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6 17:41 | 显示全部楼层
Karl Heinz Pohl(卜松山)的观点

6:哲学界对道家的接受——或许正是其自身特点使然——虽不那么轰动,但以今天的眼光来看,却影响深远。今天凯泽林虽然已被人淡忘,但在二十年代,是一位享有盛名的哲学家。他在1911—12年间周游世界后写的《哲学家旅行日记》(1918年)以“ 通往自我的捷径” 作为该书题记,今天读来还颇具启发性。它以纵览各国文化的开阔视野见长,一如施本格勒所著的《西方的没落》那样广为流行。凯泽林在中国获得的印象对他深有启示,他不仅高度赞赏儒家伦理,也高度评价道家思想:“无可否认,道家经典中蕴含着也许是人类所拥有的最为深刻的人生智慧。这一认识正是基于我们的理想——创造性的精神自足而得出的。”

本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海德格尔对道家的接受起初并不引人注目,现在人们愈加认识到其重要性。目前有不少熟谙海德格尔哲学的专家,尤其是海德格尔为数众多的日本和中国学生都强调,海德格尔读过卫礼贤和布贝尔的译文,甚至很有可能在表述其自有的开创性思想时,也受到道家核心思想的启发。或许,他思想的魅力——那些陌生的,非同寻常的成份——大抵正是对道家和禅宗吸收融化的结果(而中国和日本的禅宗从根本上讲是以佛为表,以道为里的)。比如,他将“无” 视为充实的非虚无主义观点。后来他还与中国人萧师毅共同翻译了于他非常重要的《道德经》章节。至于海德格尔是受道家影响,抑或与道家不谋而合,这一争论在学术界尚未定论,最终是否会有明确结论也不得而知。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Karl Heinz Pohl(卜松山)的观点

7:本世纪另一位重要的存在主义哲学家雅斯贝斯也致力于理解道家,并著有《老子和龙树——两位亚洲神秘主义者》(1957年)一书。书末他从老子出发(强调历史上确有其人)作了如下文化、宗教比较上的较为抽象的思考:

“从世界历史看,老子之重要意义与中国精神相关。老子之局限也是这一精神之局限:万难中唯老子情怡。老子的情怀中无佛教轮回之威胁,不求摆脱痛苦之轮;亦无基督的十字架,没有对无法摆脱的原罪的恐惧,不需要神化作凡人赴死以救赎人类的恩典。┅┅中国精神视世界为自然的现象,生动的循环,静中有动的宇宙。对整体之道的任何偏离仅是偶然的,暂时的,并一定会回归永恒不朽之道。对我们西方人来说,世界不是封闭的,而是与现世无法把握的超自然的东西相关联。世界与我们的精神处于同自身及客体争斗的紧张状态中,它们在斗争中构成历史,具有一次性的历史内涵。老子那里没有对一位发号施令、暴躁好斗的神的暗示。”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7:30 | 显示全部楼层
Karl Heinz Pohl(卜松山)的观点

8:这里可以看到道家接受中显而易见的趋势,即以道家思想,而不是以中国思想精髓的儒家学说来同西方思想进行比较。这并非基于儒道在中国思想传统中的地位,仅是出于西方人明显的偏爱。

布洛赫在其主要著作《希望原则》(1959年)中也认为作者老子确有其人(“无论如何老子确有其人,他与孔子同时而年长于孔子,生活在公元前六世纪,是一个孤独的人” ),并作了下述精辟而准确的评价:“老子的道要比任何东方宗教之基本范畴都难以用欧洲的概念来翻译。尽管如此,它不用言传却最易于意会。它是智慧的宗教范畴,与以忘却欲望来满足欲望的恬静相契合。”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Karl Heinz Pohl(卜松山)的观点

9:西方如此乐于接受和传播道家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首先要区分时代精神和道家本身特性这两个方面,时代精神即社会状况和社会敏感性,它们为接受提供了土壤,而道家本身的特性促进了其在西方被接受。先说与时代精神有关的原因:

(1)现代化理论的奠基人韦伯在本世纪初即把“世界丧失魅力” 和“目的理性” 主宰一切看成是我们时代的特征世界丧失魅力导致本世纪日益脱离宗教维系、放弃宗教取向——至少基督教是如此。然而,这似乎又是重新引起对宗教兴趣的主要原因。事实表明,人们对宗教经验和以象征手法解释世界的要求并未中止,尽管我们生活的世界越来越世俗化,或许这正是其未中止的原因。在经历了时髦的无神论后,宗教需求甚至以新的威力再现。但是对很多人来说,西方的宗教与传统结构的维系太紧,它的象征,它的人格化的神的形象以及对信仰的强调,在启蒙开化并崇尚实际的世界里难以推广。于是,为生活意义寻找宗教答案的努力便很快延伸到世界上其它地区和其它宗教。科克斯扼要地指出这一关联:“这里上帝已死,东方将会对西方精神产生魅力。”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0:15 | 显示全部楼层
Karl Heinz Pohl(卜松山)的观点

10:(2)后现代主义时代所确立的社会观念,在社会多元发展过程中有利于进行任意的选择,包括对宗教的选择。因此,宗教在今天也成了个人的生活风格。“垮掉的一代” 的艺术家引禅宗为其迷狂放荡的生活风格辩护。埃科在1959年写的《禅与西方》一文中,将其作为称为“ 神圣的出格” 。在现今西方,在对道家的接受中,这种新尼采主义倾向业已式微(虽则诸如《老子如是说》的书名有尼采的影子)。这是一部吹捧所谓老子弟子文字著述的书,代之而起的是有节制的、以健康为导向、带有神秘色彩而又超凡脱俗的
生活风格。

(3)现代西方哲学取得的认识与道家思想类似。海德格尔与道家相近,甚至可能受过道家的影响,对此本文已有论及。在另两位现代哲学家维特根斯坦和德里达那里也能找到同道家相类似的地方。维特根斯坦于1918年发表的《逻辑哲学论》书末包含的悖论同庄子如出一辙:“我们感到,即使一切可能有的科学问题都有了解答,我们的人生问题还毫未触及。当然问题已不复存在;而这正是答案。”
德里达哲学通过攻击所谓的西方言说中心主义并拒绝征引以形而上学方式固定下来的现有存在,也同样接近了庄子(特别是《齐物论》,以至现在有人称之为“ 德里达道家”)。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Karl Heinz Pohl(卜松山)的观点

11:(4)在讲到卡普拉时,我们对现代物理学与道家之间的所谓相似性已有所论及。有趣的是,人们同样可以将自然科学物理学最新的研究分支领域混沌学,放在道家哲学领域来看。另外,现代物理学不再由固定的因果关系所决定,而是由不固定的,非因果的,偶然和概率性因素所决定。这里,现代物理学终于又和哲学相遇了,如维特根斯坦在他的哲学笔记《杂记》(1948年)中所言:“如果进行哲学思考,就必须沉入太初的混沌中,并在那里有在家的感觉” 。道家和禅宗认为“世界的永恒秩序存在于它的丰沃的混沌之中”,所以,在道家中找到某些能使现代人产生兴趣的亲缘之处,是不足为奇的。

道家的哪些特点促进了它在西方的接受呢?首先是文化和文明批判之投向。前文已指出,自尼采和施本格勒以来,对西方文明的批判已经成了现代西方意识的基本组成部分。对文明的批判在新近时期表现为生态保护运动的一个重点,这是卢梭“ 回归自然” 口号的现代翻版。这里,道家人与自然一体的观念便闯入了西方敞开的大门。对西方很多人来说,“现代的困扰” ,已蔓延到现代生活世界的其它领域,比如技术和经济效益挂帅把现代人束缚于“目的理性”思维的“刚硬外壳” (韦伯),所以,道家文明批判观点可以对今天厌倦文明的欧美人发挥影响。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Karl Heinz Pohl(卜松山)的观点

