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32|回复: 0

《彻底颠覆仰韶、龙山、齐家等文化遗址的历史真相》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4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丁维兵 于 2018-9-12 06:44 编辑

作者:丁丁哥 2018/09/04


中国比较广义的中原,具体是从山东到甘肃,大致上是沿着黄河流域,有一个比较密集的古遗址地带,而且,其还能细分为龙山、仰韶、齐家等几种文化类型,过去,无论国内国外、学界内学界外,多是将其看做是华夏的原生地域,一般很少有异议和争拗。


但是,最近我在追索“天齐王”的历史痕迹时,突然发现历史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过去,虽然我们知道黄帝从山东往西追击蚩尤,但一般以为在山西解州追杀到蚩尤之后,这一段历史就此已经基本结束,黄帝开始号令天下,即使可能还有追赶,可能也是微不足道的事情。






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段历史冒出了一个“天齐王”,“天齐王”是盘古的二弟,其始于东北的齐齐哈尔“天齐庙”,之后在山东有大量的“天齐庙”,明确是被封为“东岳泰山王”,而且是“孙悟空”的“齐天大圣”的原型,其在黄帝崛起时,站在了黄帝一边,最先发现的线索是一直往西散布的“天齐庙”,并在天水市甘谷镇磐安镇立了“天齐宫”,这几乎与“仰韶”等文化遗址的散布痕迹完全相一致。


“磐安镇”有一个小插曲,任何人可以不相信“天齐王”是盘古二弟的真实性,但应该没人能解释我前几年在追索盘古的痕迹时,发现盘古很晚年在浙江省的金华市,竟然就有一个相关联地名叫“磐安县”,两个“磐安”是在不同方向上相距至少2000公里以上,谁能做其它解释呢?


现在很多以为华夏历史原点是在西北的错觉,实际上绝大多数都是“天齐王”造成的,如果认真看我的历史研究就会发现,坚持这个错觉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去西北找盘古、找西王母等都是没有意义的,现在,甚至可能在东北北部都可能找到当时的玉矿,并不是只有和田玉等,在黄帝的政治策略中,并不是没有过故意使人错觉,之前他追杀了蚩尤之后,就是故意使人觉得蚩尤还在做黄帝的“兵神”。


非常幸运,“天齐王”的文化遗址,竟然就在“齐家”的地名被发现和命名。


而按此思路仔细想想,其实幸运还不止是“天齐王”有“齐家”,“仰韶”的“韶”字我以前已经追索过就是蚩尤,我现在就生活在韶关,韶关是韶城、韶州,这里的“本城话”就是“虱乸话”,而“虱乸话”应该是“佉卢虱乸文”的语言,“佉卢”是现在彝族人神坛还在祭拜的祖宗神,而且历史上南京就是蚩尤的族人所建,所以古称“建业”,总之,不管怎样绕来绕去,从东到西,蚩尤是被追得稀里哗啦,这就是“仰韶”。


其实,蚩尤的痕迹并不是只到了甘肃 天水的“天齐宫”就已经完全绝灭,其有一些明显是进了四川,比如泸州、泸定河、沱江、犍为县等等,是“天齐王”的白龙从白龙江追进四川,后来立的古蜀国明显不是蚩尤的实力占优,甚至可能连“天齐王”的白龙都没有完全占优。


蚩尤在甘肃之后,是还有一些痕迹是继续往西到了甚至是出了新疆,后来在新疆的出口内外发现不少“佉卢虱乸文”的木渎,这就是很可靠的线索,当然,追击蚩尤余部的一方也应该是去了和出了新疆,是这两个方面的力量共同造成了后来的丝绸之路,丝绸之路原本是华夏大迁徙之路,所有相关的人类都是来自华夏。


