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856|回复: 66

句骊的自称 以及别人对它的称呼 他对周边的称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5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08:08 编辑




惟昔始祖邹牟王之创基也, 出自
北夫馀.....

永乐五年岁在乙未, 王以稗丽不□□[人], 躬率往讨. 过富山[负]山, 至盐水上....

百残新罗,旧是属民]由来朝贡.而以辛卯年,来渡□破百残□□[新]罗以为臣民.....

以六年丙申, 王躬率□军, 讨伐残国.....

急追至任那加罗从拔城, 城卽归服. 安罗人戍兵□新[罗]城□城, 倭[寇大]溃.城□]#□□尽□□□安罗
人戍兵[新]□□□□[其]□□□□□□□言□□□□□□□□□□□□□□□□□□□□□□□□□□辞
□□□□□□□□□□□□□溃□□□□安罗人戍兵. 昔新罗寐锦未有身来[论事], □国 上广开土境好
太王□□□□寐[锦]□□[仆]勾□□□□朝贡.

廿年庚戌,东夫旧是邹牟王属民, 中叛不贡. 王躬率往讨. 军到馀城, 而馀□国骇□□□□□□□

凡所攻破城六十四, 村一千四百.守墓人烟户. 卖句余民国烟二看烟三, 东海贾国烟三看烟五, 敦城民四家尽为看烟, 于城一家为看烟, 碑利城二家为国烟, 平穰城民国烟一看烟十, 连二家为看烟, 俳娄人国烟一看烟 三, 梁谷二家为看烟, 梁城二家为看烟, 安夫连廿二家为看烟, [改]谷三家为看烟, 新城三家为看烟, 南苏城一家为国烟. 新来韩秽, 沙水城国烟一看烟一, 牟娄城二家为看烟, 豆比鸭岑韩五家为看烟, 勾牟客头二家为看烟, 求底韩一家为看烟, 舍城韩秽国烟三看烟廿一, 古[模]耶罗城一家为看烟, [炅]古城国烟一看烟三, 客贤一家为看烟, 阿旦城, 杂珍城合十家为看烟, 巴奴城九家为看烟 臼模卢城四家为看烟, 各模卢城二家为看烟, 牟水城三家为看烟, 干 利城国烟一看烟三, 弥[邹*]城国烟一看烟,# 七 也利城三家为看烟, 豆奴城国烟一看烟二, 奥利城国烟一看烟八, 须邹城国烟二看烟五, 百残南居国烟一看烟五.....吾虑旧民转当羸劣. 若吾万年之后, 安守墓者, 但取吾躬巡所略来韩秽, 令备 扫. 言敎如此, 是以如敎令, 取韩秽二百廿家. 虑其不知法则, 复取旧民一百十家.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08:5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10:29 编辑

泉男产墓志铭中 管 高丽叫 句骊  我们可以从 毋丘俭纪功碑文看到 曹魏时期 对高丽的称呼 是 句骊或高句骊, 说明 已经投靠唐朝的 泉男产 使用的是 曹魏-唐 延续下来的 对自己母国的 称呼 句骊

而 高丽自身  从中原高句丽碑文中可看 是管自己叫 高丽的 同时 高丽从未自称东夷或东北夷  而是把新罗称为东夷  而我们知道中原史书中 直接把高丽称呼为东夷,东北夷


关于韩秽,  熟悉史书东夷传的人都应该有印象, 在那里 就频繁出现过 韩秽这个地名,比如讲述新罗时 说 新罗兼有 沃沮 不耐  韩秽之地, 这里的韩秽 是一个地名,就是指的汉江下游 今天首尔周边, 而这种 中原对其的称谓, 同样出现在高丽的好太王碑文中, 说明 高丽不仅借用了 中原之 东夷之称 称呼了他人,还借用了 韩秽之称 直接称呼了 汉江下游的人民   

然后就是 稗丽国  这个是4世纪末 活动在西辽河流域的游牧部落 有人称他们是契丹的前身, 总之 这个称谓 在中原史书中也是存在出现过的   不过 帛慎  (教遣偏师观帛慎土谷,因便抄得莫斯) 我觉得未必就一定是  对应 肃慎   


