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Yungsiyebu

F5+主力新石器还是青铜时代扩张?M1726+ A9457+新证据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26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剪径者 发表于 2019-10-26 16:17
这也有可能,不过魔方的数据样本量很大(10万+的级别),揭示出的大体规律应该是可靠的,就是M117在北 ...

按照我的估计,晋南是M117起家的地方,但是后来这个地方人群变换太过剧烈。如果样本数量少,主要采样集中在太原,M117的比例真的可能非常高。但是如果采样范围广,晋南晋北的采样比例上升,可能M117的比例马上就掉了下来。
发表于 2019-10-26 19: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uwei0001 于 2019-10-26 19:22 编辑

陶寺早期(二期)城是30万平米,陶器是手制。中期(三期)才有280万大城、宫城和王墓,陶器开始轮制。陶寺中期应该是有外来移民,上层文化与早期差异更加明显,出土了唯一的王墓——M22。
陶寺晚期(四期)则衰落为一般聚落。
陶寺遗存与陶寺文化-1.jpg
陶寺遗存与陶寺文化-2.jpg
发表于 2019-10-26 19:28 | 显示全部楼层
M22 王墓出土了石家河玉器。
http://www.ranhaer.org/forum.php ... &extra=page%3D1
陶寺-2.jpg
发表于 2019-10-26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wolfgang 发表于 2019-10-26 17:31
晋南那个地方,由于有河东盐池,这是掌控天下之资,有志于天下的势力,都会竭力控制那个地方。所以 ...

现在的晋西南相对接近关中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6 22: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0-26 23:07 编辑
wolfgang 发表于 2019-10-26 17:31
晋南那个地方,由于有河东盐池,这是掌控天下之资,有志于天下的势力,都会竭力控制那个地方。所以 ...


有夏氏是大禹受封于嵩山南麓的煤山文化区以后,才有的新部族概念。此前大禹族起源于崇山,有崇氏。崇山在晋南陶寺文化区域,所以,有崇氏来自于陶寺晚期文化,也就是征服晋南的老虎山文化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这也与有崇氏鲧,夏禹父系出西羌的记载吻合,老虎山文化石峁一族就在陶寺唐尧虞舜西北方。周人说自己是有夏,也说明后稷一族和鲧禹一族是兄弟部落,都应当起源于西北的戎狄系老虎山石峁文化。

另外,老虎山文化攻克陶寺虞舜部族的年代远远早于大禹时代,有夏也是大禹受封后才有的概念。大禹族迁入河南嵩山南麓,应当在唐伐西夏以后,就是陶唐残余势力把陶寺晚期文化的人群驱逐以后,陶寺晚期遗址的废弃和夏族进入嵩山是几乎同时的。

细节问题可能有待更多考证,但夏禹一族绝非嵩山南麓煤山类型的王湾三期文化人群是可以肯定的,他们是受封于此的外来统治者,同位素分析也显示本地人骨多数都是外来的。

龙山晚期的部落时代,唐尧、虞舜、夏禹三族都是晋南地区的族群是合理的推测,那个年代不管是尧舜禹,其统治权限都不可能出晋南。

从陶寺遗址看“唐伐西夏”


点”, [ 26]“并且是晚期最大最丰富的聚落”, [ 27]故其应当始于陶寺文化中期,盛于陶寺文化晚期。无论从兴起年代还是地理位置来看,其与陶唐氏迁徙的时间、地点都是基本吻合的,故其应是陶唐氏的迁徙之地—“大夏”。

四 禹篡舜位

陶寺遗址晚期,诸多文化因素再次发生剧变。首先,陶寺遗址中期城垣被废弃,宫殿和具有“观象授时功能”的大型建筑也被毁坏。从发掘情况来看,中期城址的各道城墙均被陶寺文化晚期遗存所叠压或打破,说明当时有毁城墙的行为。晚期的部分遗迹单位常堆积有大量的建筑垃圾如夯土块、白灰皮,说明这个时期曾有大规模的人为毁坏大型建筑的行为。宫殿区被毁后,沦为小手工业者生产、生活的场所。

其次,墓葬被捣毁。一些陶寺文化中期的墓葬被有意破坏,从墓坑中央挖大扰坑直抵棺椁部位,或坑套坑地挖下去。如墓葬IIM22 ,被属于陶寺文化晚期偏早的扰坑 IIH16打破,该坑从墓北壁中段打破墓室,直捣棺室,毁坏棺的上半部分,棺内有散乱的墓主尸骨残骸和残余的随葬品,坑内有扰乱的人肢骨残片和随意抛弃的 5个人头骨。 [ 28]这种毁墓行为不是个别现象,中期小城内的墓葬在晚期遭到了全面的捣毁和扬尸。2005年3~6月,陶寺遗址又发掘中期墓葬6座,其中小型墓2座,中型墓4座。小型墓M27墓主头部被锤碎,胸、右侧手骨、脚骨被扰动;M33墓主骨架大部分被严重扰毁。 4座中型墓均遭到彻底的捣毁,墓主人的尸骨、棺椁、随葬品被随处抛弃。 [  29]

