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88|回复: 7

《从“夏”字纠错解“夏代”之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18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丁维兵 于 2018-9-18 20:18 编辑

作者:丁丁哥 2018/09/17

“夏朝”是华夏约近五千年文明史初期的一个重要时段,认识夏代的历史非常重要,但时至今日,我们现在对夏代的历史认识仍然是少之又少,这给了某些故意制造“根本没有夏朝”谎言的人太多机会,真是非常不应该。
但“夏朝”的史料确实太少,连我们现在所用的“夏”字其实都是一个错别字。
即使最权威之一的《说文解字》,其“夏”字就是已经错了,因为其字形是:


= 页(頁)+ 双手 + 夕




其从上到下三个部分分别是“页+双手+夕”,出了根本性错误的是最下面的“夕”的字形,“夕”是过去造字时出错较为频繁的字,这是因为早期的“文”字是写为“攵”,跟“夕”字非常相像,而因为“文”是盘古的字号,所以,凡上古史将“文”错写为“夕”的,都很可能藏着极大的错失,正确的“夏”字应该是“页+双手+攵”,或者“页+双手+文”。
事情的原委是跟盘古有关的,盘古的原名叫“允”,正名叫“夋”,过去我以为“夋”下边是“夕”,将“允”理解为小时候的小名,将“夋”理解为成年后的大名,以为“夕”是成年的意思,但实际上,盘古的“夋”是上下结构的“本名”加“字号”,既是“允+攵”,或“允+文”。
不仅盘古的字号是“文”,并经常写为“攵、文、攵一、文一”等,连盘古的弟弟们的字号也是沾了“文”字的边,比如其二弟就是“文二”,这就是“齐”,大名鼎鼎的“天齐王”,余常可照此顺推,“天齐王”出自“齐齐哈尔”,进中原后在山东被封为“东岳泰山王”,但在匆忙间,又成为黄帝的主力,跟黄帝往西追杀蚩尤及其余部,一直到了西北等地甚至更远,这段历史瞬息万变,竟使人几乎很难使相关历史连贯。
一直到现在发现“夏”字下部的“夕”之错,才开始真正走进“夏代”的历史研究空间,“夏”字下面的“文”字,使得“夏”根本性的有了盘古的家族印记,这是解开夏代之谜的最重要线索。
相传,“夏启”是夏代第一个黄帝,其一生背负罪名,是华夏世袭制的第一人,但对这一段历史,也许唐朝时还是清晰的,所以据记载,武则天改国号为周时,就曾追尊“夏启”为“齐圣皇帝”,这使夏代的线索清晰的显露了出来,“夏”跟“齐”一样,都有“文”的根子,这是对“夏”字的第一层认识。
接着,“夏”字的古字形中部有两只手的字形,但现在汉字已经完全没有了,这一部分相对来说应该不是很重要,其可能性主要有两个,其一,表示有两只手;其二,表示是“文”的第二只手,比如我们现在说的“第二把手”,如果真是这样,“文二”应该也就是“齐”。
《说文解字》的“夏”的字形最上的一层是“页”,繁体写作“頁”,这一层非常清晰,而且也没有错,但比较难理解,为什么“夏”与“页”有关?

对比一下更早的甲骨文发现,原来“页”是一个跪地的男人:

页(頁)=



这个字有点像繁体的“兒”字,而且其下半部分就是简体的“儿”字,这里意外的发现了“儿”字会意的来由,原来,“儿”字左边的一笔是他下跪时撑在地上的手臂,右边是他跪在地上的腿部,“儿”是必须给长辈跪着的人。

为什么“儿”要给长辈下跪?因为只有自己的长辈才会分封土地给他,这个姿势其实是在跪受封书,最早的年代从最高一层到每一户有地的人家,姿势都是一样的,没有土地就没有了农耕的饭碗。

“页”字可以分成上下两部分,其下部是“儿”,而其上部就是“头”,“头”就是“首”,在甲骨文是:

= 首


只不过后来有的字形的最上面有一些点点,这就是“首”,但有一些可能省略了上面的点,于是,“首”就有了这样的异体:

= 首 的异体字形


“夏”字就用了这个“首”。


而将“夏”字的这些内容加在一起,这几乎可以直接的硬译为“‘文’的二把首”,俗语的“二把手”反而可能是讹传。

但是,“首”为什么又是“页”呢?

