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麦陵的观点

3:叔夷出仕于齐的原因是什么呢?器铭“是辟于齐侯之所” 已有所透露。孙治让读辟为避,说叔夷是因避难奔齐(《古籀拾遗》1988年)是对的。器铭对叔夷的高祖、丕显、族人、本人等所建功业和履历均有追述,对自己出仕于齐的原因作一交代也是顺理成章的。叔夷避难奔齐的“ 乱” ,自然是内乱而非外犯。以灭莱时叔夷约五十来岁估计,从叔夷儿时到灭莱之前,见于《左传》的宋国内乱有如下几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4:5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麦陵的观点

4:见于《左传》的宋国内乱有如下几事:
(1)前620年,在位十七年的宋成公死,昭公杵臼立。昭公欲杀公族,穆、襄之族(穆公襄公的子孙)率国人攻昭公,杀公孙固、公孙郑于官中。昭公被迫妥协,六卿和公室讲和(见《左传》文公七年)。

(2)前619年,因宋昭公对周襄王之姊宋襄夫人不加礼遇,宋襄夫人便依靠戴氏(戴公的子孙,即华、乐、皇三氏)的族人杀了襄公的孙子孔叔,公孙钟离和大司马公子卬(昭公弟),这些都是宋昭公的党羽(见《左传》文公八年)。

(3)前609年,宋国武氏(武公子孙)奉昭公子和文公弟司城须作乱。十二月,宋公杀了同胞兄弟须和昭公的儿子,让戴公、庄公、桓公的族人在司马子伯的客馆里攻打武氏,且驱逐武、穆之族于国境(《左传》文公十八年)。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麦陵的观点

5:从灭莱前叔夷官至正卿来考虑,叔夷到齐国的时间不会少于十年。或他儿时就随父母到了齐国,或近不惑之年才到齐国,再晚就不大可能了。因为没有至少十年的时间,则无以做出显赫的政绩,也不可能官至正卿。叔夷之父为“ 穆公之孙” ,此人当非穆、襄之族率国人攻昭公的穆公子孙而莫属。叔夷之父可能也参与了攻昭公的行动。虽然穆、襄之族逼昭公作出妥协,但后来的处境一定不会好,直到前609年,武穆之族被驱逐出境。叔夷家族至迟是在此时离开宋国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6:33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麦陵的观点

6:郭沫若先生释“ 辟” 犹仕也,谓古者人君为辟(名词), 君事人亦为辟(动词),犹人君为王,君事人亦为王。杨树达先生举师望鼎“用辟于先王” 等器铭为例,说诸辟字皆臣事之义。郭、杨二说自然是可通的,但不可取。因为辟字此义释“ 是辟于齐侯之所” 的辟,还不如释为避难的避更为贴切。何况《经》、《传》中确有这样的历史背景,这不能说是巧合。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麦陵的观点

7:叔夷仕齐后,对他灭莱前的功业,有两处铭辞涉及到这样的内容。一是从“ 公曰” 的角度,说“ 汝尃余于艰恤,虔恤不易” 。尃,孙诒让读为俑,义为辅。郭沫若从之。艰恤,义同毛公鼎、师询篡铭文的“ 函于艰” 。恤,忧也。犹今谓艰苦危难之时。不易,不更改,犹公谓不功摇。这句的大意是:你叔夷辅弼我于艰难之时,且虔诚坚定不移。

另外,以叔夷自述的口气,说自己“ 是小心龚齐,灵力若虎,谨营其政事,又共于桓武灵公之所” 。小心龚齐,义同本器铭“ 小心畏忌” ,犹公谓小心慎重。灵力,谓叔夷之勇武;谨营,谓叔夷之勤慎。又共,杨树达先生释为右功,极是。桓武,郭沫若先生说是懿美之辞,可从。周昌富同志说“ 灵” 字应同“ 桓武” 一样, 也是懿美之辞。说从钟铭“ 武灵成(诚)”可证。这一句钟铭原为“ 曰武灵成” 。武灵的灵,义同灵次、灵力的灵,与桓武灵公、灵命的灵不同。白川静《金文通释》卷四已指出这一点。郭沫若先生指出成读为诚,是诚然的意思。因为钟铭文末是祝嘏韵语,为了照顾押韵,所以把“ 诚然武灵” 颠倒为“ 曰武灵成” 。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6:57 | 显示全部楼层
W7167N 发表于 2019-6-1 14:43
夏麦陵的观点

3:叔夷出仕于齐的原因是什么呢?器铭“是辟于齐侯之所” 已有所透露。孙治让读辟为避,说 ...

