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kongshibei

商朝人的种系和族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1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杰祥的观点

5:西周《競卣》铭文云:“隹伯遅父以成师即东命,伐南夷,正月既生霸辛丑,在口。”《鄂侯馭方鼎》铭文云:“王南征,伐角僪,唯还自征,在。”王国维跋云:“此鼎第二行有‘口 ’字┅┅此系地名,其字从‘土’下加‘丿’,不可识。曩见日本住友氏所藏一卣云:‘隹伯遅父以成师即东命,伐南夷,正月既生霸辛丑,在口。’惟小篆从‘土’之字,古文多从‘口 ’,如‘城’字,《虢中敦》作‘口 ’┅┅‘ ’与‘ ’同为南征所经之地,则‘口 ’即‘口 ’字,亦即‘坏’字,《说文》:‘坏,丘再成者也。’则大伾之山以再成得名,此‘口 ’殆即‘大伾’欤?自‘成师’而东过大伾,此敦记王还‘在坯’,而鄂侯馭方觐王在鄂之国境,亦可推测矣。”

这里所说的“成师”即成周之师,西周“成周”王城位于今河南省洛阳市区;西周鄂地所在,《史记·楚世家》:熊渠立“中子为鄂王”,《集解》引《九州记》曰:“鄂,今武昌。”在今湖北省武汉市区。因此王国维认为自成周向东路过的“大伾”,周王从鄂地返回成周而路过的“大伾”,就是指位于今荥阳市的“大伾”。
发表于 2019-1-21 16:46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杰祥的观点

6:吴其昌《競卣》释文也以为“口 ”即“口 ”字,在此铭文中为地名,其地所在,“今以准望及声类求之,其地盖即今之成皋也。《禹贡》:‘导河┅┅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史记》作‘邳’,《(经典)释文》作‘岯’,《说文》作‘坯’。┅┅《水经·河水》篇曰:‘又东过成皋县北’,郦注:‘河水又东迳成皋大伾山下┅┅成皋县之故城在伾上。’孙星衍曰:成皋故城今在河南汜水县西一里大伾山上。

按成皋故城正当此卣之‘口 ’矣。”吴先生在释《鄂侯馭方鼎》铭文中又说:“‘ ’即《競卣》之‘ 口’,故地即后世河南成皋县之大伾,自江汉之间归于成周洛阳,则其道必经成皋大伾,乃至合事理者也。” 古代成皋即今荥阳市汜水镇,由此说明早在西周时期,此地“大伾”已是王都成周东侧的一处重地。
发表于 2019-1-21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杰祥的观点

7:商代也有“岯”地,殷墟卜辞云:“贞:乎从奠取岯、用、啚三邑?”(《合集》7074),丁山先生释云:“奠为郑,奠氏当即后世所称的郑氏。”殷墟卜辞记有“子郑”(《合集》3195甲),当即商王子封于郑地而得名,郑地所在,丁氏认为应是古本《竹书纪年》所记“郑父之丘”,位于今河南新郑市区,“然则‘郑父之丘’,正因商朝的王子郑居此而得名”。

又说“岯即《禹贡》的‘至于大伾’”,其地“近于郑父之丘” ,因此商王命令从郑所取“岯”等三邑,都是距郑不远的地区。按丁氏所说,可信可从,殷墟卜辞屡记有商王朝贵族“入岯”、“廼入岯”的活动,可知远在商王朝时期,位于今河南省荥阳市区,已经存在有“岯”地。

发表于 2019-1-21 17:02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杰祥的观点

8:当然,《禹贡》的作者之所以把此地大伾选为黄河流程中一个重要的阶段性标志,并不仅仅因为它得名甚早,主要还是因为这里是黄河从西向东而转向东北的一个转折点。原来当古代黄河西向东流到今荥阳大伾山时,面临着古代广武山(今称邙山)和其北敖山的阻挡,开始折而流向东北,经今武陟县南侧、东侧和获嘉县的东侧,然后进入华北大平原。所以《尚书·禹贡》说:“导河积石,至于龙门,南至于华阴。东至于砥柱,又东至于孟津;东过洛汭,至于大伾。北过降水,至于大陆。”孔传曰:“至于大伾而北行。”