其三,残杀现象严重。 2002年发掘的陶寺遗址晚期灰沟IHG8出土有30多个人头骨,分布杂乱,上面多有被砍斫的痕迹,这些人骨以青壮年男性为多,少量是女性,其中有一具被暴力残害致死的成年女性人骨,两腿叉开,一腿弓起,阴部被插入一根牛角。 [ 30]从年代来看,陶寺遗址晚期始于公元前 2000年左右,年代与夏始年相近,与大禹时期相对应。因此,这次变乱当与大禹对有虞氏的政治颠覆活动相关。 [ 31]

平阳亦是夏后氏都城。 《左传》哀公六年杜预注:“唐、虞及夏同都冀州。”夏禹与唐尧、虞舜一样,亦以晋南的“冀州”为政治中心。《史记·封禅书》正义所引《世本》则明确说明:“夏禹都阳城,避商均也。又都平阳,或在安邑,或在晋阳也。” 《水经·汾水注》引应劭曰:“县在平河之阳,尧、舜并都之也。” 《元和郡县图志》卷一二载:“晋州, 《禹贡》冀州之域,即尧、舜、禹所都平阳也。”因此,夏禹都城除了“阳城”、 “安邑”之外,还包括晋南的“平阳”。

据《古本竹书纪年》、 《韩非子》等记载,舜、禹之间的权力递嬗也是通过武力手段实现的。《夏本纪》记载:“(禹)伤先人父鲧功之不成受诛,乃劳身焦思,居外十三年,过家门不敢入。”“不敢”一词,说明舜族与夏族之间的关系相当紧张。其实,早在鲧之时,虞夏两族之间这种紧张关系就白热化了。 《韩非子·外储说右上》载:“尧欲传天下于舜,鲧谏曰: ‘不祥哉!孰以天下而传之于匹夫乎?’尧不听,举兵而诛杀鲧于羽山之郊。” 《吕氏春秋·行论》亦言:“尧以天下让舜,鲧为诸侯,怒于尧曰: ‘得天下之道者为帝,得帝之道者为三公。今我得帝之道,而不以我为三公。’以尧为失论,欲得三公,怒甚猛兽,欲以为乱。比兽之角能以为城,举其尾能以为旌,召之不来,仿佯于野以患帝。舜于是殛之羽山,副之以吴刀。”据此可知,鲧被殛之羽山并非鲧治水不力,实是日益膨胀的夏族势力已经威胁到了舜族的统治。另据《世本》、 《五帝本纪》、 《夏本纪》、 《孟子·万章上》等文献记载,夏禹即帝位前曾避舜之子商均于阳城,由于天下诸侯皆去商均而朝禹,禹才得以践天子位。陶寺遗址中晚期之交发生的各种强烈的暴力现象,应该是大禹对有虞氏发动战争的反映。

这次战争夏族获胜,大禹得即帝位并居于陶寺,有虞氏则被大禹“封”于河南虞城一带。《史记·陈杞世家》载:“舜已崩,传禹天下,而舜子商均为封国。”索隐按:“商均所封虞,即今之梁国虞城是也。”据《左传》哀公元年载,少康之时,还在这支有虞氏的帮助下才得以复兴夏王朝。


五 唐伐西夏

陶寺遗址中期的许多墓葬,在晚期多次被盗扰,以致出现了“坑套坑”的现象。这不像是一伙人一次造成的,更像是不同时间不同人群所为。 2005年,考古工作者在陶寺遗址开挖探方IIT7464,发掘清理了4座中期中型墓,其中 I-IM31 在陶寺晚期两次被捣毁, IIH34是第二次被盗扰的扰坑; IIM26亦在陶寺晚期两次被捣毁,IIH35 属于第二次的扰坑。 [ 32]这些墓葬虽经历了两次盗扰,但仍出土不少随葬品。这说明当时毁墓抛尸的目的不是追求昂贵的随葬品的盗墓行为,而是对墓主人所代表势力集团的一种切肤之痛的报复行为。由此可见,在陶寺遗址中晚期之交发生的禹篡舜位之后,亦发生了一次变乱。这场新变乱当与文献所载的“唐伐西夏”一事相关。

