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7079|回复: 24

乌 恩:论夏家店上层文化在欧亚大陆草原古代文化中的重要地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1-28 12: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世纪60年代初,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相继发掘了内蒙古赤峰药王庙、夏家店遗址,首次提出了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命名[1]。经过近40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积累了丰富的资料,对该文化的分布、年代、分期,以及文化内涵等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取得了
重要的成果。特别是宁城南山根、小黑石沟等中型和大型石椁墓的发现,为我们提供了断定该文化准确年代的依据,以及可供比较研究的丰富资料。本文拟就夏家店上层文化在欧亚大陆草原早期游牧人文化中所处的地位问题,谈点个人的粗浅看法。



  夏家店上层文化是长城以北地区重要的青铜时代晚期文化。关于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分布、年代和分期,以及族属等问题,目前还存在着不同的认识。当初确认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时候,因受资料的限制,将年代断为“大体相当于西周、春秋,也可能晚到战国时期”[2]。后来经过进一步的调查和发掘,确认“年代上限当在春秋以前”、“年代下限应在以燕、秦为代表的战国文化到达这里之前”[3]。宁城南山根101号石椁墓的发现,为断定其年代提供了重要的依据,原报告根据墓内出土的中原式青铜礼器,将年代断为“西周晚期到春秋早期,约当公元前9世纪中叶~前8世纪初叶或稍晚”[4]。

  20世纪80年代之后,随着资料的进一步积累,加强了综合性研究,人们的认识也在不断的深化。然而在年代分期问题上却依然存在着不同的观点,有人根据克什克腾旗龙头山遗址的发掘,提出了夏家店上层文化“龙头山类型”,并根据C14测年数据(距今3240±150年),将年代上限断为商代晚期或不晚于商周之际[5]。有人将夏家店上层文化划分为大井类型、南山根类型和十二台营子类型,认为“年代上限约可早到商、周之际或西周早期”、“下限一直延续到战国中期
前后”[6]。

  近年来,随着大小凌河流域考古遗存的不断发现,有些学者已注意到其文化内涵与分布于老哈河流域的夏家店上层文化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区别,提出“以努鲁儿虎山为界,自商末周初起并存着东西两个发展系统”的见解[7]。认为夏家店上层文化主要分布于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流域,划分为龙头山类型和南山根类型,年代断为西周早期至春秋中期[8]。有人根据地层依据及器物组合,将夏家店上层文化划分为八期,第一期的年代为西周早期,第八期的年代为春秋晚期,并将以往视为夏家店上层文化的遗存,诸如朝阳十二台营子[9]、锦西乌金塘[10]等墓地,从夏家店上层文化中划分出来,同时提出第二至第五期(约当西周中期至春秋早期)为从逐步发展到鼎盛
时期[11]。

  总之,近年来对夏家店上层文化的研究取得了重要的进展,尽管仍然存在着一些不同的见解,但在很多问题的认识上越来越趋于一致。特别是有三点意见很值得重视:一是将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分布地域限定在西拉木伦河和老哈河流域,划分为龙头山类型和南山根类型,年代断为西周早期至春秋中期;二是将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族属推断为山戎[12];三是西周晚期至春秋早期(约当公元前9世纪~前8世纪)为该文化的繁荣时期。如果这三点意见被学术界认可的话,那么我们有充分的根据同欧亚大陆其他地区进行比较研究。

