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16:41 | 显示全部楼层
“ 季子” 是宋景公的最幼的小妹,宋景公的妹妹出嫁作“ 句吴夫人” 。《史记· 吴世家》云“ 太伯之奔荆蛮,自号句吴。” 吴国国号在文献和金文中都有好几种写法。季子嫁为吴国夫人,即与吴王成婚。吴、宋联姻,史书失载,在当时的政治史上是有相当重要性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女字和男子的字一样,以伯仲叔季排行,“ 季子” 是宋景公的最幼的小妹。季子出嫁作“ 句吴夫人”,即与吴王成婚。吴、宋联姻,史书失载,在当时的政治史上是有相当重要性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者对河南固始侯古堆一号墓出土的这一对铜簠是宋景公嫁妹于吴国的媵器没有异议。吴宋的此次联姻,史书失载,这件婚事既然是宋景公出面,时间则应该发生在宋元公去世之后宋景公即位期间。景公在位有44年说,48年说等,相当于吴王僚、阖闾、夫差在位期间,那么这位句吴夫人应该嫁给了哪位吴王?关于这一点,学者看法不一。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8:3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认为,她的夫君应是赫赫有名的吴王阖闾,其理由在于根据时间推算,宋景公的妹妹不可能嫁给夫差及王僚:景公的祖父平公在位有44年之久,他的儿子元公即位时不会太年轻,他的小女儿也不一定是在他的暮年所生,而夫差为王时宋元公已经去世22 年。古礼,女子二十而嫁,如果宋景公嫁妹于夫差,只有在她是元公的遗腹女,又待字闺中逾期的情况下才能成立,这种情况可能性较小。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8:42 | 显示全部楼层
而1955 年安徽寿县蔡侯墓出土的青铜器铭文证明吴王僚的夫人是蔡昭侯的长姊,铭文作器时间是“元年正月”,昭侯元年是吴王僚九年,距王僚的去世不足4年,除非在这4年蔡昭侯长姊去世,宋景公之妹才有可能嫁给吴王僚,因此吴王僚也不会是宋景公之妹的夫君,只有吴王阖闾最有可能。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从时间及各位当事人年龄上来推断的话,李学勤的这个结论是较为客观的,但唯一不能解释的是吴国的国君夫人的陪嫁媵器为何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河南固始。这一地区自春秋中叶便属于楚国,吴国夫人怎么会埋葬到楚国?李学勤认为,侯古堆墓葬所葬女子未必是吴国夫人,他假设了两种可能性:1、吴灭亡后,簠流落到楚人手中;2、公元前505 年,阖闾伐楚兵败,其弟夫概偷偷回国发动政变自立为吴王,阖闾急忙率兵回国,夫概失败投奔楚国,宋景公簠很可能就是在这次政变中流落到河南南部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我觉得李学勤的假设未必对,侯古堆墓葬所葬女子应该是吴国夫人,等级摆在那儿,该墓有一条朝东的斜坡形墓道,葬具为重椁一棺,椁外二层台及两椁之间有殉人17 具,殉人均有棺,并有陶器、玉器、铜带钩、铜削刀等随葬品。这符合“季子”为宋女所应具有的宋俗。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赵青云《河南考古新发现”笔谈》(1984年第6期《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一文认为,宋景公之妹的夫君应该是吴王阖闾的太子夫差,而非阖闾。他认为,当时只有吴太子夫差与宋景公的小妹年龄相当,这位句吴夫人之所以被葬于楚国,应当与吴太子夫差伐楚有关。《史记·吴太伯世家》载: “吴王光阖闾十一年,吴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楚恐而去郢徙鄀。”《左传》也记载: “四月巳丑,吴太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楚国大惕,惧亡。”因侯古堆墓处于番国故城郊外,当时的情况应是吴太子夫差取番之后,携夫人占领番地时,夫人发急病而死,不得不葬在此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赵青云《河南考古新发现”笔谈》(1984年第6期《中国历史博物馆馆刊》)一文认为,宋景公之妹的夫君应该是夫差,句吴夫人之所以被葬于楚国,应当与吴太子夫差伐楚有关。《史记·吴太伯世家》载: “吴王光阖闾十一年,吴王使太子夫差伐楚,取番。楚恐而去郢徙鄀。”《左传》也记载: “四月巳丑,吴太子终累败楚舟师,获潘子臣、小惟子及大夫七人。楚国大惕,惧亡。”因侯古堆墓处于番国故城郊外,当时的情况应是吴太子夫差取番之后,携夫人占领番地时,夫人发急病而死,不得不葬在此地。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9:20 | 显示全部楼层