这其实跟当时的情况有关,当时的“封书”跟历史有一个共同点,这就是“将值得永记、永传的事情刻勒在石头上永久保留”,所以,“封书”就是用一片石头刻的,这一片石头就是一“页”,“页”是有被封的部族首领的名字的,首领就有“首”,“首领”就是“头”,你看看“石”的字形是不是很像“页”?



而且,繁体的“头”字明明就是“頭”,跟“页”有关,我小时候在汕头市生活,曾经天天在汕头日报的刊头看到这个“頭”字:

如果你还不信吗?还可以搬出汉字的“䭭shou3”这个字,这是“首”和“页”紧密相关的极好证据。
归结的来看,在纠正了“夏”这个错别字之后,“夏”明显就是盘古家族的一个分支部族统治的朝代,其很有可能是“天齐王”的后裔,而“禹”可能就是源于这个分支,“禹”之所以去山西,应该也是属于跟随黄帝追杀蚩尤而来到的,最初时尧、舜、禹都是挤在山西最西北的偏关县的最西北角,“禹”当时的具体位置在现在的老牛湾,那里是杨家川河在汇入黄河,杨家川河古称“治水”。
甲骨文的“夏”字有很多种写法,现在发现其有一种写法的字形大致是“页+叚”,这很可能是“夏”字的字音之源,“叚”是“水族”最盛大的敬霞节的“霞”字的字根,也许“夏”就是跟“叚”和“水族”相关的族裔,水族的水书叫“泐睢”,其非常古老,很可能是汉字之先。
= 页 + 叚


在中原以北的地域中,辽宁西部的“假河、假河沿、假河沿村、假庙山”等地名都很值得关注,好像山东青岛也有“假庙”,另外各地还有很多带“霞”的地名。
而直接与“夏”相关的历史和地名,应该是西北最多,这里最值得关注的应该是甘肃玉门市清泉乡大型的“火烧沟文化遗址”,这个遗址也是偏于“齐家文化”,“火烧沟文化遗址”出土了约4500年的纯正金器(耳环等),这应该是由华夏约近五千年历史原点“基座山”金矿带到西北的遗存。
黑龙江省呼玛县兴隆村的“基座山”找到了约近五千年的金矿,红山的兴隆洼找到了冶炼的坩埚碎片和精煤,现在“火烧沟”又找到了多副约近五千年的金耳环,人类最早接触的黄金应该就是这样在华夏成龙配套。
顺便说上一句,“火烧沟文化遗址”南边的不远就有一座“窟窿山”,当地人的语言读为“昆仑山”,说不定大名鼎鼎的“西王母”就曾住在这里。
如果本文的推测得以成立,上古史大致应该是这样的:
第一段是盘古依托连山易八卦的部族联盟,在东北九江八河到山东开天辟地之后,在泰山分封号令天下。
第二段是盘古交与炎帝在山东日照立“十日国”,但因无力行政,存在时间较短。
第三段是黄帝成功追杀蚩尤之后崛起,依托参与其行动的各主力部族联盟,在山西及中原号令天下。
第四段是黄帝后裔将统治权传到尧王之后,尧舜禹顺序在山西治水号令天下。
第五段是跟随黄帝追杀蚩尤几大主力之一的“天齐王”后裔“夏启”,其获得禹王世袭,立夏朝号令天下。
第六段是跟随黄帝追杀蚩尤的几大主力之一的商族人推倒夏朝,立商朝号令天下。
第七段是随着黄帝追杀蚩尤的历史到了西北的周族人,依靠周易的六十四卦部族联盟,推倒商朝后立周朝号令天下。
基本上来讲,上古史最重要的部族力量,都曾登基上位号令过天下,然后在分封制有了春秋战国连年战争的充分表演之后,由秦朝彻底推倒分封的封土制,改进到了采用全国的封官制。
不要以为“夏启”的世袭制夏朝是倒退、是恶行,其实这在当时是分封制的成熟,分封本来就是要刻石永记、刻石永传的,分封制成熟之后,如果实行禅让制,从上到下就都得禅让,这就根本背离了分封制永记、永传的基本承诺,全国的分封结果都得推倒重来,这显然是无端的全国性动荡,是无端的翻“页”,根本就是不可能和不可行的。
在约近五千年文明史的起伏跌宕之中,“齐”的作为从山东一直延续到西北,甚至还走得更远更远,比如匈奴就是传言出自于“夏”,而明确公认匈奴是走到了西方,这难免使人不得不怀疑,也许英语的“yes”就是源于“页”的复数。
不过,上古史华夏还有一个重要的“ye”的字眼是明确传到了西方,这就是“犍陀罗”部族首领蚩尤的名字叫“業”,其也带着文字,叫“佉卢虱乸文(可能是广东韶关虱乸话的文字)”,蚩尤的“業”应该就是佛教教义指向的“业”以及“业障”,不过这与本文关系不大,只是简单的提到即止。
归结起来讲,“文二”的“齐”应该就是夏代的人文血缘之根。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发表于 2018-9-19 14: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 的本字是  夒 (猱) , 古音读 m'nau ,即人的前身猿, 古代口语称“马流”(马骝)。

