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263|回复: 33

气候变化和辽东土著的兴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28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8-28 14:05 编辑

竺可桢先生认为,公元7世纪是一个温暖湿润的时代,其主要是通过对梅树、柑桔物候和农作物生长期的对比,从物候学角度得出结论,后又用一万年挪威雪线、格陵兰冰块反映的气候特点作了应证。从此以后,虽有人对此作过一些修正,但几乎所有的历史地理专著和教材都沿用竺老之说,将唐代定为温暖期。如马正林《中国历史地理简论》、张步天《中国历史地理》、邹逸麟《中国历史地理概述》史念海《中国历史地理纲要》、张全翼、张全明《中国历史地理论纲》等。张家诚等《气候变迁及其原因》中国科学院《中国自然地理·历史自然地理》、龚高法等《历史时期我国气候带的变迁及生物分布线的推移》及台湾学者刘昭民《中国历史气候之变迁》等也支持唐代温暖说。

不过,有学者否定了唐代温暖说。满志敏便是一个代表,他首先在1990年出版的《历史地理》第8辑上撰《唐代气候冷暖分期及各期气候冷暖特征的研究》一文,对唐温暖期提出异议,提出唐代中期以后转冷新说,接着在施雅凤等主编的《中国气候与海平面》、邹逸麟主编的《黄淮海平原历史地理》等书及《关于唐代气候冷暖问题的讨论》一文中进一步加以说明,主要理由是长安梅树、橘树、驯象带有人工保护措施而不能作为气候温暖的指示,并对农作物生长期作了重新解释。同时列举了许多唐代寒冷的证据。近来王铮等又提出唐代气候属于混沌(Choas)状态,气候不稳定。




胡阿祥  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 博士生导师


一、气候形势


   魏晋南北朝时期气候的基本特征是寒冷。寒冷的气候既反映在农业物候上,也反映在气候事件的极端情况上。


以农业物候来说,约成书于公533—544年的北朝贾思勰所撰《齐民要术》颇能说明问题。作为一部农业专著,《齐民要术》大体反映了黄河中下游地区的农业经验。据该书《种谷》记载:“三月上旬及清明节桃始花为中时,四月上旬及枣叶生、桑花落为下时。”与现在相比较,当时春季物候推迟了十天至半个月,即春季温度比现代低,这显然是寒冷期的现象。又《齐民要术·安石榴》:“十月中,以藁裹而缠之(不裹则冻死也),二月初解放。”现在河南、山东等地石榴树可在露地过冬,无需包裹,这表明当时冬季气温冷于现代。


   类似的物候记载在《齐民要术》中还有一些。如《黍穄》:“常记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冻树日种之,万不失一”,自注云:“冻树者,凝霜封著木条也。”此种冻树现象即现代的雾淞。当时雾淞现象应该相当普遍,否则贾氏不会以此作为第二年黍子播种宜日的指示现象,而出现雾淞的季节,一般气温较低。


据上,以代表平均状况的物候而论,《齐民要术》所反映的公元六世纪上半叶黄河中下游地区的气候,无疑是寒冷的。然而,更能表明此期寒冷气候的,还是一些极端气候事件,如霜雪日期的异常现象[3]:
   嘉禾四年七月(235.8.2-8.31),南京一带陨霜;
   泰始九年四月(273.5.4-6.2),洛阳一带陨霜;
   咸宁三年八月(277.9.15-10.15),河北中部至山东中部暴风寒冰及陨霜;
   太康八年四月(287.4.30-5.30),山东中部陨霜;
   光熙元年闰八月甲申(306.9.24),洛阳一带霰雪;
   太宁元年三月丙戌(323.4.30),南京一带陨霜;
   太宁三年三月癸已(325.4.26),南京一带陨霜;
   建元元年八月(343.9.6-10.4),南京一带大雪;
   永和二年八月(346.9.2-10.1),河北中北部大雪,人马冻死;
   永和十一年四月壬申(355.4.28),南京一带陨霜;
   天赐五年七月(408.7.9-8.7),河北中部陨霜;
   义熙五年三月己亥(409.4.11),南京一带雪深数尺;
   太和六年四月(482.5.4-6.1),河南中部陨霜;
   太和九年四月(485.4.30-5.29),山东中部陨霜;
   太和九年六月(485.6.28-7.27),河南中部、河北中部陨霜;
   景明元年八月(500.9.9-10.8),河南中部暴风陨霜;
   天监三年三月(504.4.1-4.29),南京一带陨霜;
   正始二年四月(505.5.19-6.16),山东中部陨霜;
   正始四年九月(507.9.22-10.21),洛阳一带大雪;
   延昌四年三月(515.3.31-4.28),黄河中上游南部八州陨霜;
   熙平元年七月(516.8.14-9.11),黄河中下游南北地区十一州陨霜。


