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4:05 | 显示全部楼层
imvivi001 发表于 2019-6-2 14:00
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 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周监于 ...

本帖对孔子的介绍,基本出于三本书,欢迎参与!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本书是《孔子与中国之道——现代欧美人士看孔子》(1993年山西人民出版社)。作者是美国的H.G.CREEL。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4:17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的中文名字是顾立雅,他的这本书是西方世界对孔子研究的里程碑式的著作,顾立雅本来就是孔子研究方面的大腕。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对于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这本书,本帖采用对每章中重要的段落抄写,这一组合在楼与楼之间可能会有错落,但不失本意。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1:两千五百年前,中国降生了一个婴孩,他的一生对历史的影响鲜人能比。他是贵族之后并且是帝王的后裔(《史记·宋世家》)。他临世之时,据说有龙和“神灵”在空中盘旋。但孔子自谓,“年轻时,我没有社会地位,并且生活在卑贱的环境中”(《论语·子罕》:“吾少也贱。”《世家》:“孔子贫且贱”)。

他通常被称作保守分子,说他的首要目标是复古和增强世袭贵族政治的权威。事实上,他倡导和帮助发起一场彻底的社会和政治革新,他应被看作是伟大的革命者。他去世后的几个世纪之内,世袭贵族政治最终在中国消亡了;对它的崩溃,孔子的贡献大于任何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2:一些在十七和十八世纪进入中国并成为学者甚至朝廷官员的耶稣会传教士,就有这种辨识力。他们拂去堆积如山的近代解释的灰尘并力图回到孔子自身。在发回欧洲的一封封信中,他们讲述了他们发现的令人鼓舞的这位新哲学家的思想。

因此,正是在众所周知的哲学的启蒙运动开始时孔子成为欧洲的名人。一大批哲学家,包括莱布尼茨、沃尔夫、伏尔泰,以及一些政治家和文人,都用孔子的名字和思想来推进他们的主张,而在此进程中他们本人亦受到了影响。法国和英国的实情是,中国,在儒学的推动之下,早就彻底废除了世袭贵族政治,现在,它又成为攻击这两个国家的世袭特权的武器。

在欧洲,在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的民主理想的发展中,孔子哲学起了相当重要的作用。通过法国思想,它又间接影响了美国民主的发展。有趣的是,托马斯·杰佛逊提议,作为“我们政府的拱顶石”,应建立一种与中国科举制度显著相似的教育体制。某种程度上,儒学对西方民主发展的贡献经常被忘却;因为相当微妙的原因,我们必须审视它们的适当地位。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6:29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3:孔子曾说过他的一位弟子有资格占据国君的位置(《论语·雍也第六》:子曰:“雍也可使南面。”),我们仅知道有这样一件事是没有意义的,除非我们了解所有背景;而我们真的去了解时,那就非常重要了。因为这位弟子(冉雍)不是君位的继承人,并且有暗示说他的家世在一定程度上有污点(见《论语·雍也第六》“子谓仲弓”章。事实上,《左传》上并没有过任何姓冉的君王之家,这显然排除了他曾是君主继嗣的可能性。就我所知,也没有任何此类说法)。

孔子说冉雍可践王位,不过是由于他的德行和才能,而这在汉代是寻常之事。但在孔子之前的任何时代,从远古文献和青铜铭文(金文)来看,世袭权似乎一向被认为是登上王位的唯一资格。这件事说明,很清楚,孔子的评论并非草率的赞辞,而是一项具有着伟大重要性的革命政治原则的宣言。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6:45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4:考古学证明,与现代中国人有关联的人类占据中国已有相当长的时间。可是,我们关于中国历史的实际知识只开始于公元前十四世纪的商朝。尽管我们只是从出土文物和一些简短的铭文中了解这个王朝(它建都在现在的河南省北部),但有证据表明它有显著进步的文明。它的许多制造品显示了高度的工艺,而它的青铜器则名列人类最具艺术性的产品之中。