ha/ka 本是 华(花)、河 的读音, 被误排到“夏”。
发表于 2018-9-19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南太平洋有 mana(玛娜) / matama  精元、天眼 崇拜,做成勾玉的形状,模仿人类早期胚胎。 玛瑙石 是勾玉的常用材料之一。

古伊朗祆教有“摩奴”(manu)崇拜。 日尔曼语称人为“蛮”(man)。

景颇族称祖先为“目瑙”。
发表于 2018-9-19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夏 的本字是  夒 (猱) , 古音读 m'nau ,即人的前身猿, 古代口语称“马流”(马骝)。

ha/ka 本是 华(花)、河 的读音, 被误排到“夏”。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9-19 14:22

那么为什么花和马骝并称呢?
发表于 2018-9-19 15: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lindberg 于 2018-9-19 15:15 编辑
南太平洋有 mana(玛娜) / matama  精元、天眼 崇拜,做成勾玉的形状,模仿人类早期胚胎。 玛瑙石 是勾玉的常用材料之一。

古伊朗祆教有“摩奴”(manu)崇拜。 日尔曼语称人为“蛮”(man)。

景颇族称祖先为“ ...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9-19 14:30

日耳曼人有名manus、magnus等等,有“大”的意思,说不定开始也是这个意思。
发表于 2018-9-20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为什么花和马骝并称呢?
lindberg 发表于 2018-9-19 14:57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华(夏)部族初形成时,黄河沿岸气候湿热,大片原始丛林。 尝百草的神农氏,尚未懂得编织纤维做布料。
发表于 2018-9-20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华(夏)部族初形成时,黄河沿岸气候湿热,大片原始丛林。 尝百草的神农氏,尚未懂得编织纤维做布料。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9-20 12:56

不懂!难道是衣不蔽体像猴一样?

不过说起编织纤维,绝对是长江以北起源的!
距今6000多年前或更早的阶段,黄河及长江流域流行纺轮,显示了纺织布衣服的流行;珠江水系一带,出现了发达的树皮布石拍,树皮布文化相当繁荣。长江以北的纺织布与珠江水系的无纺布两大衣服体系呈现出分庭抗礼的局面。

见邓聪先生的讲座——树皮布考古的世界意义
http://kaogu.cssn.cn/zwb/xsdt/xsdt_3347/xsdt_3348/201704/t20170425_3941384.shtml
发表于 2018-9-20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为什么花和马骝并称呢?

见邓聪先生的讲座——树皮布考古的世界意义
http://kaogu.cssn.cn/zwb/xsdt/xsdt_3347/xsdt_3348/201704/t20170425_3941384.shtml

lindberg

筚路蓝缕,以启山林。 华(夏)部族初形成时,黄河沿岸气候湿热,大片原始丛林。 尝百草的神农氏,尚未懂得编织纤维做布料。
Vietschlinger 发表于 2018-9-20 12:56
夏,让人想到夏布。马骝,让人想到麻布。
筚路蓝缕,思虑丝缕,感觉这词很接近“白俄罗斯”。
本人以为“华”可能跟“桦树”有关,华服最早是“桦皮衣”。
在麻布之前,可能曾有无纺布时代:一是皮革,二是桦皮衣,三桑科树皮衣,四是茅草衣(这个可能是纺织的萌芽,土家族有茅古斯,苗族有芒稿)。夏布,最初可能就是后三类植物纤维衣物。夏,也像用拍子拍打构树皮的样子。
话说也挺有意思,华——花——棉花,后世纺织业进步,华服成为用丝绸棉花织就裁缝。冥冥中,到底还是跟花有关呢!纺织业绝对是一项重大发明,因为其“组织”方式体现了思维、自然和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锦绣文章乃至计算机语言与其也都是异曲同工。
所以我们中国文明,竟然以服章之美自命!无怪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3 01:00 , Processed in 0.210478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