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1866|回复: 12

N個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30 00: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愉快,面露不愉之色,愉表happy / happiness

逾越,cross

喻 / 諭,如神諭,聖諭,let someone know,make someone know

予 / 余,first person

感覺現代諸漢語方言皆無繼承,例如first person皆繼承自漢藏系的吾我卬,而非予 / 余

可假設是夏語遺留,夏語可能類似百越—南島語,而非漢藏系的周語

擬音應該是la之類,余予暗合泰語first person ra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0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海枯石爛,至死不渝

從「水」,「俞」聲,表示變更、改變。《詩‧鄭風‧羔裘》:「彼其之子,舍命不渝。」毛傳:「渝,變也。」馬瑞辰通釋:「謂雖至死而捨命亦不變耳。」

  「渝」可表示違背。《三國演義》第5回:「凡我同盟,齊心戮力,以致臣節。有渝此盟,俾墜其命,無克遺育。」

  「渝」也表示解。漢揚雄《太玄‧格》:「次三,裳格鞶,鉤渝。」范望注:「渝,解也。裳垂其帶,故鉤解也。」

  「渝」也表示河流之名,四川省重慶市的簡稱也叫「渝」。因其地有渝水,隋於此置渝州而得名。《說文》:「變汙也。从水,俞聲。一曰:渝水,在遼西臨俞,東出塞。」
发表于 2018-11-30 01:55 | 显示全部楼层
连夏朝存没存在过都还没确凿证据呢,就敢推导夏人说什么语言?黄汗的逻辑也是够奇葩的
发表于 2018-11-30 10:14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有可能是第一人称nga演化为无声母时,余也演化为无声母,然后借用。俺我吾同源的,客家第一称的音好像有是“雁”吧?这个就是无声母。
东北人把鹰读成leng,把人读成音yin,说明语音变化不是教条的也不一定是直线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zh0000 发表于 2018-11-30 10:14
也有可能是第一人称nga演化为无声母时,余也演化为无声母,然后借用。俺我吾同源的,客家第一称的音好像有 ...

你真搞笑,余 予在上古已有,當時不可能丢失l-聲母,nga / ngal也不可能丢失疑母ng-

客家人這個更搞笑,客語第一人稱是ngai,閩語是ua(哇塞就是我塞陽具入某女陰道)
发表于 2018-11-30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8-11-30 10:36
你真搞笑,余 予在上古已有,當時不可能丢失l-聲母,nga / ngal也不可能丢失疑母ng-

客家人這個更搞笑 ...

上古有的是字,你不能肯定它的音有没有变化,或者所有的地区都没变化。ng不能丢失你是说上古吗?至于客家有没有说““雁””的,你查查就知道了。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特意查了一下,查到有ngo,也有ngai,沒看到an

https://en.wiktionary.org/wiki/我

http://www.hkilang.org/v2/發音字典/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表于 2018-11-30 12:2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8-11-30 11:42
某些人自己聽聽吧:

http://www.hkilang.org/v2/wp-content/uploads/sound/hakka/ngai11.MP3

我几年前看到广东那边的人讽刺当地的一个广告的帖字,那个帖子说那个广告为了拉进距离,我用吾字,但当地人吐槽说,虽然我们是用这个字,但这个字我们念雁音,发帖的人还调查了,当地客家人多多说念雁,具体地点我忘记了,到这帖子给我印象很深,你搜搜看能找到吗。
当然也可能是我误判,可能帖子里所说的雁是当地音,不是无声母。
但这其实也不重要,因为俺也是无声母,现代同声旁的不是念a,就是念yan,鹅和雁语音变化,衙和吾的关系都可以说明,这些变化都可能存在。
不过也能找到你说的和声母l的关系,在徐州周边,能找到从腌臜(aza)到ese语音变化链,但是现在普通话都念垃圾(虽然有点跳跃,但是是同源,腌在当地是有实际意义,可以解释垃圾的词义的)了,这就从无声母到l。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9:5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常用字是沒有發音的,因為這個字不存在

常用字的發音是代代人口耳相傳,自然可以作田野調查找到發音。不常用字的發音全是查韻書推導出來,或根據其它方言的發音推導出來,或直接是亂猜的,例如根據聲符部首偏旁猜發音

然後,吾在客語是常用字嗎?從韻書推導出不常用字的發音有甚麼意義?根本這個字在客語是不存在的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19:57 | 显示全部楼层
骠:黄毛白点马
骢:青白马
骓:青白杂色马
骐:青黑格子纹马
骥:好马
骏:好马
骕:一种良马
駃:另一种骏马
驵:骏马;壮马
驹:少壮马
骟:已阉割的马
骝:黑鬣黑尾红马
骖:车前两侧的马
騑:即骖马
騧:黑咀黄马
骙:壮马貌
骎:状马疾驰貌
骋:马驰貌骒:雌马
骀:劣马
驽:劣马,走不快的马
驷:一车四马
驸:一车数马
駹:a)暗色面额白马;b)青马;c)杂色牲口
骍:赤马(也指赤牛)
骃:浅黑带白杂毛马
(参考:《商务新词典》)

你能說現代諸漢語方言有這些字的發音?

不常用字、廢棄字的發音是推導出來的,並不真實存在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2871650/answer/22934934
 楼主| 发表于 2018-11-30 20:07 | 显示全部楼层
你想說客語有吾和我的對立,還是客語有不衹一個第一人稱單數?

上古漢語吾我對立是格的不同,吾是主格,nga。我是賓格,ngal
发表于 2018-11-30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h0000 于 2018-11-30 22:09 编辑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8-11-30 20:07
你想說客語有吾和我的對立,還是客語有不衹一個第一人稱單數?

上古漢語吾我對立是格的不同,吾是主格, ...


不是想说那个,我只是想说语言是变化的,不是一刀切的,各种情形都可能有。你比如你这里说的吾我对立,但它可能是这个词在某个历史时期某个地区变化的一个表现,就像一些词发生声调变化等等然后产生语意差别。你考证作为第一人称的余是la,可以,我只是建议其它的可能性要考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0-24 10:52 , Processed in 0.148864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