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4124|回复: 6

(转帖)水洞沟:见证东西方文化的远古碰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9-12-14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水洞沟:见证东西方文化的远古碰撞(上)

原文地址http://www.ycen.com.cn/gb/content/2008-04/18/content_564706.htm

2008年的春天,宁夏水洞沟迎来了前所未有的丰收期。4月9日,中国科学院地球科学处处长周少平代表中科院宣布,正式成立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研究所宁夏工作站,同时成立了宁夏水洞沟遗址研究院。3月底开工建设的水洞沟遗址博物馆也开始了主题工程建设。近期中央电视台7套的乡村节目隆重推出水洞沟;中国最权威的地理杂志《中国国家地理》第4期以专题形式推介了本报记者唐荣尧采写的《水洞沟:见证东西方文化的远古碰撞》一文,这是水洞沟第一次被权威的地理杂志介绍,现将这篇文章删改后刊登,以飨读者。——编者按
  水洞沟———这块位于宁夏灵武境内、明长城边上的台地,自从上世纪20年代被西方著名的考古学家率先发掘后,就使这里的考古具有了国际背景。80多年间的几次重大发掘都有着或多或少的国际色彩,一直是国内外考古学家关注的地区。进入21世纪,这里又被一些考古学家认为是非洲古人在中国大陆落脚的地方,如果这个论断成立,一个早于著名的丝绸之路几万年的东西方人类交流的大通道就出现了,“中国文化西来说”也会多一份颇具质地的证词。
  桑志华的到来
  著名的考古学家汤惠生曾经这样说过:“莫斯特在法国和欧洲考古学史上的地位正如水洞沟之于中国。”这句话为水洞沟的背景作了足够的学术铺垫。莫斯特(Le Moustier),一个位于法国南部多尔多涅(Dordogne)的维塞勒河畔(Vezere River)的文化遗址。1907年,考古学者们在这里落下了第一铲,直到1969年最后一次发掘,在60多年的时间里,莫斯特遗址一直是旧石器的经典遗址,使莫斯特文化至今都是国际旧石器研究者们最为关注的对象之一。那么,水洞沟和莫斯特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20世纪20年代初,宁夏和中国的其他地方一样,迎来外国传教士的足迹。这些传教士中有一个叫肖特的比利时传教士。一天,从水洞沟东边5公里的横山堡一带走过的肖特,在黄土层中发现了一个披毛犀的头骨和一件石英石器。1923年,具备简单的考古学知识的他匆匆完成宁夏传教之旅后,在天津遇见了法国地质古生物学家桑志华。他把自己在水洞沟的发现告诉了桑志华,并告诉了他到宁夏的路线。于是,1923年夏天的宁夏以及沉睡万年的水洞沟,迎来了法国人桑志华。
  20世纪初,随着一批批文化遗址在亚洲的发现以及考古学在这里的成就,亚洲开始吸引了世界的目光,中国更是一个焦点。考古学界和人类学界的有识之士认为,亚洲很可能充当过人类进化的宽阔舞台,这种设想因为一直缺乏足够的依据,而只能被学者们臆想。于是,来自美、法、英、瑞典、荷兰、瑞士等国的科学家们纷纷拥向亚洲,拥向神秘的东方古国———中国。
  桑志华是第一次在中国土地上发现了旧石器的西方考古学者,为“亚洲是人类演化的巨大舞台”这种科学预见提供了重要物证。他对水洞沟的发现,拉启了中国史前考古学的大幕。
  得到肖特关于水洞沟的发现后,桑志华很快就开始了宁夏之行的准备工作。1919年,桑志华到达甘肃庆阳,发现了完整的三趾马化石动物群,后来,在黄土堆积层中及其下的砂砾层中,发现了一块由黑色石英岩打制成的石核和两件石片。这三件人工石制品,被考古界称之为中国大陆第一批发现的有正式记录的旧石器。
  甘肃的考察结束后,1923年,桑志华从甘肃东部进入了宁夏,开始了他的水洞沟之旅。他的驮队打出一面由红、白、蓝三色组成的三色旗,上面绣着“法国进士”、“中国农林咨议”和“桑”等字。他并没有在中国考取过进士,“法国进士”的称号只是套用了他的博士学位,并将博士“中国化”了,而“中国农林咨议”,是1917年他访问北洋政府农林部时,随便讨取的一个虚衔。这两个奇怪的不伦不类的官衔,在他的西进途中给予了他很大的帮助,至少进到宁夏境内时,当时的地方政府以京城来的外国官的待遇对待他。到了灵武市横山堡以西4公里处、明长城南面一条远古时代自然形成的河沟,他们住进了当地一个叫张梓的人所开的“张三小店”中。
  张三小店里开始的神秘挖掘
