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蓝海人类学在线 Ryan WEI's Forum of Anthropology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2645|回复: 0

细石器文化遗存:呼伦贝尔辉河水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4-7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辉河细石器遗址简报,其中中石器时代的遗存很有意义,其细石器一直延续到历史时期,直到铁器广泛普及。



  辉河发源于大兴安岭中部西北侧的丛山密林中,由二十几条小河汇集于乌拉吉呼,折向西北缓缓流入呼伦贝尔草原,把大草原分为两部分。其左侧被称为巴尔虎草原,右侧则是鄂温克草原。辉河河道开阔平坦,河水弯弯曲曲流至宝力格东又折向东北,汇入伊敏河。辉河水坝距河口14公里,属于鄂温克族自治旗锡尼河西苏木(乡)境内。北距海拉尔市33公里。

  1975年,黑龙江省文物普查工作队曾对辉河右岸做过文物调查,先后发现细石器遗址12处。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即辉河水坝北侧河岸边及台地上遗址。1978年7月,裴文中、盖培先生等曾来此地考察。采集了大量的细石器、陶片等遗物,还发现一人头骨化石。1984年9月,呼盟文物站在文物普查中,对该遗址进行了试掘;1987年8月,佟柱臣先生来此调查,也进行了小面积试掘。1991年5月,田广金先生到这里考察,再次进行了试掘,但几次调查资料均未发表。为此,仅将1984年由米文平、赵越等同志的试掘情况,简报如下,供学界参考。

  一、遗址

  辉河水坝长1 200米,把河右岸的毛希浑道布和左岸的特默呼珠山连接起来,该遗址分布在毛希浑道布台地上。早在60年代修水坝取土时,遗物大量暴露出来。水坝南则(上游)形成一个约4平方公里的湖面,左岸河谷形成大片低洼草塘,毛希浑道布成为洼中台地。遗址即在从水坝东端起、沿河崖向北延伸500米,宽约40米的河崖上。

  二、地层

  试掘地点选在辉河水坝北侧320米处,靠河崖开1×2米探方一个,共出土遗物314件。这里的土质单一,均为细沙土壤。只能依靠出土遗物大致区分为六层。第一层,深18厘米,为地表土层,不见遗物。第二层,深18~30厘米,土质为黑褐色细沙,含有炭粒和油迹。出土细石器、石片等27件,骨片8件,铁片1件。第三层,深30~55厘米,土质与二层无明显变化,仍为黑褐色细沙土。出土遗物丰富,多达174件。其中细石器、石片、石核及石叶共122件,陶片23件,碎骨器残片28件,铁器残片1件。第四层,深55~90厘米,土质由黑褐色渐变为黄色,仍为细沙土。发掘面积缩小为1×1米,出土遗物因此减少到80件。其中细石器41件,陶片13件,骨贝残片3件。从陶片的纹饰、陶质、工艺等分析,文化内涵明显不同于第三层,但地层无明显界线。第五层,深90~110厘米,为黄沙土,出土细石器12件,碎骨(鱼贝类)残片12块。第六层,深110厘米以下,为原生土层,土质为纯净黄色细沙,不见遗物。

  三、遗物

  细石器共202件,占出土遗物总量的70%。其中石叶55件,石刃25件,石核2件,刮削器21件。其余都是不成形的石片、石料,上有打制、压剥加工的痕迹,有的刃部、尖部很锋利,有刮削、切割使用痕迹,但无法确定其器物名称。