高慈墓碑文

高丽初立,至国破已来,七百八年,卅余代,代为公侯,将相不绝

很明显 高丽就是他们的自称




高玄墓志铭 :玄字貴主遼東三韓人也昔唐家馭曆幷呑天下四方合應啓顙來
降而東夷不賓據靑海而成國公志懷雅略有先見之明棄彼遺甿....勑差令諸州簡高麗兵士其年七月又奉




高玄墓志铭却 站在了 唐的立场上描述 管高句丽叫东夷了  不过也有 高丽的称呼出现。




高震墓志铭: 震字某 渤海人 祖藏 開府儀同三司工部尙書朝鮮郡王護公迺扶餘貴種辰韓令族懷化啓土繼代稱王嗣爲國賓食邑千室公竭丹懇以輔








我们知道  高震  是生活在唐国的人, 他是公元700年出生 773年去世, 但他的墓志铭中 居然自称自己是 渤海人  这首先说明 彼时渤海国已经吞并了辽东 其次 说明 高句丽后裔 彼时 对故国区域上 建立的新国家 渤海国,有国家归属感  也就是说  对于唐的高句丽后裔来说  自称高丽人 朝鲜人,渤海人,都是一样的 渤海=高丽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09: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10:31 编辑

其实这是 渤海这个国家 在当时的辽东土著扶余族看来是什么样的国家的 最关键的一个证据  渤海到底是不是中原人认为的 靺鞨之国?  还是如日本史书中记载的那样 渤海国王都自称承扶余之遗风的高丽之国?

很明显  在当时的高句丽后裔心中  渤海就是自己的国家  这种归属感 如果没有建立在 民族主义的基础上是很南产生的, 就如同 汉族是不会对北元有归属感一样  所以渤海不是靺鞨之国

所以 我想说的是, 现在无论朝韩 说是为了和王氏高丽区分,所以虽然知道 高句丽自称高丽 但还是叫他高句丽,但我是坚决反对这种做法的, 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祖先, 我们的祖先自己没自称高句丽  就是叫高丽了,我们为什么要跟随中原的叫法,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讲  中原王朝就是我们自己的祖先高句丽的仇家 我们不使用我们祖宗的叫法,居然用我们仇家的叫法,这是大逆不道  昏了头了

甚至我们可以看到,连东夷这种称呼高句丽都没有对自己使用,只有个别叛变祖国和为仇国卖命的 那些后裔才使用的  因为高句丽是有自我为中心的 天下观的  他们的东南角新罗才是他们心中的东夷, 他们也从未自称秽人, 如果他们自称秽,为什么会出现韩秽这样的称呼?  他们自称韩,但从未自称秽, 我们最好不要管他们叫 秽族,东夷族, 这也是违背了他们的意志的   他们知道 东夷是贬低后的称谓,秽更是蔑称   他们是很有自尊心的



高句丽国人, 族属上 按照他们的自称 那就是 扶余族或韩族,  虽然我们在这里这么多年 侃侃而谈 扶余族和韩族是两个语族  但在他们心中 两者就是一族   因为从逻辑上,一个人不可能自称两个语族  这也是 我坚持 4世纪以后的高句丽人 百济人 其实已经和三韩语言相同了的原因,


这世界上根本没有过叫 高句丽族的东西存在过,连王建建立高丽后,也没有自称高丽族,高丽就是国名而已, 族的位置上,早就是 韩和扶余占据了  就像中原人 也从来不会乱使用朝代名来代指族属 (比如比较普遍使用的 就是 华夏和汉 其他就基本没了)


朝鲜民族的概念 应该是近代才有的,  在古代 哪怕是在李氏朝鲜时期  半岛人也是 朝鲜国韩(族)人  所以现在韩国人自称 韩民族 是延续了两千年的传统,而中朝两国使用 朝鲜民族之概念,却应该只有一百年左右历史,   在古代,朝鲜人,高丽人 指的都是国人的概念, 李朝时期 一些汉人,也仍然管半岛人为 高丽人,那是因为他们还念念不忘高丽国 ,不是在以高丽指我们的族属, 这就雷同于 韩国人 现在 还在使用的一个 指汉族的称谓  “清国奴” 是一样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14:31 编辑