  夏天的北方夜晚,呈现的是一片宁静与荒凉,当他们走到与长城并行的一处断崖时,突然发现断崖上有磷火闪烁,丰富的考古知识使桑志华一行立即判断出那里一定有尸骨,隐隐约约的磷火使他们没看清楚什么名堂。他们便很快返回小店,找到张梓,给了张梓5块银元,打着手势要了个大梯子,在夜色中爬到崖上去挖掘。第一个晚上,他们就挖掘到了一个动物的头骨化石。
  他们按制订好的考古计划,在水洞沟北崖的断崖处按考古程序进行挖掘。他们雇请当地的民工挖掘,除小孩外,大人一律不准进入场所,整个挖掘工作在十分神秘的氛围中进行了四五十天。当地人则因为阴气和晦气很重,也懒得问这些外国人在干什么,并按当地的风俗幸灾乐祸地说那些外国人一定会被埋着的鬼缠上身的。当时的宁夏匪患严重,包头到宁夏的交通也被断绝。桑志华和他的随从们在外界的混乱与当地人的诅咒中,挖出300多公斤石核、刮削器、尖状器等旧石器,最后装入木箱,用八九匹骡子驮回去。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4 14:47 | 显示全部楼层
和桑志华一同参加水洞沟发掘工作的,还有一个法国学者,他就是被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称赞“既是科学家,同时又成了精神界的巨人”的德日进———在中国最早发现了人类化石,研究鉴定并确认“北京猿人”头盖骨为猿人颅骨者。整个夏天,他在水洞沟一带度过。
  水洞沟及其他地方见证人类进化的遗迹,更加使他坚信了自己的进化论思想,而水洞沟的这次发掘也震惊了欧洲考古界。那些稍加磨制穿孔的鸵鸟蛋皮饰物和骨锥等器物,标志着人类历史上石器制造方法有着划时代意义的磨制技术已处于萌芽之中,为见到它们的欧洲考古学家们所惊叹,称为“‘宁夏人’的骄傲”。
  他们很快将发掘的范围以水洞沟为原点开始拓展,拓展的最大收成是后来著名的河套文化的见证地萨拉乌苏遗址。回到北京后,德日进就参与了关于中国史前考古的第一本专著《中国旧石器时代》的写作。1928年,参加水洞沟考古的布勒、步日耶、桑志华和德日进共同发表了以水洞沟和萨拉乌苏为主要材料的考古报告《中国的旧石器》。他们向世界宣布:水洞沟遗址的发现和发掘标志着“中国没有旧石器时代文化”这一论断的终结。
  水洞沟同样开始陆陆续续地吸引着中国考古界的视线。1960年,中国和苏联组建的中苏古生物考察队开始了继法国人1920年首发掘后的第二次水洞沟发掘。工业化发展水平高的苏联队伍装备着拖拉机、铲车等重型器械。他们在桑志华和德日进发掘坑位的旁边挖了个长宽各6米、深11米的探坑,挖出约2000件石制品。然而,中苏关系的破裂打破了这次联合科考的进程,原宁夏博物馆馆长、考古专家钟侃回忆道:“他们来的规格很高,不让地方考古人员参与。直到苏联专家撤走了,只留下了一堆机器,后来被拉回银川,曾经派专人看守了很长时间。但有些可惜,他们没有形成考古报告。”而著名考古学家高星为此却说:“这是不幸中的万幸,如果任其开掘下去,第1地点富含科学资源的堆积恐怕就会消失殆尽了。”由于苏联专家带走了第一手的考古资料,这次挖掘报告没有出炉。
  1963年8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开始第三次系统的发掘。领队者就是大名鼎鼎的北京猿人第1头盖骨的发现者裴文忠院士。钟侃接受记者采访时回忆道:“8月底,裴文忠先生到达银川。羊皮筏子载着他们过了黄河,前往水洞沟。裴文忠先生当时戴着个老农民常戴的遮阳帽,上身穿着带有四个口袋的短袖白布衫,下身穿着已有很大补丁的裤子,脚上是一双旧布鞋,给人的印象非常谦逊、朴素。”经过一个多月的研究发现,水洞沟遗址并不是完全意义上的旧石器遗址,充分肯定了“水洞沟”有新石器的迹象。
  1974年,贾兰坡又对水洞沟进行了正式发掘,和前两次一样,同样没有正式的挖掘报告。1986年,由宁夏博物馆联合宁夏地质局,在钟侃的主持下,进行“水洞沟遗址”的文物考古工作,历时一个多月。
水 洞沟: 见证东西方文化的 远古碰撞 (下) 水洞沟,是非洲古人在北亚的落脚点? 今天,我们在世界地图上看到的非洲大陆是指北纬38度到南纬34度、西经30度到东经30度之间的地方,但是在500万年前,其面积要比现在大得多。 生活在非洲大陆上的直立原始人完成从森林到草原的进程,持续了300多万年的时间。大约在10万~20万年前,这些原始人才进化为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12万年前地球变冷,持续了7万年的冷冻期,使整个东非草原上的气温逐年下降,动物的种类越来越少,草原上可供应的食物也越来


   水洞沟,是非洲古人在北亚的落脚点?