《水经·河水》又说:河水“又东过成皋县北┅┅又东过荥阳县北┅┅又东北过武德县东” 。三国时期的荥阳县即今郑州市古荥镇,位于古成皋即今汜水镇东北,这些记载都比较真实地描述了古代黄河的流程。《尔雅·释山》:“山:三袭,陟;再成,英;一成,坯。”郝懿行《义疏》说:“《周语》云:‘檮杌次于丕山’,韦昭注:‘大邳山在河东’,是邳、丕同。” 古字丕与伾、邳音同相通,显而易见,《周语》所记“丕山”,就是《禹贡》所记“大伾山”。

三国时期作为行政区划的河东郡治在今山西夏县安邑镇,位于晋南地区,这里虽然山岭众多,但无一称作大伾山者,因此韦昭所说的“大邳山在河东”,应是指在古黄河的东岸或东南岸。这与张揖所说“成皋县山”,《水经》作者所说河水“又东过成皋县北”,同指一地,都认为《国语·周语》所记“丕山”和《尚书·禹贡》所记“大伾”,就是指位于今河南荥阳市的大邳山。
发表于 2019-1-21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杰祥的观点

9:《国语·周语》所记丕山地望既定,商族也必当兴起和建国于此山周围地区,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经过几代考古工作者的努力,已在西距此山约40公里的今郑州市区发现一座商代早期城址,这就是学术界所称“郑州商城”。该城有内城、外郭两重城墙,内城面积约300万平方米。“在商城内外,发掘出了许多商代二里岗期的灰坑、水井、房基、墓葬、和祭祀窖藏坑等遗迹。”例如在内城的东北隅发现有众多的大型建筑基址,应是当时的王宫、宗庙分布区;

内城的南郊和北郊,发现有铸铜作坊遗址,西郊发现有制陶作坊遗址,北郊还发现有制作骨器的作坊遗址;在其东北郊的今白家庄一带、东南郊的今杨庄一带、南郊的今烟厂一带、西郊的今杜陵和铭功路一带都发现有当时的墓地;在其东南郊、西南郊和西北郊发现有三座青铜器窖藏坑。在这些众多的遗址中,“出土了数万件商代二里岗期的陶器、石器、骨器、蚌器、青铜器、玉器、硬陶器、原始瓷器、象牙器、金器与卜骨、卜甲等遗物,还有三片刻字骨。由此证明,郑州商城遗址是一处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商代大型遗址”。学术界公认这是一座商代前期王都的遗迹。
发表于 2019-1-21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杰祥的观点

10:郑州商城是我国迄今所发现的商王朝时代最早、规模最大,也是文化内涵非常丰富的一座王都遗址。邹衡先生认为它就是商代最早的王都亳邑,《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也说:“郑州商城和偃师商城基本同时或略有先后,是商代最早的两处具有都邑规模的遗址,推断其分别为汤所居之亳和汤灭夏后在下洛之阳所建之‘宫邑’亦即‘西亳’的意见具有较强的说服力。” 笔者完全同意以上论断。