  众所周知,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内涵非常丰富,有极其发达的青铜器,包括青铜容器、兵器、工具、车马器具及丰富多彩的动物纹装饰艺术品。青铜容器和生活用具有罐、鼎、鬲、豆形器、勺、匙等。其中的鼎、鬲、豆形器等仿造同类陶器的形制,有些铜器还装饰动物纹样。兵器有短剑、剑鞘、矛、盾、盔、管銎斧、管銎戈、镞等。短剑包括銎柄曲刃或直刃剑、短茎或丁字形柄曲刃剑、直刃匕首式剑等,有些短剑装饰人形或虎、鹿、鸟、蛇等动物纹样。管銎斧和戈继承了前期的传统,也是这类兵器的最晚形式。工具包括刀、刀鞘、斧、锛、凿、锥、镐、锄等。刀的形式多样,柄部带齿及装饰群鸟纹、群兽纹,以及柄端装饰牛、马等形象的铜刀最具特色。斧均系有銎斧,有些斧装饰三角纹。镐、锄的发现表明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居民从事一定的农业生产。车马器具包括衔、镳、铃、銮铃、轭等。衔有多种形式,有的作单环形,有的作马镫形,有的作三环形或两端作成倒刺,有些衔的两端装饰伫立状虎或卷曲成环的猛兽形象。有些镳的一端作鹿首状,侧面有四环;有的环内连接可摇动的镂空饰件。衔、镳制作精致、形式多样,表明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居民骑马已很普遍。南山根3号石椁墓出土的一件铜环,环周铸出双人骑马追兔的圆雕形象,生动地再现了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居民从事围猎活动的情景[13]。车在夏家店上层文化居民中也很普及,小黑石沟8501号石椁墓出土的一件青铜轭[14],以及南山根102号石椁墓出土的一件刻纹骨牌饰,其上刻有人物狩猎和车马图形,表明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居民已使用带轮畜力车[15]。特别应当指出的是,夏家店上层文化具有丰富多彩的动物纹装饰艺术,除上述骑马追兔、张弓射鹿以及卧鹿、群鸟、群兽、伫立状虎、卷曲成环的猛兽形象外,还有鸟、蛇、鸭、蛙、兔、山羊形饰,而阴阳人、动物相斗、动物交媾等形象,则代表了这一时期造型艺术的最高水平。夏家店上层文化的繁荣,集中表现在铸铜业的高度发达。在林西大井发现该文化的铜矿遗址,包括从采矿、冶炼到铸造等整套工序,出现了像南山根101号墓、小黑石沟8501号墓、9601号石椁墓[16]等大型墓葬,出土各类青铜器多达四五百件,甚至达上千件。总之,夏家店上层文化完全具备了所谓“斯基泰三要素”(兵器、马具和“野兽纹”艺术),这就为我们提供了同欧亚大陆草原其他地区同时代考古学文化进行比较研究的依据。
 楼主| 发表于 2009-11-28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前所述,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年代及文化内涵表明处于青铜时代晚期。那么,这一时期欧亚大陆草原其他地区又是个什么情况呢?是否像有些研究者所断言的那样,中国北方草原的古代文化其中包括夏家店上层文化,受来自西部草原文化的强烈影
响,甚至有些学者认为是外来民族迁徙的结果。如前苏联出版的《西伯利亚史》(卷1)谈到卡拉苏克文化时认为:“在先前的安德罗诺沃文化的基础上形成的卡拉苏克文化,对其邻近的西西伯利亚森林文化产生了影响。但同时它又传播到遥远的东方——外贝加尔、蒙古、鄂尔多斯、安阳。”[17]俄罗斯著名考古学家Н.Л.契列诺娃提出卡拉苏克文化的发源地在米奴辛斯克盆地的西南,接近于帕米尔和额尔齐斯河上游的地区,认为“卡拉苏克文化的祖先由此一方面渗入蒙古、图瓦和米奴辛斯克盆地,同当地居民融合,形成了卡拉苏克文化和鲁加夫文化;另一方面渗入内蒙古、鄂尔多斯和东北南部,同当地居民融合而形成了石棺墓文化或夏家店文化及其他文化”[18]。如果说早年这些观点还可以理解的话,那么目前所积累的资料,证明上述观点是缺乏事实根据的。当然,我们并不否认民族的迁徙,以及同时并存的不同文化之间存在相互影响。问题是得出的结论必须有充分的事实根据,而不能毫无根据的凭空想像。  

  那么,实际情况是否如上述观点所说的那样呢?我们不妨对欧亚大陆草原同夏家店上层文化同时期的文化遗存作些简单的分析,我们就会发现实际情况并非如此。众所周知,欧亚大陆草原一般是指多瑙河至鄂尔多斯的广阔地域,这里自古以来是早期游牧或半游牧人的活动舞台,他们遗留下丰富的文化遗存,尤以兵器、马具和所谓“野兽纹”装饰艺术最具特色,国外的考古文献称之为“斯基泰三要素”或“斯基泰三合一”。一般说来,人们在认定早期游牧人文化时也从这几个方面进行衡量,而讨论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问题时,也都从这些方面进行分析。如前所述,夏家店上层文化具有发达的兵器、马具和所谓“野兽纹”装饰艺术。下面我们就此作些简略的比较分析。  

