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谷中信一的观点

2:从据称是“战国时代中期偏晚”下葬的郭店楚墓出土的这本《老子》,即所谓郭店《老子》 ,使我们大为震惊。因为其内容与今本《老子》如此相同,几乎无差异。正如马王堆汉墓被发现时一样,这个事实给了我们同样强烈的冲击。那个时候,也是与今本相差无几的《老子》以近乎齐全的状态,且两种同时地从二千年的沉睡中醒来。当它们呈现在我们眼前时,那种震惊和喜悦是无法言喻的。即使说由于它们的出现,甚至使人们期待老子的研究从此会为之一变,也不为夸大其词。

不过,这次发现的郭店《老子》与马王堆《老子》大不相同的是,甲、乙、丙三本合起来了也不过二千多一点的字,只有今本的大约40%。尽管如此,一读其内容,我们惊喜地发现,郭店《老子》在内容的量上,虽不到今本《老子》的一半,但《老子》思想特色却几乎齐备无缺。这是油然而生的切实感受。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谷中信一的观点

3:老子这个人物以及其著作《老子》,自古以来在中国思想史的研究者之间,都一直引起着许多争论。围绕《老子》是自著还是他著而争论;还有与此相关的《老子》成书年代的争论。 关于这几点,我曾在《新出土资料的发现和疑古主义的去向》(《出土资料研究》第二号,1998年)中,论述过私见,故在此不重复。关键是这本郭店《老子》的发现能否给这种争论画上休止符。

的确,在发现的当初,曾使人乐观地以为这一下可以给长年以来的争论画上休止符了。但随着研究的深入,我们渐渐发觉事情并非那么简单。其最大的原因在于郭店《老子》本身的成书年代依然无法确定。即考古上作出的一般结论是,郭店楚墓的下葬年代约在公元前300年,最迟不下270年;然而,思想史学者中的部分人提出其年代也有可能更迟(关于这一点,在1999年6月日本东京第四次东方学者会议专题讨论“从楚简看先秦文化的诸相”的会议上,笔者曾直接询问过彭浩先生,他断定基于考古学的年代判断是不可能有误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5:13 | 显示全部楼层
谷中信一的观点

4:如果认为郭店《老子》是当时已存在的《老子》五千言中的一部分的话,对一些学者——支持老子自著论,坚信正如《史记》的《老子传》所记载的那样,在与孔子大体同时代的春秋末期,老聃应关令尹喜的要求,才写下了《老子道德经》上下五千余言而不疑的学者们来说,郭店《老子》的发现不是并没有什么重大意义吗?因为它只不过是提供了实物证据 ,证明从春秋末期,经过战国中期、末期直到汉代,《老子》虽然有若干文字的异同,但几乎以原形流传下来。而且对于他们来说,这就足够了。充其量,在传流的过程中,字句如何变化?章序如何移动?像这类问题成了他们关心的焦点而已。

然而,对于支持《老子》成书年代为战国末的学者们来说,郭店《老子》的发现,简直就像自家的立论被彻底推翻了一样;正像由于马王堆《老子》的发现曾使《老子》成书于汉初的学说不攻自破了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谷中信一的观点

5:在郭店《老子》中,从其发掘状态也可以了解到其与儒家思想也并无大的相克而能共存。但汉初的马王堆《老子》中,则可以看到《老子》被切实地吸取到黄老思想之中。由此,虽然是间接的,也可以看到围绕《老子》的思想界的状况的变化。

另外,就与儒家的关系而言,正像《史记·老庄申韩列传》所记载的那样:“庄子┅┅作渔父、盗跖、胠箧,以诋碫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术。”在支持老子的人之中逐渐出现了反儒家的人。或许就是在这个过程中,今本《老子》渐臻完满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谷中信一的观点

6:如上所述,郭店《老子》的发现迫使我们对先秦思想史做以再探讨。

第一,《老子》这一文献并非从最初就具备了五千言这种完整的形态而被通用。马王堆《老子》也不过是从战国末至汉初流行的本子一事重新得以澄清。郭店《老子》也以物证表明, 以马王堆《老子》与今本《老子》相差甚小,和《史记·老庄申韩列传》中有老聃谈“道德之意五千余言”并“书上下篇”为根据,认为成于老聃之手的《老子》五千言自春秋末起既已通用流行了等,是不妥当的。