首先,二者时间吻合。 《国语·周语下》中记载,大禹治水成功之后,“皇天嘉之,祚以天下,赐姓曰‘姒’、氏曰‘有夏’”。依此记载,“夏”之得名始自大禹治水告成之时。另据《左传》襄公二十四年记载,晋国大夫范宣子自述其祖时说,“自虞以上为陶唐氏,在夏为御龙氏,在商为豕韦氏,在周为唐杜氏,晋主夏盟为范氏。”“陶唐氏”一名仅存于“虞以上”,夏立国以后则以“御龙氏”称之。因此,“唐伐西夏”一事只能限定在大禹治水成功后,夏立国前的这段时间之内。而这场变乱正是发生在这段时间之内,二者在时间上是吻合的。

其次,二者性质一致。陶寺遗址虽然经历了多次变乱,但“陶寺文化早中晚三期具有一致性和连续性,是同一文化共同体的三个不同发展阶段”。 [ 33]尤其是大口罐、深腹罐、扁壶这三种器型自早至晚沿袭痕迹明显(表二)。这说明陶寺发生的变乱并不是外族入侵所致,而是陶寺文化内部诸部落之间内讧的结果。据《国语·鲁语上》、《礼记·祭法》、 《史记·五帝本纪》等文献记载,陶唐氏和夏族是同祖同源的,同属黄帝族裔,均是颛顼的后人。而且陶寺遗址、陶唐氏迁居的南石—方城遗址以及夏族原居的山西襄汾塔儿山南麓一带, [ 34]均处于陶寺文化的分布范围内的中心

地域。他们之间的争斗自然属于内讧。由此可见,“唐伐西夏”与此次变乱的性质也是一致的。


夏族与有虞氏经历殊死搏斗之后,获胜的夏族也元气大伤,以致陷入“城郭不修,武士无位”,“屈而无以赏”的地步。而一直觊觎最高统治权的陶唐氏趁机来伐。夏族因对抗乏力以致出现了“城郭不守,武士不用”的现象。 “西夏以亡”,这场争斗最终以陶唐氏的胜利结束,战败的夏族被迫迁徙。这里之所以以“西夏”指称“夏”,当是夏族原居于陶寺以东而陶寺在西之故。如前所引,夏族源于襄汾塔儿山(即古崇山)南麓一带,而陶寺遗址正处于此地的西稍偏北方向。

另据《史记·封禅书》正义所引《世本》,夏禹除了都于“阳城”和“平阳”外,亦曾以“安邑”为都。 《史记·秦本纪》正义引《括地志》曰:“安邑故城在绛州夏县东北十五里,本夏之都。”依照这些文献,战败的夏族迁往了晋南夏县一带,并以安邑为都。陶唐氏在驱逐了夏族后,亦对宿敌有虞氏的墓地进行了破坏,但由于陶寺遗址经历两次变乱之后呈现一片残败景象,无法继续为都,陶唐氏便又返回居地。此后,陶寺沦为陶寺文化的一般聚落,其作为华夏集团政治中心的地位也不复存在。

综上所述,“唐伐西夏”一事发生于大禹之时,地点在陶寺遗址,最终以夏族的失败、陶唐氏的胜利而结束。获胜的陶唐氏赶走夏族后,亦对宿敌有虞氏墓地进行了破坏,随后陶唐氏又返回其族居地“大夏”,即属于陶寺文化的南石—方城遗址。


发表于 2019-10-26 23:05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0-26 22:44
有夏氏是大禹受封于嵩山南麓的煤山文化区以后,才有的新部族概念。此前大禹族起源于崇山,有崇氏。崇山 ...

你这段话恐怕是一家之言,事实是老虎山文化除了攻克陶寺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有夏氏主要是由当地龙山文化影响发展起来的,其次就是东方的大汶口,东南的淮泗人群,没有什么老虎山文化的痕迹。事实是,在有夏氏一朝老虎山文化好像就不存在一样。有夏氏的主要成绩就是治理了黄淮流域的洪水,由此团结了东方部族,南下打败了石家河文化。有夏氏和晋南文化练习密切不假,但是要是说出于晋南恐怕未必。我认为有夏氏是典型的外来户,是良渚的落魄后裔。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6 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0-26 23:33 编辑
wolfgang 发表于 2019-10-26 23:05
你这段话恐怕是一家之言,事实是老虎山文化除了攻克陶寺就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有夏氏主要是由当地龙 ...


