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楼主: W7167N

老子的祖先是谁(三)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先一些持“郑亳说”观点的学者,对南亳说、北亳说采取了完全否定的态度。但是,随着豫东的下七垣文化鹿台岗类型的发现,使得南亳说和北亳说都有了可以讨论的空间。这也是“郑亳说”的学者需要反思的,文献记载不会是凭空虚构。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08:4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三篇论文,缘于下七垣文化鹿台岗类型的发现,涉及南亳说和北亳说。
杜金鹏《关于南亳说与北亳说的前途问题》,以及宋豫泰的《论杞县与郑州新发现的先商文化》,这两篇论文都出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编《中国商文化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1998年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
第三篇论文是张立东的《先商文化的探索历程》(《三代文明研究》编辑委员会《1998年河北邢台中国商周文明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1999年科学出版社)。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生良的观点

17:庄子籍里为宋之蒙邑即今河南商丘说补证

公元前487年,宋又了曹国,领土北扩到济水边上。战国之世,宋国领土不曾减少,在末代君王宋偃王时还东败齐,西败魏,南败楚,夺取了一些地方,所以“蒙”在亡国之前一直属宋,这是不争的事实。再说,“蒙”作为商汤旧都,又离宋都甚近,其重要性不言而喻,根本不可能为别国所有。它当与宋国共存亡,“蒙”失就意味着宋亡。同时,“蒙”的知名度很高,一般人不会把它和齐、鲁之蒙相混,只要它还存在,周边地区也不可能出现与之同名的地名。其名又因蒙泽而来 ,《后汉书·郡国志》“梁国蒙县”自注云:“有蒙泽。”《路史》亦云: “六国楚(按此沿乐史《寰宇记》而误)属蒙县,庄十五年蒙泽也。” 可见蒙泽是“蒙”和“蒙县”的标志。蒙泽在今商丘东北,史有明文,那么“蒙”之地理位置不用说也应该是明确的,必在其附近。尤其从前引《水经注》的有关记述看,蒙县故城的地理位置一清二楚,无可置辨。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0:21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生良的观点

18:庄子籍里为宋之蒙邑即今河南商丘说补证

第三,《庄子》中的补证。《庄子》多属寓言,汪洋恣肆,虚幻夸诞,但于有意无意间透露了庄子籍贯故里的若干信息。除前人所说的庄子谈宋人宋事最多、对宋国最为熟悉的一些例证外,这里再补充几点:其一是与国属有关者。

《庄子》中说:“惠子相梁,庄子往见之。”(《秋水》);
“庄子衣大布而补之,正緳系履而过魏王。”(《山木》);
又曰:“庄子之楚,见空髑髅。”(《至乐》);
“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秋水》)。

其于梁(魏)、楚二国,或曰“往”、“过”,或曰“之”、“游”,而于谈论最多的宋国,却从无用此类字眼者。如《天运》径言“商太宰问仁于庄子”,而没说“庄子之宋,商太宰问仁焉”。相反,宋人曹商使秦得车,却是“反于宋,见庄子”; “人有见宋王者,锡车十乘”,又在当地直接“以其十乘骄稚庄子”(《列御寇》)。这些记述,不就比较明确地透露了庄子不是魏国、楚国人而是宋国人吗?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刘生良的观点

19:庄子籍里为宋之蒙邑即今河南商丘说补证

其二是与地望有关者。庄子行文,海阔天空,不见涯涘,然言之具体、略可见其行踪者,当是西至梁国,南到濠梁,北观黄河,东临大海(见《秋水》),又曾“钓于濮水”,居于宋之“窮闾陋巷”,主要活动于宋魏之地,对宋国政治和宋王性格了解甚深,且“尝为蒙漆园吏”,还有庄子对黄河印象深,于长江则很笼统,又不曾提及淮水。根据以上这些信息来分析定位,其轴心自应在当时宋国的蒙邑,即今河南商丘东北。有人曾说,这些材料都是寓言,不可信,其实这种疑虑是没必要的。屈原的《离骚》是浪漫诗作,然而“老冉冉其将至兮,恐修名之不立”;“济沅湘以南征兮,就重华而陈词”;“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国无人莫我知兮,又何怀乎故都!”都于无意间透露了作品创作时地的重要信息,为治骚者所倚重。文学创作的原理告诉我们,任何幻想、虚构的作品,也不可能不透露作者创作时的真实心理和某些真实信息。因此庄子在创作寓言、虚构作品时,在潜意识中对其籍贯故里还是有准确把握和定位的,有关信息是值得珍视和不容置疑的。

