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09:44 | 显示全部楼层
因此,金景芳对《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所论应该可信。下面,我们看边韶的《老子铭》。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鹿邑太清宫始建于东汉延熹八年,即公元165年,初称为老子庙,《桓帝本纪》:“延熹八年正月,遣中常侍左悺之苦县祠老子。至十一月,又遣中常侍管霸祠之”。此碑云“八月梦见老子而祠之”,盖因汉桓帝梦老子降于殿庭,乃颁旨在老子故里建庙祭祀,命陈相边韶撰《老子铭》碑。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边韶《老子铭》:

“老子姓李,字伯阳,楚相县人也。春秋之后,周分为二,称东西君。晋六卿专征,与齐、楚立并僭号为王。以大并小。相县虚荒,今属苦,故城犹在,在赖乡之东,涡水处其阳。”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边韶本是学者,又是奉旨作《老子铭》,他必然要有仔细的研究,并且是慎重的研究。皇帝那儿有大批的史官看着,边韶若是瞎求写,是要出大问题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1:40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老子,我们不去涉及其里籍之争,因为这无太大的意义。对于边韶的《老子铭》,我们就从其中的“相县”展开讨论,以期脉络初显。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对这个“相县”的讨论,又分三个部分,即叔子鼎、河亶甲和相土。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叔子鼎中的这个“子”,是姓,就是商人子姓的“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宋为殷后,周初受封,缘“客而不臣”,宋国的政治地位在西周及春秋前期甚高。观诸史料,宋国在春秋战国时颇为活跃。顾栋高《春秋大事表》言:“春秋时宋最喜事,春秋之局变多自宋起”。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宋国史料见诸文献典籍的颇多,但是,涉及考古方面的却比较少。这是因为宋国所处的豫东平原是黄泛区,黄河的多次泛滥将大量的古代遗存湮没于黄土之下。叔子鼎即出土于山东枣庄。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4:48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枣庄徐楼村宋公鼎与费国》,该论文出自2012年第1期《史学月刊》。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4:57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1:2010年秋,蒙山东枣庄市博物馆石敬东先生赐示枣庄徐楼村墓葬新出青铜器照片,盛情极值感谢。由这批器物的形制纹饰等方面看,其时代在春秋中期、晚期之间。其中钟、鼎、盘等多件有铭文,属于同一器主。现取最清晰的一件鼎铭为例,计有文字五行二十八字:
  有殷天乙唐(汤)
      孙宋公固乍(作)
      口弔(叔)子口鼎,
      其眉寿万年,
      子子孙孙永保用之。
简要讨论如下。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2:鼎铭开首作器者自称“有殷天乙唐孙”,与1978年河南固始侯古堆一号墓所出宋公口簠相同。后者铭文
是:
  有殷天乙唐(汤)孙宋公口乍(作)
      其妹句口(吴)夫人季子媵口(簠)。
见《殷周金文集成》4589、4590,鼎铭的年代不会距之过远。我过去谈到,春秋战国间已有四代宋公有青铜器发现,即:
  宋公戌钟        宋平公戌(或误作成)
      宋公差戈                        宋元公佐
      宋公口鼎、簠、戈            宋景公(或作兜口、头曼)
      宋公得戈                        宋昭公得(或作德、特)
徐楼村鼎铭的宋公口,以通假求之,无疑是宋平公的上一代共公,《左传》记他名固,《史记·宋世家》则说名瑕。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6:2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3:宋乃子姓国,鼎铭“ 叔子”,是宋共公嫁予口国的女儿。“口 ”系国名,与这件鼎同出的一件小鼎作器者为“口公”,可能便是叔子的丈夫。