其实我们从 扶余隆墓志铭中 也能发现 一段 很有意思的记载



公幼彰奇表夙挺瓌姿氣蓋三韓名馳兩貊


这里是在讲  扶余隆这个人  名声响彻了高句丽和百济两国,但却使用了 两貊 这样的词,  这不仅是在把高句丽贬低为貊,也把自己百济贬低为貊,  而我们知道 貊是中原对高句丽的别称 蔑称


从中我们可以得知,  投降唐朝的扶余隆 同样是存在以 唐朝的立场去阐述的情况发生。 我为什么坚定这么说呢, 因为你看 碑文中的另外一句话
比之秦室則由余謝美方之漢朝則日磾慙德雖情深匪懈而美疢維幾砭藥罕徵舟壑潛徙春秋六十


你看看 你看看 他自比 由余和金日磾啊  就是以畔降为荣

黑齿常之墓志铭 :常之字恒元百濟人也 其先出自扶餘氏封於黑齒


再看 黑齿常之儿子 黑齒俊的墓誌銘  

分邦海濱見美玄虛之賦稱酋澤國取重太沖之詞熾種落於遐荒積衣冠於中國  立功立事懸名於晝月之旗爲孝爲忠紀德於繫年之史  


贬低故国  以为唐朝立功为荣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5 11:33 编辑

清人黄维瀚编纂的《渤海国记》中有:
自稱定安國立大祚榮裔孫烈萬華 注朝鮮歷史【 下十七】
按宋史外國傳定安國為馬韓之種為契丹所攻破糾合餘眾保於西鄙建國改元開寶三年其國王烈萬華因女真使入貢謂定安國為馬韓種雖不足深信然亦無烈華萬為大祚榮裔孫之語其後國王烏玄明自稱為渤海遺黎祇可由此證其為渤海右姓中之一族不得因此謂其國王為王族也大抵朝鮮歷史所說渤海史事每不免於武斷以不引用為是

----------------------------------------------------------


针对黄维瀚的这段话  我们去分析 他在讲什么  

1  他说 宋史中  謂定安國為馬韓種   不足深信   因为無烈華萬為大祚榮裔孫之語   

什么意思   因为 烈万华不是大祚荣后裔。 那么 如果是呢? 是不是就是深信了?  黄老在这里 根本没有否定  马韩种=大祚荣家族   而是在证明  大祚荣是马韩种


其後國王烏玄明自稱為渤海遺黎祇可由此證其為渤海右姓中之一族不得因此謂其國王為王族也   


看看这句话    人家黄老的意思是  因为 后面登场的这个 乌玄明 同样只是渤海右姓中的一族 而非大祚荣家族后裔。 所以  烈家 乌家统治的 这个 定安国 被称为 马韩之种是 不可深信 有待商榷的



那么 这里的 马韩种之大祚荣  指的是什么?  请看扶余隆墓志铭

公幼彰奇表夙挺瓌姿氣蓋三韓名馳兩貊孝以成性愼以立身擇善而行聞義能徙不師蒙衛而□」
發慙工未學孫吳而六奇閒出顯慶之始王師有征公遠鑒天人深知」
逆順奉珍委命削衽歸仁去後夫之凶革先迷之失款誠押至襃賞荐」
加位在列卿榮貫蕃國而馬韓餘燼狼心不悛鴟張遼海之濱蟻結丸」
山之域
皇赫斯怒天兵耀威上將擁旄中權奉律呑噬之筭雖



高句丽=马韩   马韩种=大祚荣    旧唐书:大祚荣本高丽别种也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10:40 编辑

百济卖国贼 祢寔进615 ~ 672 的墓志铭

公諱軍字溫熊津嵎夷人也其先與華同祖永嘉末避亂適東因遂家焉

自贬为 夷人  又舔着脸说自己祖上是避难的汉人

道 德有成則士者文武不墜公粮輝襲祉䴏頷生姿涯濬澄陂裕光愛日干牛斗
之逸氣芒照星中搏羊角之奠風影征雲外去顯慶五年官軍平本藩日見機
識變杖劍知歸似由余之出戎如金磾之入漢