总之,根据本文的考辨与补证,庄子是战国中期宋国蒙邑人,其故里在今河南商丘东北,这就是我们的结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1:50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庄子籍里考辨》,该论文出自华东师范大学先秦诸子研究中心主编 《诸子学刊(第一辑)》(2008年上海古籍出版社)。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上一个帖子里,介绍邵炳军的《老子先祖宋戴公暨老子宋相人说发微》,和方勇的这篇论文出自同一本书。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1:在所有历史文献资料中,最早明确提到庄子故里的是司马迁《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庄子者,蒙人也,名周。”那么,“蒙”到底在哪个国家呢?《韩非子·难三》云:“宋人语曰:‘一雀过羿,羿必得之,则羿诬矣。以天下为之罗,则雀不失矣。’”此语出于《庄子·庚桑楚》:“一雀过羿,羿必得之,威也。以天下为之笼,则雀无所逃。”则韩非所说的“宋人”,显然就是指《庚桑楚》篇的作者庄子。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2:26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2:众所周知,韩非是荀子的学生,而《史记·孟子荀卿列传》谓“荀卿嫉鄙儒小拘,如庄周等又猾稽乱俗”,荀子自己在《解蔽》篇中也确曾批评说“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但他在构建唯物主义思想体系时又注意吸收了老庄的道论思想。韩非的学说并不仅仅源于前期法家商鞅、申不害、慎到关于“法”、“术”、“势”的理论,而且还汲取了他的老师荀况和墨家、道家的一部分思想成果。他像荀子一样,对老庄思想既有所批判,又有所吸收,其所撰《解老》、《喻老》、《主道》、《扬权》等篇,便明显地反映了这一点,所以司马迁就把他与老子、庄子列于同传之中,并云:“韩非┅┅喜刑名法术之学,而其归本于黄老。”(《史记·老子韩非列传》)这说明荀子师徒二人对庄子及其学说甚为关注,兼以他们离庄子的时代不太远,因而韩非关于庄子为宋人的说法无疑应该是真实可信的,则司马迁所说的“蒙”也就必在宋国了。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3:《史记·宋微子世家》“休公田二十三年卒,子辟公辟兵立”,唐司马贞《索隐》云:“按:《纪年》作‘桓侯璧兵’,則璧兵谥桓也。又《庄子》云:‘桓侯行,未出城门,其前驱呼辟,蒙人止之,后为狂也。’司马彪云:‘呼辟,使人避道。蒙人以桓侯名辟,而前驱呼辟,故为狂也。’”此处所引的为古本《庄子》之佚文,西晋司马彪曾为之作注释。

据《庄子》佚文、司马彪注、《竹书纪年》、《史记》、司马贞《索隐》所言,原来宋桓侯名辟,而开道人不知其名为“辟”,将出城门时便直呼“辟(避道)”,于是蒙人就马上制止他如此呼叫。既然宋君出行时有“蒙人”制止“前驱呼辟”的无礼行为,对自己的国君表示了极其敬畏的心情,则此“蒙人”必为宋人无疑,所以近人马叙伦便在《庄子宋人考》中谓“蒙为宋地,此亦一证。”而且他还在此文中指出:“寻《春秋》庄十一年《左传》‘宋万弑闵公於蒙泽’,贾逵注曰:‘蒙泽,宋泽名也。’杜预注曰:‘蒙泽,宋地。’┅┅《淮南·齐俗训》曰:‘惠子从车百乘,以过孟诸。庄子见之,弃其余鱼。’高诱注曰:‘孟诸,宋泽。’┅┅则孟诸即蒙泽。”凡此亦皆说明,司马迁所说的庄子故里“蒙”,必在宋国无疑。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3:49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4:在《庄子》书中,《人间世》篇所提到的“商之丘”、“荊氏”等,都是宋国的地名;《逍遥游》篇所写到的宋荣子、《养生主》篇所写到的公文轩、《田子方》篇所写到的宋元君等,都是宋国人。而且,《天运》篇还写了庄子与宋国太宰荡的一大段对话,《逍遥游》、《德充符》、《至乐》等篇更是写了许多关于庄子与宋人惠施的辩难过从故事,《徐无鬼》篇甚至还写了“庄子送葬,过惠子之墓”的故事。这些虽大都具有寓言性质,但也可佐证庄子为宋国人。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列御寇》篇谓“宋人有曹商者,为宋王使秦。其往也,得车数乘。王说之,益车百乘。反于宋,见庄子”,又谓“人有见宋王者,锡车十乘,以其十乘骄稚庄子”,这更可证明庄子即为宋国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5:因有见于上述种种事实,汉人都断言庄子为宋国人,甚至更明确地指出是宋国之蒙人。如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庄子》五十二篇”下自注:“名周,宋人。”张衡在《髑髅赋》中讬为庄周的口吻说:“吾宋人也,姓庄名周。”刘向在《别录》中说:“(庄周),宋之蒙人也。”高诱在注《吕氏春秋·必己》时说:“庄子,名周,宋之蒙人也。”又在注《淮南子·修务训》时说:“庄子,名周,宋蒙县人。”这些说法,结论是一致的,都认为庄子是宋国人。因此,西晋皇甫谧在《高士传》中就接着説:“庄周者,宋之蒙人也。”但由于行政区划的不断变更,大约自隋唐以来,人们对庄子的籍里便有了不同的说法。如《隋书·经籍志》于“《庄子》二十卷”下作小注说:“梁漆园吏庄周撰。”陆德明在《经典释文·序录》中说:“庄子者,姓庄名周,梁国蒙县人也。”成玄英在《庄子疏序》中则说:“其人姓庄名周,字子休,生宋国睢阳蒙县。”实际上,这些说法与前人的说法仍是一致的,只不过是使用了变更后的政区名称而已。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5:25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6:据宋代乐史在《太平寰宇记·河南道·宋州》中说,春秋时宋国的蒙县乃是“以宋公及诸侯盟蒙门而为县名”。西元前286年,宋国被齐国所灭。嗣后,由于齐国逐步衰弱,原宋国之地遂被楚、魏等国所瓜分,蒙地归于楚国。秦时,蒙县隶属于砀郡,汉高祖五年(前202)改隶梁国,故《汉书·地理志》所载“梁国”八县,“蒙”即为其中之一。

