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487|回复: 2

【讀書筆記】登登登登登 by dai wan tg lin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17 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b83ca520101iuyb.html



「登」是個常用字,大家都會用。最常出現的用法,大概和「升」字差不多,作為動詞之用。像登車、登山、登台……等等。
不過有個比較特別的用法,雖然在口頭上沒人講,卻常常在祝賀的文體上見到︰「五穀豐登」。這是一句吉祥話,每個字大家都懂。但這裡的「登」,看來卻頗為怪異。糧食作物豐收,要怎麼「升」?
「登」的上半部「癶」,在隸變之前所寫的是兩隻相對的「止(趾)」,「癶」可以讀作「撥」。岔個題,這個小學生超級討厭的部首「癶」,還有個常見的字「發」。「發」是個形聲字,下半部是一個人的手,引弓欲射的模樣;上半部是這個字的聲符「pat」。所以對影星周潤發,以後請稱呼他洋名「Bart」更具有中外合璧的趣味兒……
【讀書筆記】登登登登登X

「癶」在小篆的寫法
但許慎的《說文解字》中,分析「登」字是個象形字︰「登,上車也。从癶、豆,象登車形。」說真的,TG 不同意這種講法。說「癶」代表用兩隻腳(止)登車,還有些意思。但放個「豆」字在這裡是什麼意思?「豆」的古義是「給鬼神吃飯的盛皿」,干「車」何事?
後來 TG 才想通了。毫不意外,「登」的造字原則,也是個大家最愛用的「形聲字」︰「从癶,豆聲」。先秦的發音,應該就在開口的「*tieŋ」,和合口的 「*tiok」附近的方音之間打轉。「-ng」和「-k」是一對「陽入對轉」的情況。(弄個小術語。「陽入」可不是在講男女歡喜之事,是指「陽聲韻尾」和「入聲韻尾」的對應。「-m 和 -p」,「-t 和 -n」,「-k 和 -ŋ」是互相對應的韻尾組合。此外還有「陰入」、「陰陽」的對轉,爭議比較大……)
既然「登」是發「豆 /tieŋ/tiok」的聲音,那又有什麼用呢?
就像物理學搞基本作用力,萬佛都可以朝宗了,總有個單一 源頭。所以當我們知道「登」和「豆」的關連,就知道它們的起首輔音,可能正是個清擦邊音「ɬ」。
關於這個清擦邊音,以前 TG 自己在寫「斬首/斬手/斬頭」一文,以及「叔/弟/豆」的關連時,都曾經提到過。簡單地講,這個不知是哪個族群搞出來的難讀發音「ɬ」,到後來華夏同盟開始聯合起來欺負少數民族的年代,應該就已經丟掉了。像「石」、「弋」、「世」、「豆」、「兌」、「攸」等這些音符,都是清擦邊音「ɬ-」所留下來的符碼。 它的變化有兩大宗︰
ɬ → t︰「豆」、「登」、「代」、「宕」、「脫」、「條」,就是這樣來的。因此今天的「登」,就是讀成舌尖塞音的「t-」一系,沒有疑問。
ɬ → sh︰「樹」、「廚」、「石」、「稅」、「修」,就是這樣來的,它們不讀塞音(不會噴口水),而是讀作了「擦音」一系。 所以我們就知道了。在「登」還沒流轉成「登/tieŋ」之前,有群人應該是讀作了「* ɬieŋ」。後來這個發音,第一條轉變的方向,就是我們今天的「tieŋ」。但如上所言,有人會把它往另一條道路流轉,於是便讀作「shieŋ(升)」。同時,也出現了所謂陽入對轉的「shiek」。這個「shiek」,也就是昨天所談過的「熟」。
傳統臭老九的不良傳統之一是,寧信度不信足,音轉字不轉。當他們在描寫農作物是「熟(shiek)」與「不熟」時,就如此胡里胡塗用了古樸時代的「登(ɬieŋ)」字。
孟老頭有言︰「五穀不登,禽獸偪人」。他的話改寫成我們今天的慣用字,就是「五穀不熟,禽獸逼人」。有生命的文言文,也就是有語音配合的文句,其實並不是那麼難懂。
今天的「登」字,有「升」和「熟」兩個主要的意義,其來有自。因為今天「登/升/熟」三者,以發音來看,它們都是同胞姊妹……
有個長久以來的閩南語 UrbanLegend,是說閩南語稱「年」為「冬/taŋ」的原因,是因為冬天代表四時已盡,可以當作時間輪迴計量的用法。
TG 不相信,因為那沒什麼道理。若說歐洲古代拿男女雜交紀念日的「春分」當一年之始,還有點兒說服力,那是日常無聊生活中的振奮紀念。但冬季,好歹也有漫長的三個月,而它的地位,和其它春夏秋三季,好像也沒什麼可以特別提出來的紀念吧,為何會有「稱年為冬」的說法?所謂的「夏曰歲、商曰祀,周曰年。」現代閩南語的使用者在這方面,跟古中國傳統好像沒什麼直接關連。
應該還是有的。TG 猜測,關鍵是在「年」這個字。
年,在隸書之前的古文字,特別是上溯到殷商甲骨文的年代,「年」字的寫法,上半是「禾」,下半是「人」。文字學者大多認為,這個字是個象形或會意字,是一個人頭上戴著成熟的禾粱作物。無論如何,從「年」字,是看不出它的發音的。(許慎搞錯了,說這個字讀成「千」,讓後代學者吃盡了苦頭……)
【讀書筆記】登登登登登小篆的「年」
拜出土甲骨文與金文之賜,董作賓先生的理論,TG 覺得最是簡單、最直截的。他說,原本的年字是「上禾下人」,後來寫著寫著,有人開始把下面的側身人形下方多加一橫,代表他站在地上。沒想到,「人」下一 橫,就成了「壬」字了。後人不查,便以為「年」字,就要讀成了「壬」,也就是今天發鼻音的「nien」。至於有人不小心把這一橫再往上提,誤寫成了 「千」,那就是後來許慎小篆所收字型的來源了。
【讀書筆記】登登登登登金文的「年」字。下半部的構字元素,從「人」轉成了「壬」和「千」的不同變形……
不過,前面的段落已講過,糧食作物一年一熟成,那就稱作「登(tieŋ)」。像古代套語中的「今歲大有年」,就是「今年(農作物)大熟」。用作物收穫成熟,作為一年期間的代表,聽來完全合理,因為那是非常重要的一種紀念日子。
因此「年」這個字,意義上是「熟」,這點文字學者統統同意。但 TG 認為,就連它的發音,原本也是「熟/shiek」。而「熟」的更古來源,和「登」字同音。因此,今天閩南語用來稱年所講的「冬/taŋ」,正是上古華夏語「* ɬieŋ(登、熟)」發音的直傳後裔。也就是說,古老的「* ɬieŋ」,以閩南語的「taŋ」而確實地承受下來。
所以呢,別再相信閩南語(鶴佬話、河洛話、holo-wei,whatever...)是什麼 anything but China 的來源了。有些聽來和現代北京人不同的講法,不小心可以上推到先秦時代,簡直比中國還中國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01:4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8-10-18 01:53 编辑