  今天,我们在世界地图上看到的非洲大陆是指北纬38度到南纬34度、西经30度到东经30度之间的地方,但是在500万年前,其面积要比现在大得多。
  生活在非洲大陆上的直立原始人完成从森林到草原的进程,持续了300多万年的时间。大约在10万~20万年前,这些原始人才进化为解剖学意义上的现代人。12万年前地球变冷,持续了7万年的冷冻期,使整个东非草原上的气温逐年下降,动物的种类越来越少,草原上可供应的食物也越来越少了,气候的恶劣导致任何生命在这里生存的难度都加大了。同时,也导致了从7万年前到5万年前的地球上的旧石器时代后期,出现了工具制作上的飞跃时期,出现了制造工艺,在对食物资源的初级利用上开始提升能力,为非洲草原上的人类选择出走并行走在地球上提供了一定的保障。其中的一部分开始向东迁徙,延伸到欧亚大陆的草原带,在西方生物学研究学者那里,这些人被记载为M9,“M9的后代,大约于4万年前出生在伊朗平原或亚洲中南部的人。”这些带着欧亚谱系的早期人类,逐渐向东移动着。
  兴都库什山和天山两个屏障被他们翻越后,这些人开始选择气候和食物条件更好的天山南部地区,向南迁移的一个重要依据是,这些欧亚谱系中出现了一个被称为M45的新变异,绝对时间检测法测出这种变异发生的时间在3万年到5万年间,地点是中亚一带。一个困绕西方学术界的问题出现了:在直立人和4万年前从非洲到达东亚的“现代人”之间,存在着一个断层,这些人去了哪里?直到21世纪初,在水洞沟发现的古人生活遗址,间接地为来自非洲的那些古人提供一个至今还有些模糊的答案。   就这个问题,中国著名的考古学家高星的话或许是个答案:“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东西方的一些考古学家便提醒我们,关注同西伯利亚和中亚地区遗存的比较。但那时还没有相关的资料,他们的推论只是缘于地理位置的接近。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次座谈会上,刚刚访问西伯利亚归来的盖培先生直言:“我们不能再坐井观天,到西伯利亚去看看标本和遗址,就知水洞沟工业源于哪里了!”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4 14:50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星博士的判断有着他独特的眼光和理由:“当法国学者初次接触水洞沟出土的石制品时,便发现它们与西欧旧石器遗存的相似性,于是‘发达的莫斯特文化’、‘正在成长的奥瑞那文化’等标签便被附着到了水洞沟的石制品组合上。”一个考古学上的新课题,在2007年得到了新的剖析:法国考古学家在1923年发现的水洞沟石制品,无疑和欧洲的旧石器遗存的“莫斯特文化”、“正在成长的奥瑞那文化”相似,是否从侧面印证了水洞沟文化和遥远的非洲古人有着一定的隐秘关系呢?这批古人类如果是古非洲人中的一支,那么,中国的古人类就是从西方来的。
  2007年8月到9月中旬,宁夏文物考古研究所和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联合对水洞沟遗址进行考古发掘,令专家们迷惑的是,那些古人类在这里生活的确切年代究竟是什么时候?他们是一直就在这里生活的呢?还是从西伯利亚地区甚至更远的西亚乃至非洲来的呢?参与挖掘的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一级研究员、国际杰出的第四纪地质环境学家刘东生先生认为,这些人从西伯利亚来。但他的观点遭到了国内另一部分专家的强烈反对:他们认为,水洞沟遗址反映的是3万年前,生活在宁夏的古人类是土著还是外来人的问题,进而反映的是这些人创造或生衍出的文化是本土的还是外来的。
  在现代,中国人来源又成为学术热点,我们的直接祖先可能是数万年前来自非洲的外来移民———这一假说被一些学者提出并流传至今。因此,水洞沟这个埋藏着中国旧石器文化体系的另类的地方,又吸引了众多人的眼球,刘东生先生将这些讨论赞誉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文艺复兴”。当然,也有中国学者认为水洞沟文化起源于本土,是华北传统旧石器工业的一个变体,是中华民族源远流长文化的一部分。
  水洞沟是东西方的“媒介”?
