牧民族文化有关的墓葬出土的人骨资料组, 则似乎含有更多一些的东亚类型人种成分, 与哼县窑子组相比, 他们一般具有较为高、狭一些的颅型和较窄的面形, 但该组所具有的颇大的上面部扁平度和平领型的特点, 又显然是受到了北亚蒙古人种的影响。因此, 我们认为该颅骨组的种系成分中可能包括了蒙古人种东亚、北亚两种类型的因素, 而以东亚类型因素占主导地位⑧。


先看文献中的一些描述。
其中包括一些中亚匈奴,本组未加入高加索人种对比组,不必考虑。

我们可以明显观察到的趋势是:

一、相对于本地新石器时代的始祖人群庙子沟文化,所有鄂尔多斯青铜文化人群都开始呈现偏向北亚种系的区间,同样,相对朱开沟组青铜文化中早期人群,多数处于匈奴早期阶段的鄂尔多斯样本毛庆沟、窑子B组、饮牛沟也不同程度的进一步呈现偏向北亚种系的变化趋势。而蛮汗山北麓的窑子组还能区分出一些样本归入A组,表现为更北亚的特征。

二、同样,相对青铜时代中早期的石板墓文化组,外蒙古地区的匈奴各组也不同程度的呈现出偏向东亚种系的趋势。来自鄂尔多斯地区与早期匈奴人相关的东亚类型因素影响明显。


可见,青铜时代,漠北石板墓文化人群的南下可能是促成鄂尔多斯地区种系不断向北亚类型聚类的动力,但,即使到了南匈奴时代,鄂尔多斯的主要种系仍然要归入到东亚类型。同时,种系流动是相互的,鄂尔多斯具有东亚体质特征的早期匈奴人或者原匈奴人北上漠北,使得漠北地区种系相对石板墓始祖人群,呈现出向东亚种系聚类的趋势,尽管依然被归入北亚类型。

所以,看看数据,就知道,人种迁徙混合,绝非粗糙归类那么简单。漠北石板墓的后裔再向漠南渗透,漠南鄂尔多斯青铜的后裔也在向漠北明显渗透。在这种大背景下,我们可以观察到,处于匈奴早期阶段的鄂尔多斯人群多数呈现偏向北亚类型的古华北种系特征,大分类归入东亚类型,当相对新石器时代接近现代华南人群的庙子沟组,则已经大大融入了更多北亚因素,其中,不乏一些一些样本可以单独归入北亚类型,但距离漠北始祖石板墓文化仍然呈现北狄系统血统因素。

xiongnu_pca.jpg
xiongnu_mds.jpg
xiongnu_cluster.jpg
发表于 2018-8-20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把襜褴、东胡、林胡、楼烦称呼为先匈奴文化或者早期匈奴文化不妥(王族来源不同文化也不同);应该就是北狄文化。对于与商周并存的且真实存在北狄文化不能简单的以先匈奴文化省略或代替

其时,匈奴人仍然在蒙古高原西部没有南下
发表于 2018-8-20 16: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8-20 16:16 编辑

“林胡”和“楼烦”。先秦时,这两族与鬼方等族同时出现于商周以北。《伊尹朝献商书》载:楼烦居商“正北”。《逸周书》也称:楼烦向周贡“星拖(玉饰旌旗)”。《史记》载:春秋,“晋北(今山西北边)有林胡、楼烦”。可见,林胡、楼烦是内蒙古中、晋北冀北部最古老的原始部族。
发表于 2018-8-20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国之际,七强争雄,燕赵为扩充割据地盘,经常以武力兼并四邻。对此,林胡与楼烦表现得比较“柔弱”。在赵燕的压力下,林胡和楼烦一迁再迁,先从晋北向东迁至燕北(河北北部)。后来,武灵王“北破林胡、楼烦”,又把他们赶到赵西。接着,武灵王“兵威”林胡,驱之至今伊盟境内和阴山以北;“礼服”楼烦,征集了他们的军队。这样,把林、楼两国上千里的土地并入自己版图,设置去中、雁门,代三郡治之。而且筑了从今河北宣化沿阴山山脉西行,直达今河套五原以北狼山缺口止的长城,以之来达到巩固土地、防御北胡,再图强秦之目的。尽管如此,林、楼两族并未被消灭。50多年后,孝成王时,林胡又随初露头角的匈奴率众而来,不意被赵将李牧以“奇阵”击溃,从此林胡名字失于史册。但是至秦始皇年间,“云中”一带的胡人始终没有绝迹,大约这个支派汇合到匈奴中去了。而此时,楼烦依然活动在鄂尔多斯地区。战国末期,匈奴兴起,鄂尔多斯划入匈奴版图,楼烦又从属于匈奴。秦灭六国,秦将蒙恬收复“河南地”,楼烦又归在秦的统治下。以后,楼烦人散居塞内,或并入匈奴,或融于汉族,渐渐从历史舞台上消失
发表于 2018-8-20 20:39 | 显示全部楼层
青铜时代具有北亚类体质(以阔低颅为显著特征)的人群已经分布在内蒙、宁夏和甘肃。下表给出六组青铜时代北亚类颅骨样本(彭堡组、井沟子组、三角城组、忻州窑子A组、板城A组、小双古城组)与现代北亚(蒙古)和现代东亚(北京、西安、湖南、香港)样本的比较。表中的每个数值为被比较的两组间12项颅骨数据的平均偏差(%),数值越小,表示这两组越接近。很显然,这六组青铜时代样本接近北亚类型的蒙古两组样本,而远离东亚的四组样本。
byl.pn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0 2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0 23:05 编辑