  首先让我们看看黑海北岸的情况。众所周知,黑海北岸以斯基泰文化而著称于世。关于斯基泰文化的年代上限,一般认为公元前7世纪,而早于这一时期的文化遗存通常称之为“前斯基泰文化”或“金麦里文化”,年代约为公元前9世纪~前7世纪[19]。当然,也有人认为在公元前9世纪~前8世纪在黑海北岸已出现某种斯基泰游牧部落,有人则认为金麦里人是公元前9世纪~前7世纪顿河至多瑙河草原的惟一居民[20]。因此,目前对此问题还没有一致的认识,也就是说还分辨不出哪些考古遗存属于金麦里人,哪些属于斯基泰人。尽管如此,在黑海北岸发现了一些这一时期的文化遗存。根据目前的发现,在黑海北岸属于前斯基泰时期的文化遗存为数不多,而且有些确认为前斯基泰时期的器物系非发掘品。这一时期的兵器主要是弓矢、剑和短剑。弓的形制见于石雕的腰部[21]。镞除青铜和骨制者外,还有铁制者,形制有菱形有銎镞和双尾四棱镞等[22]。剑和短剑有青铜的,也有铁的,同时有铜柄铁剑。铁剑较长,有的柄首作蘑菇形;有的格呈十字形两端下垂。从石碑腰间所刻短剑看,其形制为环首直刃剑[23]。马具主要是衔和镳,既有青铜也有铁制者。马衔有单环、双环和马镫形者,有的两端附以圆形装饰。马镳有三孔镳,有的镳还装饰三个小环[24]。装饰品有青铜和金耳环或垂饰、青铜或金丝螺旋饰,以及装饰腰带的金牌饰等[25]。从总的情况看,尽管这一时期铁器已相当普及,但无论兵器、马具,还是装饰品,其种类和类型都比较简单,动物纹装饰艺术也极不发达,无法同夏家店上层文化相媲美,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其次,哈萨克斯坦咸海沿岸是早期萨基人的活动地域。早期萨基人的文化遗存主要分布于锡尔河下游和南塔吉斯肯,年代断为公元前7世纪~前5世纪。在此以前的文化遗存属于青铜时代晚期,主要分布于北塔吉斯肯,年代断为公元前10世纪~前8世纪[26]。从年代上说,北塔吉斯肯青铜时代晚期遗存与夏家店上层文化相当。但从文化内涵方面分析,两者之间却存在着明显的区别。从目前所发表的资料来看,北塔吉斯肯青铜时代晚期遗存出土的兵器有柳叶形銎铜镞和柳叶形青铜短剑。装饰品主要是不同类型的金或银耳环[27]。可见,咸海沿岸青铜时代晚期遗存,其文化内涵无法与同一时期的夏家店上层文化相媲美。只有晚于这一时期即属于公元前7世纪~前5世纪的早期萨基人遗存,如威加拉克、南塔吉斯肯等墓地出土的器物,包括兵器(青铜或铁短剑和剑、铜镞)、马具(单环或马镫形衔、三孔铜镳或骨镳)和丰富的“野兽纹”器物(猛鸟头、狮子、伏卧状山羊、伫立状鹿、卷曲成环的猛兽等)[28],具备了所谓“斯基泰三合一”的典型特点。但咸海沿岸早期萨基人的文化遗存和早期斯基泰遗存一样,都不早于公元前7世纪,也就是说均晚于夏家店上层文化。   

  第三,叶尼塞河中游米奴辛斯克盆地以卡拉苏克文化和塔加尔文化著称于世。卡拉苏克文化属于青铜时代晚期,通常划分为卡拉苏克期和石峡期。关于该文化的年代始终存在着不同的认识。有人根据该文化的铜刀同中国周代刀币相比较,将年代断为公元前10世纪~前8世纪[29];有人根据安阳殷墟出土的铜刀将卡拉苏克文化的年代断为公元前12世纪~前8世纪[30],此公后来根据赛义马铜刀的发现,将年代改定为公元前15世纪~前13世纪[31];有人同样用中国的资料进行比较,将年代上限断为公元前11世纪~前10世纪,下限为公元前8世纪~前7世纪[32]。有人根据卡拉苏克文化的某些青铜器同北京昌平白浮墓地出土的器物相类似,认为该文化的年代不会早于公元前11世纪[33]。俄罗斯大部分学者采用中国的考古发现来推断卡拉苏克文化的年代,这是因为中国的出土物年代比较准确,而赛义马—图尔宾诺青铜器的年代一般断为公元前14世纪~前12世纪或公元前13世纪~前10世纪[34],不可能早于这个年代。那么,卡拉苏克期的年代有人断为公元前13世纪~前11世纪,石峡期的年代断为公元前10世纪~前8世纪[35]。当然对此也有不同的看法,认为卡拉苏克期的年代为公元前11世纪~前10世纪,石峡期的年代为公元前9世纪~前8世纪[36]。根据目前的发现,卡拉苏克文化具有代表性的青铜器主要出自石峡期。石峡期的年代无论是定在公元前10世纪~前8世纪,还是定在公元前9世纪~前8世纪,均不早于夏家店上层文化,大体与夏家店上层文化的繁荣期相当。  

  卡拉苏克文化的墓葬结构、葬俗及陶器与夏家店上层文化截然不同。该文化尚未发现铁器,青铜器包括兵器、工具和装饰品。兵器有短剑、矛、镞等,大部分短剑系非发掘品,以《叶尼塞河中游草原考古遗存》一书所列石峡期48处居址、窖穴和墓地为例,所发掘的40处墓地240多座墓葬中未发现一件青铜兵器[37],而所著录的短剑大部分系采集品,具有夏家店上层文化短剑的特点。这一时期的青铜器以刀、锥、凿、镜、牌饰、蹼形垂饰、牛轭模型(即弓形器)等为主。动物纹装饰艺术也不十分发达,仅见于装饰短剑和刀柄首的圆雕山羊、绵羊或麋鹿形象。由此可见,卡拉苏克文化石峡期的文化内涵远没有夏家店上层文化发达,无论是器物种类,还是数量,都无法同夏家店上层文化相比拟。只有后续的塔加尔文化早期(公元前7世纪~前6世纪的巴伊诺夫期和公元前6世纪~前5世纪的波德格尔诺夫期)短剑、刀、斧及“野兽纹”艺术的某些母体[38],同夏家店上层文化具有更多的相似之处。  

