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1476|回复: 120

从布里亚特蒙古族的起源看N3a2在仆骨/拨野古中的起源及其扩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14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4 22:19 编辑

一直关注与特殊的N3a2的起源,也因此对布里亚特蒙古族的起源感兴趣.  因为古代保加尔人Bulgar的后裔楚瓦什人Chuvash中的N就是N3a2.
这关系到欧洲人所见的 Hun人的起源问题. 在旧论坛曾经稍微提过这一点.

今天在书店看到 朱学渊先生的<中国北方诸族>,看到其中一段关于Bulgar的描述,论证过程毫无逻辑,不得不提出来一下.

大致又这样的描述: 学者公认 "仆骨"是一个突厥语部落.但是因为她的后代"布里亚特"是一个典型的蒙古语人群,因此我们可以判定"仆骨"时一个说蒙古语的鲜卑系部落.

这个推断实在时太过离谱了.  我们不能根据现有民族的语言直接推断其祖先群体的语言,因为语言替换的过程在历史上时时有发生的.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作者对布里亚特蒙古族的起源并不理解.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4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4 22:32 编辑

因此,我要从布里亚特蒙古族的起源说起.
所引用书籍有《布里亚特蒙古简史》-阿毕德; <蒙古秘史> ;好毕图&#8226;西日布宁布所著的<布里亚特史>.
从浩里土默特和布里亚特两种称谓看,布里亚特是双重起源的一个族群.后面将详细描述这一点.


      <蒙古秘史>中,蒙古各部里排列着浩里土默特人巴尔虎人,称作“不里牙惕”。那时布里亚特人被记录为宝拉嘎德(猎貂人),伊黑利德,贺日木沁(猎松鼠人)和浩里汗(浩里人)部落联盟. 浩里土默特又被称为浩里布里亚特. 他们是后来组成布里亚特人德主要成员.
      浩里汗人并非贝加尔湖附近唯一德居民. 在安格尔河流域德森林中,还有乌根人(鄂温克?)人的祖先与浩里汗人人为邻.也就是说,布里亚特部落联盟中,先有浩里土默特(布里亚特)人和巴尔虎代人(巴尔虎金),后来增加了宝拉嘎德和贺日木沁.  这一联盟,在历史上被称为伯特国,意为“我们的国家”.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4 22: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4 22:41 编辑

好毕图&#8226;西日布宁布所著的<布里亚特史>中描述了本民族传说中的布里亚特的早期起源. 整理如下.

最早的祖先 巴尔虎巴特尔 居住在贝加尔湖附近, 他有两个儿子.
    其一 布里亚特 去了北方和鲁古河,勒拿河流域, 他也有两个儿子,他们的后代就是伊黑利德八姓,宝拉嘎德七姓.他们后来他们散向巴尔虎津,胡图里草原,色楞格河两岸.
   其二 浩里太,繁衍出著名的浩里十一姓, 游牧于贝加尔湖南岸到黑龙江之间的广大区域.
布里亚特蒙古族的起源.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4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00:44 编辑

这个世系图反映出来的蒙古-通古斯一系的C3/C3c与突厥--仆骨/拨野古一系的N3a2的融合非常符合.  这句话是后面的论证的结论.  但是先用在这里,以便说明民族的融合以及统一祖先的起源传说是怎么形成的.

仆骨 的故地在今蒙古人民共和国鄂嫩河上游, 正是<蒙古秘史>中巴尔虎的地域.
过程是这样的:首先公元五世纪中叶至六世纪初,贝加尔湖地区(外贝加尔湖地区)的居民是操突厥语的骨利干人.后来,蒙古一系的豁里-秃马特(Polecat -tumat,浩里土默特人)迁入此地的北部. 古铁勒部落之一拔野古部(巴尔虎)最初居住在漠北,此时也迁入贝加尔湖东南地区。此后,随着浩里人(亦作辉部落)的扩散,拔野古(巴尔虎)逐渐融合为蒙古部落,成为布里亚特族的一部分。