有夏氏是大禹受封于夏后,才出现的族群概念,这不是一家之言,而是有清晰的文史记载的,在禹之前没有有夏氏这个族群,他们是有崇氏,后者在崇山一带,即归属于陶寺晚期文化的区域,就在陶寺古城附近。嵩山历史上从来没有叫过崇山,崇山一直是指晋南的狄山。

另外,夏禹一族从来也不强大,唐伐西夏之后,陶寺古都就从中原中心城市变成村落了。有夏一代,唐尧古都就没再兴起过。夏族是在迁入嵩山南麓后,即少康中兴后,才真正崛起。此前就是给自己祖宗贴金而已,什么大禹治水三过家门而不入,尧舜禹禅让,都与考古证据严重不符,儒家伪造的历史而已。

竹书纪年、法家韩非子才可能是真实的历史。禹父鲧被虞舜杀死,大禹不是过家门不入,而是不敢入,其后,大禹复仇血洗了虞舜的陶寺古都。但还没等重修城池,被虞舜驱逐的唐尧趁虚而入,所谓唐伐西夏,至此,夏禹一族才被逐出晋南,进入嵩山南麓,中原政治中心也逐渐由晋南转向河南。华夏族主力退出晋南后,晋南逐渐变成了戎狄之地,夏禹老家崇山也改名狄山了。

另外,石峁文化也绝非强势入侵陶寺,事实上,石峁很可能被齐家或者夏家店血洗在先,是被迫南迁,石峁早期的饕餮石碑被随意拿来磊墙,显然他们遭到了入侵,听石峁考古队长的意思,可能是齐家人。

石峁被破后,流落晋南的崇山的一支有崇氏臣服于虞舜,很弱小,有崇氏鲧被杀,就是其势力的写照,禹复仇血洗虞舜陶寺都城,其后,陶唐趁火打劫,陶寺彻底没落。

点评

想象力丰富,我喜欢。 请问唐伐西夏,稷放丹朱的顺序是什么。 夏禹复仇虞舜,然后被陶唐“黄雀在后”,此时的陶唐以何处为基地,以何处为进攻跳板?  发表于 2019-12-1 20:31
发表于 2019-10-26 23:29 | 显示全部楼层
讨论陶寺时注意,不管陶寺早中期光辉灿烂,出土了全国各地各种类型的器物,还是晚期被游邀类型猛烈破坏,它只是大城小邦,它对后世遗传的影响未必比旁边三里桥类型文化更大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6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0-27 00:04 编辑
Lep1dus 发表于 2019-10-26 23:29
讨论陶寺时注意,不管陶寺早中期光辉灿烂,出土了全国各地各种类型的器物,还是晚期被游邀类型猛烈破坏,它 ...


这个时期。中原地区一片凋零,特别是陶寺城破,就更进入明显的衰退期,哪怕少康中兴,夏人进入二里头文化期,也是处于明显的衰落状态,就像大清国虽然买来了战舰洋枪,看起来要从封建社会跨入工业文明,物质文明鸟枪换炮,脱胎换骨,但事实上,政治上是半殖民地。

颍河中上游地区调查发现仰韶晚期—龙山早期11 处、龙山晚期26 处和二里头文化遗址21 处,其中龙山文化有王城岗(50 万平方米)和瓦店(100 万平方米)等大型城址和遗址,二里头文化则都是中小型遗址。这些区域包括豫北和豫南的河南东部地区,大致可见龙山文化时期是人口和聚落最为繁盛的时期,但到二里头文化时期则出现了普遍衰落的情况,而且有迹象表明衰落的时间可以提早到龙山文化晚期(新砦期)。即使在豫中郑洛地区也有新砦期—二里头文化一期的一段衰落时间,面积最大的遗址是二里头一期和新砦,均为100 万平方米。


相反,长城沿线也进入空前繁荣期。商人人骨和DNA都接近夏家店文化不是偶然现象。夏商周三朝统治阶层都与戎狄起源关联强烈,也不是偶然现象。

半月形地带东端的燕辽地区在龙山文化时期是雪山二期文化和小河沿文化末期,聚落和人口的数量不多,但在相当于二里头文化的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聚落的数量急剧增多,从半支箭河中游和赤峰地区两组系统调查资料以及敖汉旗文物普查资料来看(表四),赤峰地区平均2 平方公里有1 处夏家店下层遗址,而半支箭河中游和敖汉旗境内平均1.5 平方公里就有1 处,遗址的密度远远超过了洛阳盆地同时期二里头文化平均5.6 平方公里有1处遗址的数据。只是这里并没有像二里头那样的大型聚落,赤峰的300 多处遗址分为15~16个相对集中的群体,一般遗址面积为1 万平方米,也有一些数万平方米的遗址,面积最大的为23 万平方米。一般来说,在聚落密集的地区会有百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聚落,这一区域没有发现类似遗址,目前还难以解释。
发表于 2019-10-27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0-26 23:38
这个时期。中原地区一片凋零,特别是陶寺城破,就更进入明显的衰退期,哪怕少康中兴,夏人进入二里头文 ...

