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4|回复: 5

上古漢語複輔音與中古漢語韻書的等呼對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2-9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風嵐

風現音是fung。嵐現音是lom / lam(咸韻om歸am,也可標為lam,如紅磡Hung Hom),可以推出風古音是prwm(飛廉),w假借來代表和u相同部位相同開口度的不圓唇元音

查廣韻

http://ytenx.org/zim?dzih=風&dzyen=1&jtkb=1&jtkd=1&jtdt=1&jtgt=1

廣韻
1 風
方戎切 風小韻

通開三平東幫 (pjuwng)

    敎也佚也告也聲也河圖曰風者天地之使元命包曰隂陽怒而爲風方戎切七

2 風
方鳳切 諷小韻

通開三去送幫 (pjuwngH)

    上同(諷‧諷刺方鳳切二)見詩

可見風是三等字,有j / i介音,幫母,通攝,東韻,開口,三等,平聲

於是部份人把風擬音作piung。中古廣韻時期風肯定是fung不是pjung,現代漢語各方言沒有一個讀作pjung,而廣韻歸為幫母及三等只是為了韻書書面上的存古,證明聲母是塞音起源而不是擦音,以及三等字,起源於上古的二等r介音流音化,情況正如同山sran-仙sjan(山是二等字,普通話是捲舌音,仙是三等字,仙即在山上修練的人。汕頭近古羅馬化為Swatow,汕是swa)及龐bong-龍lung(起源於brong,龐是二等字,龍是三等字,不需把龍古音擬為liung,直接就是lung)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11: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9-12-9 12:15 编辑

實際廣韻極具誤導性

例如風是fung,龍是lung,一等字無介音(現代方言大部份如此包括粵語白話及普通話,但有些奇怪特例,如閩語中是tiong / tiung,熊是him,河南方言龍是liong / liung,熊也類似),但廣韻卻標為三等字。風直接是重唇音幫母,可見假三等實際是真一等。甚至假重唇音幫母實際輕唇音f-







再舉一例,云母是匣母合口三等字,聲母肯定是擦化的群母,但介音很多人擬為iu,成為不倫不類的giu-,但現代方言不怎麼能體現三等介音存在的跡像,所以亦有人乾脆擬為gw-,沒有-j-

如雲,廣州話(粵語白話)wan(攝是短a音,此壇不支援國際音標,用a代替),官話yn / jyn,不怎麼看得出三等存在的跡像。wan起源於質物真文,可擬古音為gun,匣母脫落(類似黃guang變成王wong,華gwa變成wa,軍kun渾運gun / wan。群母擦化為匣母另可見頸—項,工江—虹)

藏緬語羽是gros,羽是雲母,可見合口可能起源於-ro-,-r-本身音色接近-u-,再加上後面的-o-,被同化為-u-,因此合口找到來源了。而三等是假三等真二等,實際二等也未必是真,很可能中古讀若一等,但少部份方言仍遺留有由二等-r-流音化形成的-j-,因此云母的三等合口字機制找到了,可以說云母在中古是假三等真一等,但合口是真的

山sran,仙sjan,閩語山汕都是suan,也可見二等字開口字-r-變成一等合口字-u-的現像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ranhaer.org/archiver/?tid-39021.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15236266f0102wr1r.html