   以上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极端霜雪现象,具有气候指示意义。一般来说,霜雪初日提早,则秋季气温下降提前,秋季平均气温较常年偏低;又霜雪终日的推迟,表明春季气温的偏低。以此衡量,上面所列霜雪日期,大部分是接近或超过现代的极端,这说明当时气温较现代低。如吴嘉禾四年七月南京一带陨霜,初霜日至少提前70天,由此推算,该年秋季平均气温要比现代低2.8℃;其它年的资料也可作类似的推算。




当时一些年份霜雪期的延续时间,也反映了严寒冬季的存在。如太元二十一年(396)十二月,南京一带“雨雪二十三日”;元嘉二十九年(452)“自十一月霖雨连雪,太阳罕曜”,次年“正月,大风飞霰且雷”;又建元三年(481)十一月“雨雪,或阴或晦,八十余日,至四年二月乃止”。[4]现代南京一带年雪日数的平均值仅8.4天,以上雨雪日大大超过现代极值,其为严寒冬季无疑。有学者还据此推测,以上东晋南朝时的这三个严寒冬季,苏北沿海或钱塘江等江河可能出现冻结现象,其严寒极端情况,均超过现代气候所见极端现象,而仿佛于明清小冰期时的极端情况。[5](P25)


   值得注意的是,在基本特征呈现为寒冷的该时期,寒冷程度也有着一定的波动。据《晋书》、《宋书》、《南齐书》之《五行志》、《魏书·灵征志》及相关正史本纪所见资料分析,魏晋南北朝时期的第一个寒冷低值过程,出现在三世纪八十年代至四世纪四十年代,时间长  约60年;在这60年中,寒冷事件的出现频率很高。[6](P26)又第二个寒冷低值过程至迟在北魏初年已有迹象,如神瑞元年(414)后,北魏平城(今山西大同市东北)一带“比岁霜旱,五谷不登”,云、代等郡人民死亡甚多。[7]此后一直到北魏迁都洛阳间,这一带霜雪极端事件屡见记载。据《魏书·灵征志》,太延元年(435)七月,平城一带“大陨霜,杀草木”;太平真君八年(447)五月,“北镇寒雪,人畜冻死”;又465、479、483、485等年,情况也都类似。直到太和十七年(493),“魏主以平城地寒,六月雨雪,风沙常起”[8],将都城由平城迁往洛阳。当时平城一带六月雨雪,而现代大同一带平均在阳历4月上旬已经断雪,7月正是一年中温度最高的月份,平均温度达20℃左右。又当时长江流域也不例外,如刘宋大明六年(462),设置凌室于首都建康(今江苏南京市),修藏冰之礼。[9]现代南京一带1月平均气温2℃,河湖结冰时间不长,冰块很薄,不能储藏;当时南京一带既有冰可供收藏,可见当时冬季气温比现在大约冷2℃左右。然则综合有关寒冷事件的各种记载,这第二个寒冷低值过程大约延续到了六世纪的二十年代。


   以上两个寒冷低值过程,累计170年左右。这170年左右,是时间跨度长达360余年的寒冷的魏晋南北朝时期相对更为寒冷的时期。







4.西汉中叶至东汉末的温暖气候
  西汉中叶,全球气温有一个突发性的回暖,导致中国历史上有两个值得注意的现象:
  (1)华北平原北部的渤海湾出现大范围的海侵现象,其范围波及4米等高线以下地区,其现象反映在历史书籍记载上即“九河之地已为海所渐”。其后果是沿海地区的当地文化遗存发生中断。
  2)西汉中叶开始,黄河中下游多次出现决溢、泛滥。汉武帝和王莽时期,曾发生两次黄河大改道
  5.魏晋南北朝气候寒冷期。
  东汉末年,中华大地气候又表现出向寒冷转变的迹象。东海、东莱、琅琊等郡出现水井冻冰厚尺余的现象,渤海湾也有冰封记载。
  这个时期最值得注意的历史现象是北方游牧民族轮番入侵中原农耕地区,导致中国历史上的人口南迁浪潮和民族大融合。魏孝文帝迁都洛阳与孝文帝改革