     二里头文化之前,东亚各地的文化和人口都进入了衰退期,不仅中原是这样,各地都是如此。过了这个低潮期后,无论是文化和人口,又都恢复起来甚至超过以往。就文化而言,西边齐家文化在青铜器上的优势无其他地区可比,但是就人口而言,山东丘陵和淮河流域的人口优势是压倒性的,这就是夏朝历史和商朝历史一直是围绕河南山东两地展开的原因所在。
      唐尧,舜虞,有夏氏都是在晋南一带生活是可以说得通的,陶寺被破坏的墓地属于舜虞氏也是说得通的。唐尧,有夏,姬周有着同样的来源也是说得通的。但是,从唐尧开始,就没有关于他这一系来自西北的说法,他这一系最有力的说法还是来自河南。我认为 唐尧,舜虞,有夏氏三者的血缘是接近的而不是有根本区别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0-27 11:29 编辑
wolfgang 发表于 2019-10-27 01:08
二里头文化之前,东亚各地的文化和人口都进入了衰退期,不仅中原是这样,各地都是如此。过了这个低 ...


你没有看清楚,从龙山晚期到二里头文化期一直持续衰败,东亚的从石器时代过渡到青铜时代, 类似后世工业革命,是一个技术革命出现在文化持续衰败的大背景下。

二里头文化期,先商下七垣文化遗址数量锐减70%。
河南境内豫北地区以安阳为中心800 平方公里的系统调查发现大司空文化8 处、龙山文化28 处和下七垣文化8 处。相当于二里头文化时期的下七垣文化遗址的数量减少了近70%,仅相当于大司空文化时期。


夏早期,还有百万平方的大型聚落,到了夏朝晚期,即二里头文化期,就没有大型聚落,重新回到小国寡民的状态,这里算是好的,颍河中上游地区遗址数量并没有明显萎缩。
颍河中上游地区调查发现仰韶晚期—龙山早期11 处、龙山晚期26 处和二里头文化遗址21 处,其中龙山文化有王城岗(50 万平方米)和瓦店(100 万平方米)等大型城址和遗址,二里头文化则都是中小型遗址。


豫南地区更可怜,龙山时代的30处遗址,到二里头期萎缩至2处,萎缩超过90%。
豫南缺乏系统调查的数据,但根据南阳盆地南召、镇平、内乡、南阳、邓州和新野共52 处史前遗址复查资料可知,这里史前文化最为兴盛的时期为仰韶文化中晚期,共有聚落44 处,此后的屈家岭文化时期25 处、石家河文化早中期15 处、龙山文化30 处,但存在二里头文化时期堆积的遗址仅2处。


二里头期,郑洛地区唯一保持未衰落。
其中郑州—洛阳地区洧、溱水两岸(探源工程赵春青调查资料)、伊洛河流域和洛阳盆地分别有系统的调查资料(表二),显示以洛阳盆地为中心及其周边和伊洛河流域自仰韶、龙山至二里头文化时期一直处于持续的聚落数量增长时期,洛阳盆地在二里头文化二期至四期还出现了300 多万平方米的二里头大型都邑性聚落。郑州地区二里头文化时期遗址的数量较龙山文化时期略有减少,但由于这里所谓龙山文化应当还包括了谷水河类型这样一个时期,年代跨度显然较二里头文化时期要长,因此很可能并没有实质的区别。


晋南地区至二里头文化期,虽然也有衰败迹象,但整体保持相对其他中原区域的繁荣。
晋南运城盆地东部和垣曲盆地的系统调查资料覆盖的范围比较大,运城盆地还有遗址占地面积的数据可以进行比较(表三)。其中垣曲盆地从庙底沟二期到二里头文化时期聚落的数量稳定增长, 但增长的数量并不很多,庙底沟二期最大面积的遗址只有20 万平方米,龙山文化时期最大面积的丰村遗址有30 万平方米,至二里头文化时期下降到10 万平方米,但面积仍属最大。而运城盆地龙山文化时期的数量虽少于庙底沟二期,但聚落的占地总面积却是此前的2 倍,更是二里头文化时期的4 倍还多,表明龙山文化时期存在大型的聚落中心,其中面积最大的周家庄有400 万平方米。晋南临汾盆地在庙底沟二期就至少有两处百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遗址(襄汾陶寺、新绛孝陵),龙山时期除了有接近300 万平方米的陶寺遗址外,另有百万平方米以上的遗址至少3 处。这些数据显示龙山文化显然是晋南最为繁荣的时期,二里头文化时期距离洛阳盆地越远,就越有衰落的迹象。