又是不要脸的自比金日磾


此外 他的墓志铭中 还有一处很有意思的内容 那就是下一段

聖上嘉嘆擢以榮班授右武衛滻川府析衝都尉于時日本餘噍據扶桑以逋誅風谷遺甿負盤桃而阻
  萬騎亘野与蓋馬以驚塵 千艘横波援原虵而縱沵   

这里的 风谷指的是 高句丽    所以后面才会有  萬騎亘野与蓋馬以驚塵    这是针对高句丽的雄威  

而 千艘横波援原虵而縱沵  说的是针对日本的   

这个情形大概讲的是 670年 当时白江口战役663年  和  高唐战争(666~668) 已经结束 但同年三月 新罗
派薛乌儒与高句丽旧将高延武各率精兵1万渡过鸭绿江,进至乌骨城(今丹东凤凰山东麓),由此拉开了唐朝新罗战争的序幕。   因此叫做 負盤桃而阻固     

这里的盘桃  指的即是高句丽本来应该拥有的 千秋万代(如果不抵抗当傀儡啥的) 也可能是暗指唐朝,总之 就是辜负了 唐朝劝其投降归顺的好意。换来了 (唐军的)萬騎亘野与蓋馬以驚塵

这个百济人 管高句丽叫风谷 也算挺有意思的, 可能是比喻高句丽出自盖马山谷之中
这让我想起来 新罗末年 黄龙寺九层塔中 管百济叫鹰游   (百济王冠是一只鹰)
发表于 2018-9-5 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既然是朝鲜族
为什么要把籍贯填写成寿州--颍州?
朝鲜族好像没有籍贯随妻的习俗吧?
 楼主| 发表于 2018-9-5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高句丽有入赘习俗啊  而且我对寿 颍 两州 有比较大的归属感  超过了我对北京和东北的归属感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09:50 编辑

重新整理一下吧,因为还是有点瑕疵


句骊最早出现于汉书地理志中:   玄菟郡,武帝元封四年开。高句骊,莽曰下句骊。属幽州
后汉书东夷列传:句骊一名貊 王莽初,发句骊兵以伐匈奴,其人不欲行   高句驪、在遼東之東千里  武帝灭朝鲜,以高句骊为县,使属玄菟
毋丘俭纪功碑: 高句骊  句骊
三国志:高句丽在辽东之东千里   句丽别种依小水作国,因名之为小水貊
晋书:(冯跋) 弟弘杀跋子翼自立,后为魏所伐,东奔高句丽。居二年,高句丽杀之。
宋书:东夷高句骊国,今治汉之辽东郡。高句骊王高琏  百济国,本与高骊俱在辽东之东千余里,其后高骊略有辽东,百济略有辽西。百济所治,谓之晋平郡晋平县。

梁书:高句骊者,其先出自东明  句骊地方可二千里,中有辽山  王莽初,发高骊兵以伐胡

南齐书:东夷高丽国,西与魏虏接界。

陈书卷三世祖:十一月乙卯,高丽国遣使献方物。

魏书:高句丽者,出于夫余,正始中,世宗于东堂引见其使芮悉弗,悉弗进 曰:“高丽系诚天极,累叶纯诚,地产土毛,无愆王贡。

北齐书废帝纪:又以高丽王世子汤为使持节、领东夷校尉、辽东郡公、高丽王  武成帝纪:是岁,高丽、靺羯、新罗并遣使朝贡

周书:高丽者,其先出于夫余  土于纥斗骨城,自号曰高句丽(扯淡!),仍以高为氏

隋书:高丽之先,出自夫余

北史:高句丽,其先出夫余。王尝得河伯女,  与硃蒙至纥升骨城,遂居焉。号曰高句丽,因以高为氏。(明显是抄了周书内容)汉武帝元封四年,灭朝鲜,置玄菟郡,以高句丽为县以属之

旧唐书:高仙芝,本高丽人也。高丽者,出自扶余之别种也。

新唐书:高丽,本扶馀别种也  


---------------------------------------------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09:54 编辑

我们看  


最早出现  高骊 之称是在 宋书中 作者 沈约(441~513)  对比 中原高句丽碑文(491年之前) 时代上是很接近的, 但 高句丽碑文中是 高丽  宋书中是 高骊   中原使用骊字传统 从汉书开始 一直是延续的  其实在国名中加动物偏旁的习惯,来源于上古的戎狄蛮夷之号,是非常久远的一种 贬低歧视周边异族的做法  高句丽自己当然是不会如此使用了


