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红山人

爱情骗子我问你-普,闽南,朝鲜音对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7 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hana dul set net taseot yeoseot ilgop yeodeol ahop yeol

这些韩语固有词汇像汉语吗?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18 08:13 编辑

你他妈傻逼是不是神经病? 我说的是朝鲜汉字音 你个猪脑袋 你不识字么?不识字滚出我的帖子 这里不欢迎患者
发表于 2018-9-17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识字滚出我的帖子 这里不欢迎患者
红山人 发表于 2018-9-17 22:46

操你妈的你这条狗棒子,我只不过是进来发表一下观点罢了,你上来就骂人。告诉你,老子想在哪里发帖就哪里发帖,这是老子的自由你管不着。你还有脸说我滚?我看最该滚的是你,滚回北朝鲜接受你们民族的第一大胖子金三猪的奴役去。
发表于 2018-9-17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22# 红山人
我只不过发表一下观点,你上来就骂人,你TM才是神经病,你们全民族都是爱YY的神经病。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傻逼 你的什么狗屁观点? 你丫除了指鹿为马 乱屁一通之外还有什么? 我明明在讲朝鲜汉字音 你拿朝鲜语和汉语的不同源 扯鸡巴蛋 你这种人就是典型的欠收拾的货  

“作为学过半年多韩语同时又略懂闽南语的人,觉得通篇胡扯。”

这是你丫说的原话  通篇胡扯四个字 给你带上再合适不过了
发表于 2018-9-17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也不能上来就骂人啊,乱骂人是情商低素质低的表现,观点不同很正常,但要有包容不同观点的心。
再说了,朝鲜汉字音真的像闽南语?朝鲜汉字音中国发音是jung kook,而闽南语则是diong kuek。朝鲜的汉音十是sip,闽南语文读是sip,但白读是zap。朝鲜汉音的大是dae,但闽南语则是dua。元音两者区别也不小,朝鲜语当中的eo这个元音在汉语当中是几乎没有的,同样闽南语当中的双元音io,ia,ua,au在朝鲜语中也是缺失的,闽南语的单元音i在朝鲜语中也缺失。

所以,我们顶多只能说两者都受到了中古汉语的影响因此有些字听起来相似,但细究起来两者还是有很多不同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3:45 | 显示全部楼层
赶紧滚吧 不懂别勒勒! 朝鲜汉字音 标准音 中 是 zung 但在 京畿道方言音中是 囧 因为600年前 是 diung 和闽南音一样  训民正音中 国字的韩国汉字音就是 guek 同现在的闽南音 只是 韩语自身不爱发双元音的特性 把 ue 简化口语化为 u 之后 口语取代了原先的标准音 变成了 新的标准音而已
发表于 2018-9-17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来想跟你好好讨论,既然你这么不领情那我也没必要客气了。滚回北朝鲜!别总是整天YY韩语跟南方诸语的关系!古音什么样我不管,反正现代闽南语并不接近朝鲜汉音,而且闽南语还有文白之分,文读相对来说更接近朝鲜汉音因为是从北方传过来的读书音,白度差别大了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9-17 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18 08:16 编辑

dio 和 do的音是很近的 我在上面已经讲过了  do和 dio du da 等音的遗传距离是很近的 和 dou dai 这种 后面加了 ~u ~i 这样尾巴的音才是远的 因为 就像在北京官话和东北官话中 其实 入声韵尾 多变成了~u 这样  说明中古是没有或者至少区分 有无 ~u 的 比如  宿 siu 落 lau 薄 bau 这些音都很年轻的都是入声变得

~i 的 情况也是一样  客 在中原官话中 读 kei 德 读 dai 色读 sei 这都是 入声韵尾消失后的产物 在朝鲜汉字音中 并不存在这种情况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0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18 13:36 编辑

你一个南北混 少在这里代表南方人 给南方丢人现眼  滚出我的帖子  闭上你的臭嘴  停止自作多情  我只是论事实说话

朝鲜语中 存在 合口呼的 uai uei的  io ia 也都是存在的   ua 是不存在 但 oa 的音和 ua 的音是非常接近的 韩语的 eo 不是 我们这里所讲的 汉语音韵上的 eo 它的音实际上是 iə 只是韩国拼音规则这样标记了而已。比如 女 niə  面 miən 永iəng 这里都是标记成了 eo

要说韩语中真不存在的韵母 就数只有 au ou  ai ei 这种 -u -i 的类型了  但我说了 其实你们去看吧 闽南语这种韵母也频率很低  中古汉语语音里头也是很低


uai        왜. 对应汉字音  歪
uei        웨  对应汉字是  轨 (guei)
oa(ua)와  对应汉字     娃
io          요  对应汉字     妖
ia          야  对应汉字     夜  野
eo(iə) 여  对应汉字     餘
iu          유  对应汉字     游



缺失的音

au 对应 a

ou 对应 o  

ei  对应 e (不是ə,是英语音标的e)

ai  变成 æ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13: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20 14:31 编辑

说到汉语方言中的 文白异读, 其实无非就是自己的口语 和某个后来阶段的 官方读书音的差异, 说白了 就是自己最古老传承的口音和次古老传承下来的 雅言


以这种定义来讲  朝鲜语同样存在文白异读, 日语汉字音中 也存在文白异读, 日语的吴音就是白读层, 唐音就是文读层  日语只是把这些都归类的比较完整,朝鲜语没有归类而已, 我曾经归类过一部分,现在我就把自己能想的起来的 一部分给 罗列出来给大家看


