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5-29 08:37
“晏平仲婴者,莱之夷维人也”,说明太史公应该掌握了晏平的身世资料,不然不会明确说是“莱夷人 ...

“《史记·管晏列传》载“晏平仲婴者,莱之夷维人也。”'夷维即现在山东高密,这种说法为多数人认可,但是与其它典籍记载有矛盾。司马迁对晏子祖先由莱归齐的时间、原因都没有记载,不知是他对这些也不清楚,还是这里指的并不是晏子的祖籍,而是其食邑。

宋·欧阳忞《舆地广记》载“汉夷安县属高密国,本春秋莱国之夷维邑,平仲其邑人也”。宋·乐史(930—1007)《太平寰宇记》说得更清楚“高密县东北一百二十里依旧二乡,汉旧县也,即春秋时晏平仲所食之邑。”据此两书,则“夷维”只是晏子食邑,其祖籍不详。”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9-5-29 10:39 编辑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5-29 08:37
“晏平仲婴者,莱之夷维人也”,说明太史公应该掌握了晏平的身世资料,不然不会明确说是“莱夷人 ...


“不过,一般都认为司马迁说的是晏子祖籍。如果这里所说是祖籍,则不仅与《舆地广记》、《太平寰宇记》记载矛盾,自身也有一些不可解之处。比如,如果晏子祖先为莱人,其父晏弱(谥桓子)何以在灭莱时为齐国主帅灭自己的宗国?如果说这里所指是食邑,应该是晏桓子灭莱时所封,但高密在前690年已经归齐,晏桓子前568年灭莱时收莱之地不包括“夷维”,即晏桓子如果此时被封“夷维”,不得称“莱之夷维”;如果被封于莱,则不应该是“夷维”。所以,这种说法也有矛盾。”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5-29 08:37
“晏平仲婴者,莱之夷维人也”,说明太史公应该掌握了晏平的身世资料,不然不会明确说是“莱夷人 ...

关于高密在公元前690年已经归齐,杨宽《西周史》称“从师寰簋铭文来看,至迟宣王时,莱已服从周朝而成为诸侯,并接受王命而和齐一起征伐淮夷了。”后来纪国逐步侵吞莱国领土,将莱人赶到更偏远的地方。公元前722年,纪国的边境已经到了高密一带。公元前690年,纪国被齐灭掉,高密属齐(杨宽《西周史》,2003上海人民出版社)。

发表于 2019-5-29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燕~殷~赢~奄~晏,估计都是燕鸟崇拜的东夷族~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5-29 12:05
燕~殷~赢~奄~晏,估计都是燕鸟崇拜的东夷族~

如果我们所说的东夷族,指的是先秦山东地区的古人群,那么,殷人肯定不是东夷族。甲骨文中有祭鸟的卜辞,但是殷人祭鸟的目的在于占气测候,他们或者通过祭鸟祈求雨止日出,或者通过祭鸟预测气候。换句话说,商人祭鸟是祭日的不同形式。也就是说,殷人不是燕鸟崇拜,这点先秦文献与甲骨卜辞可以互证。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14:18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5-29 12:05
燕~殷~赢~奄~晏,估计都是燕鸟崇拜的东夷族~

楼下,会贴出学者们的详细论证,晏子的“晏”是以邑为氏。及有学者以金文及文献详论晏婴灭莱和出仕于齐的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9-5-29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5-29 12:05
燕~殷~赢~奄~晏,估计都是燕鸟崇拜的东夷族~

商代燕国的燕字,甲骨文中有几种写法,这个字董作宾释为妟字,即是后世燕国的“燕”字。他在《帚矛说》文中说:“妟即匽,亦即郾国。卜辞有‘妟来’之语,知当为国族名。金文《匽侯旨鼎》作口,《子璋钟》作口,《郾王戈》作口,皆见《金文编》。所从之口即妟,郾亦作燕,即后世的燕国。《左传》昭公九年‘肃慎燕毫,吾北土也’。燕地在今河北易州一带。”