  第四,图瓦地区处于米奴辛斯克盆地的东南,这里已确认的有早期铁器时代的乌尤克文化,因为发现阿尔然巨冢,使得学术界对该文化给以更大的关注。乌尤克文化的年代为公元前8世纪~前2世纪,划分为初期(公元前8世纪)、早期(公元前7世纪~前6世纪)和晚期(公元前5世纪~前3世纪)。初期阶段的遗存以阿尔然巨冢为代表[39]。众所周知,阿尔然巨冢属于部落首领的墓葬,出土了丰富的随葬品,包括青铜短剑、啄锤、衔、镳,以及卷曲成环的猛兽、圆雕山地绵羊顶饰,另有用鹿角雕刻的马头等。该墓的C14年代数据为:公元前800±50、850±50和820±50年,相当于公元前8世纪初[40]。尽管俄罗斯考古学界对阿尔然巨冢的年代有不同意见,但定为公元前9世纪~前8世纪,不会有什么问题。该墓地作为乌尤克文化的初期阶段,目前所发现的相关遗存并不多,之所以将该墓地的年代定得较早,除了有C14数据作为依据之外,墓内出土的青铜镳、镞及各种牌饰等,同黑海北岸前斯基泰器物群相类似。正因为阿尔然巨冢的年代相当于前斯基泰时期,人们开始重新审视欧亚大陆早期游牧人文化的许多问题,譬如所谓“野兽纹”及某些青铜器的起源问题。然而,就阿尔然巨冢出土的器物而言,显然没有夏家店上层文化丰富。这里出土的卷曲成环的猛兽形象相当精致,这是早期“野兽纹”艺术中最具代表性的母体之一。这种母体的动物纹样,在南山根101号[41]、小黑石沟8501号石椁墓[42]中发现3件,均表现卷曲成环的猛兽(虎、豹)形象,分别装饰铜刀、马衔和牌饰。此外,1975年征集的一批小黑石沟出土青铜器中,包括20余件动物纹牌饰,全都表现头尾相接成环形的动物纹样[43],表明这种母体在夏家店上层文化中已相当普及。另外,阿尔然巨冢出土的圆雕山地绵羊青铜顶饰也很精致,具有相当高的艺术水平。然而,夏家店上层文化青铜器已有装饰马、骑马追兔、人头、动物头像、伫立男女人像等圆雕形象。如前所述,阿尔然巨冢的年代相当于夏家店上层文化的繁荣期,而它所处的位置在卡拉苏克文化和夏家店上层文化之间,这对研究欧亚大陆草原不同文化之间的关系问题,无疑是个非常重要的因素。  

  第五,俄罗斯阿尔泰地区是早期游牧人活动的又一个重要舞台,遗留下很多重要的文化遗存。阿尔泰地区早期游牧人文化通常划分为早、中、晚三期:早期为库尔图—麦耶米尔期(公元前8世纪~前6世纪);中期为巴泽雷克期(公元前5世纪~前3世纪);晚期为希别期(公元前2世纪~公元1世纪)。其中早期遗存相当于夏家店上层文化繁荣期的偏晚阶段,代表性遗存有:阿尔泰地区额尔齐斯河支流布赫塔尔马河上游库尔图Ⅱ墓地、戈尔诺—阿尔泰州耶洛村附近谢米萨尔特I墓地及戈尔诺—阿尔泰斯克市附近有冢墓地等[44]。诚然,这几处墓地的年代并非都属于同一个时期,其中谢米萨尔特I墓地的年代,有人断为公元前8世纪~前7世纪[45]。库尔图Ⅱ墓地的年代偏早,有人则根据出土的三孔骨镳同阿尔然巨冢和黑海北岸出土马镳相类似,将其年代断为公元前9世纪末~前8世纪[46]。实际上,阿尔然巨冢和黑海北岸前斯基泰文化的年代早不到公元前9世纪。至于麦耶米尔出土的器物公认为属于公元前7世纪~前6世纪,显然晚于夏家店上层文化。相当于公元前8世纪~前7世纪墓地出土的器物有青铜刀、马蹄形衔、节约、镜形饰、带扣等,以及镀金青铜猛鸟头像、角制三孔马镳等[47]。此外,采集品中有蘑菇形首短剑、柳叶形镞等[48]。由此可见,阿尔泰早期游牧人初期的文化遗存,不仅年代相当于夏家店上层文化南山根期的晚段,而且文化内涵远不及南山根期丰富。
 楼主| 发表于 2009-11-28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通过以上的比较分析,有几点很不成熟的意见提出来供诸位参考。  

