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457|回复: 4

福爾摩沙如何變成臺灣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1-1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3 16:57 编辑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55558

●作者介紹
Tonio Andrade(歐陽泰)
美國耶魯大學歷史系博士,艾摩利(Emory)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專長領域為近代早期世界史、中國海洋史、華人海外社群、殖民主義比較研究。主要研究興趣為西方、非西方的殖民活動,特別專注於東亞地區。目前專注於研究臺灣漢人在歐洲人所提供的軍事、行政、法律設施內移民擴張的活動,未來則將此一研究視野擴張到如菲律賓、雅加達、麻六甲等地華人移民與歐洲人的接觸互動情況。

●譯者介紹
鄭維中
政治大學社會學碩士,臺灣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博士班,荷蘭萊登(Leiden)大學歷史系博士候選人,國科會專案擴增留學獎學金獲獎人。碩士論文已由前衛出版社於2004年出版:《荷蘭時代的臺灣社會》,主題為以文化史的視野觀察荷治時期荷蘭人與漢人、原住民間的社會互動。並譯有:韓家寶(Pol Heyns)著,《荷蘭時代臺灣的經濟、土地與稅務》(播種者出版社於,2003年)、與韓家寶合著有:《荷蘭時代臺灣告令集,婚姻與洗禮登錄簿》(南天出版社,2005年),以及《製作福爾摩莎》(如果出版社,2006年)。前兩書均榮獲曹永和文教基金贊助出版。

十七世紀伊始,臺灣是個海盜出沒、獵首者橫行的島嶼;約百年之後,成為大清帝國所管轄的一個府,數以萬計的漢人移民以此為家。是什麼因素造成了這樣的變化?臺灣島,如何成為漢人生養孳息之地?本書追索臺灣歷史上的關鍵時代,即西班牙、荷蘭人治理時期自1623年起到1662年止的史事,探討荷漢混合殖民地──共構殖民(co-colonization)的系統。此一殖民系統既奠基於荷蘭人與漢人移民在經濟與一般行政事務上的合作,亦有賴於荷蘭武力的強制力之保證。我們會獲知漢人海盜如何對荷蘭殖民體系見縫插針,來胡攪蠻纏的故事;日本武士又如何帶領原住民赴日,企圖說服幕府將軍發兵攻擊荷蘭人;那些殺退漢人獵戶的原住民事蹟;那些哭嚎著「殺!殺!殺!殺死紅毛狗」的草地農民,還有,關於那大明招討大將軍國姓爺、海商鄭成功,揮軍掃除荷蘭人,建立漢人王國的故事。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 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3 17:23 编辑

十七世紀伊始,臺灣是個海盜出沒,獵首者橫行的島嶼。約百年之後,此地成為大清帝國所管轄的一個府,數以萬計的漢人移民以此為家。是什麼因素造成了這樣的變化?臺灣島,如何成為漢人生養孳息之地?

漢人移民潮於一六三○年代時突然興起,在荷蘭東印度公司於臺灣建立商業港不久後,荷蘭人發覺臺灣的沃土適合生產稻米與甘蔗以供外銷,但本地原住民除生產自己與家人日用所需外,根本對耕種商業作物沒有興趣,而試圖輸入荷籍農民也同樣行不通。替代方案是鼓勵漢人由中國移民到此。公司鎮服了原住民,保護移民開墾者;公司取締槍械,禁止賭博(官員們認為賭博會導致海盜橫行);管制飲酒;逮捕走私者、海盜、偽幣犯;規定公共度量衡、匯率;強制執行契約、裁決爭端;建築醫院、教堂、孤兒院,並維持公共安全、提供公共設施。打造一個無論對一貧如洗農民或腰纏萬貫頭家都能安心移居、置產的,一種穩定「可計算」的社會經濟環境。公司並且以免稅等措施來誘引漢人移民。原籍福建省的人們,橫渡海峽,紛紛加入此一殖民屯墾區。這個荷蘭殖民地在本質上,實是在荷蘭政府統治之下的漢人屯墾區域,其收入幾全來自於漢人移民所繳付的稅款、關稅與執照費。正如同一位荷蘭官員直言不諱的說:「漢人是這福爾摩沙島上能釀蜜的唯一蜂群。」