这个“ 口”国就是文献里的费国,位于山东鱼台,与枣庄徐楼村相距不远。《书·费誓》的“费”,据《史记集解》本作“粊”,正是从“比”声的字。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4:关于费国,历代学者有很多争议。《左传·隐公元年》有:“夏四月,费伯帅师城郎。”杜预注云:“费伯,鲁大夫。”但很多人认为应系小国附庸于鲁者。值得注意的是,费国直到战国早期仍然存在,《孟子·万章下》载:“费惠公曰:‘吾于子思则师之矣,吾于颜般则友之矣,王顺长息则事我者也。’”这个费惠公显然是一国之君。但是由于当时鲁季孙氏有以费为封邑的记载,不少学者著作,如宋王应麟《困学纪闻》、清顾炎武《日知录》、阎若璩《四书释地续》等,都主张费公是战国时季孙氏的僭称(有关讨论详见焦循:《孟子正义》卷十,《诸子集成》本,中华书局1991年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5:《说苑·尊贤》云:“鲁人攻鄪,曾子辞于鄪君曰:“请出,寇罢而后复来,请姑毋使狗豕入吾舍。”鄪君曰:“寡人之于先生也,人无不闻;今鲁人攻我而先生去我,我胡守先生之舍?”鲁人果攻鄪而数之罪十,而曾子之所争者九。鲁师罢,鄪君复修曾子舍而后迎之。””清翟灏《四书考异》据之以为:“费之僭邑为国,不待战国时也。”实际上,鲁之三桓子孙到后来已衰微,不可能有费惠公这样的国君,陈槃先生《不见于春秋大事表之春秋方国稿》已经辨明(陈槃:《不见于春秋大事表之春秋方国稿》,台湾历史语言研究所1970年版)。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李学勤的观点

6:陈槃先生引据清程恩泽《国策地名考》、俞樾《群经平议》之说,提出“春秋时,鲁有二费”,《春秋》费伯国在今山东鱼台西南费亭,季孙氏之邑费在今山东费县西北二十里。这两个地点都在枣庄徐楼村不远之处。春秋费国的位置如确在鱼台,其公室墓在徐楼村是合理的,这自然有待今后进一步考察。

无论如何,徐楼村的发现确证了费国的存在,结束了上述学者间的争端。因为相当于宋共公的年代,季孙氏即季文子行父,《左传·文公六年》明载他“聘于陈,且娶焉”,哪里有僭称公而且娶宋女的事情呢?

至于费国的族姓,旧有姬姓、姒姓、嬴姓等说,详见陈槃书所引,但都缺乏依据(陈槃:《不见于春秋大事表之春秋方国稿》),我们希望徐楼村墓葬青铜器或今后有关发现能为大家提供更多材料。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平安认可李学勤所作的考释,只不过认为鼎上的“口”,不是“费”,而是“滥”。
 楼主| 发表于 2019-6-27 17:11 | 显示全部楼层
赵平安《宋公固作口叔子鼎与滥国》(2013年第3期《中华文史论丛》):

宋公固作口叔子鼎,口即口字,读为滥。口是由邾分化出来的小国,此鼎是宋共公为二女儿出嫁所铸。鼎的出土地枣庄徐楼村一带是古书中所说的古滥国的地界。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0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清森同意赵平安释此字为“滥”,枣庄市峄城区徐楼村东周墓葬附近春秋时期确属滥国辖地。铭文中“叔子”,为宋公固的三女儿。“叔”为排行,古时以伯仲叔季相排,叔排行第三。“子”为姓。
 楼主| 发表于 2019-6-28 0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郑清森《山东枣庄徐楼村东周墓出土宋国青铜铭器考——兼论春秋时期滥国》(2017年第4期《四川文物》):

山东枣庄徐楼村2座东周墓葬(M1、M2)共出土青铜铭器8件,其中M1出土6件,M2出土2件。根据铜器铭文内容考证,M1出土的3件青铜鼎和2件青铜铺是宋共公固嫁其女儿叔子于滥国国公宜脂所作的媵器。M1、M2为夫妇异穴合葬墓, M1主人为宋共公固的女儿叔子,M2墓主人为滥国国公宜脂,这2座东周墓葬的考古发掘为研究春秋时期滥国的地望、滥国的发展历史以及宋、滥两国政治关系情况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7 04:20 , Processed in 0.205973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