晋陕蒙高原地带龙山晚期至二里头期保持持续繁荣。二里头相对龙山晚期有所萎缩,遗址数量缩水30%。
内蒙古中南部浑河下游调查发现庙子沟文化遗址168 处、阿善三期文化遗址98 处、永兴店文化遗址76 处、朱开沟文化遗址112 处和西岔文化遗址0 处。山西中部滹沱河流域调查2263 平方公里,发现仰韶时期遗址77 处、龙山文化时期遗址300 处、二里头文化时期遗址203 处和商代遗址11 处。这里所谓朱开沟文化包括龙山晚期和二里头文化时期,所以内蒙古中南部和山西中部龙山—二里头文化时期的聚落基本保持稳定,二里头文化时期略有减少,而陕北龙山文化时期是聚落数量的高峰,二里头文化时期有衰落迹象。


二里头文化期,东亚地区唯一进入空前繁荣的区域就是山戎系族群的夏家店文化区,遗址密度甚至是中原地区最繁荣洛阳盆地的4-5倍。二里头文化覆灭后,取而代之的先商下七垣文化与夏家店文化关联密切,商人DNA也接近山戎夏家店文化,也就不足为奇了。
半月形地带东端的燕辽地区在龙山文化时期是雪山二期文化和小河沿文化末期,聚落和人口的数量不多,但在相当于二里头文化的夏家店下层文化时期聚落的数量急剧增多,从半支箭河中游和赤峰地区两组系统调查资料以及敖汉旗文物普查资料来看(表四),赤峰地区平均2 平方公里有1 处夏家店下层遗址,而半支箭河中游和敖汉旗境内平均1.5 平方公里就有1 处,遗址的密度远远超过了洛阳盆地同时期二里头文化平均5.6 平方公里有1处遗址的数据。只是这里并没有像二里头那样的大型聚落,赤峰的300 多处遗址分为15~16个相对集中的群体,一般遗址面积为1 万平方米,也有一些数万平方米的遗址,面积最大的为23 万平方米。一般来说,在聚落密集的地区会有百万平方米以上的大型聚落,这一区域没有发现类似遗址,目前还难以解释。


齐家文化,二里头文化期应当也处于强势扩张的时代,中原二里头文化晚期,类齐家文化的因素凸显。
半月形地带西部的宁夏甘青地区也是从仰韶文化晚期—马家窑文化时期开始逐渐有密集的聚落,从马厂文化晚期开始逐渐形成了齐家文化,年代主体跨龙山文化晚期和二里头文化时期,虽没有系统调查的数据可以引用,但从齐家文化的文化影响来看,也是一支发达的强势文化,目前发现了不少大型的聚落,如定西香泉镇云山村云堡山遗址的面积约为200万平方米。半月形地带南部的成都平原从宝墩文化开始才有大量人口,这一时期发现的城址有9 座,其中宝墩城址的面积约为260 万平方米,三星堆遗址在宝墩文化时期的面积更大。但这些城址在二里头文化时期普遍消失,仅剩下三星堆遗址,有迹象表明它是唯一的比较大的聚落。


二里头文化期,中原地区的“明月星稀”的现象,并非二里头文化变成太阳遮住其它星星的光芒,而是除了二里头遗址,其它星系大多没落灰暗了。二里头算是独苗。中原地区从龙山时代的满天星到二里头文化的多元一体,是大衰败的结果。
二里头既不是最早的也不是最大的,但其重要性在于,它是我们这个族群从多元走向一体的节点。在二里头之前,像中国考古学泰斗苏秉琦所言是“满天星斗”的话,那么从二里头开始就变成“月明星稀”。整个东亚大陆从无中心的多元变为有中心的多元,也就是说一个广域王权国家起来了。二里头是东亚大陆最早的核心文化。无中心的多元是“满天星斗”,有中心的多元是“月明星稀”。到了秦汉帝国之后,那就是走向了一统,从多元到一体。

发表于 2019-10-27 11:5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二里头文化遗址范围。
各地遗址人口的减少和文化的衰落不是发生在二里头时期,而是在龙山文化的末期。二里头时期,各地的人口和文化其实是有所恢复的,不过恢复的力度不大而已。这个时期,夏家店文化持续增长以及南下是显而易见的,但是就人口数量而言,山东丘陵和淮河流域的人口数量依旧是压倒性的。
二里头文化其实范围不大,主要是在黄河以南洛阳为中心,向东到郑州的一块地方以及晋南运城盆地。商灭夏,其实是占领了黄河以南洛阳为中心直到郑州的核心区,运城盆地并未涉及。夏桀的儿子獯粥带着桀的众妾北逃,应该就是到了运城盆地。后来,武丁讨伐的鬼方和土方,应该就有一个是在运城盆地的夏之后裔。
t015720816ce0a83294.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2: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0-27 12:13 编辑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0-27 11:08
你没有看清楚,从龙山晚期到二里头文化期一直持续衰败,东亚的从石器时代过渡到青铜时代, 类似后世工 ...