本書主旨在追跡臺灣歷史上的關鍵時代,即一六二三年起到一六六二年止,西班牙、荷蘭人治理時期的史事。雖然也關照到西班牙人於北臺灣稍縱即逝的短暫殖民活動,但主要聚焦於荷蘭殖民地(一六二四至一六六二年)的事件,去追索荷漢混合殖民地的誕生發展,或對筆者稱為「共構殖民(co-colonization)」的系統加以研究。此一殖民系統既奠基於荷蘭人與漢人移民在經濟與一般行政事務上的合作,亦有賴荷蘭武力的強制力之保證。就此而言,本書並非主要闡述其協調合作方面。我們自本書獲知的是漢人海盜如何對荷蘭殖民體系見縫插針、胡攪蠻纏的故事;日本武士又如何帶領原住民赴日,企圖說服幕府將軍發兵攻擊荷蘭人;殺退漢人獵戶的原住民事蹟;哭嚎著「殺!殺!殺!殺死紅毛狗」的草地農民;還有,關於大明招討大將軍國姓爺,即海商鄭成功揮軍掃除荷蘭人,建立漢人王國的故事。

這些競爭與合作的事蹟,指向世界歷史上一個相當重要的問題:如何去理解塑造了現代世界這一波大規模的殖民現象?在嘗試回答此一問題時,過去的歷史學者主要針對歐洲殖民主義來做出探討。然而,顯然也必須去理解非歐洲世界的殖民、擴張現象。少數先驅學者們已嘗試投入此一新興領域。臺灣島,正是一個歐洲與非歐洲的殖民擴張現象交會處,兩種迥異文明的人群一同在此遭遇了所謂「沒有歷史的人們(people without history)」。這因此可說是一個觀念上的縮影,藉此能探索殖民主義概念的各個向度。西班牙人與荷蘭人,在人口超越一億五千萬的大國(足足比當時的荷蘭共和國大一百倍)沿岸外一百哩處的海島,設置了殖民地。臺灣島距日本僅兩週航程,而日本這另一個大國,在歐洲人來航前,亦早有人民流寓此島。西、荷人是如何在這個涉入亞洲兩大強國商人利益的島嶼上,建立起據點的呢? 荷蘭東印度公司又怎麼會在經營臺灣殖民地獲利蒸蒸日上時,於一六六二年被逐出此地呢?

讓我們先看看中國、日本以及西歐,在當時擴張或殖民的傾向,經由此一比較,有助於理解殖民活動本身,也有助獲知在現實層面上此一時期臺灣史的背景。
发表于 2010-1-13 17:0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广府佬 于 2010-1-13 17:08 编辑

“taiwan”一名,是初初登陆 宝岛 的大清水军,向南部(现台南)的Siraya族提问,他们便说自己居住地叫做“taiwan”。闽南话读成“dai uan”。

说实话,我更喜欢 宝岛 被叫做Formosa 。正如天朝喜欢被叫做“china”道理一样。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 1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3 17:11 编辑

【中文版序】飛躍邁進的臺灣早期歷史研究∕歐陽泰(Tonio Andrade)

十年前,我開始著手準備寫作此書之時,早期臺灣史尚且是個相當冷僻的領域。當時循著曹永和與中村孝志先生所開拓的有力研究成果,已經有幾位後繼者如包樂史(Leonard Blusse)、江樹生與翁佳音先生往此道邁進,一般來說當然是踽踽獨行,較為孤單。然而這十年來,此一領域卻有了爆炸性的發展。正是在包樂史與曹永和先生以無比毅力推動下《熱蘭遮城日誌》的出版,引燃了此一火苗。藉此,能夠從紙上展現荷蘭殖民地每日活動,並倚賴其註釋一窺究竟,《熱蘭遮城日誌》開放了前無古人的視野。隨之,其他的史料文獻也如同雪片般陸續出版,喚起了新一代的學者如康培德、韓家寶(Pol Heyns)與鄭維中等人,一同推動早期臺灣史研究的革命性進展。