“孙治让”字抄错了,是孙诒让。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麦陵的观点

8:灵公,到底是生称,还是谥号?郭沫若先生说是生称,周昌富同志说是谥号。《左传》襄公二年记载“ 齐侯伐莱,莱人使正舆子贿凤沙卫,以索马牛皆百匹,齐师乃还。君子是以知齐灵公之为灵也。” 杜注“ 乱而不损曰灵,言谥应其行。” 我们不禁要问是先有谥号,还是先有“ 应其行” 的?如果灵公是谥号,此受贿而退兵之事与灵公无关,怎么能说是“ 应其行” 呢?可见,灵公是生称。

杜注云“ 灵公” 为谥号,杨伯峻先生说“ 灵” 是恶谥,都是不确的。不能因为《左传》襄公十三年记述楚共王临死前自请谥号为“ 灵” 或“ 厉” , 就断言所有名字有“ 灵”的均为谥号或恶谥。我们理解“ 君子是以知齐灵公之为‘灵’ 也。” 意思是君子从这事便可看出齐灵公是如何的“ 灵” 了。显然,这“ 灵” 含有讽刺的意味。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夏麦陵的观点

9:上述钟铭叔夷自述的几句铭辞,大意是:我叔夷因处事小心谨慎,勇武如虎,勤劳于政事, 所以有功于齐灵公。鉴于叔夷有以上的功业,所以齐灵公对他说,“ 余命汝职左卿,为大事” 。职字之释,差义为佐,均从白川静氏说。佐卿,辅佐正卿的意思。正卿之称,《左传》多见。大事,郭沫若先生释为大史,亦称左史,例见《左传》襄公十四年。可知叔夷既司治厘邑,又兼摄大史之职。
对叔夷有了如上的了解,便明白齐灵公委以灭莱重任的原因所在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7:23 | 显示全部楼层
kongshibei 发表于 2019-5-26 18:17
晏子应该是宋穆公的后代。晏氏F1319比例不低,另外,K644比例更高。

很对!由楼上的介绍可知,晏子确实是宋穆公的后代。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王绪霞的考证,晏子大约长孔子三十五岁,二人的交往史籍记载不多,可以考知的主要有鲁昭公二十年,齐景公与晏子适鲁与孔子问答(《史记·孔子世家》、《史记·齐太公世家》),鲁昭公二十五年,孔子到齐国时两人的交往(《史记·孔子世家》《史记·齐太公世家》),鲁定公十年齐景公和晏子于夹谷之会时见孔子(《史记·孔子世家》)。江永(1681—1762)、钱穆等人都认为第一次和第三次交往的记载不可信,只有鲁昭公逊齐后孔子之齐的记载可信,而且江永、钱穆都认为孔子这次在齐国停留时间只有一年。
 楼主| 发表于 2019-6-1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所以,楼下,这个帖子过渡到对孔子的介绍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08:23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上已经有几个帖子对孔子做过讨论,本帖尝试介绍一些尚未触及过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08:36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鲁国人,其先宋人也,殷人后裔。先朝帝王之胄,后世帝王之师。所谓半部《论语》治天下,其伦理实为中国文化之内核,其思想对中国文化的塑造无人能及!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说“述而不作,信而好古” ,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伟大文明的传承者。而实际上他更是一个开创者,比如他的“有教无类”、“匹夫之志”等等。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09:00 | 显示全部楼层
《论语》开篇即强调教育,““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这给中国文化打上深深的烙印!而其人人都可以接受教育不分族类的做法,不啻于惊雷!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09:13 | 显示全部楼层
晏子说“婴则齐之世民也”,这是自谦;孔子说“吾少也贱”,这是实情。但是,相对于晏子,孔子的世系非常清楚。当时的国际社会都知道这个殷人后裔是圣人之后,且将成为圣人之后的达者。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孔子说“予始殷人也!”,这话透漏出骄傲,也展示出对祖先文化的自信。如果说晏子是儒?是墨?抑或自成一家?那么,孔子就是儒之代名,源于殷商,传承有自。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殷民族虽然政治上被周征服,但是文化上却同化了西周新民族”————“周人是商王朝的边疆少数民族,文化落后,人口稀少”,孔子对此知道吗?当然知道。
周人原先没有文字,说什么语言,我们不知道。但是周人继承了商人的语言和文字,就是现在的汉语和汉字,这点从周原甲骨文中看得很清楚。
 楼主| 发表于 2019-6-2 1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那么,为什么孔子还要说“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因为孔子必须要这样说。孔子周游列国,孔子要伸展抱负,孔子只能这么说。不过,孔子巧妙地给“郁郁乎文哉,吾从周”加了个前缀,就是“周监于二代”。
发表于 2019-6-2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 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0-23 08:53 , Processed in 0.095425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