但是  高骊 虽然 代替 句骊  高句丽登场了  后两者的使用习惯 并没有因此而马上消失, 比如在 北史和魏书中 虽然作者已是唐代的人物 但可能是因为描述之背景从北魏开始   因此还是使用了 高句丽 而不是 高骊 或 高丽  

那么 于北魏同时期存在的  东晋是不是也这样的, 我们发现 确实是如此 晋书用的 高句丽  这说明了 直到东晋灭亡 (420)  高丽或 高骊 是没被中原所使用过的


然后我们看  宋书  南齐书 梁书 陈书  就都已经出现了 高丽 或 高骊 的称谓  同时 宋书和 梁书中 还兼有高句骊之称谓  说明  大概也就是在公元五世纪中期以后,或者我们更具体的来说 就是高句丽长寿王执政后期以后, 中原才开始使用高丽之称  并且一直到了 南梁时代502年-557 仍然还没有丢掉旧称为  


这已经很明显的说明了  高丽之称谓  就是先由长寿王 或者他的父辈 祖辈执政时期使用,后在他的执政末年,才引入中原使用




当然 在南梁之后的史书中, 中原也既没有使用 高句丽 或 高句骊  也没有使用 高骊或 句骊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10:15 编辑

然后我想着重的讲一下, 我在上面放大字号 加粉色写的  自号曰高句丽是扯淡


我们目前谁也不知道 长寿王时期之前的高丽,是自称什么的, 因为没有他们直接留下来的记录, 只有中原史书,诸如上面周书那样, 是别人在阐述它   这就让人不得不怀疑其真实性有多大了


我为什么说 高句丽 这样的 三音节名称 应该不是高丽的自称呢,


因为  我观察到了 三国志东夷传中的这样一个细节描述,就是在讲高句丽五部历史的时候, 陈寿讲(注意,这一段可不是陈寿引用别的书的 而是当时他自己的认知)  高句丽这个国家 本来是肖奴部为王,后来桂娄部代之


我们通过 高句丽人留下来的墓志铭 比如高慈墓碑文

自高丽初立,至国破已来,七百八年,卅余代,代为公侯,将相不绝  

可以得到确认  三国史记中 高句丽建国于公元前三十七年的记录是准确的  高慈作为王族 他是不可能瞎写的


那么  三国志东夷传中描述的  本肖奴部为王, 这里的肖奴部 指的是 公元前三十七年之后的事情么?  我认为绝对不可能, 因为  首先  桂娄  和 高丽  本身就是近音词   其次  从半岛一侧的高句丽开国神话来看, 这个本来为王的 肖奴部,有 百济始祖之母族部落的 感觉是很浓厚的   我说的就是 温祚 沸流之母 召西奴 以及松壤国



因此我认为,  三国志中提及的 桂娄  其实就是 高丽之别音,  新莽以后 中原一直叫他 句骊  而它自己 可能至始至终 使用的就是高丽, 因此  中原才会 句骊  高句骊 并用    综上而言  三音节名称  是汉人所创  新罗人因不因之不清楚,高丽人是因之了  这么一来,把后代们全部带沟里去了  

我说的这段话是真实的可能性我认为还是颇高的  你不信是你自己抬杠 那就拉倒吧
发表于 2018-9-6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9-6 10:34 编辑

没记错的话,元末的红巾军就是从淮西寿颖两州起兵北伐,中路军划了一个大弧,攻破大同,烧了上都,向东再破辽阳,然后再向东攻打高丽,破平壤,一度占领开京,后来被高丽军队挫败,朝鲜李太祖即在此役发迹。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记错的话,元末的红巾军就是从淮西寿颖两州起兵北伐,中路军划了一个大弧,攻破大同,烧了上都,向东再破辽阳,然后再向东攻打高丽,破平壤,一度占领开京,后来被高丽军队挫败,朝鲜李太祖即在此役发迹。
lindberg 发表于 2018-9-6 10:27