12:谈到禅宗对“垮掉的一代” 具有的吸引力,埃科已经指出禅宗的反智倾向。道家也是如此。现代西方人抱怨他们生活的世界越来越理论化,道家认为本质问题本是不可言传的论点,引起了他们的共鸣。道家受欢迎还在于它没有伦理答案。道家以似尼采(然而是另外的方式推崇)“超然于善恶” 的态度。所以,埃科提到禅宗并非“为伦理态度辩护” ,更多是“促进修辞战略” ,同样点出了道家的吸引力。

也许,道家经典作家的神秘主义与自然纯朴两者吊诡的混合是其得以流行的主要原因。生活智慧和终极真理——如果真可言传的话——总是含有简单的、与日常生活往往大相径庭的或者是吊诡的内容。这与道家文本玄秘的歧义性和开放性合在一起, 即是今天道家之所以成为替代性哲学及替代性宗教的迷人的合成形式。不管怎样,中文原文的开放性和歧义性至少也提升了翻译的兴趣:《道德经》不仅是被翻译得最多的中文著作,也是除《圣经》外以各种语言最为流行的典籍。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1:43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中国社会史》(1995年江苏人民出版社)。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是法国人,我们所熟知的《蒙元入主中原前夕中国中原的日常生活》就是出自其手,用评论家的话说,该书名即显得张力十足,有机会再介绍这本书。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的观点

1:中国文明的基本特征

中国最突出的成就之一是在一种漫长的历史过程中发展了人类社会史上最为完善的复杂政治组织形式。令人确实感到非常惊奇和瞩目的是一种统一的施政制度在如此早的时代就得以扩大到一个如同欧洲一般辽阔、其人文的差异也足可以和欧洲媲美的大世界中。

人们会联想到米拉波针对1789年之前的法国所讲的话,他把法国视为“散民的一团无组织的集合”!中国也是那些使用了最多的精力来以系统的方式组织其地域的社会之一,如组织起了道路、驿站、仓库、带城廓的城市、防御城墙、调节河流、水库、运河灌渠┅┅中国社会中政治功能的发展及其较所有其他领域(军事、宗教、经济)的功能所占的绝对优势,是中国最典型的特征之一。
 楼主| 发表于 2019-7-17 13:53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的观点

2:中国文明的基本特征

但中国文明首先是一种技术文明。与使用毛皮和毡毯的游牧民相反,这种文明很早就创造了非常高超的纺织术,从第二个千年纪末便有了丝绸纺织术,从13世纪末起有了棉花纺织术。它同时也在烧窑技术领域中表现出了卓越的天赋才能。一方面是陶瓷制造术:中国的陶瓷史是世界最丰富的历史之一,瓷器制造术从12世纪末就在中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精美程度;

另一方面是冶炼术:第二个千年纪末的商代青铜器是空前的精美产品,冶铁业从公元前4世纪末就变成了中国的一大工业,中国的冶炼工人在两个世纪之后就会成功地大量生产钢铁了。虽然大家近来把中国文明定性为“植物文明”(指以种植业为主的农业文明),但中国在亚洲的所有民族中是最精于冶金术的国家。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商人的青铜器,所见到的西方学者,倒是观点一致:商人的青铜器位属人类最精美的艺术品之列!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7:19 | 显示全部楼层
西方学者为何如此推崇商人的青铜器?
商人的青铜器究竟高超在哪里?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如,爱德华·麦克诺尔·伯恩斯和菲利普·李·拉尔夫认为:

“商民族的艺术才能最突出地表现在他们的圆雕和雕刻上。迄今发现的圆雕一般都是小型的。然而,有一件大理石的牛头,比真的还大,其上有榫,好象原是插在牛身上的,这表明当时也制作大型雕像。商代的金属工艺确实是卓越的,尤其是有复杂纹饰的华丽的青铜铸件。青铜器物包括武器和车马器,但是,给人印象最深的是那些宗教的和礼仪的用器——鼎、簋、爵和奇形怪状的面具。这些器物的制作技术是极高的。一位研究古代中国文化的第一流的美国专家断定,它比意大利文艺复兴极盛时期的青铜雕像技术上更无瑕疵。”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7:4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当然知道,商人的这些青铜器比意大利文艺复兴极盛时期的青铜雕像要早2900年左右,但是商人的青铜器,技术上更加完美。楼下会介绍爱德华·麦克诺尔·伯恩斯和菲利普·李·拉尔夫的这本书。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8:12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的观点