这个文明未被摧毁,但它受挫延缓了;那是公元前1122年,根据传统年表,商王朝被一个相对野蛮的部落联盟所征服。这些部落位于西部,即现在的陕西省一带。征服者由周人率领建立了周朝。这些入侵者把他们的征服扩大到北部中国的大片地区,但他们却不可能用一个强大的中央集权国家管理这块领土。因为这需要良好的交通,有效的金融体系和丰富的政治经验,而所有这些都是他们所缺乏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所说的公元前1122年,是根据传统年表之一。估计今后这些学者会接受夏商周断代工程给出的年表,特别是公元前1046,这个应该是最能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如学者所言。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5:在东周初建(公元前770年)与孔子诞生(公元前551年)之间的两百年里,各国疆域不断变更,但其情状只能用简图(见前附)的方式描述。在中原世界的中心地带,黄河两岸的国家保存的中国文化最近乎传统的纯正性。在这方面,特别重要的是周王的皇家领地宋国(由商王的后代统治)和最北的孔子的故国,鲁国。这些以及别的中央小国,与周边国家相比,长于文化素养,而拙于权力和扩张。中央诸国产生的思想家倾向于强调和平与人的幸福;而许多尚武和“律法”者却是周边国家之人。

尽管南方大国楚国统治着几乎整个长江流域,但它巨大的潜力却被经常不断的国内贵戚间的明争暗斗所削弱。在文化上,它与中原诸国有一定的隔阂。楚国本来是“蛮夷”之邦,它只是逐渐成为中国文化的信徒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零有一篇论文《先秦诸子的思想地图——读钱穆《先秦诸子系年》》(李零《我们的中国(第四编)》,2017年三联书店),他认为,先秦时期的大趋势就是“东学西渐,东学南传”。这个“东”就是山东南部的鲁地、山东北部的齐地,以及宋、卫、郑——这是商的故地。
而无论是齐地的晏子,还是鲁地的孔子,皆为宋人之后,文化的底蕴可见!这与楼上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所言这些先秦诸国“长于文化素养,而拙于权力和扩张”基本相符!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07:40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6:有时,大国的军队并不互相攻击,而是仅仅满足于惩罚中央诸国的摇摆不定,并迫使它们发誓忠诚于新的协定。协定的签署完全是种宗教仪式。一个作祭品的动物被杀掉,它的血涂在协定的每份副本上。每位国君或官员在签署协定后大声朗读它并把牺牲品的血涂在他的唇上。最后,一份副本与这个牺牲品一起埋掉,以便神灵能强制条款的实施。

孔子出生前几年的这样一个协定,强迫中央国家郑国加入诸国联盟,结尾是这样的:“如果有谁毁约,那么,那些负责监督签约者的忠诚和协定执行的人,著名山河(的神灵),众多神灵和所有接受牺牲品者,以及我们七姓十二国的祖先——所有这些精明的神灵都会惩罚他,以至于他将失去他的人民,他的职位将被废除,他的家庭将受惩,他的国家和家族将被完全毁灭。”(《左传·襄公十一年》:“或间兹命,司慎、司盟、名山、名川,群神、群祀,先王、先公,七姓十二国之祖,明神殛之,俾失其民,队(坠)命亡氏,踣其国家。”)好可怕的誓言。然而,两个月之内,在武力压迫之下,郑国又一次改变了他的忠诚。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7:这种社会机体内的疾病产生出它自己的抗毒素。理论上讲,贵族所有的儿子都应在政府中得到封地和职位。但随着岁月的飞逝,贵族祖先太多了,以至于这个理论行不通了。结果是,甚至一些国君的近亲都沦为穷人(贵族间冲突的胜负,小国的灭亡,均可能产生这样的破落之家。——译注)。这样,就产生了一大批这样的人——有世系,有时还受过教育,但却很贫穷,其社会地位近乎许多普通人。

正是这样的破落贵族后裔,至少是作为最先的例证,组成了贫困的“士”阶层,他们在周朝后期发挥了重要作用。他们中的一些人是武士、待雇的刺客。但另一些是哲学家。毫无例外地,他们是心怀不满之人。因为懂得更好的东西,或者至少是人们这样认为他们,所以他们不倾向于接受现状。他们不是愚昧无知的农民,甘愿受苦而不抗争。他们对自己所受的压迫显然不满。而一些相当利他主义的人则信仰全体人民的事业。孔子便是他们之中最著名的一位。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8:尽管孔子从不有意掩饰他卑贱的过去,但长大后还是觉得有些羞愧(《论语·子罕第九》:子曰:“吾少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孔子讲“君子不多”,并非自责,又非自卑。孔子一生,颇得益于“少也贱”。所以,在孔子看来,贫贱的经历固然不必一定造就伟才,但却一定有益于伟才的成长。至少从自己的经历和成就中,孔子并不认为贫贱生活会使人羞愧。所以,孔子称赞子路“衣敝緼袍,与衣狐貉者立”(《论语·子罕第九》)而不以为耻的精神——译者注)。