原始汉藏语可能无单纯的*l-声母、亦无单纯的*r-声母,而是以复辅音Cl-、Cr-的形式而存在。

我们认为,在汉语的复辅音问题上,“复辅音”这个术语和“汉语是否曾有复辅音声母”这个问题首先都有需要澄清的地方。因为根据笔者提出的浑沌语言观,人类语言的初始样态不是一个甚么单纯的语言单位,就语法单位言不是词,就语音单位言不是甚么单纯的元音或子音,也不是甚么单纯的辅音或元音,而是浑沌语。语言系统的任何子系统,无论是语音系统,还是词汇系统、语法系统都始于原始浑沌语的分化。就本文所要讨论的语音角度言,“原始浑沌语”阶段,还没有清晰的单纯辅音,更谈不上由单辅音组合的复辅音声母,而是囫囵一团含混不清的语音(辅音元音均含混)。原始人这囫囵含混不清的语音,是由发音器官尙未进化到足够灵活的生理条件决定的,而要由发音器官接触面大的囫囵音发展到接触面小而精准的单辅音声母,中间必然要经历囫囵音的分化,所谓“复辅音”就是由囫囵音声母到单辅音声母的必经阶段。所以,汉语曾有“复辅音声母”这一点实际是毋庸置疑的。准确说来,尙未充分分化至单辅音之前的辅音状态应该叫做“浑辅音”。鉴于“复辅音”这一术语已长期习用,为便于理解,本文仍然采用这一术语。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1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不死的涡虫 于 2019-12-14 11:50 编辑

疙瘩

窟窿

只能說,太厲害了

rgja=夏?和巨(gia群母三等麻韻,或曰群母魚韻)同源?

餵雞百科(呂雉是呂雞?):夏朝在上古為中央大國[2],但「夏人」一般是指夏朝遺民[3]。而「華夏」僅為漢朝之前的代名詞[4]。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中國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有服章之美,謂之華。」意即因中國是禮儀之邦,故稱「夏」,「夏」有高雅的意思;中國人的服飾很美,故作「華」,漢代之後,久而久之「華夏」便成了漢族的代稱[5][6]及作為中國的代稱。

所以夏確實是巨,雅言的雅也可能是夏

大夏=da gra=丁零teng reng / te gre / dag rag=屠各da krak / da grag,又名高車

華夏與禹夏則未必是同一回事,華夏是嘉絨,西戎,地望在青陜甘寧(珠峰下有絨布寺及絨布德寺)。大禹地望則在浙江


缅文“树枝”为 krak

同源词:【格】
形声。从木,各声。本义:树木的长枝条
格,木长貌。——《说文》。徐锴系传:“亦谓树高长枝为格。”
夭娇枝格,偃蹇杪颠。——司马相如《上林赋》
角者,言万物皆有枝格如角也。——《史记·律书》
草树混淆,枝格相交。——北周· 庾信《小园赋》



問題來了,小時候朕一直不明白,格殺勿論的格是甚麼意思?用方格square殺人?用長方形或正方形殺人?格鬥是用長方形或正方形和對方毆鬥?格解作細長的樹枝,細長的枝條,木條之類就通了,格殺勿論是用棍打死,格鬥是用棍毆鬥。方格是方形的木,木是本義,後來引申義成了方,方反而取代木的本義,如格子,格仔,一格格

洛烙是來母l-

格各閣擱是見母k-
 楼主| 发表于 2019-12-9 11:57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ranhaer.org/archiver/?tid-39760.html


世界中心在華夏,華夏正音在嘉絨。
九州語言皆胡音,唯我嘉絨最正宗。
蚩尤餘眾未屠盡,戎狄血統污關東。
東夷不會複輔音,簡化聲母壞體統。
語法屈折全丟棄,低等語言堪嘲諷。
薩滿倉頡鬼畫符,字如蛇爬真難用。
自古語言無聲調,平仄六朝浮艷風。
鮮卑索虜陸法言,一本《切韻》貽害重。
漢賦唐詩與宋詞,胡韻狗屁也不通。
五代十國元金清,漢兒早與胡兒同。
天朝又推普通話,夷上加胡真癲瘋。
中原亦敢號漢語?皆是胡化鴃舌眾。
閩粵亦敢稱正音?蠻語令人把腹捧。
南北千年習韃語,正音遺忘早不懂。
試問正音在何處?在我川西大山中。
語音千年不曾變,世世代代傳無窮。
先祖遺響恆銘記,漢藏古風永尊崇。
世界中心在華夏,華夏正音在嘉絨。
在!嘉!絨!
 楼主| 发表于 2019-12-14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https://tieba.baidu.com/p/2050717018
不知各位朋友对“汉藏语同源”理论有何看法?




https://tieba.baidu.com/p/1223222838
上古音研究

https://tieba.baidu.com/f?kw=藏缅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1 19:26 , Processed in 0.082213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