王恩田《河南固始“勾吴夫人墓”——兼论番国地理位置及吴伐楚路线》(1985年第2期《中原文物》 )则认为,宋景公簠出土于固始,是因为宋公栾之妹季子曾嫁于吴王为妻,由于夫死或其他原因又改嫁于鄱国国君成周。
以上诸种说法虽均言之有理,却都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进行印证。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宋景公铜簠证明了春秋末年吴、宋之间的政治联姻情况。当时的吴国想要称霸中原,为实现其目标就需要与中原诸国加强联系以扩大自己的影响力,而且宋国处于吴国北上的必经之道;而宋国在整个春秋时代极为活跃,面对日益强大的吴国自然希望能够结成政治联盟。因此,通过婚姻加强两国的联合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09:52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国青铜器还有宋孟姬青铜匜。这件青铜器是1985年3月在河南永城市陈集乡轮窑厂取土时所发现。铜匜已残,通长35、高15 厘米,残重3.3 公斤。匜的流长而宽,兽首形四足,夔龙形鋬。口沿下饰窃取纹一道,腹部饰瓦纹。铜匜虽残,但铭文尚存。铭文处于器腹内底部,连重文共十七字,释文为: “郑伯作宋孟姬媵匜,其子子孙孙永宝用之。”这段铭文中的“郑伯”指的便是郑国国君,这是一件郑国国君嫁女儿宋孟姬于宋公国君的媵器。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孟姬匜”,郑国为姬姓,因此郑国女儿被称之为“姬”,“孟”是此女在姊妹中的排行,“宋”则是她的所嫁之国。铭文意即:郑国国君的大女儿嫁给了宋国国君,父亲制作青铜匜作为陪嫁送给女儿,并希望子子孙孙永远使用它。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12:05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宋孟姬匜”的形制及纹饰推断,该匜应为西周晚期遗物。从春秋初年开始,宋郑两国便开始交恶,整个春秋之世两国纷争不断,成为世仇。此青铜匜的出现说明宋郑两国在西周晚期邦交正常,之间还互通婚姻。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文献资料中对于郑宋两国通婚之事缺乏记载,至于宋孟姬匜嫁的是哪位宋国国君,郑清森在《“宋孟姬”青铜匜考》(2007年第5期《中国历史文物》)一文中曾对此进行了推断:“该青铜匜极有可能是郑桓公友(在位36年,前806—前771))嫁其女宋孟姬于宋戴公(在位34 年,前799—前766))之子宋武公司空( 在位18年,前765—前748)的陪嫁器物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9-6-29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由叔子鼎一路说来,介绍了一些涉及宋国的青铜器,为什么要说叔子鼎?因为叔子鼎是宋共公所铸。为何要说宋共公?因为文献上有宋共公迁“相”的记载。
发表于 2019-6-29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前年一滴相思泪。。。。。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08:48 | 显示全部楼层
WuShan_53_ 发表于 2019-6-29 22:33
前年一滴相思泪。。。。。

今朝二吞猪下水。。。。。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09:05 | 显示全部楼层
相,相县,相邑,相城,相子城。
《水经注·睢水》:“相县,故宋地也。睢水又东迳相县故城南,宋共公之所都也。”
《舆地志》云:“宋共公自睢阳徙相子城,又还睢阳。”
《太平寰宇记》卷十七故相城下亦曰:“宋共公自睢阳徙都此城。”
《史记·曹相国世家》张守节《正义》引《舆地志》:“宋共公自睢阳徙相子城,又还睢阳。”
 楼主| 发表于 2019-6-30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水经注·涡水》又有:“涡水又东屈迳相县故城南,其城卑小实中,边韶《老子铭》云:‘老子,楚相县人也’,相县虚荒,今属苦,故城犹存,在赖之东,涡水处其阳,疑即此城也,无廓以应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1 22:54 , Processed in 0.11398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