然而,没有这些早期的起伏,孔子就不可能成为那么伟大的人物;实际上,他影响了后来整个中国文化史。早年的奋挣使他深有感触,也使他对普通大众怀有深切的同情,这种同情从未失去,并从一开始就使儒学染上了这种色彩。他们使他下了决心,就他所能做到的,要使每个有才能的年轻人,无论多么卑贱,都应该有他的机会。当他后来宣布他从不回绝一个有大志的学生(无论他多穷)并断言每个青年都应受到尊重直到他有机会证明自己的时候(《论语·述而》:子曰:“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悔焉”又《子罕第九》:“子曰:“后生可畏,焉知来者不如今也?”),他便是既声明了一个伟人的高尚原则,也(无疑是不自觉地)证明了他自己年轻时代的事业是正当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6:03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这本书的翻译者是高专诚,楼上介绍中的“译者注”就是高专诚的注释。翻译不是简单地英译汉,作者的一些观点需要译者准确的把握,并对其可商榷的地方予以批注,这需要译者对原始文本有深入的了解。
比如,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认为“尽管孔子从不有意掩饰他卑贱的过去,但长大后还是觉得有些羞愧”,但是,高专诚的“译者注”表明:“孔子讲‘君子不多’,并非自责,又非自卑”,“孔子并不认为贫贱生活会使人羞愧。所以,孔子称赞子路‘衣敝緼袍,与衣狐貉者立’”。
本书中高专诚有相当多这样的“译者注”,显示出相当高的学术水平!
 楼主| 发表于 2019-6-3 17:55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9:孔子心爱的弟子颜回可能是弟子中之最贫者(《论语·雍也第六》: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论语·先进十一》:颜渊死,子哭之恸。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孔子强调他接收所有有大志的学生,唯一的要求是聪慧和肯干。他明言,无论贫富都不妨碍有才能和勤奋(《论语·雍也第六》: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为什么学生们要投奔孔子呢?最首要的原因之一当然是他的人格。这具有持久的魅力;甚至在《论语》中朦胧映出的他的暗淡而被歪曲了的影象,也穿过了两千五百年的距离,也鼓舞了人们的热情并引发了许多国家和各种宗教的人们对他的一定程度的崇敬。而在活着的时候他肯定被看作是有威力的“传教师”。作为教师,他也对那些有浓厚的学术兴趣的人有吸引力,我们知道,在他那个时代还没有其他教师能提供进一步研究文学、历史和哲学的机会。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07:49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10:作为一种哲学的儒学从未反对过中庸适度的肉体享乐,而孔子个人并非不同意娱乐,除非它与德行和真诚不相一致,甚至相反。他称赞将学习作为一种乐趣,而他把音乐看作是纯粹的娱乐之源,这看上去是很独特的。他对管弦乐有浓厚的兴趣,并且自己弹一种古琴。他还参加非正式的合唱。

另一方面,孔子认为,一个政府除非能使它的人民幸福,否则就是不合格的(《论语·子路十三》:子曰:“近者悦,远者来。”)。他还特别嘱咐他的学生在规划他们的生活时要包括休息和娱乐(《论语·述而第七》:子曰:“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亦见《阳货十七》“子之武城闻弦歌之声”章)。《礼记》中有个故事:弟子子路,在年末参加一次农业祭祀,看到了人民的作乐,便抱怨说他们看上去太疯狂了。可是,孔子告诉他,他应该理解他们只是在几个月的劳作之后作一些必要的休息和娱乐,要记住甚至是一张弓也不能总是绷紧,而要让它恢复力量。