唐尧,舜虞,有夏氏都是在晋南一带生活是可以说得通的,陶寺被破坏的墓地属于舜虞氏也是说得通的。唐尧,有夏,姬周有着同样的来源也是说得通的。但是,从唐尧开始,就没有关于他这一系来自西北的说法,他这一系最有力的说法还是来自河南。我认为 唐尧,舜虞,有夏氏三者的血缘是接近的而不是有根本区别的。


这就信口胡说,什么证据可以支持有崇氏鲧、禹父子来自河南?崇山在晋南陶寺文化区域内,是大禹被封于阳翟,至此,有崇氏才从晋南进入嵩山南麓,是在唐伐西夏之后,有崇氏在晋南的势力被铲除之后才被迫南迁的。

《帝王世纪》云:“禹受封为夏伯,在豫州外方之南,今河南阳翟是也。”
《史记注解》:徐广曰:“夏居河南,初在阳城,后居阳翟。”
《括地志》云:“阳翟,洛州县也。
《史记-正义》曰:洛州阳翟县是,韩王信之都。


关于有崇氏的起源,史料表明,其在秦晋之间,无疑石峁文化的若干遗址地理位置最为吻合。家于西羌,地曰石纽,这个石纽不太可能在四川,此时的西羌主要在秦晋之间,后人根据后世的羌人所在地误判了有崇氏的起源,但不管是四川还是陕北。有崇氏的起源地都不在河南。
《太平御览》卷一五五引《帝王世纪》云:“夏鲧封崇伯。故《春秋传》曰谓之‘有崇伯鲧’,国在秦晋之间。
《吴越春秋·越王无余外传》记:“鲧娶于有莘氏之女,年壮未孳,嬉于砥山,得薏苡而吞之,意若为人所感,剖胁而产高密。家于西羌,地曰石纽,石纽蜀西川也。”


做为东亚庞贝,最大古城的石峁,如果中国神话中什么人物最相关,也就只有有崇氏鲧了。三仞之城除了石峁,都难靠得上边,更重要的是,石峁的位置在“秦晋之间“,秦晋之间的三仞之城,还有谁?
《世本》载:“鲧作城。”
《吕氏春秋·君守篇》:“奚仲作车,仓颉作书,后稷作稼,皋陶作刑,昆吾作陶,夏鲧作城,此六人者,所作当矣。”
《吴越春秋》载:“鲧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此城郭之始也。”
《淮南子·原道训》载:“昔夏鲧作三仞之城。”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2:06 | 显示全部楼层
wolfgang 发表于 2019-10-27 11:58
这是二里头文化遗址范围。
各地遗址人口的减少和文化的衰落不是发生在二里头时期,而是在龙山文化的末期 ...

这是典型的以今推古,二里头文化期,夏家店文化区域的遗址密度是中原地区最繁荣郑州盆地的4-5倍,可想而知,其人口规模,夏家店文化的F438+是今天东亚的核心大簇,也就不足为奇了。

发表于 2019-10-27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0-27 12:00
这就信口胡说,什么证据可以支持有崇氏鲧、禹父子来自河南?崇山在晋南陶寺文化区域内,是大禹被封于 ...

唐尧,舜虞,有夏氏开始都不是晋南的本地人,都是外来户。舜虞明显是来自东部平原,唐尧一说是来自河南,一说是来自河北,反正也不是晋南本地人。一开始依附唐尧和舜虞的有崇氏凭什么是本地人或者来自西部?而且夏桀被商汤打败后流放巢湖,按照古代的规矩,就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商汤把夏桀流放到他的祖先之地去了。
另外,不要太相信龙山文化末期和夏时代青铜兵器的优势。如果要说青铜兵器的优势,齐家文化优势极其明显,为什么连近在咫尺的关中都拿不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0-27 12:23 编辑
wolfgang 发表于 2019-10-27 12:09
唐尧,舜虞,有夏氏开始都不是晋南的本地人,都是外来户。舜虞明显是来自东部平原,唐尧一说是来自河南, ...