  第一,自多瑙河至长城地带的欧亚大陆草原地区,是游牧和半游牧人的活动舞台。早期游牧人文化,在其形成的初期阶段
即以兵器、马具和所谓“野兽纹”艺术为典型特征。这种草原文化的形成期大约在公元前第一千年的头几个世纪,即青铜时代晚期或青铜时代向早期铁器时代过渡时期。但这一发展过程是漫长的,而且也不会是绝对同步的。一般认为,斯基泰文化形成于公元前7世纪后半叶[49]。有人认为形成于公元前8世纪~前7世纪。进入20世纪80年代之后,由于发现了阿尔然王陵,有人又提出斯基泰—西伯利亚文化形成于公元前9世纪~前7世纪,代表性的地区有:黑海北岸、北高加索和前高加索、亚速海沿岸、中央哈萨克斯坦、阿尔泰、米奴辛斯克盆地、图瓦、蒙古、鄂尔多斯[50]。但是,我们很难认同斯基泰文化形成于公元前9世纪之说,因为得不到考古资料的证实。如果用所谓“斯基泰三要素”来衡量,无论是黑海北岸和咸海沿岸,还是图瓦、阿尔泰和米奴辛斯克盆地,公元前7世纪以前的文化遗存(除阿尔然王陵之外),显然还都处于很不成熟的初级阶段,尽管出现了兵器、马具和“野兽纹”艺术,但内涵并不丰富,而且各地的文化内涵各具特色,只是到了公元前7世纪之后,相似的兵器、马具和“野兽纹”艺术的某些母体在广袤的欧亚大陆草原传播开来。相对而言,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内涵要比其他地区丰富,兵器、马具和所谓“野兽纹”艺术的种类、制作技术,都超出了年代相当或略晚的其他地区早期游牧人遗存,而且形成的时间并不比其他地区为晚。由此可见,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兵器、马具和“野兽纹”艺术并非来源于前斯基泰或早期斯基泰文化,而是有着自身的文化传统。因此,那种认为欧亚大陆草原早期游牧人文化来源于一个共同中心的见解是缺乏根据的。

  第二,夏家店上层文化地处欧亚大陆草原的东端,同先进的黄河流域农业文明相毗邻。这一优越的地理位置,以及同中原地区的紧密联系,决定了它在欧亚大陆草原古代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当然,夏家店上层文化在欧亚大陆草原早期游牧人文化中的重要地位,并不是表现在某一个方面,而是表现在文化内涵的各个方面。如果用“斯基泰三要素”来衡量,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兵器包括各种形制的青铜短剑、剑鞘、盔、盾、矛、管銎斧和戈、镞等;车马器有衔、镳、铃、銮玲、轭等;动物纹样包括浮雕、透雕和圆雕形象。这些发现充分表明夏家店上层文化已是一个相当成熟、地域特征鲜明的考古学文化。因此,那种认为夏家店上层文化来源于西部草原地带的观点显然是毫无根据的。特别应当指出的是,以往人们总是把中国北方草原地带作为“斯基泰—西伯利亚文化”东传的终点,特别是将中国北方草原古代动物纹样归结为所谓“斯基泰—西伯利亚野兽纹”传播或影响的结果。早年国人曾将这类器物直接称之为“西番片”或“斯基泰式铜器”,目前虽然已无这类称呼,但所谓“斯基泰风格东传”的认识在人们的观念中深深扎根,挥之不去。实际上,正如上面所指出的那样,夏家店上层文化动物纹样包括浮雕、透雕和圆雕形象,在该文化的繁盛期(公元前9世纪~前8世纪),在欧亚大陆草原其他地区尚未发现如此丰富的动物纹样。有人将斯基泰“野兽纹”划分为三个发展阶段:1.公元前7世纪后半叶~前6世纪;2.公元前5世纪;3.公元前4世纪~前3世纪[51]。作为“斯基泰野兽纹”源头之一的伊朗萨盖兹市地区齐维耶墓地出土的野兽纹器物,其年代也只是公元前7世纪[52]。另外,自从发现阿尔然巨冢,以及在蒙古、外贝加尔、图瓦和阿尔泰发现大量雕刻鹿形象的鹿石之后,有些学者已对斯基泰“野兽纹”东传的理论提出了怀
疑[53],这是因为鹿石及阿尔然巨冢的年代要早于公元前7世纪,如果说欧亚大陆东部地区的“野兽纹”是斯基泰文化东传的结果,就已失去了年代上的根据。更何况,斯基泰“野兽纹”的早期母体如屈足伏卧鹿、卷曲成环的猛兽(虎、豹)形象等,在夏家店上层文化繁盛期(公元前9世纪~前8世纪)就已出现,譬如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龙头山M1出土的伏卧状鹿纹牌饰[54]、小黑石沟M8501出土的卷曲成环的虎纹牌饰及装饰马衔的卷曲豹形象等[55],年代都早于公元前7世纪,显然同前斯基泰或早期斯基泰“野兽纹”毫无关系。只是公元前5世纪之后,斯基泰或阿尔泰艺术风格及某些艺术母体,对中国北方早期铁器时代文化产生了影响[56]。