6.唐代前期气候转暖期
  公元七、八世纪,黄河流域气候一度转暖,长安地区盛开只能抗御零下14℃最低温度的梅花,长江中下游地区的柑桔基本无冻寒,估计年均温度高出现今2℃,有人认为梅、桔皆为皇苑中人工栽培的观赏植物,不能作为确定温暖的指示,主要还应根椐史料中的记载:
  (1)没有突发性极冷事件
  (2)无频繁寒冷天气
  (3)也无明显气候突发性增暖,
  从而估计,当时的气候较南北朝为暖而与现代相差不大。
  7.唐中叶以后至五代时的气候寒冷期
  有人依据《全唐诗》中关于宫廷梅花诗和咏寒诗篇的时间分布,认为天宝以后至五代的300年间中国东部气候有向寒冷方向转变的特点。沿海冰冻记载增加。所以认为整个唐代仍应划入魏晋以来的寒冷期范围内。
  例如:北宋初撤消了唐代在河南博爱地区设置的司竹监,此事与五代时气温下降,竹林规模缩小有关系。这个时期相应发生的历史事件主要是五代后期契丹人屡屡南下。

8.北宋至元中叶气候温暖期
  北宋中期气候又向温暖方向转变,其主要特点是冬季温暖现象的记载频繁出现。北宋资料中较多记载了京城开封一带的偏暖现象,宋人文集对物候的记载较多。所以,这一时期主要依据物候来推测气候的变化。
  9.元代后期至清代的气候寒冷期
  大约从十四世纪初开始,整个地球气候进入了一个寒冷阶段,其状况仅次于一万年前的最后一次大冰期的程度,所以人们把这段离现代最近的寒冷气候称作小冰期(LITTLE ICE AGE)。最显著的特征是寒冷事件大大增加,这段时期的研究依据主要靠地方志。
-------------------------------------------------------

扶余国 公元前2世纪建立  高句丽国 公元前37年建立   这正是温暖的时期  魏晋以后气候开始转冷  扶余被鲜卑攻破 后又被勿吉吞并  高句丽从4世纪初开始吞并乐浪并和百济争夺带方地区  公元5世纪初 南迁平壤  

隋唐之际 气候转暖  高句丽对北方的靺鞨以及西北方的辽西区域契丹族 有了一定的渗透 和中原隋唐王朝发生冲突  修筑千里长城   人口达到三百余万  高句丽灭亡后  高丽残党联合靺鞨之众 在今吉林延边地区建立渤海国  


中唐之后 气候转冷  渤海人减弱  到了五代 被契丹攻灭  


北宋中期 1010~1060  高丽强盛   于 1010年~1019年 击退辽国的侵犯 逐渐发展为东亚军事强国 并对东海女真行驶宗主权  


总体来看  秽人 和高丽人  在气候转冷时期 均表现出向南渗透的迹象  这多少说明了他们本身 并不是非常适应极寒天气的族群   而我们都知道 这些人是当今朝鲜人的祖先  因此 也可以推到出  朝鲜人本身 并不是典型耐寒塞北民族。
发表于 2018-8-28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时候我们这里葡萄树、石榴树冬天很多确实如果不用草束包裹就埋在土里,那时候确实冬天冷得很,生过冻疮后会年年生冻疮,现在可暖和多了!这也不过才二三十年光景。气候的小幅波动都让人切实感受到了。而胡说什么百年一遇、几百年极值的,有点让人怀疑呀。
 楼主| 发表于 2018-8-28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小时候我们这里葡萄树、石榴树冬天很多确实如果不用草束包裹就埋在土里,那时候确实冬天冷得很,生过冻疮后会年年生冻疮,现在可暖和多了!这也不过才二三十年光景。气候的小幅波动都让人切实感受到了。而胡说什么 ...
癯鹤 发表于 2018-8-28 14:28

我反而觉得 90年代到05年前后 应该是比现在要暖和的  最近这几年冬天真的太冷了 感觉是一个小冰期开始
发表于 2018-8-28 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哦,我们有代沟喽,我说的是八十年代。
发表于 2018-8-29 01:07 | 显示全部楼层
常染数据都在那里摆着呢,没必要再靠文献推测。朝韩人虽非塞北民族,但也绝非南方民族。整体来说朝韩人的常染要比北汉更北,东南亚成分也更少,这都已经经过证实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8-29 0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常染数据都在那里摆着呢,没必要再靠文献推测。朝韩人虽非塞北民族,但也绝非南方民族。整体来说朝韩人的常染要比北汉更北,东南亚成分也更少,这都已经经过证实了。
MNOPS 发表于 2018-8-29 01:07

并不是只有  东南亚成分(如傣族 柬埔寨) 才代表南方成分  东亚成分 日韩成分 本身就是一种和 傣,畲 成分非常接近的成分  可宽泛的理解为 “南方成分”
发表于 2018-8-29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反而觉得 90年代到05年前后 应该是比现在要暖和的  最近这几年冬天真的太冷了 感觉是一个小冰期开始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8-28 16:46