关中在龙山晚期近于十室九空的状态,后来崛起与商人分庭抗争的关中刘家文化、碾子坡文化,本身就是西北文化的一个分支。


寺洼文化.png
寺洼文化 2.png
发表于 2019-10-27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0-27 12:15
关中在龙山晚期近于十室九空的状态,后来崛起与商人分庭抗争的刘家文化,本身就是西北文化的一个分支。

齐家文化不是人口扩张,青铜武器占优势吗?为什么不向关中扩张,而是主要沿着藏彝走廊向西南扩张。藏彝走廊的路可不好走,从陇右到关中,只要越过陇山就可以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10-27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9-10-27 13:02 编辑
wolfgang 发表于 2019-10-27 12:23
齐家文化不是人口扩张,青铜武器占优势吗?为什么不向关中扩张,而是主要沿着藏彝走廊向西南扩张。藏彝走 ...


因为齐家文化的主力进入此期空前繁荣的晋陕蒙高原地带,促成了东方庞贝石峁古城的兀然崛起,而对持续衰败的关中地区并无兴趣,人往高处走的道理。直到齐家文化之后的继承者,才从西北进入关中,促成关中地区主流文化刘家文化、碾子坡文化的形成。为什么姬周自窜于戎狄,不是很多人想象的跑到漠北苦寒之地,而是此期的晋陕蒙戎狄之地才是龙山文化晚期的文化繁荣之地。

晋陕蒙高原地带的文化在二里头文化期,一直与夏保持友好状态,而二里头文化二期第一批出现的青铜器,就是象征王权的绿松石饕餮纹青铜牌,几乎与齐家文化的同类器物如出一辙,只是更精美,这意味着什么?

另外,齐家文化时代的青铜器更多的是礼器,而不是武器。老虎山石峁一族南下消灭虞舜的陶寺中期文化,其武器也是细石器镞。

在黄河以西的关中地区,文献记载是有扈氏的控制地。从考古学角度来说,相当于河南龙山文化晚期,关中地区的代表性考古学文化是客省庄二期文化。但这时的关中,尚未从龙山以来的文化衰落期中恢复元气。

在关中和晋中以北的今陕西延安、榆林和山西省的朔州、忻州、吕梁,这一时期文化突然蓬勃发展。南流黄河两岸的陕北到晋北广阔区域内,遗址数量激增数十倍,骤然出现了以延安芦山峁、神木石峁、榆林寨峁梁、佳县石摞摞山、兴县碧村等为代表的多座大型石构城址。这些城址虽然大小有别,但聚落的布局似乎有统一的规划设计,呈现出模式化特点。这种贯彻在大小聚落中的一致性,至今在其他文明区内尚未发现。这些聚落的人群,似乎同源,都可以归属为石峁·新华文化之中。他们对南方的陶寺文化区,有着强大的压迫和影响力。甚至于陶寺城址的衰落与动荡,也与这一人群有关。从目前的考古资料看,他们似乎与早期夏王朝之间没有发生直接的联系或冲突。

在关中以西的甘青地区,是继承了马家窑文化的齐家文化的分布区。这支考古学文化能够自行生产铜器,且与中原地区的夏王朝有着近乎相同的礼制追求,都以大型片状的玉器作为仪仗礼制象征。但齐家社会没有能发展出大型的城邑聚落。


齐家文化和夏家店文化都出现M117+,石峁的全基因组信息又接近西北齐家文化,这个中间环节一通,M117+ 标记族群的迁徙轨迹也就清晰了。

付巧妹研究员的研究团队对石峁古代人骨标本进行了实验和测序。到目前为止,基于线粒体DNA和核基因组的数据,可以暂时把石峁人群与黄河中上游的其他古代人群联系起来,就目前核基因组分析所得到的结果,石峁人群与甘青地区人口密切相关。当然,上述分析结果只是初步的,但这样的分析结果在很大程度上印证了石峁考古学遗存与以齐家文化为代表的甘青地区考古学文化在陶器、玉器、铜器、葬俗等方面的密切联系。

发表于 2019-10-27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9-10-27 12:32
因为齐家文化的主力进入此期空前繁荣的晋陕蒙高原地带,促成了东方庞贝石峁古城的兀然崛起,而对持续衰 ...

有扈氏所在的地区,更多的人以为是在河南的甘这个地方。另外,夏禹正妻是涂山氏,涂山氏是个典型的淮泗部落。为什么夏禹会到这么远的地方娶正妻,因为夏部落以前就是淮泗部落中的一员,夏桀被流放的巢湖也属于淮泗地区。夏部落来自于淮泗的证据远多于来自西羌的证据。夏禹来自西羌的证据我认为是周朝的杜撰,没有实际事例可以证明。
发表于 2019-10-27 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唐尧的Y,我觉得可以查一下房姓的Y。房是个小姓,公开只有两个来源,一是丹朱之后,二是鲜卑屋引氏改房氏。鲜卑来源很容易鉴别出来。所以找出现有房姓中的最大支还是有可能找出唐尧的Y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9-12-16 13:32 , Processed in 0.150507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