是的 当时李成桂救了高丽  他当时和崔莹是高丽唯二的猛将了
发表于 2018-9-6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唯一”、“唯二”、“唯唯(诺诺)”——weird,
只有一个,惊诧;无巧不成书,惊诧;威权强压,诚惶诚恐,如同见到神怪。

高句丽到底是高夷还是蓝夷?高句丽——可可丽(可可——青色、绿色)?
发表于 2018-9-6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13# 红山人
当时红巾军就是流寇打法,蒙元把两淮变成牧地,造就很多养马户,和明代山东河北的响马、清代的捻子很相似,只不过反抗蒙元的规模要大得多。

中路军转战数千里,像太原之类的坚城一座都没打下,大同上都辽阳城防都不咋样,才被攻破。进入高丽后,红巾军居然攻破了两座王京,可见当时高丽也是局势混乱。

红巾军抢到的财宝和女人太多了,士气低迷,当时在开城已处于被半包围状态,李成桂率部曲两千人偷袭登城,算是立下首功的。
发表于 2018-9-6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除却婚姻不谈,阁下和夫人还是有一些缘分的。
发表于 2018-9-6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没记错的话,元末的红巾军就是从淮西寿颖两州起兵北伐,中路军划了一个大弧,攻破大同,烧了上都,向东再破辽阳,然后再向东攻打高丽,破平壤,一度占领开京,后来被高丽军队挫败,朝鲜李太祖即在此役发迹。
lindberg 发表于 2018-9-6 10:27

你说的两淮是哪里?
元代的两淮指的是淮南东和淮南西,不是淮河两岸,颍州和两淮八竿子打不着。
寿州有南宋降军屯田户1万4千余户,在你口中成了牧地?
历史不是这样学的哦。
 楼主| 发表于 2018-9-6 12: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6 13:16 编辑
除却婚姻不谈,阁下和夫人还是有一些缘分的。
lindberg 发表于 2018-9-6 11:28

具体来说的话  我的人生可分为三个阶段  我人生前13年生活在东北延吉  基本上只活动在延吉和龙井两座小城  彼时两城总人口约30万  其中朝鲜族超过20万   是一座名副其实的 朝鲜族城  当时延吉,龙井等地的朝鲜族老年人 很多都不会汉语


我平时出门都不需要说汉语的,也没有接触过汉族人 因此对 东北文化的归属感是很小的, 当时很多朝鲜族老年人甚至自称朝鲜人, 其实你们非延边地区的汉族人是很难想象当时我们老家那样的氛围的


后来我去到北京生活  能流畅的说汉语 是拜北京所赐, 在北京三年半后 又去到青岛待了一年半   之后回家弃高考闲了一年, 重新来到北京读“大学”   毕业在北京工作  直到14年初,  前前后后算下来 在北京12年  在延吉14年   不过在延吉的14年中 11年会讲话,其中10年说的朝鲜语,1年是高三那年弃学回家家里蹲 说的是京普  而在北京的12年中, 我至少说了 五到六年的北京话, 后来在大学被天南海北的同学改变了口音,就变成了四不像   

当时我的要好的同学中 有两位江西人(一位九江人,一位上饶人)  有一位湖北随州人,一位湖南吉首人 以及一位辽宁盘锦人 和黑龙江牡丹江朝鲜族 (我们05年结交时 他已经23岁 在北京五年)  


后来大家都毕业了  我结交了我现在的夫人, 口音又被安徽口音影响  北京味儿 又更淡去



延吉90年代朝鲜族社会是我的第一人生, 北京99~07 是我的第二人生   和她认识后的这11年 是第三人生   我的第一人生,确保了我拥有民族主义意识, 第二人生让我遇到了人生中最重要的 友情和爱情, 第三人生 让我拥有了家庭和事业

总的来说,我最怀念我的第二人生,因为那些朋友都已经不在身边,都变成了美好的记忆   我最感谢我的第一人生, 没他就没有今天出现在兰海论坛的我   我最庆幸我的第三人生 原因么 呵呵



说了这么多, 你应该能知道,我为什么说 我目前对安徽的归属感比对 北京和东北更大吧,  说实话,北京对于我(应该说是我们,因为当年我们都是外省人) 一直是完全的他乡,虽然这里让我长大   我们没有亲人,没有家,没有户口