  长期以来,学术界认定石叶最初起源于欧洲3.5万年前的奥瑞那时期,并将它看作尼安德特人之后出现的更进步人类的标志。水洞沟发现的石叶引出了水洞沟古人类创造石叶的线索古非洲时期,石叶已被批量生产———欧洲的旧石器遗存的“莫斯特文化”———3.5万年前的“奥瑞那石器”———西伯利亚地区———天山地区———水洞沟文化。
  水洞沟遗址下层文化距今4万年至1.5万年,属第四纪更新世晚期。水洞沟原始先民的足迹,通过西伯利亚贝加尔湖地区和叶尼塞河上游地区———天山地区———贺兰山与卫宁北山一带到达水洞沟,这一行程早已被20世纪30年代初期的考古发现所证明。恰好这个证明连接上了从非洲大草原来的那批古人类进入亚洲后的生活地段。那些具有非洲大草原上的古人类血统的古人们,经过几万年的“出非洲”,经过多少代人的迁徙后,在今天的宁夏水洞沟一带,发现了这个气候温润、水草丰茂、食物充足的地区,他们中的一部分就开始了在这里的定居。
 楼主| 发表于 2009-12-14 14:53 | 显示全部楼层
抵达这里的古人类已经拥有了具有一定技术的生产工具,甚至有了用鸵鸟蛋皮制成圆形穿孔项饰和耳饰的审美能力。而这些,是中国境内目前发现的古人类遗迹所没有的。
  刘东生院士的论断是:“在水洞沟这个横贯欧亚大陆的黄土地带东端的遗址上,所遇到的具有与欧洲风格相似的旧石器文化,是东西方文化碰撞所迸发出的火花。”
  谜一样的水洞沟
  为什么从上世纪20年代开始,中国甚至世界考古界对这个地方有这么大的兴趣呢?一个关键点在于学术界对水洞沟文化性质的模糊与争论。最早在布勒等人的报告中便认为,水洞沟发现的石器“好像处在很进化的莫斯特和正在成长的奥瑞那文化之间的半路上”,步日耶甚至认为这里出土的小的叶状尖状器“至少同原始梭鲁特文化期类型有某些一致的联系”。法国已故著名的旧石器考古学家博尔德(F.Bordes)认为水洞沟文化“是一个处于向旧石器晚期过渡的十分发达的莫斯特”。
  当西方学者提出水洞沟上述观点时,中国学者在水洞沟文化的认定上则显得十分谨慎,没人说是,只说像。即便说像也是到了1964年,贾兰坡才开始发表言论,认为水洞沟的尖状器“完全可以和欧洲的典型莫斯特尖状器相比,不但加工的方法相同,而且器形也毫无二致”。更多缺乏国际视野关照的中国学者则在水洞沟石器的渊源关系讨论中,更多地将水洞沟文化与国内的相关文化相联系。尽管对水洞沟先后进行过三次调查和五次发掘,历时近一个世纪,但对水洞沟的认识,似乎一直就没有清晰和明确过。桑志华、德日进第一次考察这里整整80年后,2003年,《水洞沟———1980年发掘报告》一书的出版,对于水洞沟文化性质(严格地说是石器打制技术)的认定才算趋于明朗和统一,但考古学家们的内部争论依然激烈而持续着。钟侃说:“由于所处的特殊年代,从1960年开始,学者们都不敢说这里的文化和欧洲的关系,直到这次挖掘后,才算敢说两者有某种关联。”这些研究成果并未在当时发表,直到2003年,由科学出版社报告出版了这一成果。整整80年后,一个正式的挖掘报告才算出台。
  刘东生院士在《水洞沟———1980年发掘报告》的序文中说:“水洞沟是一个东西文化交流中不断迸发出明亮火花的闪光点。从2万多年前猎人们之间的往来,到现代东西方科学家的共同工作,都体现了这种东西文化的交流与碰撞。”宁夏考古所的王惠民则认为:水洞沟文化是迄今为止中西方文化交流最东的驿站。
  现在,让我们回到非洲古人的迁徒之谜上———那些古人从非洲草原上经过中部亚洲乃至天山(西伯利亚一带)后,是否南下了呢?如果南下,他们到哪里落脚了呢?水洞沟经过80年的发掘后,似乎给这个谜面提供了谜底。假如,《人类前史》的作者斯宾塞•韦尔斯看到水洞沟的发掘和那些古人类用的饰物,他笔下描述的非洲的古人在3万年前的去向,是不是就清楚地告诉了读者呢?
  (本版图片由水洞沟文化研究院提供,在此鸣谢)中国著名考古学家裴文忠先生(左2)到水洞沟考察时,张三小店的主人张梓(左3)向他介绍情况。1923年,挖掘水洞沟时的现场。晚报记者唐荣尧
发表于 2009-12-14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个,越发感慨柏杨《中国人史话》中的:
中国人选择了黄土地,也可以说黄土地选择了中国人,二者已经不可分离
发表于 2009-12-14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宁夏水洞沟和西藏色林错的类欧洲旧石器文化,都不排除与克鲁马农人的关联。
发表于 2009-12-15 2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过分夸大水洞沟的影响也是不对的,当时石叶文化在东亚是边缘文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2 17:58 , Processed in 0.152335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