第二,黄老思想与《老子》的关系也大体上变得明确。即,它们的关系并非是人们一向认为的那样:《老子》先行并单方面地对黄老思想施以影响;而实际上是它们互相影响,以致黄老思想的形成,并且《老子》文献也形成了今天我们所见到的这种形态。

第三,《老子》的反儒倾向并非从一开始就有,而是在战国中期,尤其是至末期的黄老派与儒家(特别是荀子学派)的尖锐对立渐至形成的过程中,新附加进来的要素之事,也近乎明了 。
 楼主| 发表于 2019-6-21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从谷中信一的相关论述中,我们可以知道,《老子》的反儒倾向并非从一开始就有,庄子作渔父、盗跖、胠箧,以诋碫孔子之徒,以明老子之术,在支持老子的人之中逐渐出现了反儒家的人。所谓与儒家的对立,可以具体地看作是与荀子学派的严重对立。这也是因为这个时期,荀子学派的目标是实现统一帝国;在思想界,也像《荀子·非十二子·解蔽》所见到的那样,对于别学派进行主动的毫不留情的批判。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裘锡圭在《郭店〈老子〉简初探》(《道家文化研究·郭店楚简专号》第17辑,1999年三联书店)一文中,把简本《老子》形成时间定在战国早期。他认为,简本《老子》的确没有绝弃仁义的意思。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10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的艾兰(S .Allan)和英国的魏克彬(C .Williams)有同样的看法,因为简本《老子》是“绝圣弃辩”而非“绝圣弃智”,故没有反儒倾向(艾兰(S .Allan)。魏克彬(C .Williams)编,邢文编译:《郭店〈老子〉——东西方的对话》,学苑出版社2002年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15 | 显示全部楼层
刘传滨《郭店楚墓竹简研究简述》,该论文出自2010年第4期《古籍整理研究学刊》。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2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传滨的观点

1:1997年7月,郭店一号墓的发掘报告正式发表;1998年5月, 《郭店楚墓竹简》一书在文物出版社正式出版。这批材料一经公布,立刻引起了学界的高度重视,各地纷纷举办学术研讨会、座谈会,就郭店竹简相关问题展开热烈讨论。同年5月,美国达慕思大学举行了世界首次“郭店《老子》学术讨论会”,会议以《老子》与《太一生水》篇研究为主,部分论文收入《郭店老子——东西学者的对话》一书。

1999年1O月, “郭店楚简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武汉大学召开,会议对简文的释读、编连、文本对勘等问题做了集中讨论,相关成果结集为《郭店楚简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于2000年5月由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2000年8月在北京大学举行的“新出简帛国际学术研讨会”,是“1998年会议的直接扩大和延续” 。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传滨的观点

2:郭店一号墓的年代及墓主的身份

郭店一号墓的年代:发掘者认为郭店一号墓具有战国中期偏晚的特点,其下葬年代当在公元前4世纪中期至3世纪初(湖北省荆门市博物馆《荆门郭店一号楚墓》, 《文物》1997年第7期)。也有一些学者反对这一意见,如王葆玹认为“郭店一号墓的下葬年代较晚,公元前278年为其上限,公元前227年为其下限” 。总的来说,整理者的意见广为学界所接受。

墓主的身份:郭店一号墓出土一件漆耳杯,底部有铭文4字,发掘者释为“东宫之杯”。李学勤改释为“东宫之币(师)”,认为“东宫之师”即太子的老师 ,使得此铭文成为墓主身份讨论的焦点。在此基础上,学界对墓主的推论归纳起来有陈良 、环渊 、慎到、屈原等几种说法。也有学者不同意这种意见,裘锡圭把“师”解释为“工师” ,认为“这字样也许只是制作杯子的工匠所为,说明这杯子是某人作的”。 我们认为该字释为“不(杯)”似乎更加合理,如此,墓主是否为太子之师恐怕难以论定。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刘传滨的观点

3:早期的儒道关系

今本《老子》第十九章与简本(《老子甲》简1—2)有较大差异,其中“绝圣弃智”、“绝仁弃义”两句,简本作“绝圣弃辩”、“绝为弃虑”。正如裘锡圭先商指出的,“原来老子既不‘绝圣’,也不‘绝仁弃义’。他在这一章中所反对的,只是智辩、巧利、伪诈”(【按】裘氏后来改释为“为虑”)。这是相当朴素的思想,在老子的时代当然是可以有的。显然是简本之后的某个时代的某个或某些传授《老子》的人,出于反儒墨的要求,把“绝圣弃辩”改成为“绝圣弃智”,把“绝伪弃诈”改成为“绝仁弃义”。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W7167N 于 2019-6-22 09:47 编辑