东北对于我来说, 又很陌生 99年之前的延吉,并不是一座典型的东北汉文化城市

安徽毕竟有属于外戚家庭  


其实我对四川和山东也是很有感情的, 因为我08年之前(毕业之前) 曾经在学校处过一个对象,就是上面我讲的那个辽宁盘锦人,她爸爸是四川彭州人 姥爷是山东人 只是后来我们分了  


当时我们7个人, 江西九江哥们和湖北随州女同学是一对  牡丹江朝鲜族和湖南吉首女同学是一对, 我和那位盘锦女同学是一对   另外还有一个江西上饶的兄弟  三对情侣中 就我分手了  因为我妈当时不同意  其他两对现在都结婚了


我是毕业前一年分手 就是07年初  然后07年末 认识的我老婆,当时她是大一新生  不过她后来又回去复读 但失败 08年又回到校园,当时我已经毕业打工  那时候我最要好的两个朋友 一个去了威海(牡丹江朝鲜族) 一个回了老家 (江西南昌)  09年中 另一位也走了  当时我身边就剩下 我老婆,刚开始我是和朋友们一起同居的,他们走后 我也要面临着回家或独居, 不过很幸运 所以我上面说 我很庆幸我的第三人生


缘分真的太重要了  它决定着人的命运轨迹, 我们13年末已经意识到 在北京这样耗下去没有办法, 虽然她已经拥有了一份体面的工作  恰好当时我考虑到,我姨家在上海,她爸爸,弟弟,还有很多亲戚 都在杭州 无锡 苏州等地打工多年, 我们这才决定离开北京来到上海  (只是为了13年的年终奖,我们故意耗到了14年过完年)

所以我是13年结的婚, 而且很幸运的 14年来到上海前 发现她已经怀孕我要当爹了  想想如果我俩在北京的话, 这可怎么办呢  身边没人啊    来这边是正确的选择

有多正确呢, 来到后 孕期有人照顾了 孩子刚出生时也有人带了 前两年老丈人借钱在无锡郊区贷款(以小舅子名义)买了房  也就是以后要定居了  而我马上也要在平湖买房落户了   我儿子以后不用回延吉上中学考高考,可以在上海念完初中 去嘉兴中考 在嘉兴高考, 都会在我们身边了   所以我的第三人生  让我觉得好幸运
发表于 2018-9-6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17# Peruvian
我说的两淮就是淮南东路和淮南西路,淮南西即太祖高皇帝所说的“淮右布衣”中的淮右,淮南东即“淮左名都扬州”中的淮左,这是毫无疑问的!

淮南作为一个统一地域实体应该出现在唐代,唐代有淮南道采访使,地域限定在淮河以南。

到了宋代,情况是有所变化的,因为定都汴梁,为了便于管理运河转运,很多淮北州县也被纳入淮南两路,如泗宿亳等州,甚至上面所说的寿州治所也从淮南的寿春移至淮北的下蔡,二者都是沿淮著名城镇。

颍州属京西路管辖,没有纳入运河体系,因为古时的行政管理和河流关系密切,颖水流自嵩山,和宋的畿辅地区联系更紧密。

南宋时宋金分界,颍州划给金,寿州一分为二,淮北划给金仍为寿州,淮南为宋安丰军,寿颖二州均被南京路管辖。

颍州和淮南地自古联系紧密,谈不上八杆子打不着,而且元代行政管理粗疏,颍州是有名的三不管地带,成为流民聚居地,白莲在此走起。

颍州历史上从行政来说大都不属于淮西体系,但唐代的军阀淮西节度使是控制了颍州的,甚至把蔡州都纳入了淮西体系(很自然的,都在淮北临淮一带),“李塑雪夜袭蔡州”。

明代把颍州归中都凤阳府管辖,算是正是把颍州纳入淮西体系,湖北西北一带成为了流民聚居地,清代成了白莲暴走地。
发表于 2018-9-6 13:32 | 显示全部楼层
17# Peruvian
元代在淮南设了不少牧场,牧区甚至都接近了江北,在合肥还有管理机构,明初还受益于这些牧场的资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3 01:22 , Processed in 0.11138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