我们再看现代人群与匈奴及邻近华夏族唐尧的比对。欧式距离,以及PCA,PCoA和MDS三种通用算法结果。

各种算法的结果一致,即,现代华北组和华南组,在我们现代人看来种系差距明显,但与古代组相比,他们却相对彼此聚类,二者然后与鄂尔多斯的早期匈奴时期人群聚类,而与邻近中原地区的唐尧所代表的华夏族相距甚远,甚至还不如汉代陕北的南匈奴人更接近。


华北汉族组(山西河北等)
华北汉族组(山西河北等)0
华南汉族组(福建)7.0257242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A组8.633406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B组东周时代8.7079848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B组10.035452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庆沟10.756886
北匈奴-匈奴中部图瓦15.852946
南匈奴-陕西神木大保当汉代16.555431
唐尧-山西陶寺早期组18.355239
北匈奴-外贝加尔匈奴18.59847
北匈奴-蒙古匈奴东部图瓦21.385413
北匈奴-贝加尔湖伊利莫夫组匈奴21.486189
北匈奴-蒙古匈奴全组21.685707
北匈奴-蒙古中央省匈奴22.021169
蒙古组(杰别茲)22.365424
北匈奴-前杭爱省组台布希墓匈奴22.762994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A组东周时代22.80264
北匈奴-蒙古西部匈奴组24.776802
北匈奴-蒙古中南部匈奴组24.937199
北匈奴-蒙古色楞格省匈奴25.639343
北匈奴-乌布苏省匈奴25.792284
北匈奴-蒙古东部匈奴组27.577163

蒙古组(杰别茲)
蒙古组(杰别茲)0
北匈奴-蒙古匈奴全组8.1232198
南匈奴-陕西神木大保当汉代9.7753312
北匈奴-蒙古中南部匈奴组10.653765
北匈奴-外贝加尔匈奴10.950484
北匈奴-贝加尔湖伊利莫夫组匈奴11.016312
北匈奴-蒙古西部匈奴组12.139304
北匈奴-蒙古中央省匈奴12.357779
北匈奴-前杭爱省组台布希墓匈奴13.078482
北匈奴-蒙古匈奴东部图瓦13.260343
北匈奴-乌布苏省匈奴14.002739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A组东周时代14.272764
北匈奴-匈奴中部图瓦14.638808
北匈奴-蒙古色楞格省匈奴14.696486
北匈奴-蒙古东部匈奴组15.149743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庆沟17.059701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A组17.328875
华南汉族组(福建)20.293068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B组东周时代21.194254
华北汉族组(山西河北等)22.365424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B组24.237617
唐尧-山西陶寺早期组28.384915

华南汉族组(福建)
华南汉族组(福建)0
华北汉族组(山西河北等)7.0257242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B组东周时代7.8138083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A组8.0098627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B组8.8378108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庆沟10.260429
南匈奴-陕西神木大保当汉代13.663803
北匈奴-匈奴中部图瓦14.788141
北匈奴-外贝加尔匈奴16.927348
唐尧-山西陶寺早期组17.842281
北匈奴-蒙古匈奴全组19.055422
北匈奴-蒙古中央省匈奴19.116461
北匈奴-贝加尔湖伊利莫夫组匈奴19.522867
北匈奴-蒙古匈奴东部图瓦19.984121
蒙古组(杰别茲)20.293068
北匈奴-前杭爱省组台布希墓匈奴20.944715
北匈奴-蒙古色楞格省匈奴21.882255
北匈奴-蒙古西部匈奴组22.34536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A组东周时代22.538966
北匈奴-乌布苏省匈奴22.681426
北匈奴-蒙古中南部匈奴组23.452955
北匈奴-蒙古东部匈奴组25.266363
古今比对MDS.jpg
古今比对PCA.jpg
古今比对PoCA.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0 23:1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0 23:22 编辑