刘传滨的观点

4:简文的学派归属

郭店竹书主要是儒、道两家著作,对各篇简文的学派归属问题也是学界讨论的热点。属于道家作品的《太一生水》,李学勤“推测为关尹一派的作品”(李学勤《先秦儒家著作的重大发现》, 《中国哲学》第20辑,辽宁教育出版社1999年) 。属于儒家类的简文,学者更多的讨论其与思孟学派的关系,如“《缁衣》、《五行》已可证实出自子思”(李学勤《郭店竹简研究的新进展——谈谈梁涛博士的新著<郭店竹简与思孟学派>》, 《光明日报》2008年1O月11日) 。

梁涛的《郭店竹简与思孟学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5月第1版)一书,就是这方面的总结性的著作。此外,关于《语丛四》的性质,李零则认为“内容与阴谋游说、纵横长短之术有关”(李零《郭店楚简校读记(增订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谷中信一的观点是,“认为成于老聃之手的《老子》五千言自春秋末起既已通用流行了等,是不妥当的”;李学勤则认为郭店简《老子》非《老子》本貌,简本实际上是摘抄本,理由相当充分。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10:0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李学勤的《中国古代文明研究》(2009年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这本书中,有李学勤关于郭店楚简的4篇论文,现介绍他的这篇——《论郭店简<老子>非<老子>本貌》。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1:湖北荆门郭店一号楚墓,是在1993年秋季先遭盗扰,然后清理发掘的。墓中出土大量竹简,讯息于次年见诸报端。由于那时报道强调了简内《老子》的发现,一直到1998年简的整理报告《郭店楚墓竹简》问世,海内外学者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竹简《老子》。考虑到湖南长沙马王堆三号汉墓所出帛书《老子》已经使学术界感到很大惊异,大家对更早的简本《老子》的反应是理所当然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11:53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2:人们都希望,郭店竹简《老子》能显示出《老子》一书的本来的,或至少是早期的面貌。在《郭店楚墓竹简》出版后,读者立即看到,竹简《老子》同今传本(包括河上公本、王弼本等)以及帛书本的差别,实在是太大了。竹简《老子》分甲、乙、丙三组,合在一起,只相当今传本八十一章的三十一章,字数仅有五千言的五分之二。其分章与章次,也全然不同于今传本和帛书本,而且在丙组简的内容里,还增多了被题为《太一生水》的部分。先秦时《老子》的原貌,难道竟是这样的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3:现在大家都了解,古书是有其传流定型的过程的。《老子》从最初著作起,肯定会经历一定的演变过程,才形成今传各本。郭店简《老子》、马王堆帛书《老子》,都是这种过程的环节。以环节的前后时序而言,竹简自然更早,但是不能排除帛书与今传本还有比简本早的渊源。马王堆帛书《周易》的经文部分,六十四卦始乾终益,是采分宫法,晚于今传本的始乾终未济;传的部分,《系辞》也一定晚于今传本的《系辞》(李学勤《周易经传溯源》,长春出版社,1992年),其情形正可以参照。竹简《老子》是否《老子》一书的原始形态,仍是需要论证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4:有学者提出,郭店简本《老子》的年代约在公元前300年左右,而马王堆帛书《老子》抄写于汉初,“那么,简本《老子》要比帛书《老子》提前了大约一个世纪左右的时间。在这一百年中,《老子》一书似乎经历了由简本向帛书本的转化过程”(许抗生《初读郭店竹简<老子>》,《中国哲学》第20辑,辽宁教育出版社,2000年)。这一论断的前提,正在于公元前300年左右时存在的《老子》,是只有简本这样的形态,帛书本乃至今传本均自之而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2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5:我个人的意见是,郭店简《老子》在章数和章次上,都不是当时《老子》的本貌。简本实际上是三组《老子》的摘抄本,其内容仅为《老子》的一部分,是郭店墓的主人生前在教学中使用的。在同出简中,还有四组《语丛》,也是教学用的摘抄本,不过并非抄录一书,而是由百家著述杂抄而成。《老子》的摘抄本,性质与之相似。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0-30 09:09 , Processed in 0.12228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