可见, 仆骨,拔野古(巴尔虎)一直都是一个突厥语人群(以N3a2为父系主体),之后在大环境下成为蒙古族的一部分.  而豁里,浩里,辉,浩里十一姓则是蒙古语人群(以C3/C3c为父系主体).   但是口头传说将族源追溯到一个人身上,这是民族共同体形成的标记之一.
10-1东突厥.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00: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00:37 编辑

<蒙古秘史>第239条记载,长子术赤征服了林中百姓,包括卫拉特,布里亚特(浩里土默特人),巴尔虎(巴尔虎金),兀儿速惕,合卜合纳思,康合思,吐瓦(图瓦)等部落.
但是一部分浩里土默特人却逃入了深山密林中. <蒙古秘史>第240条记载
成吉思汗先派孛罗忽勒,后派杜尔伯特部的朵儿伯前去征服. 被征服之后一部分浩里土默特人被分给孛罗忽勒家做了奴隶. 令人意外的,没有按照“杀掉所有高过车辘的人”的惯例,而是让他们加入了蒙古人的军队中.

在土默特的阿拉坦汗时期, 浩里土默特人思他的直属臣民. 那时他们居住在呼和浩特和麦达尔昭附近. 1590年, 阿拉坦汗将公主巴勒金嫁给额尔古纳河以及哈布勒河流域的苏龙古德部小可汗的儿子代洪台吉,陪嫁去的主要是浩里十一姓之民加上少数外姓人(一万媵婢).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00: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00:40 编辑

清朝兴起后,漠北蒙古的汗,台吉们各自为政. 布里亚特蒙古人与蒙古统治者之间的联系也断绝了. 他们自己召开氏族会议,推举十一姓中的长者卫酋长,以氏族组织的形式生活了很久.

但是,1654年俄罗斯人建立了尼布楚要塞后,逐渐控制了布里亚特蒙古地区.
俄国和清王朝发生战争时, 氏族会议的意见不一,一部分人主张南下归附清朝,一部分主张回到祖居地—-贝加尔湖东南地区去(那里一直生活着他们的布里亚特同胞们),一部分主张投奔蒙古人. 由于时局紧迫,最后决定各奔前程.
    第一部分人南下到了后来的齐齐哈尔.只就是后来的海拉尔蒙古族—陈巴尔虎蒙古族,即呼伦贝尔新巴尔虎右翼旗.
    第二部分前往俄国管辖下的故土---锡勒格河以北,尼布楚河,巴尔虎津以及贝加尔湖附近的胡图里草原和浩里草原,通过哥萨克人加入了俄国国籍. 就是后来的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居民.
   第三部分人前往哈拉哈蒙古(今蒙古境内),成为其属民.
发表于 2009-11-15 09:36 | 显示全部楼层
a.gif.gif
发表于 2009-11-15 10:02 | 显示全部楼层
{:4_83:}我一直想看这一段,谢谢学习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0:3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0:53 编辑

俄罗斯布里亚特共和国居民中N的组成.
Y-chromosome haplogroup N dispersals from south Siberia to Europe.

可以看到俄罗斯布里亚特蒙古族中的N是N3a2占绝对多数.
Y-chromosome haplogroup N dispersals from south Siberia to Europe.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0:4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1:03 编辑

Male Demography in East Asia- A North–South Contrast in Human Population Expansion Times 中的Inner Monglian ,实际就是海拉尔蒙古族,也就是陈巴尔虎蒙古族.

我们可以看到,Inner Monglian 中有13%的N,全部为N3a(N1c1). 可以从STR数值,特别是DYS391判断,全部都是N3a2.

可见,两地的布里亚特人的N的组成几乎是一致的.差别在于 俄罗斯布里亚特蒙古族中的N的比例要稍高,达到18.4%.

而喀尔喀蒙古,也就是Outer Monglian中有4例N3a,有2例于布里亚特中的N3a2的STR完全一致.这可以确定他们有很晚近的共同父系祖先.


实际上,从N的支系的分布我们可以读取很多信息.但是需要知道样本来源的具体信息,最好能追溯到部落来源.  这就需要大众的参与.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1:13 编辑

Yungsiyebu 对土默特人是比较了解的, 请问在在公元4世纪前的记载中,有没有 浩里土默特人 的祖先的记载?