3D Plot结果:
PC 1PC 2PC 3
蒙古组(杰别茲)Red-6.4679-0.461581.3581
华北汉族组(山西河北等)Green12.379-6.1911-0.38456
华南汉族组(福建)Green10.285-4.3213-3.7343
南匈奴-陕西神木大保当汉代Black1.4722-0.25191.3117
唐尧-山西陶寺早期组Yellow19.1217.1543-0.84645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庆沟Blue6.9949-5.24741.6261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B组Blue16.131-0.15705-2.5364
早期匈奴-内蒙古毛饮合并A组Blue8.3671-2.53351.1991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A组东周时代Blue-6.8842-8.64427.4247
早期匈奴-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B组东周时代Blue11.625-1.0488-0.01282
北匈奴-蒙古色楞格省匈奴Pink-6.93256.1158-8.572
北匈奴-蒙古中央省匈奴Pink-5.0714-0.15631-7.7602
北匈奴-蒙古东部匈奴组Pink-13.109-9.8379-5.9705
北匈奴-乌布苏省匈奴Pink-10.7562.5574-3.8813
北匈奴-蒙古匈奴东部图瓦Pink0.0702513.67493.8525
北匈奴-蒙古西部匈奴组Pink-9.20111.93441.0714
北匈奴-蒙古匈奴全组Pink-7.15750.0860760.73669
北匈奴-前杭爱省组台布希墓匈奴Pink-7.87922.8983-0.19327
北匈奴-贝加尔湖伊利莫夫组匈奴Pink-4.84543.82124.0193
北匈奴-外贝加尔匈奴Pink-2.48684.03782.7203
北匈奴-匈奴中部图瓦Pink4.37674.88643.0357
北匈奴-蒙古中南部匈奴组Pink-10.031.68445.5363
古今比对3D-plot..jpg
古今比对Bubble plot.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1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1 16:05 编辑

PCA分析,第一主成分,大约解释78.178%的血统变异因素。

PCEigenvalue% variance
1174.55578.178
221.12079.4594
311.34345.0804
48.993644.028
53.149321.4105
61.783730.79888
71.285110.57556
80.5686940.2547
90.4519840.20243
100.0266760.011948

PCA1计算结果:

PC 1
内蒙古察右前旗庙子沟组-16.352
内蒙古朱开沟组-9.8182
内蒙古毛庆沟组-4.4035
内蒙古毛饮合并B组-14.477
内蒙古毛饮合并A组-6.409
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A组9.6941
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B组-10.221
陕西神木大保当汉代匈奴1.0631
外贝加尔石板墓18.236
蒙古东部石板墓21.105
蒙古中部石板墓11.583

以PC1为基础,将庙子沟和蒙古东部石板墓设置为参照系,青铜时代鄂尔多斯早期匈奴人对土著人群和石板墓人群的血统继承情况估算。

庙子沟东部石板墓
内蒙古察右前旗庙子沟组10
内蒙古朱开沟组0.8255650.174435
内蒙古毛庆沟组0.6810080.318992
内蒙古毛饮合并B组0.9499430.050057
内蒙古毛饮合并A组0.7345490.265451
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A组0.304640.69536
内蒙古凉城县忻州窑子墓B组0.8363190.163681
陕西神木大保当汉代匈奴0.5350640.464936
外贝加尔石板墓0.0765940.923406
蒙古东部石板墓01
蒙古中部石板墓0.2542110.745789
庙子沟组-石板墓东部组.jpg
 楼主| 发表于 2018-8-21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1 17:15 编辑

一点评述:

如果我们用通用算法对青铜时代鄂尔多斯地区本地种系和外蒙古潜在南下族群进行血统融合进行评估,就会发现,人群混合模式绝非非黑即白,以外蒙古东部石板墓和鄂尔多斯本地新石器时代始祖种系作为参照系进行评估,我们观察到,青铜时代仍然被人为定义为“古华北类型”的匈奴早期时毛庆沟文化各组以及更早一些的朱开沟文化人群,携带5-32%不等的类漠北东部石板墓文化血统因素。而被认为定义为“古蒙古高原类型”的窑子A则携带~30%的类鄂尔多斯土著庙子沟文化因素。