董作宾对字的解读和妟“为国族名的意见,得到研究殷商甲骨文和燕国史学者们的赞同。先秦时期燕国的燕字,商代甲骨文作妟,西周金文作匽,战国文字作郾,春秋时始作燕。无论是匽、郾,还是燕,其核心是“妟”。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39楼所说的涉禹三器之一,即“齐侯镈钟”,又称“叔夷钟”,春秋器,其铭文长490字左右,记载了齐侯对“叔夷”的赏赐。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1123年,即北宋,《金石录》(13.2)说:“ 宣和五年,青州临淄县民,于齐故城耕地,得古器物数十种,其间钟十枚,其款识尤奇,最多者几五百字。” 这几五百字,即指的叔夷钟。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叔夷钟是目前所见铭文最长的齐器,铭辞与齐侯灭莱等史事有关。但是,叔夷钟最受关注的是其在夏史研究中的地位。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叔夷钟的器主是叔夷,此人虽仕于齐灵公之朝,但祖上是宋人。铭文非常清楚地显示叔夷是“穆公之孙”,即宋穆公的后代。铭文载齐灵公对叔夷说道“余经乃先祖”,意即我效法你的先祖,而叔夷对答时说道:“夷典其先旧及其高祖:虩虩成唐,有严在帝所,溥受天命,翦伐夏后,败厥灵师。伊小臣唯辅,咸有九州,处禹之堵。”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1: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叔夷钟的铭文看,齐灵公对叔夷的身世是非常清楚的,否则他也不会说要效法叔夷的先祖。对叔夷称述祖先的这段史实,齐灵公显然是认可的。另外,这则铭文中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叔夷此人虽然客居于齐,为齐灵公臣,但对于祖先及其功业却如数家珍,有着清晰的记忆,甚至透着自豪感。而且,像“伐夏”“伊小臣(即伊尹)唯辅”这样的史实结构,也与我们熟知的夏、商之际史实吻合。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2:03 | 显示全部楼层
20世纪30年代,“古史辨”运动兴起之时,,王国维作《古史新证》,曾针对性地援秦公敦(簋)、齐侯镈钟(今名作叔夷钟)铭文之禹以诘驳,明谓“春秋之世东西二大国无不信禹为古之帝王,且先汤而有天下也”。
发表于 2019-5-30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博物馆藏秦公簋,及铭文(右数三行后四字为“鼏宅禹迹”)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27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5-30 13:26
国家博物馆藏秦公簋,及铭文(右数三行后四字为“鼏宅禹迹”)

孙庆伟的《鼏宅禹迹:夏代信史的考古学重建》(2018年三联书店),其书名即取自秦公簋铭文。孙庆伟书中所引用蔡哲茂的观点值得介绍。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蔡哲茂是位台湾学者,甲骨学家,在另一个帖子介绍过他的一篇论文,即《商代的凯旋仪式》。不过,孙庆伟所引用的这篇论文尚未读过。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知道,虽然有些学者做过努力,但是,甲骨学界是不承认甲骨文中有“夏”字的。但是,蔡哲茂认为武丁卜辞中的“西邑”就是指“夏”。说不定,那些执着于从甲骨文中找出“夏”字的学者真是走了弯路!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孙庆伟:“有学者指出,殷墟武丁卜辞和清华简《尹至》篇中的‘西邑’,《礼记·缁衣》和清华简《尹诰》篇的‘西邑夏’等称呼都是指‘夏’(蔡哲茂《夏王朝存在新证——说殷卜辞的‘西邑’》,《中国文化》第四十四期,2016年10月)。”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甲骨文中是有夏的史影存在,如:
癸丑卜,上甲岁,伊宾。                                       (《合集》27057)
贞其卯羌伊宾。∕王其用羌于大乙,卯惟牛,王受又。  (《合集》26955)

在祭祀上甲和大乙(成汤)时,以伊尹为宾(配祭),事非寻常。
 楼主| 发表于 2019-5-30 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近年出土文献与中国文明的早期发展》(李学勤《三代文明研究》,2011年商务印书馆):

“殷墟甲骨乃是商王室遗物,占卜的是当时大事,自然很难涉及被商朝取代的夏朝人物,实际上夏朝的史影,在甲骨文中还是存在的。例如在甲骨文祭祀卜辞里,祖先总是或以上甲为首,或以大乙(汤)为首,同时伊尹的地位也极重要,这显然是因为大乙是代夏的第一位先王,如果没有夏朝和伐桀之事,这种现象怎样解释呢?至于上甲以及上甲的父亲王亥,为汤的六世、七世祖先,实际就是生活在夏朝的人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1 06:59 , Processed in 0.146854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