  第三,夏家店上层文化为探索欧亚大陆草原早期游牧人文化的形成问题,提供了重要的资料。早期游牧人文化形成于青铜时代晚期,但其形成的初期经济形态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游牧畜牧业,而绝大部分仍然处于定居的半游牧状态,只是畜牧业和狩猎业在经济生活中占有重要的地位,夏家店上层文化的情况正是如此。因此,很难用“居无常处”、“逐水草迁徙”来理解早期游牧人初期的情形。当然,不能因为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居民从事一定的农业,就将其排除在欧亚大陆草原文化的范畴之外。实际上,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内涵充满草原文化的气息,无论是埋葬习俗和陶器,还是兵器、车马器、装饰品及动物纹装饰艺术,同长城沿线及以北地区的少数民族文化遗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另一方面,该文化的居民同中原地区有着密切的联系,如确认为山戎的话,这不仅在文献中多有记载,而且像南山根M101、小黑石沟M8501等大型石椁墓内发现来自中原地区的簋、鼎、罍、、壶、尊、匜尊、等青铜礼器,包括商末周初至春秋初期的各时代之物[57],有的器物上有铭文,少则4字,多则90余字,足见同中原诸侯国有着频繁的接触。与此同时,该文化同南面和东面相邻青铜文化也有密切的联系。但夏家店上层文化是否同黑海北岸的前斯基泰文化和中亚的前萨基文化发生过接触,在考古资料中得不到反映。也无证据说明该文化的居民向阿尔泰、图瓦和米奴辛斯克盆地迁移,因为从人种方面分析,蒙古西部、阿尔泰、图瓦的古代居民属于欧罗巴人种,而蒙古东部、外贝加尔地区的居民则为蒙古人种[58]。从文化内涵方面考察,蒙古西部的乌兰固木文化[59]、阿尔泰的巴泽雷克文化、图瓦的乌尤克文化,均以木椁墓和多人葬为主,显然与夏家店上层文化不搭界。至于蒙古东部和外贝加尔的“石板墓”文化则以石棺墓和单人葬为主,墓内出土的青铜短剑、管銎斧、刀、斧、各种联珠形饰、双尾垂饰、镜形饰、衔、镳,以及卷曲成环的猛兽形象[60],同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同类器物及艺术风格颇多相似之处。夏家店上层文化以石棺墓和单人葬为主,同“石板墓”文化的墓葬结构和葬俗接近,又都同属于蒙古人种,无怪乎有人曾推测匈奴文化源于夏家店上层文化[61]。尽管此说目前还难以被人所接受,但足以说明夏家店上层文化同蒙古东部和外贝加尔的所谓“石板墓”文化关系密切。但是,夏家店上层文化的居民是否向北迁移,以及该文化的影响是否向西波及到更遥远的地区,目前还难以得出这样的结论,这是一个需要进一步探索的问题。
 楼主| 发表于 2009-11-28 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注释:

  [1]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内蒙古赤峰药王庙、夏家店遗址试掘简报》,《考古》1961年第2期,第77~81页。

  [2]同[1],第80页。

  [3]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赤峰药王庙、夏家店遗址试掘报告》,《考古学报》1974年第1期,第143页。

  [4]辽宁省昭乌达盟文物工作站等:《宁城县南山根的石椁墓》,《考古学报》1973年第2期,第38页。

  [5]齐晓光:《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龙头山遗址发掘的主要收获》,《内蒙古东部区考古学文化研究文集》,第64页,海洋出版社,1991年。

  [6]靳枫毅:《夏家店上层文化及其族属问题》,《考古学报》1987年第2期,第177~208页。

  [7]朱永刚:《大、小凌河流域含曲刃短剑遗存的考古学文化及相关问题》,《内蒙古文物考古文集》(二),第362~374页,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7年。

  [8]朱永刚:《东北青铜文化的发展阶段与文化区系》,《考古学报》1998年第2期,第133~152页。

  [9]朱贵:《辽宁朝阳十二台营子青铜短剑墓》,《考古学报》1960年第1期,第63~71页。

  [10]锦州市博物馆:《辽宁锦西乌金塘东周墓调查记》,《考古》1960年第5期,第7~9页。

  [11]刘国祥:《夏家店上层文化青铜器研究》,《考古学报》2000年第4期,第451~500页。

  [12]林:《东胡与山戎的考古探索》,《环渤海考古国际学术讨论会论文集》,第174~181页,知识出版社,1996年。

  [13]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工作队:《宁城南山根遗址发掘报告》,《考古学报》1975年第1期,图一九,4;图版柒,9。

  [14]赤峰市博物馆等:《宁城小黑石沟石椁墓调查清理简报》,《文物》1995年第5期。

  [15]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东北工作队:《内蒙古宁城县南山根102号石椁墓》,《考古》1981年第4期,图六;图版柒。

  [16]王大方:《宁城打击盗掘古墓犯罪获重大成果》,《中国文物报》1996年12月15日。

  [17]Истории Сибири(西伯利亚史).Ленинград.1968.стр.186.

  [18]Н.Л.Членова.Хронология памятников карасукской эпохи(卡拉苏克时期遗迹的年代学).Москва.1972.стр.6.

  [19]А.И.Мелюкова.Предскифский период в степях Северного Причерноморья(黑海北岸草原的前斯基泰时期)—Степи европейской части СССР в скифосарматское время.Москва.1989.стр.10~16.табл.1~3.