很好的一篇文章,如果我不是查到豆屬侯韻的話,定母 候韻 一等 開口,古音大概是do / dos之類(去聲跟-s韻尾)

金庸《倚天屠龍記》中張無忌得九陽真經,經在猴中被誤傳為經在油中,這裏上古《詩》經侯部-o和尤部-iu相混,不知是反映了查氏家鄉的吳音還是小說人物角色及當時年代背景(元末明初明教起義反元)的北方官話音

不過tglin所謂閩音ti le佇咧及吳音la是上古 着 / 著 / 住 / 在 tla複輔音的拆解這點很有趣,着著在住都有土qla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b83ca52010138rt.html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b83ca5201012qql.html
http://www.uijin.idv.tw/tlls/02/d-5/16.asp
http://www.uijin.idv.tw/tlls/02/d-5/05.asp
 楼主| 发表于 2018-10-18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更在古文寫法上丙下攴,音同便、變

後來被「改」字的見母同化為庚?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9b83ca520102vk3w.html

所以更改其實是變改?更是變的本字,更的發音發生漂移,然後變字取代了更的位置?

前本身是剪,後來借作方位詞,再另造剪字取代原本的剪

父原意是斧,後來因為同音,反被借用作father / vater,然後再另造斧字填補axe?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4 18:45 , Processed in 0.153472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