建国后全国最暖冬季是2016-17冬季
发表于 2018-8-30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tata 于 2018-8-30 09:38 编辑

满族也不是很典型的耐寒塞北民族啊,要这么说明末赶上小冰期,女真人入关,都打到广州去了,并且像周海媚这样的广州旗营后裔都跑到香港住去了,还活得好好的,也没见热死。现在倒是某些东北汉人,直把他乡作故乡,适应了东北的气候,再回到关内嫌热了。
发表于 2018-8-30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8-30 09:53 编辑

8# tata
还是比较怕热的,入关后满洲旗丁损失不小,大部分是非战斗死亡(当然天花是重要原因)。

江南征战基本靠投降汉军,因此还遭遇了很大危机,多亏老洪毒计频出,力挽狂澜。
发表于 2018-8-30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流共工于幽陵,叔均为田祖,生北狄(有的记为“胜北狄”,想想,“生”与“胜”相关,以所胜敌名命名所生儿名,也似乎是夷狄习俗,华夏也有,比如叔孙得臣给儿子命名“侨如”,也速该给儿子命名“铁木真”)。洪承畴帮助满清,也是命中名中定性定姓了的。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满清水混了,又有个叫洪秀全的搅翻了天。解铃还须系铃人,袁崇焕的部党引进了满清,袁世凯的拥趸终结了满清。冥冥中,都是定数?
发表于 2018-8-30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气候了解不多,但除了温度,湿度和降水影响也很大,这个和温度并无必然联系。

塞北草原的游牧民和东北森林地区的猎人受气候影响方面差别很大。

不过有一点很明显,唐以后东方的塞北游牧人总体来说呈下降趋势,蒙古人崛起像最后一次回光返照,而远东森林区的猎人逐渐走上舞台中央,这和他们有了更多农业成分有关。
发表于 2018-8-30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8-30 11:24 编辑

不得不说,唐武周时期渤海国的崛起,是远东的一个重要事件,当时的气候应该是非常宜人的,渤海国所在的北满和外东北地区应该比较温暖。

渤海国的文明程度相当不低,人口众多,后来虽被契丹灭国,但人口大部转到辽国东京上京南京各道,渤海人手工业农牧业发达,成为契丹人的工匠和农户。

后来黑水女真人崛起,渤海人是主要统战对象,和契丹人对渤海人的驱使如奴不同,女真统治者是把渤海人当成和女真人一样的国人看待的。

渤海人培育的东海高大马匹是女真重甲骑兵的主要马匹供应者,渤海人的工匠、农户和知识分子是女真人的重要助力。

在猛安谋克人口中,尽管女真人处于领导地位,但处于人口最多数的很可能是渤海人。
发表于 2018-8-30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近代以来,就是塞人(西胡、北胡)的落日,突厥、蒙古各帝国纷纷落幕;和岛夷的崛起,东北亚渔猎-农耕-游牧民族满清、日本突然强大,西欧岛夷地理大发现全球开辟殖民地开辟商路工业革命。赛之贝不如鲁鱼凌日!
发表于 2018-8-30 11: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8-30 11:10 编辑

说到渤海,也不得不提高句丽,虽然渤海吸取了很多唐朝先进文化因素,但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渤海国肯定也是吸收了一些高句丽的遗存文化成分的。

两晋动乱时,高句丽趁机崛起,占据了南满地区,该地区从战国以来被华夏开发七百年之久,不得不说有踏实基础的。
发表于 2018-8-30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鲜卑”有没可能跟“夏”是同源词?西夏拓跋氏后裔有夏尔巴(Sherpa),“夏尔巴”发音接近“鲜卑”、“锡伯”、“希波波利安”、“西吉普日阿”。莫非鲜卑人是夏人后裔?石峁就是鲜卑?被商人灭掉后北逃,成了鲜卑、萨哈(雅库特)?这样“拓跋”——“土方”,也就是夏人后裔。唯一缺环就是不论鲜卑人还是汉人的历史记忆里,都没有相关记载。
发表于 2018-8-30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9-1 13:10 编辑
“鲜卑”有没可能跟“夏”是同源词?西夏拓跋氏后裔有夏尔巴(Sherpa),“夏尔巴”发音接近“鲜卑”、“锡伯”、“希波波利安”、“西吉普日阿”。莫非鲜卑人是夏人后裔?石峁就是鲜卑?被商人灭掉后北逃,成了鲜卑 ...
癯鹤 发表于 2018-8-30 11:48