此后在行政区划的调整过程中,梁国共领九城,在宋城睢水之阳设置了睢阳县,而将蒙县县城稍作北移,故《后汉书·郡国志》所载“梁国”九城,“睢阳”、“蒙”皆为其中之一。由此说明,《隋书·经籍志》所谓“梁漆园吏庄周”、陆德明所谓“庄子者,姓庄名周,梁国蒙县人也”,只是以变更后的政区名称来指称庄子的籍里罢了,并没有改变庄子原为宋人的属性。至于成玄英在“蒙县”前增加“睢阳”二字,则仅是为了表明“睢阳”的一部分地方原为“蒙县”之古地而已,也并没有改变庄子原为宋人的属性。
 楼主| 发表于 2019-7-22 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7:对于庄子为宋国之蒙人,既已深信无疑,那么蒙的具体方位到底在哪儿呢?要探究这一问题,让我们先来了解一下宋国的版图情況。班固在《汉书·地理志》“梁国┅┅睢阳”下自注云:“故宋国,微子所封。”西元前十一世纪,周公在平定武庚的反叛后,把商旧都的周围地区分封给了商王纣的庶兄微子启,建都商丘(在今河南商丘南),称为宋国,其国土有今河南东部和山东、江苏、安徽一带地方。春秋时,宋襄公曾企图称霸未成,此后国势衰弱,辖区有所减少。

班固在《汉书·地理志》“梁国┅┅蒙”下自注云:“获水首受甾获渠,东北至彭城入泗。”获水,据许慎《说文解字》、郦道元《水经注》等记载,其故道上接甾获渠(即汳水)于今商丘市东北,东流经虞城、安徽砀山、萧县北,到江苏徐州市北注入泗水,而班固既于“梁国┅┅蒙”下谓“获水首受甾获渠”,则获水接甾获渠处必在蒙县,可见蒙县也就必在今商丘市、汉代睢阳之东北。
 楼主| 发表于 2019-7-23 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8:《史记·殷本紀》载:“成汤,自契至汤八迁。汤始居亳,从先王居。”刘宋裴骃《集解》引皇普谧云:“梁国谷熟为南亳,即汤都也。”唐张守节《正义》引《括地志》云:“宋州谷熟县西南三十五里南亳故城,即南亳,汤都也。宋州北五十里大蒙城为景亳,汤所盟地,因景山为名。河南偃师为西亳,帝喾及汤所都,盘庚亦徙都之。”这里所说的景亳(北亳),其遗址即在宋国境内,故南朝刘昭于《后汉书·郡国志》“梁国┅┅蒙”下注云:“《帝王世紀》曰:‘有北亳,即景亳,汤所盟处。’”后魏郦道元《水经注·汳水》亦云:“今梁园(国)自有二亳,南亳在谷熟,北亳在蒙。”据此,王国维在《说亳》中便认定北亳即蒙,在今山东曹县之南、河南商丘市之东北。
 楼主| 发表于 2019-7-23 07: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9:我们在上文已经提到过,《淮南子·齐俗训》载‘惠子从车百乘,以过孟诸。庄子见之,弃其余鱼。’高诱注曰:“孟诸,宋泽。”诚然,孟诸确实在宋国境内。《左传》文公十六年载:“宋昭公将田孟诸,未至,夫人王姬使师甸攻而杀之。”《国语·楚语上》载:“宋有萧、蒙┅┅宋萧、蒙实杀昭公。”韦昭注:“萧、蒙,宋公子鲍之邑。┅┅昭公兄鲍杀昭公而立,在鲁文十六年。”可证孟诸便是蒙泽,无疑在宋国境内。