这进一步证明《国语·周语》所记正确,就是说早在先秦时期,人们已经明确地认识到到商王朝兴起和建都之地,当在丕山即今河南荥阳大伾山的周围地区,郑州商城作为商代最早的王都亳邑正位于此山东侧不远的地区。
发表于 2019-1-21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杨贵金认为“商之兴也,梼杌次于丕山”的丕山在今河南焦作境内,这里也属先商文化的分布区。
郑杰祥认为《国语·周语》所记“丕山”和《尚书·禹贡》所记“大伾”,就是指位于今河南郑州荥阳市的大邳山。
我们看一下陈立柱的观点。
发表于 2019-1-21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过陈立柱的《微子封建考》(2005年第6期《历史研究》),颇有收获。现在要介绍的是陈立柱的另一篇论文。
发表于 2019-1-22 12:3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亳在大伾说》,该论文出自2004年第2期《安徽史学》。
发表于 2019-1-22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1:“山川,所以傧鬼神也”,上古“国必依山川”是为了君王能够通于神明,以神道政教天下。河、岳乃商作为天下大邦、共主之神灵傧居往来所在,祀之即祭祀其中的神灵。亳是建于大河要冲之大伾山上的商人宗邑,由其地则曰丕(伾、岯) ,筑邑其上则曰邳、韦阝,由其宗庙形象则曰亳,皆丕山之丕的音转,其山显灵瑞而商人兴,故宗于其上。文章从商代祭河与王邑制度说起,综合文献与考古资料,以两个前提、七重证据,论说亳在大伾山上,为商人百世不迁之庙。亳在大伾,则商史许多问题皆可以通解。
发表于 2019-1-22 13: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2:商汤初居之亳邑,两汉以来聚讼纷纭,随着近代考古学对于商文化遗存的发掘,学者们又展开了新一轮的争论,以至最近时期成为考古与古史研究中的一个热点。20世纪50年代李学勤提出,《商君书·赏刑》篇说汤封之赞茅乃是亳地唯一确实的记载,地当河南修武以北。

2000年,江林昌撰文,内黄亳与汤阴亳,被他认定是“商汤建国前所居之‘亳邑’,是原始之亳,而豫西的‘西亳’、豫中的‘郑亳’,则是建国后新建立的‘亳都’,是发展之亳”。内黄与汤阴相距不是太远,但仍然一个在古黄河西支的西边,一个在它的东边,如果认为这两地都是汤时商人的居地自无不可,但说两地都是汤都亳邑,那就有些不妥了,两县之地如何可以都是一个都邑的所在。虽然如此,江先生的意见还是为进一步的研究提供了启发,再寻找汤居之亳地必须在先商文化范围以内进行了。
发表于 2019-1-22 13:4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3::商王祭河与其居邑的选择
商王与河的关系涉及的问题很多,我们这里要说明的是这样两点。
(一) 商王为什么十分重视祭于河?
甲骨文中,商人祭于河的卜辞十分地多,仅日本学者岛邦男收入《殷墟卜辞综类》的就有500多条,其数量之多甚至超过对一些先公先祖的祭祀。商王对于河的祭祀大致可分为三类,一是遇有灾祸要祭告河;二是祈年求雨时常燎祭河,这一类的卜辞最多;三是遇有战争要告祭于河。对于河的祀典有报、御、往、告、析、取、燎、洒、帝(禘) 、言、奏、宜、灌、祀等近20种之多,其中有些祀典是专对于先祖的祭祀,如报祭、御祭等。

河能享受到专对先公先祖的祀典,这让不少学者感到惊异,有的甚至说它是殷之高祖。至于具体何人,说法不一,或者以为实沈、曹圉,或者说是帝喾,还有推测为商侯冥的(杨升南《: 殷墟甲骨文中的“河”》,《 殷墟博物苑苑刊》1987 年创刊号)。

但也有的学者不承认河是殷高祖,提出“河既有自然神的神格,又有宗庙之主的性质,与高祖有对等的地位”、“卜辞中享祭之河为河伯”(罗琨《: 卜辞中的“河”及其在祀典中的地位》,《 古文字研究》第22 辑。)。还有学者认为“殷代的土(社) 、河、岳诸神起源于人们对于土地山河的崇拜,可是它们已经不是简单的、直接的自然物,而是具有某些人格化的神灵”(晁福林《 论殷代神权》,《中国社会科学》1991年第1期。)。李孝定不承认河为殷之先公先祖,认为“河岳并当时大神,在殷人心目中由于年谷丰歉,雨旸时若,河岳概实主也,故祀典与先公比隆,河岳非既先公也”(李孝定《:甲骨文字集释》卷11,“ 河”字按语)。这是说河岳自是大神,不必牵联某一先公先祖。
发表于 2019-1-23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4::商王祭河与其居邑的选择
商王与河的关系涉及的问题很多,我们这里要说明的是这样两点。
(一) 商王为什么十分重视祭于河?

