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5495|回复: 43

原汉藏语1到10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2-22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9-2-22 13:15 编辑

自己复原的原汉藏语1到10的发言 Numbers 1 to 10 in Proto Sino-Tibetan

1 gchig / gchid

2 gniis

3 gsuum

4 bliis

5 rngaal

6 drog

7 sniid

8 brgyed

9 dgu

10 bgjub

大概发音 (用普通话注音)

1 格济格 / 格济德

2 格尼斯

3 格孙姆

4 伯利斯

5 热嗯阿勒

6 德洛格

7 斯尼德

8 伯勒格叶德 (格叶要连读)

9 德顾

10 伯格居伯

发表于 2019-4-15 00:2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y 于 2019-4-15 00:30 编辑
MNOPS 发表于 2019-3-1 21:45
而且我刚查过,泰语的我们是rao而不是hao,老挝语才是hao

https://en.wiktionary.org/wiki/Appendix:Tai ...


啥逻辑?暹罗人的we是rau 所以暹罗人用lao来蔑称老挝人和兰纳人?
发表于 2019-3-14 14:56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复原的这个古汉藏语好多数词我怎么越看越不像汉语,完全是参照藏语和嘉绒藏语的结合体,跟汉语不讨沾边,要么就说是藏语书面语
发表于 2019-3-2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9-3-2 19:57 编辑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9-3-1 15:46
佬是否等於俚(獠)中的獠?


極有可能,廣東為俚,廣西為獠 / 僚

有個網叫僚人家園http://bbs.rauz.net.cn/forum.php

俚和獠估計都是浙江和江西福建的越  南下同化原住民形成。青銅文化(例如銅鼓和銅鑼)肯定不是廣東本地起源,考慮到江西有有色金屬礦及吳國越國的青銅劍,答案很明顯了

我怕有些人不明白,rauz,z是以韻尾代聲調,其實是聲調符號來的,避免類似越南文的複雜的聲調符號。r- 就不知道是甚麼來頭
发表于 2019-3-2 1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9-3-2 19:59 编辑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9-3-1 15:50
元朝马端临编的《文献通考》载:“五岭之南,人杂夷獠……铸铜为大鼓。……有鼓者号为都老,群情推服”

都老是否今天粵語的"大佬"?


都古音大概是tu。但考慮到從者tla,有些複雜
发表于 2019-3-2 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joy 发表于 2019-3-1 16:27
这不就典型的寮=僚源自rauz的理论嘛?

佬 要是来自于僚 或者某种南方语言 何以连山西的底层群众都有这种用法?


古越人一直擴張到山東,所謂夷越,不要少看越人在上古的擴張

另,我在本壇多次說過,夏人疑似和越人有關
发表于 2019-3-1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元朝马端临编的《文献通考》载:“五岭之南,人杂夷獠……铸铜为大鼓。……有鼓者号为都老,群情推服”

都老是否今天粵語的"大佬"?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一定准,请各位提点意见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NOPS 于 2019-2-22 13:50 编辑

藏语基础教程,在网上找到的,觉得挺有用的。复古派的大汉族主义者可以进来学学,这是纯的不能再纯的古汉语。

我:nga

我是: nga re

无是 (不是): ma re

我无是 (我不是): nga ma re

有: yu (类似普通话“鱼”的发音,但介于“鱼”和“月”之间)

我有: nga la yu

没有: me (类似英语“me"的发音,但介于"me"和"咩"之间)

我没有: nga la me
 楼主| 发表于 2019-2-22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明白: nge go tsu song

我不明白: nge go tsuma song

谢谢: tukje che

对不起: gong dak

再说一遍: yangkyar sung dang

慢慢地: ga ler ga ler

快点快点: lam sang lam sang

我不知: nge she kyime

我不喜欢它: de nga gapome
发表于 2019-2-25 00: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9-2-25 00:01 编辑

藏語ma與閩語ma粵語m唔 , mau / mou 無 / 冇明顯同源
发表于 2019-2-25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这复原追源太远了,汉藏语分离时应该还不是这样,藏语数词和闽南语现在都还很相似的
发表于 2019-2-25 0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9-2-25 00:52 编辑

二,四,收-s韻尾,皆去聲

九姓烏古斯(古突厥語:Old Turkic letter Z.svgOld Turkic letter G1.svgOld Turkic letter O.svg Old Turkic letter Z.svgOld Turkic letter O.svgOld Turkic letter OQ.svgOld Turkic letter T1.svg,Toquz Oγuz,Toquz Oghuz,又譯九姓烏護