稍后,会再优化一下算法,石板墓文化选择了与庙子沟差异最大的东部组作为参照系,会低估石板墓文化人群血统对青铜时代鄂尔多斯人群的潜在影响。另外,要按权重加入其他必要成分做综合评估。

回到争论的问题,很多人无法接受现代华北汉族相对中原华夏族如陶寺早期组,明显更接近匈奴早期阶段的鄂尔多斯高原人群,因此,百般论证,只有古蒙古高原类型才是匈奴。但他们没有面对一个客观事实,第一,窑子组即使单独筛选出一个所谓的古蒙古高原类型A组,事实上,即使这个人为筛选组也携带~30%类庙子沟土著成分。等二,匈奴早期阶段,事实上,鄂尔多斯高原地区目前发现的人骨资料都呈现土著种系和石板墓种系的混合特征,即不存在典型的类庙子沟种系,也不存在典型的类石板墓种系。
发表于 2018-8-21 17: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一个可能,北狄人群(N、O、C南、Q)与蒙古西部杭爱山匈奴(Q、N、R、C北、C南)共有(C南、Q、N)
 楼主| 发表于 2018-8-21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1 17:55 编辑
有一个可能,北狄人群(N、O、C南、Q)与蒙古西部杭爱山匈奴(Q、N、R、C北、C南)共有(C南、Q、N)
hxr7353 发表于 2018-8-21 17:27

无法认同。

第一,不管是现代外蒙古人还是初步的古DNA证据,O,C南等今天常见于东亚的类型,已常见于外蒙古样本,特别是古代外蒙古样本的O还更高一些。

第二,相对现代外蒙古人,北匈奴DA39样本有更低比例的类西伯利亚成分和更低的类高加索成分(尽管父系为R),也就是说,北匈奴可能比现代外蒙古更东亚,更接近内蒙古人。吻合第一的证据。

第三,DA43和DA45两个南戈壁族属不详的样本,其最pop信号在现代内外蒙古人群都很明显,他们携带O标记。这些样本程现明显的类东亚特征。

第四,与父系Q、C北、N北标记的雅库特等典型西伯利亚族群相比,即使布里亚特人,其与东亚人的共享血统因素也明显强于西伯利亚因素。外蒙古的中亚细亚类型显然是一种介于西伯利亚和东亚的类型,且更近东亚。
18011300117f561f5efc393ace.png
180620120228d4090e43b4c1fb.png
发表于 2018-8-21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法认同。

第一,不管是现代外蒙古人还是初步的古DNA证据,O,C南等今天常见于东亚的类型,已常见于外蒙古样本,特别是古代外蒙古样本的O还更高一些。

第二,相对现代外蒙古人,北匈奴DA39样本有更低比例的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8-21 17:41
你说的这一套才很难让人认同。你这套的假设是建立在外蒙古高原常染上更偏南的前提下会有更多的父系O类型,意思就是父系O=体质上的偏南。现在外蒙古新石器的情况尚不明了,那么换个位置,古代的古东北人群后套鬼门之类比今天的北通古斯人更偏南,是不是会有更多的O?
 楼主| 发表于 2018-8-21 17: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1 18:04 编辑
你说的这一套才很难让人认同。你这套的假设是建立在外蒙古高原常染上更偏南的前提下会有更多的父系O类型,意思就是父系O=体质上的偏南。现在外蒙古新石器的情况尚不明了,那么换个位置,古代的古东北人群后套鬼门之类 ...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8-8-21 17:51

你的说辞建立在无视面对蒙古古DNA证据的前提下,要先假设韩国中央大学数据造假,还要假设南戈壁样本是中原人。事实上,二者均无证据。第一,蒙古的人骨资料向来都是只有粗糙的东部组,西部组,中部组,连蒙古人自己都不知道具体挖掘地址了,你也别指望他们能给韩国人讲明白。第二,南戈壁样本对现代蒙古人血统影响信号强烈。
1806271022d2e2791826e7ffb3.png
发表于 2018-8-21 18: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西伯利亚人群从哪里来?今天的西伯利亚人群是不是比古代的西伯利亚人群(mal'ta人,古美洲人)更接近现在的东亚人群,这种情况是说明了西伯利亚人群在不断南下还是在不断北上?你得说明。
 楼主| 发表于 2018-8-21 18: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8-8-21 18:12 编辑
还有西伯利亚人群从哪里来?今天的西伯利亚人群是不是比古代的西伯利亚人群(mal'ta人,古美洲人)更接近现在的东亚人群,这种情况是说明了西伯利亚人群在不断南下还是在不断北上?你得说明。
wanhuatong 发表于 2018-8-21 18:00

