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红山人

前几天公司组织去徽州婺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3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hxr7353 于 2018-8-23 16:23 编辑

20# lindberg

正宗绩溪胡氏胡昌翼(唐昭宗遗腹子)后人主流是O3下的小支系;胡雪岩虽然也是绩溪胡氏,但是早就离开宗族聚集地,y变故大算不得数。胡雪岩后人支系是N1c
发表于 2018-8-23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徽派建筑,正是长三角这种“粉饰太平”技法的始作俑者。 但再厚的涂抹,终究遮掩不住粗贱的红黄泥山包取材烧砖。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8-23 14:48
北方以前草拌泥墙或土坯墙,也是习惯在里面、外面抹上石灰面(里面尤其需要磨平抹光,即使石灰不够,也要用三合土抹出光面,不然可太粗糙)。住人的砖房里面也需要抹上石灰面(不然小虫子、灰尘什么的也会太多),不过外面很少抹光,只有家境好的才做(况且以前盖得起砖房的家境都比较嗨)。
以前的灰砖好像经过一道浸水工艺(还原氧化铁),比红砖耐潮湿和盐碱。我们地下明代古墓、宋代房屋的灰砖还挺好的。虽然红陶器物比较多(现在家里还在用红陶缸、盆),但好像古代中国也没有红砖(至少我们这里没见)。
 楼主| 发表于 2018-8-23 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老婆小时候住的就是 用那种灰色的青砖盖得房子 外面没刷白粉  据她说 很怀念那种房子  更好  后来他们搬迁 就用红砖盖房了 然后外层直接上的水泥 墙面也是灰色(没有江南那样刷白粉) 但你们也该知道 那种水泥墙面还不贴砖  确实不美观, 她就说 房子还没以前的好看了 (尤其是屋顶都用砖磨平了 不是以前的那种黑瓦了)    应该是这两种变化这种感觉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8-8-23 16:19 | 显示全部楼层
胡雪岩、胡适为“明经胡”。

    “明经胡”又称“李改胡”,其起源颇为传奇。当年,唐昭宗李哔因避朱温叛乱,被迫由长安迁都洛阳。他自知此去东都必死无疑,并将遭灭族之灾。便和皇后商量,将襁褓中的第十子,托付给近侍婺源人胡清,速速逃匿。果然,同年仲秋,朱温在洛阳指使属下追杀了李晔,又将其9个儿子缢死。胡清很快逃回家乡徽州,住了下来。胡清作为义父,精心抚养李氏皇家最后一丝血脉。为安全起见,他将“皇子"弃李姓改胡姓,并取名“胡昌翼"。后胡昌翼参加科考,得明经科进士。但胡昌翼知道身世后,决定再不踏进官场一步。他从此隐居,闭门专事经学研究,注有《周易专注》,人称“明经公"。
    明经胡氏后人中,为官者少,大多以做学问和经商著称。最为知名者当数红顶商人胡雪岩、文化名人胡天注和胡适等。
发表于 2018-8-23 17:21 | 显示全部楼层
24# hxr7353
还有这一段故事啊,没准雪岩公才是李唐遗脉呢!
发表于 2018-8-23 21:21 | 显示全部楼层
胡雪岩后人测试是n,胡适宗族测试是o1
发表于 2018-8-23 22:11 | 显示全部楼层
26# zzzz


这O1不知是不是F492,妫胡或者姬胡的可能性大。
发表于 2018-8-23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26# zzzz  


这O1不知是不是F492,妫胡或者姬胡的可能性大。
lindberg 发表于 2018-8-23 22:11
记得好像是
发表于 2018-8-24 1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见过樟木(或许去深圳时应该见过,但是我不知道具体哪种)。   去年我胳膊断了,长好后医生说可以用樟木煮水洗断骨处。  癯鹤 发表于 2018-8-22 11:37
  



樟树粗贱物种,木质鬆散软脆,不成才。  樟树提取物、放衣柜的驱虫樟脑丸,一袋十几颗、卖两块钱。   以前我们用樟树做行道绿化,但近二三十年已不用了,嫌有毒,且据说招邪。  樟香不但杀虫,还杀精,孕妇幼童禁用。