  [20]同[19],стр.10.

  [21]同[19],табл.1,13.

  [22]同[19],табл.2,48~70.

  [23]同[19],табл.2,19~22.

  [24]同[19],табл.2,1~11.

  [25]同[19],табл.2,29、78、80、84.

  [26]М.А.Итина.Ранние саки Приаралья(咸海沿岸的早期萨基人)—Степная полоса Азиатской части СССР в скифосарматскоев время.Москва.1992.стр.31~47.

  [27]同[26],табл.1,2.

  [28]同[26],табл.3~5.

  [29]С.А.Теплоухов.Опыт классификации древних металлических культур Минусинского края(试论米奴辛斯克边区古代金属文化的分期)—Материалы по этнографии.1929T.4,вьп.2,стр.44~45.

  [30]С.В.Киселев.Древняя история Южной Сибири(南西伯利亚古代史)—Материалы и 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по археологии СССР  1949№ 9.Москва.стр. 104~108.

  [31]同[18],стр.6.

  [32]同[18],стр.120.

  [33]С.А.Комиссаров.Комплекс вооружения Китая эпохи поздней бронзы(中国青铜时代晚期兵器群).Новосибирск.1985.стр.65

  [34]同[18],стр.135~136.

  [35]Э.Б.Вадецкая.Археологические памятники встепях среднего енисея(叶尼塞河中游草原的考古遗存).Ленинград.1986.стр.65.

  [36]同[35],стр.65.

  [37]同[35],стр.73~76.

  [38]同[35],табл.Ⅵ.

  [39]А.М.Мандельштам.Ранние кочевники скифскогопериода на территории Тувы(图瓦境内斯基泰时期早期游牧人)—Степная полоса Азиатской части СССР в скифосарматское время.Москва.1992.стр.178~196.

  [40]М.П.Грязнов.Аржан—Царский курган раннескифского времени(阿尔然—早期斯基泰时期王冢).Ленинград.1980.

  [41]同[4],图版玖,7。

  [42]同[14],图一九,11;二三,4、6。

  [43]项春松:《小黑石沟发现的青铜器》,《内蒙古文物考古》1984年第3期,第122页。

  [44]М.П.Грязнов.Алтай и приалтайская степь(阿尔泰和阿尔泰附近草原)—Степная полоса Азиатской части СССР в скифосарматское время.Москва.1992.стр.161~178页.

  [45]Л.С.Марсадолов.Исследования в Онгудайском и Улаганском районах Горного Алтай(戈尔诺阿尔泰翁古达和乌拉干地区的考察)—Археологические открытия 1980.стр.195.

  [46]С.С.Сорокин.Памятники ранних кочевников в верховьях Бухтармы(布赫塔尔马河上游早期游牧人遗存)—Археологический сборник Государственного Эрмнтажа,1966.вьп.8,стр.43~47.

  [47]同[44],табл.61,4、6、7、19、24、27,62,1~7.

  [48]同[44],табл.61,1、2、13、14.  

  [49]М.Г.Мошкова.Предисловие(前言)—Степная полоса Азиатской части СССР в скифосарматское время.Москва.1992.стр.7.

  [50]М.П.Грязнов.Начальная фаза развития скифосибирских культура(斯基泰—西伯利亚文化发展的初级阶段)—Археология Южной Сибири.Кемелово.1983.с.3~18.

  [51]А.И.Мелюкова.Скифское искусство звериногостиля(斯基泰野兽纹艺术)—Степи европейской части СССР в скифосарматское время.Москва.1989.стр.101.

  [52]В.А.Ильинская.Образ кошачьего хишника в раннескифском искусстве(早期斯基泰艺术中的猫科猛兽形象).Советская археология.1971.№.2.стр.65.

  [53]同[40],стр.57.

  [54]齐晓光:《内蒙古克什克腾旗龙头山遗址发掘的主要收获》,见《内蒙古东部区考古学文化研究文集》,海洋出版社,1991年,第58~72页。

  [55]同[14],图一九,11;二三,4。

  [56]乌恩:《论我国北方古代动物纹饰的渊源》,《考古与文物》1984年第4期,第46~59页。

  [57]同[12],第179页。

  [58]Э.А.Новгородова.Древняя Монголия(古代蒙古).Москва.1989.стр.314.

  [59]同[58],стр.257~315.

  [60]В.В.Волков.Бронзовый и ранний железный век Северный Монголии(北蒙古的青铜时代和早期铁器时代).Улан—батр.1967.рис.4,17~21;5,2、3;7,1~5;13,1、2、4、6;15;20,7、8;Н.Л.Членова.Культура плиточных могил(石板墓文化)—Степная полоса Азиатской части СССР в скифосарматское время.Москва.1992.стр.247~254.табл.101~103.

  [61]С.С.Миняев.К проблеме происхождения сюнну(论匈奴起源问题)—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ассоциация по изучению культур центральной Азии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ый бюллетен.выпуск.9.Москва.1985.стр.76~77.