九姓烏古斯=九姓烏護=Toquz Oγuz=Toquz Oghuz

Toquz是九,大概是意譯,或曰訓讀

Oγuz / Oghuz是烏古斯=烏護,肯定是音譯,或曰音讀,O對應烏

γuz / ghuz對應古斯=護,古是ku上聲,所以要加斯韻尾-s變kus,護是去聲,本來就是ɣus / ghus

https://zhuanlan.zhihu.com/p/20387731
中古前期秦隴去聲為入的實質 - 知乎

護的匣母ipa音標發不出來,唯有發圖了

匣即盒,音從甲kap,發音ghap








 楼主| 发表于 2019-2-25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9-2-25 00:00
藏語ma與閩語ma粵語m唔 , mau / mou 無 / 冇明顯同源

同源关系肯定是有的,毕竟都是汉藏语系的。

另外我不记得闽语的无有ma这个音,闽语的无读成bo或者vo。
 楼主| 发表于 2019-2-25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韩语的否定词ma (比如韩剧里经常出现的ka ji ma,别走) 应该跟藏语古汉语也有同源关系
发表于 2019-2-26 12:09 | 显示全部楼层
MNOPS 发表于 2019-2-25 10:27
同源关系肯定是有的,毕竟都是汉藏语系的。

另外我不记得闽语的无有ma这个音,闽语的无读成bo或者vo。

粵語的"猴"讀若"馬騮", 這是古漢語/ 古藏語遺傳嗎?
 楼主| 发表于 2019-2-26 2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尼安德特人 发表于 2019-2-26 12:09
粵語的"猴"讀若"馬騮", 這是古漢語/ 古藏語遺傳嗎?

粤语是壮侗底层 + 汉藏上层。

闽语也可能有苗瑶或壮侗底层,只是不如粤语那么明显。
发表于 2019-2-27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除了馬騮外, 粵語好像再沒有"MA"/"MO"的詞頭, 閩南不知道有沒有
发表于 2019-3-1 01:08 | 显示全部楼层
獮猴,可能是複輔音ml-之類,考慮到侯部我擬為mlo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03:45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壮侗语对粤语和闽语的影响,举两个最经典的例子。

粤语的"细路仔",意思是小孩子,细大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不用我多说,仔大家也都明白,唯独路有点特殊。但只要会壮语就明白了,因为壮语里lwk就是"儿子,孩子,小孩子",所以细路仔实际的意思是细仔仔。

闽南语的"gua be ki",gua对应我这没什么争议,ki对应去也没什么争议,唯独中间的be在翻译成普通话的时候五花八门,有说是我欲去,有说我要去,还有说我卜去(占卜了之后再去?),但都让我觉得不太对劲。直到前一段时间我发现壮语的去是bae,问题才迎刃而解。bae本来是代表去的动词,但在当地汉化之后引入了中古汉语的去(拟音khioh, 闽南发音ki),所以原来的动词bae就失去了实际意义,变成了一个代表意愿的虚词,类似于英语的I will go
发表于 2019-3-1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MNOPS 发表于 2019-3-1 03:45
关于壮侗语对粤语和闽语的影响,举两个最经典的例子。

粤语的"细路仔",意思是小孩子,细大家都明白是什 ...

gua be ki"是啥?我闽南人不懂
发表于 2019-3-1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路仔是細佬仔吧?當然V大所言,泰國老撾(寮國)佬為人我是同意的,老撾(寮國),老,寮即為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9985916 发表于 2019-3-1 08:53
gua be ki"是啥?我闽南人不懂

gua = 我

be = 壮侗语的去,后来在引入中古汉语的去之后丢掉了实际意义,变成了像英语将来时will那样的虚词

ki = 去
 楼主| 发表于 2019-3-1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9-3-1 09:06
细路仔是細佬仔吧?當然V大所言,泰國老撾(寮國)佬為人我是同意的,老撾(寮國),老,寮即為人

粤语中也有用luk表示小的

佬这个词也很有可能来源于壮侗语,但我认为并不是来源于壮侗语的人,而是来源于raeuz,意思是我们
发表于 2019-3-1 10:58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你得先知道古汉语的“要”是怎么说啊
发表于 2019-3-1 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joy 于 2019-3-1 11:42 编辑
不死的涡虫 发表于 2019-3-1 09:06
细路仔是細佬仔吧?當然V大所言,泰國老撾(寮國)佬為人我是同意的,老撾(寮國),老,寮即為人


根据欧洲传教士18世纪记载的说法  老挝人的lao是暹罗人对于自己东北部(laotian)、北部(lanna)tai人邻居的一种称呼,即为unciviliazed tai。
lao=rauz=我们=人这个根本成立不了,因为傣泰语中的我们是hao

泰语中的人 要么pu 要么tai

相反佬作为贬义的人在汉语地区(包括普通话地区)广泛使用,倒是粤语的佬 倒不甚带有贬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0 05:44 , Processed in 0.141239 second(s), 1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