但是历史比我们想象的复杂得多.  所谓的C3*中成吉思汗cluster,实际更可能是"林中百姓"的原始蒙古人中的一个类型. 关于这一点我是赞同Yungsiyebu 的.

仆骨和拔野古在<新旧唐书>中都是两个部落,虽然毗邻而居. 他们有共同的起源吗? 这一点我们完全不知道.

在仆骨和拔野古并列在唐书中的时代以前, 柔然统治过漠北草原. 柔然被认为是一个蒙古语部落,如<中国北方民族与蒙古族族源 亦邻真>. "*骨"/"古"一般认为就是典型的"ghar,ghur"的音译.   可见,此时的仆骨和拔野古,虽是突厥语的部落,但似乎受到过鲜卑一系的影响.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实际上,在仆骨/拔野古居住地鄂嫩河流域以东不远处,就是著名的呼伦贝尔草原,在往东北,就是色勒格河/完水,也就是通古斯人的地界. 他们与通古斯人居住得如此接近,受其影响也是当然的.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2:04 编辑

在1727年的清俄国界划分之后,原投奔喀尔喀蒙古的布里亚特蒙古人不忍骨肉分离,一个官吏黑勒太带领自己的族人回到北方的故土。但是实际上就是越过了新定的国界。 这在当时,所得严重点,可是"叛国出逃"。后来黑勒太被处以极刑, 但是好的一面是他的部属后来被划归 海拉尔的 新巴尔虎旗,可算是另外一种归属。 因为这个 新巴尔虎旗的属民,就是当初投奔到齐齐哈尔的布里亚特蒙古人的后裔所组成的。
    但是之后,由于种种原因,也一直有布里亚特人迁往呼伦贝尔草原地区。随着人口的增多,在原来索伦巴尔虎八旗,新巴尔虎八旗,额鲁特一旗共17旗外,新增了布里亚特旗。


在历史的混乱之中,真正值得考虑的是,自己的民众是否活得幸福。面对期间的艰辛,布里亚特蒙古人不断追求自己的自由生活,是值得敬佩的。

下图红色部分是现在布里亚特蒙古人的分布。
Buryat Mongolian.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2: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2:16 编辑

1920以后随着布里亚特人迁徙到呼伦贝尔的哈木尼干人,被编为两个索木,就是后来的海拉尔 鄂温克族人。
鄂温克在俄罗斯境内有极其广泛的分布。从 Male Demography in East Asia- A North–South Contrast in Human Population Expansion Times 一文我们可以看到他们的父系分布。  C3*和C3c等比例。没有N3而只有1例NO*(未测M231,因此不一定是真正的)。可能与布里亚特人有关的O1. 其他类型大部分应是后来融入的类型。

可见,有时候在战乱或大规模征服的时代,草原上部落间的混合是常见。但是有些时候,部落间的界限仿佛又是清晰的。
发表于 2009-11-15 12: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09-11-15 13:10 编辑

蒙郭勒津-土默特万户同豁里-秃马特部之间的关联是较为模糊的, 这个万户的主要属民来自东蒙和满洲交界地区的乌济页特人与右翼蒙古各系部族的遗民, 此万户属部多罗-土蛮一般认为与林木百姓秃马特部有直接的传承关系, 但他们从一个被服的小部族发展为右翼蒙古的第一强部, 其中属民成分发生巨大变化可想而知. 缺少土默特人的相关体质和分子人类学研究, 不好具体判断.

布里亚特-巴尔虎部是北元时期参与卫拉特联盟形成的重要成分, 他们同原卫拉特四千户、吉里吉斯(克尔努古特)等林木百姓迁徙到西部草原,先后汇合察哈尔同源的辉特部、东蒙乌梁海起源的绰罗斯、东蒙科尔沁和乌济页特起源的和硕特部,以及西蒙草原原著的克烈亦特部,形成卫拉特联盟。布里亚特-巴尔虎部又在后期汇入永谢布万户。北元汗国覆灭前后又有巴尔虎部先后迁徙到喀尔喀和呼伦贝尔等地。