这种对普通男女之感情和需要的同情是儒学之魅力的隐密真义。平衡是需要的,即:一方面避免享乐的完全放纵,另一方面避免无意义的苦行,这是典型的孔子性格的体现。作为一位天才(他确实如此)和伟大的创发性的领袖,他确实卓越地把持住了这种平衡。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11:中国贵族的另一门传统艺术正适合孔子的目的。他把它拿过来,给了它他自己的特殊偏重,并使它发展成为几乎是儒家的标志。这就是众所周知的“礼”。汉字“礼”是个象形文字,表示的是一件祭器。它是个精致昂贵的器物,用来放置献给神灵的牺牲。似乎不能怀疑这个汉字的最早的意义是“祭品”,它仍然保持着这个意思。这个意思的简单引申就逐渐地也指祭祀时使用的礼仪。

它的进一步的发展模式就更复杂了。要理解它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到我们所谓的“宗教”和“世俗”在古代中国并不是完全分离的;事实上,他们是不可分解地混合在了一起。死与生的分界线也不明朗。青铜礼器通常是供奉祖先的,但某些器皿上的铭文告诉我们,它们既用于祭祀神灵亦用于“我的朋友的宴会”。这使人想起,神的荣耀付予了罗马皇帝们,尽管他们还活着,同样地,在早期的中国文献记载中,我们有时会发现,对死去的统治者的祭祀和对活着的统治者用近乎同样的词语来礼赞。如果某个国君派出的外交使团尚在国外时国君本人 就去世了,那么,这个使团的主要负责人,在他回来之后,要赶到陈放国君尸体的大厅里“向尸体汇报”(《仪礼》)。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2:02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12:从《论语》中我们不能确定孔子实际上是否再三给学生们讲述过礼的运演,正如弟子子夏明显去做的那样。但是,无论他是否使用过这种养成习惯的身体上的方法,他显然都认为礼是约束情感的工具(这是被现代西方教育严重忽视了的人的一个方面)。他还坚持认为,依靠建立平衡和节奏,个人不会被任何危机震惊得做出可叹的举动。

这种附加在理智文化上的情感控制的功能被反复地强调。“夫子说:‘君子广泛地学习典籍,并且用礼约束他之所学,就不可能做出越轨之事。’”(《论语·雍也第六》: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又见《子罕第九》“颜渊喟然叹曰”章之“博我以文,约我以礼”)。《论语》载云,在孔子周游期间,有一次他们一行人陷入了窘境以至于饿得很虚弱。子路愤愤不平地问,君子忍受这样的磨难是否合适。孔子告诉他:“也只有君子才能坚定地直面贫困,普通的人,一旦处境不佳,就站不稳脚跟了。”(《论语·卫灵公十五》,这里所引述的亦表述在《论语·里仁第四》“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和《泰伯第八》“好勇疾贫,乱也”之中。)

礼的概念,意指生活中的某种和谐和礼貌以及人的平衡,自从孔子时代以来在中国文化中是重要的。林语堂称它是“一种原则,已成为中华民族生活的目标,它起着社会组织和管理的作用。”它造就了中国人民某些最卓越的特征。
 楼主| 发表于 2019-6-4 14:28 | 显示全部楼层
Herrlee Glessner Creel (顾立雅)的观点

13:孔子反对传统宗教的某些因素,比如,传统宗教非常看重的人祭(殉葬)。在商朝,大量的人被献祭。这种做法一直延续到周朝,在《诗经》中至少提到两次,《左传》中有大约十一次。人祭的例子在后来的著作中也被提到,在孔子一生期间发生过三次,其中的一次就在鲁国。墨子宣称,那些倡导苦心经营葬礼(厚葬)的人想要一大批人被杀,去陪伴死去的要人。当秦朝的“第一个皇帝(始皇)”在公元前210年下葬时,据说有一大批后宫女子被杀,为他殉葬。晚到公元前一世纪,汉室的一个王子命令他的奴隶乐师们为他殉葬,其中的十六人在他死时被迫自杀。

可是,《论语》未提到人祭。孟子引述孔子的话去谴责那种甚至是以人像殉葬的做法,大抵是因为这有主张用真人殉葬的倾向(见《孟子·梁惠王上》:“仲尼曰:‘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为其象人而用之也。”)《礼记》详述了一件事,即孔子弟子子禽被认为在他兄弟的葬礼上制止了杀人。儒者总的来讲反对人祭,并最终取得了伟大成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6 08:02 , Processed in 0.08614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