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10|回复: 0

《“小南山”遗址的古人直达了深圳》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9-22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作者:丁丁哥 2018/09/22


“小南山遗址”就是黑龙江省双鸭山市饶河县的“小南山文化遗址”。


饶河县极近黑龙江与乌苏里江的交汇点,“小南山文化遗址”就在乌苏里江的西岸边上,这里是中国地图最东北方向的尖角,这个遗址的规模不算很大,但已经挖掘出约800多件比中原和“红山文化遗址更早和更北的玉器,这是华夏原在中原以北的更北方的重要证据,这是足以使全部人类上古史翻天覆地的重要证据。


不仅如此,“小南山文化遗址”还提供了华夏古人类是由此往南直达了深圳的重要线索。


为什么可以这样说呢?请打开中国地图。


“小南山文化遗址”的人类带有大量玉器,玉器是华夏的标志物之一,其在“小南山”必须往南才能进入中原,而从这里南下必走“鹦哥古道”,但是,就在其还未走出黑龙江省的宁安市时,就有非常著名的“莺歌岭遗址”,过去,我只注意到“鹦哥”与“莺歌”等相通,而且“鹦哥”之名还遍天下和遍交通要道,现在发现,“南山”和“小南山”之名也有类似的情况。



东北黑龙江东部的古道示意图




这也就是说,“小南山文化遗址”的古人,可能也是同时带有“小南山”和“鹦哥”的地名记忆,南下去到中原并可能走得更远的。


碰巧,我在深圳找到了“小南山”和“鹦哥岭”这样的成对地名。


具体来说,深圳市区有个新石器时代的“鹦哥山文化遗址”,出土了8件石器,而这个“遗址”就在深圳市南山区的“小南山”近旁。


当然,如果仅有这一对地名,应该还不够充分,但是,偏偏在深圳的“鹦哥山文化遗址”与“小南山”之间,横桓着一条“桂庙路”,照一般的研究,这应该是“圭庙”,是上古时“玉圭”的主人,偏偏在饶河县“小南山”发现的石器中,最突出的就是一件“桂叶形石器”。



饶河县“小南山文化遗址”的“桂叶形石器”




回到饶河县的“小南山”,这里极近的地方就是“小佳河、大佳何村”等,而按字形来说,“佳”应该就是“亻圭”,这也就是“圭人”。


认真看看饶河县的地图,这里好像只有“小南山”,其北面很近就是黑龙江与乌苏里江交汇的地域,看起来这里比较像是大片的沼泽,不像有山,所以“小南山”的地名似乎有些蹊跷,另外,这附近有好几个华夏极早期相关的叫“兴隆”的地名。


但如果用“南山”在黑龙江省搜索,最多显示的竟然是离饶河县不远、与双鸭山是毗邻的“佳木斯”,这是黑龙江省的副中心,而这直接又是有“亻圭”或者“圭人”,那附近直接就有“南山”和“北山”等,这里是松花江快要汇入黑龙江的地域,过去曾叫过“混同江”,历史上是较多赫哲人生活的地域。


看起来,饶河县的“小南山”可能是佳木斯市“南山”之小兄弟,而深圳市珠江口对岸中山市的“五桂山”,应该也是“五圭山”。


如果分别用“南山”及“圭”等相关字在全国地图上搜索,也能看到其由北向南沿东海岸的南迁趋势,说不定其最末段至少是在广西的“南宁”(从饶河县就开始有“南”,从宁安市就开始有“宁”)附近,这是“桂”的首府,说不定这也是“圭”,到底谁是“圭”?有待进一步研究。


为什么说饶河县的“小南山”古人是直接到了深圳?


因为如果历时太久,“小南山”与“鹦哥山”的成对性就很容易丢失,所以,“圭”应该是很快就走到了深圳,而且其主体可能很快就离开了深圳。



——由《丁丁哥的家》原创:http://blog.sina.com.cn/gzdd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23 00:39 , Processed in 0.13045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