┅┅由以上所述已可以看出,在古人心上目中河是天命所从来处,求福避祸、告事先祖、礼祀神灵、求神佑助等等能于河上进行最好,求神明鉴指河以为誓,人死灵魂升天以河为通途。河不是先祖,但可以由之而达于祖先神灵,可以祸福世人,可以显示天命。河之功伟哉! 隆重祀之岂非当然?

明白以上道理,再来看甲骨文中祭于河、燎于岳之辞甚多,而且常与高祖先公并说就容易懂得了。殷是大邦,天下之共主代表天命者,而河是四渎之精、水之大者,即天下河流之宗主,殷人的神灵自然居于岳山而出自于河,其于河上祭祀祖先神灵以及其他大神,祈祷丰年,告成战事,询问祸祟等都在情理之中。
发表于 2019-1-23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5::商王祭河与其居邑的选择
商王与河的关系涉及的问题很多,我们这里要说明的是这样两点。
(一) 商王为什么十分重视祭于河?

河只是河 ,不过是祖先神灵往来、傧居之所在,《礼记·礼运》所谓“山川,所以傧神鬼也”。于此立宗(甲骨文有“河宗”,与《穆天子传》、《史记·赵世家》“河宗邦”相一致)祭祀,或径言“燎于河”(甲骨文中最多) ,一如后人之请于河;或合祭先祖于河上,如“燎于河, 王亥、上甲十牛,卯十宰”(《合集》1182),“贞其祀于河,以大示至于多后”(《合集》14851) ;或者告祭高祖而径称“高祖河”,一如楚人祀先君于河上(《左传·宣公十二年》载,楚国打败支援郑国的晋军,这就是春秋历史上有名的必阝之战)。应该说甲骨文关于河之刻辞所反映的各方面与文献所述河之意义大体是相一致的,反映了河在古人心目中的重要地位。

甲骨文中祭于洹水、滴水的刻辞也有,但是极少,绝不可以和祭于河的相比,这正是殷人以其天下大邦、共主的身份行祭于河的表现。所以周人欲为天下共主,也必会有“大出于河”的占辞(周原甲骨有“大出于河”,H11 :24),以及“及河乔岳”的颂歌(《诗·周颂》是周人的清庙之歌,多言由河而至岳,如《时迈》“: 怀柔百神 ,及河乔岳”)。殷人对于河之祭礼的隆重,反过来也可以证明古人关于河图以及筑坛于河以俟天命等说法并非只是纬书家的捏造。
发表于 2019-1-23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6::商王祭河与其居邑的选择
商王与河的关系涉及的问题很多,我们这里要说明的是这样两点。
(二) 商之都邑为什么老是建于大河之滨?

商自成汤立国,至盘庚迁殷更不徙都,文献记载凡有五迁。五迁之地,《尚书序》、《史记·殷本纪》、古本《竹书纪年》所记略有不同,而以《纪年》为最早。我们这里以《纪年》所说略为考之。五地分别是:仲丁居嚣(隞)、 河亶甲居相,祖乙居庇,南庚迁奄,盘庚迁殷。其中殷、隞、相皆在大河之滨,学者间无异辞。祖乙所居的庇,《史记·殷本纪》作邢,《尚书序》作耿。《史记》“索隐”:“邢音耿,近代本亦作耿”,两者显然为一地的异名。邢之地望所在,《史记·殷本纪》“索隐”以为在河东 ,今山西河津县,《汉书·地理志》以为在河北邢台,《说文解字》“邢”字下说邢在河内。近代以来学者间又有争论。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就是都承认它距黄河不远。


