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9223|回复: 32

日语和大安达曼语的同源词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9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众所周知,日语和大安达曼语是两种与世界上其他语言毫无关系,截然不同,别具一格的孤立语言,迄今为止,语言学家们对这两种语言的系属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虽然日语在语法,词汇上和朝鲜语可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这两种语言是接触关系还是同源关系还没有彻底弄清楚,至于大安达蔓语不但和分布在同一岛屿的雅拉哇语,翁格语没有太多的直接关系,也和其他东南亚语言没有明确的联系,是一种名副其实的孤立语,最近我把这两种古老语言做了对比,发现两种语言有不少同源词汇,证据如下


日语               大安达曼语       汉语
Ono                 ɔlo             斧子
Chi(古日语 ti)     etei              血
Yume               jumu             梦
Te                  konto             手
Kataru               kar              说
Ki                   kibi:r            树
Koe                 akaker            声音
Omou                liwom            想
Nare(古日语)          nane             你
Kawa(古日语 kapa)    kobo              皮(阿伊努语叫kapu)
Na                   riu               名字(阿伊努语叫 re)
Tuki                 dulɔ               月亮
Suki                 tuka                喜欢
Ha(古日语 ba)        bana                叶子
Mimi                buo                 耳朵
Nomu                ino                  喝
Mi                   buco                身体
Hana(古日语 bana)     moda                花
Yoru                  jero                 晚上
Tsuchi(古日语tuti)      thi                  土地
Kutamono             kata                 水果
Kari,moshi            kamo               如果
Doro                 tol                  泥土
Epi                  bol                   蛇
 楼主| 发表于 2010-1-9 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另外日语和大安达曼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就是语序都是主宾谓,形容词的修饰成分总是在被修饰成分之前
发表于 2010-1-10 0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語的手(て, te)和閩南語的拿(te), 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有人研究過嗎, 還是純屬巧合??
发表于 2010-1-10 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
日语应当是古D系人的语言发展变化而来,显然与安达曼语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1-10 09:53 |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人就是通古斯和南岛人的混血,特别是南方日本人
发表于 2010-1-10 1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0 10:31 编辑

日語主體應該是彌生/古墳人群的語言從大陸帶到列島
同化並融合各種不同的繩文語形成, 這個可能性比較高
高句麗語很可能就是留在大陸的親戚語言, 不過後來消亡
日本D2和安達曼D*共同祖先在幾萬年前, 語言不太可能還有痕跡
发表于 2010-1-10 1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0 10:39 编辑
众所周知,日语和大安达曼语是两种与世界上其他语言毫无关系,截然不同,别具一格的孤立语言,迄今为止,语言学家们对这两种语言的系属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虽然日语在语法,词汇上和朝鲜语可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 ...
通东人 发表于 2010-1-9 23:53

"土地"可能受到漢語的影響
发表于 2010-1-10 1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語主體應該是彌生/古墳人群的語言從大陸帶到列島
同化並融合各種不同的繩文語形成, 這個可能性比較高
高句麗語很可能就是留在大陸的親戚語言, 不過後來消亡

natsuya 发表于 2010-1-10 10:27


但是现代朝鲜语的音位,就算摈除全部借汉词,也比日语来得丰富。

日语“训读”只有 a、i、e、o、u 五种单元音的音节结尾,外加 oi、ai、ou、iu 四种“连读”的音节结尾。

而朝鲜语“我爱你” Saranghaeyo ,ang是日语没有的。南朝鲜首都“首尔”的古称 Seorabeol (“徐罗伐”),eo、l 这些音位,也是日语没有的。
发表于 2010-1-10 12: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ungsiyebu 于 2010-1-10 12:25 编辑

日很语言成为孤立语言不一定是二者如何特殊,因为人类学证据不支持,最主要的是,如果汉语确实来自古西北人种的氐羌族群,即原汉藏语族,那么黄河中下游的古中原人种的语言就已经遗失了,而弥生人群与古中原人种族群类聚,最可能与黄河下游的东夷系统秽人以及他们在满洲-朝鲜的后裔秽貊相关。而满洲-朝鲜的古华北、古东北人种族群的语言也大多遗失。日韩语言必然源于其中的某些人群,形成孤立语言很自然的事情。
发表于 2010-1-10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語的手(て, te)和閩南語的拿(te), 不知道有沒有關係, 有人研究過嗎, 還是純屬巧合??
natsuya 发表于 2010-1-10 01:10

吴语绍兴话,拿叫(dho)
发表于 2010-1-10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日很语言成为孤立语言不一定是二者如何特殊,因为人类学证据不支持,最主要的是,如果汉语确实来自古西北人种的氐羌族群,即原汉藏语族,那么黄河中下游的古中原人种的语言就已经遗失了,而弥生人群与古中原人种族群 ...
Yungsiyebu 发表于 2010-1-10 12:24