公元前7世纪初,希腊诗人阿里斯铁阿斯(Aristeas) 漫游中亚草原,拜访了生活在那里的伊塞顿人。希罗多德转述这位希腊诗人的旅行记说:

受“北风之神”的感召,他到伊塞顿人的领地旅行。越过伊塞顿人是独目人驻地,越过独目人是看守黄金的格里芬人,越过格里芬人是希波伯里安人,他们的领地一直延伸到大海。除希波伯里安人之外,所有民族,首先是独目人,都在不断地一个入侵另一个的领地。伊塞顿被独目人驱逐,斯基泰人被伊塞顿人驱逐,钦麦里人又被斯基泰人驱逐,被迫离开了他们在黑海沿岸的家乡。


当时正是南西伯利亚游牧时代兴起的时候,一般认为独目人是从阿尔泰西-阿尔泰南-图瓦一带的对应阿尔迪贝尔-三道海-乌尤克文化。

格里芬人对应的人群,有人猜测为当时阿尔泰西北的巴泽雷克文化。

我倒是觉得,可能米努辛斯克盆地的塔加尔文化代表了格里芬人,而越过“越过格里芬人是希波伯里安人,他们的领地一直延伸到大海”,这里的希波伯里安人很有可能就是贝加尔湖附近的石板墓文化代表的人群,大海可能指贝加尔湖。




The anthropological type of the population is predominantly Mongoloid, the western newcomers from the area of Tuva and north-western Mongolia were Caucasoids

石板墓文化是蒙古人种和来自图瓦和蒙古西北(大湖盆地)的欧罗巴人种的混合。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发表于 2018-8-30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人种交接地带,文化多元,往往也是最具创新活力的地方,比如历史上古埃及(黑白交界,我怀疑最早的古埃及也有来自东方的黄种成分)、古印度(白黄棕交界)、中亚(黄白交界)、伊比利亚(伊基犹交集),近现代香港(黄白交界)、美利坚(人种大杂烩)……
历史上形成帝国后,往往虽然有覆育列国的天赋使命。本质上还是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严防异族的。本朝因为TZ时代民粹主义盛行制定的律法在这一点上防范得比较好,但是色目两面派修改移民法以夷变夏之心不死呀(被染黄了,那就再染回去?撒币买洋宝贝,和亲心安宁,还是洋娃娃耐看)!
发表于 2018-8-30 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8# tata
还是比较怕热的,入关后满洲旗丁损失不小,大部分是非战斗死亡(当然天花是重要原因)。

江南征战基本靠投降汉军,因此还遭遇了很大危机,多亏老洪毒计频出,力挽狂澜。
lindberg 发表于 2018-8-30 09:48
  打南方也不都是投降的汉人,只不过东路主要打南明,投降的汉人比较熟悉明朝的打法而已,中西路满蒙也不少。后来乾隆打缅甸的时候基本上是三旗都有的。而且元末辽东基本上又变成了无人区,明末的投旗汉人里面汉化的蒙古、女真和高丽人比例也不少,辽东汉人未必就比满洲人更不怕热。而且明末投旗的高丽人也不少,比如说乾隆时代的重臣金简就是义州朝鲜人的后裔,后来抬旗成了满洲正黄旗。但是入关的时候,没有记载高丽人比满洲人更耐南方暑热的记载。
发表于 2018-8-30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8-30 15:17 编辑

18# tata
朝鲜人基本都是包衣吧,人数也不多。

其实江南汉军也不是什么熟悉南明打法(南明有个XX打法),主要是投降的江北四镇和左良玉部人数太多了,不用白不用。

相对来说西边的话都是顺军和大西军,投降的人不多,所以清兵还要依靠自己。

不过话说回来,虽然大西大顺投降的人不多,但每次降将都能起到关键作用

再有,三顺王和三桂在西路起到的作用还是非常大的。
发表于 2018-8-30 19: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8-8-30 19:29 编辑

6# 红山人

日韩成分也许和畲接近,但跟傣和拉祜好像并不接近吧,傣在常染图上可是比京族还偏南一些。如果日韩这么偏北都能算南方成分,那我看整个东亚就几乎没有北方成分了。

你们朝韩人最大的问题就是喜欢乱认祖宗,在外网上我也碰到过不少跟你类似的韩人,认完了东北亚认东南亚,认完了北亚认南亚,基本上把亚洲都认了个遍,这反映出你们内心其实对自己的民族有着强烈的自卑。老老实实做自己没什么不好,别总是挑起不必要的争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7 19:39 , Processed in 0.145785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