    来源:《草原文化研究资料选编第二辑》
发表于 2009-11-28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按此说法,夏家店上层文化是欧亚大陆最早的斯基泰文化........
发表于 2009-11-29 01: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家店上层就是山戎、与辽北的高台山文化人群貊亲缘关系最近,二者与鄂尔多斯的朱开沟文化人群戎狄组成一个大的种系,即古华北人种。夏家店曲格式青铜短剑出现了小鸟头,暗示来自蒙古西北部昌德曼文化塞基泰人的间接影响。
发表于 2009-12-7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斯基泰文化”的涵义需要修改了
发表于 2009-12-7 18:53 | 显示全部楼层
Scythia与后来的 中山国、代国、粟特人 都有关系,印欧语系活动范围最东的民族。
 楼主| 发表于 2009-12-8 23: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什么关系?
发表于 2009-12-14 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乌恩这个观点,不仅在国际上,就连国内都没几个人赞同……
发表于 2009-12-14 15:20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各位版主有空的话,可以找几个真正权威机构的专业考古学家问一问,比如新疆自治区考古研究所吕恩国(主持发掘过不少新疆大幕),再比如人大的王炳华……看看他们对乌恩这观点是否认可?
别被论坛里几个“二把刀”误导了方向……
发表于 2009-12-15 09:01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家店上层从体质人类学上说是古华北类型,高颅,平面,狭脸,跟今天的北方汉人非常接近,结合古代戎、狄都有“姬”姓这一情况,他们应该是与古代华夏族群属于同一人种,只是文化上有差异。
反恐精英 发表于 2009-12-13 18:59



只有高颅狭面和远东华北组接近,在面部扁平度方面与北亚人种接近。古华北人种是一个古老种系,而远东人种华北组的种系特征至少我们在先秦时代都无法在黄河中下游地区找到典型的代表,显然他们是近期历史中形成的过渡种系。在先秦古种系中,与远东华北近代组特别是西安组最为类聚的是古西北人种,至于所谓西北华夏族之说,突然让我想起一个更准确的名词即黑非洲华夏族,呵呵。

所谓华夏是黄河中游地区(也就是中原)土著的自称,如果他们的北方劲敌戎狄算华夏,那么这些仰韶时代的类南亚人种土著和其后龙山类华南组(近似海南、广州等地介于远东和马来人种之间的过渡种系)的古华夏,难道要改成蛮夷不成?
发表于 2009-12-15 21:37 | 显示全部楼层
没听说过“黑非洲华夏族”,只听说过蒙古人是棕色人种。既然棕种的蒙古人也不都是低颅阔面,为什么就非要强求华夏族群都是一样的脸型颅型呢?按你的逻辑,你永谢布认为只有长着低颅阔面的才是你的蒙古族同胞?
反恐精英 发表于 2009-12-15 19:13


只有中国的专家才会认为戎狄为匈奴之源,之外从来没有人说戎狄是蒙古语族。

除了坛子里的民科楞楞,难道人们听说的类赤道人种或有赤道人种成分的古人群不都是旧石器华南柳江人?古华南的河姆渡?仰韶半坡、山东大汶口?
发表于 2009-12-15 2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Yungsiyebu可能是说汉话长大的吧,帖子都浅显易懂清晰有条理,我挺爱看的。

像这样分法,无非是类多数秦俑汉俑这样的人群,都归于南方人了。
本来大家所说的羌苗混,夏夷混,现在都变成了南北混了。
而豫西晋南还有关中这样的华夏龙兴区域,正好成了南北的分野融合之所。

这种分法,有点添乱,呵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5 23:18 | 显示全部楼层
秦俑汉俑怎么看都不象南人,不知这个怎么和骨头联系起来?
发表于 2009-12-15 23:21 | 显示全部楼层
陕南,河南中南部以及东部,山东,江苏,本来就是南方的夷,蛮一类
诗经很多河南的内容,其中有些词汇是壮傣一系的
发表于 2009-12-16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战国秦零口组人群已经介于古代组的殷墟中小墓2组的古中原人种(土著)和远东华北近代组之间了,只是文献中没有直接对比古西北人种,我们知道古西北人种各项指标都和远东华北组和西藏B组吻合的最好。如果我们将古中原成分理解为黄河中游的土著,那么原秦人大多是古西北人种的族群,或者至少是古西北人种占优势的族群,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秦俑大多数看起来更像今天的北方人了。
发表于 2009-12-17 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能因为你们长成低颅阔面了,就不认赤道太平洋棕种小兄弟,把他们往外推。有些人就是一变阔就翻脸。
反恐精英 发表于 2009-12-17 19:36


当邻居好几千年了,想忘也忘不了啊。
发表于 2009-12-19 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h的马甲.........
发表于 2009-12-20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c系就一定是棕种吗?只能说棕种里c系比较集中,反过来就不行.事实上大多数c系并不在棕种人里.体质人类学和分子人类学还是要分清楚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1-26 15:31 , Processed in 0.214279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