当然,蚩尤的族人并不是只有被杀绝的结果,很明显当时对立的双方后来是趋向了融合,黄帝与蚩尤之争,其实只是蚩尤不肯在中原遵守共同的“文明”,所以被 “中原逐鹿”,并不是为了“屠鹿”,比如《白鹿原》的故事,“”其实就是白龙的一方,“鹿”其实是蚩尤的一方,拼死争斗过后,结果就是在同一个村庄融合,河北三个含“鹿”的地名,其实都通“”,而造出“佉卢虱乸文”的“佉卢”就叫“驴唇大仙”,“佉卢虱乸语”的“驴”就是读为“卢”,另外,甘肃的凉州可能也是融合的实例,如果只有追杀,就不可能会有凉州。


蚩尤的被逐不是因为其不好,蚩尤的族名是“建陀罗”,“”在汉语中是非常积极的字眼,其组词如“建设、建议、建言、建功立业”,这是“建陀罗”非常正面才有可能,而且,“”的“聿”又和繁体的“筆、書、畵”关联,蚩尤明显是文武双全,蚩尤的真正问题,可能就是优秀之后的孤花自赏、洁身自好和不合群,所以不肯加入多数人的文明联盟,这是很好的人生教材。


中国历史留下的“武”的痕迹,主要可能也是属于蚩尤的族类,而唐朝的武则天就是“武”,住在隆中的茅庐诸葛亮就是“武侯”,“武”的源头可能是在江苏武进,当时盘古应该经过了那里,随行的可能是蚩尤族人被黄帝阉了的那一支,后来往福建有“武夷山”,往广东有“武江”等,这些人后来不少也转向西行,云南昆明的“滇池”的“滇”字来源于昆明西山上的“真武殿”,而且附近有 “武家坟”,“滇”是 “真”的字形和“殿”的字音,而且昆明市有个“五华区”,这些明显是来自于广东的梅州,梅州有五华县,而且梅州道教最大的赞化宫最大殿堂就叫“真武殿”。


在有了以上认识之后,很可能黄帝就是“龙山文化遗址”主人,当时中原纷争的起因是华夏进入中原后完全的涣散了,古籍在这方面的说法是高度一致的:“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於是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来宾从”,黄帝要的是大家不能血缘对头就可以胡来,是要大家共同遵守“以文字写明的各种规定”,这就是“文明”,其在蚩尤之前是收伏了青帝、炎帝,所以,“龙山”的主根是在山东,而且其散落时的痕迹也能是自成体系,这可能就是“龙山文化”。


另外,其实古籍所说的帮助黄帝的人还有天女,天女的部族可能叫“襄”,其族源的字可能是“衣”,另外可能还跟“兹、磁、茨、慈、开”等字有关,其可能在河北南部开始帮助黄帝,比如在邢襄(邢台)和邯郸的磁县等,后来在河南的具茨山还会见过黄帝,具茨山是“襄之地”,后来其痕迹到襄城县、襄阳等,以及到荆门、荆州,另外还去了陕西和四川等,是古蜀国最早的建国之人和后来开明氏的族源,这其实就是商系的族人,这些人应该是另一类文化遗址,只不过现在还没具体的落实。


最后,在本文的话题之外,顺便还说说“大汶口文化”这个类型, “大汶口文化”应该是盘古亲族的遗留,因为“大汶口”的“汶”字右边的“文”是盘古的“字号”,而以盘古兄弟的字号排序,盘古就正是“大文”,另外,“汶”在山东还有“汶上县”,那里的“南旺镇”可能是盘古住过的地方之一,而且,那附近还可能是生成“蜀”字的地方,当时那里有“蜀山”和“蜀山湖”,“大汶口文化”的痕迹后来应该是随盘古从徐州往南去了,包括可能去到“磐安县”那一带(河姆渡),至于四川的“汶川”,那也有可能是出自“天齐王”之手,“齐”本来就是“文二”,所以甘肃南部进入四川的通道就有“文县”,再往南到云南的东南部还有“文山州”。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3 00:56 , Processed in 0.103656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