┅┅如上,则商王都邑皆去大河不远,只是于大河之滨来回移徙。这种情况不少学者也注意到了,如王国维《说殷》就据隞、相皆在大河附近而说祖乙所居不得远离黄河。岑仲勉也说殷王迁来搬去距河“总不出二、三百里的范围”,刘起釪指出:“殷人惯于选择定都居住的地方在河滨” ,王玉哲也言:“商人所迁的地方,都在距黄河两岸不远的地带”。不光殷王居邑近于大河,夏时的都邑也是围绕大河两岸来回移徙的。这方
面已有人做了专门的讨论。
发表于 2019-1-23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7::商王祭河与其居邑的选择
商王与河的关系涉及的问题很多,我们这里要说明的是这样两点。
(二) 商之都邑为什么老是建于大河之滨?

《尚书》、《逸周书》及许多先秦文献都把纣失天下归之于“废弃祀典”,“惟天不享于殷”,没有讨得上帝的欢心,等等,也从反面说明了这一点。再说古之都邑并非如《乘马》所言“下毋近水而沟防省”的,如《尚书序》言:“祖乙圯于耿”,即祖乙都邑被河水冲毁。安阳殷墟两面临洹水,处在洹水曲阝奥处,考古发现表明北部近水处就被流水冲坏不少。更早的有夏之居也是“自洛汭延于伊汭”的,即在两水的交汇处。西周文、武二王的都邑都在丰水的边上。周灵王二十二年,“谷、洛水斗 ,将毁王宫”,周王宫也是在两水汇合的地方。后谷水被堵,才使王宫免于毁弃。为此太子晋发了一通议论,认为壅阻流水不合古礼,是“不共神祗,而蔑弃五则,┅┅害之道也。”周王壅堵谷水,说明春秋时为了现实利益已经不尊古制了。

商代的王者每行事必占卜请问祖先神灵,大到征伐、祈年求雨,小到睡觉、做梦、老婆生孩子顺利否,都要仰仗神灵的指导。吉则行之,凶则慎之。因为这样,巫师在商代的地位非同一般,《尚书·君奭》言“: 巫咸又王家”,巫咸以其巫术成为商王辅政大臣。武丁时的辅臣傅说,死后成为箕尾的傅说星,“主后宫女巫”,应该也是以巫术而著名的。因此有的学者指出,“ 在周代之前是神权崇拜时代,巫祝社会地位甚高这绝非后人所能想像的”,甲骨文中不少巫师与殷先王一起受祭,有的还用“禘礼”,说明规格之高(王晖《殷商为神本时代说》,《殷都学刊》2000 年第2 期)。早期人们的心目中,神灵决定一切,可以福佑也可以祸祟于人。为了得到神的佑助,王者频繁地举行祭享神灵的动,“日祭、月享、时类、年祀”,每一天都要进行祭祀。甲骨文中商王繁忙的祭祀活动可以与之印证,祭祀占卜聆听天命正是上古人君的主要职任。《左传》文公二年:“祀,国之大事也”,成公十三年:“国之大事,,在祀与戎”,《国语·鲁语上》:“祀 ,国之大节;而节,政之所成也”,这些春秋时人还在称道的祭祀事大正是夏商西周早期的历史实情。
发表于 2019-1-23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8:、亳在大伾的七重证据
依据上面的讨论,再求汤初居之亳地就必须具备这样两个前提条件:一者亳地必不远于古黄河;二者亳地必在先商文化的范围以内求之。关于先商文化的范围,学术界已有了大致相近的看法,这就是以河北磁县下七垣遗址为代表的文化,主要分布在豫北、冀南地区,大略而言,北起北易水,南至沁水,东自古黄河北流的地段,西达太行山系,以沁河为界,与分布于豫西晋南的二里头夏文化分处东西。先商文化又可分为漳河型、辉卫型两个主要类型,整个文化区的形势是自北向南发展。