3:中国的文字

某些密切关系把文字与文明联系起来了。如果没有这种最终导致控制时空传播和记录事件的手段,那末那些大文明就不可能发展。但所使用的文字的类型本身就会对它们的基本方向具有深刻影响。汉文字比其他任何文字都能使人更好地理解这些重大影响。它既由于其原理(每个文字符号于其中基本就相当于一个语义体)又由于更为复杂的原因而提供了唯一的一种非常别致的文字例证,它曾为人类的如此一大部分充当了某种表现手段。

这种文字的复杂性无疑更有利于能够接触到它的社会阶级,但却远没有人们可能试图假想的那样复杂。那些能够阅读的人在历史上的所有社会中从来都是仅仅形成一个少数,受教育人的比例在中国社会中始终都要高于西方,尽管拉丁字母的学习并不要求作出长期的努力。在中国,对于识字和书本知识的重视解释了这样一种奇特现象。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8:29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的观点

4:中国的文字

相反,汉文字组成要素准则的新奇性在许多领域中都有过重要影响,也就是说这种文字与在时代的发展中所产生的语音组成无关,并与方言的变化甚至与语言结构的差异也都无关。从秦朝于公元前3世纪末强行规定在中国所有地区统一汉字书写准则之后,这种文字始终是政治统一的最有效手段之一。

同时也是由于语言(方言)的差异性、政治和行政方面的原因。一种为了阅读和能使中国所有地区接受的书面语言才在中国发展起来了。直到我们近代,没有任何口语标准不是采用强制性原则的,同样的著作都可以用方言高声阅读。每当人们不能用口语交流时,文字始终可以使人互相理解。由于它特有的功效,所以汉文字变成了在中国文化圈和受中国影响的整个亚洲的一种通用的表达手段。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08:44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的观点

5:中国的文字

那些其语言与汉语具有深刻差异的民族(朝鲜人、日本人、越南人)都采用了汉文方块字,他们过去和现在仍以自己的方式和根据自己特有的习惯而阅读。直到法国征服越南和日本吞并朝鲜之前为止,汉文字都是它们的文化和行政语言,正如在中国的影响于日本国占优势的整个时代一样。因此,存在着一种系统的中国文学,其作者、诗人、史学家、小说作家、语言学家或哲学家根本不是汉人,而是朝鲜人、日本人、越南人。在此意义上,人们甚至可以说在东亚有一个使用汉文字为特征的真正的文明集团。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的观点

6:中国的文字

这种文字原理之新颖特征的另外一种后果涉及到了在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圈国家中形成的知识与文化的类型。它对于语音变化缺乏敏感性,并由此得以形成文字传统的一种持续性,此种持续性未出现在其他任何文明之中。

如果说其文风根据时代和著作体裁而变化,那末相反在阅读写于公元前2世纪的一篇著作比阅读一部在当代用古文写成的著作不会有更多困难或者说是困难更少。这样就可以解释中国知识的传统特征,以及在历史发展过程中令人瞠目地积累了词汇短语的领域中,形成了一种无止境的词汇表,也就是无数词的一批辞书条目。这是由数代诗人、政治作家、史学家、伦理学家和学者们持续贡献的结果。
 楼主| 发表于 2019-7-18 10:41 | 显示全部楼层
Jacques Gernet(谢和耐)的观点

7:中国的文字

中国文字传统的这种奇特的持续性造成了阅读著作首先要求有一种广泛的文化知识,而这种文化的掌握要比掌握文字的过程长得多。它同时解释了文字作为施政工具的作用,以及善于施政者的文化和具有雅兴的“文人”那突出的权威。在希腊—罗马社会中颇受重视和尊重的雄辩演说术在中国文明中仅仅占据一种次要的从属地位。由于文字与中华世界的政治、社会、美学和文化诸方面的亲密关系,所以它已经起到了理解其文明的入门作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0-29 02:25 , Processed in 0.111720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