本書是建立在前述學者的研究成果之上,並涵納許多人的見解而寫成的。本書的目的不僅只是要給早期臺灣史提供一個全面性的觀點,更要指出這段歷史本身,從最初的發端,就是一段全球化、跨文化的歷史。十七世紀時在臺灣生活的原住民們,其訪客來自世界各個角落。既有福建的漁民,不畏風浪年年隆冬跨海來臺撈捕烏魚,後來又在疫病與暴力威脅下勉力到原住民村中行商。也有葡萄牙商人水手,叫出了福爾摩沙,也就是美麗島這個名號,卻意外的於臺灣沿海變幻莫測的沙汕上遭難。還有荷蘭人,因為被明軍從本來比較喜歡的落腳處驅趕,不情願的在南臺灣發展了殖民活動。而西班牙人,在北臺灣建立殖民據點來抗阻荷蘭人的入侵。日本的冒險家、商人,因為對歐洲人自鳴正義感到惱火,向幕府將軍請願,要把臺灣收入「保護」之下(但此議被駁回——若未駁回真不知道歷史會怎樣繼續下去),數萬漢人先民離鄉背井來到這紅毛番治理之地,或從商、或投入農園、或打獵、或燒磚、或為人裁縫、修補鐵器,等等不一而足,他們的勞動與投資,是驅使臺灣殖民地經濟發展背後的發動機。最後,鄭成功使臺灣首度納入中國人的統治之下。我透過仔細檢視上述各方行動者的往來互動,在本書當中,把臺灣當成是一個已經歷經全球化洗禮的縮影來呈現。

十七世紀臺灣立於全球化十字路口的地位,給我們上了全球歷史寶貴的一課。譬如,為什麼當時是歐洲而不是中國,在世界各處佔據了殖民地?(中國在十五世紀時,還比較可能會這麼發展。)臺灣的歷史,對於回答這個問題,在概念上具備有一定的優點,因為此地正是東西兩種文明與「沒有歷史的人們」交會的場所。荷蘭與西班牙人如何各自在這個已經勾起東亞兩大強國商人興趣的島嶼建立殖民據點?一六六二年,荷蘭東印度公司又是怎麼被從當時幾乎是他們手中最繁榮的殖民地中被驅走的呢?觸及臺灣的全球化現象既久遠又不可抹滅,我希望本書的讀者能夠藉此獲得比臺灣本身更寬廣的歷史知識。

而我也希望本書不止用以傳授知識,也能刺激讀者的思考。有許多課題,尚須留待未來研究:例如荷蘭人的傳教活動,目前所知仍然有限;而那些荷漢商人與原住民間的日常交往、各種正式、非正式的組織、以及結婚、宴飲、收集垃圾、嚼檳榔等等一切,都有待探討。留存在海牙的荷蘭東印度公司未刊檔案當中,對諸如此類的主題可提供各種素材,而且在雅加達、中國大陸、日本、還有臺灣本身,也都可能還有其他史料出土。到目前為止,我們所做的也僅止於描繪個大概,我希望在讀者之中,會有更多人寫出種種研究來豐富此一領域甚至取代這整本書!

——於喬治亞州,第開特市(Decatur),二○○六年十月十七日
 楼主| 发表于 2010-1-13 17:1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natsuya 于 2010-1-13 17:19 编辑
“taiwan”一名,是初初登陆 宝岛 的大清水军,向南部(现台南)的Siraya族提问,他们便说自己居住地叫做“taiwan”。闽南话读成“dai uan”。

说实话,我更喜欢 宝岛 被叫做Formosa 。正如天朝喜欢被叫做“china ...
广府佬 发表于 2010-1-13 17:04

台灣/大員一名來自荷蘭人登陸台灣這裡的時候
就紀錄到西拉雅族有一個"台窩灣"部落, 這是其語言"我們"的意思, 這部落至今還存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1-26 08:25 , Processed in 0.147751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