成吉思汗时代的林木百姓,卫拉特、豁里、秃马特、巴尔虎等部,我认为彼此之间并不存在明显的种系界限,这里提及的N3a2,我不知道有没有对其突变年代的估算?我认为这个突变标记应为这些部族所共享。也无法确定草原上N3a2来自他们的影响,N3a2需要更深的细化才能对标记这些部族的迁徙融合有所帮助。

另外,C3c的细化远远不够,考虑到C3c在哈萨克等族的广泛分布,我认为其中的一些支系应为原突厥人的突变标记。因为有1000年历史的C3*支系cluster star的细化分析,我们大体可以断定原蒙古语族的标记性基因之一为C3*,同时不排除其他的标记性突变成分。更近历史的所谓C3c支系manchu star,我本人更倾向与朵颜乌梁海在东蒙和满洲交接的扩张有关联,考虑到乌梁海明显的突厥起源,我认为所谓manchu star和他的部分上游支系应当是突厥人群的突变标记之一。

至于O在北亚人群中的一些支系,我本人非常反对来自晚期汇入的简单化推演,目前的证据根本不支持O来自新石器时代以后原始农业人口的影响,相信有很多支系都是冰盛期之后到农业革命之前的旧石器时代,伴随着N和C3*北上的猎民。我的推测是蒙古人的O3系支系主要来自青铜时期开始扩张的游牧人群戎狄。布里亚特的O1也更可能是在旧石器时代沿海北上的渔猎人群。从邻近人群黄河中游地区的古中原人种的种系特征来看,他们很可能也是以O1、O2等为主要的标志性突变,没有证据支持黄河中下游地区的新石器时期土著对北方游牧人群的影响,青铜时代开始到近代之前,人群的主要迁徙方向是由北至南而不是相反,这一点得到考古和史籍的支持。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3:1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认为C3c来自于突厥的克烈部,除了追溯到卫拉特的起源外,还有别的作证吗?
因为C3c终归要起源于某个部落的C3,试一试在克烈部包含的鲜卑-柔然成分中找找?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林木百姓秃马特部,在<蒙古秘史>的记载之前,是怎样的面目?

N3a2的年代,为3000年左右.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5:28 编辑

我认为这个突变标记应为这些部族所共享。也无法确定草原上N3a2来自他们的影响,N3a2需要更深的细化才能对标记这些部族的迁徙融合有所帮助。
---------------------------------------------
N3a2的年代很晚,但是分布广泛而独特.因此可以和晚近的族群迁徙联系起来.

我本人非常反对来自晚期汇入的简单化推演
---赞同.O1的历史待定.我原说就是O3这些的.

非常不熟悉,因此提个问题, 浩里--辉--辉特三者之间有无同源的联系?
因为<内陆亚洲厄鲁特历史资料>中提到,卡尔梅克人的传说中,将自己分成四部(应是源自四部卫拉特的传说?): 额鲁特, 辉特, 土默特和巴尔虎布里亚特.
这里的"辉特, 土默特"并称,和 浩里土默特的记载非常吻合.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3: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4:25 编辑

根据<A counter-clockwise northern route of the Y-chromosome haplogroup N from Southeast Asia towards Europe>, N3a2在以下人群出现: Al – Altaian 阿勒泰人,Chuvash,Komi,Udmurt,Mari,Karelian,Tuva.   这个分布,是很奇怪吧?
在这个STR网络图中, Chuvash楚瓦什人的样本处在中心的位置.
Median network of N–O haplogroups N3a2.JPG
 楼主| 发表于 2009-11-15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ranhaer 于 2009-11-15 14:27 编辑

<Y-chromosome haplogroup N dispersals from south Siberia to Europe>中阿勒泰人(而不是阿尔泰人)也有较大比例的N3a2.但是实际上有10例都是同一个单倍型,与布里亚特人的STR值差别仅在DYS389I/II,其他都一样.
他们的起源,Yungsiyebu 可否详述一下? 有没有与拨野古/布里亚特有关的记载?
Y-chromosome haplogroup N dispersals from south Siberia to Europe.JPG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18-10-16 12:40 , Processed in 0.219381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