驳骨的草药材,国内药店大把卖。   你可以参考广西鬱林“正骨水”的公开配方,挑些毒性低的去买,下水煲热、外敷 : 两面针,五加皮,薑,豆豉,莪术,麻藤。
发表于 2018-8-27 21:24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朝鲜黄海北道某村,部份用到黄瓦片。这村的房屋背对海风,大多建成三合院。 三合院主要出现在 云南、湖南、闽南。
  
  
发表于 2018-8-27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赣派建筑,多用青砖,内墙也不怎么涂白。   
  
发表于 2018-8-27 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广府建筑,窗户做得宽,采光充足。内墙也不怎么涂抹,顶多用些白灰填填砖隙。
  
  
发表于 2018-8-27 2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徽州建筑的采光通风,其实做不好,仅依赖一个小方形中央天井(缩小并加高的四合院),厅房特别阴暗潮湿。
  
  因徽州建筑大量用樟木,散发的气味不利人体健康,或者说不利运气,所以很多长住在徽州的豪门望族渐渐衰落。
  
  
  
  
发表于 2018-8-27 23:17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感觉挹娄地穴、北京四合院、中原下沉式窑洞天井院、徽派天井、客家土楼、天文台,有一种共性,坐井观天?
发表于 2018-8-28 15:09 | 显示全部楼层
挹娄肃慎住的是山洞,不是地穴。
  
地穴在古欧洲尼人遗址可见。南印度武术冥想修炼室也是地穴式。美国墨西哥交界的酷热荒漠,当地印第安人也做地穴。

总体而言,地穴的避暑功能大于避寒。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挹娄肃慎住的是山洞,不是地穴。
  
地穴在古欧洲尼人遗址可见。南印度武术冥想修炼室也是地穴式。美国墨西哥交界的酷热荒漠,当地印第安人也做地穴。

总体而言,地穴的避暑功能大于避寒。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8-28 15:09
后汉书 : 土气极寒,常为穴居,以深为贵, 大家至接九梯。

魏书   其地下湿,筑城穴居,屋似形冢,开口于上,


不是山洞  应该是一个类似坟头一样形状的茅草土屋, 底盘高于地面 (筑高为了防潮) 房门朝上
发表于 2018-8-30 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挹娄肃慎住的是山洞,不是地穴。
  
地穴在古欧洲尼人遗址可见。南印度武术冥想修炼室也是地穴式。美国墨西哥交界的酷热荒漠,当地印第安人也做地穴。

总体而言,地穴的避暑功能大于避寒。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8-28 15:09
别有洞天的山人追求的洞天福地。在欧洲几百米深的洞穴里发现了十几万年前尼人设置的日月神坛(应该是交替点燃,使之长明),在阿尔泰山南北吉木乃通天洞和丹尼索瓦洞都是开有天窗的洞穴(确实不但利于采光,而且通风散热避暑,古人竟然不怕冷?)。我怀疑天井院仍是模拟这种昆仑洞府的模式。
发表于 2018-9-7 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汉书 肃慎:土气极寒,常为穴居,以深为贵, 大家至接九梯。

魏书 勿吉: 其地下湿,筑城穴居,屋似形冢,开口于上,以梯出入。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8-28 16:06

  
   根据古文 东北濒海、地下湿 等位置描述,肃慎应在 庙街 (Nikolayevsk-na-Amure) 附近,而勿吉应在松花江沼泽。当地的通古斯人,是住撮罗子帐篷,根本不是古文称的地穴,这是诡异之一。

  我能找到最接近该古文描述的建筑样式,是美国科罗拉多mesa verde的地穴屋,以及加拿大卑诗内陆prince george的地穴屋。这些印第安部族人,肤色轮廓完全不同东北亚,有部份甚至像东南亚,这是诡异之二。

  上述美加地址,冬季寒冷、积雪近两米,盛夏也不上30度,实在难以理解,做成地穴兼出口向上,岂不被积雪封死出口,或被融雪水淹死?? 这是诡异之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7 17:28 , Processed in 0.18513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