依据这两个条件,综合其它相关资料,我们认为商汤伐夏之前所居的亳地即《禹贡》所说之“大伾”,也即《国语·周语》上的“丕(伾) 山”。考古学研究也表明,这里正是先商文化后期发达之地。先说大伾的位置。
发表于 2019-1-23 15:46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9:亳在大伾的七重证据
《禹贡》大伾之所在,汉魏以来考证它的人非常之多,综合言之则有三说。一说在河内,即今河南修武、武德间,首倡者为东汉郑玄,见于《水经注》河水条引郑康成说。二说在成皋,在今河南荥阳县汜水镇,提出者为三国魏人张楫,见于孔颖达《尚书正义》引张楫说。三说在黎阳,今河南浚县内,提出者为晋人臣瓒,见于《汉书音义》引臣瓒说。清以来又有不少学者加入讨论行列。

比较诸说,我们认为大伾在浚县说可从。卜辞有“贞,于丕南舄奠”(《前》四、三六、七) ,刘起釪先生据此也指出:“殷王在殷都贞卜奠于伾,其地点自不宜太远,似只能以今浚县大伾当其地。若成皋之伾,就嫌远了”。大伾的地点在浚县,这个地方的两边为古黄河北与东北流的两支,也就是《史记·河渠书》所说的“厮为二渠”之“二渠”,大伾山正在这分叉之两河的中间。大伾在浚县,则说它是亳邑的所在道理就很显然了。
发表于 2019-1-23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10:亳在大伾的七重证据

以下七点可以为之证明。
(一) 大伾山为商人兴起的预兆显现之地,即宗邑之所在。《国语·周语上》载内史过应对周王的一段话,其中说到“昔夏之兴也,融降于崇山;其亡也,回禄信于聆隧。商之兴也,梼杌次于丕山;其亡也,夷羊在牧。周之兴也,鸑鷟鸣于岐山;其衰也,杜伯射王于鄗”。崇山、岐山为夏、周之宗山、兴起之地,文献多有载述,论者也多,可以无疑。丕即伾又作岯、邳、坯、伾等,皆从丕得声。伾山为商人兴起的预兆显现之地,一如崇山之于夏人,岐山之于周人,也是宗山即兴起之地。《周语下》还说到“玄王勤商,十有四世而兴”,商十四世正当成汤时,其时梼杌次于伾山,则成汤兴起于此可知。兴起之地,也即是宗邑初建之地,如周人兴起于岐山,其宗邑即在岐山,曰“岐周”。因此汤初居之亳邑应在伾山。
发表于 2019-1-23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陈立柱的观点

11:亳在大伾的七重证据

(二) 伾(邳) 与亳古音相通,为一语之异写。丕,《广韵》敷悲切,《集韵》攀悲切 ,古音在滂纽之部 ,又作邳,《史记·河渠书》“: 至于大邳。”邳,《广韵》符悲切 ,古在并母之部。亳,《广韵》傍各切 ,古在并母铎部。之、铎对转,又是双声,则亳与丕(邳) 两者古音相通可知。名其山则曰丕、伾、岯、坯等,山上之邑则为邳,尤如邙为“亡(芒) 山上邑”,“山本名芒(亡) ,山上之邑则作邙”。亳,林义光《文源》:“从京,宅省,亳、宅互体而省”;京,《说文》“: 人所为绝高丘也”,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考释》释京:“象宫观嵯峨之形,在古素朴之世非王者所居莫属”。甲骨文的亳字与郭老所释“京”之形意甚相近,上为宫观庙宇之象形。是以,汤之宗邑,从其所在之地可曰邳,由其宫观庙宇之形象则曰亳,实则一邑之二名,故邳与亳音最相近。后世亳名显而伾(邳) 名没,缘于丕山之名为景山所取代(说详下)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6-4 16:53 , Processed in 0.10181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