那么,孟诸处于宋国的什么位置呢?班固在《汉书·地理志》“睢阳”下自注説:“故宋国,微子所封。《禹贡》盟诸泽在东北。”即谓孟(盟)诸在宋国国都商丘的东北方。案今本《尚书·禹贡》作“孟豬”,唐孔颖达疏:“孟豬在睢阳之北。┅┅《左传》、《尔雅》作‘孟诸’,《周礼》作‘望诸’,声转字异,正是一地也。”《史记·夏本紀》引《禹贡纳》作“明都”,司马贞《索隐》曰:“明都,音孟豬。孟豬泽在梁国睢阳县东北。《尔雅》、《左传》谓之‘孟诸’,今文亦为然,唯《周礼》称‘望诸’,皆此地之一名。”可见,庄子钓鱼的孟诸就在商丘市之东北。
 楼主| 发表于 2019-7-23 08: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10:郦道元《水经注》中的有关文字更是说明,庄子的故里及主要活动地点即在商丘东北:“汳水出阴沟于浚仪县北。┅┅汳水又东迳济阳考城县故城南,为菑获渠,考城县周之采邑也,于春秋为戴国矣。┅┅汳水又东经梁国睢阳县故城北,而东历襄乡塢南。……汳水又东迳违(蒙)县故城北,俗谓之小蒙城也。《西征记》:城在汳水南十五六里,即庄周之本邑也,为蒙之漆园吏,郭景纯所谓漆园有傲吏者也。悼惠施之没,杜门于此邑矣。┅┅获水出汳水于梁郡蒙县北。《汉书·地理志》曰:获水也。《十三州志》曰:首受甾获渠,亦兼丹水之称也。”

这里明确告诉大家,汳水出阴沟(即蒗荡渠)于浚仪县(治所在今河南开封市)北之后,又东经考城县(治所在今河南民权县城东北十多公里的林七集南)城南,始名菑获渠,又东经睢阳县(治所在今商丘市睢阳区)城北,又东经蒙县城北,于是与获水相接。清熊会贞于“东历襄乡塢南”下疏曰:“塢在今商丘县东北。”(《水经注疏》卷二十三)可见,汳水所经过的小蒙城———庄周本邑必在商丘东北。
 楼主| 发表于 2019-7-23 09:06 | 显示全部楼层
方勇的观点

11:《西征记》为东晋戴祚所撰。祚,字延之,江东人,从刘裕西征姚秦,撰《西征記》,说明其曾亲践北土,书中所言当为亲历亲见,不会有什么错误。今案《史记·老子韩非列传》张守节《正义》引东晋郭缘生《述征记》云:“蒙县,庄周之本邑也。”更可证戴祚所言不误。如果把郦道元和戴祚等人的话结合起来看,那么我们便可确定庄周故里即在商丘之东北。更具体地说,也就是在商丘东北的蒙县城北、汳水南十五六里的地方。

那么,这地方离商丘故城到底有多远?唐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卷七云:“宋城县,汉睢阳县,属宋国,后属梁国,后魏属梁郡。隋开皇三年罢梁郡,以县属亳州。十六年,于此置宋州,睢阳属焉。十八年改为宋城。┅┅小蒙故城,县北二十二里,即庄周之故里。”谓庄周故里在宋城县治北二十二里。今考隋代宋城县城遗址,大约在今商丘市睢阳区商丘故城遗址上。如果李吉甫《元和郡县图志》所载不误,则庄子故里距离今商丘市不过几十里,只是李氏所言“县北”稍与戴祚、郦道元等人所说的方位有所不合,不知何故。

从上述的考察可知,庄子是宋国人,他的故里在今商丘城的东北,也在古代商丘城的东北。
 楼主| 发表于 2019-7-23 09:1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上所抄只是方勇这篇论文的一部分,余下的大部分是其对庄子籍里其它观点的批驳,和刘生良所论一样,庄子里籍其它诸说相当不堪一击!
 楼主| 发表于 2019-7-23 09:22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所泛滥的所谓庄子为楚人的说法,主要就是集中表现为“安徽蒙城说”,方勇更是对此说详加批驳,以显其荒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9-28 11:19 , Processed in 0.118538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