我始终坚持汉藏语的祖先是仰韶文化,不过日语和黄河下游的语言确实有一点可能的关系,我之前就说的一个例子日韩的国家*na,和古山东的*ro。
发表于 2010-1-10 16:4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始终坚持汉藏语的祖先是仰韶文化,不过日语和黄河下游的语言确实有一点可能的关系,我之前就说的一个例子日韩的国家*na,和古山东的*ro。
hercules 发表于 2010-1-10 15:40


黄河中下游种系基本一致,古中原人种族群,而与黄河上游的古西北人种种系差异巨大,种系不同者讲相同语言,而相同者讲不同语言,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但至少不太合乎逻辑。
发表于 2010-1-10 19:25 | 显示全部楼层
哇,伟大的逻辑!套用一下,黄河中上游考古文化之间的关系密切,而与下游文化隔阂比较大。文化相近者讲不同语言,而不同者讲相同语言,不能说完全没有可能,但至少不太合乎逻辑。
发表于 2010-1-10 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黄河中下游古人种之间的接近是继承自新石器早期,经过这么多年的分化,谁保证他们到了文明初期还讲相近的语言?
发表于 2010-1-10 19:35 | 显示全部楼层
但是现代朝鲜语的音位,就算摈除全部借汉词,也比日语来得丰富。

日语“训读”只有 a、i、e、o、u 五种单元音的音节结尾,外加 oi、ai、ou、iu 四种“连读”的音节结尾。

而朝鲜语“我爱你” Saranghaeyo  ...
广府佬 发表于 2010-1-10 12:01

日語有很多ang, 例如: さん, 琉球語的發音比較豐富, 可能保存日本祖語的原始特色, 不過, 為什麼你會提到朝鮮語??
发表于 2010-1-10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0 20:08 编辑

如果因為D系而認為日語應該和安達曼語有關係, 為何沒拿同有高頻D2且更近得多的阿伊努語來比較, 事實上, 日語和阿伊努語也沒有可論證的親緣關係, 兩者之間只存在一些可能的借詞交流, 例如: 日語的神(かみ, kami)和阿伊努語的神(カムイ, kamuy)
发表于 2010-1-10 21:28 | 显示全部楼层
日語有很多ang, 例如: さん,
natsuya 发表于 2010-1-10 19:35


平假名“ん”对应的拉丁拼音是“-n”,不是“-ng”。
发表于 2010-1-10 2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0 22:32 编辑
平假名“ん”对应的拉丁拼音是“-n”,不是“-ng”。
广府佬 发表于 2010-1-10 21:28

我正在學日語, ん的發音有時候是n, 有時候則是ng
例如: 三(san)與對人稱呼的さん(sang), 不要被羅馬字誤導, 親自聽過日語就知道了
发表于 2010-1-10 22: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0 22:32 编辑

這個最簡單的例子是數字四(よん)
よん不唸作yon, 而是唸作yong, 發音類似中文的"用"
发表于 2010-1-11 08:58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出這個帖子裏的各位,大多數都沒有語言學基礎。

比較兩種語言不能簡單從現在的發音是否相似而感覺是否有同源關係,而是要從語言演化規律看是否存在比較系統嚴整的對應。能用確定的古代的發音比較就不要用現代的。另外,比較的時候要分清哪些是詞根,哪些是前後綴。另外僅憑一個輔音就想認爲是同源詞,這個巧合的概率就太高了,有三個音素能表現出對應關係(而不是相同)纔比較可靠。

一樓運用了古日語的發音,是應該肯定的(雖然ha行本來是pa而非ba),但一來沒有對應關係(日語n分別對應了大安達曼語的n, l和r),二來很多時候僅用了一個輔音。主賓謂的語序也不說明問題,這是最常見的語序形態,大概有40%的語言都是SOV語序吧。

朝鮮語Sarang據說可能是漢語“思量”(標準讀音是Sa-ryang)。日語的撥音讀/n m ŋ/等等完全是一個音位在不同語音環境下的條件變體,日本人自己不分的,也不具有比較語言學上的意義。

日語、韓語和東南沿海的一些方言底層的同源詞可能有,但一來要排除漢語的影響,二來要有足夠多的詞表明語音對應規律,而不能僅憑一兩個詞的一個輔音,這些很可能是偶然撞上的,而非真正的同源關係。

至於那呲牙說的D*和D2分開數萬年,從語言學上應該看不出同源關係,的確如此。現在能分辨出的語系一般最遠也就到1萬年以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2-5 10:28 , Processed in 0.103659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