  陶片,从距地表30~90厘米地层中,共出土陶片36件,因都很小,无法辨认器形,仅能从陶质、纹饰和生产工艺上大致区分为三类。

  Ⅰ类,灰褐陶:多素面,也有篦齿纹饰,泥质,轮制,火候较高。出自深30~55厘米地层中。

  Ⅱ类,褐陶:内壁黑色,素面。夹砂,手制,火候较高。外壁多有烟熏痕迹。

  灰褐陶:泥质抹光无纹饰,内壁黑色火候较低。有炭黑痕迹。这类陶片均出自45~55厘米地层中,与拉布大林鲜卑墓群出土的陶器相似。

  Ⅲ类,有纹饰红褐陶:夹砂,手制,火候较高。其纹饰可分为:细绳纹,线条细且断断续续似虚线。组合纹有呈“之”字形,有呈网络状,均出自深60~70厘米的地层中。

  红褐篮纹陶:夹砂,手制,断面呈夹层状,似层层贴制。也出自深50厘米的地层中。

  黑褐折划纹陶:夹砂,器形较大,似筒形罐,直口无唇,划纹成网格状,出自深65厘米的地层中。

  粗篮纹陶:红褐色或灰褐色,内壁呈黑色,泥质,手制,出自深75~90厘米的地层中。

骨器,均残碎,无法辨认器形的部位,少数碎骨片上有加工使用痕迹。

  四、小结

  辉河水坝石器遗址尚未正式发掘过,有待确认其考古学文化。从这次试掘出土的遗物分析,这一遗址时代跨度很大。早自无陶的中石器时代,一直延续到铁器时代,都有人类活动的遗迹。

  在呼伦贝尔草原上,已发现数百处细石器遗址,出土了大量的精致石镞、刀刃、石核、石叶等。各类细石器的演变序列,虽一时还难以分辨,但在辉河水坝遗址,各种各样的细石器俯拾皆是。

  这是一处难得的细石器文化遗址,从这次试掘的1~2平方米探方出土的陶片来看,呼伦贝尔草原上的细石器大体可以划分为四期。

  第一期,为中石器时代,即深90~110厘米地层。仅见细石器和鱼类、贝类骨骼化石,不见陶片。

  第二期,为新石器时代,即深55~90厘米地层。出土的陶片种类繁多,纹饰有篮纹、绳纹、划纹,在土崖剖面同层位中,还采集到不多见的压印凸网格纹等陶片。显然,在新石器时代,这里繁衍生息了一个又一个狩猎、游牧部落和民族。

  第三期,进入历史时期,在深30~55厘米地层中。呼伦贝尔是东胡、鲜卑、室韦等民族的活动范围。出土的陶片与扎赉诺尔、拉布大林、西乌珠尔等古墓群的陶器相似。

  第四期,为辽、金、元时期,在深18~30厘米地层和已被破坏的地表中,可以找到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留下的遗物。

  令人不解的是,辉河水坝的细石器,从早到晚几千年不间断的现象,给“细石器文化”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怎样解释这种现象呢?笔者认为,单单依靠细石器本身的器型和加工方法来划分其考古学文化是困难的。因为细石器的加工过程无法充分地把人的文化意识印在石器上,人们在打制(包括压剥)石器简单的加工生产中只能追求其使用价值,即石料的坚硬,石器的锋利。也就是说,细石器仅能反映人的生活、生产方式。因此,必须对不同时代的各类器物做深入分析,才能了解其生产、生活及经济文化状况。这也只有通过对典型遗址的科学发掘,才能做到,仅靠地表采集是不科学的。

  在以渔猎经济为主,或渐渐地向游牧经济形态过渡的漫长历史进程中,由于自然条件的限制,便形成了以食肉习俗为主的部族和民族,他们使用与其习俗相适应的生产、生活用具。在铁器尚未普及的呼伦贝尔草原,从事着狩猎、游牧经济的各个民族,必然长期以石为器,加工成生产工具――石镞,用以狩猎和防身;在日常生活中,也要有相适应的生活用具――石刃、石叶、刮削器、切割器等,用以切割动物皮、肉、筋、刮削木料等。一直延续到铁器广泛应用,锋利万能的蒙古刀走进猎民、牧民的千家万户,“细石器”才悄然离去。

  参加这次试掘的还有王成、白劲松、赵玉明等同志。在整理出土器物过程中,得到佟柱臣、田广金先生的指导。作者:赵越 吴明亮/图


相关文献:呼伦贝尔辉河水坝细石器遗址古地理古气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人类生物学在线 ( 苏ICP备16053048号 )

GMT+8, 2020-11-24 22:55 , Processed in 0.12266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