金금        kɯm (白) kim(文)  -----下同
江가람      karam         kang
熊곰         kom            ung
器그릇      kɯrɯs         ki
契글         kɯr              kiər    kə
马말         mal              ma
棵그루      kɯru            kua
笔붓         but               pil
茶 다        da                ts'a
妈(엄)마    ma                mo
爸(아)빠    ba                 bu
丸갈         gal/al             wan
云구름      kurɯm            un
风바람      baram            pung
麦밀         milh--milg        maik
轨굴레      gur-le              guei
穴굴          gur                  hiər
玄武거부기  kəbu-ki          hiən mu
纹 무늬       mu-nɯi           mun
清凉사늘     sa-nar            ts'əng liang
霜서리        səri                sang
石头-拓돌    dol               sək   (石的上古音是djaɡ
犬-狗개       gæ                giən
猪(豚)돼지 duai-ji           zə (don)
日날            nar                ir
街               kəri               ka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红山人 于 2018-9-18 14:45 编辑

本来我从来不为 朝鲜语带有汉语借词和汉语要素而自豪或者怎样的  但就因为上面那SB 逼逼 还真有兴致写给他 恶心恶心他了    你瞪大眼睛看好了 朝鲜语这个 万人眼中和汉语八竿子打不着的语言  到底和汉语有多少关联性


这是论坛语言学大牛  poly严博士的 言论
剛才想了一下,各種語言的形容詞和領屬(在普通話裏經常可以統一寫成“的”)似乎有一些跨越語系的同源的感覺。討論的限定範圍是修飾的詞置於被修飾的名詞之前的情況。我隨便舉一些如下。歡迎補充、糾正和討論。

普通話:不論領屬(近代寫成過“底”)還是形容詞(經常可以不用詞尾)全都用“的”/t-/。
南方漢語方言很多領屬用/ke/一類的音。
古漢語也幾乎沒有屬格(即和領屬者縮合的詞),僅有的例子是在代詞,如:
“吾”(主格)*ngaa,“我”(屬格)*ngaai
“汝”(主格)*nja,“爾”(屬格)*njai (或者“乃”)
(“我”和“爾”屬歌部,鄭張尚芳等擬的-l尾,但包擬古的看法是-i。)
而古漢語的領屬的“之”是章母字,可能來源於k-或者t-,而主張k-(對應南方音)或者t-(對應北方音)的人都有,尚存疑。



在朝鲜语中   我 作为主格 就是  na    变成属格 就是  nai   这和上古汉语简直一模一样


上がると
높게 올라가자      ke     高- 形容词
やってのける
능히 해내다         hi      能-动词    hi是从 ki 蜕变而来


(处容歌-东京明期月良 )   庆州明亮地月啊    明亮-形容词  明=밝

东京明月良 =동경 밝이 달아     

这里的  ke  ki  是 对应 汉语的 形容词助词  地 (高高地 可以地  明亮地)

但我们懂南方方言的朋友们应该都知道  在南方汉语中 同样存在  个  这个助词 用作 地  的  之乎者也的 之的古音就是 个   
日语的 く  韩语的 ke/hi(ki)  南方方言的 个(之的上古音) 三者完全一致


同时    闽南语中的  助词 的 的 发音 e  和 韩语的 助词 e 发音一模一样

韩语的  他/她   发音是 ku   和 南方方言中的 第三人称 其  完全一致


韩语到底有多么接近南方汉语   让大家看看
 楼主| 发表于 2018-9-18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当你觉得这些都不算什么的时候, 你最好对比一下 北方汉语 有没有  这些用法? 韩语和突厥语 蒙古语 有没有共享这些要素,  如果没有, 那你是不是不得不承认  韩语在某些要素上 和南方汉语 以及上古汉语之间的更亲密关系?
发表于 2018-9-20 10: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8-9-20 10:38 编辑

韩语的白读可能存在部分上古汉语因素这也是我早就提出的观点,比如风读成param(就算是文读的风pung也比汉语方言存古,闽语都已经演化成hong了,其他的像粤语fung普通话feng就更不用提了),江读karam,此外包括韩语最常用的动词去가다里面的ga很可能就是上古汉语去的读音。你不过是在炒冷饭罢了。不是越往南就越存古,韩语中能保留在现今汉语方言中遗失的上古汉语成分已经表明了北方才是汉语的发源地。韩语中的上古汉语成分很可能来源于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的中原移民(估计以燕齐人为主)。
发表于 2018-9-20 10:3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8-9-20 20:38 编辑

我甚至认为韩语中询问地点的疑问词eo di就是古汉语的何地,所以像韩语的常用问句去哪eodi gayo 어디가요? 其实翻译成汉语就是何地去?
我说的韩语跟汉语打不着的是一些固有词汇(不是所有),比如固有数字我就觉得跟汉语没什么关系,然后语法和语序也跟汉语没什么关系。

韩语=部分固有词汇固有语法语序(来源不明,古西伯利亚?)+ 战国秦汉借入的上古汉语词汇(因为借入年代太早很多都成为了固有词,当然也可能古华夏族或其亲族本身就是韩人来源的一部分)+ 唐宋借入的中古汉语(也就是你所谓的文读音)
发表于 2018-9-26 04:45 | 显示全部楼层
闽语内部都差很多了,比如你标注的远我福州话为huon ,园林的园也是huon。
 楼主| 发表于 2018-9-26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闽语内部都差很多了,比如你标注的远我福州话为huon ,园林的园也是huon。
william0509 发表于 2018-9-26 04:45

是的  标题写作 闽语确实不妥 应该写成 台湾官方闽南语音更准确吧  我就是按照陈小云的歌曲发音来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9-30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意中 看到了另一个 借自上古汉语的 朝鲜语“土词”  仟  朝鲜语 zimun  借自 上古汉语 仟  smin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1-13 08:27 , Processed in 0.142425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