至少不会是大量类澳大利亚人种南印度类型因素的田园洞人。在无论体质人类学和还是分子人类学,都没有发现任何典型的蒙古人种的时候,讨论蒙古人种起源于东亚还是西伯利亚是徒劳的。我们可以看到的证据是,在新石器时代,蒙古人种类型的古人出现在长江以北至西伯利亚,而长江以南地区大体介于波利尼西亚人和澳大利亚人之间。

图一,田园洞K7b结果。图二,古华南种系分析。
1808192125d47c61b06f81f13d.png.thumb.jpg
18080723490157c18d37aa8a30-2.png
发表于 2018-8-21 18:22 | 显示全部楼层
至少不会是大量类澳大利亚人种南印度类型因素的田园洞人。在无论体质人类学和还是分子人类学,都没有发现任何典型的蒙古人种的时候,讨论蒙古人种起源于东亚还是西伯利亚是徒劳的。我们可以看到的证据是,在新石器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8-21 18:08
那就奇怪了,田园洞人的一些成分倒是让亚马逊土著继承了,今天的东亚和西伯利亚却没有这些成分。
发表于 2018-8-21 19:16 | 显示全部楼层
按你的思路,类澳大利亚南印度类型的田园洞人怎么可能有遗传贡献给亚马逊土著,怎么不是现在的南印度人和澳大利亚土著能检测出田园洞人的基因贡献才对,这种货色是怎么通过极寒的西伯利亚的?
发表于 2018-8-21 21: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到争论的问题,很多人无法接受现代华北汉族相对中原华夏族如陶寺早期组,明显更接近匈奴早期阶段的鄂尔多斯高原人群,因此,百般论证,只有古蒙古高原类型才是匈奴。但他们没有面对一个客观事实,第一,窑子组即使单独筛选出一个所谓的古蒙古高原类型A组,事实上,即使这个人为筛选组也携带~30%类庙子沟土著成分。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8-8-21 16:48

戎狄学院讲师永谢布百般宣扬戎狄、匈奴都是东亚类体质,把华夏换血了。当发现窑子A跟北亚类聚类时,前些日子永谢布百般抵赖,宣称不该分成窑子A、B两组,即便他自己的聚类分析结果都把窑子A、B分成到两个大类。被多次打脸后,永谢布总算承认窑子A跟北亚聚类了。不过还承认得不彻底,又瞎捣鼓数据,说窑子A身上又有多少庙子沟血统。

连窑子A都不痛快承认是北亚体质,就别指望他面对现实了。他试图掩盖真相,企图欺骗小白,说窑子A是个例。实际情况是,到了周代,内蒙、宁夏、甘肃广泛存在有北亚类体质的人群,我前面已经给出六组样本:彭堡组、井沟子组、三角城组、忻州窑子A组、板城A组、小双古城组,都是这种北亚类体质。

戎狄学院讲师永谢布假装看不见这些数据。
发表于 2018-8-22 08:32 | 显示全部楼层
11# Yungsiyebu
我这里说的蒙古西部杭爱山匈奴是推测杭爱山匈奴在统一丁零人之前的父系组成。


匈奴统一大漠前:


丁零人的组成估计是(Q、N、C南、C北);北狄人群(N、O、C南、Q);蒙古西部杭爱山匈奴(Q、N、R、C北、C南)


匈奴统一大漠后:


丁零人区域匈奴的组成估计是(Q、O、N、R、C南、C北);北狄区域匈奴人群(O、N、C南、R、Q);蒙古西部杭爱山匈奴(Q、N、O、R、C北、C南)




基本同意永万户对匈奴统一大漠后的父系组成判断:


经过历次李牧、蒙恬、汉王朝对匈奴的打击。匈奴中Q、N、R比例下降,而掳掠及投诚的狄人、汉朝人口父系单倍群人口占比上升。掠夺汉朝妇女也升高了东亚常染。
发表于 2018-8-22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12# wanhuatong
后套鬼门仍然跟今天的阿穆尔通古斯人群最类聚,鬼门洞两个样本都落入通古斯人群的中部位置,并不是通古斯人群当中最偏南的。
另外,父系单倍群跟体质跟常染并没有直接联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6 03:34 , Processed in 0.153973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